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海帶、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Sound Horizon [模式:Lost]

那是暴雪中漸迷的幻影
失卻之物再追逐也只會逃離・・・

那是被射落的憧憬
早已注定喪失的邂逅・・・

那是砂上描繪的魔法
人們為誰祈願為誰而活呢・・・1

那是牢籠中搭築的牢籠
瘋狂為愛所度之日的亡靈・・・

那是自水底仰望的光
水奏著幻想流逝・・・

那是無法稱願的思鄉詩
重複無數次的警世明言・・・

那是開在因果之淵的花
憑空虛主觀誰也無法審判・・・

那是搖籃中晃動的影子
在幻想懷擁的天空下起舞・・・

那是不諳世事的少年低語
前往喪失之邀糾纏生命・・・

那是被遺忘的思念
回首著直去往流逝之處・・・

那是被隱蔽的咒縛
終將降臨…抑或早已降臨的地平線・・・

Sound Horizon 出品
搖盪於忘卻與喪失的狹縫 第三幻想『Lost』

你可曾遺忘什麼…

白色幻影

最初的記憶

※1
暴風雪中前行
視線為純白所迷
暴風雪中前行
不過彷徨猶疑

暴風雪中前行
雪原上形單影隻
暴風雪中前行
勿要回望過去

愛人等待著你
風在低語
他們在冰城內
快前去搭救

反覆 ※1

暴風雪中前行
道路陡峭漫長
暴風雪中前行
它或將失去生命

※2
冰雪女王之城
從中無路可逃
絕望旋律鳴響
冷夜來臨

※3
他們凝視那白色幻影
他們的愛人一去不返
他們的旅途永無止境
幻影不過輕巧逃脫

冰女王城堡只是幻影
是命喪雪原者的執念
他們留下什麼?
故事在白色幻影中…

反覆 ※2

反覆 ※3

射落戀人之日

第二則記憶

彎弓彈射火焰 凍結夜空
凜然蒼藍寄離別之詩 將戀人射落・・・

日久忘懷 撕裂的傷痕
詛咒之約埋藏於胸

「無法迴避結局 至少由深愛的那雙手・・・」
不可抗的衝動將他裹入黑暗・・・

扭曲世界螺旋火焰 貫穿輪迴
凜然豔紅染血之吻 將戀人射落・・・

你可曾遺忘什麼…

古老傳說中 被那魔物所傷之人
詛咒會蔓延全身
最終化作同種魔物吧・・・

那是何時受的傷?

要追溯至兩人相遇那日
他在救她時負傷
一切始於相遇時・・・

邂逅是通往喪失的約定

乾涸的淚 噙哀痛的藍焰
射出銀光之箭
無數次 直到…他氣絕為止・・・

Lost…
失去愛人的世界裡
綻開何種顏色的花?

抱月十字火焰 纏卷荊棘
凜冽潔白最後一箭arrow 將我射落…

失去愛人的世界裡 綻開何種顏色的花? ×8

魔法使Sarabande

第三則記憶

從前某地 有個魔法使失去了戀人
他尋找著 死而復生的禁術
明知進犯者 只會遭受災厄
為何人還追求? 超越人類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一頭駱駝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燈啊?」
可疑鬍鬚男小聲問道
昏暗小巷中討價還價
他應承下男人所提條件・・・

傳說摩擦神燈即現燈神 能實現3個願望
以讓出1個願望為條件 他探聽出所在地
那神燈 據說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聲稱單腳不便 他代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氣 撩人脊背
洞窟深處 是妖冶祭壇
黃金之燈 和古舊毛毯
一拿起神燈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燈給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遺忘什麼…

黑暗之中 聽見懷念的聲音
溫暖光芒 聽見深愛的聲音

「親愛的你還不能過來
一定還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懷念的聲音說道
溫暖光芒 深愛的聲音說道

