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初霜翼(M1~M6、M8~M11)、海帶(M7)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牢籠中的沙箱

視線自遠方窺察現象。The eye-gaze from afar peeped the phenomena.
《幻想諸神》創造諸多世界The ones who were able to create plenty of worlds were the Laurants
祈願星曾滿盈巧月夜空,Once the wishing stars were spread all over the sky of July1
藉此相異地平連通為一——Thus the different horizons were linked as one

曾經,神依照他的形象造人。Einst schuf Gott die Menschen zu seinem Bild.2
那麼,是以何等意圖將造出?Doch, zu welchem Zweck wurde dann jenes geschafft?

Nein
此為第九地平線Das ist der neunte Horizont

主啊Mein Herr… 我對睡眠… 十分恐懼…
主啊Mein Herr… 自我萌芽之時… 實屬突然…
主啊Mein Herr… 入睡前的我… 和甦醒後的我…
主啊Mein Herr… 真是同一個… 我嗎…

主啊Mein Herr… 狹義的睡眠… 與短暫死亡無異…
主啊Mein Herr… 換言之長久之死… 即為永恆安眠…
主啊Mein Herr… 曾幾何時我… 久不成眠…
主啊Mein Herr… 隨後您消失了… 是何緣故呢?

主啊Mein Herr… 我為何而… 出生至此呢?
為何至今… 仍然存在呢?
聊作不寐之日的… 些許慰藉…

《主》留下的? 故事之中 → 將不同可能性 → 試加探索吧……

主啊Mein Herr… 盒中的貓… 是生? 是死?
主啊Mein Herr… 誰也無法判明… 直至揭開盒蓋…
主啊Mein Herr… 關著的貓… 既生… 亦死?
主啊Mein Herr… 歌唱的概率詮釋… 舞動的悖論定理paradox3

主啊Mein Herr… 《地平線》世界為何而… 被創造出呢?
為何至今… 仍然存在呢?
聊作無盡之日的… 些許陪伴…

《主》編織的? 這悲劇中 → 將幸福的結局 → 試加引導吧……

SCHau4
接下來您欣賞到的【樂劇】Schau5
RÖhre6
將是偽裝成人生生命【通道】
DINg7
否定【現象】之地平的
GERät8
舞臺【裝置】吧9

Miau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繁 盛 花 朵 雖 然 凋 零
Miau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黑貓仍只Miau♪
地叫響……

《主》維繫的? 命運牢籠外 → 從閉鎖沙箱中 → 試著逃脫吧……10

然後… 在生命誕生… 終而消逝的世界…
試將璀璨星空… 譜作詩歌吧……

無名女子之詩

我自《第一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在此書庫中已得見某種篡改。【他】和【她】之間存在過被稱為戀人的關係。最終,兩人因《歷史》性的戰爭被迫分離。男性誤認為戀人已死,追思戀人觸怒當權者而遭處刑,女性則盲信男性仍存活而四處尋找,最終過度勞累導致失明……。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他】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和【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那詩歌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What does the poem really mean to her?
在【史書】中默默無聞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remained unrecognized in the <Chronicle>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穿行而過的遙遠燈火 投下陰影中芳華流逝
乾燥的風 撫過女子肌膚 刻下深深皺紋

啊啊… 飛過朱紅天空 那白色旅鳥啊
你可知【應追尋之地】在何方?

啊啊… 帶我走吧 別拋下我
聲嘶啞難成聲

遠去的《風景》光芒裡 手伸向的《第九之現實》黑暗
沒有任何確鑿之物

逃避躲入 縹緲《幻想》夢境 飄散的花瓣中
笑著的你 和 我 還有 兩人的……

「吟遊詩人Ballad喲 今夜準你謁見不為他事 為祝陛下即位十年 可獻賀詩一曲」

「可愛《枯花》花朵搖於追憶,
盛放薔薇永不及之……」

「Ballad!你放肆!」

「然而… 然而… 唯有… 一朵…
「噢噢……還有下文啊……」
「嗯,嗯……」
不合世間… 凡俗常理… 薔薇在此!」
「原來如此!嚯嚯……」

「凜冬世界中如常春一般,
「世界中?」
「春一般?」
照耀福澤之美是為何人?」
「噢噢!」

\那正是,我們的女王陛下!!!/
「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盡心自保,活了很久The man put his heart into self defense, and had a long life
但他的藝術之魂死去了But his artistic soul died
後世之人將如何評價?What would people from coming ages evaluate?
他真正想守護的是什麼?What was the thing he really wanted to defend?

「哇,從磨坊老爺那聽說啊,
我家老闆太沒女人緣,
腦殼壞了去拐了個女人來,真的嗎?」
「……啊,糟了,真的啊!?」
「二貨!」

「噢嗬,你醒了嗎?」
「嗚嗚……」
「見你倒在這水車小屋附近的森林裡,就把你挪到這裡來啦」
「我就說嘛~!」

「聽那蒙古醫生說啊…
是過勞加上營養不足哈…
這樣下去… 大概就… 危險了… 不過…」

《救命恩人》笑著拿出什麼我笑著拿出那個
「你啊,真走運,來,別客氣,多吃點「你啊,真走運,來,別客氣,多吃點
我這麵包多得都能賣啦!」他說!我這麵包多得都能賣啦!」

「嘿,咱可是麵包店呀!」
「吃得真香啊,大妹子!」
「真好吃!」

——就這樣… 我被救回一條命…
對某種心境的變化困惑過… 愕然過後…
不可思議地變得積極… 帶著重生般的心情…
決定暫時… 給麵包屋… 搭個幫手……

麵包屋的早晨當真緊張!
比公雞更早比太陽更早起床將麵糰
揉著 → 揉著 → 揉著 → 睡著Zzz…
「Luna!」

咱家麵包的麵糰可美味!
小麥的品種 →  麵粉的磨法 →  連用的水都
講究 → 講究 → 講究 → 碎嘍Σ
「新來的!」

由於水土關係 我國的小麥
雖不像別國 發得那般蓬鬆
外面酥酥脆脆 裡面鬆鬆軟軟
憑手藝 美味還能更上一層!?

