作者:初霜翼
釋出於09 Jun 2017 19:14

寫在前面

《進擊的軌跡》這張專輯,如Revo團長所說,「歌曲中包含的一些要素,已經知道後面劇情的人其實能看出是劇透」。曲中包含大量直接或間接引自原作的詞句以及各種出自原作的要素,從第一話開始,一直涉及至寫歌時分的最新連載。
除了收錄了過往所有的OP主題曲外,還收錄了若干首關於原作角色和組織的印象曲。他選擇為之創作印象曲的角色時,「是有意選了稍微偏離核心的角色」,並且「雖然一個角色乍一看是作為代表出現,但其中同時包含了其他角色的想法等等,加入了許多重其他東西。」

Revo團長曾表示「故事原作畢竟不是我。雖然給官方確認過也得到了許可,但不希望讓人產生誤會。這張專輯只是我自己的見解,和諫山老師的想法或許會有一些區別,這次是讓我冒昧地作為原作粉絲的代表,將我自己的見解作成了這張作品。」「萬一變成『因為Revo這樣說了,所以這個就是正確答案』就不好了。」1。這張專輯是Revo自己作為原作粉絲,為原作所做的印象專輯。專輯中呈現的是Revo自己對原作的理解和印象,它並非對原作的唯一理解。而Revo在自己的作品中也極為強調「解釋的自由」。

整理本文,意在為各位羅蘭彙總說明曲中《進擊》原作的出典考據,以及為《進擊》原作粉絲提供一些SH/LH用語的解釋。但,如同Revo團長所希望的,「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不是由別人告知謎底,而是自己去找到答案」。我們將已知的線索彙總在這裡,為快速理解提供一些方便;同時也真誠歡迎各位自己閱讀原作,自己發現線索、找到答案。
並且,這裡給出的始終只是我們自己所彙總的線索。解釋是自由的,各位在讀過原作、聽過專輯後,或許也會找到不盡相同的屬於自己的「答案」。

※下文包含大量漫畫原作劇透,敬請注意。

※點選歌曲標題可進入對應歌曲詞條頁面,建議配合歌詞中譯檢視本篇考據。

※所有歌詞均為當前修繕的版本,未來尚有修改的可能,請以站內歌詞頁為準。

※文中所引用的訪談,除非特別註明,否則均出自以下兩篇:
《Lis Ani!》Vol.29刊登的進擊的巨人第二季 Linked Horizon專訪
BARKS上刊登的【長篇採訪】Linked Horizon眼中的《進擊》世界…新作《進擊的軌跡》10000字調查報告

小圖示概念釋義

歌詞中的部分關鍵詞,在歌詞本上以特殊圖示進行記載。

自由的象徵。Revo作品中標誌性概念之一。
起源可追溯到《Pico Magic Reloaded》。在隨後的《Chronicle 2nd》中成為作品主要概念之一。在SH和LH的多部作品中均有出現。
通常與「翱翔天際」和「墜落地面」兩種狀態相聯絡,分別作為「自由」和「失去自由」的象徵。
無論是SH還是LH中都保有「飛鳥墜地」的優良傳統。這一傳統自首出的《PMR》起就保持了下來。

箭矢

本作中專指「將己身注入箭矢,射穿一切」的士兵。首出自《紅蓮之弓矢》,曲中亦提供瞭解釋。

燈火

生命的象徵。與其他諸多和「火光」有關的意象一起,成為Revo作品中生命的象徵物之一。
同時具有「燃燒時綻放光芒」及「最終會燃燒殆盡」的特質。燈火燃燒代表燃燒生命,燈火熄滅即代表生命結束。
首次出現可追溯至《少年將劍…》。在隨後的《Roman》中成為代表意象之一。本次歌詞本中繪製成蠟燭的燭光。
在第一季後期OP動畫中,也有以燭火象徵生命的畫面。

弓矢

在「箭」=士兵的前提下,「張弓射箭」指代士兵飛赴戰場投入戰鬥。特指攜帶立體機動裝置的士兵。

座標

原作中始祖巨人所擁有的「座標」之力。繼承巨人之力的人,會看見肉眼看不見的道路,這些道路匯聚的座標即為始祖巨人。目前「座標」之力被艾倫繼承。

羽翼

出自原作調查兵團團徽「自由之翼」,自由的象徵,調查兵團的象徵。從《自由之翼》起在作品中固定使用。與【鳥】相通。

士兵

原作中牆內人類(艾爾迪亞人)陣營的戰鬥人員。使用立體機動裝置與巨人戰鬥。

戰士

原作中海對面的馬萊王國所選拔的、繼承或即將繼承巨人之力的戰鬥人員。為奪回艾爾迪亞人所持有的始祖巨人之力而戰,與牆內人類處於敵對狀態。

M1 致兩個月後的你

本曲的寫作背景,是「由作詞階段的Revo,寫給動畫《進擊的巨人第二季》開篇的艾倫的留言」。這是一封Revo寫給艾倫的信。歌詞本的佈局也依照了書信的格式,末尾有寫信的時間地點,並有Revo的落款。

Linked Horizon的設定,是Revo進入作品的世界,作為已經知曉未來發展的旁觀者觀測到的原作世界。無論是五年前為BDFF創作《盧森達克小紀行》《盧森達克大紀行》的時候,還是現在創作《進擊的軌跡》,都是「從我已經知道了劇情發展、正在體驗故事的這個視角出發的。」「雖然《進擊》不是在現實世界發生的故事,但Revo這個存在可以在故事與現實之間來去自如。希望大家能將他看作這樣的存在。畢竟LH這個企劃本身,就是Revo進入某個作品的世界,將他在那裡的所見所聞化作音樂。」
也因此無論是封面還是特典圖樣中,他都身處在「世界觀」之內。在專輯中,Revo團長也讓自己成為一個「角色」,進入了作品裡。
同時在第一曲中闡明Revo自己的視角,也是為了提示「這張專輯只是Revo自己的解釋」。2

《進擊的巨人》第二季開播於2017年4月1日。在此之前的兩個月——2017年2月,也就是落款前的「二月吉日」,是這首歌所立足的時間點。而2月的《進擊》原作正連載到90話。90話是一個篇章的完結,這一話中艾倫他們奪回了瑪利亞之壁,清除了牆內的巨人,並終於看到了海。這也是最新單行本22卷的進度。
整首歌就立足在截至90話為止的原作劇情之上。
這也就是寫下留言的Revo,即曲中的「我」的視角。