「與其為失去之物祈願
不妨關注眼前現有之物」

醒來風捲沙揚 他被擁在沙丘小丘
美麗黑髮少女 帶淚微笑

「遠古罪罰的圓舞曲rondo 我被關入神燈中
將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請讓我實現 您的願望吧」

三個願望若都實現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為千千孤獨顫抖・・・

於是他許下願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兩頭駱駝
和一名黑長髮少女・・・

牢籠中的遊戲

第四則記憶

聯想至薔薇的緋紅Rosen red<玫瑰紅>口紅rouge 雙脣攀上虛假約定
又分崩離析 在那一夜將花束・・・

牢籠中的遊戲…
寂寥洋房 被追至牆角的 美麗獵物
牢籠中的遊戲…
地板吱嘎 身體拱起 月光照滿窗邊・・・

纏上纖頸的 淺黑指尖
掐進皮肉也別放手 擁至最後一刻・・・

牢籠中的遊戲…
微藍的庭園 生鏽的鐵鍬 鋪滿鮮花的棺槨
牢籠中的遊戲…
突然的閃光 扭曲的槍響 眩目的環狀終端loop end<循環結局>・・・

悲鳴歌聲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墮落的詩孕育瘋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將閃耀瞬間時刻寶石石頭 收集起來摔碎
要在遺忘前想起 失卻之前絕不放過你・・・

牢籠中的遊戲…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覺醒 那笑聲迴響著
牢籠中的遊戲…
不快點的話 黎明又將來臨
要再次用這雙手將她・・・

令人懷念的閣樓旋律…
追憶是甜美果實 如水面搖曳的清淺月影
即使向牢籠外伸手 也無法阻止指標滑落
知曉蛹終將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讓它逃脫
至少想要曾經相愛的證據 以永不消退的傷痕・・・

你可曾遺忘什麼…

在律法統御的牢籠中
做著無法終結的噩夢
將心愛女子之人經以永恆
不斷殺死的故事・・・

身在牢籠中的是誰?

記憶水底

記憶水底

隨水流去吧…隨水流去吧…

下沉時望見的世界是虛無月光
照盡水底也不過囚於喪失之手・・・

沉沒之是夾縫間搖擺的骸骨
無論存在之暗多痛苦也不要接受那少年・・・

隨水流去吧 即使不斷奪取・・・
隨水流去吧 即使不斷遺忘・・・
隨水流去吧 即使不斷失去・・・
隨水流去吧 即使不斷被幻想欺騙・・・

隨水流去吧 不能在此停下・・・
隨水流去吧 即使無法選擇去向・・・
隨水流去吧 在沉到水底之前…
隨水流去吧 去尋回『忘卻之物』・・・

隨水流去吧…隨水流去吧…

請別忘記 的詩也有意義・・・

隨水流去吧 唯以此身付流水・・・

隨水流去吧…

失落詩篇

第五則記憶

名為史實的幻想中 是不見光的記憶之暗
時代或是地點 至今仍無法斷定
被認為由某位少女所寫 走向破滅的風景
那失落詩篇的片段・・・

你是否…也曾遺忘什麼…

最喜歡的天空 最喜歡的城鎮
曾相信能原樣持續到明天

乾澀的口哨 旋律響徹天空
得知那天乘風而來的不止哨聲・・・

那是微小的惡意種子
不過緣起於一個謊言
你是誰? 我是誰?
感情無論善惡都是漸培的花

乾涸大地上降下猜疑之雨
我的國家一夜之間滅亡了
彼此信任的心…那是『不可忘卻之物』
為何沒有早些察覺呢・・・

緋色之花

第六則記憶

抓住了倒在昏暗森林的 負傷士兵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少女注視著黑暗 露出紅寶石ruby般的微笑・・・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不可饒恕

仰望緋紅天空 風捲茜色流雲
仰望不落夕陽 數千暗影奔行林間

為虛假黃昏所染 焦灼戰場的火焰跳動

『我』只是為應守護之物而戰
然而身體被大地束縛無法動彈・・・

你可曾遺忘什麼…

少女的低語是森林的魔性
降災厄予玷汙我身者
以無盡的詛咒輪迴

你可曾遺忘什麼…

驅使他們的法則是
為了守護重要之物
而不斷奪取重要之物的矛盾

吶…真正『重要之物』是什麼?