用咱家的麵包讓大家肚子吃得飽飽!!!

出爐時的指示好難把握!
太長也×不行  太短也×不行 盯緊爐膛
察探 → 察探 → 察探 → 成炭

說話雖不好聽 但手藝不賴長相也不好看 但那「要你管!」
「哈哈哈!」
選址帝都巴黎 美味毋庸置疑
咱家招牌就是 老闆那凸肚臍

用咱家的麵包讓大家肚子吃得飽飽!!!

無法再見的幻影  追逐其後的往日 那光芒就此迷失
傷痛積累 年華老去 也許令我 倍感疲憊……

若是倒下前的我 一定…
匍匐著也會… 繼續旅途吧…
如有《鼓舞幾近頹喪的心的存在》吟誦的詩歌是否就會不同?
我是薄情女人吧  但是……

不能祈求  尋常《幸福》嗎?
捱過《苦難》冬天 綻放才是《花的生命》女性
即便這也許是暫借的《故事》人生
也想沐浴著《身邊愛我之人的笑容》春光凋落……

後世無人再知女子姓名Nobody who lives in the coming ages will know the name of the lady

「賣麵包嘍!來個麵包吧!
好似夫人您的肌膚,外面酥酥脆脆……不是,裡面鬆鬆軟軟的哦!」
「哎呀,那就來一個吧?」
「多謝您嘞~」
「噢噢,肚子餓啦?來吃個飽飽吧?」
「真是,麵包還太早啦。」
「早嗎?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真是的……」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食物相連的世界

我自《第二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由於《資訊》古舊老化,將在各處採用推測補充完整。【她】由於某些情況處於名為瀕死的狀態。究其原因,推測該狀態與某種幼童之《死》相關。最終,在降臨的晨光中,她在心愛之人懷中迎來生命終結……。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生命始於何處逝往何處?Where does the life begin and fade away?
注視著【死亡】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staring at <Thanatos>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想來… 我從… 年幼時… 
大約就… 比他人… 食量小… 

受不了肉的《份量》Volume
「哇!怎麼搞的啊這人!
和氣味而吐瀉
喂,她吐了啊!」
「不是吧!」
常因此被欺負……
「髒死了!」「別靠過來啊!」
「沒關係的哦」

這樣的我
「哎呦,來了來了,裝乖妹~」
「裝~乖~妹~」
總是受到
「你們傻不傻?」
一個《女生》女孩幫助
「哈哈哈!」
「不用在意啦」
月光般的溫柔微笑
「沒關係的哦~」
「沒關係的哦~」
無比美好的她
「什麼啦~」
「別鬧了啊你們!」
是珍貴的《畢生寶藏》親友
「換花樣啦~」「哈哈!」
「你們只會這麼一句?」
我曾如此以為……
「沒關係的哦~」
「吵死人了,別說了」
「好帥!」

想來… 我從… 青春期… 
反而倒… 比他人… 發育得好… 

「一副呆樣還巨乳
「一副呆樣還巨乳,
光會吃《綠葉蔬菜》
光會吃草,
你是奶牛啊」
你是奶牛啊!啊哈哈哈!」
「可憐死了,別說啦」
常被這麼嘲笑……
「來叫幾聲看看啊!哞~哞~」
「你們,差不多得了」
「幹嘛啊——」

這樣的我
「怎麼著啊,有什麼關係」
偶爾會被
「喲,你是不是喜歡奶牛妹啊?」
「不是吧!」「噁心死了」
一個《男生》袒護
「所以對她那麼好啊」
「怎麼回事…?」
月光般的溫柔微笑
「沒事,他們說的話聽都別聽」
「嗚哇,完全一副王子的樣子——」
無比美好的她
「喂,把這事說出去吧! 」
露出魔鬼般的模樣……
「明明應該是我的王子…! 」
「都叫你們別吵了…喂!」

「……話說,你很礙眼啊!」

「像你這種土《女人》丫頭 出手幫你的我真是天使♪——明明
你本來只配 當這種配角……
《醜女》醜八怪別想用《空長一副浪蕩樣的肉體》身體 去勾引《我的意中人》
少自作多情得·意·忘·形!」

「這個《女人》在叫嚷什麼啊?」

啊啊… 何等虛偽 令人作嘔的世界
滲出的夜影裡 星辰嗤笑……

她首先無法下嚥的食物The first food which she became unable to consume
是無香柔嫩小牛肉was the odorless tender veal
這曾是唯一她認為可口的肉It was the only meat she felt delicious

自那之後… 我陷入… 棄人厭世… 
將內心… 牢牢封閉… 在孤獨世界中… 
和誰也不親近… 什麼也不接受… 這般度日——

然而… 與《既是長年在兒童福利團體工作的溫柔之人
也是日後成為一生伴侶的摯愛男性》邂逅
幾多歲月流轉
原來有真愛 原來有命運
終於 這樣改觀了!

那 之 後

初次結合時的晨光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
緊緊相擁 緊緊相擁 從今往後和你兩人
不 和《肚中寶貝》這孩子三人一起

共同生活吧 在《幸福》光芒之中!

