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海帶、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過載

「如能重來一次,
希望能活得更高明…。」

黑之歷史編織之前 埋於第零地平線的故事
自壓抑終抵達解放的幻想 初始之夜的瘋狂『閣樓少女』

流經喪失之詩水面 埋於第三地平線的故事
不斷奪走珍愛之物的幻想 反覆的瘋狂『牢籠中的遊戲』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瀕臨絕境時讀取的魔法 繪於新生地平線的故事
孕育不可避的命運的幻想 無盡之夜的瘋狂『牢籠中的花』

渴求樂園而墮落 繪於第四地平線的故事
無限趨同的幻想 歌頌發展的瘋狂『Ark』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死之幻想擁抱下所見 埋於第二地平線的故事
超脫乃接受現實的幻想 近似覺悟的瘋狂『輪迴沙漏』

再度瀕臨絕境讀取魔法 繪於新生地平線的故事
引導崩毀恐懼的幻想 不停落下的瘋狂『澪音的世界』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被那曾幾 何時所見 美麗幻想 扯斷雙翼
緋色環擁 烈火焚燒 至死為止…

飛往天空 那鳥兒也 活生生被 扯斷雙翼
墜落地面 浸染鮮血 至死為止…

殘酷之詩 若是為你 我也吟唱
至這聲音 至這黑暗 死去為止…

閣樓少女

昏暗房間中 鎖鏈拴住的閣樓少女
窗前所見世界是藍色扭曲幻想…

昏暗房間中 狂人飼養的閣樓少女
灑落的月光牽引纖細指尖…

給予少女唯一的玩具
是白色畫布和三色顏料

少女 日夜繪畫
因為白色畫布中 擁有一切
少女 日夜繪畫
有三色顏料 就能畫出一切…

給予少女的是
為將軀體拴在閣樓 最低限度的飲食
白色畫布和三色顏料
少女的心 在白色畫布中…

白色畫布就是 少女的世界
能去任何地方 能得任何東西
純真慾望 逐漸填滿畫布…

「我…好想要 朋友啊…。」

掛鐘 宣告午夜零點
少女封閉的世界終於
右手寄宿神明…左手寄宿惡魔…

察覺異變的狂人
拼死掐住少女纖頸

「表情這麼難過 怎麼了爸爸?
對了…我來畫出爸爸的幸福吧。」

昏暗房間中 積塵的閣樓的…

…紅色畫布和用光的顏料…。

牢籠中的遊戲

聯想至薔薇的緋紅Rosen red<玫瑰紅>口紅rouge 雙脣攀上虛假約定
又分崩離析 在那一夜將花束・・・

牢籠中的遊戲…
寂寥洋房 被追至牆角的 美麗獵物
牢籠中的遊戲…
地板吱嘎 身體拱起 月光照滿窗邊・・・

纏上纖頸的 淺黑指尖
掐進皮肉也別放手 擁至最後一刻・・・

牢籠中的遊戲…
微藍的庭園 生鏽的鐵鍬 鋪滿鮮花的棺槨
牢籠中的遊戲…
突然的閃光 扭曲的槍響 眩目的環狀終端loop end<循環結局>・・・

悲鳴歌聲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墮落的詩孕育瘋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將閃耀瞬間時刻寶石石頭 收集起來摔碎
要在遺忘前想起 失卻之前絕不放過你・・・

牢籠中的遊戲…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覺醒 那笑聲迴響著
牢籠中的遊戲…
不快點的話 黎明又將來臨
要再次用這雙手將她・・・

令人懷念的閣樓旋律…
追憶是甜美果實 如水面搖曳的清淺月影
即使向牢籠外伸手 也無法阻止指標滑落
知曉蛹終將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讓它逃脫
至少想要曾經相愛的證據 以永不消退的傷痕・・・

你可曾遺忘什麼…

在律法統御的牢籠中
做著無法終結的噩夢
將心愛女子之人經以永恆
不斷殺死的故事・・・

身在牢籠中的是誰?

