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卷首寄語

本作是基於原作的印象專輯,
製作時有許多趣處,也有許多難處。
循著大塚·衣谷兩位老師描繪的厚重的世界觀,
如何表現出自己的風格,我也為此掙扎了好一番。

喜歡這部作品的各位,
如果尚未讀過原作,
不妨藉此機會讀一讀漫畫。
一個深刻的世界觀正等待您探訪。
那麼,下面請允許我就各首曲目簡單做一些評論。

行進在千禧年後

利維坦/行進在千禧年後

Revo寄語

這首曲目堪稱《leviathan》主題。
譜曲時結合了千禧年·邊境·移民·末日之獸等等的綜合印象。

來自邊境的生還者

於邊境地區格雷梅1 從事維和行動的
行動小隊 失去了音訊…
失蹤者為 國籍人種性別皆不同的 5人…

——而2年後……
僅有 一人生還……

『利維坦』2
那是……為宣告末日而降臨的巨獸之名…

無人質疑的名為『日常』的虛構中
『齒輪』靜靜轉動
無人可脫的名為『日常』的牢籠外
『現實』悄然更替

無人期許的名為『末日』的舞臺上
『齒輪』靜靜轉動
無人察覺的名為『末日』的命運下
『現實』悄然更替

於同一時刻在不同地點 死亡的孿生《流浪漢》Homeless
出院後不知為何痣的位置 呈鏡面對稱的《法務大臣》法務相

『齒輪』轉動…『現實』更替…
有什麼正待出動……

《千禧年》Millennium迴避的城市裡…黑暗氣息也隨風漂浮…
不該目睹的東西們蠢蠢欲動…
定是在這種夜晚…那個『男人』會回歸……

——ID… 腦外科… 札克醫生…

將人體沿中間切開 半身各自復原即成《鏡像人》Mirror Human

醫學起源於魔法 《腦外科權威》札克說著舉起手術刀
被束縛的《女子》五月情急之下 叫出不歸的《男人》的名字

房門隨即被踹開 突現的身影 被呼喚的男人現在就在那裡
一同趕來的 恩師《菜菜山》菜菜的 槍口迸射火光…

看…『男人』回歸…調換『現實』…
他們的故事開始……

『利維坦』
——那是為宣告末日而降臨的巨獸之名…
由無數魚獸的身體構成
自開天闢地就存在的這頭末日之獸3
傳聞會於將來的最終審判日 由救世主捕獲…4
其巨大肉體將作為聖徒的食物 被莊重獻上……5

利維坦/宣告末日之獸

Revo寄語

原作故事實際上從這裡開端,
想在這首曲子裡表現原作劇情的緊湊感。

少女謂之天使

我認為……茜是天使……

《柏油馬路》Asphalt上有天使的塗鴉 那是少女獨自嬉戲玩耍
小小背後隱藏翅膀 在這廢墟中等待風起

少女的蠟燭點亮時 母親的蠟燭熄滅了…

若這世上點燃的 燈火數目已恆定
那我是為照亮什麼而存在呢?

《昏暗房間》Dark room中有天使的低語 那也是少女獨自嬉戲玩耍
小小瞳中寄存光芒 在這廢墟中等他歸來

少女從不知父親面貌 母親除面貌外也一無所知…

若這夜晚點燃的 燈火數目需恆定
那我是為照亮誰而存在呢?

