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請不要將本站譯文用於音像製品/出版物複製、上傳、共享等侵權行為中(如內嵌至Live影像內等等)。

黃昏的樂園

黃昏的樂園Paradies der Dämmerung

就算和朋友吵架了 也能夠和好的!
沒關係 不用擔心哦 因為是樂園嘛!

雖然媽媽很容易生氣 但其實很溫柔的!
無論何時 都陪在我身邊哦 因為是樂園嘛!

在被踐踏的花 不會凋零的世界……

就算可怕的怪物來了 這裡也很安全的!
有堅固的 城牆在哦 因為是樂園嘛!

就算有外面世界的書 也不需要知道的!
一直待在這裡 就好了哦 因為是樂園嘛!

去往墜地的鳥 展翅高飛的世界……

少年知曉了什麼 少女未能知曉什麼
少年在期望什麼 少女又放棄了什麼

曾經見過的夕陽 染紅那個世界
溫柔包裹下 一切都看似 光輝閃耀
曾經見過的夕陽西沉之前
去將綻放在 悲傷盡頭的 美麗花瓣

啊啊… 樂園在何方?
空曠世界中 痛苦的波濤 盪漾起伏
在小小國家裡 小小城牆內 小小祈禱中

啊啊… 將短暫的 樂園 將一時的 樂園
殘酷溫柔的《夢境》謊言
向黃昏的理想 向暮暗的誓約 獻上致拂曉的花束

哪怕 這牆之內
是一個家……

在革命之夜

在革命之夜In der Revolutionsnacht

在革命之夜 在命運之夜 要相信誰 要選擇什麼
在革命之夜 在命運之夜 由誰選擇 要嗤笑什麼

在這一夜 止步不前的路 與倒退無異

在革命之夜 在命運之夜 要嗤笑誰 要哀嘆什麼
在革命之夜 在命運之夜 由誰哀嘆 要破壞什麼

在這一夜 止步不前的路 與倒退無異
——然而
不斷汙染的雙手 與後悔近似

呼嘯狂風中 飄落的 花瓣是
月夜的蝴蝶 縹緲搖曳著
目送背影中 飛揚的 雙翼上
託付了 不滅的火焰

選擇的時刻突然降臨 鐘聲冷酷鳴響
曾經遠遠打響的槍聲 如今在耳邊低語
無需捏造過去之人 只有未來應當講述
手指扣上扳機之際 獻上誓約的《旋律》
等待黎明 在革命之夜——

何謂正義? 誰才正確?
無解的問題 仍飄舞於虛空 而… 鐘聲無情敲響

無論任何世代 終究… 歷史只與 勝利者同在
掃平敗者 扼殺聲音 空虛的風 吹蕩不絕

真正的敵人是什麼? 真正的王在哪裡?
這個世界到底 存在救贖嗎?

啊啊… 樂園在何方?

命運的骰子突然擲下 殘酷的風翻湧
昨日還綻放的笑聲 今日就在冰冷土裡
無需執迷過去之人 只有未來應當創造
點燃紅蓮意志之際 獻上誓約的《旋律》花束
穿透黎明 在革命之後——

火紅燃燒的 拂曉之中
火紅飄搖的 黃昏之夢

拂曉的安魂曲

拂曉的安魂曲Requiem der Morgenröte

大地與長空 為何 彼此分離
世界是殘酷的 卻又如此美麗

投擲石塊之人 與被投擲者之間
橫亙一道 無法輕易跨越的隔欄

立場一旦改換 正義便展露獠牙
牢籠中嘶吼著的 究竟是哪一方?

向著曾獻出心臟 無法倒回的黃昏
不斷前進的長夜盡頭 樂園在何方…

安魂曲 安魂曲
這一夜凋零的 無名花朵啊
還請靜靜地
於拂曉長眠

拂曉與黃昏 懷抱同樣的 寂寥色彩
遠去的飛鳥 投下影子 烙印在大地

屠戮意志之人 與被屠戮者之間
橫亙一道 無法輕易共存的高牆

一旦求取真相 世界便逐漸崩塌
牢籠中仰望的天空 是否真正自由?

向著曾獻上花束 無法完成的約定
不斷前進的道路盡頭 樂園越行越遠…

安魂曲 安魂曲
那一夜凋零的 無常花朵啊
還請靜靜地
於拂曉長眠

如果 為追求自由 而去奪走什麼
那被掠奪的那方 會再奪回來對吧
《殺意》弓弦繃緊

世界很是單純 也因此複雜難懂
同樣的悲劇無限反覆

安魂曲 安魂曲
曾經那夜凋零的 無辜花朵啊
至少請靜靜地
於拂曉長眠——而若 有朝一日 能夠實現

願能斬斷 糾纏的因果

友人啊… 讓我們 在沒有高牆的拂曉 相見吧

黃昏的追憶

拂曉的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