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登於《Anikan R MUSIC》Vol.5(2008年4月1日發售)
文:富田明宏

翻譯:西風散盡
校譯:莎莉蛋糕、海帶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來自Revo x 梶浦由記的夢幻合作Live!
這個乍聽之下令人難以置信的新聞,終於由兩位親自開始講述!以日本為首、在臺灣等地亦掀起了話題風潮的「Dream Port 2008」將於神戶、橫濱舉行,Revo x 梶浦由記為其展開的對談終於在此實現!極其貴重的種種發言,一字一句都不可錯過!

—— 這次的「Dream Port 2008」,對兩位的樂迷來說都是很大的衝擊。要說為什麼受到了衝擊,簡而言之就是因為大家都完全沒有預料到。
Revo(以下簡稱R) 衝擊啊…可能是吧。
梶浦 原來如此(笑)。

—— 首先請談一談這個企劃是怎麼開始的,為什麼你們二位會決定共演,先從這裡開始吧。
R 我們倆一開始其實也算不上是朋友,應該說我是她的樂迷之一吧。每次在各種場合聽到梶浦小姐的曲子,都會意識到「這是一個能寫出好曲子的人啊」。一開始只是這種程度,但是我和她事務所的工作人員有過來往,於是逐漸地就……。

—— 這麼說,最初的開端是因為Revo先生發起的熱情邀約嗎?
R 不過,也不是能這麼簡單概括的。
梶浦 還有就是,也不是說兩邊的事務所擅自談過之後說著「那就這麼定了!」就把整件事定下來的。我自己也是想要在08年辦Live的。可以說是這個念頭跟Dream Port的企劃偶然重合了才……。
R 是的。在兩人之間有了交點之後,談到了「如果能一起做點什麼的話應該會挺有趣的」,才有了後續。
梶浦 先是不知道怎麼聊起了「一起辦場Live怎麼樣?」的話題,我就說了「其實我也很想辦Live的」。與其說是因為某一個重大的契機讓兩人覺得「好!來辦Live吧!」,其實更像是在彼此的談話中自然達成的結果?就是這種感覺。
R 對我來說,只要能和才華橫溢的創作者在一起,就能給我自己的創作帶來積極影響了。所以,這麼說可能對樂迷們有點不太友好,但其實也不是一定要辦Live的。
梶浦 (笑)。
R 身為創作者,只要和她在一起喝喝紅酒聊聊天,就能得到非常良好的刺激了,實際上我也確實接收著這種良性刺激。但如果只有這樣的話,雙方事務所就無法得到實際利益了(笑)。然後就提出了「既然兩個人都要合作了,是不是辦個Live什麼的會比較好?」。也有人說到「要麼出個CD好了?」之類的。所以說,不一定非要是Live形式,但確實覺得如果能合作做點什麼出來的話會很有意思。這個時候,梶浦小姐想著要做的是Live,所以這次就定下用Live形式了。
梶浦 確實是這樣的。我自己先前定好的計劃就是08年要辦Live。

—— 在這次合作之前,梶浦小姐也是正式見面前就知道Revo先生的存在了?
梶浦 那自然是知道的。我有聽過他們的作品,那時就覺得「Sound Horizon(以下簡稱SH)好厲害!」了。
R 啊哈哈哈(笑)。