牢籠中的花

殺戮的舞臺劇女演員「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異謎團眾多她三度登臺犯罪史
她三度登臺犯罪史短暫一生遺留眾多怪謎
皆以滿溢瘋狂的幻想戲劇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畫出爸爸的幸福。」於1887年11月21日)1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慘死案件

由於證據不足,且對如此年紀
能否完成凶殺一片質疑。
重複那類分不清
現實與幻想的言行,
舉止也被認為多有異常…。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來 纏裹黑暗ténèbre貴婦mademoiselle

急切相擁 熱情親吻脖頸

少年garçon液體sang<血液>微甜 編織血紅rouge陶醉夢境
被永nuit所囚 鮮花fleur持續綻放…

(再演「再次用這雙手將她…」於1895年7月30日)

遭養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絞殺・棄屍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瘋大笑著在院中挖坑時,
經鄰居通報被趕來的警察當場逮捕。
爾後,「Ollivier」在獄中徹底發瘋…。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駐 纏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愛 直至花瓣le pétale墜落

別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覺 Monsieur所愛的是
柔軟的年輕肢體jeunesse corps 那…並不是『moi』…

(終演「少年的液體微甜」於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連續綁架殺害案件
於「魯昂」郊外廢屋中發現多具腐爛屍體。2
當時13名失蹤少年,面目全非地
與乾癟老婦「Michéle」的遺體交纏層疊…。

(自稱…天才犯罪心理學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說)

「她到底用了什麼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單論殺人動機,
答案可謂明顯。」

「她,想從囚禁自己的狹小牢籠中
逃脫出來吧…
乃至極度偏執。
…然而,很遺憾
她一生未能如願。
…並且,如今死後已一世紀,3
她仍在那牢籠中…。」

「….為何我能如此斷言?…好問題。
好,雖知會招誤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為我們和她,身處同樣的牢籠…」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詩歌片段)

牢籠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這失去amour的世界… 獻上…道別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戲劇『牢籠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方舟 [過載版本]

「…指引我等至樂園的方舟 自大地解放可悲靈魂
賜〈Ark〉予渴求救贖的你。」
名喚Ark之物〉在月光下閃爍銀光…

冰冷言辭之雨 甚至違揹回憶
永遠無法再觸及 曾經幸福的兩人前…

「你說…為什麼你變了? 明明曾經那麼相愛…」
以笑代淚追問 手握〈名喚Ark之物knife<小刀>〉…

…愛憎之方舟Ark

輪迴沙漏

-朝陽終於降臨 銀色馬車引導的一個結局-

收集星塵一般 於漸朽的世界中
譜寫凋落為止的詩

美麗盛開之花 若消逝亦會化沙
悄然落至終結之處

裝滿閃耀星空 銀色的沙漏

委身於苦痛 深信於輪迴
微笑著逝去…「我曾活過」

最後的任性 如能成全那求求你
不想死在深夜 因為太過寂寞
如果可以就在 初始的晨光中
一邊感受 新生的氣息
一邊笑著 唱著 在你臂彎中・・・

燃放搖曳藍光 我最後的火焰
在你雙臂下熄滅…「我曾愛過」

委身於苦痛 深信於輪迴
微笑著逝去…「我曾活過」

(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我曾愛過」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我曾活過」 )*3

澪音的世界

荒涼曠野 一名少女前行
確切而言為一人與一隻 少女右手握紅色皮繩
其頂端所繫項圈同樣鮮紅
銀黑毛色的狗 小聲吠叫
似與飼主少女「澪音」交談一般…

倒於奢華廢墟 懼於冰冷雨水
光輝名譽或權力力量 現盡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觀測乃剜取事實側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奪獲物又被奪去 世界如是旋轉
不歇雨簾對面 可見何色天空

越是揹負代價risk<風險> 籌略越為升溫 
失去一切方知其為 冥頑不化的自我ego奴僕…

倒於空虛廢墟 顫於冰冷雨水
歸所與等待之人 現盡為往昔轄域場所

推測乃削落事實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見什麼…領悟什麼…

奪取者亦遭搶奪 時代如是輪轉
不歇雨簾對面 存有何色天空

雖欲制服命運 令之臣服
為攥未來時間所伸之 卻太過短小…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謂「死」…先於精神內心
似乎先從依附肉體身體的感官開始腐朽
正因此人類人們才忌諱莫深企圖逃避
同時經受住不請自來的死亡冰吻吧…

無盡恐懼化雨長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毀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無限鏡像
據說罪人於少女眼中唯見『世界』…

百聞不如一見 千聞亦然
憐憫…輕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謂隔岸觀火
燃燒前不知灼熱 燒上身為時已晚
這世上誰能無罪活著…

澪音的世界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閃耀薄冰色Ice blue<冰藍>之瞳 為光鮮腐朽的世界
與墮落狂夢夢境獻吻…成為殘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願…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

