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海帶、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方舟

「在假裝沙箱的牢籠中 改造禁忌的海馬體器官1
難道想當傲慢無能的造物神嗎…」

…祈願於「方舟」的愛…Love wishing to the "Ark"

(崩壞 那是不斷孕育的季節 二月飛雪日 妹妹Soror記憶幻夢2

「…指引我等至樂園的方舟
自大地解放可悲靈魂
賜方舟予尋求救贖的你」
名喚方舟之物』在月光下閃爍銀光…

冰冷言辭之雨 甚至違揹回憶
永遠無法再觸及 曾經幸福的兩人前…

「你說…為什麼你變了呢? 明明曾經那麼相愛…」
以笑代淚追問 手握『名喚方舟之物knife<小刀>』…

…愛憎之方舟Ark

「來 回到樂園去吧 哥哥… 嘻嘻嘻…」

(因果 那是追溯回勾的長線 六月飄雨日 哥哥Frater記憶幻夢3

被信賴之人背叛的少女
逃入的樂園是名為信仰的瘋狂
能飛向新世界的自我暗示
明徹的醒悟是名為『惡化』的凶器

臨終瞬間閃回 扭曲的愛的記憶
脆弱精神內心不堪忍受 那一日撒下謊言…

越制約越墮落 無可寬恕的感情燒灼下
交合之傷深而甜美 邀往毀滅…

…背德的方舟Ark

「來 回到樂園去吧 哥哥… 嘻嘻嘻…」

試驗體1096 通稱『妹妹Soror』將同為
試驗體1076 通稱『哥哥Frater』者殺害
妹妹手執「方舟」Soror with the "Ark"
哥哥身處黑暗Frater in the Dark

<病例編號12>Case Number Twelve
過度投射型依賴下的極端行為模型
即『方舟依賴惡化Ark<方舟>
妹妹手執「方舟」Soror with the "Ark"
哥哥身亡Frater is dead

無限趨同 追憶是近似瘋狂的幻想
肆意互吻 逐漸自樂園放逐
同一心理創傷trauma重合會共鳴 但除此以外就…

「在假裝沙箱的牢籠中 改造禁忌的海馬體器官
難道想當傲慢無能的造物神?」嗎…

「來 回到樂園去吧…」

昔日催開的花瓣 黑暗中凋去般清冷地
用少女的聲調低語「回到樂園去吧」…

…祈願於「方舟」的愛

監視者Watcher仰天長嘆
本已失去的『左手無名指地方』虛幻作痛
當他驀地將視線轉回監控Monitor彼端
啊啊…少女身後不知何時站著一名假面男子…

追尋之詩

盲眼詩人Luna 靜靜開口…

接著唱的是…一位姑娘 追尋至珍重之物的詩
旅程嚴酷 路途艱難 即使如此姑娘仍不放棄
故事並未詛咒命運 縱然困苦仍選擇堅持歌唱
即便歷史終將埋葬一切 現在只需…閉眼傾聽…