—— 隨後,定下了要在神戶和橫濱舉辦Live,也敲定了具體的會場和日期,「Dream Port 2008」這場Live就這麼成為現實了。
R Live上要做些什麼,當時提議的時候自然是沒有具體概念的,其實到現在也沒有敲定所有的細節,但我自己內心還是懷著非常大的期待的。是不是能做出些有趣的事呢?諸如此類興奮的感覺。如果是一開始就覺得「無趣」的事,做起來不是很痛苦嗎?但這次的Live,雖然不實際做下去也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笑),但確實是個會讓人覺得「這會變得很有趣噢!」的企劃沒錯。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一直很尊敬她。如果沒有這個原因,我雖然也會有緊張的感覺吧,但那就和期待的心情不一樣了。雖然不斷重複這點可能讓人覺得有點囉唆,但我現在真的是非常興奮。
梶浦 要我來看,果然還是壓力很大吧。首先就是,這是第一次以梶浦由記個人名義舉辦的Live,至今還在摸索合適的形式。以前辦過的Live都是以See-saw或FictionJunction YUUKA之類歌唱組合的名義,但這次不一樣了,連同原聲音樂在內,讓很多人來唱自己創作的作品,這種形式的Live還是第一次舉辦。而且說到SH不是以Live出名的嘛。SH的Live不是非常有趣、很讓人興奮激動的嘛。畢竟他們是一直辦著讓觀眾開心的、帥氣的Live的人嘛。
R 過獎了過獎了。
梶浦 而決定要和他們這樣的團體合作辦Live,就覺得肯定不能讓觀眾產生「SH的Live最棒了,但梶浦的就…」這種想法吧。要讓自己覺得我們真是辦成了一場很有趣的Live,同時也要做到能讓觀眾能這麼想,我得十二萬分努力把自己該做的部分做好才行,我是這麼想的。

—— 目前是抱有期待的同時,還是有些不安,是這樣嗎。
梶浦 是的。但這種類似緊張感的心情也會變成動力的。就是因為這樣才得更加努力!會這麼想。

—— 那麼,就請二位再一次就各自所確立的音樂風格,談論一下對對方的印象吧。
梶浦 第一次聽到SH的時候,首先感到的就是「真是太擅長寫旋律了」。怎麼說呢,感到非常震驚。
R 您居然為那些震驚了嗎(笑)。
梶浦 是真的。總之就是,作品裡出現的每段旋律都非常厲害。這點真是讓我覺得非常驚訝,甚至到了有「原來日本有人能寫出這麼厲害的旋律」的想法。說實話我還是挺嫉妒的。
R 今天這一面見得真是太值了(笑)。
梶浦 啊哈哈哈(笑)。還有就是,Revo先生所寫的的旋律裡轉折變化不是非常多嗎。普通的、用基礎手法作曲的J-POP作曲家只要寫好了主歌、導歌和副歌,就會用那些先拼湊著寫一首曲子出來。但他卻會在單獨的一首曲子裡,接連不斷毫不吝嗇地丟擲各種美妙的旋律。讓人覺得「也太奢侈了吧」。不過那個時候我也想到,說不定音樂本來就是這樣,是更加自由奔放的東西。而且在此之上,SH中還有故事不是嗎?我覺得我們在創作音樂的時候太過拘泥於形式了。我自己也會在創作配樂和流行曲的時候下意識地分別用兩種創作方法。我會根據音樂體裁的不同下意識地遵從與其相符的規則,但他就完全不被這種東西束縛,非常自由地在享受音樂。這點讓我受到了很大的衝擊,真的。

—— 聽到梶浦小姐剛才的發言,Revo先生有什麼感想呢。
R 我在聽梶浦小姐所寫的配樂和主題歌的時候,覺得她的作品中雖然有著諸如民族音樂的要素,但是同時卻也展現出了十分現代的西洋音樂文化。而她用技術將這些要素統籌起來,包括音樂中傳達的資訊、樂器的用法,都能不落俗套、非常有風格地呈現給聽眾,就覺得這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另外就是,她的作曲量太讓人震驚了。這麼高的質量,竟然能源源不斷地寫出那麼多。對我來說,這是梶浦小姐讓我覺得驚愕的地方。希望自己能有這種才能(笑)。