母親由群鳥引導歸去 我握住了他的手……

即使無法成為父女 也能成為家人嗎?
即使無法成為兄妹 也能成為家人嗎?
即使無法成為戀人 也想一直在他身邊
看盡《他和我和世界織就的故事》末日走向……

Revo寄語

將關於不可思議的少女「茜」的嚴肅部分提取了出來,
也試著展開了一下她對耕平的思慕。

梅魯多基亞的女王

利維坦/哈特蘇克的小人6

Revo寄語

特別注意了梅魯多基亞的民族音樂。
是首多種調式錯綜變幻的不可思議的曲子。

名為召喚的儀式

另一個19世紀倫敦7

將站街賣春的 豔麗女子們
開膛剖肚的《刀具》刀刃 據他聲稱
「不是我! 不是我乾的!!」

——揚言是另一人格所的 《連環殺人魔》Serial killer

隔著單向玻璃Magic Mirror訊問 和氣的她名為8
「海月,愛倫,法子,鈴鈴,綾香,等等…」←56重人格

——目前多重人格的《紀錄保持者》Record holder

裝飾得金碧輝煌 靠近黑暗的大使館
面對面的兩位 半老男士女士
紳士拄著手杖Stick 淑女則坐著輪椅
他們身後 黑衣男人冷冷瞪視

「…和移民共住,有規矩在!」
「…不如說,不守規矩的,是你們才對!」
「…我們,從不認可那契約!」
「…所以,前幾天不是宣明了嗎!? 『宣戰』了啊!」

啊啊…各執一詞的爭論 交涉無奈《破裂》Break off

光明勢力The Light Side vs 黑暗勢力The Dark Side …戰爭已經打響!The fight already started!

被失意濡溼的 側臉和誰一致…
因殺意動搖的 側臉和誰一致…

由於私有化 《企業重組裁員》重組的風暴席捲
向徘徊於憎恨之海的小船 伸出手的是
說著「殺了他們吧?」的少年低語……

是私有化殺死他? 還是他殺死私有化?Does the privatization kill him? Or does he kill the privatization?
是私有化殺死他? 還是他殺死私有化?Does the privatization kill him? Or does he kill the privatization?

——隨後男人接過了紳士錄……

Revo寄語

雖然這次作品整體注意採用了偏歌曲的手法,
但本曲的歌劇色彩更濃呢。

死刑執行

雨中代行者,愚蠢同僚是誰?Proxy in the rain, who's fool fellow?

心懷罪惡慾望 向黑暗詢問代行者之名Sinful desire is held in the mind Proxy's name, ask the Dark
心懷漆黑慾望 向書本詢問代行者之名Jet-black desire is held in the mind Proxy's name, ask the Book

——喲,夥計!Hey, guy!

「總之,拿槍便是! 帕特里克·亨利·謝里爾先生!"Just take the gun! Mr. Patrick Henry Sherrill!910
你就是另一個殺人郵遞員啊!」You are another Mr. Patrick Henry Sherrill!"

雨中代行者,愚蠢同僚是誰?Proxy in the rain, who's fool fellow? ×4

心懷扭曲願望 向黑暗詢問代行者之名Distorted wish is held in the mind Proxy's name, ask the Dark
心懷染血願望 向書本詢問代行者之名Blood stained with is held in the mind Proxy's name, ask the Book

——喲,夥計!Hey, guy!

「殺了同事便是! 帕特里克·亨利·謝里爾先生!"Kill the fellow! Mr. Patrick Henry Sherrill!
你就是那喪心病狂的殺人郵遞員啊!」You are crazy Mr. Patrick Henry Sherrill!!"

雨中代行者,愚蠢同僚是誰?Proxy in the rain, who's fool fellow? ×9

啊啊…誰都有想殺掉的傢伙………
名為凶手的慾望下……
將與自己處境相同的殺人魔———
為何人們從那紳士錄中 選了出來呢?
為何選了出來呢………

新宿警署獵奇殺人科 刑警 犬彥

——英雄,在最後關頭登場The hero comes, at the very final moment

男人是狼,獨行的狼 男人是狼,飢餓的狼Man is a wolf, solitary wolf Man is a wolf, starving wolf
男人是狼,流浪的狼 男人是狼,不,該說是犬Man is a wolf, wandering wolf Man is a wolf, no it's a dog

男人是犬,孤獨的犬 男人是犬,飢餓的犬Man is a dog, solitary dog Man is a dog, starving dog
男人是犬,流浪的犬 男人是犬,是的《犬彥》Man is a dog, wandering dog Man is a dog, yes, the Dog
 
當今時代,不是狼而是《犬彥》啊……Age is from the wolf to the dog now, Yeah

…上啊《犬彥》! …戰鬥吧《犬彥》!Go, the Dog! Fight, the Dog!
…上啊《犬彥》! …戰鬥吧《犬彥》!Go, the Dog! Fight, the Dog!

…上啊《犬彥》! …戰鬥吧《犬彥》!Go, the Dog! Fight, the Dog! ×4

好了,你和你和你判處死刑! 你和你和你判處絞刑!Yes, you and you and you are death penalty! You and you and you are death by hanging!
你和你和你永別了! 死刑執行!!You and you and you are goodbye! EXECUTION!!