訪談中Revo曾表示,「看過漫畫了解後面劇情的大家應該知道,在很久之後的未來,動畫的艾倫會面臨他從未經歷過的困難與苦惱。而想向那時的艾倫傳達的話語,就包含在某一首歌裡。也算是【Revo想說的話】或者【Revo想告訴他的話】吧」。也就是說,這是他在已經知曉了原作最新話的劇情的前提下,對動畫第二季開篇、對自己即將面對的未來尚且一無所知的艾倫所說的話。曲中所指向的「你」,就是動畫第二季中這個狀態的艾倫。

標題《致兩個月後的你》
捏他了《進擊》連載第一話、動畫第一話的標題《致兩千年後的你》。

被高牆遮擋的視野 能看見什麼?
動畫第二季開始的時點,艾倫尚未見過瑪利亞之牆以外的世界,也不知道巨人的真相。

被高牆困鎖的未來 你會打破吧?
政變推翻了王政府,現在的女王希斯特利亞不再受145代弗裡茨王將艾爾迪亞人永遠封閉在牆內的思想影響,歷史被公開、牆內的巨人得以被清除,被高牆困鎖的局面在未來確實被打破了。

披裹紅蓮之火 往水平線彼端
這句歌詞被用作為初回、通常共通的隱藏曲的標題。
不同的是歌詞中的「燈」讀作「ひ」,而隱藏曲標題中的「燈」讀作「ともしび」。

並如紅蓮箭矢般 燒灼著己身
化用《紅蓮之弓矢》的歌詞。此處及下文的所有「紅蓮箭矢」,均提挈了誕生自《紅蓮之弓矢》、現在貫穿全專的概念。「紅蓮」是烈焰燃燒之色的比喻,在本專和過往的SH曲目中均確指「燃燒」(SH歌詞例:《渡海的征服者們》「彗星如紅蓮綴天際」)。

破土的草芽中 孕育怎樣的希望?
被高牆庇護的世界 終會改變吧?

90話中,艾倫他們奪回了瑪利亞之牆。冬天結束的時候,三道牆壁內的巨人被清掃完畢;從特羅斯特區內放下升降機、開始道路鋪裝的時候,正是「草花萌芽,蝴蝶飛舞」的時節。此時這個被高牆所庇護的世界,已經開始逐漸改變了。

名不經傳的 任何戰果 走過道路 都必將憶起
「戰果」一詞,歌詞本中直接採用了M5中的「戰果」,「果」字繪製為筆記本的樣式。
「任何戰果」並不侷限於伊爾澤一人留下的戰果。Revo在訪談中表示「她是出於偶然才留下了名字,而在無數無名士兵的屍體之上才有艾倫他們的故事。」
「道路」,出自漫畫88話P24、25。繼承巨人之力的人會看見肉眼看不見的道路,巨人的力量就是從那道路上輸來,有時別人的記憶和意志也會從那條路上傳來。而所有的道路都匯聚在一個「座標」,也就是「始祖巨人」上。

向自由不斷前進吧……
漫畫88話P43、44:「這個巨人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會為了追求自由而不斷前進,為了自由而戰。」,描述了艾倫所繼承的巨人「進擊的巨人」。

紅蓮燈火
—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冬→輪迴十三載冬季
它燃盡所成 那道軌跡 我定會 盡數譜作詩歌

「冬」為Revo作品中的死亡象徵之一。多作為殘酷的、生命消亡的季節出現,與死亡或瀕死相聯絡。自《Roman》起成為固定概念。
「十三載」,出自原作漫畫88話P20、21。繼承巨人之力的人會在十三年內死去。十三年是始祖尤彌爾從力量覺醒到死去的時長,所以這個特徵又被稱為尤彌爾的詛咒。
艾倫獲得巨人之力後總共還有13年壽命。這13年的生命燃燒殆盡所成的軌跡,Revo將會「盡數譜作詩歌」。

你尚且一無所知 無論世界抑或真正的敵人
第二季開播時的艾倫尚未得知真正的歷史,也尚未與日後將為敵的各股勢力對峙,亦尚且不知真正的敵人是誰。
漫畫89話P24:「我們面對的敵人的真實身份,是人類,是文明,也是世界。」

向廣闊地平未知世界 結束做夢的時光啟程吧
漫畫90話連載的最後,編輯寄語:「單純做夢的快樂時光已經過去了」。在單行本中刪去了這句話。創作本曲的時候,原作劇情就中止在這個地方。
艾倫等人終於越過瑪麗亞之牆,見到了大海。然而此時他們已經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不再是過去單純憧憬著牆外世界的孩子了。

奪不走的自由 無論何時 都在那裡
揹負起一切 來 前進!

旋律和歌詞均衍生自《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一曲。是為Linked Horizon的主題。上一段的旋律也引自該曲。

二月吉日 於某地 Revo
寫信的時間地點和署名。闡明瞭本曲寫於今年2月,全曲視角出自Revo本人。
曲目開頭結尾都有海浪聲,提示了Revo團長所處的地點。封面上的Revo團長也站在海岸邊。同時也對應了90話中看到大海的劇情。

M2 紅蓮之弓矢

與《進擊的巨人》系列合作的起點,耳熟能詳的人氣曲。其中的旋律最終成為了《進擊》相關曲目中共通的主題,也是本張專輯中主題復現時所採用的主題旋律。
歌詞中包含多個與Sound Horizon共通的概念。

那一天,人類想起了
被他們支配的恐懼
和被囚禁在鳥籠中的屈辱
射出的弓箭啊
翻越高牆向大海飛馳吧!

前半出自原作漫畫第一話P1。經典旁白。
單曲版的《紅蓮之弓矢》中沒有這段唸白。這段唸白最早出現在紅白歌合戰版本中,是為了在演出時進一步加進與《進擊》原作的聯絡而特別加上的。
而專輯中收錄的唸白是在2016年7月的「進擊祭」上的版本。「進擊祭」上演出《紅蓮之弓矢》時,保留了唸白,並對最後兩句臺詞做了修改後,由井上麻里奈小姐現場誦讀。
根據活動現場的談話內容,這一版的臺詞是基於當時的最新話連載——82話的劇情而來的。82話中阿爾敏身負重傷,最後的念頭是「艾倫的話一定能成功抵達海邊,替我去看那片大海」。這一話劇情成為了曲中阿爾敏的臺詞的基礎。

家畜的安寧 …虛偽的繁榮
漫畫第1話P23:「就算一生都不去牆外,也一樣能吃飯睡覺過日子,不過這樣簡直就像家畜一樣不是嗎?」

遭囚禁的屈辱 是反擊的嚆矢
「遭囚禁的屈辱」同樣出自第一話P1的旁白。

黃昏中射穿緋紅
「黃昏」是SH的常見意象。作為白晝走向夜晚的時間段,根據SH中「朝=生」「夜=死」的概念,成為生和死的分界線,有自生走向死的趨勢。自《Thanatos》起,在多個地平中均有出現。
「緋」在SH中多作為血或火焰的顏色出現,多引申為火焰、流血、戰火。自《Thanatos》起使用,典型使用例有《緋色之花》、《緋色的風車》、《石板下的緋紅惡魔》等等。