名為主觀的怪物monster成為準則
啊啊…又一朵・・・
軍隊踩著花朵前進・・・

你可曾遺忘什麼…

瘋狂的自我ego展示幻想幻象 反覆描繪扭曲的螺旋

被不醒惡夢持續折磨的『』是
以石榴石紅雨一般的Like the rain of garnet 鮮血染成的緋紅之flower

從森林那端傳來腳步聲疾馳
啊啊…『我』要來踐踏『』了・・・2

搖籃

第七則記憶

搖籃之中 熟睡一般
盪漾的季節時節是 拂曉之春
涼爽微風 小鳥歌聲
溫暖的燈火是 樹影搖光

延伸至海角的 平坦道路・・・

擦肩的人 爽朗的聲音
相互交談的 平靜午後
安靜沉睡的 小小幼兒
「不吵不鬧 真是好孩子」如此說著

母親自豪地 微笑著・・・

你可曾遺忘什麼…

看似幸福的昔日幻影shadow 不斷重複的幻想時光
即使察覺瘋狂又有誰能說出口
告訴她抱著的孩子『已化作白骨』・・・

給予被搖籃環抱般 忘卻的安眠

女子今日仍懷抱其子屍骨徘徊・・・

給予被搖籃環抱般 忘卻的安眠

搖盪的水底 忘卻之物不被想起才更幸福・・・

給予被搖籃環抱般 忘卻的安眠

若少年與少女将之亦稱為喪失Lost・・・

給予被搖籃環抱般 忘卻的安眠

那日的天空 將是萬里碧藍晴朗吧・・・

給予被搖籃環抱般 忘卻的安眠

永遠的少年

最後的記憶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人啊…會下意識避免黑暗見光哦
你知道那些不見光的黑暗正變得更深沉更陰鬱嗎?
黑暗這東西啊…在若無其事一樣生活著的
這樣的你內心過得可愜意了…」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無論動用何等黑暗都測不出黑暗之深…但是
當你注意到這點時已沒法再擁有能照進深處的光了哦
比如就算你消失了也沒人會困擾的
只不過在忘卻與喪失的夾縫中搖擺…不過如此而已・・・」

「把不斷掠奪的故事・・・」
「把不斷忘卻的故事・・・」
「把不斷失去的故事・・・」
「把假借幻想之名存在於那裡的現實…」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你啊…是打算憑一己之力活著吧・・・
但是你知道你要活下去就要奪走多少生命嗎?
而且…這故事以後也還會繼續・・・
很噁心對吧…這事非常噁心對吧?」

「啊…你問該怎麼辦?」
「…那很簡單啊」
「你還不懂嗎?」
「沒錯…只要你消失就行了哦・・・」

「…想逃嗎? 逃到哪裡都沒用的哦
我就在你體內…還有他體內…還有她體內哦
喪失的地平線纏繞第三幻想 無處不在
只要你繼續期望『想活下去』
就無法逃離『Lost』此處・・・」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記憶好似為不沉底持續流動之水一般的詩
即使水流停滯
那裡也不是終點
只要你內心的唱片轉起來 水會再度流動並奏出幻想
然後你…會無數次重回『Lost』此處・・・」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喂,你啊…活著很快樂嗎…?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忘卻之物

忘卻之物…

你可曾遺忘什麼

你可曾遺忘什麼?