—— 作為一介聽眾欣賞二位的作品時,在SH所追求的音樂理念和梶浦小姐所追求的音樂理念中,能找到「故事性」這個共同點。在SH音樂中能感受到戲劇性,而在梶浦小姐的音樂中能有電影般的感覺。在這個方面,二位會覺得有共鳴嗎?
梶浦 關於這一點啊,其實我一開始就感觸很深了。對我而言,音樂必須得是能觸動到自己心靈的東西才行。雖然也有專門為了讓人心情平靜而創作的音樂、或是那種近似環境音的音樂型別,但我自己想要創作出能打動人的音樂,就算自己不刻意追求,音樂性上也會不知不覺往這個方向靠近。平淡似水的音樂也有優點,但既然都要寫了,還是更想寫出能打動人心的作品!我是這種型別的創作者。這也就是說,「想要感動自己」這種心情是我的源動力。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撼動自己的內心,能一直觸動自己的情感。然後也希望能觸動聽眾們的內心,我一直是這樣希望的。第一次聽到SH作品的時候,我真心覺得「啊、這是想要撼動聽眾心靈的音樂啊」。真的,有種不由分說地要人「給我感動啊!」的感覺(笑)。就是充滿了這麼強大的力量,就好像是「你們!都從我們的音樂中感受到些什麼吧!」似的那種強勁,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有逼著人「聽了不感動不行」的強硬吧。
R 是的是的。我們就是會強加於人的(笑)。
梶浦 不過我覺得這正是帥氣的地方,畢竟很少遇到過這種風格的音樂。可能這在某種意義上也能算是一種故事性吧,總之我在這點上還是挺有共鳴的。「他是想讓人徹底被音樂感動到啊」這種心情,我非常理解。我反而還會覺得,原來還有這種手法啊。為了能撼動到人們的內心,說不定手段並沒有那麼重要。只要最後能讓大家得到感動就可以了。他的音樂讓我感悟到了這一點,這也讓我覺得蠻驚訝的。

—— 原來是這樣。Revo先生怎麼看呢?在聽到梶浦小姐的作品時,會在故事性或者其他的部分上有什麼共鳴嗎?
R 那當然是有了。剛才梶浦小姐也說過,聽了我的音樂應該能發現,我不是很喜歡那種曲子裡同一型別樂句不斷重複的音樂。這也和我作為聽眾欣賞音樂時的心態有關。舉個例子,我會從TSUTAYA之類的租賃店裡借一大堆CD回來聽。各種流派各種風格的都聽,覺得可以從中學到點什麼。
梶浦 啊——果然有在做這樣的事啊。
R 不過我聽的時候會稍微帶一些目的性。自己喜歡的東西會另外去聽,但就算不是那麼喜歡,那些話題性很高的作品我也會粗略地全部聽上一遍。而我對那種CD的期待就是,「希望這是張能讓我不按下跳過鍵的作品」。不過實際上大多數曲子我還是就這麼跳過去了。這是我的一個壞習慣。「啊,大概知道這首曲子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了」,就跳過去了。當然,能夠分析出音符的走向及構造,與能夠理解樂曲內在的精神是兩回事。不過就算是這樣,對我來說的理想,就是能夠做出讓人不覺得厭煩完整聽到底的CD。雖然我自己的作品有點強求聽眾反覆去聽,但我在作為聽眾聽別人的CD時,我多數時間也沒有聽得那麼仔細,啪啪啪啪地就跳過去了。所以其實我自己製作的音樂,大概也是針對自己作為聽眾時的這種行為的一種反論吧。回到之前的話題,梶浦小姐創作了很多原聲音樂,自然非常擅長寫出戲劇性的音樂,但在純音樂層面之外,歌詞的寫法也明顯具有個人特色。可以稱之為故事性,或者說是一種非日常感。要說成是一種概念也可以。「我和男朋友吵架了……」這種隨處可見的身邊瑣事,在她的歌詞裡是不會出現的對吧。如果考慮到這種非日常意義上的戲劇性,這部分也算是我們的共通之處。
梶浦 是的。我在作曲的時候也是,經常會有「聽眾會聽厭嗎?」的顧慮,這部分果然還是會刻意去留意吧。比方說,旋律上的展開開始平坦了的話,就在歌詞上加把勁,或者在編曲的時候多努力一下增加氣氛之類的,如何在樂曲中引入高潮是一個非常重要、也是我一直會思考的問題。比如「這邊的音樂部分比較緩和,就加入點驚豔的歌詞吧」這樣。要在5分鐘之內呈現出演繹發展,也許是因為作曲作詞編曲全部都由自己負責才能做到的吧?我會這麼想。
R 就是要靠綜合能力呢。比如在強旋律的地方配上有力的詞,「就是這裡了,該強調的地方」這樣的。
梶浦 有這種情況呢。還有在SH尤其,非常重視演出效果呢。
R 樂曲和作品中的一切都有故事存在,在故事到達高潮的同時,也得創作出音樂上的高潮才行啊。