那一日的少年執起了劍
那一日的少年如今緊握黑劍

「黑劍」在SH中專指「復仇」,執起「黑劍」意即「選擇復仇」。「那一日的少年」專指「在過去某一天執起了黑劍的少年」,即曾經決意復仇、日後執行復仇的人物。這組概念首出自《少年將劍…》,為單曲中的關鍵意象,後在《Roman》、《Moira》中均有出現。
《進擊》相關曲目中,《那一日的少年》均指主角艾倫。「那一天」為漫畫第2話標題,亦出現在開篇的旁白中,於原作中指瑪利亞之壁被打破、艾倫失去母親、立誓驅逐巨人之日。
士兵們使用的刀刃是用「黑金竹」製作的。

能夠改變什麼的唯有
能夠捨棄什麼的人們

漫畫28話P23,阿爾敏:「什麼都無法捨棄的人,就什麼都無法改變。」

那被奪走的地平 渴望那『自由』世界《那一日的少年》Eren
「地平」「世界」在Revo作品中常為同義,「地平線」源出自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的名字,為目力可及的範圍,是能觀察到的世界的極限。自《Chronicle》時期起就經常使用「地平(線)」來指代「世界」。

無可遏止的《殺意》衝動 侵襲全身之餘 為暮暗輸送暗紫—— 
冥府之弓矢

「殺意」與「衝動」相關聯,寫作「殺意」讀作衝動,或寫作「衝動」讀作殺意的歌詞在Revo作品中多次出現,首次出現在《Elysion》中。在後續的《紅蓮的座標》等曲目中也同樣有「殺意」與「衝動」互為表記注音的情況。
「暮暗(宵闇)」同樣衍生自SH世界觀中「朝」與「夜」的象徵意義。原意為入夜時分,為趨向黑暗、死亡的象徵。在《Märchen》中作為代表的意象之一出現。
「紫」為SH經典色彩意象之一。日語音同「死」,為「死亡」的代表色。與之相對的是「青」,音同「生」,是「蘇生」的代表色。
「冥府」是引自希臘神話的概念,為死者死後所歸之地。首次引用在《Elysion》,隨後成為《Moira》的世界觀一部分。「紫」是其代表色。

M3 14字的留言

艾倫的母親卡爾菈的歌。

標題《14字的留言》衍生自SH的《11字的留言》。後者為《Roman》中「母親」的歌,11字留言為來自母親的、留給即將出世的孩子的留言,同時也是《Roman》世界觀中的關鍵概念之一,詞序可調換組織成另一條留言,指向暗線線索。因原曲的感染力和影響,11字留言成為了與「母親」緊密相連的代名詞,「留言(法語Message)」也從作品中衍生為專有名詞,成為「寄託給他人的話語」的統稱。
本曲標題與《11字的留言》不同之處在於,《11字的留言》中「留言」需用法語「Message」讀出,而《14字的留言》標題沒有特殊讀法,普通地讀作日語即可。3

——所以
就算不特別 就算不比人優秀
就算不被誰承認
但你只要活著 就已經很偉大了哦

漫畫71話P40-42,卡爾菈:「不特別就不行嗎?不被別人承認就不行嗎?我不這麼認為。至少這孩子……不偉大也沒關係,不比別人優秀也沒關係……你看,他那麼可愛。所以這孩子已經很偉大了。畢竟這個孩子降生到了這個世界上。」

即使有一天 你詛咒起自己的出生
漫畫65話後半至66話,得知父親對雷伊斯家所做的事時,艾倫曾一度放棄過自己的生命,認為自己不應再活在世上。

臨終的空中 騰飛的鳥兒啊
還請你 向那孩子轉達

歌詞本上,本曲的歌詞背景為黃昏天空。希幹希納區陷落、卡爾菈死去時即為黃昏時分。
歌詞之後,黃昏天空中繪製了三隻在黃昏的天空中飛翔的鳥。根據翅膀和背部紋章,可知它們為專輯封底上所出現的、變身飛鳥後的Revo團長和他身邊的一黑一白兩隻鳥。曲中被卡爾菈託付了臨終留言的飛鳥,可由此理解為化身飛鳥的Revo團長。Revo團長也切實通過這張專輯傳達了留言。

4:25~之後
背景中有巨人的腳步聲。

啊… 我愛他 我愛他
漫畫第2話P22,卡爾菈最後的自言自語:「啊……不……不要走……」,原文為「あ…い…行かないで……」,她的嗚咽「あ…い…」與此處的「我愛他(愛しているわ)」開頭相同。有推測認為曲中本句開頭的雜音即為原作中的「あ…い…」,並認為「愛している」是在原作「あ…い…」的基礎上Revo自己做出的解釋。

「謝謝你能為我降生到這個世界上」
漫畫71話P42:「畢竟這個孩子降生到了這個世界上(この世界に生まれて来てくれたんだから)」

4:40~之後
腳步聲停止,隨後是重物搬動的聲音,最後是巨人一口咬下的聲音。
以音效描繪的卡爾菈的臨終時刻。

4:55~之後
有鳥的鳴叫聲,可聯繫至剛剛被卡爾菈託付了留言的飛鳥們。

M4 紅蓮的座標

這是關於兩個艾倫,艾倫·耶格爾和艾倫·克魯格的歌。

作為劇場版前篇的主題曲,《紅蓮的座標[劇場版Size]》出現在影片最後。劇場版size主要為完整版前半,對應劇場版前篇最後的劇情,託羅斯特區奪還作戰。
後半涉及大量近期漫畫連載的劇情,圍繞漫畫88話及前後,格里沙·耶格爾和艾倫·克魯格的回憶展開,涉及了《進擊》世界歷史、巨人的來由等等。
原作中的「座標」首先出現在第47話、第50話中,並在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後才解密。《紅蓮的座標[劇場版Size]》(主要為完整版前半段)公開於2014年11月,此時原作連載至63話,關於「座標」的線索仍只有在50話中透露的關鍵字,而尚未解釋具體含義。在這樣的情況下,劇場版Size中已經使用了「座標」這一尚且成謎的概念。

歌詞也排版成了座標的樣式,左側關於艾倫·耶格爾的歌詞和右側關於艾倫·克魯格的歌詞互相交叉,交匯在「紅蓮的座標」處。兩個不同時代、不同出身地、生活在不同陣營的不同人物,他們的故事在「座標」處交集。

