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請不要將本站譯文用於音像製品/出版物複製、上傳、共享等侵權行為中(如內嵌至Live影像內等等)。

憧憬與屍之道

憧憬與屍之道Der Weg der Sehnsucht und die Leichen
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
幽暗中前行的身影 人人都忐忑不安
無法預測的未來 總在薄冰上綻放
夜幕每次降臨
都用冰冷的手在我們脖頸上 頻頻輕柔撫過
背棄黃昏 攥住希望之光的端倪
緊追不放 哪怕明知 正朝著地獄前進
如果還想夢到後續 你能拿什麼交出去
惡魔耳語蠱惑道 去用屍骸鋪路吧
「這堵牆的那邊究竟有什麼?」 童年時日日憧憬的真相
現在觸手可及 就在屍骸之路的前方——
沙盒中不斷反覆 哀悼苦痛遺憾怨懟《環形結構》循環
汩汩流入的 記憶的盡頭 詰問自由的意義
啊啊… 本該充滿無限可能的 少年們的軀殼
命運向其中 分別灌輸了什麼? ——那些…
是誰的夙願嗎 是誰的夢想嗎 悲傷 與憎惡 互相交織 紅蓮之箭 彼此互指
憧憬飛鳥羽翼的人 便能展翅飛向天空 惡魔狡詐妄言道 屍骸啊沿循此路吧
這片天空那頭究竟有什麼? 被困在童年的昔日燈火 如今照亮了 那屍骸之路的前方——
從天上看的話 究竟 能看到些什麼呢? 真想到【這裡】以外的【什麼地方】 去走走啊
兒時所嚮往的 廣袤世界 盡頭 潛藏的荒謬 多得 令人目眩
嚮往自由的代價 是冰冷泥土做的《棺槨》小床 正義時而披上《野獸》的外表 展露獠牙 無論牢籠中 還是牢籠外 都一樣是地獄嗎?
背負越多罪孽重責 邁開步伐的明天越有意義 惡魔低聲自語道 在屍骸之路上前進吧
這片黑暗那頭究竟有什麼? 童年時飽受詛咒的現實 何時才能得回報 在那屍骸之路的前方——
>>《紅蓮之衝動》弓矢飛過的軌跡→ >>—散落《對自由的覺悟》羽翼→ >>—即便紮起《被獻出的花瓣》心臟
>>—獻給《應祭掃的真正拂曉》安魂曲也為時尚早→ >>—畢竟太陽還未沉沒→ >>—向著波濤彼岸不斷前進——

13個冬季

13個冬季Die dreizehn Winter

血染的… 殷紅大地… 被白雪… 覆蓋掩藏… 明明… 再積深一點才好… 多多少少… 也會這麼想..

四季流轉… 到春日歌唱時… 你便一定… 會飛遠吧… 既然阻止不了… 那至少希望… 能一直… 在你身邊… 

幼時… 所嚮往的憧憬… 人能懷抱它… 活上多久呢?
真相如幻影… 越去追逐… 越離人遠去… 回首… 佇立… 已在屍骸之上… 

——若去細數…
自那天起… 與你一同走過的歲月… 那回不來的光輝太過耀眼… 只能閉眼作罷…
將顫抖的脖頸… 圍裹住的溫暖… 這份寒冷… 我究竟還能再承受幾次?

反覆高喊… 「戰鬥啊!」… 「戰鬥啊!」… 你的那些話語… 如今也不斷地… 迴盪在耳邊… 

做著夢的地獄

不做夢的天堂
【哪一邊才幸福?】——夜向著無謂的提問持續推進…

有剪斷長髮之人

有束起長髮之人
【哪一邊才不自由?】——愛面對無情的提問茫然無措…

明明只要在你身邊… 就夠了… 其他的… 什麼都不需要… 這微薄的願望… 是不可饒恕的《自我》ego嗎?

——還是說……
即便去細數… 不覺間錯過的季節… 這苦悶的祈求也太過空虛… 只是白費時間…

無法兌現的約定… 是彷徨的薄暮… 真相的痛楚… 我究竟能否承受得住?

反覆高喊… 「戰鬥啊!」… 「戰鬥啊!」… 那一天的話語… 如今仍有力地… 迴盪在耳邊..

睜眼醒來… 唯有模糊的天空… 和凍僵的臉頰上… 閃爍的世界… 即便不情願… 今年春天也再度降臨…
13個冬季冬季拋在身後…

屍骸之路,白茫茫伸向遠方。

向真實進擊Angriff zur Wahrheit

※《你認為合適的曲名》

倘若只能實現一個願望 你會許願什麼?
這件事很重要 所以出生之前先考慮好哦
想要什麼 想做些什麼 要為誰 要去哪裡 想成為怎樣的人
還是說 你已經 乾脆想消失了呢?

致十年後的你 現在你又會許什麼願望?
致二十年後的你 那願望現在是否還一樣?
致兩千年後的你 你現在自由嗎?
每當春天來臨之際 都會來問問你的哦

向真實進擊Angriff zur Wahrhe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