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譯名 伊德爾弗裡德·艾倫伯格
別稱 イド(Ido,伊德)
身份 似是而非之人
登場作品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Märchen

簡介

與《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及《Märchen》的世界觀密切相關的角色。與Revo似是而非之人之一。
出現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前的錄製成員名單中,並在《Märchen》的背景對白中登場。雖未在這兩部作品的主要劇情中出現,但與它們的主線有緊密聯絡。

身份是航海士1
自我介紹稱「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因此通常被略稱為「Ido」。日語寫作「イド」。
會使用西洋劍戰鬥。

自2010年登場之後,長期活躍在Live舞臺上。雖然在地平線中出場寥寥,但多次參加其後的舞臺演出,並且有相當高的人氣。
有專屬曲目《T·N·G》,披露於Sound Horizon Live Tour 2011 -第一次領土復興遠征-
自登場之後,幾乎包攬了《海を渡った征服者達(渡海的征服者)》的主唱。

造型

金髮綠眸,長髮以紅色髮帶束成一束,髮尾捲起,臉頰兩側垂下兩縷長髮。
上身穿白色襯衫,外披黑色長外套。外套上有黑色披肩。背後從後領垂下兩條長布帶。
腰間繫褐色腰帶,佩劍。
佩戴黑色十字架,掛鏈為黑色鎖鏈。
下半身穿套黑色長褲,褲子上有深灰色豎條紋。腳穿黑色長靴。
全身多有十字架裝飾。袖口、外套下襬、靴幫均有一圈金色十字架,並以金色鑲邊。披肩邊緣和垂在背後的長布帶尾端均有一圈鏤空十字架。

造型特徵與Märchen von Friedhof相近,掛有與Märchen相同的十字架,兩人的服裝亦有多處相似之處。

Idolfried沒有yokoyan繪製的官方人設,造型資料全部來自舞臺造型。可參照《Märchen》的影像和第一次領土復興遠征的寫真集。

性格特徵

說話直接,語氣高傲。以「君」為第二人稱,以「私」自稱,談吐用詞高雅,但態度十分倨傲。喜歡稱他人為「低能」、「超低能」,多用「給えッ!」結尾的命令式口吻。被評價為「抖S」2
非常喜歡女性的性感部位,在《T·N·G》中有固定的Call & Response:「右滿舵——」→「\胸部!/」。
很在意女性身材(胸部)的「潛質」3
另一方面,在《T·N·G》的歌詞中,在訓斥船員的同時也做出了「笑臉還不錯」的鼓勵,有關心下屬的一面。將並不順利的航海形容為「愉快」,有直爽豪放的一面。

人物關係

通常被認為是《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女主角的父親。與她的繼母結婚。小千是其繼女。
※對於這一層關係的來由,請見下文家庭關係一項。

作為航海士,通常被認為與《渡海的征服者》一曲中出現的Cortés將軍相識。

經歷

生前是航海士。在船上與海盜對峙、被逼問Cortés的去向時拒絕回答,並與海盜拔劍相向。
育有一個活潑的女兒。
不知為何墜井而死。

一般認為他死後成為井底的「衝動」。與März von Ludowing對話、得知他的願望之後,讓他「接受自己」,使他變成Märchen von Friedhof。爾後驅使Märchen指揮復仇劇。

被刪除的名字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前,在錄製成員名單中出現的第一個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被記作「Idolfried Ehrenberg…」。發售前普遍認為Idolfried Ehrenberg是新作的似非。
並且,《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前公佈的特典明信片圖樣標題中,也將繪有黑髮白膚青年的圖樣稱作「Ido的肖像」4,因而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前,一般認為封面及特典上的黑髮青年就是Idolfried。

但正式發售之後,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的錄音成員表上,Idolfried的名字不見了,變成了Märchen von Friedhof。
同時發售當天,在官方網站的公告內,也對錄製成員進行了變更,為Idolfried的名字打上了刪除線,稱「Idolfried Ehrenberg… 正確應為 Märchen von Friedhof」。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後、《Märchen》發售前的半年裡,這一變動被普遍認為是似非名字的更正,Märchen von Friedhof被認為是Idolfried Ehrenberg更正而來,是同一人。

地平線中的出場

Idolfried在地平線內唯一一次登場,是在《硝子の棺で眠る姫君(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背景裡對白裡,在歌詞本上標註為「此處可能有與本曲無關的音源流出……」的地方。
在這段出場中,Idolfried和一個裝扮疑似海盜的男子發生了如下對話:

男子:你是什麼人?
Ido: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
男子:開什麼玩笑!Cortés在哪裡?
Ido:我可沒必要告訴你這種低能。
男子:閉嘴!