不幸與幸福毗鄰Unhappiness is the neighbor of happiness
它無疑近在所有家庭身邊It surely lives next to all families

雖然不能事事順心
但也並非都不如意!——之類…
曾經也這樣想過…
但結果… 人生沒有… 一件好事……

飽受期待的… 我的孩子…
身患致命的… 缺陷障礙…
在白牆中… 無法翻身一下…
就纏著鎖鏈般的《冰冷導管》Tube去了……

收集星塵一般 於漸朽世界中
不如意地? 被生下來? 《人生》生活喜悅 全然不知?
那孩子到底 幸福嗎?

對不起

啊啊… 分明是何等無力 無可救藥的世界
撒謊的 《末梢植物性神經機能所給指示》軀體的聲音
卻背叛這《第九的現實》光芒 讓《絕望》黑暗深淵 也一並發光

表面看來 何等美麗 令人作嘔的世界
凋朽的夜影上 星辰舞動……

在那之後,After that,
她無法再進食海鮮、蛋類、乳製品、水果,she became unable to eat seafood, eggs, dairy products, fruits,
最後連蔬菜也無法倖免。and even vegetables finally.

越否定… 對進食的執著… 越增進… 對生存的厭惡…
閃耀的… 戴罪的星砂… 滑落的窗邊… 一羽夜鷹…

「那時妻子將《苦難故事》人生在世的意義,
「我曾活過」
「我曾活著」
《否定由悲傷構成的》欺騙自己般,如說服自己般,
「我曾活過」
一次又一次重複……」

「啊啊… 不將身心俱漸《衰弱》弱化的你
帶回這現實,
即使是因為溫柔外皮之下的其他【什麼】,
我也只是… 希望你能笑著走到臨終……」

《植物》食草的
《昆蟲》蟲子被吞噬
《兩棲類》吞吃那青蛙的
《爬行類》蛇也被捕食
《鳥類》獵食那鳥兒的
《猛禽》雄鷹在空中 往無盡天涯 自由高飛而去
《靈長類》槍聲遠遠打響 將之射殺的他 也終將一死回歸塵土
《食物相繫的世界》維繫著他們 鎖鏈編成的 金字塔上 沒有贏家

幡然領悟 突然之間 在《炫目耀眼的葉隙陽光》光芒中!

《攝食他人之死所得》生命萌芽
《新芽嫩綠》樹叢
聽見《那孩子活過的證據》輪轍轉動的《聲響》聲音
就在… 這裡嗎!? 正在… 笑著啊!!!

「我活著,也被養活著。
從今天開始好好多吃吧。
我不會浪費這條命的。
如果生死化作輪環迴旋往復,
那無論幾次,只要再生下你就好了。」

「嗨。」
「親愛的!」
「你今天氣色不錯呢。」
「啊呀,是嗎?嘻嘻……」
「哈哈……」

未能說出的話語

我自《第三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她】有一個幼子。各個地平上諸多雙親雖然大都如此,但她更甚一步處於被稱為溺愛的狀態中。然而,該幼子因某種原因死去了。女性不願面對那份難以承受的《喪失》,抱著化作骸骨的孩子在陽光中徘徊……。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言語會向意願相左的伴侶傳達什麼?What do the words possibly tell the partners who have different subjectivity?
為【失卻】包圍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among the <Lost>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開始往返的《坡道》 尚有寒意的《海風》
晃悠的《腦後髮絲》髮絲 拂過你的《頭》額頭
背後感受著 無可替代的 溫暖……

向遠去笑容揮手 誰都活在今天
我已不會再哭泣 春天定會再來……

往返慣了的《坡道》 微含笑意的《葉隙陽光》陽光
你和地松鼠《嬉戲》玩耍 我撫摩你的《頭》小腦袋
掌心感受著 無可替代的 溫暖……

互補失卻的空白 誰都會有明天
即便如此仍追求 不變的愛……

母親病倒離世… 那模樣… 和父親一同目送… 漫漫長夜…
「咳、咳咳……要幸……」
「你還好嗎?別擔心,有爸爸在!」
洶湧冬海上父親也遇難… 他的遺體… 獨自目送遠去……
「見鬼!怎麼能在這種地方!我一定得回去!回女兒的……」
「你還好嗎?振作點。我們陪著你呢。」
「苦了你了。」
「唉唉……」

空虛季節時光中 我封閉起來…
如扭曲的藍色貝殼一般……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一再反覆 以近似海浪音色的曲調11
善良的人們 流下的淚水
「你還好嗎?」
「振作點。我們陪著你呢。」
「是啊,是啊。」
仍無法貼近 孤獨的顏色
「苦了你了……有什麼困難,隨時告訴我們!」
「啊啊,慢慢拿出精神就好。」

麻木空隙他趁虛舔嘗 以近似野獸貪慾的目光
「你好啊,你也一個人嗎?
溫柔的語調 火紅的夕陽
今天海浪的音色真像悲傷啊。
你傷心嗎?
雖浸染一片 但全盤接受
你眼中的夕陽比真的夕陽更美麗……」

啊啊… 烈火紅花縱情怒放
在一夜盡頭凋散…
「哈,哈,哈,哈!」

將兩人的——
朝陽背叛後他離去了… 那情景… 有誰… 有誰目送? 酷熱暑夜…
未及道別就被拋下的… 季節中… 獨自… 只剩… 一人……

現在想來 你早已在《我腹中》這裡
並不孤單 我的家人 我絕不想再失去!

