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登於《Sound Designer》2018年2月號(2018年1月9日發售)

翻譯:Rose、畫紫
校譯:西風散盡、莎莉蛋糕、初霜翼
※附有雜誌中多張圖片內文字的翻譯,以方便對照雜誌原文閱讀。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人氣動畫《進擊的巨人》自2013年播出了電視動畫第一季之後,第二季和劇場版前後篇亦相繼推出,更將於今年1月13日上映新作。而使得該作品宏大而細膩的世界觀如此鮮明難忘的,正是該作品的「音樂」。本期雜誌中,編輯部將聚焦《進擊的巨人》的音樂,採訪創作主題曲的Linked Horizon、cinema staff、神聖かまってちゃん,以及負責原聲音樂的澤野弘之先生,對他們所創作的音樂進行徹底剖析。

音樂的魅力 使《進擊的巨人》的世界觀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進擊的巨人》的音樂,由多位藝人/創作人聯手打造。本文將劇中樂曲分為片頭曲、片尾曲和原聲音樂三類,各類樂曲在構築出動畫作品的同時,分別發揮了什麼作用,本文將做一一介紹。

文:內藤朗

與故事完美融合 Linked Horizon的物語音樂

暗黑科幻作品《進擊的巨人》講述了擁有壓倒性力量的巨人與人類之間展開的賭上生命的戰鬥。不論世界觀還是登場人物,都給觀眾帶來了強烈的衝擊,成為話題作品。原著漫畫以其獨特而不乏刺激性描寫的劇情吸引了大眾注意,動畫也充分再現了原著的風味,獲得高度評價。對科幻作品而言,關鍵總在於「如何將世界觀真實地傳達給觀眾」,因此,「音樂」在其中也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本作品的音樂、尤其是原聲音樂的特徵,是以合唱團(唱詩班)和大規模管絃樂器組成的交響樂為中心,配合各個場景,精準編排聲部。時而又加入以豐富的合成音效與民族樂器製作的樂曲,將宏大莊嚴的世界觀原原本本地化作聲音。想必這正是它的一大魅力所在。

一般而言,動畫音樂與連續劇等一樣,可以大致分為「主題曲」和「配樂」兩部分。主題曲稱得上是作品自身的門面,大多鮮明地反映出作品的內容與基調,承擔著極為重要的使命。片頭曲多傾向以抓耳的曲調,去整體呈現動畫的主題。相反,片尾曲則會受到觀看後的印象和回味餘韻的影響,而更傾向於採用其他視角去展現作品的世界觀,或是著眼於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構成伏筆的內容等等。

《進擊的巨人》片頭曲由Linked Horizon創作,這是由音樂創作人Revo主宰的,與動畫等其他作品合作時的企劃。2013年製作單曲《向自由進擊》,收錄了TV動畫第一季的主題曲《紅蓮之弓矢》,榮獲白金唱片等成績,人氣不俗。他不僅創作了第一季和第二季的片頭曲,亦負責了劇場版前‧後篇的主題曲。Revo原本主宰的Sound Horizon以「整張專輯為一組組曲,以組曲形式編織故事」的手法,確立了「物語音樂」這一風格。配合情景使用詩、歌、獨白、音效進行描繪是其最大的特徵,其莊嚴感與《進擊的巨人》的世界觀融合得天衣無縫。

(下略)


Linked Horizon
由音樂創作人Revo一手包辦作詞、作曲、編曲,是他與其他作品合作展開音樂活動時所用的名義。自2012年創立以來,發行了兩張單曲和兩張專輯。於2013年創作了高人氣電視動畫《進擊的巨人》的片頭主題曲,並發行了以一張CD完美展現原著世界觀的單曲《向自由進擊》。單曲銷售量及數字音樂下載量均取得了白金唱片的成績,銷量逾30萬張,成為大熱之作。


進擊的巨人 主題曲 Linked Horizon Revo

Linked Horizon負責了TV動畫《進擊的巨人》片頭曲和劇場版的主題曲。Revo包辦了作詞、作曲、編曲和主唱,我們請他從曲子初稿開始,一直講述到編曲中傾注的構想,以及錄音的幕後故事。