直到失卻為止 絕不放過你

 

PicoMari☆猜拳

大家好Buongiorno 我是PicoMari☆3
各位都聽過《Lost》正篇了嗎?
隱藏曲目這邊,就放鬆心情輕鬆上陣吧
先兩腳分立同肩寬從伸展運動開始!
什麼的 想必從標題就知道不是這種曲子啦
直說就是 和我猜拳並勝出的各位
我會送出也許叫人失望的獎品哦

PicoMari☆猜拳
唔唔出什麼好呢?
石頭嗎 還是剪刀呢?
或者就出布吧?

那麼 準備好猜拳了嗎?

PicoMari☆猜拳
石頭剪刀布!嘿!

期待各位多多參與
謝謝!

HTML內容

這是某種意義上衝擊力超越正篇的,突發番外企劃。
CD問卷中提供了
「PicoMari☆猜拳」這一專案
請選擇其一參加活動!

為成功勝過「PicoMari☆」的參與者,
我們準備了謎之獎品。
猜拳的舉辦日等,將在日後於網站上公佈。

※SH豆知識:「PicoMari☆」是・・・
Aramary小姐體內沉睡的108人格之一,
與《Thanatos》收錄的《PicoMari》沒有任何關聯。

Pico Illusion(8bit幻影)

Pico Flower(8bit花)

高速魔法使

第三則記憶

從前某地 有個魔法使失去了戀人
他尋找著 死而復生的禁術
明知進犯者 只會遭受災厄
為何人還追求? 超越人類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一頭駱駝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燈啊?」
可疑鬍鬚男小聲問道
昏暗小巷中討價還價
他應承下男人所提條件・・・

傳說摩擦神燈即現燈神 能實現3個願望
以讓出1個願望為條件 他探聽出所在地
那神燈 據說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聲稱單腳不便 他代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氣 撩人脊背
洞窟深處 是妖冶祭壇
黃金之燈 和古舊毛毯
一拿起神燈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燈給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遺忘什麼…

黑暗之中 聽見懷念的聲音
溫暖光芒 聽見深愛的聲音

「親愛的你還不能過來
一定還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懷念的聲音說道
溫暖光芒 深愛的聲音說道

「與其為失去之物祈願
不妨關注眼前現有之物」

醒來風捲沙揚 他被擁在沙丘小丘
美麗黑髮少女 帶淚微笑

「遠古罪罰的圓舞曲rondo 我被關入神燈中
將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請讓我實現 您的願望吧」

三個願望若都實現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為千千孤獨顫抖・・・

於是他許下願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兩頭駱駝
和一名黑長髮少女・・・

牢籠中的高速

第四則記憶

聯想至薔薇的緋紅Rosen red<玫瑰紅>口紅rouge 雙脣攀上虛假約定
又分崩離析 在那一夜將花束・・・

牢籠中的遊戲…
寂寥洋房 被追至牆角的 美麗獵物
牢籠中的遊戲…
地板吱嘎 身體拱起 月光照滿窗邊・・・

纏上纖頸的 淺黑指尖
掐進皮肉也別放手 擁至最後一刻・・・

牢籠中的遊戲…
微藍的庭園 生鏽的鐵鍬 鋪滿鮮花的棺槨
牢籠中的遊戲…
突然的閃光 扭曲的槍響 眩目的環狀終端loop end<循環結局>・・・

悲鳴歌聲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墮落的詩孕育瘋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將閃耀瞬間時刻寶石石頭 收集起來摔碎
要在遺忘前想起 失卻之前絕不放過你・・・

牢籠中的遊戲…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覺醒 那笑聲迴響著
牢籠中的遊戲…
不快點的話 黎明又將來臨
要再次用這雙手將她・・・

令人懷念的閣樓旋律…
追憶是甜美果實 如水面搖曳的清淺月影
即使向牢籠外伸手 也無法阻止指標滑落
知曉蛹終將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讓它逃脫
至少想要曾經相愛的證據 以永不消退的傷痕・・・

你可曾遺忘什麼…

在律法統御的牢籠中
做著無法終結的噩夢
將心愛女子之人經以永恆
不斷殺死的故事・・・

身在牢籠中的是誰?

忘卻高速之物

忘卻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