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西風散盡
※ 本連載出自公演中間的MC,無正式釋出的原文文字。譯文參考的原文來自民間記錄和repo。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千葉公演 第1話「出發」

連載正文

很久以前,在一座宮殿裡,國王君和領復君友好地生活在一起。
一個降雨的早晨,國王君一覺醒來,發現床邊站著一條銀黑色毛皮的狗1…不…
其實是最近改變了形象、從一開始的銅綠變為了金色的翼獅。

『嗷嗷、嗷嗷嗷、嗷嗚——』
(國王。桌上有放著信哦。讀一下吧讀一下吧噢噢——)
「Re、Vi、Ve、箭頭、Re、Vi、Ve…咦,不對嗎?」
「Revive?」
『Revive→Revive→Revive→讓我們在那裡重逢吧』2

毫無疑問,這是領復君的筆跡。
那裡是指哪裡呢。
不可動搖的未來又是怎麼樣的呢。
什麼都不做的話,謎團只會一味加深。
言辭在有些時候是如此無力,只有付諸行動的人才能掌握真實。
國王君鼓起勇氣,為了尋找領復君,踏上旅途。3

♪渡過小河,看到了大冷杉樹…♪4

選項5

1「向左走看上去有點危險,就向右走了!」
2「就算危險,還是要向左走」

投票結果

2 →「就算危險,還是要向左走」

東京公演 第2話「森林裡的老婆婆」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領復君,國王君踏上了旅途。然後,向左走了。

連載正文

渡過小河,在大冷杉處向左拐,6
就像大家所能想到的那樣,那裡有一座簡樸的小屋,
裡面住著的老婆婆特別想讓大家吃到美味的食物。
國王君咚咚♪地敲了門。

國王君
「有人在嗎?」7

老婆婆
「哎呀,今天的客人真多啊…肚子餓了吧?」8
(國王君那時候的表情看上去就那麼飢渴嗎。不管怎麼說,他還是走進了小屋。)
「屋頂是薑餅♪9窗戶也是薑餅♪牆也是薑餅門是薑餅♪地板也是薑餅♪」

國王君
「再這樣下去就要沒完沒了了,請給我您引以為傲的糖果屋!」
(國王君說道。要是不在這裡打斷的話,老婆婆大概就會一直唱下去了。)

吃完點心,國王填飽了肚子,想要向老婆婆道謝。

國王君
「老婆婆,這個爐灶,不覺得看上去有點危險嗎?」
「有灶爐在確實有點擔心啊。要是被人從背後一腳踹進去就十分Toys"R"Us…不對,是很危險」10

於是,國王君把王國特製的烤箱作為禮物送給了老婆婆。 現在的話還贈送運用了氣旋集塵技術的戴森吸塵器11哦,價格優惠!
運費自然全免,手續費也全部由japanet承擔!12
…騙你的!一會兒就有城堡裡的人來為您安裝。
吃飽了的國王君,繼續著尋找領復君的旅途…

選項

1「西行吉歲三(這就走)」13…也就是說,幾歷星霜14
2「往看上去就會有烏龜被欺負的海岸前進」

投票結果

2 →「往看上去就會有烏龜被欺負的海岸前進」

東京公演 第3話「在海岸邊」

前情提要

曾經如此親密共處15的領復君不見了,國王君去找他了。
在大冷杉處向左拐,發現了一座小屋,裡面居然開起了薑餅大狂歡。
作為用餐的回禮把烤箱送給了老婆婆,朝著看上去就會有烏龜被欺負的海岸前行,幾經生死,終於到達目的地了!16
之後的前情提要只會越來越長,所以很多地方就很隨便了,請各位同學自行預習。

連載正文

這是一片非常美麗的海。
在沙灘邊上玩耍的孩子們簡直天使!
並沒有人在欺負烏龜。
…就是沒有這樣的壞孩子啊…
有一位老人靜靜注視著這片平和的景象。

老人站在沙灘邊看著玩耍的孩子們,國王君向他打了招呼。

國王君
「這片海真是美麗啊。」

老人
「這裡以前風浪很大,也很不容易。
不過,就算傷亡眾多,大家也沒有就此屈服,反而重新振作了起來。
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這樣,每一次都振作起來了啊。」

國王君
「老爺爺,【不可動搖的未來】何時才會到來呢?」

老人
「這我可不清楚,不過,就算時代有所動盪,只要再次崛起就好。我們這代人就是這麼過來的。
大海會奪走許多我們珍視的事物,但同樣也將它們帶回。
正因如此,我珍視這片海,也認為它十分美麗」

國王君聽著老爺爺的話,正感慨萬千…
這時候,那傢伙出現了!…對,正是那傢伙!!
就是那傢伙。烏龜。超級亢奮的烏龜。
那傢伙…那傢伙過來了!!