—— 現在也特別注意在Live上重現這一點吧。
R 是的。現在已經變成這種模式了,說到SH,就是一定會開Live的。畢竟大家也都很期待。

—— 而二位在作為製作人/創作人活動時,會根據曲子替換歌姬這一點,果然也可以說是SH與梶浦小姐的kalafina和FictionJunction(以下簡稱FJ)之間重要的共通點吧。
R 是的,這方面也是一樣的。
梶浦 確實是這樣沒錯呢。
R 但其實在當今日本的流行樂壇裡,並沒有那麼多這種型別的創作者。反過來說,同樣的風格里,目前和我最相似的大概就是梶浦小姐了吧?我反而會這樣想(笑)。其他的話m-flo大概也能算,但我和他們音樂性相差太多了。
梶浦 但說實話我這邊的由來還是蠻單純的。並不是刻意要這麼做,只是在歌曲完成之後尋找合適的歌手時最終選了不一樣的人。開始的原因就是這麼單純,除此之外我什麼都沒想(笑)。初衷只是「這個人更適合唱這首歌」。但從商業角度來看,一旦要起個名字進行活動,只要歌手不斷變化就會讓組合的命名變得非常困難。曲子本身又不是為了歌手特意寫的,以歌手的名義發行就會很奇怪,但是用我的名義發行也一樣奇怪。在作品作為商品進入市場時,需要用一個讓大家一看就能明白的形式去來命名,這就有點難了。結果就有時是FJ有時是kalafina了。

—— 而對二位來說,自身的音樂人格就是FJ、kalafina或者SH,然後通過讓不同歌手來參與,來輸出自己的音樂,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Featuring xx」的形式就不成立了呢。
梶浦 是的,就是你說的這樣。
R 對的。音樂製作人這個立場,放在軍隊裡就和指揮官一樣了。要考慮怎麼用兵才能勝利,之類的,有著這種需要自己來指揮的地方。所以像「Featuring xx」這種和歌手之間立場對等的前提就無法成立了。當然,最終完成的樂曲還是會契合那個歌手的。還有一點就是,基本上誰來唱,SH都會是SH。考慮到梶浦小姐還會用「FictionJunction xx」的名義,就對待歌手這點來說,大概梶浦小姐比我更友善點。
梶浦 啊、但是到了kalafina就沒有歌手名字了。就覺得不加也沒關係了(笑)。

—— (笑)。原來是因為這個理由嗎?
梶浦 也可以這麼說吧(笑)。
R 畢竟kalafina本身就有很多謎團呢。
梶浦 在FJ的場合,我和歌手們的立場是對等的。但到了kalafina就覺得,還是算了吧。當然這絕對不是對歌手們的不尊重,只是要維持對等的立場就會需要一遍遍地改名字。而我希望kalafina的成員不固定,更有流動性。無論組合裡有誰加入、有誰退出,最終走到大家面前的都是kalafina,想做成這個樣子。
R 那簡直就是和我們一樣的感覺了啊(笑)。
梶浦 結果就是變成接近SH這樣的形式了(笑)。