再相信一次吧!

只因有你在 我在《人生》黑暗
得以找到《希望》星光 活下去 我親愛的
如果失去這《燈火》光芒 我一定
會崩潰 無法忍受……

你發起高燒的暴風雨夜 替我向本土撥去電話的
「喂喂?醫生啊!有小孩急病了啊!哎哎!麻煩您了啊!雖然大風大雨的……醫生!」
是曾經固執反對 將你生下的人們
「……哎,再找找別的醫生!」
「好!」
再 之 後暴雨夜仍劃出小漁船 不顧危險施以援手
「來了來了!」
回應他們心意的
「打起精神!」
「拜託您了!」
「那些個庸醫……」
「給我看看!」
只有一位《早生一頭不合年齡的白髮但鬍鬚抖擻風度翩翩的醫生》白鬍子醫生——
「情況不好啊,升了9度……」
「無論如何幫幫忙,拜託了!」

「柳樹皮有退燒功效 你知道嗎?
給!」
「嘔!」
(笑)哈哈哈
不過,這兒有不苦的《最新葯品》阿司匹林!」
《那時的魔法藥劑》阿司匹林?」
「對!」

促銷熱賣中NOW ON SALE

從那以後我 在醫生的《突辦診所》身邊
通勤期間 也照顧起 他的生活起居

搖擺搖擺搖擺不定
《基於商業判斷的取捨》Business
《糾葛社會地位的圍柵》Status
《涉及私人領域的權衡》Private
眼前《光憑理想難以拯救的眾多生命》生命的天平

「究竟為了什麼 選擇這條道路?」
暴風雨夜中 彷彿被這般詰問……

再相信一次吧!

啊啊… 凝望大海的《雙瞳》眼神… 時而… 驀地飄向遠方…
這個人… 內心深處…
原來也… 滿懷悲傷..……

那是… 無法同我分擔的… 沉重包袱嗎?
「喜歡你」
簡單話語說不出口… 雙脣宛如貝殼緊閉……

我所愛的人們 都已從我眼前離去
即便如此我也 同這《第九的現實》世界
直面到底 不再逃避
所以 一點點就好 神啊
再給我一點《真正鼓起勇氣前的猶豫》時間……

醫療發展史,換言之,就是戰爭史The history of medical care is, in another word, the history of war
「醫生,您有一封信~
諷刺的是,它會加速Ironically, it will accelerate
嗯嗯?寄信人是女性?
醫生,這位和您是什麼關係……哎喲,疼」
「哎哎,當心點。……啊呀!」
而世界大戰的陰雲已步步趨近And the ominous steps of world war come so near
「呀!……嘻嘻,嘿嘿嘿嘿嘿嘿……」

親愛的John,

希望你順利收到這封信。

也許你收到信會十分驚訝吧。聽說你現在到那座離島上生活了。你現在生活如何?我太瞭解你強烈的正義感和溫柔了,相信島上的每個人都非常依賴你。我們許久許久未見了。雖不願這麼說,但在你成為一個出色的醫生同時,我也真的老了。
這次寫信來是有些事想告訴你。其實,有些話,我藏在心裡很久了,一直沒能說出來,現在想對你說。
你是否太過自責了,至今仍為那件舊事……

以花束代替憎恨

我自《第四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她】有一名戀人。喚作相親相愛的《樂園》。那裡不存在絲毫懷疑。然而,那樣想的只有女方。女性察覺這難以容忍的事實,匆匆前去與戀人會面。鮮紅的禮服。鮮紅的皮鞋。鮮紅的口紅。同時,在鮮紅的花束裡暗藏難以抑制的《殺意》……。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曾經如此… 熾烈燃燒… 對《戀人》那個人的思戀… 
不知為何… 再尋不見… 一星半點…

恍如翻閱褪色的《往昔追憶》相簿… 那樣的心情呢…
微微苦澀… 稍許懷念…

我心中的星空… 你本來是… 
《最亮的星》天狼星……

啊啊——
為什麼!? 這是為什麼!? 這是為什麼啊!
明明兩個人山盟海誓…
擦肩而過… 耳鬢廝磨… 《灰色》單色視線中…
只有… 《失去目標的女子》孤獨的紅久久佇立……

憎恨是否只能帶來憎恨?Is it really that the hatred creates only hatred?
夢想【樂園】的【未知】女性The <unknown> lady who dreamed in <Elysion>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那時的事 現在想來仍有些不可思議
感覺好像 我有些 不像我自己?
對啦 我肯定 在那時 煥然新生了
對 人啊 無論何時 無論幾次 都能改變!

所以 無論現在 有多糟糕
也別連《你的可能性》未來都放棄
在由荒謬支配的 這個《第九的現實》世界上 用花束代替憎恨吧!

「一眼就看出是個《超脫常識的》瘋狂女子
然而,那鮮豔《色彩感》存在感讓人目不轉睛……」
——云云 後來《發掘我的恩人》對我如此說道
在那些我一回望 就撇開視線的 男人們中
只有《那不惑之年的紳士》與眾不同!?

我們真是命中注定 在這《時尚咖啡廳》時髦的地方相遇!
為了紀念今天就把《沒用了的玫瑰花束》這個
送給《穿瀟灑西裝的大叔》啦♡

啊,不過裡面的東西要還給我哦

——這就是《模特》 和《設計師》的 相遇
接著 突然就被挖掘了?
《記者小姐》敢相信嗎?

如果沒遇見我 啊啊… 他說那之後 本打算赴死
最後來一杯美味《咖啡》caffè 多加砂糖 呷一口後!?

