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譯名 亞伯斯·阿爾瓦雷茨
別稱 Arbelge(阿貝爾奇)
登場作品 Chronicle
Chronicle 2nd

扮演者

演唱者

Jimang

配音者

Jimang

人物簡介

登場於《Chronicle》《Chronicle 2nd》的角色。
身著白銀甲冑、騎著白馬的將軍。
Belga人。

人物造型

目前暫無Yokoyan繪圖及舞臺演出造型作為參考。

關於「Arbelge」的稱謂

《聖戰與死神 第三部「薔薇與死神」~編織歷史之人~》中透露,「Belge」意為「Belga人」。
歌詞中有多處寫作其他形式、唸作「Arbelge」的情況。
現將「Arbelge」的對應寫法整理如下:

  • 《聖戰與死神 第一部「銀色的死神」~馳騁戰場之人~》
    <Belga人的將軍>,<Belga的亡靈> 
  • 《聖戰與死神 第二部「聖戰與死神」~英雄的離去~》
    <Belga的死神>
  • 《聖戰與死神 第三部「薔薇與死神」~編織歷史之人~》
    <異邦人>,<Belga的死神>,<Belga的流氓>
  • 《聖戰與死神 第四部「黑色的死神」 ~英雄的歸航~》
    <Belga的同胞>

登場曲目

《Chronicle》

[324p]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

《Chronicle 2nd》

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
約束の丘
聖戦と死神 第一部「銀色の死神」 ~戦場を駈ける者~
聖戦と死神 第二部「聖戦と死神」 ~英雄の不在~
聖戦と死神 第三部「薔薇と死神」 ~歴史を紡ぐ者~
聖戦と死神 第四部「黒色の死神」 ~英雄の帰還~

人物經歷

※《Chronicle》中《[324p]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一曲涉及人物資訊相對較少,以下內容自《Chronicle 2nd》相關曲目整理而來。


Alvarez曾經是個過著普通生活的愛哭少年,後戰火爆發,他與戀人CharlotteWelkenraedt之森彼處的山丘上以赤石項鍊為信物許下再會的約定後,上了戰場。Alvarez所在軍隊面對五千敵軍,嘗試將他們擋在森林,然而最終祖國Belga為Preuzehn所滅,Alvarez也失去了戀人Charlotte。

Alvarez投奔Flandre,為雪亡國之恨滅掉了Preuzehn;之後為了確保在異國的地位,Alvarez攻下Lombardo;Flandre歷182年,Alvarez率軍五千,翻越Pyrénées山脈,攻入Castilla領,以少勝多(史稱「Aragón戰役」),滅掉Castilla;Flandre國王(後稱帝)聖Childebert六世承諾只要再攻下一個國家例如Britannia,就願意給予Belga獨立自治權。然而此時聲望甚高的Alvarez已成為聖Childebert六世的眼中釘。

Flandre帝國曆元年(Britainia歷627年),Flandre以「聖戰」之名向Britannia發起侵略戰爭,Alvarez率領帝國軍第三軍從Britannia邊境的Whiteheaven登陸(史稱「Grasmere戰役)。在襲擊村子時,Alvarez從一個瀕死少女(實為Britannia女王Rose Guine Avalon)的身上看到了Charlotte的影子,從Flandre軍中的Gefenbauer刃下救走她,並帶其逃離戰場。Alvarez向少女講述了自己的經歷,而少女表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在Rose女王的勸導下,Alvarez投奔Britannia,二人自Windermere湖畔奔赴Tristram騎士團長率領的第六騎士團駐紮之地Lancaster

Alvarez投奔Britannia的訊息掀起巨大波瀾,被Flandre佔領的各領地發起獨立戰爭,帝國內部爆發了反聖戰浪潮,聖Childebert六世被迫向Rose女王送去了親筆信求和談。帝國曆4年,Alvarez與Parsifal陪同Rose女王出席兩國在帝國領地YvelinesVerseine宮殿進行的「Verseine停戰協議會談」。然而在會場中,Alvarez被由黑之教團派出的刺客Gefenbauer躲在死角朝他放出的凶彈打中而身亡。

在Alvarez的墓誌銘上,刻著由Luna Ballad獻上之詩的一個小節——
殺害眾多 拯救眾多 苦惱眾多 建樹眾多
<Belga的同胞>(Arbelge)於此長眠…

人名關聯

在《Roman》的《見えざる腕》一曲中,出現了「跟著Alvarez將軍衝啊——」的臺詞。有看法認為這裡的Alvarez將軍就是Albers Alvarez。

《Nein》中「將軍的白銀甲冑」

西洋古董👄閣樓堂的銷售商品中,含有「將軍的白銀甲冑」,根據其唱詞出現在商品介紹環節第一位(商品介紹順序按照地平序數排列)及關鍵詞「將軍」「白銀甲冑」,可推測出該甲冑曾屬於Alvarez。

在《Nein》完全數量限定豪華盤的箱內圖「西洋古董閣樓堂場景」中,將軍的白銀甲冑不含頭盔,且靠近頸部的地方有血跡。有觀點據此,並結合《名もなき女の詩(無名女子之詩)》歌詞本上開頭所記「在此書庫中已得見某種篡改」,認為Alvarez的真實結局並非如《Chronicle 2nd》所呈現的那樣死於暗殺的凶彈,而是可能死在了戰場上,甚至可能是身首異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