採訪:黑田隆憲

從《進擊的巨人》剛開始連載時就在追了,覺得非常喜歡

在以樂團音樂為基調的同時,也希望能在此之上營造出電影般的氛圍

——首先想請Revo先生告訴我們成為《進擊的巨人》主題曲擔當者的經過。
Revo:一開始聽到關於主題曲的話題時,就是「都已經決定好了」的感覺,所以忍不住在心裡「咦?」了一下(笑)我自己從《進擊的巨人》剛開始連載時就在追了,覺得非常喜歡。不過,這件事我並沒有告訴其他人。我猜可能是因為BD/DVD的發售公司是(我隸屬的)PONY CANYON的關係,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可能有人提起過「用Linked Horizon不是挺好的嗎?」之類的話題吧。
——實際上得知主題曲的安排時有什麼感想?
Revo:先把我自己的參與放到一邊,因為當時就已經是一部勢頭強勁的作品了,一直覺得「早晚會做成動畫的吧」,所以當時最直接的感想就是「啊,果然是在進行的啊」。本來完全沒想過會和自己產生關聯,說成「命運」好像太誇張,不過還是強烈地感覺到「或許這就是我應該承擔的工作」。
——跟荒木(哲郎)監督第一次開會時聊了些什麼?
Revo:他希望我加入一些有深度的隱喻,描寫些花或鳥之類,這些在第一首主題曲《紅蓮之弓矢》的歌詞中也略有反映。不過那時監督說過類似「不想做成只有戰鬥場面很華麗的動畫」的話,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打算做成文藝作品一般的東西」之類。我記得看到最終播出的動畫時還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特別是第1話讓我印象很深,有一個鏡頭是鳥兒在空中飛,接著畫面給了艾倫(主角)的眼睛一個特寫,艾倫在仰望它們,他眼中映出了鳥兒飛在空中的畫面,而當時配合的音樂,就非常安靜。不是無聲,而是那種帶有緊張感的環境音。能讓人感受到動與靜之間的張力、有深度,我能感覺到他們是要把它做成一部這樣的作品。
——片頭曲製作了多長時間呢?
Revo:第一次開會是在2012年9月,動畫正式播出則是在第二年的4月,所以大約是半年吧。製作的形式是首先創作歌曲,之後再配合歌曲來製作影像,所以截止時間要更早一點。大概在2月左右吧。我自己在拜讀原作時其實就已經建立了大致的印象。所以在第一次開會的階段,就已經有完成了大半的Demo1,可以請他們聽了。聽過之後很快就認可了歌曲的方向。因為對方要求而大幅度改動的大概也只有歌詞的方向吧。在這之上再做加工,打磨後交出的第2版Demo,就是現在完成版曲子的基礎了。
——拜讀原作後,Revo先生心中已經建立起來的印象是指?
Revo:首先,聲音的印象基本是硬派。剛才也提過「動與靜之間的張力」,但是在片頭曲想要突然由「靜」開始,時長上來說是不可能的(笑)。電視播出的版本一開始就很激昂。因為預兆的部分交由動畫影像去呈現了,所以我想主題曲就應該去表現「巨人突然襲擊而來」這個方面了吧。動畫片頭曲的時長規定是89秒,雖然《紅蓮之弓矢》超出了一點限制,但是姑且是按照這個框架內的起承轉合去製作的,加入和刪減了許多東西。
——「加入和刪減了許多東西」是指?
Revo:曲子的BPM2有180多,雖然有很多細節,但節奏本身算是比較快的。所以小節數也相當多。樂曲裡稍微有一些流行句,也有前奏主題,主歌,導歌,副歌,還有完整的尾奏,再加上將這些轉調後再反覆…。雖然裝進了相當多的元素,但是在完整版裡預示著動盪不安的合唱部分,在播出的版本里被剪掉了。所以相應地,樂曲就需要以異乎尋常的激昂情緒一路疾馳,讓人一聽到就能感到緊迫感,我是以此為目標創作的。
——有作為參考的歌曲嗎?
Revo:不,並沒有特別想到哪首要參考的歌曲。我差不多是將看漫畫的時候腦中自然浮現的印象原封不動地放進了歌曲裡面。巨人突然憑空出現,襲擊人類,感覺跟《哥斯拉》這種以巨型怪獸為主題的特攝電影有點像。就我自己的音樂風格而言,以樂團音樂為基調的同時,也希望能在此之上營造出電影般的氛圍。
——創作最初的Demo時所用的裝置是?
Revo:現在用膝上型電腦工作的情況比較多。電腦用的是Apple MacBook Pro,DAW軟體3則是Logic Pro X。因為一直都在用,對我來說就好像是紙和筆一樣。不過雖然這個軟體的功能非常多,但我自己並不會用到那麼多功能。快捷鍵也都是我自定義過的,已經用得很順手了,對我來說是很方便的工具。所以已經離不開它了(笑)。我經常拿著電腦到處走,時不時在空檔時間裡見縫插針工作。
——用的音源也基本是Logic自帶的嗎?
Revo:沒錯。因為最後都會替換成現場演奏的音樂,所以我對Demo所用的音源不挑剔,不過有些時候從頭到尾都會用上用SPECTRASONICS Omnisphere製作的合成音源。
——您使用的音訊介面是什麼呢?
Revo:我家裡也有AVID的192 I/O,不過最近基本上都只在MacBook Pro上完成Demo,不用AVID了。以前會把哼歌的時候想到的旋律錄下來,但最近開始覺得「如果是之後會忘記的旋律,那也不過如此了」。