烏龜(Alexandores)
「今天晚上、通宵達旦、一起瘋吧!呼!!」

一口外國人口音的烏龜,Alexandores登場!!
坐在Alexandores身上,國王究竟會去往何方呢。

選項

1「今晚也去龍宮城?」
2「今晚去去冥府?」

投票結果

2 →「今晚去去冥府?」
陛下「國王君第四話就死掉了。接下來的公演是在埼玉吧?能堅持到北海道嗎?」

埼玉公演 第4話

前情提要

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不見了(下略)走過小河之後,老婆婆十分玩具反斗17
國王君在生死之際掙扎了數次,最終還是死掉了!

連載正文

垂直墜落下去,那裡就是冥府。18
走下昏暗的階梯,能聽到野獸凶猛的咆哮聲。
那是凱洛凱洛凱洛凱洛貝洛斯嗎…?19
不對,其實是Lion君。

國王君
「Lion,不要這樣威嚇別人!
不要緊張,那是有著黑銀色皮毛的Pluet啊。」20

冥府裡也能發現地平線裡因為各種理由死去了的人們。
階梯的盡頭是一個類似大房間一樣的地方,四周是明滅的燭臺。
遭人忌諱的死亡代名詞,統治冥府的神明,冥王大人出現了。

冥王
「♪啦——啦啦——啦——(下略)」21

擁有巨大身體的冥王大人出現了。

冥王
「國王君,你來做什麼?雖然能見到你很高興,不過現在就到這裡來略微有點太早了吧?
把這個作為驚喜也有點過頭了吧。就那麼想讓母親大人感到困擾嗎?」

國王君
「其實我也不想死的,但被東京第二天公演的那幫傢伙們殺掉了。那幫傢伙的好奇心連國王都會殺掉。」
「不過,身為王者,只靠強權是無法真正達到治世的。能讓他們開心也是地平線之王的職責!」

冥王
「喲喲喲喲喲」22

國王君
「話說回來,領復君有到冥府來過嗎?」

冥王
「喲喲喲喲喲…很遺憾,沒有來過啊。」

國王君在得知了這個訊息之後,心想。

選項

1「有點累了,就在這裡生活吧」
2「還有沒完成的事,還是回去吧」

投票結果

1 →「有點累了,就在這裡生活吧」

北海道公演 第5話

前情提要

如此這般大發廂車。23
國王君因為埼玉那幫超低能24的原因死掉了。不過,我們還是無視埼玉的選項,繼續這個故事。
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不見了,國王君一路尋找著他。
繞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在沙灘邊上呼!朝著冥府砰。
因為還有沒完成的事,就和冥王說了想回到地上。

連載正文

國王君
「無論如何我都想回到地上!」

冥王
「你還沒有完全死去。即是——假死狀態」

國王君
「假死狀態……!」

冥王
「成功通過試煉的話,就讓你回到地面上去」

國王
「真的嗎……?那、那個試煉是……?」

冥王
「你要去找一把特殊的槍。是在這冥府裡最重的一把槍……!」

喲喲喲喲喲……冥王大人回去了。
國王君開始尋找可能有槍的人。
不一會兒,他遇到了一個爽朗的長髮王子。

國王君
「你知道誰有槍嗎?」

Leontius
「我沒有用來刺殺女人的槍。」25

總覺得論點有點偏差。

中途過程省略。

又過了一會兒,國王君遇到了一個留著藍鬍子的年長男人。
國王君和他說了下來龍去脈,對方這麼回答了。

藍鬍子
「就讓我來刺穿吧朗基努斯♪」26

這個槍一定代表別的意思吧,國王君這麼想到。
國王君看著嘆息之河,嘆起了氣。
在他身邊,還有另一個注視著水面的青年。

「Excuse me?」

國王君走近他,問道。

國王君
「難道你也在找槍嗎?」

青年
「什麼、槍?你在說什麼?」

面對青年的疑問,國王君解釋了事情的經過。

國王君
「如此這般大發運輸」27
告知了來龍去脈。

青年
「很抱歉,我並不知道有那樣的槍。幫不上你的忙真是不好意思。」

國王君
「這樣啊……那麼,你又在找什麼呢?」

青年
「我在尋找的是我已經死去的戀人。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
……難道這就是,命運?」

選項

1「這樣啊。也許你們的命運就是再也無法相見。」
2「說不定她還沒有死呢。」

投票結果

2 →「說不定她還沒有死呢。」
陛下「北海道的觀眾們真溫柔啊」

福岡公演 第6話

前情提要

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
穿過玩具反斗的妖怪樅木
在沙灘邊呼!
朝著冥府砰!
假死狀態now
冥王試練中途略有挫折
面對嘆息之河邊上煩惱著的男人提出的問題
「不,說不定你們無法相見是因為她還沒有死去啊。」
國王君如此回答。