就是這麼荒謬啊 人類我們 再微小的勝利
作為交換 都要被迫付出 過於巨大的《代價》Risk<風險>

對應劇場版前篇中託羅斯特區奪還作戰的劇情。為了堵住被破開的牆,付出了巨大的犧牲。這一戰被認為是「人類首次戰勝了巨人」。漫畫14話P34:「這雖然是人類首次阻止巨人前進的壯舉,然而人們無法為此欣喜,畢竟失去的人數實在太多了」

在這美麗又殘酷的世界
捏他動畫第一季前期ED標題《美しき殘酷な世界》。《紅蓮的座標》和《自由的代價》中分別捏他了第一季前期與後期ED,並在歌詞本中用白色字標示。
原作出處為漫畫第7話P23,三笠:「這個世界是殘酷的…並且…十分美麗」

染上暮色的 是目標還是自己
「暮色(夕闇)」為又一個用日夜交替的時間段比喻趨向黑暗、代表臨近黑暗或死亡的意象。最早在《Chronicle 2nd》中使用,在《Moira》中也曾出現。

弓腰彈射飛躍 屠戮獵物吧《獵人的意志啊》Jäger
前半描述使用立體機動裝置的樣子。
《獵人的意志啊》Jäger既是復現《紅蓮之弓矢》的旋律歌詞,也是與曲目後半的《進擊的意志啊》Kruger,與艾倫·克魯格相對應。前半和後半分別指向兩個艾倫。
 
徘徊於樂園  可悲的人影
他們 也曾有 重要的人吧

牆內的人居住的地方實為「帕拉迪島」,海對面的馬萊王國將艾爾迪亞人的犯人流放至此,並注射巨人脊髓液,讓他們變成無智慧巨人。這種流放被稱為「放逐『樂園』」。島上的巨人就是被流放至「樂園」的人,原本都是艾爾迪亞人,與牆內人類是同族。

即使追尋真相 扭曲的玻璃不過
映出不同的虛像 與窺視者數目相當

漫畫88話P27,克魯格:「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相。這就是現實。誰都能變成神或惡魔。只要有人聲稱那是真相。」馬萊政府和艾爾迪亞人都有各自宣稱的歷史,各有各的說辭,究竟什麼才是「真相」已經無從追尋。

就這麼不合理啊 這世界現實 連僅有的良機
要得到手 都要被迫付出 過於殘酷的成本Cost

漫畫88話P27,克魯格:「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相。這就是現實。」P33,格里沙:「要是早知道這是自由的代價,就不會去拿去交換了。」P39,克魯格:「我們追求自由,它的代價由我們的同胞支付了。要償還這份債的方法只有一個。」

讓人這麼枉死… 你啊… 追悔不及吧?
我的遺志啊 超越時空 無論幾次 都繼承下去
將那條路走下去 直至有所回報……

九大巨人之力通過繼任者吞食前任來繼承,繼承者同時繼承前任的力量和記憶。艾倫的巨人之力繼承自他的父親格里沙,而格里沙繼承自他的前任艾倫·克魯格。克魯格將進擊巨人之力和奪還始祖巨人之力的任務託付給了格里沙。
漫畫88話P39,克魯格:「我們都一樣,為了追求自由,而付出了犧牲同胞的代價。要償還這筆債的方法只有一個。從我在這裡第一次將同胞踹下去那一天起,從你將妹妹帶到牆外的那天起,我們必須一直前進,直到那一切有所回報。死也要繼續。死了也要繼續。」

日落中搖曳的 是悲傷還是憎恨
格里沙和克魯格的對話發生在日落時分。
漫畫88話P14,克魯格:「不管怎麼說,要是沒有那件事,你也不會對馬萊懷有這麼強烈的憎恨吧。」P33,格里沙:「抱歉……我已經什麼都不恨了。」

抱著贖不清的罪 屠戮獵物的《進擊的意志啊》Kruger
艾倫·克魯格(Kruger),即此處《進擊的意志》,是艾倫父親的前任者,上上代的「進擊的巨人」。
漫畫88話P12,克魯格:「不止…同胞…已經記不清有幾千名尤彌爾的子民…被我剪掉了手指,也記不清把幾千人…在這裡變成了巨人。裡頭還有女人和小孩。我一直相信…這一切都是為了艾爾迪亞」P39-40,格里沙:「你想讓我回憶起那股憎恨也是徒勞,我身上留下的……只有…罪孽」克魯格:「那就足夠了」

《憧憬》景仰詛咒 無可遏止的衝動殺意
更名改姓追尋——
紅蓮的座標

始祖尤彌爾被艾爾迪亞人奉為女神。
所有「尤彌爾的子民」即艾爾迪亞人都能變成巨人,也只有艾爾迪亞人能變成巨人。所有尤彌爾的子民、所有巨人都通過某種肉眼看不見的「道路」相連,這些道路都交匯於一個「座標」,這個座標就是「始祖的巨人」。而繼承九大巨人之力的人過13年就會死去,克魯格稱之為「尤彌爾的詛咒」。

只能咆哮的 那一日的少年 執起《調查兵團的裝備》武器 得到眾多同伴
終有一天 進擊的嚆矢 將穿透斜陽晚空
指向《起源與終結的交叉點》座標

「那一日的少年」指艾倫。在母親被吞噬後只能哭喊著「要將它們一頭不剩從這世上驅逐」的少年後來加入了調查兵團。艾倫的父親格里沙得到的任務是奪取始祖巨人之力,進擊巨人之力和始祖巨人的座標之力現在同時為艾倫所有。對巨人之力的爭奪是一切的起因,當在故事最後有一個交待。

M5 最後的戰果

基於特別篇《伊爾澤的手冊》寫成的一曲。是作為過去眾多無名士兵的代表被選出的故事。
Revo:「《進擊》講述的雖然是以艾倫為中心的調查兵團的故事,但在他們登場之前,自然也有歷史存在。那段歷史建立在龐大的犧牲之上,也經過了漫長歲月。這段劇情彷彿就是那些歷史的象徵。她是出於偶然才留下了名字,而在無數無名士兵的屍體之上才有艾倫他們的故事。」

Revo作詞時極致的押韻手法在曲中一覽無餘,主歌段落全部押頭韻,更有一段與隨後的曲目《她身處冰冷的棺中》在形式上對應。集中體現了Revo在詞作中對韻律、樣式的講究,以及他作品中歌詞韻律與音樂旋律的配合。這是……吐血身亡的翻譯留下的最後的戰果。