在寫歌詞之前,我會先寫類似大綱的東西

調整編曲的某些角度,讓這句旋律聽起來更具深度

——Revo先生的樂曲特徵之一,是您會將印象突出的樂句用在其他曲子裡,也會通過重新編曲來改變樂句的印象,這種風格是如何形成的呢?
Revo:因為我主宰的幻想樂團「Sound Horizon」的曲子就是這種世界觀。類似於我先構思故事,再為故事創作架空的配樂。所以,專輯會非常的概念化,雖然每首歌都是彼此獨立的,但整張專輯會由同一個主題貫穿始終。《進擊的巨人》也是以同樣的方式創作的。
——Revo先生的這種風格和世界觀,是不是受了古典音樂中「交響曲」的影響呢?
Revo:當然是有它的影響的,古典音樂對我來說就像曾祖父母一樣,它是音樂創作的基礎,不過在此以外的其他新式音樂也給我帶來了許多影響。在J-POP界裡像我這樣的風格或許確實很少見,但俯瞰全世界的音樂,比如在電影配樂裡,這種創作手法其實運用得相當普遍。
——想必您也受到過外國電影配樂的影響吧。
Revo:我想是的。例如在《哈利·波特》裡,不是也有貫穿整個系列所有作品的旋律嗎。一聽到那段旋律就會興奮起來對吧(笑)。只是實際操作起來,要很注意整體的平衡感。如果主題旋律出現得太頻繁的話,就難免會被人抱怨「怎麼又是這兩句!就不會寫點別的嗎!」(笑)。但我覺得,在適當的範圍內再現同一個主題的手法,從結構安排的根本上來說,是要意識到這是系列作品,並且有意識地去表現這一點,才能做到的。
——比如說,用《紅蓮之弓矢》中出現過的母題來演繹新曲的時候,會用什麼方法呢?
Revo:首先,每一季的色彩都不盡相同,所以自然會產生配合著故事色彩去編曲的想法。但還有很多部分是通過節奏來呈現的,要是都用同樣的樂器、同樣的音色和同樣的節奏感去寫,就算不把故事考慮進去,應該也還是會讓人覺得有點「無聊」。所以,通過調整編曲的某些角度,讓這句旋律聽起來更具深度,這是我會注意的地方。
——也就是說,會試著用不同的和絃、不同的樂器演奏,或者變更節奏型等等,構思的時候會做出各種嘗試嗎?
Revo:沒錯。有的地方會明顯得讓人一聽到就知道「啊,是那個主題旋律」,也有的地方會分解得非常散,不仔細聽下去就很難發現。這是古典音樂裡經常使用的手法,隨著曲子進行,會把主題旋律分解得越來越碎。另外一點就是,我創作的也是需要唱的「歌曲」,所以和歌詞的關聯也就越發重要。當然有時候也會故意去製造詞曲之間的反差。
——歌詞是在什麼時間點寫的呢?
Revo:最近的話,很多都是和旋律幾乎同時想到的。在Sound Horizon用的也是一樣的方法,在寫歌詞之前,我會先寫類似大綱的東西,先把「有必要傳達這個這個和這個」一口氣刷刷寫出來。但是如果把這些直接塞進歌詞裡,作為歌曲來說就不夠吸引人,也會變得很囉嗦。所以心裡揣著大綱去自彈自唱的話,在某個瞬間合適的歌詞和旋律就會同時浮現出來。
——原來是這樣。
Revo:旋律的話,從空無一物的地方憑空冒出完全原創的旋律恐怕不太可能,而應該是沐浴在繁多的音樂裡,逐漸打造出自己風格的旋律對吧。作詞的時候也是,我認為這份最初的大綱是至關重要的。字數或是「作為歌詞來說是不是和旋律相稱?」之類的都先不要考慮,總之先寫出來,然後心裡想著大綱去構思歌詞,這樣就算是本來不在大綱裡的詞句,有時也會不知不覺中變得契合起來。
——您說的這些作詞技巧真是很有意思,而且業餘人士也能用得上呢。
Revo:只看時間可能只是0.1秒這麼一瞬間裡的事,但腦內其實是在做各種繁複的處理的吧(笑)。雖然聽上去很像是偶然,但並不是全憑偶然出現的,而更像是在龐大的記憶中找到合適的旋律,加以組合,再和大綱引出的字詞互相影響,找出最好的搭檔,這樣一邊調整唱詞的節拍,一邊哼歌哼出來的。
——荒木監督有沒有對歌詞提出過要求,例如「希望能加入這個詞」之類?
Revo:現在是完全交給我決定了,不過在最初階段他提出過「希望加入強烈的字眼」的要求。而我在接到要求後自己思考出來的,就是最後成了歌名的「紅蓮之弓矢」。但是,發音上其實並沒有那麼強烈,聽起來反而有點柔和(笑)。字面帶來的衝擊或許更大一些。要用一種顏色來表現作品氛圍的話,就是「紅色」了。這是火焰的顏色,也是血的顏色。火焰既明亮又美麗,但同時也能將所有事物燃燒殆盡,是破壞的象徵。在思考什麼音色才能代表這樣的火焰時,最先想要嘗試的樂器就是小號。
——高揚的號角聲,也很貼合「進擊的巨人」這個標題呢。另外,合唱也佔據了很重要的地位。
Revo:首先是單純地認為歌曲裡面需要「神聖感」。其次,這也是會有許多登場人物的暗示。當然在交響樂響起的那一刻,氣勢已經很恢弘了。但果然還是用人的聲音來展現規模更加直接易懂。一個人唱歌和幾十人一起唱歌,那種聲音上的區別,比用樂器傳達更為直觀吧。所以我在製作Demo時就已經在考慮「在這裡加入合唱」了。
——有「神聖感」的同時,也有幾處能反過來讓人感覺到「不祥」,感覺是有意在曲中加入了相反的元素,來表現緊張感和立體感。
Revo:沒錯。有優美的和聲,同時也會故意加入不和諧音去弄髒它們,還加入了奇數拍子4