心愛的人啊 在何方
音信杳無
孤獨旅途上 相伴的詩
向遙遠天邊 嫋嫋消散

天降雨水 在手心
滾落水珠淚珠

走過幾多深林 翻越險峻山巒
從小鎮到城市 從舊識這人生人那人
一路追尋 思念之人

天馳追憶夢境 對星空
起誓的吻之約是…

啊啊…Endymio…

這虛無世界 為暮色籠罩
回不去的我 該獨往何處

預言書認可的史實 爭鬥的歷史
名為戰亂的爪痕 燒燬大地的火焰
家人…戀人…所愛之人音訊全無
眾人被迫流離失散的時代

姑娘的旅途 似追溯那相伴之詩而上
尋到據說曾任某城獄卒的男人
爾後…推測成了確信
傷感而懷念的旋律 譜寫那首詩的是…

幾近頹喪時始終支撐我的
戀人臨終所留 這無名之詩

「命運啊…即使你奪去眼中光彩
也無法從這脣上奪走詩歌…」

追尋之詩 暮暗中點亮陽光
花縱枯敗 亦凜然綻放其間

啊啊…即使呼嘯的悲傷…

暴風雨來臨 蕩平一切
珍重之物也 永存此處

向珍重之人 追尋之詩向珍重之物 追尋之詩

你啊…若覓得道路追尋珍重之物 便無需再茫然

向珍重之人 追尋之詩向珍重之物 追尋之詩

縱是荊棘之路 吟歌前行也別有趣味

向珍重之人 追尋之詩向珍重之物 追尋之詩

因為無法歌唱的人生 沒有意義…

向著珍重之物…前往追尋之地…
往白鴉所向的地平…天空彼端…

射落戀人之日

彎弓彈射火焰 凍結夜空
凜然蒼藍寄離別之詩 將戀人射落・・・

日久忘懷 撕裂的傷痕
詛咒之約埋藏於胸

「無法迴避結局 至少由深愛的那雙手・・・」
不可抗的衝動將他裹入黑暗・・・

扭曲世界螺旋火焰 貫穿輪迴
凜然豔紅染血之吻 將戀人射落・・・

你可曾遺忘什麼…

古老傳說中 被那魔物所傷之人
詛咒會蔓延全身
最終化作同種魔物吧・・・

那是何時受的傷?

要追溯至兩人相遇那日
他在救她時負傷
一切始於相遇時・・・

邂逅是通往喪失的約定

乾涸的淚 噙哀痛的藍焰
射出銀光之箭
無數次 直到…他氣絕為止・・・

Lost…
失去愛人的世界裡
綻開何種顏色的花?

抱月十字火焰 纏卷荊棘
凜冽潔白最後一箭arrow 將我射落…

失去愛人的世界裡 綻開何種顏色的花? ×8

澪音的世界

荒涼曠野 一名少女前行
確切而言為一人與一隻 少女右手握紅色皮繩
其頂端所繫項圈同樣鮮紅
銀黑毛色的狗 小聲吠叫
似與飼主少女「澪音」交談一般…

倒於奢華廢墟 懼於冰冷雨水
光輝名譽或權力力量 現盡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觀測乃剜取事實側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麼…失去什麼…

奪獲物又被奪去 世界如是旋轉
不歇雨簾對面 可見何色天空

越是揹負代價risk<風險> 籌略越為升溫 
失去一切方知其為 冥頑不化的自我ego奴僕…

倒於空虛廢墟 顫於冰冷雨水
歸所與等待之人 現盡為往昔轄域場所

推測乃削落事實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見什麼…領悟什麼…

奪取者亦遭搶奪 時代如是輪轉
不歇雨簾對面 存有何色天空

雖欲制服命運 令之臣服
為攥未來時間所伸之 卻太過短小…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謂「死」…先於精神內心
似乎先從依附肉體身體的感官開始腐朽
正因此人類人們才忌諱莫深企圖逃避
同時經受住不請自來的死亡冰吻吧…

無盡恐懼化雨長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毀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無限鏡像
據說罪人於少女眼中唯見『世界』…

百聞不如一見 千聞亦然
憐憫…輕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謂隔岸觀火
燃燒前不知灼熱 燒上身為時已晚
這世上誰能無罪活著…

澪音的世界

少女緊閉的雙眼 睜開瞬間之時世界看見
幻想可及的最惡狂夢夢境…與殘酷死神神明

閃耀薄冰色Ice blue<冰藍>之瞳 為光鮮腐朽的世界
與墮落狂夢夢境獻吻…成為殘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願…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

魔法使Sarabande

從前某地 有個魔法使失去了戀人
他尋找著 死而復生的禁術
明知進犯者 只會遭受災厄
為何人還追求? 超越人類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一頭駱駝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燈啊?」
可疑鬍鬚男小聲問道
昏暗小巷中討價還價
他應承下男人所提條件・・・