除最後一段外,歌詞全部為伊爾澤的手冊中的內容,在BK上也用手寫體印刷。在演唱的同時,背景中有書寫的音效,書寫與演唱完全對應,表示她此時正寫下唱詞中的內容。

城牆彼端 騁馳人影 號領眾人 朝南進發
浩蕩兵馬 抱定意志 願為和平 奠下基石

第34次壁外調查出發時的情景。本段在原作中無明確描寫,根據後文可推測。

——然而
如今卻要 獨自拋下 將死的《同胞》戰友 向北進發
又出師不利 丟了馬匹 原始地在 原野上奔跑

特別篇P3:「返回的時候,遭遇了巨人,失去了所屬班的同伴和馬」「朝著北面奔跑」

丟棄故障的裝置 憑矯健的雙腿奔行
特別篇P3-4:「丟棄了故障的立體機動裝置」「在巨人支配牆外失去馬匹,依靠人類的腳是無法逃過巨人的」

任憑世界如何無情 我到最後都不會屈服
特別篇P5-6:「我不畏懼死亡。作為人類之翼調查兵團的一員,就算失去生命也要戰鬥到底」「我不會屈服」

何謂文明的恩惠?
代替劍拿起筆 以戰鬥意志疾書
陰森樹林 廕庇之下 抄著武器 朝牆進發
震顫的手在 陳舊筆記上 記錄下 既知的事實

特別篇P5:「雖然沒有武器,但我還能戰鬥。在這紙上記錄實情,全力去做現在做得到的事。」

恐懼總是虎視眈眈 等人示弱
追求自由踏出了步伐 我到最後都不會屈服

特別篇P5:「沒錯…現在我應當做的不是向恐懼投降。 眼下的狀況,從志願加入調查兵團開始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樹叢陰影下 突然出現的 巨人竟然!? 張嘴說道——
「…尤…彌爾…的…子民……」「…尤彌爾…大人…」「歡迎…」
——如此 發出似乎 有意義的詞句

特別篇P10-12:「…尤…彌爾…的…子民……」「…尤彌爾…大人…」「歡迎…」「巨人竟然說話了。匪夷所思…發出了有意義的聲音」
本段和《她身處冰冷的棺中》同旋律段落的歌詞互為對應。

那姿態中… 顯露出… 有智慧的… 教養…
特別篇P12:「這個巨人的表情變了,做出了彷彿在對我表示敬意的姿態」

看起來有… 進行溝通的… 可能… 
我… 擠出… 話語… 向它——
丟擲問題 沒得到回答
只有… 呻吟聲 打破森林的寂靜

特別篇P13:「向這巨人詢問它們的存在」「呻吟聲,不是語言」「詢問所在地」「沒有回答」

人類史上首次 與巨人進行了交流……
特別篇P12:「難以置信,這恐怕是人類史上首次,我和巨人進行了交流」

超出Over… 容忍Capacity… 爆發的…. 我….
接連… 甩出… 惡意… 「給我滾出這個世界!!」

特別篇P14:「你們不就是堆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的肉塊嗎!!給我滾出這個世界啊!!」

輪番更迭 瞬變的事態 在怒吼之後 該向何處走?
遙遠天空下 逃跑的身影 為無盡疑問 倍感困惑
背對崩潰的希望 揹負的羽翼飄揚
奔向縹緲的明天 我到最後都不會屈

全部對應特別篇P15-16描繪的場景。
BK上最後的文字寫到一半未寫完。在漫畫中,伊爾澤的手冊在她被巨人抓住時就掉落下來了,但在動畫OAD中,她在被巨人抓住時仍在奮筆疾書,直到被巨人吞食的瞬間才驟然停筆。曲中根據巨人啃食的音效,也可聽出這裡參照了動畫的展開,歌聲、書寫聲和BK上書寫的文字在巨人一口咬下時戛然而止,隨後是手冊掉在地上的聲音。

這是 戰鬥到最後一刻的 伊爾澤·蘭納的戰果
特別篇P18,利威爾:「這是……伊爾澤·蘭納的……戰果」

M6 神之偉業

城牆教的聖歌。無伴奏合唱。
被Revo稱為「在專輯中處於重要位置的一首歌」。4
位於11首收錄曲的正中,在包裝盒背面曲目表的排版中,也處於正中位置。
以本曲作為分界線,位於本曲之前的專輯前半,是第一季前期OP、劇場版前篇主題曲、過去的士兵的故事、第一話的故事,以及作為序言的曲目。
位於本曲之後的專輯後半,是第一季後期OP、劇場版後篇主題曲、後來的士兵的故事、第一季結尾的故事,以及作為專輯總結的第二季OP。
歌頌城牆的讚美詩,也是分隔「紅蓮」與「自由」的「牆」。

那是神的偉業啊
在動畫第一話中出現的尼克祭司傳教時將牆稱為「神の御業」。漫畫19話P21中尼克祭司則稱之為「神の偉業」。

你們要事奉這三重高牆 因神的手叫它們顯現
漫畫33話P4:「由神之手創造的三堵城牆,在我們獻出的信仰之心下將更為堅固」

你們 不可存疑念 你們 不可疑心神的偉業
漫畫33話P4:「絕對不允許懷疑神聖的牆。」

你們 不可侵犯 你們 不可侵犯這至聖的牆
漫畫19話P21:「區區人類竟敢對神授予的羅塞之牆出手嗎!」

瑪麗亞 羅塞 希娜
三位女神啊 懇求您
從巨人手中庇護我們
漫畫33話P4-5:「一起祈禱吧。瑪利亞,羅塞,希娜,祈禱三位女神健在。祈禱我等安泰。」「信奉神明的純潔之心,才是保護我們不受巨人傷害的方式,也是唯一能驅退巨人的力量。」

M7 自由之翼

第一季後期OP。如標題所示,是基於調查兵團的印象寫成的曲目。「自由之翼」即調查兵團團徽。
Revo作品特色之「看不見的注音」的集中體現。

噢!我的朋友!(O mein Freund!)
我們一役告捷(Jetzt hier ist ein Sieg)
此乃最初的榮光(Dies ist der erste Gloria)
噢!我的朋友!(O mein Freund)
讓我們慶祝勝利(Feiern wir diesen Sieg)
為下一場戰役!(für den nächsten Kampf!)

作為後期OP,接在前期劇情的託羅斯特區奪還作戰之後。這一戰被認為是「人類首次戰勝了巨人」。漫畫14話P34:「這雖然是人類首次阻止巨人前進的壯舉」

雙手握《鋼刃》Gloria<榮光> 口中頌《凱歌》Sieg<勝利> 揹負《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決心緊握於左胸 斬斷《愚行的螺旋》Ringe der Torheit 舞於蒼穹的——
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描述調查兵團的裝備,和握拳於左胸口的敬禮動作。

籠中的天空過於狹小吧?
漫畫第一話P1:「被囚禁在鳥籠中的屈辱」

自由還是死亡?Die Freiheit order der Tod?
在《Moira》中也引用過的希臘語座右銘「Eleftheria i thanatos(自由還是死亡)」。

但即便那是個錯誤… 至少明白現在為何而活…
那… 無需講理… 因我在… 故我『自由』!