「獻出心臟!」在後半像踩了油門一樣

每次看到片頭的動畫都會很感動

——參加錄音的演奏者,是由Revo先生挑選的嗎?
Revo:沒錯。一個系列的作品基本上都會委託同一批演奏者。我委託的大多都是容易溝通的、也容易讓我想象出「應該能演奏出這種聲音」的人。我的曲子裡快節奏的曲子不是相當多嗎。樂團成員平時都是玩金屬搖滾的,很快就能配合上,但對管絃樂器的演奏者來說好像就有點難度了……。除了有「做得到、做不到」的問題,他們願不願意演奏這種曲子本身就是一大障礙(笑)。弄得不好的話,他們大罵著「這種曲子要怎麼演奏!」走掉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季的片頭曲《獻出心臟!》對比第一季,您是如何去新增變化的呢?
Revo:《紅蓮之弓矢》的話,剛才也提過,是想寫出能激發焦躁感的曲風。相比之下,《獻出心臟!》的基調大概就稍微沉穩了一些。雖說是沉穩了,但並不意味著情況有所好轉,也不意味著放棄了些什麼。第一季的時候是不明不白地胡亂往前衝,而現在終於從容了一些,可以觀察周圍情況了,由此也深刻認識到情況是多麼嚴峻。想要用這首曲子表達的可能就是這種感情的變化吧,現在回過頭來看的話。
——原來如此。
Revo:還有,這首歌進行到後半時,節拍有時減半有時加倍,有戲劇性的變化。這樣處理,就成了一首彷彿在不斷踩油門的曲子。這樣也是想表現出觀察情況後深刻認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做好了覺悟,再次出發向前,這種變化發展。有挺多東西是在寫完之後回顧的時候才發現的。要把一瞬間誕生的靈感有意嚼碎了去做說明的話就是這種感覺。
——自己的曲子跟動畫畫面一起播出的時候有什麼感想?
Revo:每次看到片頭的動畫都會很感動。因為是先有音樂再配合著製作了影像,而最終呈現的內容讓我覺得「這個音樂配上那個畫面再合適不過了!」。再細微的聲音也被留心捕捉到了,看得讓人非常舒心。而且,如果邊看邊思考其中的意義,會發現影像裡很有深意,如果大家在聽的時候能留意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由Linked Horizon創作的 人氣主題曲魅力剖析

Linked Horizon擔當5首《進擊的巨人》TV動畫與劇場版主題曲,本部分將從DTM的角度對它們進行分析。同時也解說了實際模仿聲音製作時可以運用的竅門,大家務必用自己的DAW軟體嘗試一下。

分析曲 NO.1 「紅蓮之弓矢」

硬搖而交響的曲式中,由Revo主唱的大熱曲目

本曲是Revo為TV動畫《進擊的巨人》第一季前半所創作的主題曲,在2013年「NHK紅白歌會」上亦有表演,人氣爆棚。這首歌的BPM在180左右,快節奏的硬搖滾與恢弘的交響式編曲巧妙融合,而場景接連展開、充滿戲劇性的曲風,也同時呈現出古典和前衛搖滾的要素。
另外,「合唱」的運用也是亮點。踩著節拍、有節奏感地唱出的前奏句,以及副歌中如牆壁般渾厚的伴唱,都令人印象深刻。
除此以外亦不可或缺的,是無處不在的銅管樂。前奏中低鳴般的圓號,將乾脆利落的旋律之有力與磅礴一展無餘,與富有衝刺感的曲風相輔相成,讓聆聽者體會到如同戰鬥號角般的勇猛。

合唱
(圖片)←合唱部分,雖然可以用DAW軟體內建音源的合唱類預設代替,但若使用「EastWest Quantum Leap Symphonic Choirs」之類的合唱專用音源,除了「嗚」「啊」和聲外,還可以加入帶文字(歌詞)的伴唱。

圓號
(圖片)→以前奏~主歌中「低鳴般的圓號」樂句為例。大膽地讓圓號跨八度的同時,加入細小的裝飾音是關鍵點。將比16分音符稍短的音符,加至和絃的四音和五音,可以讓樂曲變得更流暢。音色方面,就選用若干把圓號同時演奏純八度時所發出的、厚實又透亮的音色吧。

(左上)和絃進行5
(上起)Si(8度)
    Fa(5度)
    Mi(4度)
    將音符首尾稍加重疊,音會銜接得更加自然
    Si

分析曲 NO.2 「自由之翼」

以柔和的圓號與絃樂去表現厚重感的後期片頭曲

《紅蓮之弓矢》表現了「戰鬥中的緊張感和悲壯感」,而TV動畫第一季後半的片頭曲《自由之翼》,則憑藉雖為小調式但不陰鬱的和絃進行、以小節為單位悠揚的和絃轉換,以及優美的主唱旋律,平穩地展示出「昂揚感和解放感」。隨後,導歌中彷彿要斬斷這個趨勢一般,副歌中讓利落的德語歌詞稍稍亮相,令聽眾「哇」地驚呼,也是一大亮點。
此外,本曲「主歌→導歌→副歌」的結構,並不是單純的反覆,而是巧妙地將第一段和第二段的旋律與編曲做了改變,並在後半(3:41後)戲劇性地改變曲風、切換場景,彷彿讓畫面在眼前浮現。
本曲中合唱亦舉足輕重,不過減少了具有攻擊性的銅管,以柔和的圓號與絃樂交織、同時合唱中增添了厚度為特徵。

合成器
(圖片)→與悠揚地循環和絃進行的主歌與副歌相比,在導歌(0:41~)中,人聲旋律的每個音都加入了與和絃進行無關的強力和絃,形成有節奏感的伴奏型。就是這樣讓主歌~導歌~副歌的編曲更具輕重緩急。


(圖片)
(左上)平常的8 beat節奏型 (左上)兩倍速的8 beat節奏型6
(上起)疊音鈸
    雙面鈸       →      雙底鼓
    小鼓
    底鼓