傳說摩擦神燈即現燈神 能實現3個願望
以讓出1個願望為條件 他探聽出所在地
那神燈 據說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聲稱單腳不便 他代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氣 撩人脊背
洞窟深處 是妖冶祭壇
黃金之燈 和古舊毛毯
一拿起神燈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燈給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遺忘什麼…

黑暗之中 聽見懷念的聲音
溫暖光芒 聽見深愛的聲音

「親愛的你還不能過來
一定還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懷念的聲音說道
溫暖光芒 深愛的聲音說道

「與其為失去之物祈願
不妨關注眼前現有之物」

醒來風捲沙揚 他被擁在沙丘小丘
美麗黑髮少女 帶淚微笑

「遠古罪罰的圓舞曲rondo 我被關入神燈中
將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請讓我實現 您的願望吧」

三個願望若都實現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為千千孤獨顫抖・・・

於是他許下願望・・・

狂風捲起沙塵
阻擋年輕旅人
旅伴是兩頭駱駝
和一名黑長髮少女・・・

雷神的系譜

拯救世界的獨臂英雄離世後
邪神封印地築起城鎮
以己身為結界
為長久和平奠基…

榮耀右臂上刻雷之紋章證明
他們名為 「雷神子民」
傳說之謎 紋章之祕
少年所劃軌跡 雷神系譜

弱者成群結黨
尋找代罪羔羊
不懂愛的童年
唯有石塊灼痛

獨自咬緊雙脣
抱膝忍耐
降雨避過終將放晴
暴風雨亦如此

然而紋章印記黯淡無光
究竟何謂真正強大?
少女伸出的嬌小手掌
顯得十分寬大…

沉默不語的歷史掌上
少年少女邂逅的故事
十年歲月如雷光一閃
轉瞬即逝
如今…黑之歷史再度啟動…

仰望遙遠天空 心中飽受煎熬
眼前一味浮現 她可愛的笑容
明知這份感情 不合身份…

秀美的你為何 生為族長之女
部族最強勇士
方能娶你為妻 族規不可改變

啊啊…沒有雷電力量的雙臂 無法保護你嗎?
論思慕不輸給任何人
即使如此吶喊 話語徒然隨風飄散…

時限將至 族長女兒年將十六需定婚事
生日臨近 族中勇士爭相報上姓名
時限將至 邪惡波動覆蓋全鎮
暗雲蔽天 宣告〈第三次風暴〉的到來…

「噢噢…怎會如此 我看到身披黑色法衣的人影」
..婆婆…發生什麼事了?婆婆…
預言書的使者 不可放那夥人進入封印深處
他們打算解開邪神封印啊
雷神大人血脈已薄 如今我等只能放出弱小雷電
啊啊可怖 震天動地的強大力量啊 來了…啊啊要來了…」

裂地咆哮 破空爪牙 六對羽翼如烈火燃燒
僅遭潛藏黑暗之瞳攝取心神 勇猛戰士就相繼倒下…

啊啊…人類在神面前 竟如此無力嗎…
正當眾人深陷絕望之際
一道眩目閃光貫穿沒有雷電力量的青年身體…

「覺醒吧…擁有勇敢右臂之人啊…
繼承直系雷電力量之人啊…
過去吾為封印邪神 放出雷槍而失去右臂
如今若釋放那股雷電力量 莫說右臂全身都將灰飛煙滅吧
汝有此覺悟嗎?
…那便在此覺醒吧〈雷神的右臂〉啊!」

「即使一人 無法承受雷電力量
兩人合力一定能行 我堅信!」

貫穿暗雲的雷光 那一日相遇的少年少女
此刻…兩枚紋章印記重合 編織光輝未來…

「…奶奶…吶…奶奶…我說奶奶」
「怎麼了?後來呢?」
「喔喔…對了 抱歉呀」
「後來 雷神大人就把邪神打敗了吧?對吧?」
「那麼 怎樣了呢…
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經忘啦…」
「咦~…這太賴皮啦…」