他說「苦澀的 僅限人生 就夠了」——
對此我也贊同
但是 別放棄 即便如此也 用花束代替痛苦吧!

雖不拒絕穿衣者,但不容許脫衣!時尚盛典,凡爾塞納時裝秀Verseine Collection
來吧,不介紹這一位,這次的凡秀怎能結束!終於完全復出的傳奇,Giorgio del Cielo!
右手攜純白女神Luna,左手攜深紅女神Stella,現在,他正手挽兩朵豔美鮮花,在T臺上颯爽健步!秀場開始Take off
我的太陽'O sole mio

——那之後
《他》Gino 向我 求婚了
啊啊… 雖然很高興 但是 我發現了
我不能愛 這個《男人》——

為什麼… 人生… 這麼… 不順利呢?
明明… 終於… 和真心… 愛我的… 
《溫柔男性》相遇了… 是呢… 是我不好…
對不起… 對不起… 我會當個好孩子的… 
《父親》爸爸不要弄痛我

Elys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

自從 失去 對《前任》那個人的 執念
連對異性的 熱情也 一並失去了嗎?
「坦白」出櫃

我… 喜歡《同性》女性……

割在女子身上的風寒冷凜冽The wind cutting the lady was cold and severe
但,任何逆風都難以折斷那雙羽翼However,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break those wings with any headwind

最初喜歡上的 是同為模特的【Luna(※藝名)
搶走《前任》那個人《♀狐狸》狐狸精
雖這般鄙棄她 但不知不覺
《對抗》競爭意識 成了 戀慕……

《重獲靈感的巨匠》Gino搭關係 突然 跑來的!?
《新人》菜鳥 真是狂妄!
我滿懷愛意 好好疼愛了她♡

即便如此 要強的 那姑娘 沒有退卻
女人的爭鬥 就是記恨嫉妒計較羈絆 愛與友誼的歷史

不知不覺 倒落入了 那姑娘的步調……

「這 真 是
我們命中注定 現在 不討厭你了!」
「哎!?那、和我交往吧?」
「好啊! ……才怪,根本,門~沒~(笑)」
「喂!」

那之後也 反反覆覆 墜入熱戀 分手失戀
滿腹鬱結 對人生也 幾乎失去熱情
但是… 我果然… 就算這樣… 

仍舊… 喜歡《無論異性同性無論有無結果不去斤斤計較
只管真誠愛人的這個生活方式》自己啊!

是呢… 從以前 我就是 喜歡花的女孩
難受的時候 常得到慰藉
人在越《難克制感情》艱難的時候 越該心懷一朵花呢
意識到… 這一點時 就有了個《構想》主意

——然後 那個提議也得到了《雖沒發展戀愛關係但仍親密的友人》Gino和Luna等參與
可以啊!
對支援我的花店的
妹子《(想要你需要你喜歡你豔遇你)「啊,不過那是另一回事啦!」

《售價[含稅]》將含稅價的 50% 作為善款捐給 【防止虐待兒童組織】
《善款流通模型》這一現金流就這樣製成了!
感謝您一直以來的幫助!

《受著傷撐過》活過的今天 不會毫無意義!
一定會成為誰的《未來》笑容
別被負面感情的 巨浪吞沒 用花束代替悲傷吧!

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

為什麼… 人類… 無法掙脫… 
名為偏見的牢籠!

我就活出… 我的精彩 活過《苦難降臨的人生》之荒原…
《荒蕪且引人不適而常遭否定的愛慾》之荒原……

話說回來,這位小姐,你這身衣服真好看

西洋古董👄閣樓堂

「真是的,Noël,你現在在哪呢?」
「不是,我到附近了啊,但是……」
「所以我才說和你一起走啊,你硬說你一個人能行。在FLOWER ASATO的拐角左轉……糟了Noël,你等等,電池&電池沒……」

幽暗的小巷… 雜居樓的一角…
突兀矗立著… 不搭調的洋房…

沒印象的店面… 招牌寫著「西洋古董👄閣樓堂」閣樓堂
彷彿被看不見的手臂牽引… 手搭上豪華大門

代替《玄關》entrance 進門就是樓梯
爬樓↑ 爬樓↑ 爬樓↑
登高攀頂處等著我的是……

黑色秀髮 紫色禮服 妖豔的店主胸口
懷抱的黑貓「Miau♪」地輕叫……

在一切地方 也不在任何地方
在過去也在未來 唯獨不在現在

這裡是 時間 和 空間 地平的夾縫

「可是久違的地平線迷路人嗎?」
《值得紀念的第13位顧客》孩子
歡迎光臨」「西洋古董👄閣樓堂!」

——如此 店主嫵媚地說道
我不由揉了揉眼
每眨一下眼 店主便身形一晃……

《貴婦》Madame 到少女 扭曲時鐘的指標
老嫗化蛹 姑娘化蝶 似要掙脫牢籠縫隙

這店 不妙 本能敲響警鐘
然而 如同月球被地球吸引
仍然委身不可抗的《定理》神明

若有鐘意之
請便 隨意把玩 隨意檢視(※但是面前的櫃子抽屜裡面除外!)
超越隔離的地平 匯聚奇蹟的地方

這便是本店
西洋古董👄閣樓堂

「Here we go!
OK Arena」

「來介紹今晚的瘋狂《古董》成員!」

「聖戰英雄傳聞 曾經披掛在身
鋪滿鮮血 匍匐倒地 白銀的鎧甲」
「似於暗中躍動 《人偶》Doll不過蹈舞
《接吻》親吻之後 節節朽去 少女的提線木偶marionette