連載正文

「說不定她還活著呢?」
「這樣啊,我倒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看著青年的臉頰染上紅色,國王君繼續說了起來。
「我相信,她就算到了如今,也揹負著自己的命運,堅持著以詩歌為生也說不定呢。Endymio先生!」28
「這樣啊,我以前總認為曾經深愛的花朵早已枯萎,卻沒想到瓦礫之下也會有花朵綻放啊」29
就在這時,國王君的身周突然出現了眩目的光芒。

然後,國王君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那位大人的聲音。
「喲喲喲唷唷唷,國王君找到了冥府最重的槍了,幹得不錯。」
「最重的槍…heavy spear…最重的spear…同情思量」30

「說到底還是冷笑話嗎————!!」

這麼一吼,國王君不知不覺就倒在了那個沙灘上。
頭上枕著某人的大腿。
「啊啊太好了,您醒了啊。」
那個人是……

選項

1「Baroque少女」31
2「Luna Ballad」32

投票結果

2 →「Luna Ballad」

廣島公演 第7話「現實與虛構的狹縫中」

連載正文

國王君醒來之後,得知Luna正在尋找她的戀人。
可是,她的戀人正是自己先前在冥府遇到的Endymio。
國王君已經意識到了,自己所在的世界正位於名為地平線的牢籠之中。
而正因為自己創造了這個故事,他非常清楚她的末路。
即使光輝從眼中消失,口中的詩歌被奪走,她也會繼續吟唱下去吧。
國王君意識到,無論發生什麼,自己都想繼續創作音樂,同時也意識到失去聲音這件事的可怕之處。
但是,和Luna的對話讓他十分感動,不管是怎樣的結局,她應該都可以接受吧。
她也許就是國王君理想的姿態。
那麼,自己究竟能否活得像她一樣呢!
身為地平線統治者的自己不應介入故事之中,不過為了來場的諸位,還是告訴她戀人的下落吧。

選項

1「能找到他就好了呢」
2「那個人已經死了哦」

投票結果

2 →「那個人已經死了哦」
陛下「廣島可真是個危險的地方咧……」33

新潟公演 第8話「4X路線:理應追尋的那個地方」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復活。
面對尋找戀人now的Luna
「那個人已經死了哦☆」國王君如此應對了!

連載正文

面對突然的坦白,Luna沒能反應過來。
不由地回了一句「什麼?」。

國王君
「那個人的話已經死了哦——」

這一次,儘管明白了話中的意思。
「什麼」
可是,為何?為何要將這種足以破壞故事脈絡的重大事實用如此輕佻的口氣道出,她完全無法理解,不由得再次疑惑了起來。

國王君
「Luna小姐。即使如此,你也將繼續歌唱嗎?」

Luna
「這個世界上,並不只會發生自己所期望的事情。」
「就算是不容易接受的事實,我也做好了接受一切的覺悟。
可是,我所希望的是將自己親自走過、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體驗、親身感受之事,由自己的雙脣唱誦。而不是直接唱誦你所說的話語。」

國王君
「你願意相信我嗎?…我確實是會說謊。可是,我討厭在這種事情上說謊。」

說著,國王君摘下了墨鏡。

Luna
「請不要誤會。我一眼就知道您沒有在說謊。
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的驕傲。
也是從現在已與我死別的他身上,所學到的東西。
這樣下去,我將無法繼續創造出自己的詩歌。畢竟我還沒有走到應當追尋前往之地…」

國王君
「這樣啊…。那麼,如你所願,你就繼續旅行吧。
希望你終有一天能走到你所追尋的地方,在那裡繼續歌唱。
那麼…不。
能在這裡相遇也是一種緣份,最後還是讓我來隨便說個故事吧,這是剛才受你照顧的時候,我所做的夢。
有一個深信戀人已逝的男人,在冥府不斷尋找著她,這個男人對我這麼說。」

Endymio
(如果她還活著的話,希望她到生命的最後為止也不要放棄,繼續用詩歌頌詠生命。
當然,我還是希望能馬上見到她。
要說沒有這種心情的話便是騙人了。
可是,人之一生不過數十載。
若是懷著期望等待,這段時光便猶如剎那,彈指即逝。
而我對她的愛是永恆不變的…)

Luna
「哎呀。說什麼剎那,還真是隨心所欲呢。
不就是自己能一直保持年輕嗎…他究竟知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裡,女人臉上會多出多少皺紋呀?
在我變成滿臉皺紋的老婆婆之後可也要讓你繼續愛我啊。
可要請你好好負起責任來啊,Endymio。」

聽著國王君說起那所謂隨便說說的故事,她的眼眶中浮現出了些許淚光。
兩人分別之際,她告訴國王君,她似乎在某個地方看到過疑似領復君的人。那個地方是?