漫畫14話P9,艾倫:「因為我在這個世界上誕生了。」P10:「我們從出生開始就是自由的。」

被隱藏的真相 是衝擊的嚆矢
被封鎖的《內在》黑暗中 與《表象》光明中潛伏的《巨人們》Titanen

對應第一季後期及第一季結束、第二季開始前的劇情。巨人由人類變成、潛伏在人類中,三堵城牆也由巨人構成,牆的內部都是巨人。

M8 雙翼之光

佩特拉·拉魯視角下的利威爾兵長。也是由她作為代表,傳達的士兵們的聲音。
BK上繪製的是佩特拉死去的森林。歌詞寫在白色霧氣上,霧氣的源頭是右下角的人影。樹上有血跡。
Revo:「在其他任何人的曲子之前,最先想到的就是把這個故事加進來。」「每個死去的人都有名字、有思想、有人生、有家人。這些東西被託付給接下來的士兵們,再由他們繼續戰鬥下去……這麼不斷重複著,歷史由此而生,這是我想通過這個作品表達的主題之一。」「利威爾兵長對待部下的死亡很冷靜,但我覺得他並非什麼想法都沒有的冷酷之人。他只是沒有表現出來。我也希望能通過這部作品,和各位再次確認原作的這些側面。再次確認艾倫和兵長,他們是在揹負著什麼戰鬥。這段劇情的主人公,要說配角也確實是配角,但我看的時候還是覺得『有一首這個人的歌應該也很好』。」

但為了讓我們 儘可能選擇 少後悔的道路…
漫畫25話P27,利威爾:「所以……你也就儘量自己去選不留悔恨的那一邊吧」

小小的羽毛一根根 匯聚起來 塑成白色羽翼
小小的生命一個個 失去之後 留下黑色羽翼

指調查兵團團徽上的黑白雙翼。黑白羽翼的含義是Revo自己的解釋。

即使鳥兒破殼 是為翱翔萬里
化用《自由之翼》歌詞旋律

一切白與黑的意志 您會全數揹負起
特別篇P15,利威爾:「你留下的意志將會成為我的力量。」

臨終《瞬間》時刻 在您《瞳》 映出的我 是勇敢的士兵了嗎?
對應漫畫30話P3,利威爾在佩特拉的遺體上方停駐的場景。
「士兵」特指牆內人類士兵。

4:57~時的音效
重物滾落的音效。對應動畫中追加的劇情,調查兵團在返程中遭遇巨人,兵長不得不決定拋下部分同伴的遺體,其中就包含佩特拉的遺體。漫畫原作沒有這一段,為動畫原創。
非常人幹事。

光芒
歌詞本上「ヒカリ(光芒)」一詞做了發光效果。開篇兩個結尾兩個, 總共四個「ヒカリ」 ,從開篇到結尾,光芒逐漸黯淡。

M9 自由的代價

劇場版後篇主題曲。與傳統的主題曲不同,這首歌是作為電影伴奏使用在影片中的。對應第57次壁外調查,女型巨人出現前的劇情。
由於其特殊的定位,寫作方式也與其他曲目不同,其他曲目是先寫出歌再有畫面,本曲則是先有畫面,再根據劇場版的畫面和劇情,一一對照寫成最終的曲子。5與畫面完全對應的同時,轉折也極多,旋律跟隨鏡頭場景切換而轉換。
推薦配合劇場版影像觀看。初回盤的藍光光碟中附錄了本曲所對應的劇場版影像。藍光中收錄的音源與劇場版音源有所不同,突出了曲目本身,而降低了劇中臺詞的音量。

飛越橫屍 如徵鳥般 馳騁天際
紅蓮的反擊 該匍匐倒地的 是那些傢伙們!

對應壁外調查開始之初,掩護班清除周邊出現的巨人。

向地圖未描之地 放飛《希望》夢想
「地圖未描繪的地方」是第一季後期ED《great escape》中的歌詞。《紅蓮的座標》和《自由的代價》中分別捏他了第一季前期與後期ED,並在歌詞本中用白色字標示。

斬裂《疾風》 御馬奔馳
對應調查兵團騎馬出城的畫面

迎風招展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對應艾爾文團長斗篷飄揚的畫面

以何區分敵友 不知其中《理由》緣由
此句時阿爾敏和萊納、讓分別,給萊納和讓兩人的鏡頭分別對應歌詞中的「敵」「友」。

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三笠(Mikasa)
自由的代價(Risiko der Freiheit)
艾倫(Eren)
自由之戰士(Kämpfer der Freiheit)
萊納(Reiner)
自由之士兵(Soldat der Freiheit)
讓(Jean)
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阿爾敏(Armin)

每一句對應講解陣型時給各人的鏡頭,德語唸白念出名字,歌詞則表明他們的身份。
透露了萊納是「戰士」,讓是「士兵」。

鳥兒破殼而出 為翱翔萬里
而非狼狽匍匐吧?
你的《能力》羽翼 是啊 究竟為何而生

對應這一幕中出現的「鳥」。

不惜一切犧牲 都要緊攥《未來》日後
染血的冷峻 其意志名為《自由》Freiheit

對應艾爾文團長的鏡頭。也暗示這一役中艾爾文團長以眾多犧牲去換取女型巨人的捕獲。

為逼近的 巨大陰影
惶惶之日 埋葬於過去

對應奇行種突然出現,襲擊莎夏的場景。

直至得到 高牆之中 被欺瞞的真相
指牆內隱藏巨人的真相。

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自由之士兵Soldat der Freiheit

對應此處的阿爾敏。

雙手握《鋼刃》Gloria<榮光> 口中頌《凱歌》Sieg<勝利> 揹負《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
「雙手握《鋼刃》Gloria<榮光>」對應尼斯班長拔刀的鏡頭。「揹負《自由之翼》Flügel der Freiheit」對應跳上馬背時的斗篷飛揚。

旋風劃出弧線 撼動大地
屠戮與被戮的《自由的代價》Risiko der Freiheit

對應尼斯班長切下奇行種腳後跟、巨人倒地的鏡頭。「旋風劃出弧線」對應使用立體機動裝置在空中劃出的弧線,「撼動大地」對應巨人倒下地面震動。

噢!我的朋友!(O mein Freund!)
我們一役告捷(Jetzt hier ist ein Sieg)
此乃偉大的榮光(Dies ist ein grosses Gloria)
噢!我的朋友!(O mein Freund!)
讓我們慶祝勝利,為下一場…(Feiern wir diesen Sieg für den nächsten…)