音軌8

他們只道「過載…」

PicoMari蘋果糖☆

始於PicoMari☆ 目標PicoMari☆
令人傷感而懷念的 接龍之歌

白汁牡蠣意麵Vongole Bianco! 我是PicoMari☆4
PicoMagi裡明明已經佔領正篇5
結果在PicoRelo又重回隱藏曲6
這樣也不灰心,這次要挑戰接龍哦7
來!記住接下來唱的歌
一,二,三,四Un, deux, trois, quartre8

PicoMari☆→9
蘋果糖→10
薄荷配方→
婚禮禮鍾→
路易威登…的包包→11
軍備縮減→12
少年當胸懷大志→13
記憶合金→×14

請再給次機會Please one more chance

紀念國慶日→15
日式金槍魚壽司不放芥末→16
末端倒立長頸鹿的耳飾→17
什裡賈亞瓦德納普拉科特市→18
世間流浪之身→
身型無視透視法→
發現引力的是牛頓?→×19

再給次機會One more chance

犬神→20
導彈→
琉璃色21
羅曼史→
短劇→
喀邁拉→22
雷神右臂→23
電動→
媚眼→
黒貓→
命令列→
毒蛇→
聚氯乙烯→24
盧比→25
PicoMari☆參上!26

耶——!平安到達PicoMari☆
再唱一次,這次召出Pico魔神的你
和沒能召出Pico魔神的你27
都和PicoMari☆一起唱吧

來!不難過時也請歌唱吧
一,二,三,四Uno, due, tre, quattro28

PicoMari☆→
蘋果糖→
薄荷配方→
婚禮禮鍾→
路易威登…的包包→
軍備縮減→
少年當將大志銘記→
記憶合金→×

請再給次機會Please one more chance

紀念國慶日→
日式金槍魚壽司不放芥末→
末端倒立長頸鹿的耳飾→
什裡賈亞瓦德納普拉科特市→
世間流浪之身→
身型無視透視法→
發現引力的是牛頓?→×

再給次機會One more chance

犬神→
導彈→
琉璃色
羅曼史→
短劇→
喀邁拉→
雷神右臂→
電動→
媚眼→
黒貓→
命令列→
毒蛇→
聚氯乙烯→
盧比→
PicoRelo☆參上!29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始於PicoMari☆ 目標PicoMari☆
令人傷感而懷念的 接龍之歌

高速…過載

「如能重來一次,
希望能活得更高明…。」

黑之歷史編織之前 埋於第零地平線的故事
自壓抑終抵達解放的幻想 初始之夜的瘋狂『閣樓少女』

流經喪失之詩水面 埋於第三地平線的故事
不斷奪走珍愛之物的幻想 反覆的瘋狂『牢籠中的遊戲』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瀕臨絕境時讀取的魔法 繪於新生地平線的故事
孕育不可避之命運的幻想 無盡之夜的瘋狂『牢籠中的花』

渴求樂園而墮落 繪於第四地平線的故事
無限趨同的幻想 歌頌發展的瘋狂『Ark』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死之幻想擁抱下所見 埋於第二地平線的故事
超脫乃接受現實的幻想 近似覺悟的瘋狂『輪迴沙漏』

再度瀕臨絕境讀取魔法 繪於新生地平線的故事
引導崩毀恐懼的幻想 不停落下的瘋狂『澪音的世界』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被那曾幾 何時所見 美麗幻想 扯斷雙翼
緋色環擁 烈火焚燒 至死為止…

飛往天空 那鳥兒也 活生生被 扯斷雙翼
墜落地面 浸染鮮血 至死為止…

殘酷之詩 若是為你 我也吟唱
至這聲音 至這黑暗 死去為止…

牢籠中的高速

第四則記憶

聯想至薔薇的緋紅Rosen red<玫瑰紅>口紅rouge 雙脣攀上虛假約定
又分崩離析 在那一夜將花束・・・

牢籠中的遊戲…
寂寥洋房 被追至牆角的 美麗獵物
牢籠中的遊戲…
地板吱嘎 身體拱起 月光照滿窗邊・・・

纏上纖頸的 淺黑指尖
掐進皮肉也別放手 擁至最後一刻・・・

牢籠中的遊戲…
微藍的庭園 生鏽的鐵鍬 鋪滿鮮花的棺槨
牢籠中的遊戲…
突然的閃光 扭曲的槍響 眩目的環狀終端loop end<循環結局>・・・

悲鳴歌聲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墮落的詩孕育瘋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將閃耀瞬間時刻寶石石頭 收集起來摔碎
要在遺忘前想起 失卻之前絕不放過你・・・