選項

1「Lesbos島」34
2「埃羅芒阿島」35

投票結果

2 →「埃羅芒阿島」

愛知公演 第9話「大海的證明」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復活。
放出「你的戀人的話已經死掉了哦☆」這樣的話,國王君朝著埃羅芒阿島邁進了!

連載正文

睜眼閉眼看到都都是大海。島的影子都看不到。36
不過經過多久,都無法到達追尋之地。
是因為船員們都是低能嗎?
國王君的船陷入了之前在哪裡聽說過的一種狀況。
類似TNG37這種的。
今天,太陽也莊重地照耀,而低能的海鷗們也是那麼的…煩。38
定睛一看。有一艘船正在緩緩靠近。傳說中的海盜船。
海盜船開了過來,攔住了國王君的船。
這莫非是領復君的連載開始以來,第一次要進入戰鬥劇情了嗎。
究竟會如何呢。
海盜們在船沿上插上匕首,利用掛有抓鉤的繩索,將水面上的船互相固定,一個接著一個身輕如燕地跳上了這邊的船。
海盜們開闢道路之後,悠然而來的是一個蓄著小鬍子的獨眼男人。

獨眼男
「放棄掙扎,趕緊老老實實交出值錢的東西吧。
只要你們不做無謂的抵抗,我就不會奪走你們的性命。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海上的紳士啊。」
他如此宣言。

國王君
「如果你們真的缺乏先天條件,我確實可以接濟你們,
但你們的身體明明那麼健康,為什麼不從事生產性的工作?
運用了智慧,人類才會從中感到喜悅。
此外,還能通過使用道具而產出每日的糧食。
生產才是人類的尊嚴所在,
只靠掠奪才能生存下去的話,與野獸又有何區別。」

獨眼男
「哎——呀。這可真是了不起的一番話。
不過我們可不是來聽你說教的,對此表示莫大遺憾。
既然你這麼說了,就來試試看那什麼人類的尊嚴,
能否抵擋野獸的獠牙吧。上啊!」

唔噢噢哦哦!海盜們嘶吼著攻了過來。

鏘!鏘、鏘、鏘鏘鏘。

國王君抵擋著攻來的海盜,一邊避開致命之處,一邊將他們一個個斬落。
這都要歸功於他因超重力39而腰腿有力,因渡海征服40而劍術有成。

獨眼男
「呵。還挺能幹的嘛…。
野獸的獠牙不管用的話,那就讓狼來當你的對手如何?」

就那個剎那!!
船長背後的沉默男人向國王君放出了強烈的殺氣。而下一個瞬間!
閃光著的劍戟、劍戟、劍戟。
兩人依舊在對峙,對方紫色的眼睛裡若隱若現。國王君對著那個男人說道。

國王君
「你在做什麼啊?現在可不該在這種地方鬼混吧。
你妹妹的事情…已經不在乎了嗎?你應該前去的地方…!!」
他如此問道。

選項

1「難道不該往Lesbos島去嗎?」
2「不管怎麼樣總之要去埃羅芒阿島」

投票結果

2 →「不管怎麼樣總之要去埃羅芒阿島」

愛知公演 第10話「走向更大的悲劇」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復活。
放出「你的戀人的話已經死掉了哦☆」這樣的話,在前往埃羅芒阿島的途中遇到了Elef,
不管怎麼樣總之要去埃羅芒阿島了!

連載正文

Elef
「什麼,埃羅芒阿島?到那裡去就能見到Misia了嗎?」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我在找妹妹啊?」

國王君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只有Moira知道,我就姑且這麼說吧。
至於第二個問題,那是因為我就是地平線的創造者啊。」

Elef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你也一定是神之眷屬吧。
你那扭曲的暗黑眼瞳說明了一切!」
(不錯,按照他們所在地平線的文化水平,就不要說製造墨鏡了,就連那是墨鏡都無法識別出來!)
「只有Moira知道啊…。有趣。
那麼我也和你一起去吧,去埃羅芒阿島!」

Elef
「達蒙41船長…雖然時間不長,不過也受你照顧了。
當然,我也不覺得這樣就還完了你的恩情。
等完成了我的目的之後,我還會回來報恩的。在那之前你可別死啊!不過現在應該還沒關係吧。
我還沒有在你背後看到影子。」

達蒙船長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還是加油吧。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曾有個妹妹。
笑起來像是銀鈴搖動。
如果還活著的話,大概也有你這麼大了吧。」
如此輕聲說著,看上去像是船長的達蒙粗獷的臉上露出了些許寂寞的表情。

達蒙船長這麼說著,船員們都露出了感傷的表情。

那麼,在埃羅芒阿島到底會有怎樣色色的展開等待著他們呢。
還是說,只是空有色情之名?
而國王君將要面對的又是?

