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さやわか
原文登載於十週年特設站EXTRA頁面:http://shxanniv.ponycanyon.co.jp/extra.html

翻譯:海帶、西風散盡
校譯:西風散盡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在這次新作「Nein」的製作上,是否有很大一部份是有意對應商業出道10週年這件事呢?
Revo 因為這次的作品裡投入了十週年集大成的心情,所以製作時確實有意加入了大量過往的SH元素。製作之前的每張作品時,其實都想著「如果能讓新的聽眾更加了解自己的音樂就好了」,但這次完全是抱著「聽了之後能對過往作品產生興趣繼而回溯」的邪惡企圖(笑)。在這次的10週年企劃裡,我想對那些懷有興趣卻有著「物語音樂是什麼呀?」「是系列作品嗎?」「門檻好像很高啊?」這類印象而感到難以入門的人,說上一句「現在開始也還不遲哦」。今年還積極展開了跨媒體合作,若是能順利聯絡上這個目標就好了。不過自然,越是一直以來熱心追蹤情報的人,越是能在這次的作品裡發現樂趣、享受其中的內容。即使是單純地欣賞音樂,應該也能感到作品的豐富多樣,但我認為,真正開心的還是其後挖掘深意的時候。

――確實,Revo先生在製作同時回首過去的Story CD,這一點從這次作品本身就充分表現出來了呢。
Revo 的確是這樣。不過,其實從9週年左右的時候開始,就多多少少有機會開始回顧了哦(笑)。2013年的「萬聖節與夜的物語」裡,也融入了能聯想到迄今作品的用詞。不過,這次可以說更加直接了吧。

――製作過程中,是一邊重聽至今為止的Story CD一邊製作的嗎?還是說,Revo先生腦中清楚記得過去Story CD的所有內容呢?
Revo 基本上全部都記得,所以並沒有一一重聽。基本上,是將自己所記得的東西加上如今的自己這層濾鏡的感覺。不過,要是記錯些什麼就會真的導致事故了,所以也會重新檢查可能需要略加確認的部份,大致是這樣。

――在回顧時,不止故事情節,過去的音樂性也有意汲取了嗎?例如使用同樣的音色、加入相似的樂句之類的。
Revo 相似的部份應該非常多,不過我也並沒有刻意想著要做得一樣。基本上我還是認為,過去作品的總體質量是偏低的。所以就算當前的作品裡出現了和過去一樣的部份,那也只不過說明了這部分具有很大的普遍性,不管經過幾世紀都是最合適的。

――關於內容,希望能在不觸及具體情節下多瞭解一些詳細情況。首先專輯的標題為否定詞,言下之意就是說本作品是要否定些什麼的故事吧。不過,先行主打曲「牢籠中的沙箱」中強調了薛丁格貓的比喻,似乎又暗示了本作品其實不僅僅是想要否定些什麼東西這麼單純。
Revo 這一次的主題其實與SH長久以來做的事情相當一致。就像「某人究竟是幸抑或不幸」這個問題,追根究底還是要基於觀察那個人的觀測者自身的判斷,我自己也不知道正確解答,SH本身就是「正因如此,大家也來想想看吧」的音樂。說得極端一點,箱子中的貓究竟是生是死是無法定論的。任何一種可能性都互相交疊,只能說是既生亦死,這也正是SH的故事性質。進一步說,以前的作品是「雖然死亡本身已確定,但無法確定幸福或不幸」這種程度,這次則是加入了「到底是生是死」這樣徹底深入的部份。

――就連發生了什麼事都無法確定,有這種感覺呢。
Revo 是這樣沒錯。薛丁格的貓本身也不是講述現實中的現象,而是思考模型,也就是明明只應該存在於腦內,卻要思考現實中的那隻貓究竟是生是死,這樣的概念。將這個概念代入SH的故事的話,故事開始的契機,或者說故事所在的整個世界,雖然最初都是由我創作出來,但是一旦將之託付給各位傾聽之人,應該就會生出各式各樣的解讀闡釋。或許有羅蘭(※對SH的粉絲飽含愛意的稱呼之一)會認為不該推翻、不該否定我所創作的故事,但是,就算否定了也沒什麼不好吧?這次的作品就表現了這種想法。不是單純地讓人覺得「這個故事迎來了這樣的結局」,而是讓聽者思考「不這樣的話不也挺好的?」「如果不是這樣會如何呢?」這些問題,不也是很自由嗎?人類的想像力也是如此。

――本來想進一步詢問「並不是單純的否定」一事,但您剛剛已經回答了,也就是說這個作品,並不是去「否定」Revo先生以前那些錯誤的解釋從而提示正確解答,沒錯吧。
Revo 完全不是那樣哦。不如說是一臉親切的樣子故意混淆大家的感覺(笑)。表面上似乎是增加了新情報,但是聽後反而因為深刻體會到「原來自己曾旅經的世界有這麼廣大」,無法確定哪個才是真實,從而感到一種恐懼之情吧。聽了這張專輯後,應該有很多地方能讓人感到溫情治癒、感動人心的情節,但是,應該還是會留有一些不安吧。這份溫情究竟是不是這個故事應該抵達的正確答案呢、是不是這個故事正確的解讀方法呢,會開始這麼想吧。

――謝謝您的回答。接下來還想就專輯封面和Music Video(以下簡稱MV)提問。首先,請問CD封面是基於怎樣的想法來決定的呢?
Revo 其實這作法已經行之有年了,首先是基於「初回盤和通常盤若能形成某種對比的話應該會十分有趣」這樣的想法。如果都是相同的東西會很無趣,因此大致上都會以一種封面表現出世界觀、另一種封面體現出其複雜性。