—— 梶浦小姐和Revo先生都是如此,正因為二位能將身為創作者的感性直接轉換為音樂中的風格與個性,才有辦法建立現在這種活動模式的吧。
梶浦 也許是因為這樣吧,但也經常被唱片公司說「這樣很難賣出去的」(笑)。日本的主流趨勢是把歌姬推到臺前,靠增加歌姬自身的粉絲來推動銷量。要再用不同的營銷方式好像還是挺難的。
R 是的是的,確實是有這種風潮。我一開始也被唱片公司的人這麼說了。
梶浦 果然被說過同樣的事呢(笑)。
R 不過最近都是「Revo覺得好的話,大概就沒問題了吧?」這種感覺了。一開始的時候基本上都是「要是不推個歌姬出來,在日本絕對行不通」這樣的嚴正警告。

—— KAORI(織田香織)小姐是目前二位共同啟用的歌手。二位對KAORI小姐這一歌手的評價如何呢?
梶浦 她的聲線很明亮,我很喜歡。基本上我會喜歡聲線低沉的歌手,很多時候一直都在用低音系的歌手,但她的歌聲真的非常明亮。演唱者不同,曲子給人帶來的感覺就會完全不同。當然了,歌曲本身也有合適不合適的問題,但反過來看,當一首歌整個風格太過陰沉,想要加入點亮色拯救一下的時候,就會讓她加入到人聲裡來。這會讓曲子在好的意義上更接近J-POP的風格。。她本身的唱功就很好,最近兩三年又在SH活動,進步非常大,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能唱得那麼好的人應該也不多了。她對待歌唱事業也非常積極,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歌手。

—— Revo先生也在本雜誌Vol 3的採訪中,說到了和剛才梶浦小姐提到的「明亮」相似的評語吧。
R 我應該是說了「如果YUUKI是‘陰’的話,KAORI就是‘陽’」吧?啊太好了,沒有說錯(笑)。
梶浦 我們的想法果然很相似啊(笑)。
R 我們一樣呢~♪(以下省略)剛才提到有J-POP風格這點,我也是這麼想的。當然這也有好有壞,但想要給曲子換一個風格,或是想淡化偏門感的時候,請她來唱就能一下子讓歌曲變得容易入耳。SH中有很多像她這樣極品的素材 ,正因如此,我心中可以說是一直有一種該如何好好烹調的責任感。如果客人們品嚐起來覺得「很難吃」的話,那是KAORI她們的問題嗎?難道不是因為Revo你在烹調時沒有善用素材才造成的嗎?我會抱有這種責任感。CD中收錄了大量的聲音資訊,而我很有可能對這每個音都必須要道歉,所以製作的時候神經非常緊繃。總不能到最後說出「對不起哦,我把這個歌手的特色掐掉了。誒嘿♪」這種話吧(笑)。

—— 原來是這樣(笑)。作為音樂方面的共通點之一,民族音樂的元素也是二位所追求的音樂風格呢。為什麼民族音樂會吸引到你們呢?對於民族音樂裡的魅力有什麼想法嗎?
R 我的話,大概就得從探求「我的前世是什麼?」這裡開始聊起了吧。

—— 話題一下子就變得很龐大了呢。
R 說實話,我確實是從中感受到類似鄉愁的感覺的。就一般的J-POP而言,偶爾會因為年代之類的關係,覺得以前的老歌很懷念,但有時候對那些之前完全沒有聽過的外國民謠,不也會有一種懷舊感嗎?我非常喜歡這種感覺。最近我和梶浦小姐也剛好說起過相關的話題。「3拍子系真好啊」之類的(笑)。
梶浦 是的是的(笑)。