選項

1「變態神官」
2「Idolfried Ehrenberg」

投票結果

2 →「Idolfried Ehrenberg」

兵庫公演 第11話「39J路線 絕世美女 」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將尋找妹妹中的Elef的命運也牽扯進來,
終於到達了追尋之地,在埃羅芒阿島登陸了!

連載正文

埃羅芒阿島…那是一個美麗的島嶼。
船停泊到了港口之後,國王君在沙灘邊發現了一個憤憤不平的男人…不,帥哥。

Ido
「喂Hans!到底是誰說這裡都是裸體美女的啊!
我再也不要相信你說的話了!什麼這裡地上的樂園…也是痴女42的樂園什麼的。
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啊!」

Hans
「船長船長——!我找到了嘿!絕世美女!…
不過,剛過去一搭話人家就飛快逃走了」

Ido
「你說什麼!」

Hans
「在我被充滿成熟魅力的臀部奪取心神的時候,不知不覺就…」

Ido
「什麼成熟的臀部!這、這可讓人把持不住!」

Hans
「老大你難道不是胸派的嗎?」

Ido
「閉嘴!胸部是很好但是屁股我也喜歡啊!」

狼聽到了這對話。

狼(Elef)
「什麼!臀部充滿成熟魅力的絕世美女!
那樣的女性,除了Misia之外還能有誰!」
(希望諸君用山田俊司43的聲音腦補下面這句 by革命老師→)這只是一個笨蛋哥哥。

狼(Elef)
「那個美女去哪了!?」

Hans
「哇啊!她、她、她往山裡走了」

聽了這話的兩人,爭先恐後的飛奔而去。
逃走的男人名為Elefseus,追趕的男人名為Idolfried
被獨自遺留下來的國王君,只能茫然地立於一旁…44

Ido
「搶先偷吃不可饒恕!世間所有的美女都是屬於我的!」

Elef
「你說什麼!我怎麼能把寶貴的妹妹交給你們這樣的禽獸!」

Ido
「什麼!美女是你的妹妹嗎!?哥哥大人——!」

Elef
「滾,誰是你哥哥大人啊!」

正當Elef在懸崖邊快要被Ido追上的時候,Elef一腳踩空…

Elef/Ido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疾馳而去的衝動再也無法制止。45
猶如互相糾纏一般滾落懸崖,Baroque的男人們…。46
如果這是在那個大林氏的故事裡,就該輪到兩人靈魂互換了吧。
不過,這是我所創作的革命故事。
…即是說,這是Elefried的誕生!!47
而正在那時…

某一個謎一樣的男人,給國王君帶來了讓人驚愕的情報…

選項

1「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我就是領復君!」
2「領復君…那個男人我可熟悉得很!」

投票結果

2 →「領復君…那個男人我可熟悉得很!」

兵庫公演 第12話「78T路線 領復君 」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將尋找妹妹中的Elef的命運也牽扯進來,
終於到達了追尋之地,在埃羅芒阿島登陸後,謎之男人向他搭訕了!

連載正文

國王君被人帶到了村長面前。

村長
「我就是令狐」

國王君
「這根本不是領復君好嗎啊啊啊啊!」

村長
「你把令狐說上10遍試試?」

國王君
「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復、領副、領、復?」

村長
「正是老夫」

國王君
「為毛啦啊啊啊啊啊啊!」48

國王君喊出了關西風的吐槽。

國王君覺得,這個島上大概已經不會再有什麼領復君的線索了
還是趁早出發離開這裡吧。

還有兩個男人…
妹癌晚期病人
與色狼晚期病人,這兩個人還沒有回來。
但要是一直顧著他們的話,這個故事就要沒完沒了了,
所以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不要管他們了。
(要不然真的就結束不了了啊!)

…雖然這麼說著,還是讓我們稍微追溯一下過去…

兩人落下的懸崖之下,
居然有一口深井張大嘴巴等著他們。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躲」
再過頭一點就要豎起「\Id在詠唱/」49的flag了,
不過他們還是輕身避過了。
可是,Elef對妹妹的深愛之心與Idolfried的下流之心合體
Elefried,就此降生。
而後,Elef剩下的邪惡之心成為精神體,與在復仇劇幕後默默活躍的白妝之人融合…
這即是,Elechen的降生。50

與此同時,正準備出海的國王君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是…

1「死亡與嘆息與風之都Ilion」
2「可疑的老闆娘每晚暗中活躍的黑狐亭」

投票結果

2 →「可疑的老闆娘每晚暗中活躍的黑狐亭」

栃木公演 第13話「157H路線 黒狐亭」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以為是領復君的人其實是令狐村長,斷了念想的國王君朝著下一個地平線…朝著Next Horizon邁開腳步了!

