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さやわか
原文首先登載於十週年特設站EXTRA頁面:http://shxanniv.ponycanyon.co.jp/extra.html
訪談後篇釋出後,前篇登載地址更換至 http://shxanniv.ponycanyon.co.jp/extra2.html

譯:西風散盡
譯文首發於LOFTER: http://zephyruszzz.lofter.com/post/dc415_6c1738d
譯者微博: http://www.weibo.com/o3ozz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 Sound Horizon(以下簡稱SH)的新作「Nein」,距離上次發行類似的Story CD名義的專輯,實際上已經相隔了四年半之久。不過,在這段時間裡,Revo先生的音樂活動也還是非常活躍呢。這期間的經驗,是不是為這次的作品帶來了良性刺激呢?

Revo 究竟如何呢。作為Linked Horizon(以下簡稱LH)活動時更多的是與各種其他作品的合作,不過,真要討論「若是沒有這些經驗,新作會如何改變」這種「如果」的故事還是有點難呢。這個問題只能在當下所處這個世界線之外才能判斷吧(笑),是因為有了LH的經驗之後才變成了這樣的形式呢,還是說和前作相隔了那麼長時間之後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這兩者之間也有不少不可分割的部分。不過,在聽到這個問題之後稍稍回顧一下過去,我認為自己對音樂用心的地方和以前的作品相比略有改變了。當然,過去製作作品的時候也是非常用心的,不過音樂的質量本身有所提高。

—— 這是說,既有作曲方面的提高,也有演奏水平和錄音技術方面的提高嗎?

Revo 有些人只是單純地聽聽,看看自己是不是單純喜歡作為曲子的這些音樂,並以此來判斷作品的好壞,所以聽到我說這次作品質量有所提高之後,也會有人會覺得「哪提高了啊?」的吧。不過,作為一個音樂家,如何在創作音樂的過程中考慮到樂曲中的各種細節,就這個判斷標準來說的話,大概確實是比以前有所進步了。

—— 為什麼LH的活動經驗給您帶去了大幅提高樂曲質量的結果呢?

Revo LH這個團體的活動,是為已有既存故事的作品創作與之相符的樂曲,創作的重點自然就會落在為那個故事創作最合適的樂曲上了。也正因如此,在樂曲方面就會更為精煉。這樣慢慢地在創作音樂時就會在更多地方精益求精,而回到SH這邊需要自己創作劇情時,果然也希望在音樂上做得更為細緻。SH作品裡故事是自己創造的,自然就會想把傾向音樂性的比重放到劇情性上來。不過,在音樂性上,一度奮力精進過之後,也不需要刻意降低就是了。

—— 在有了LH經驗之後再以SH名義釋出專輯,您認為這其中最大的不同在哪裡呢?

Revo 這些自然都在音樂裡,「只要聽了就能明白了」,其實我是想這麼說的,不過這樣的話這個訪談就無法成立了,還是來好好思考一下吧(笑)。要說LH的話,我認為最重要的部分果然還是「故事的原作者不是我」這一點。LH的音樂理念就是在不影響原作世界觀和劇情的前提下,恰到好處地添上為之增色的一筆。而SH則與之不同,故事本身的原作者也是我,放開手腳去做也不會惹怒什麼人,故事與音樂可以緊密結合在一起。比起讓音樂去貼合故事,說是用音樂來創作故事更好吧。但也不能因為故事的要素很重要,就在音樂方面隨隨便便。作為音樂本身要有可聽性,在這前提下再加入故事,看看能做到什麼程度,簡單來說就是這樣的一個概念。基本上不用減法去思考。不會有「為了做到什麼而把別的東西減掉」這種事情。而這麼做一個弊端就是,會給聽眾帶去比較大的負擔。因為在其中塞進了大量的情報,要完全解讀其中音樂性與故事性的意圖,只憑獨自一人來說也許是不可能完成的。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信任著聽眾們把這些要素加入了作品之中。這是我想對各位表達的尊重之情,或者說,我覺得沒必要帶著「就做到這種程度吧這樣普通大眾也能理解了吧」這種想法縱容大家。再說,聽者也絕不止一人。只要創作出了能觸動人們心靈的作品,就會逐漸形成為之交流討論的人群,為享受彼此之間的不同詮釋提供發展的土壤,我在這10年之中確信了這一點。若有人覺得容易聽是音樂最大的美德,也許還是去購買其他藝人的作品比較好吧。不過,音樂有著豐富的可能性,只關注於那一點的話,必然會錯過什麼。世間的成熟大人們也許會說「減法才是成年人的精煉美學」。那就讓別人去做那些減法好了(笑)。世界那麼廣闊,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也可以存在的吧。就算覺得我是中二病也可以,今後我也會繼續精煉加法的美學。不用減法,在音樂和故事兩方面繼續追求極致。