—— 那種傳統感很棒,是這樣嗎?
梶浦 算是吧。3拍子、尤其是6/8拍非常動人啊。
R 畢竟現代音樂多數都是4/4拍的,聽多了也會厭的。

—— 確實如此。
梶浦 以前有人把6/8拍解釋成「搖滾華爾茲」,就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我的話,單純就只是自己聽過的音樂、喜歡的音樂,就這樣非常自然地構成了自己的作品。我在聽的時候不怎麼留意音樂流派,無意間聽到了什麼覺得不錯的,就去找來仔細聽一下。我也不太會按照特定的流派找曲子來聽,大概這也有點影響到我的創作了吧。

—— 在梶浦小姐心裡,各種流派風格自然就融合在一起了吧。
梶浦 80年代的時候有過一回世界音樂類的新世紀音樂(New Age)潮流嘛,那個可以算是開端了吧。從那時候就產生了「真正的世界音樂是什麼呢?」的想法,並且開始深入研究了。當時歐洲和英國那邊的榜單動向,至今也給我帶來很大的影響。
R 那個時期的音樂很帥嘛。
梶浦 真的是很帥。對我來說,民族音樂的這個方面給了我很大的衝擊。
R 聽過各式各樣的音樂之後,就會覺得那種音樂形式才更洗練更好。如果是現場實地聽的話,就會覺得那裡滿溢著巨大的能量,甚至沒法認真聽上一小時。身為聽眾也會覺得這隻能用一種恍惚的狀態去聽。比如那種連續敲太鼓敲上一個小時,節拍都會搞不清楚。就不太能用聽流行樂的心態去聽民族音樂。

—— 真正的民族音樂中確實能感受到這種急切的魄力呢。
梶浦 就是這樣的。

—— 也有人說會在家裡把民俗音樂當作BGM播放,但真正的民樂聽上去感覺並沒有那麼輕快的。
R 所以其實是不適合當BGM來聽的(笑)。
梶浦 那種還是應該是要在當地現場聆聽呢。
R 要聽的話,大概得作為某些儀式的一部分,在現場一邊跳著舞一邊聽才行吧。
梶浦 對,用CD聽的話未免有點服務精神不足了(笑)。
R 是吧(笑)。畢竟民俗音樂裡沒有什麼副歌不副歌的。到我們這裡就覺得不寫個副歌出來不行。
梶浦 啊哈哈哈哈(笑)。這個我很懂!雖然沒有準備寫那種真正的非洲民俗音樂,但還是會希望能在自己創作的曲子裡,作為精髓加入一些來自那種音樂的高昂情緒。像之前說過的,我覺得那也是一種打動人心的手法。
R 是這樣沒錯。還有就是,能從中感覺到很高的自由度。從古典音樂開始,綿延不絕代代相傳的西洋音樂背後有著非常嚴肅的理論,要在別人仔細搭好的地基上創作音樂,怎麼說都會有點不自由。而如果在那個基礎上加上一點,說不好聽是隨便、說得好聽就是融入了自由靈魂的內容進去,根據心情的變化,自由度也會隨之增加。不過據說越是隨意的狀態,從腦波上來看越能寫出舒心的東西。大概這也是大家內心會受到觸動的原因之一吧。

—— 非常感謝二位。接下來是關於「Dream Port 2008」的部分,二位已經開始討論Live內容和舞臺構想之類的話題了嗎?
R 是的,慢慢在討論了。
梶浦 感覺最近終於有點苗頭了。從一開始「真的要辦Live嗎?」,到現在是「終於有點頭緒了」的感覺。

—— 二位之間已經有了具體的共同理念,是這樣嗎?
梶浦 還在摸索中。像是Live整體的劇情構造,這方面還只是討論了很少的一部分。
R 這樣子開始、最後這樣子結束,大概就可以做成一臺不錯的演出了吧?大致只討論了這點吧。