連載正文

到了下一個地平線的國王君,內心像機關槍一樣突突突地緊張著。
而這都是因為,他在思考,要如何走進黑狐亭。

選項(1)

1 普通地說「夜安(Guten Aben)」
2 吊嗓子說「晚晚(Aben Aben)」
3 通俗地說「我打擾了」

投票結果(1)

2 →「晚晚!」

連載正文(續)

國王君
「Aben Aben!我打擾啦——」

鄉下妹
「要打擾就給我滾」51

國王君
「啥!?」

這就是那個,黑狐亭那個沒禮貌的鄉下看板娘嗎…國王君這麼想著。

真是的,好想看看老闆娘長什麼樣啊。
…這時候,他看到了火熱的視線!(←用「聽到了美妙的傳說52!」的旋律來唱)

老闆娘
「啊呀,這可真是個好男人啊!
來來,歡迎來到黑狐亭呀。貪吃鬼先生。
你想點的是我們這兒聞名的最高的…不對。
我最拿手的肝臟料理?53
還是要·點·我·呢?」

老闆娘的視線似乎已經…完全鎖定過來now!!?
(國王君:不!不好…在被幹掉之前不先下手的話就不妙了!!)54

鄉下妹
「你在說什麼唄!這怎麼可能唄——」
鄉下妹在這時伸出了援助之手。
(國王君:說的好啊!唄妹)
鄉下妹「誰要吃那種東西。老爺看上的明明是俺!俺才年輕好看唄!」
(國王君:不對不對!不對啊!唄妹!你想要把國王君帶去哪裡啊!?)

老闆娘
「真是的。你吵死了。果實都是在快腐爛的時候才最好吃了啦。」

鄉下妹
「是說你明明已經爛透了唄!」

老闆娘
「你說什麼!!啊?(生氣」

黑色的狐狸和橙色的狐狸,兩隻狐狸開始了醜惡的鬥爭。
為何人類無法將其切斷呢,那使爭鬥不斷重演的惡性循環。55
國王君正想趁機悄悄溜走…可這時,
兩人停止了爭吵。

國王君
「別為了這種無謂的事爭吵。
如此美麗的女性,不適合做出這等愚蠢之事。
你們二位可都擁有美妙的潛力啊。
只能從你們之中只選擇一個這種事,普通的男人根本做不到。
這個選擇太過究極了。
如此痛苦、如此悲痛,都快撕裂了我的心。
啊啊。多麼罪惡的女人啊!!」

老闆娘
「哎呀,也是呢,不可以再繼續增加罪孽了呢。」

鄉下妹
「是咧是咧。」

國王君運用從Idolfried那裡學到的尊重女性的言辭與瘋狂的說話方式,總算是讓現場的氣氛緩和了下來。

國王君
「原來的話,我還是想說著『我要享用了』56拿下二位,
我的心都快要被撕裂了,
但這次前來黑狐亭確實有個東西我必須要點一下。
今天是8月14日…栃木公演…
我想吃餃子————————!!」57

國王君這麼說著,輕描淡寫地就提出了飛越地平線的提案。

老闆娘
「真是沒有辦法哪…
既然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就做給你看看吧。
賭上黑狐亭的招牌!」

鄉下妹
「好咧好咧,先要穿越一下地平線唄」

中略…。

老闆娘她們為了國王君,穿越了地平線,做了一頓餃子。

…而後,國王君向老闆娘詢問她是否知道領復君。老闆娘回答了他。
老闆娘對國王君說出的話是…

選項(2)

1「領復君?啊啊,我熟悉的男人裡有過這麼個人啊」
2「領復君?啊啊、是那晚的那個肝臟……」

投票結果(2)

2 →「領復君?啊啊、是那晚的那個肝臟……」

靜岡公演 第14話「315B路線:飛越地平線的力量」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以為是領復君的人其實是令狐村長
斷了念想的國王君來到下一個地平線,拜訪黑狐亭,順便去找找領復君的情報了!

連載正文

老闆娘
「噢噢,是那晚的肝臟啊。評價很不錯的呢」

鄉下妹
「是咧是咧。挺好吃的唄。」

國王君
「咦咦!!老闆娘你不會是,把領復君做成料理了吧!?」

沒想到領復君居然已經死掉了…
這場旅行是毫無意義的嗎?