…這樣微笑說著 祖母的眼神非常溫柔
…那時的事至今歷歷在目
…我深信著 雷神的系譜仍未斷絕…

牢籠中的花

殺戮的舞臺劇女演員「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異謎團眾多她三度登臺犯罪史
她三度登臺犯罪史短暫一生遺留眾多怪謎
皆以滿溢瘋狂的幻想戲劇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畫出爸爸的幸福。」於1887年11月21日)4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慘死案件

由於證據不足,且對如此年紀
能否完成凶殺一片質疑。
重複那類分不清
現實與幻想的言行,
舉止也被認為多有異常…。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來 纏裹黑暗ténèbre貴婦mademoiselle

急切相擁 熱情親吻脖頸

少年garçon液體sang<血液>微甜 編織血紅rouge陶醉夢境
被永nuit所囚 鮮花fleur持續綻放…

(再演「再次用這雙手將她…」於1895年7月30日)

遭養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絞殺・棄屍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瘋大笑著在院中挖坑時,
經鄰居通報被趕來的警察當場逮捕。
爾後,「Ollivier」在獄中徹底發瘋…。

(不為人知的幕間劇)

鮮紅向冰藍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轉變 舞臺上呼喚女演員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駐 纏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愛 直至花瓣le pétale墜落

別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覺 Monsieur所愛的是
柔軟的年輕肢體jeunesse corps 那…並不是『moi』…

(終演「少年的液體微甜」於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連續綁架殺害案件
於「魯昂」郊外廢屋中發現多具腐爛屍體。5
當時13名失蹤少年,面目全非地
與乾癟老婦「Michéle」的遺體交纏層疊…。

(自稱…天才犯罪心理學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說)

「她到底用了什麼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單論殺人動機,
答案可謂明顯。」

「她,想從囚禁自己的狹小牢籠中
逃脫出來吧…
乃至極度偏執。
…然而,很遺憾
她一生未能如願。
…並且,如今死後已一世紀,6
她仍在那牢籠中…。」

「….為何我能如此斷言?…好問題。
好,雖知會招誤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為我們和她,身處同樣的牢籠…」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詩歌片段)

牢籠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這失去amour的世界… 獻上…道別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戲劇『牢籠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收穫

獨生女一心播種
於不變的過去 於不至的未來

你會嘲笑為無果的行為嗎?
那麼你 很幸福呢…

積雪下等待春來 夏天過後就是秋收吧…

豐登Harvest收穫harvest會產出果實It yields fruits
Lala…最遲的收穫Latest harvest將產出甜果It yields sweets

一夜也無所謂
女人能將它 變作永恆永遠

你會嘲笑為無果的戀情嗎?
果然你 很幸福呢…

寒凍夜晚做了夢 夏天過後思慕能結果…

豐登Harvest收穫harvest會產出果實It yields fruits
Lala…最遲的收穫Latest harvest將產出甜果It yields sweets

「3」…不穩定數「3-1」…標準算式
問題不在於個體性質 只在於作為記號的數量
只要世界追求安穩 必須早日減去其一…

為何人類會戀愛
不能在合適季節時機相遇嗎?
啊啊…爸爸Dad媽媽Mom
「即便如此我也想幸福…」

戀心Sweets lala…甜美果實sweets lala…鮮紅的果實fruits
如果無法摘取 那就收割好了…
戀心Sweets lala…甜美果實sweets lala…鮮紅的果實fruits
啊啊…但那不是頭顱嗎…

兩名女性 一名男性 誰最不幸?
掉落的果實 滾動的聲音 多餘的數字 減除的聲音
3-1+1-2
…最後出現的是假面男子
他們離開後 荒野上獨留下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