你會選擇誰?

利維坦/暗黑紳士錄

Revo寄語

寫成了相當熱血的曲子。原作中幹勁十足的犬彥君非常棒。
上啊犬彥!戰鬥吧犬彥!

伏都教的心臟

利維坦/失去之物

Revo寄語

當初想寫得更具伏都教色彩,
但是感覺處理不好,就作罷了……

五月的沙箱

黃昏浸染 柏油路Asphalt上小小臺階
等待不歸之人 抱膝仰望天空

前男友不在身邊 就這樣季節時光流逝 一切恍如幻想幻影
空殼狀態下 試著與其他男人重新開始……

但一旦藥物用完 就會發作大鬧
「殺了我吧!!」 現男友對我說
透明液體Liquid的 空瓶滾動
想從這狹窄《沙箱》房間 逃離…

超乎想象的事件 不斷顛覆日常
前男友的重逢太過輕巧
竟在危急關頭 故事主角Hero般出現…

本該望穿秋水 他令人懷念的胸膛
我卻無法直率撲入
說著「我已經等太久了…」…
說著「沒辦法啊…」… 背對背分別……

些微瑣事 都被無限放大
和平時一樣 現男友打了我
銀色標籤Label的 片劑滾動
從這狹窄《沙箱》房間 逃走吧…

Revo寄語

進入靈魂出竅狀態的五月,試著展開了她的情形。
好像變得頗有些淒涼。

砂礫城堡

流星閃過暗夜 眾多靈魂飛向『那裡』Meteor shines at moonless night Many souls fly away to there
於無情夜尋求救世主 眾多願望聚往『那裡』Seeks savior at merciless night Many wishes gather to there

流星閃過暗夜 眾多祈禱飛向『那裡』Meteor shines at moonless night Many prayers fly away to there
於無情夜尋求救世主 眾多碎片聚往『那裡』Seeks savior at merciless night Many pieces gather to there

——『那裡』是黑暗大洞There, the cave of the Darkness

《恐怖大王》災難降臨這座城市
蕩平林立的高層建築高樓樹海
給住在這座城裡的人們
烙上了難耐的恐懼和心靈創傷Trauma嗎?

這座城市是由他們的妄想
仿造往昔築起的砂礫城堡
這座城市掩蓋真相
不斷給予慢性死亡和頹廢嗎?

自妄想之楔解脫的靈魂
是回歸黑暗底部…死者國度?

還是說…其實所謂的《恐怖大王》Un grand Roy d'effrayeur11
並未來到這城市? 最終……

利維坦/白日之夢

Revo寄語

以幻想性和頹廢性為主軸描繪了那座城市。
究竟哪個是真相呢?

末日之獸

入侵滲透與 流亡離去
偽飾《末日》終結與 將其宣告

犯罪虛無與 負罪逝去
不察《末日》終結與 將其宣告

那巨獸之名現在… 啊啊…尚不可呼喚…

右手持光 左手持暗
無論擺動牽引天平之手 親近哪一方
他們都對這《東京》城市 比誰都恨 比誰都愛吧…

末日之獸 其名為『利維坦』The Beast of the Endness Its name was "Leviathan"
依遙遠戒律覺醒時 世界將迎來終結吧…When it awakes by far law The world will face the end

——那心臟如磐石般堅硬
如下磨石般堅固。12
——它視鋼鐵如稻草
視青銅如朽木13
——大地上,無人可與之匹敵
它造就為無畏之物。14
——那是,俯視一切高大者,
所有高傲者的王。15

右手持光 左手持暗
無論捲動牽引命運之手 親近哪一方
他們都將在這《東京》城市 創造樂園 摧毀樂園吧…16

末日之獸 其名為『利維坦』The Beast of the Endness Its name was "Leviathan"
依遙遠戒律覺醒時 世界將迎來終結吧…When it awakes by far law The world will face the end

它將飲幹海洋 去往毀滅陸地
於火焰環抱下 嘶吼時代吧…

它將吞沒黑暗 去往《末日》終結天空
將星辰擊墜後 吞噬時代吧…

利維坦/末日之獸

Revo寄語

大致是主旋律重編演唱版的感覺。
我想是夠得上收尾點睛的一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