對話的最後,Idolfried與男子拔劍相向。

7th Story Concert《Märchen》~你如今歡笑著,在那炫目的時代裡・・・ ~演出時,這段對白以影像的方式在大螢幕上放出。
在《7th Story Concert 『Märchen』 ~你如今歡笑著,在那炫目的時代裡・・・~》的DVD/藍光裡,則以畫中畫形式收錄了這13秒影像。
藍光中此處可以切換視角,切換視角後大/小畫面互換,可看到這段影像的全貌。

《Märchen》的錄製成員名單裡,Idolfried的名字重新出現,列於配音列表首位。Märchen von Friedhof的名字則另列在演唱者名單中。
在正式演出中,Idolfried的造型也得以披露,與Märchen有相似元素,但造型不同。
由此,Idolfried和Märchen開始重新被區分開,被視作兩個不同的角色。

航海士

Idolfried的「航海士」身份最早出自於《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之前的王本宮5更新。在日後的Live演出中,這一身份也得以貫徹。

首次出場

「Ido(イド)」這個名字首次出現,是在2010年3月12日的王本宮日誌裡。該篇日誌標題為「新單曲6情報解禁」,放出的情報為以下內容:

科爾特斯將軍,是如何得到自己的船的?
動盪的時代,夾在兩股勢力之間的女子,將會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然後Ido航海士,能在出航的朝陽升起之前,平安到達【那座森林】嗎……。

這篇日誌裡初次出現了「Ido航海士」的字眼。

Across the Momodalow

於上述更新幾周後的4月1日,王本宮釋出愚人節更新,延續了從2008年開始的愚人節話題「Momodalow」7,發表了《『是桃的囉?』翻拍電影紀念 特別增刊號!》。在這篇更新裡,出現了如下內容:

「太好了。看來是醒了。這位少年,你感覺怎麼樣?」
「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

「我至今為止一直覺得,好像不跟著科爾特斯將軍衝不行……」
「但是看來,那好像是其他地平線上的故事了。」
「桃子啊。我Idolfried Ehrenberg,樂意與你同行!」

並在最後的名詞解釋中,為「Ido」添加了如下解釋:

「※航海士(Ido):說不定以後哪一天會變成同伴的男子。詳細情報,現在保密☆」

這段更新首次給出了Idolfried的全名,讓他做了自我介紹,並且再次確認了他的身份為航海士、與科爾特斯將軍有關。

這篇日誌釋出同時,以「《是桃的囉?》預告片」名義放出了一段音訊。音訊中錄有Idolfried的自我介紹,並出現了一段旋律。
Idolfried的這段自我介紹日後出現在了《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背景對白中。而該音訊中的這段旋律,則出現在了《Märchen》的隱藏音軌最後,並伴隨一句唸白:「我們,循環往復」。

T·N·G

Idolfried在第一次領土復興遠征首場公演登場時,聲稱「由於《渡海的征服者》並不是他的個人曲目」,於是讓Revo寫了一首他的專屬歌,《T·N·G》。

根據《T·N·G》的內容,Idolfried似為一船之長,以新大陸為目標航行。雖然曲調歡快明朗,但歌詞顯示出的內容並不樂觀。他的船員不聰明,航海也不順利,淡水耗盡仍看不到陸地。最後不知為何航行到了紅海,登陸的地方變成了阿拉伯,仍舊未能到達新大陸。

征服者

從《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對話中,可推測出Idolfried可能與名為Cortés的人物相識。《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前的王本宮更新中,提到「Ido航海士」時,也同樣提到了Cortés將軍,並由Idolfried自己說出「覺得自己必須要跟著Cortés將軍衝」。

在過去的作品中,只有《渡海的征服者》中出現了名為Cortés的人物,其身份是歷史上知名的西班牙征服者埃爾南·科爾特斯,並在曲中有「跟著Cortés將軍衝」的臺詞。由此,多數觀點認為王本宮日誌和《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中所提到的Cortés就是《渡海的征服者》中的Cortés。
根據幾處對話內容,Idolfried可能與Cortés相識並追隨他,因而Idolfried經常被視作Cortés的手下、征服者的一員。

在「《Märchen》~你如今歡笑著,在那炫目的時代裡・・・ ~」最終公演的安可時,Idolfried登臺亮相。這是他第一次正式出現在舞臺上,而他登臺演出的曲目就是《渡海的征服者》的改編版本《海を渡った征服者達と愉快な仲間達(渡海的征服者與愉快的夥伴們)》。
其中,將原曲開頭的「… Cortés… Grijalva」改成了「… Cortés…Ehrenberg」;將唸白「勇敢的征服者們」改為了「低能的征服者們」;將「跟著Cortés衝啊」改為了「給我跟著Cortés將軍衝」,均根據Idolfried的姓氏和口頭禪8進行了改動。
在此後的Live演出中,Idolfried或其融合似非也多次演唱《渡海的征服者》一曲。且從這一版本起,「跟著Cortés將軍衝」一句均由包括Idolfried在內的似非或Revo本人喊出。

家庭關係

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一曲中,女主角稱自己的「父親是船員」。而在曲末,女主角使用了「低能」一詞來指責自己的繼母。
「低能」是Idolfried的標誌性口頭禪,且Idolfried確實是航海士,因此一般認為Idolfried就是該曲女主角的父親。女主角的金髮、紮在頭上的蝴蝶結與Idolfried的髮帶等相似的外表特徵,也被視作兩人是父女的證據。
根據這一點,可推知Idolfried與一位女性之間生下了女兒,隨後再婚,為女兒找了繼母,後妻的女兒則成為他的繼女。