↑本曲副歌(0:47~)的鼓點,是被稱為「倍速」的節奏型,在一小節裡編入了兩倍於前面部分(兩小節份)的音符。並進一步通過高速連擊雙底鼓,形成有速度感的金屬樂節奏

分析曲 NO.3 「獻出心臟!」

憑藉支撐歌曲的厚重合唱,在曲中流露「祈禱」般的心情

TV動畫第二季的片頭曲《獻出心臟!》,曲風上雖然是交響風格的搖滾,但節奏、和絃進行、以及唱句中都加入了流行樂要素。相比散發著緊張感與悲壯感的第一季片頭曲《紅蓮之弓矢》,雖然同為「戰鬥主題」,但本曲帶來的是積極的蓬勃的感覺。
副歌中「奉獻~奉獻~」的合唱可謂本曲獨有的流行要素,加之由圓號在後方支撐著朗聲歌唱的部分等等,這些地方情緒昂揚的編曲是本曲的要點。
不過,若是仔細去聽,會發現曲子的節奏型、導歌中「F#m→Am」一下升3度的和絃進行、還有間奏中打反拍的銅管編曲等等,都是能讓人聯想起《紅蓮之弓矢》的要素。這種不同曲目間呈現出共通性的編曲,亦是動畫歌曲或配樂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合唱
(圖片)
(左上)和絃進行
(上起)八度齊唱   會變動的只有人聲旋律和八度齊唱的樂句
    人聲旋律
    合唱

←想像「奉獻!奉獻!」(0:53~)那樣,在人聲旋律中加入厚重的合唱的時候,就在人聲旋律上疊加高八度的齊唱以及和絃根音五音的五度音程的齊唱。此外,在人聲旋律上方加入一個高音聲部,下方加入多個低音聲部,能更顯厚實。同時,將低音聲部調成相同節奏,和絃的構成音不做什麼變動,聲音聽起來也會更厚實

伴奏的和絃進行
(圖片)
(左上)和絃進行
    升小三度進行轉調
←這是導歌第3~6小節中,每兩拍轉一次和絃的、「小室進行」風的循環和絃部分。特別是第4小節和第5小節的銜接部分,從「F#m」升小三度轉調為「Am」的地方,可以說一下就特別有《進擊的巨人》主題曲的感覺

分析曲 NO.4 「紅蓮之座標」

連接歌聲與樂器,為曲子營造統一感的大廳混響

劇場版「進擊的巨人」前篇~紅蓮之弓矢~的主題曲《紅蓮之座標》,一如標題所示,是由《紅蓮之弓矢》引申出的歌曲。
由抒情的前奏開始,轉至小軍鼓,再逐漸加入與《紅蓮之弓矢》同樂句的管樂;而一進入演唱,便以完全不同的旋律和編曲,讓觀眾意識到這是一首全新的曲目。爾後,充滿男子氣概強有力的小調式主歌~導歌剛剛全面鋪展出新曲世界觀,與《紅蓮之弓矢》相同的旋律就在副歌中再度登場,這種走向對一直支援這部作品的粉絲來說激動難耐。
此外,和Linked Horizon其他所有曲子一樣,為了讓加入管樂與合唱的交響風樂曲聽起來更豪華,在混音時充分運用混響配置出空間關係也是一大要因。

混響
(圖片)←這是以《紅蓮之座標》為代表,Linked Horizon的交響性的宏大樂音中,不可或缺的空間類後期效果處理。想營造出豪華的氛圍,就要準備優質的混響。混響型別選用「大廳」的豐厚回音(靈活運用適用於管弦樂團的預設亦可),將混響時間(調整回音長度的旋鈕)設為2~3秒,預延遲(調整回音開始生效前時間的旋鈕)設為40~50ms,空間大小(調整空間大小的旋鈕)設為50%左右,擴散(調整上下左右牆壁反彈程度的旋鈕)設為較高的60~80%即可

分析曲 NO.5 《自由的代價》

在劇場版中展現的,妙用相同旋律的創想

本曲是劇場版後篇的主題曲,引申自《自由之翼》。以特徵性的異國風情打擊樂與木管旋律為引子,爾後場景一轉,倍速的鼓點一口氣演奏出硬派的"翼"的前奏,瞭解前篇主題曲走向的粉絲們此時想必會精神一振心想「來了!」。隨後,經過與《自由之翼》不同展開的主歌~導歌,走向與《自由之翼》有相同旋律的副歌。通過這樣的安排,能用音樂讓人感受到故事和世界觀的統一性。
並且,在其他部分的編曲中,不僅時而混入16 Beat的鼓點、時而變成藍調搖滾、時而簡單、時而交響,切換得目不暇接,還讓酷似《紅蓮之弓矢》副歌的旋律登場亮相,給從TV動畫追到劇場版的粉絲們帶來超出總集篇的感動。

和絃進行
(圖片)
(左上)和絃進行
    上升的和絃進行
←導歌「如徵鳥般馳騁天際」(0:39~附近)的,上升的和絃進行。《紅蓮之弓矢》中「嘲笑前進意志的豬玀們啊~」(0:57~)也引用了同一個和絃進行的母題,讓粉絲們會心一笑。

由工程師濱田純伸先生揭露 《進擊的軌跡》混音技術

專輯《進擊的軌跡》使用了數目眾多的樂器,是什麼樣的混音構築起了它恢弘的音響呢?為以Sound Horizon為首的Revo作品擔當音訊技術處理的是工程師濱田純伸先生,我們探訪了他名下的錄音室SOUND INN STUDIO,聽他講述了聲音設計的祕密。

