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初霜翼、海帶(M2)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請不要將本站譯文用於音像製品/出版物複製、上傳、共享等侵權行為中(如內嵌至Live影像內等等)。

終端之王與異世界的騎士 ~The Endia & The Knights~

→ 這是…
終端之王與異界騎士們之間的
壯烈戰鬥的序曲……

吞噬世界的《終端之王》Endia
被傳承的《偉大的可能性》Grandia
太陽的《狂想曲》Rhapsodia呼喚騎士之名……

——禁忌不祥的終端…罷黜王者之人…
所謂《騎士》Knights即為劍刃

孕育時間的《終端之王》Endia
被調整的《偉大的可能性》Grandia
生命的《敘事曲》Balladia呼喚騎士之名……

暫居的天空中浮現追憶的《輪唱曲》Canon
是誰人雙脣將《穿越地平線的旋律》故事吟唱?

——連通異界的鑰匙…擁得騎士之物…
所謂《門扉》Gate即為駿馬

吞噬歷史的《終端之王》Endia
被篡改的《偉大的可能性》Grandia
命運的《交響曲》Symphonia呼喚騎士之名……

踏著爭端曲調舞起圓桌的《圓舞曲》Waltz
是誰的正義將《統治權的正當性》故事宣揚?

點亮而燃的燈火…消逝而熄的燈火…
漆黑的《發》黑暗…緋紅的《瞳》光芒…只是沉默將其旁觀…
啊啊…不過如…複寫書頁page一般…《演員》doll遵照《戲劇》drama起舞…

殘酷幻想的美麗荊棘…以微甜的《陶醉》夢境相蠱惑…
殘酷幻想的華麗毒藥…誘邀《觀眾》走向昏暗深淵…

這個世界無法實現所有願望 →
正因此 → 少年才會展翅高飛吧…
啊啊…雙手擁抱希望也擁抱絕望 →
正憑此 → 少年才會展翅高飛吧…

啊啊…無論何等強勁的逆風中名為決心的無論如何強勁的風中那雙羽翼都絕不會折斷!

無限反覆的痛楚是輪迴的《迴旋曲》Rondo
是誰人劍刃將《世界失去的可能性》故事奪回?

現在…起始的天空中浮現追悼的《輪唱曲》Canon
《少年》的雙脣將《第五地平線的旋律》故事吟唱……

緋色風車 ~Moulin Rouge~

旋轉迴轉的《色風車》Moulin Rouge催開靡麗花朵
躍動舞動吹落

乘放在幼小掌心的玻璃藝品…
若將那寶石歌頌為『幸福』…
那一夜的暴行究竟在時代中留下了如何可怖的爪痕…
在他們身上殘留了怎樣可怖的傷痕…

悲嘆只能任憑命運擺佈的弱者之身…
少年將渴求『力量』…
那是…在強大力量下守護生命的『盾』呢?
抑或是…以更強大的力量前去征服的『劍』呢?
 

並不十分明白 發生了什麼…
哭喊的《狂亂luna曲調harmony》 焦灼的《屍體肉塊味道flavor》…
雖然並不瞭解 襲來的是什麼…
只知道一件事…留在這裡…很危險…

我想帶著
最重要的《寶物》東西逃走 → 抓住了你的手……

嗚呼…不知為何喘息奔走的兩人
任憑慾望橫流肆虐那些傢伙追趕而至……

如追溯星塵般…躲藏於通往森林的黑暗…
不知為何屏息顫抖的兩人
畏於湧出的絕望相互緊擁——
突然你的四肢身體懸浮在空中 →
你膽怯求助的眼瞳雙眼 ← 灼燒著我逃走的脊背……

旋轉迴轉的《色風車》Moulin Rouge送別灼燒《時刻》時間
躍動舞動迎接凍結《瞬間》時間

啊啊…若能再次重生…就綻放小巧的花朵吧…
對不起…下次不會再逃…就在你身旁一同凋零吧……

Moulin Rouge

諸神所愛的樂園 ~Belle Isle~

神話誕生…傳說被講述…歷史僅僅被記載……
啊啊…故事仿若詠唱般不斷續寫……

火焰橫渡過擁懷死亡而眠的幽暗水面…
若將那燈火稱作生命 → 言語就將化作力量吧…
不知何時那裡出現掠奪者與被掠奪者…
只有一物被放上天平 → 爭端就此不斷反覆吧…

失去故鄉的孩子們不會忘懷…
父親的遺憾…母親的哀傷…啊啊…和遙遠的大地……

少年終將執起劍吧…而後即便那劍折斷…
也會再託給那些孩子們吧…託付那遙遠《歲月》時光的祈禱……

平原寸草不生化作沙漠…海面巨浪滔天吞沒大地…
災難的根基盤根錯節…異世界的《門扉》Gate被開啟…
敵人的憎恨遠超同情…並非侵略而是尋求徹底的破壞…
彷彿冰火不容的宿命一般「諸神所愛的樂園」淪為戰場……

屍體層疊堆積 ← 砌成地基…
脆弱縹緲的現實…實為瓦礫之城
於白骨堆頂上 ← 綻放和平…
天真稚拙的幻想…顯出玻璃色彩

以些微恐懼…狂即自天降…殺共存之道…
虎視眈眈…正展露獠牙…法依然被扭曲——終有一天…

少年將得到白色羽翼吧…而後即便那羽翼折斷…
仍會向著那片天空高歌吧…詠唱那愚昧《人們》民眾的願望…
啊啊…少年將執起黑色的劍吧…而後即便那黑劍折斷…
也會再託給那些孩子們吧…託付那遙遠《歲月》時光的祈禱……

少年手執「黑劍」…揹負「羽翼」…目視「未來」——

啊啊…故事仿若翻卷書頁般不斷續寫 →

隱藏軌 鋼琴獨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