――尤其這次的封面中,以初回盤封面人物窺探通常盤封面人物這樣的形式,可說是相當直觀的表現出了多面性呢。
Revo 看到初回盤的話會以為「主角就是這些人」,但是如果換一種角度觀看,真正的主角其實是通常盤封面中所畫的人物才對?不、搞不好其實DX盤的箱子中的×××才是主角哦(笑)。

――也就是說,藉由這種彼此呼應的封面設計,成為了沒有主副之分的形式呢。那麼先行主打曲「牢籠中的沙箱」的MV,您有些什麼看法呢?
Revo 具體的影像內容沒有給出特別詳細的指示,不過,是我提出說大方向要走這種路線的。既然呈現了新風格的音樂,若影像還使用跟過去一樣的手法就無趣了。雖然習慣了的事情做起來會比較輕鬆,但是本來就不是為了輕鬆才創作的。那麼,適合這首曲子的影像能運用什麼新穎的手法呢,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想這次往這種不知該不該說是VJ風1、總之相當有舞曲風的作品靠近了。當然並不是說我的音樂就會變成純粹的舞曲,而是稍微做出一些舞曲感,一邊兼顧故事性的形式。總之,就是比較抽象,雖然沒有很細緻地去呈現故事,但和音樂能恰到好處地同步。

――在最近的MV裡,包括「夜鷹之星」在內,實景拍攝以外的拍攝手法漸漸增多了呢。這是有意為之的發展嗎?
Revo 可以說現在稍微有點對實景拍攝感到厭倦了呢。該說是想打破傳統上SH的MV非實景拍攝不可的固有概念嗎,我還是認為應該還能有更多樣的風格作法。所以也陸陸續續使用了動畫、木偶劇等形式。不過當然也不是要否定實景拍攝,以後應該還是會使用到的。畢竟就算是實景拍攝,也還有很多沒嘗試過的事。

――原來如此。另外還有件令人在意的事,接下來想針對完全數量限定豪華盤提問。總而言之,其中收錄的內容是足以讓粉絲垂涎三尺的豪華套組,就連包裝也別出心裁。不過在音源這部份引人注目的果然還是其中附錄了Omake Maxi《不可思議小宇宙(暫定)》吧。這張作品原本就自2007年4月1日開始,傳聞為構思了八年的問題作9th Story而在粉絲間廣為人知,為什麼不是這張作品,而是以《Nein》作為9th Story CD發售呢?
Revo 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裡,9th Story CD就是《Nein》,而在其他世界裡,可能《不可思議超宇宙》才是9th Story CD。2007年的那個時候,不知為何,大家得以窺見了原本無從得知的世界吧。

――那麼,這次就是將原本無從得知的東西以Maxi CD的形式附在完全數量限定豪華盤中了呢。但是根據2007年幻視到的其他世界的記載,開場曲為《即是…星間超隧道》,其他還收錄了包含《即是…吞噬小行星的超紅炎》在內的數首歌曲。這次的Maxi CD的確有收錄這兩首曲子,但既然寫到「其他數首歌曲」,也就是說還存在有其他未發表的音源嗎?
Revo 原本應該是專輯的,但這次沒辦法把全部音源都弄到手,畢竟我也不是萬能的。再說需求量也成謎(笑)。不過,只要實際看過DX盤的話,應該就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總之,這次是藉由各種不可思議的力量才得以聽到這些收錄曲。如果這張專輯、不、這張專輯和之後終究會發售的Concert DVD/ Blu-ray能賣出10萬張的話,或許就有可能拿到剩下的音源哦。僅限10週年紀念(笑)。

——原來如此,正因為是原先根本就無從得知的東西,所以就算只收錄了三首,也已經很讓人詫異了。那麼,包括DX盤的內容在內,您希望各位粉絲們用什麼心態來聽《Nein》這張專輯呢?
Revo 各位若是能隨心所欲用自己的方式享受到這張專輯就最好了。我這邊不會有任何強制的要求。無論你選擇怎樣闡釋這個故事,我都不會否定。也正因為這樣,要是我能許一個願望的話,就是「希望你不要否定他人的詮釋,享受這張專輯」。各有千秋不是很不錯的事情嗎?畢竟大家在不同的地方出生,又在不同的環境下長大。不過,現在聽了同樣的音樂之後,感受到色彩相似的寂寞了吧2?人生一世總會盡力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而終有一死。可是,從中能聽到的也一定不只是這種寂寞吧。還能在音樂中感到熱情、快樂,「這是什麼充滿電波感的喵喵連發」、春天麵包祭3、通篇的「這什麼鬼歌詞啊根本沒法念4」、「結果剛感嘆完歌詞難念之後就來了個金字塔嗎5」、瘋狂的押韻狂歡6、「這個混蛋妹控前輩沒救了快吃藥7」、可後輩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突然在路上大喊著「聽我唱吧」就唱起了歌來8、即使如此種種也有難以言喻的感動,這些音樂中的感想不也有著相似的色彩嗎?你可以否定這個故事,也可以肯定它。不只是這個作品裡登場的角色,每個人都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大家都擁有巨大的可能性。認真思考著要改變的話,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改變。就算「你感受到的快樂與別人的也許有所不同」,也「不需要否定什麼人的快樂,你所認為的快樂也一定是真正的快樂」,不,應該說,正因為這種不同,「你所認為的快樂會比現在更讓你感到快樂」。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自己作為一個創造者,將這一點用我的物語音樂體現出來,而不是用別的什麼娛樂體裁。要是SH能成為這樣一種娛樂就好了,我是這麼夢想著的。這是在經歷了10年後的現在,偶然停下腳步之時我所想到的。而這個夢想不會結束。因為有你在這裡。請在今後也繼續享受SH所帶來的樂趣吧。你的人生值得你樂在其中。Revo我也會這麼做的,同時也會加油&加油9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