採訪:黑田隆憲 攝影:小貝和夫

《紅蓮之弓矢》包括SE在內,400軌肯定是有的

Revo先生用聲音重現自己腦海中的畫面,對這項工作的嚴謹性是不容任何妥協的。

——請告訴我們濱田先生您開始參與制作Revo先生的作品的經過。
濱田:我原本在久石讓先生建立的錄音室Wonder Station工作,那裡從早期作品開始就負責錄製「Sound Horizon」名義的作品了。通過這層關係參與了Revo先生作品的錄製。
——錄音時,一開始Revo先生會告訴您一些概念想法嗎?
濱田:是的。不單是《進擊的巨人》,Sound Horizon也是如此,製作樂曲時,Revo先生的頭腦中有非常詳細的畫面,如果一開始不先把概念問清楚,就無法很好地理解曲子。諸如「為什麼在這裡要出現這個音?」等等,一個一個的音色、樂句以及和絃等等,都有非常明確的意義。如果不去充分理解,就無法設計出想要的聲音,因此這方面我會隨時進行確認。
——Revo先生的作品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樂器,實際在錄音室中是怎樣進行錄製的呢?
濱田:首先,根據他本人制作的demo打譜,再交給演奏者們去演奏。而且要按照樂器聲部一個一個來。先從樂團的節奏部分開始錄製,然後做吉他獨奏的疊錄等等,首先完成樂團部分的分軌。接著依次錄製絃樂組、管樂組、豎琴、打擊樂、合唱等等,逐步把demo替換成現場演奏。樂團方面事先會進行前期試錄,演奏者們在試錄時也會先錄一次音,正式錄製時還會再次替換。最近節奏部分不做試錄、一次性錄完的情況多起來了,但《紅蓮之弓矢》和《自由之翼》的時候,我記得在試錄和正式錄製的時候應該都進行了現場錄音。因此,光是錄節奏部分,一首歌就花了大約20個小時(笑)。
——那麼,和其他音樂人相比,Revo先生的聲音設計有什麼樣的特徵呢?
濱田:對於用聲音完美重現自己的腦海中的畫面這點,以及這項工作的嚴謹性,Revo先生是不容任何妥協的。而且,他會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嘗試一遍。比如說樂句或者和絃的迴響,他都會一個一個全部聽過來。獨奏方面,如果有多個候選的話,也要全部試過一遍之後再做選擇。所以,工程耗時會非常長。但是,完成製作的過程中不會有任何猶豫的地方。
——聽起來製作費用會非常高昂,如今很少見到這種做法了吧。
濱田:是很少見。舉例來說,絃樂最少也要疊錄兩次,合唱的話少說也要3次,最多的時候疊錄了5次(笑)。是個40人編制的合唱團,全部疊加起來就變成有200人在合唱(笑)。
——分軌數量也很多吧。
濱田:《紅蓮之弓矢》的時候包括SE在內,400軌肯定是有的。說不定連500軌也不止了。
總之是用聲音把空間全部填滿,由此形成了那個獨特的音壓。也很喜歡壓限,我在混音時做的壓限,也要比平時多反覆大約五成左右(笑)。
——有沒有一邊錄音一邊修改編曲的情況?
濱田:有的。比如絃樂部分如果有樂句做了改動,和合成器編曲的demo不一樣了,那麼配合絃樂構思的管樂部分也就不得不跟著一起重做編配。特別是終止式和停頓的地方,他經常會在現場試奏時提出「我想稍微再這樣處理一下」的要求。電腦編曲生成的模擬,替換成現場錄音時無論如何都會和腦中的構想有所差異。
——原來如此。那麼下面就請您介紹一下您使用的錄音裝置。
濱田:沒有用什麼值得一提的特殊裝置,我不會自帶裝置到錄音室去,都是直接使用錄音室現有的裝置。要說的話就是處理鼓聲時比較常用NEVE系的HA※。貝斯方面,常任貝斯手的小淳(長谷川淳),他會自帶DI※來做內線錄製。吉他手YUKI先生最近經常在家裡錄好吉他的部分帶過來,那樣的話會在錄音室裡做Re-amp。錄製《紅蓮之弓矢》的時候,YUKI先生在錄音室裡用的應該是MARSHALL的JCM800吧。錄製絃樂和銅管等管絃樂器的時候,除了在樂器附近放置專用的收音麥克風之外,必定還會擺上錄環境音用的麥克風。因此,音軌數自然而然就變得很龐大。
——實際在錄音現場,Revo先生是怎樣給樂手們做指示的呢?
濱田:非常細緻。只要聽過一次的聲音,他是絕對不會忘記的,所以會一邊確認樂譜,一邊對他在意的地方給出非常詳盡的指示。當然,像錄節奏的時候,演奏者也都是事先熟讀了樂譜再來錄音的,第一遍就能幾乎零失誤完成,但Revo先生的腦中經常會出現「這段過門裡用的鑔,要不要換成其他鑔片來試試?」之類的新想法,然後會在下一遍時嘗試。就像剛開始說的那樣,他會去嘗試所有的可能性,有一次光是爵士鼓的部分就錄了超過100次。
——真是不得了。
濱田:他把每一遍錄音都記得很清楚,混音的時候會突然說「導歌第2小節的鼓點,第3遍錄的版本比較好,我想換成那個」這樣的話。我這邊也必須要能立刻做出反應(笑)。

(圖片)↑錄製《向自由進擊》中的管風琴等樂器時,所使用的SOUND INN STUDIO的第二錄音室。室內設有該錄音室出品的、有96條音軌控制器的調音臺。獨特之處在於左右兩邊的控制器之間,嵌有Teletronix LA-2A和Universal Audio 1176等外接裝置。