牢籠中的遊戲…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覺醒 那笑聲迴響著
牢籠中的遊戲…
不快點的話 黎明又將來臨
要再次用這雙手將她・・・

令人懷念的閣樓旋律…
追憶是甜美果實 如水面搖曳的清淺月影
即使向牢籠外伸手 也無法阻止指標滑落
知曉蛹終將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讓它逃脫
至少想要曾經相愛的證據 以永不消退的傷痕・・・

你可曾遺忘什麼…

在律法統御的牢籠中
做著無法終結的噩夢
將心愛女子之人經以永恆
不斷殺死的故事・・・

身在牢籠中的是誰?

高速牢籠花

殺戮的舞臺劇女演員「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異謎團眾多她三度登臺犯罪史
她三度登臺犯罪史短暫一生遺留眾多怪謎
皆以滿溢瘋狂的幻想戲劇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畫出爸爸的幸福。」於1887年11月21日)30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慘死案件

由於證據不足,且對如此年紀
能否完成凶殺一片質疑。
重複那類分不清
現實與幻想的言行,
舉止也被認為多有異常…。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來 纏裹黑暗ténèbre貴婦mademoiselle

急切相擁 熱情親吻脖頸

少年garçon液體sang<血液>微甜 編織血紅rouge陶醉夢境
被永nuit所囚 鮮花fleur持續綻放…

(再演「再次用這雙手將她…」於1895年7月30日)

遭養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絞殺・棄屍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瘋大笑著在院中挖坑時,
經鄰居通報被趕來的警察當場逮捕。
爾後,「Ollivier」在獄中徹底發瘋…。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駐 纏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愛 直至花瓣le pétale墜落

別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覺 Monsieur所愛的是
柔軟的年輕肢體jeunesse corps 那…並不是『moi』…

(終演「少年的液體微甜」於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連續綁架殺害案件
於「魯昂」郊外廢屋中發現多具腐爛屍體。31
當時13名失蹤少年,面目全非地
與乾癟老婦「Michéle」的遺體交纏層疊…。

(自稱…天才犯罪心理學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說)

「她到底用了什麼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單論殺人動機,
答案可謂明顯。」

「她,想從囚禁自己的狹小牢籠中
逃脫出來吧…
乃至極度偏執。
…然而,很遺憾
她一生未能如願。
…並且,如今死後已一世紀,32
她仍在那牢籠中…。」

「….為何我能如此斷言?…好問題。
好,雖知會招誤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為我們和她,身處同樣的牢籠…」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詩歌片段)

牢籠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這失去amour的世界… 獻上…道別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戲劇『牢籠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高速澪音

荒涼曠野 一名少女前行
確切而言為一人與一隻 少女右手握紅色皮繩
其頂端所繫項圈同樣鮮紅
銀黑毛色的狗 小聲吠叫
似與飼主少女「澪音」交談一般…

倒於奢華廢墟 懼於冰冷雨水
光輝名譽或權力力量 現盡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觀測乃剜取事實側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奪獲物又被奪去 世界如是旋轉
不歇雨簾對面 可見何色天空

越是揹負代價risk<風險> 籌略越為升溫
失去一切方知其為 冥頑不化的自我ego奴僕…

倒於空虛廢墟 顫於冰冷雨水
歸所與等待之人 現盡為往昔轄域場所

推測乃削落事實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見什麼…領悟什麼…

奪取者亦遭搶奪 時代如是輪轉
不歇雨簾對面 存有何色天空

雖欲制服命運 令之臣服
為攥未來時間所伸之 卻太過短小…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謂「死」…先於精神內心
似乎先從依附肉體身體的感官開始腐朽
正因此人類人們才忌諱莫深企圖逃避
同時經受住不請自來的死亡冰吻吧…

無盡恐懼化雨長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毀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無限鏡像
據說罪人於少女眼中唯見『世界』…

百聞不如一見 千聞亦然
憐憫…輕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謂隔岸觀火
燃燒前不知灼熱 燒上身為時已晚
這世上誰能無罪活著…

澪音的世界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閃耀薄冰色Ice blue<冰藍>之瞳 為光鮮腐朽的世界
與墮落狂夢夢境獻吻…成為殘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願…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