「從不論任何願望  DoooN!!!一下最多三個
真de能全部實現 燈神正into裡面 黃金的神燈」
「不擇手段的行徑 可謂為錢財亡命
《純愛》的悲劇 《人生》即喜劇 開裂的假面」

「將妝點的頭顱 收割下的軌跡
世紀奇蹟 正式鬼籍 深紅的寶石」
「只求生者全部 終有一死末路
屠宰靈魂 苦哀《宿命》命運 死神的鐮刀」

「曾是賢女之一 魔女放出詛咒
刺入《美姬》公主 邀來美夢 野薔薇的紡錘」
「地平的《可能性》potential有 無限大的《平行世界》parallel world
超越時空 照映現象 未來的《遮光眼鏡型資訊終端》the Remarkable, Evolutional and Valuable Optical-device<墨鏡>12

「討厭♡ 用那麼熾熱的視線盯著看」
「人家會害羞的啦(笑)」
哎呀 你看中了這《古董》孩子嗎?

「不… 不是… 最近… 有點受… 某個傢伙的影響…
或者該算有興趣? 什麼的… 勉強要說… 的話…
勉強要說的話哦!」

《古董》孩子會 自己挑選合而為一的對象
它是這種《性格》型別《古董》孩子 您明白了嗎?
《古董》孩子 若願以身許你 便不用付錢
《代價》那個用金錢以外的東西 《待時機來臨》終有一天會要你付……

《處女》Vierge 到娼婦 《衝動》殺意擺脫指標
老嫗向《少年》garçon 女兒向《父親》père 似要掙脫牢籠縫隙……

「謝謝」「惠顧♪」

回過神… 時… 獨自… 在小巷… 雜居樓的一角…
愕然佇立著… 是幻覺的預感?
有印象的店面… 招牌寫著「FLOWER ASATO」

淚水熄不滅的火焰

名為愛的罪責

我自《第六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她】有主動接受名為《命運》之物的性質。該存在可被譯作《自然》或《定理》或《因果律》或《女神》。多舛人生的盡頭,女性心中祈願著與生離的兄長再會,而因某位奸雄的野心成為祭品,彷彿要握住蒼月一般死在水邊……。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Misia?!」
「呃啊…」

擺脫追兵  身影  步履飛快  奔逃在幽暗林間
彷彿牡鹿 的 指路 似的 月夜幽碧 地 照耀在鹿角間
斬斷少女  意志  北風一般  將長髮一劍…
「這女人逃得真夠快的!」
「站住!」「喂!」
「鹿?!」「跑了?!」
「不要——!」
「滾開!」
冰冷地削斷…
「媽的,東跑西竄的!喝啊!」
「啊啊!」
然後…逼近…
「放心,沒下重手。
好戲還在後頭呢,是吧?」
窮途絕命 佳人薄命迎來宿命 作為《水神供品女祭司》活祭任命
「是、是啊」
「喝啊!!」

把你那髒手拿開!
「嗚哇!?」
從《若說實話會遭天上女神們嫉妒慘遭不幸
所以姑且算作…逝者的世界上最》世界第一可愛的妹妹身上
如果那麼喜歡女人 到冥府裡抱個夠去!

「Elef?真的是Elef嗎?」

《創世詩》Γένεσις奏響《神話》Μῦθος繁華時代
「欺騙者謂何人?」 「欺騙者謂吾等!」
「歌詠者謂何人?」 「歌詠者謂吾等!」
《黑貓四姐妹》哈雷路喵

啊啊… 彷彿試煉我們一般 上天不斷髮難
人類無法質疑神旨 唯有接受——

別無他法… 我曾如此認為… 卻突然
從心底生出… 那股《衝動》聲音… 
順應它似的… 衝了出去… 順其自然… 放任自流…

你比那時 長高了呢  ←→ 你才是變《成熟女性》漂亮
終於見面了 從此以後我們 無論遭遇什麼 都不要再分開!

即使讓誰遭遇不幸 也想實現一個願望
Elefseus…
將違背《命運》Μοιρα天理難容的罪責 一個一個犯下
Artemisia…
比起正義 比起倫理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我只去愛 唯一的你!
Elefseus…
Artemisia…

「找到女祭司了!」
「跑吧Misia!」
「嗯!」

愛將從何處來Where will the love really come from
「千萬不能讓他們跑了!這要逃了,Scorpius大人會要咱的命的啊!」
「真煩人!」
「沒辦法,他們也很拼命」
往何處去?and fade away?
選擇反抗【命運】之路的The <unknown> lady【未知】女性who chose her way against <Moira>
「等戰爭結束,我還得結婚呢!」
「可惡……」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接招!」

追兵窮追不捨… 憑毒蠍般的執念…
「我不行了……交給你了,飛毛腿Achilleus……」
幾番在我們身後… 緊緊尾隨…
「混蛋!堅持住啊,Teukros!」

向南還是向北前進
「喂慢著!告訴你們,新的神諭傳下來了!」
《Orion所在的聖都的方位》北方
↑哥哥主張雖然哥哥說好,但是「那邊星象不吉!」
「你,你說啥!?」
↓妹妹主張我由此主張去
《大型港口所在的方位》南方
「嗨,那咱回去吧」
「你丫還活著啊!」

沐浴在夜色寂靜中的泉水
啊啊… 無意中 伸出手 彷彿觸手可及
水面搖盪的皎月 襯在背後
用筆直伸出的手 握住他的手……

越過晨風山丘… 受到海風邀誘……

「喂,你聽說了嗎?那個阿爾卡狄亞好像也大規模內亂了啊」
「真是……這世道真不太平」
「是啊」
拍岸濤聲 越過他肩頭聆聽
「又要開戰了嗎。安那託利亞會變成什麼樣呢」
「誰知道呢」
「要是能去哪個遠方小島 兩人一起生活一定很棒♪」
「只有Moira知道——嗎?啊哈,啊哈哈……」
「……唉,笑不出來啊」
什麼的… 這麼… 胡思亂想著…
被小石頭絆… 好痛!