※HA=調音臺各個頻道中內建的放大器,是前置放大器(head amp)的縮寫。有單獨型號。也被稱為「麥克風前級」。
※DI=直接把電吉他或貝斯接到調音臺上進行錄音時,為了保證訊號準確轉換,需要接在中間的裝置。(見81頁詳細說明)

母帶製作時當場改混音平衡也是常有的事

——像聲音質感等方面,從Revo先生那裡收到過參考音源嗎?
濱田:沒有收到過。剛才也說過,Revo先生的腦中對聲音有十分完整的構想,我只是把它逐步具體實現出來。坦白說,有些時候我也弄不懂他腦內的印象,所以混音時會分階段請他確認。先粗略調好平衡的狀態,然後大致調整過的狀態,最後細調完成的混音,在每個階段都會請示Revo先生的要求,再把他的要求考慮進去逐步完善。因此, 每首曲子都會由Revo先生過目至少3次以上。
——這下明白音源數量真是非常多了,那混音的時候有什麼祕訣嗎?
濱田:為了讓聲音不被埋沒,各部分的音量保持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小鼓,如果音量有高有低,有一些部分就聽不到了。一般來說,這種時候會用壓限器去抑制峰值,保持音量一致。但是音軌數量那麼多,如果一個個都去做壓限的話,整體上就會顯得壓縮過度。因此就不用壓限,而是用Avid Pro Tools 10裡的片段增益功能,去調節一個一個音的音量。就算只做這些也還是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光是鼓點就要花上十多個小時(笑)。
——真是要眼前發黑了。那麼,母帶處理是怎樣進行的呢?
濱田:大多會拜託Bernie Grundman Mastering的前田康二先生。通常會帶雙聲道混音檔案去做母帶處理,但Revo先生是會把大致分了聲部的Stem混音也帶過去的(笑)。所以母帶製作的時候當場改混音平衡也是常有的事(笑)。
——簡直已經不能稱之為母帶製作了呢。
濱田:以前我在錄音室給Revo先生的其他曲子混音時,還接到過正在母帶製作錄音室的Revo先生的來電,對我說「請把那首歌的這一部分的混音重做一下」,然後我再把只修正了那部分的檔案給他傳回去(笑)。
——現在還有其他音樂人會對聲音講究到這種地步嗎?
濱田:我所知範圍內沒有了。而且,Revo先生絕對不會動搖自己的信念。是一個寧願延期發售也不做妥協堅持要重做的人,時間表經常是岌岌可危的(笑)。各種樂器出聲的時機,視情況是會以幾毫秒為單位去調整的。可能有些讀者會覺得「那直接用合成器編曲不就好了嘛」(笑),但有的聲音是只有真實樂器現場錄製才能帶來的,所以這點上完全無法退讓。
——就像給歌曲做人聲加倍時,如果單純只複製貼上音軌,疊加起來也只不過是提升了音量而已。但是,如果用真的唱了兩遍的錄音去疊加,就算在波形編輯器裡按網格同步對齊了,兩個音軌的聲音之間也會有細微的參差對吧。
濱田:這樣就能帶來聲音的厚度。人聲之外的樂器也是,不靠合成,而是用現場錄製的聲音互相疊加,就能產生這種獨特的質感。對這方面的追求,或者說所下的工夫實在是非同一般,希望大家在聽專輯的時候都能享受這一點。

濱田先生錄音時常用的音效外掛
(圖片)1,使用較多的EQ是再現了API 550B的WAVES API-55B。 2,這是多用於處理Stem主音軌的Waves VComp。3,根據分軌的不同會選用不同的壓限器,圖中的是《紅蓮之弓矢》的鼓點部分環境音的收音音軌所用的Waves CLA-76。 4,這是用在Stem主音軌上的多段壓限器,Waves Linear Phase Multiband Compressor。5,同樣用於調整Stem主音軌,需要突出低音提琴等樂器的低音感時所用的Waves LoAir。其他用到的還有IK Multi Media Ampeg SVX(貝斯音箱模擬)、Izotope Top Ozone(母帶處理軟體)、Sonnox Oxford Transmod(壓限器)等等。

濱田純伸(Hamada Suminobu)
1985年跟隨久石讓先生參與創立了Wonder Station公司。之後以久石讓先生為首,參與了眾多藝人的錄音工作。1996年,藉北野武導演的電影《壞孩子的天空》的主題曲錄音工作,榮獲日本專業音樂錄音獎。2014年7月加入SOUND INN STUDIO公司,現任執行董事兼技術總監。

宅錄再現《進擊的巨人》的混音

選曲:《紅蓮之弓矢》 by Linked Horizon

Linked Horizon的《紅蓮之弓矢》以音聲恢弘為特徵,除吉他、貝斯、爵士鼓以外,還使用了絃樂、銅管、管風琴等等大量樂器,創造出厚重的聲音之牆。本文中,我們重現了聽感突出的聲部的後期處理,同時對各個聲部的配置加以分析。
文:筱崎恭一(SLOTH MUSIC)