對應順利斬殺一隻奇行種、遇見下一個巨人(女型巨人)的場面。

5:37~後的女高音
對應此時出現的女型巨人

M10 她身處冰冷的棺中

阿尼·利昂納德的自白,「她的人生到底是怎樣的人生」。同樣是以她為代表,講述她和萊納、貝爾托特等戰士的視角。
Revo:「我覺得她和萊納他們作為一個人類是有過糾結的。然而從艾倫他們看來,他們的行為就是不可饒恕……這並不是一個單純懲惡揚善的故事,而是一個多面性的作品,這一點我也想表現出來。為了好懂,就讓她作為代表,揹負了所有的要素,但其中應該也是包括了萊納他們的想法的。」「雖然最初想做的事失敗了,但我多少還是希望她能挺胸面對。她也以自己的方式拼命戰鬥了,雖然艾倫他們無法認同,但至少我想要認同她。『這是你的人生』。」

從不想… 那麼多…
率直衝出去的你…
我稍許… 有些羨慕啊……

從描述中可以看出這裡的「你」是艾倫。

人殺死另一個人 需要譬如
怎樣的大義?

漫畫33話P23,艾倫:「有什麼大義能讓你下手殺人」

將敵人判決為當斬的惡魔
心就真的不痛了嗎?

馬萊人將尤彌爾的子民艾爾迪亞人視作惡魔的後裔。
漫畫87話P33,格里沙問馬萊治安局的古洛斯:「…你的心不會痛嗎?」
P36,古洛斯反過來指控艾爾迪亞人都是怪物、復權派才是殺人犯,反問格里沙「你的心不會痛嗎?」

父親的… 不… 我的人生
不會讓任何人 說它錯了!

漫畫33話P36,阿尼父親:「阿尼……一直以來是我錯了……」

我賭的可是之後的事……
漫畫31話P44,阿尼:「我賭的可是接下來的事」

理型的影子 於寓意中顯現
在巨人砌成的 牆上搖曳

來自柏拉圖的理型論和洞穴比喻。柏拉圖認為事物分為「可見事物」和「可知事物」,除了「感官感知到的世界」以外,還存在一種以非物質的形式存在的、獨立的、抽象的「形式」,或稱「理念」或「理型」。「理型」是事物的共性,高於感官所感知到的世界而存在。如「白鳥」「黑鳥」都有「鳥」這個概念,他認為在我們感知到的各種鳥以上,獨立地存在一個「鳥」的理型。現實中感受到的事物都是理型的投影、模仿。
他用「洞穴比喻」來解釋理型的存在:假設一些人自出生起就住在洞穴裡,面朝洞穴壁,不能走動不能轉頭;洞穴內有火光,火光在洞穴壁上投射出人影。洞穴裡的囚徒只能看見牆上投射出的影子,他們無從認識洞穴外的「真實世界」,便只將他們所「看見」的影子視作真實。洞穴比喻感官所感知到的「可見世界」,洞穴外則是理型的「可知世界」。
歌詞中封閉的城牆即為寓言中的「洞穴」。城牆內部全部是巨人。城牆裡的人類所認識的是雷伊斯王篡改記憶後的歷史和現實,對牆外的真相一無所知。而巨人也確實是牆內人類的同族所變,實為同一種族變化出的另一形態。

盲目的子民 被騙至遠方
故鄉遠在 海的那邊

講述一百多年前發生的歷史。145代弗裡茨王將大部分「尤彌爾的子民」艾爾迪亞人帶至帕拉迪島,封閉在城牆裡,利用「始祖巨人」的力量改變牆內人民的記憶,讓他們認為牆外人類已經滅絕。他們的故鄉原本為海對面的馬萊王國。

上兩段與《最後的戰果》中同旋律段落的歌詞互為對應。

沒完全成為士兵 也沒成合格的戰士
漫畫31話P40,阿尼:「我沒資格當戰士。」

向牆那頭奔出的我 究竟該回何處?
漫畫33話P28-29,阿尼變成的女型巨人與艾倫的巨人形態對戰後向牆壁逃跑。

伸出的指尖上… 刃光一閃的疼痛…
什麼都抓不住… 就這樣墜向深淵…

漫畫33話P33-35,女型巨人試圖翻牆逃走,三笠削斷了她的手指,讓她跌回地面。P35,三笠:「阿尼……掉下去吧。」

冰冷・・・棺材中・・・做的・・・夢・・・
漫畫33話P42。阿尼從女型巨人後頸處被拽出時,用硬質化的水晶體裹住了自己全身。這個水晶體目前仍被收押在地下。

M11 獻出心臟!

第二季OP的完整版,也是專輯的尾聲。作為OP,前半段(TV版)關聯了第二季的劇情;作為專輯的收尾總結,完整版回顧了至今為止所有主題曲內的要素、關鍵字;同時Revo也希望聽者「能展望著這之後的故事聽完這張專輯」。
「獻出心臟!」是《進擊》世界中兵團的敬禮動作和口號,握拳置於左胸,表明「為公奉獻心臟的決心」。

曾經試圖相信 再無比這更甚的地獄
但人類最為黑暗之日 總是突然降臨…

對應第二季第1話的臺詞和劇情。
漫畫35話P17,納拿巴:「相信你們都明白,今天是人類最黑暗之日被重新整理的日子。」

背叛舊日的人 他們是該驅逐的敵人
那天他們是用哪張面孔… 哪種眼神… 在看著我們…
偽造過去的人 他們是該憎惡的敵人
那天他們是用哪種聲音… 哪些言辭… 在欺騙我們…

第二季第6話/漫畫42話中萊納表明了他和貝爾托特就是鎧之巨人和超大型巨人,承認牆是他們破壞的。
漫畫43話P32,艾倫對萊納:「我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漫畫46話P26,艾倫對貝爾托特:「你們那天是想著什麼在聽我們說話的啊?」P27:「怎麼想的?那個時候……你怎麼想的啊?」

該捨棄什麼才能戰勝惡魔?
就連生命… 就連靈魂… 也絕不吝惜半分…

漫畫49話P30,阿爾敏:「到底應該捨棄什麼才行?要把我的命……和其他什麼捨棄掉才能改變這一切!?」

該掌握什麼才能屠戮惡魔?
無論技術… 還是現實… 絕不會讓它白費…

牆內的人類將巨人視作敵人。而牆外的馬萊人和馬萊人培養的「戰士」也將始祖尤彌爾視作惡魔,將艾爾迪亞人稱為惡魔的後裔。
漫畫49話P32,貝爾托特:「你們這些惡魔的末裔!」漫畫90話P5:「我們『尤彌爾的子民』被稱為惡魔的民族」
漫畫18話P23-25:「明明那麼艱苦地訓練過了……後勤行進,馬術,格鬥術,兵法講座,技巧術,立體機動,明明那麼努力了,明明做了那麼多……到頭來……都是白費嗎?」