—— 正像剛才討論過的那樣呢。LH名義的活動帶來音樂質量的提高,而後卻不做減法,將這份成果新加入到SH的作品之中。

Revo 這麼做了之後,音樂更為精悍,故事也更為豐富,是能讓人享受到更多的作品。將兩者結合之後,有趣的感受和精神淨化的過程,也許只有這裡才能感受到了吧。這種感覺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別的地方應該都不會有。具體對作品的好惡就交給聽眾判斷,但作為一個帶著「想要讓大家聽得開心,想要給大家一個驚喜」這種心態的娛樂工作者,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拼命的領域,並為此驕傲。

—— 「Nein」中不僅加入了LH的活動成果,以往的SH作品中也有的使用樂團與絃樂的壯大改編也讓作品本身更加耐聽了呢。

Revo 以LH名義為遊戲作品《勇氣默示錄》及動畫作品《進擊的巨人》創作音樂的時候,製作方對我的期待應該是有交響色彩的音樂吧。所以那個時候是以通常的樂團編曲為核心,加入一些交響樂因素。畢竟我自己在SH的時候創作了很多這樣的作品,能得到這樣的期待也算是不出所料吧。不過,這些年來,我自己也經歷了管絃樂團的演出,在交響方面的創作質量也有所提高了。同時,樂團音樂的部分也和交響要素更為契合了。如今我所創作的音律應該就是這樣慢慢積累著精煉出來的。

—— 不過,與此同時,「Nein」整體也囊括了豐富的音樂流派呢。有像第一曲那樣電子合成的,也有巴薩諾瓦風格1的改編,還有使用了古典鋼琴的抒情曲,真是涉獵廣泛呢。

Revo 這個嘛,畢竟管絃樂並不是我在創作中加入的唯一要素,所以也會有巴薩諾瓦風格和不經電子擴音的原生音樂在其中,這就是說,氣勢非常巨集大的編排與小規模的細膩編排互相交織。此外,有些部分裡還刻意加入了蜂鳴器的電流音音效。這是想要在音樂方面表現出趣味性,也就是說,不只是創作出跌宕起伏的故事,同時也要創作出跌宕起伏的音樂,我希望這次的作品能成為這種理念的代表。這可以算是以物語音樂一路走來的SH自出道以來集大成的一個作品吧,同時也包含了自己再次確認「這就是我所認為的物語音樂」這個意義,才最終決定創作出了這樣的內容。

—— 不過第一曲是電子音樂,之於SH來說還真是出人意料的安排呢。雖說您以前自主製作的「Pico Magic Reloaded」一類的專輯裡也有過相似的風格。

Revo 就我自己來說的話,也不討厭嘗試這種類似賭博的事情就是了。所以,對願意來聽的各位聽眾而言,在沒能輕易聽到自己所期望的內容時,要是能想著「居然這樣了啊!」,享受到這種意外就是最好了。當然了,聽完這次的整張專輯之後,大家應該也能發現其中充滿了熟悉的要素吧。只不過,我覺得,要是因為這次是久違的10曲以上的專輯了,就想著「來來來,讓你們久等了吧」而只寫些大家似乎會喜歡的東西,就沒什麼太大的意思了。我之前應該也在哪裡說過的,因為是十週年就把至今為止的作品都拉出來回顧一下,這樣其實是很無趣的。又不是為了總結過去經歷,不是想讓這次的作品成為最後一次作品,所以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要為之後的創作打好基礎才行。

—— 就專輯而言,距離前作7th Story CD「Märchen」釋出已時隔四年半,您對如此長的空白期是有所預期的嗎?還是說這是自然的結果呢?