—— 也就是說已經確定了起點和方向性這方面的東西,接下來要再充實其中的細節?
梶浦 是的。感覺終於能發現兩個人一起辦一場Live的意義了。
R 畢竟一開始只是「兩個人一起做點什麼應該會很有趣吧?」這樣不清不楚的提案而已。現在場地安排好了,像這樣的訪談也開始了,身邊的人事都定下來了,就覺得「那我們差不多也得認真思考起來才行」了(笑)。

—— 這次決定使用的是「神戶世界紀念大廳」和「橫濱國際和平會議場」這樣大規模的會場。
R 好厲害哦。不過,說不定前排座位上放的都是泰迪熊玩偶什麼的呢(笑)。
梶浦 或者其實觀眾都是背景板(笑)。

—— 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才對!再說為什麼是前面的座位啊(笑)。對各位樂迷來說,就算知道兩位之間有故事性這一共通點,但因為聲音製作、聲音風景方面都完全不同,一定會對兩位共同演出到底會帶來什麼效果很有興趣吧。
R 雖然還不能說得很詳細,不過我們正在討論「得讓大家感受到兩個人合作的意義才行吧」。畢竟如果只是分別出場各自負責自己個人的部分,那就沒意思了。所以,需要我們兩個人為彼此都帶來良性刺激,讓觀眾們好好看到成果。
梶浦 因為雙方的樂迷都會到場,演出中肯定會分別有SH的部分和梶浦的部分,但只是這樣的話,果然還是不夠啊(笑)。這樣一來就變成我們一人用一半時間做自己的Live,大家看完自己想看的半場就會回去了。

—— 那麼,快到對談結束的時間了,最後請二位談談對「Dream Port 2008」的展望吧。
R 那先從我開始。……呃,如果這裡不說點什麼擲地有聲的話,那不管之前說得再怎麼好都沒用了。不過就是會在這種時候說不出什麼好話啊,Revo這個人就是這樣的(笑)。
梶浦 採訪結束重聽錄音檔總結成稿的時候才發現「這根本沒法登出來啊!」之類的?

—— 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啦(笑)。
R 好!那麼就來談談展望。我會盡自己所能,也有信心讓來看SH的人盡興而歸。但這次只是那樣的話並沒有什麼意義。這次Live的意義就在於是和梶浦小姐一起舉辦,以及在這種前提下到底能不能拿出有趣的成品。也就是說,就算她的樂迷對我不抱任何期待,也希望他們參加了這場Live之後能帶著「SH也挺有趣」的想法回家。並且,這可不是「如果能做到就好了…」的程度而已,而是這場Live的底線。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就算是失敗了,所以絕對會超越這底線的。絕對不會讓大家白花這個票錢,這是我想對梶浦小姐的樂迷說的話。我會努力讓你們享受另一半Live的!
梶浦 我的話,其實從以前就覺得Live只要開心就有價值了。不需要什麼太過複雜的想法,總之就是要讓來看Live的人享受演出。希望這場Live能讓觀眾們覺得「好厲害!就是因為是這兩個人合作了才這麼有趣的啊!」,跨過樂迷之間的隔閡,純粹地把音樂是多麼有趣這點傳達出去。不是因為喜歡我們之中的哪一個,而是因為在此時此刻聽到的音樂能讓你感到快樂。如果能辦成這樣的Live就太棒了。
R 說是我們兩人的Live,但實際上工作的不可能只有我們兩個。要是身邊的人不覺得這很有意思的話,那就只是在添麻煩了(笑)。我們倆只是說了一句要一起辦Live,但馬上就變成了「那麼舞臺上總共要上多少人」的問題了。
梶浦 就是這樣的。PA負責人真是對不起!得現在就先道歉才行(笑)。
R 相關的工作人員數量也要加倍。人工費用也會加倍(笑)。
梶浦 計劃了很多「總之就是想試試看」的事情,最終卻發現「咦,虧本了?」之類的(笑)。

—— 非常期待!今天非常感謝二位參加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