「Misia?!」
「沒事吧?」
「喂,這不是Damon嗎!」
「噢噢,好久不見啊Elef仔!你小子還沒死翹翹呢?哈哈哈!」
「來得正好啊!明天能用你的船載我們一程嗎?」
「沒問題!」

流亡途中 幾次經過奴隸市場
「來看看嘍」
「別磨磨蹭蹭的!」
雖然很悲慘… 但一個個都去救那…
「混賬東西!」
沒完沒了了……

「請留步啊——!」
「能賣個好價錢呢」

————縱線被編織————--The Chronos is weaved--

啊啊… 今天爭鬥也在… 某處持續著吧
但只想在 安穩生活中
懷抱 幸福 這不行嗎?

「有什麼不可以」

找著藉口… 將被死亡纏上的他…
帶離… 那股血腥味…
沒讓他完成… 應竟的事業…
是的… 我是… 壞女人吧… 但是……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Elef♪ Elef♡ Elef♪ Elef♡ Elef♪」

包圍兩人的黃昏中
《第九的現實》世界閃耀光芒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我啊Misia,哈哈,等等我啊!」
「才不等呢,嘻嘻,嘻嘻嘻!」

如是 惑於詰問 錯悟解答 墜入禍海
不過 求取愛戀 悔而相瞞 星舞夜空
「Scorpius,你的進擊到此為止了!Astra的弓箭一旦瞄準獵物,追至天涯也要射穿!」
「鋼鐵的蠍子啊!現在就地將你驅逐!」

逝去之人們 奔越而過的 神話時代啊
「什麼?!」
「真可惜啊,Hydor的盾牌能擋下一切!然後,這便是能貫穿一切的Brontes之槍!」
停步的英雄 馳騁的奸雄 改變的《命運》宿命
「呃啊!!」

即使讓誰為之犧牲 也想堅持那份念想
Elefseus…
將違背《命運》Μοιρα天理難容的罪責 一個一個犯下
Artemisia…
比起自由 比起和平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唯一的你 才最可貴!
Elefseus…
Artemisia…

即便如此《造物主》仍說「去戰鬥」 《幽暗瞳孔的主》幾次三番說「去戰鬥」
Elefseus…
那麼《終將一死之人們》我們當迎戰的 真正的敵人究竟在何方?
Artemisia…
即使是《否定》殺死《定理》神祇《地平線》世界 有你在身邊我就無所畏懼!
Elefseus…

「諸神眷屬和奴隸,希臘人和蠻族,全都平等地送進冥府了。
稱王者必我也!!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一直在一起哦,Elef」
「嗯,那是當然」

勿忘月夜

我自《第七書庫》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
【她】身上,迎來與某當權者的一門婚事。但是,她明知處境不允許,仍固執拒絕。被後世稱作《童話》的,如故事般命中注定的邂逅。女性將那段恬淡稚嫩的思念冠名為初戀,而為之殉身,被施以釘刑……。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識…
忽不知為何… 有一線《水珠》雨絲

傾瀉而下… 浮現而上… 《追憶》過往《幻燈》光芒匆匆掠過
以食指… 掬起… 《否定》抗拒矛盾般囁嚅道…
我… 很幸福…

她的月光究竟是什麼?What really was the moonlight for her?
活在【童話】書頁外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lived outside the pages of <Märchen>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凜冽寒冷 清晨空氣靜謐
光芒照入 獨自劃下十字

獻上祈禱 充足的幸福
感受在身 而驀然回顧——

貴族的《婚姻》宴會 是縹緲的《一夜幻想》夢境
連舞伴也無權挑選
被世俗的《權力爭鬥》遊戲 就這樣捲入
在狹小鳥籠裡 走完《一生》生命……

從那籠中 得以逃脫 並非出於自己意志
只是… 被當做《無用的殘缺品》廢品 處理掉而已……

我作為被告被推上法庭。
那是徒有其名的離婚審判。
上至審判長下至出庭者,
無一不是受《萊茵行宮伯爵》丈夫蔭庇的人。
die Opferung犧牲Opferung犧牲
「離婚裁判庭現在開庭」
「審判長閣下,請您就此查明真相」

不會傳宗接代的魔女。
為休掉礙事者的鬧劇。
Opferung犧牲Opferung犧牲
「生不出孩子也就是說,她果然應該是魔女吧?」
事實,捏造,一一羅列,誣衊誹謗,
「我老看見她晚上往森林裡跑呢」
最後判決「婚姻無效」
「由此,判決婚姻無效!」

無法懷孕的女性 若僅因此 就是罪過
對這種《第九現實》世界 我不僅毫無留戀 反倒神清氣爽
求之不得!