Revo 有一部分是自然而然的吧。以LH名義活動的時候,作品本身畢竟是屬於對方的,自己不能掌控一切。所以,要是在LH方面的活動時期略有超出預期,SH這邊必然就順勢延後了。直說的話,這次釋出的雖然是9th Story CD,但其實8th Story CD還沒有釋出呢。其實我原來想著不管先出哪個都可以的(笑)。不過,和第九相比,第八張故事專輯創作起來更耗費精力,所以才先出了第九。所以說,要是沒有LH的活動的話,說不定先發布第八地平線也是有可能的吧。

—— 原來如此。說到這次,是不是意味著與「Nein」同時進行的第八地平線至少已經有了構思呢。

Revo 雖然曲子本身基本沒怎麼寫出來,但我的腦中其實每天都在思考著應該寫哪些內容。只是作曲本身的話,我還是馬上就能寫出來的。但如果是為了達到「就是這個!」的地步,還需要很多工序。畢竟對我來說,創作一首歌曲是需要理由的。若是不明確「為什麼要在現在寫這首歌」的動機,就不會有動力。這是我最近意識到的一點,其實只是單純作曲的話可以說是要寫多少都能寫得出來。對我來說,音樂一年到頭都在我腦袋裡持續作響,問題只是什麼時候輸出而已。但是,正是因為曲子怎麼都能寫得出來,才需要「為什麼要在眼下這個時機下創作這首歌」的理由。要是把想到的曲子一股腦地全譜出來,只靠一個人的人生,大概是不太夠了(苦笑)。

—— Revo先生在具體的作曲工程中也會如此追求嗎?比如說,是不是一定會意識到「必須使用這個音色」的理由呢。

Revo 在我的創作中,一切都存在明確的理由。覺得不必要的東西自然就不會加入到作品中。CD這個載體裡,能加入的資訊量也很有限,沒有多餘的空間給不需要的元素。很多人會覺得我的音樂裡有著特別多的音色音效,而那些全都是必要的。甚至在有些時候,一些聽上去只是模模糊糊的的部分,也是想要這種這效果才加入進去的。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雖然從理論上來說有點破綻,但這麼安排聽上去會比較舒服」這樣感性的理由,不過總體來說,沒有一個音是隨隨便便放進去的。

—— 那麼,對於今後會發布的眾多作品來說,重要的果然是釋出的時機和理由吧。

Revo 是呢。不過,對於一路關注追隨著SH的人們來說,大概已經到達了一種像這樣安定等待新作慢慢釋出的境界了吧。當然,這樣對希望能快點聽到新作的人來說略微有些抱歉。不過,我認為在從事這樣的娛樂工作時,「只追求當下的快樂還不夠」的感覺非常重要。當然了,要是作品問世之時不能讓人樂在其中,從商業角度來說本也就不合適。要說我有什麼追求的話,大概就是希望大家在完結後也能樂在其中,迎接續作。不只是當下一時之間的開心,而是讓期待之情永不終結,永遠持續。我覺得這個過程才是各位所期待的東西。虛構的世界就是這樣,有開始也有結束,總有一天會走到終點。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相信大家也非常明白。可「結束」本身果然還是很讓人感到寂寞,如同人類注定一死的人性,我這麼認為。不過,即使這一次的祭典結束了,但一想到還會有下一次祭典,平時的生活再辛苦就也能繼續努力下去了。對於我的作品,如果大家能像對待這種祭典一樣就最好了。啊、要是能像等待奧運會或者世界盃那樣的心態來等待新作的話,等待期間就會一直很開心了哦(笑)。下次SH日本隊也會全力以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