不明真身的怪物 竟敢裝出人相
牆內人類將巨人視作怪物,這些「怪物」的真身也是人類。
而馬萊人也將能變成巨人的艾爾迪亞人視作「怪物」。
漫畫90話P9:「就像我們恐懼、憎恨巨人,希望他們從這世界上徹底消失一樣,世上的人們也將我們視為有害的怪物」

要將他們從這世上 一頭不剩全部驅逐
是誰最早說出這些? 那種事雖不記得

漫畫第2話P32-33,艾倫:「將它們全部驅逐!!從這世上…一頭…不剩!!」
漫畫88話P35,艾倫繼承的父親格里沙的記憶中,馬萊治安局的古洛斯:「將艾爾迪亞人從這世上一個不剩全部驅逐,這是全人類的願望。」時間上而言古洛斯說出這句話的時間更早。也對應前文,兩個陣營都認為對方是「不明真身的怪物」。

但有股怒火無法忘懷 一定要將它們驅逐
漫畫37話P17-18,艾倫握著觸發他記憶的鑰匙:「一切的答案應該就在那裡。那樣的話應該能知道…我這憤怒應該指向哪裡才好…」

啊啊… 悔不當選的道路前方 通往怎樣的《景色》地方
利威爾班覆滅使得艾倫認為自己選擇了錯誤的道路。
漫畫29話P8:「我做出的選擇讓大家都死了,都是因為我…讓大家都……」

唯有 獻出的《人生》生命澆灌開出 珍貴的彼岸夙願勝利Sieg
漫畫80話,奪回瑪利亞之牆的最終作戰,為了讓利威爾兵長有機會殺死獸之巨人,艾爾文團長率領大批調查兵團士兵做出自殺式佯攻。這一役犧牲了幾乎所有調查兵團成員的生命。最終奪回瑪利亞之牆,找到了艾倫家地下室內封存的歷史,牆內的巨人得以被清除,牆的封鎖被打破。在無數有名和無名的犧牲之上,牆內的人取得了夢寐以求的勝利。「得知世界的真相」也是艾爾文團長生前未能實現的夙願。「彼岸」與「夙願」在日語中同音。

約定之地在樂園盡頭……
「樂園」指帕拉迪島。
對馬萊王國的艾爾迪亞人來說,這裡是「放逐『樂園』」之刑的流放地點。對牆內的人類來說,145代王帶尤彌爾的子民遷移至島上,篡改民眾的記憶,讓牆內的人以為牆外人類滅絕,是認為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未來,而要在牆內給即將滅絕的人類建立一個「樂園」。
漫畫87話P7:「這裡是艾爾迪亞反叛者的流放地帕拉迪島,是和樂園的分界線」
漫畫69話P18:「這個世界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毀滅。我想為這僅剩的人類的黃昏,建立一個樂園。」
「樂園盡頭」指帕拉迪島的陸地邊界,被流放的犯人被注射巨人脊髓液、踢下沙地變成巨人的地方。是漫畫90話最後調查兵團成員們前往的目的地。邊牆之外就是大海。
調查兵團到達海邊的同時,「單純做夢的快樂時光」也走到了盡頭,艾倫說出海的對面還有敵人。

那一天 人類回想起了
被他們支配的恐懼…
被囚禁在鳥籠中的屈辱……

第一話、第一集的經典旁白的再現。
但此處的「那一天」原文為「あの日」,不同於原作和《紅蓮之弓矢》開篇臺詞中的「その日」。「その日」意味著對被描述的對象(角色們)來說,那一天仍是現在進行時,他們尚且處於「那一天」的時間點。「あの日」則意味著對角色和敘述者來說,「那一天」都已經是過去的時間。

黃昏中弓矢飛馳 揹負羽翼
那道軌跡將成為 通往自由之路

前句回顧了以往TV動畫主題曲的關鍵字「弓矢」和「羽翼」,後句點出專輯標題「軌跡」和原作關鍵字之一「自由」。從「弓矢」到「羽翼」也確實是《進擊》的一道軌跡,既是Linked Horizon所作的動畫OP標題,也是劇場版副標題。

5:37~之後
尾奏少了一個音,隨後有馬蹄聲,表明故事尚未完結,之後仍將繼續。
Revo:「就像專輯成品和《進擊的軌跡》這一標題所呈現的那樣,這次是從最早的主題歌《紅蓮之弓矢》開始再次回顧了整個故事。並且在最後到達最新的主題歌《獻出心臟!》,希望能讓大家展望在那之後繼續發展的故事。」

Track12 披裹紅蓮燈火去往水平線彼端…

初回盤、通常盤共通的隱藏軌。純器樂曲,兩把木吉他的合奏。演奏《致兩個月後的你》中的旋律段落。
兩個版本時長不同,結尾不同。初回盤的結尾連至下一個隱藏軌,通過下一個隱藏軌再銜接到額外收錄曲《青春好似煙花》。

標題取自《致兩個月後的你》中的歌詞。
與歌詞不同的是,歌詞中的「燈」讀作「ひ(燈)」,而本曲標題中的「燈」讀作「ともしび(燈火)」。「燈火」在《致兩個月後的你》中亦有出現,被繪製為燭光,有燃燒生命的比喻意義。原歌詞中的「紅蓮之火」原指夕陽光輝,而「紅蓮燈火」則在《致兩個月後的你》中指艾倫獲得巨人之力後所剩下的13年生命。

1:23~有氣流聲和一聲鳥鳴。初回附帶的藍光光碟菜單畫面中,在確認菜單專案時,會播放Revo團長與身邊的黑白鳥起飛飛向海的彼端的動畫效果和音效,與本曲最後使用的音效相同。本曲最後可看做是同樣的起飛場景。

通常盤在上述音效後,隨海浪聲漸隱而結束;初回盤則直接銜接至下一軌,過渡到額外收錄曲。

Track13 DIVE INTO THE SPIN-OFF WORLD!!(潛入衍生世界!!)

初回盤的隱藏音軌之二。
曲如其名,是通往《青春好似煙花》的過渡音軌。由時空穿梭聲、時鐘聲、《青春好似煙花》中使用的上下課鈴聲等等音效綜合而成,由此進入衍生作品《進擊!巨人中學》的世界。
用於從《披裹紅蓮燈火去往水平線彼端…》銜接至《青春好似煙花》。因為《青春好似煙花》和專輯其他曲目氛圍相差較大,「很難直接加入正篇」「所以初回盤做了特別的處理,沒有做無縫銜接,而是做了一些設定,以便自然地轉入這首歌」,為此加了這段過渡。6

※​《青春好似煙花》的捏他另開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