幾乎不留空白,精心打造出牆壁一般的聲像

可以說,這首曲子最大的特徵,在於通過精密的聲音設計,精心打造了幾乎不留空白的絃樂與合唱等的厚度。
不過,雖然曲中合唱的音域非常寬闊,但實際上聽得出男中音和女低音等聲部的重心都相對向上提升了。這樣的設計,應該是為了給之後出現的定音鼓和底鼓留出足夠的空間,這兩者是節奏部分的核心。由此,中音樂器高度集中、幾近飽和,各種樂器細微的旋律難以一一辨識,憑藉如此龐大的資訊量,將各種樂器捏合成了一個音聲的整體,創造出極其渾厚的聲像。
與此同時,為了讓人聲部分聽得更清楚,提升了聲音的重心,有的地方做了類似廣播效果的後期處理,有意與樂器的聲音分離,通過這些手段使人聲清晰可辨。管絃配樂豐富的樂器與旋律緊密結合,令人歎服。

吉他獨奏

壓限與延遲組合使用,使吉他不被管絃樂埋沒

本曲的吉他獨奏,即便在如此渾厚有力的聲音中也聽得十分清楚,為了重現這樣的吉他,對聲音進行合理壓縮就顯得非常重要。對於節奏細密的吉他獨奏,壓限器的觸發時間需要設得較短,以便每個音量溢位的音都能一一清理。壓縮比設為4:1就足夠了。
為了避免出現聽不清的音,在控制好動態範圍的基礎上,需要再修飾性地用傳送加上延遲效果。延遲設得短一些,反饋調整到能聽到2~3次延遲音的程度即可。傳送量需要在混入其他樂器的狀態下檢查,以加入管絃樂不產生空間上的不協調為標準,確保可以很好地融入。

(圖片)→使用延遲,可以讓獨奏從厚重的管絃樂中凸顯出來。延遲時間設為「178毫秒」,反饋量設在「20%」左右,就能接近原曲的感覺。
※照片為AVIT MOD DALAY II

(圖片)↑ 首先使用壓限器以保證音量大小齊平。觸發時間要短,壓縮比設定為4:1
※ 照片為BOMFACTORY –BF76

定音鼓

為定音鼓加上混響和均衡器,突出低頻的聲音和廣度

在《紅蓮之弓矢》裡,定音鼓不僅有著極為寬廣的音色,同時也在一個個關鍵點上擊打出具有衝擊力的低音。在此,我們將試著還原出加在定音鼓上的空間系效果。
仔細聽的話,雖然擁有宏廣的迴響,但混響的部分沒有留下過長的餘音就隱去了,這樣設計出的聲音就不會蓋住其他聲部的頻率範圍。用混響去還原這種空間感時,使用大廳類等開闊的反射音形成廣度,再將衰減(混響時間)設得短一些,就能製作出原曲那樣的聲音。
在此基礎上,用均衡器削減混響聲音的高頻,就能重現本曲這樣以低頻為中心的有氣勢的音色。順帶一提,這種處理方式也適用於同樣負責低頻的底鼓。

(圖片)← 混響時選擇大廳模式,衰減設為較短的「2.8秒」,就能得到反射音快速消隱的效果。
※照片為AVID的Dverb

(圖片)← 接下來針對混響聲音,用均衡器稍作微調。對大約1.71kHz以上的頻率用限值濾波器做削減,就能得到渾厚的音色。
※照片為AVID的EQIII

聲像定位
身為主角的歌聲和吉他,與環繞它們的絃樂及合唱,它們之間的對比尤顯精彩

《紅蓮之弓矢》將多種樂器的音色精心堆疊,製造出了充滿厚度的聲音。之所以如此厚度也能讓人聽得輕鬆,最關鍵在於對各聲部之間的分離感的控制。
人聲和吉他獨奏的分離做得非常出色,而絃樂與其說是分離得好,不如說是和各種樂器交融互匯,彷彿聚成一個整體氣勢逼人,聲音設計得渾厚。從聽感上說,或許就像主唱在歌唱時,背後有著包括男女合唱團在內的全體管絃樂;在吉他獨奏時,吉他手則站到舞臺前方演奏。
可以聽出,混音時仔細考慮了每種樂器的頻率範圍和聲像定位,聲音裡有非常明確的畫面。請務必試試看對照著右側圖片去聽歌,來體會一下混音的用心。

sound_image.jpg

(圖片)↑ 主唱、吉他和小鼓等聽起來是「點」的聲部,以及絃樂和男女聲合唱、定音鼓等聽起來是「面」的聲部,這些聲部精妙地組合在一起,形成了具有廣度和深度的聲像。

用音箱模擬器製作人氣曲目的吉他部分!

特輯最後,我們將關注《進擊的巨人》的吉他聲部。從62頁開始的混音分析欄目也特別提起了《紅蓮之弓矢》和《DOA》,我們試著用音箱模擬器重現了這兩首歌的吉他部分。我們使用的是LINE 6 Helix,當然其他型號也能模仿出來,請務必嘗試挑戰一下。

選曲:《紅蓮之弓矢》by Linked Horizon

在《紅蓮之弓矢》中,我們嘗試重現了吉他的獨奏部分。我們選擇的前級型號是吉他手YUKI在錄音時用到的Marshall JCM800的「Brit 2204」。箱體是以Marshall的4x12寸為原型的「4x12 1960 T75」,麥克風是森海塞爾MD421型的「421 Dynamic」。
在前級中提升增益並加入失真,控制好低音,提升高音,突出每個音的顆粒。並且,為了提高前級增益,最好再加入例如Ibanez TS-9等等的過載類效果器。

前級:Marshall JCM 800
箱體:4x12寸
麥克風:森海塞爾 MD421
增益:3點 低頻:12點 中頻:2點
高頻:3點 臨場感:1點 音量:3點

(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