Märchen von Friedhof在《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開篇稱與女主角之間有親切感。有一部分觀點認為這份親切感並非來自Märchen本身,而是由於他背後的Idolfried與女主角是父女的關係。

也因此,根據女主角所說的父親「不知為何似乎墜井而死」,普遍認為Idolfried是墜井而死。

伊德、井與衝動

Idolfried將自己名字的略稱為「Ido(イド)」。除了他的略稱外,還有另兩個關鍵字共享了「イド」這一讀音:「井」的日語「井戸」,以及「衝動」在曲中的讀法「Id」9
「イド」是出現在《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井通往森林通往井)》這一單曲標題內的概念。「井」和「衝動」也是貫穿《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和《Märchen》的線索。同時《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之前,作中似非標作Idolfried而特典中稱其為「Ido」。
據此,多數考據認為作中的「イド」這一概念至少存在一語三關,同時指代「井」、「衝動」和Idolfried。

根據《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女主角的臺詞,一般認為Idolfried是墜井而死。而作中存在一個來自井底的聲音,它在與März von Ludowing的對話中,稱自己「本不想死在這裡」,並在隨後讓März成為了Märchen,而Märchen隨即受到「衝動」驅使,開始復仇劇。
據此,多數觀點認為這些「イド」為同一身份,Idolfried在死後成為了「井」底的「衝動」,成為作中的「イド」這一居於核心的存在。

在《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中,亦出現了「イド」的連續押韻,「異鄉」、「井」、「衝動」、「男子」均讀作「イド」。根據此處「男子」的讀法「Ido」,也有不少解讀認為在這一曲中女主角在井底遇到的實際上是她的父親Idolfried。衍生漫畫《旧約Märchen》採用了這一解讀。

童話作者

《Märchen》中故事的載體是童話書《Das Märchen des Lichts & Dunkels(光與暗的童話)》,其原型為《格林童話》。作中故事均為「記載在該童話書中的故事」。
《格林童話》除了出版的七個版本之外,另有一部分未公開出版的手稿。格林兄弟曾於1810年將一部包含54個故事的手稿交給友人布倫塔諾,布倫塔諾後來未歸還該手稿。該手稿在一個世紀後於厄倫堡修道院被發現,被稱為「1810年厄倫堡手稿」10
日語中將這部手稿稱為「エーレンベルク稿」。而Idolfried的姓氏「Ehrenberg」在日語中的發音與「厄倫堡」相同,同為「エーレンベルク」。「エーレンベルク稿」除了可被視作「厄倫堡手稿」以外,還可被視作「Ehrenberg手稿」。

由前述,Idolfried Ehrenberg在主流解讀中,被視作主宰《Märchen》世界的「衝動」的化身。而據《暮暗之歌》歌詞,故事是由「策者」編織的錯落的幻想,童話存在作者。因而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有觀點認為,Idolfried是童話書《光與暗的童話》的原始作者,亦即《Märchen》世界的創作者,認為他至少寫作了初版手稿,即「エーレンベルク稿(厄倫堡/Ehrenberg手稿)」。

衍生漫畫《新約Märchen》在關於Idolfried的番外《航海日誌》中採用了這一解讀。

與Märchen的關係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發售之前,公佈Idolfried Ehrenberg為單曲中的似非,而在發售當日由Idolfried變更為Märchen von Friedhof。這一變更在《Märchen》發售前被普遍視作單純的名字更正,但從《Märchen》開始,Idolfried和Märchen被重新區分開來,作為兩個不同的似非來看待。

《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的Märchen von Friedhof與《Märchen》中的Märchen von Friedhof在外表上有諸多不同,時常被視作不同的存在。因單曲發售時的名字更正事件,加之最初公佈的「Ido」即為《井通往森林通往井》中Märchen的外貌,現在仍有一些解讀認為《井通往森林通往井》中的Märchen von Friedhof是死後的Idolfried變化而來。而對於名字更正本身,也在這一解讀下被視作對Idolfried成為Märchen的過程。
在另一些解讀中,名字的變更則被理解為Idolfried消失、Märchen取而代之等等。

《Märchen》~你如今歡笑著,在那炫目的時代裡・・・ ~音樂會演出時,首次披露了Idolfried的外貌和裝束,雖然頭髮和瞳色等配色與Märchen不同,但髮型和裝束上有諸多相似之處。
Idolfried因前述種種原因,被視作死後化為井底的「衝動」。而《暮暗之歌》中,這個井底的聲音在與März之間的對話最後,提出「接受我吧,少年」。在CD和舞臺演出中,均表現出在這句話之後,少年März變為了青年姿態的Märchen。
同時面對《分隔生與死的境界線之古井》一曲的女主角,Märchen表示對她有「親近感」。
據此,一部分觀點認為,青年Märchen的姿態來自於已死去的、化作井底「イド」的Idolfried本身,Idolfried與März融合後,由其原本容貌催生青年姿態的Märchen。
衍生漫畫《旧約Märchen》採用了這一解讀,解釋為Idolfried和Märchen共用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