國王君
「這就是你所希望的世界嗎,Moira啊。58
不…栃木啊——————————!!」

繞過危險的巨大冷杉,還被流落到埃羅芒阿島和冥府之類的地方…。

(嗯?…冥府…?等等、冥府裡可沒有領復君啊!?
是因為這裡是相異的地平線…簡稱為「異地」!…的故事對吧!?)
國王君這麼想著。

意識到了這點的國王君,用上了這即是…連光也無法逃脫的暗黒超←重↓力↑59
相當輕易地飛越了地平線。

「Moira啊、不、栃木啊!」
不,這是另一個地平線的故事啊!簡稱為另地的故事!
於是,國王君再次跨越了地平線。

第14.5話「44F路線:橙狐亭」

國王君這次到達的地方是旅店「橙狐亭」,充滿鄉土氣的老闆娘每晚不停地口出暴言。

國王君
「請問——這裡不是黑狐亭嗎?」

鄉下妹
「這都啥時候的事咧!?現在這裡是橙狐亭啊。」

國王君
「上一任老闆娘出了什麼事嗎?」

鄉下妹
「前任老闆娘的話,因為壞事做太多被抓走了啊。
黑色鞦韆搖啊搖。
現在俺是老闆娘了唄。」

國王君
「原來是這樣…」

變成了老闆娘的鄉下妹
「做啥咧。
雖然這邊已經不再做肝臟料理了,但其他好吃的東西也有好多的唄。
就這麼吃個夠吧。
不過、別忘了給錢就是!」

(照這個樣子來看,這個地平線裡的領復君也許還沒事)
國王君這麼想著。

這時候…。

踏踏踏踏…喀嚓。

Elefseus
「聽說在這工作的是個有個性的美女…。
這樣的美女,除了Misia以外別無他人!
不這絕對是Misia!Misia,
快出來——!哥哥我來啦——!」

妹癌晚期的男人出現了。

(啊啊,這樣啊。
若是沒有遇到我,他也不會到埃羅芒阿島去啊。)
國王君為他祈禱著。

可是…Misia並不在這裡。
看著這樣的Elef,國王君思考了起來。

選項

1「在這個地平線裡也不太行啊……」
2「希望這兩人能在這個地平線裡活著再次相見……」

投票結果

2 →「希望這兩人能在這個地平線裡活著再次相見……」

韓國公演 第15話「地平線的迷路人」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中略!——

在黑狐亭超←重↓力↑!
在相異的地平線(異地)的橙狐亭中,遇到了正在尋找Misia的Elef。
遵從靜岡的選項,國王君開始計劃讓Elef和Misia再次相遇了!

連載正文

為了Misia,和Elef一起出發前去Lesbos島!!

國王君
「Elef,你似乎因為太過急於尋找妹妹,而成為地平線上的迷路人了。
本來,就自身立場而言,我並不希望過於干涉你們故事的整體發展,不過,看在善良的靜岡國民的份上,我就特別幫你一次吧。」

Elef
「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但你若是知道Misia在哪的話,請一定要告訴我。
那是我的妹妹,是我僅存於世、非常重要的、獨一無二的家人啊」

國王君
「本來應該在到達Lesbos島之後應該先去Astra殿60的,不過這樣說不定也已經來不及了,還是就這麼直接去Hydor神殿61吧。
走了,超←重↓力↑!」

…因為一副來不及的樣子
就用超←重↓力直接去了Hydor神殿…

第15.5話「與命運抗爭」

和Elef一起到達的地方是Lesbos島。

Elef
「…這、這裡就能找到Misia嗎?」

似乎還來得及。

國王君
「Laconia軍似乎還沒到。
再過不久,你那被囚禁著的妹妹就會出現在這裡了吧。
Elef,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若是要向命運露出獠牙,就得要親手將女神降服啊。
祝你武運昌隆。超←重↓力↑!」

祈禱著Elef能見到他深愛的妹妹
國王君朝著下一個地平,用上了超←重↓力↑

第15.75話「夾縫的地平線」

Elef在那之後究竟怎麼樣了,我也不清楚。
那是一個,與銀盤略有不同的地平線的故事了。
而那個故事的結局,是不會對銀盤中記載的故事本身帶去什麼影響的吧。
不過,這個故事還是會流傳出去的吧,地平線的旅人們,會描繪出他們各自的結局吧。
有多少旅人,就有多少種解釋,同時也有同樣數量的正確答案。
是身在光芒之中觀察影子,還是在影子之外看到光芒。
想像力。
創造出故事本身的,一直都是人們的內心。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時鐘鐘擺的聲音,逐漸層響。
國王君沉浸於思緒之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如同風車一般,太陽循環往生。
如同搖籃一般,月亮擁抱死亡。62
壯麗與寂寥共在的迴廊。
國王君所到達的地方是朝夜之間的夾縫…
那個房間裡有一個如同天平一般同時傾向死與生的男人。

男人如天平一般佇立在房間中心,他靜靜張開了嘴脣。63

Hiver
「這裡是,朝與夜的夾縫。若是本來,無論生者死者,任何人都無法存在於這個地平。
陛下,為什麼您前來拜訪此處了呢。」

選項

1「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不會呆太久的,不要在意」
2「Hiver,我大概,是來見你的……」

投票結果

2 →「Hiver,我大概,是來見你的……」

大阪公演 第16話「313F路線:神之天命」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運用超重力飛越了地平線,所到達的地點是朝與夜的夾縫。
「您為什麼前來拜訪此處了呢,陛下」
面對問出這個問題的男人
「Hiver,我一定是為了見你才來的」
國王君這麼回答了!