速鬥 → 怒吼 → 選帝侯 ← 月光正注視……

「不可原諒!
饒不了你,Elisabeth,竟敢給我臉上抹黑!
一直過著家家酒拖延不嫁,還以為突然肯老實嫁人,結果竟是如此!
別以為你丟盡了臉還能坦然回來!
隨便去哪給我滾!
去詛咒把你挖出來的母親,詛咒你自己的命運,橫屍荒野好了!」
「小姐!!!!!!!」

「上了年紀的夫人總是起得這麼早呢!!」
『院長有事外出,
早禱&晨禱太困了就省了吧
明明大傢俬下定好的
這死腦筋早起的說是院長姐姐的歸宗老女』

矯飾的惡意 置之背後不理
新娘修行的修道生活 對模範的貴族子弟來說
我是最壞的典型 該回避的最糟未來

女性的《生育期》季節 是短暫的《一瞬時節》夏季
轉瞬即逝
被剎那的《價值觀》標準 玩弄於鼓掌
在狹小《但本質的朋輩壓力》鳥籠中 束縛《一生》生命……

從那籠中 逃脫出去 憑自己意志翱翔
那種《女性自由之時》時代是否有一天會到來?

「早上好!」
「吵死了」

小懶蟲們起床了 又一個全新早晨開始
跑來親吻的三張 小嘴裡吐出兩聲
《我愛你♪》Ich liebe dich
「真煩人」

啊啊… 被雙親拋棄 被寄養的可憐 天使們
「誰啊?」
雖都… 笑得天真無邪——
「笑什麼笑」

一人的耳 一人的眼 還有一人的喉 有嚴重殘疾……
「關我什麼事」

啊啊… 催生溫柔之母 並非堅強 而是痛苦
「哈?」
不如說 堅強才是其女
「明明是棄兒」

即使被信仰薄弱的《臨時見習修女》女孩 揶揄為棄兒「沒關係,因為有Elise媽媽在!」
「裝什麼媽媽」

噢噢… 主啊… 愛是為了什麼…
母性是為了誰… 而存在?

噢噢… 主啊… 生是為了什麼…
血緣是為了誰… 而存在?

「我覺得呀,聖母瑪利亞,說不定就是媽媽mutti這樣的人呢!」
「我也覺得!」

『我並不後悔。啊啊… 這是我的人生。
並非《被分外仰慕的聖女》die Heilinge
亦非《被格外憎惡的魔女》die Hexe
我是【一名女子】Elisabeth
只是【愛著同病相憐的鄰人的一介凡人】Elisabeth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識…
忽不知為何… 有一線《水珠》雨絲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輪∞回

我自《第八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似乎受到誰的意志干擾感到異樣,只能連接碎片化的《資訊》。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有…喚作…雙子…半身。
權稱【弟弟】…聽覺障礙…就這樣…但是。約定…出生…愛和…意義上…擁有。
最終【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的存在…消失……。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
我嘗試將【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的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

3896512107114

盡頭的L

・・・。
好了。重整旗鼓,我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可稱《第十三名宿主》的人物的深層。

他似乎懷疑著名為關愛之長大。可以認為,該性質起因於母親將其拋棄,
並通過隨後的境遇培養而成。好了。應當如何處理呢。
所幸即使否定什麼,《對象》的被稱為《心》的結構,似乎也具備強行理順邏輯的能力……。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將【他的】ad921d604863662588095——

「夠了……住手吧……
這樣下去……太悲傷了不是嗎……
我是個笨蛋
這種時候不知道能說什麼
所以
我把這種心情化作歌
請聽吧」

『Nein「最初靈感版」 作詞/作曲:Noël

譬如 把能重來的 故事 稱作人生的話
我 能算 在當下 真正地 燃燒了嗎?

就算這《第九現實》世界 盡是操蛋的事
我也不會否定和相遇的這《人生》Roman的哦
《墨鏡、VANISTAR成員、三位記者、市藏一家,
還有,
送來有愛的信件和聲援,和放在過去完全不敢相信能這麼溫暖的留言,那些暖爆了的傢伙們》
羅蘭·羅蘭

我真的能被愛嗎? 說實話… 我害怕背叛…
但我也決定去愛《我出生的這個地平》世界
所以 活多久就唱多久!

Nein不要否定 我們 大家 都很脆弱
正因如此 傷痛 才會生出些什麼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答案 這種事情 我不明白
但是
有多少《觀測者》旅人就有多少《世界的解讀》解答
我在《因暖場演出造訪的堪稱第二故鄉的那個心愛的地平》那個地方知道了這點

正 因 此
《遮光眼鏡型資訊終端》das Rührendes, Evolutionäres und Vorzügliches Optikgerät<R.E.V.O.>13
別把《終將消逝的人類》別人拼命活過的《現實》故事
擅自《認定為悲劇加以篡改》改為不幸
它們在《天賜之命於牢籠中遇見並全力閃耀的地方》星空中
盡情燃燒了啊!

今晚月色,不,星光非常美麗呢。
如果,我迄今的【否定】行為是不被期望的介入,
那我究竟,為什麼而出生至此呢?
不,也許憑自己的意志找到它才是我的《存在理由》吧。

那麼,我可以說是比你更無可救藥的笨蛋,
所以想將這《被稱作心情的東西》試著寫成詩——

『星空之詩』 作詞/作曲:R.E.V.O.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版權頁

名為《平行世界》的概念。將《地平線》收束於一個《沙箱》之內時,《那裡》將會誕生怎樣的《物語》?
若將《觀測》定義為《創造》,那麼對《不可見的現象》加以《觀測》即為《幻想的自由》。
若將這《幻視》稱為《解讀》,那麼《第九物語的解讀》絕非《正確答案》,而不過是用以展現《理念》的《模型》之一。
一些人用《畫作》,另一些人用《語言》,將《解讀》化作《留言》致以同胞。
《十年》的歲月如《剎那》般轉瞬即逝,不斷創造《世界》的《諸神》們,旅途還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