連載正文

Hiver
「陛下…,您到底是在哪裡學會這種攻略臺詞的啊!是埃羅芒阿島嗎!?
我之前就應該說過了,在這個地平線裡無論何人何物,都無法存在。
為什麼您到這裡來了呢。
您可真是讓人困擾啊。」

國王君
「可是我~,好想見Hiver的啦」

Hiver
「不要說什麼可是。
就算聽到這種胡言亂語,我也一點都不會高興的!」

(…都這種時候還傲嬌by革命

Hiver
「再說了,只要您需要,無論何時,我都會趕到您的身邊。」

國王君
「真的嗎?」

Hiver
「千真萬確。身為陛下第一位臣下是我的驕傲。
不過,還是請不要再繼續使用超重力的力量了。
各個地平線各自有其獨特的重力,
也就是所謂的固有秩序。
若是破壞了此秩序,各地平線之間就會互相干涉,整個世界也會隨之混沌。
能夠在地平線之間穿梭,也就意味著能自由脫離屬於該地平線的重力圈。
陛下,請用常識想想吧,這樣不是很狡猾嗎。」

國王君
「咦?」

Hiver
「這是犯規啊。」

國王君
「咦、犯規?我…紅牌!?」

Hiver
「不要說什麼紅牌了,您的生命能量本身都快亮紅燈了。
在地平線之間穿越本來就是一種特別厲害的力量,需要承受超反動的超壓力啊!
普通的話穿越一次就要歸西…就會被消失的。」

國王君
「什麼、我會死嗎?…這麼說我還可能會消失的嗎!?」

Hiver
「您隨心所欲亂發了好幾次超重力吧。
在韓國這邊也有翻譯的問題,確實不好辦,可您跳得都是平時的兩倍了…
除此之外,還用上了自身的生命能量,驅動超重力帶上了Elef穿越!
至今為止沒出什麼事也是很厲害了。
只不過,請不要覺得下次還會有這樣的好運了。
您確實是地平線的創造主。
在用於創造的書桌上,在您的筆下,地平線的一切都會隨您所想。
然而,您並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明。
既然已經身在地平線之中,就要遵守地平線的秩序」

國王君
「哎、這樣我很困擾的啊~Hive君~。
要是不能再用超重力的話,到底要怎麼才能回到原來的地平線呢?
我得去找領復君,再說還有可愛的國民們等待著我的回歸(也就是領土征服)呢?」

選項

1「這樣難道不好嗎,讓我們永遠留在這裡吧。在這裡您有我呢。國民?那種東西怎樣都無所謂的吧,呵呵呵…啊哈哈哈哈」(黑Hiver出現)
2「可以嘗試一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過的方法。一開始也許會有點痛,不過慢慢就會習慣的。說不定還會上癮哦?」

投票結果

2 →「可以嘗試一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過的方法。一開始也許會有點痛,不過慢慢就會習慣的。說不定還會上癮哦?」

神奈川公演 第17話「626N路線 國王君冷杉」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飛越地平線會削減生命,國王君因為這一衝擊性的事實而走投無路,
來嘗試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過方法吧,Hiver這麼說了!

連載正文

鏘鏘鏘鏘!
Hiver從背後拿出金屬球棒,握緊把手,
如同BayStars64王牌村田一般華麗地揮出了全力的一棒!

Hiver
「好了,出發吧」65

咔鏘~~~!!

「這絕對不對啊~啊~啊~(回音)」

Hiver
(陛下,現在說這些有點遲了,不過用這個方法去了相異的地平線(簡稱異平)的人,
是需要與我進行HiveRevo通訊的,66
也就是有義務向我報告在探險時發現的Roman,請不要忘記噢…噢!哦!哦!)

意識甦醒時,那裡是任何光芒都無法觸及的沉重黑暗之中。
再加上,無法自由控制自己的身體。
難道說我已經死了嗎?
不不,我們都不是。67
被大力擊打後,國王君就這樣一頭栽進了暗夜的森林,整個上半身都埋進了土裡。
這時候,旅行的修女正好渡過小河,來到了他的身邊。
可是,國王君被挖出來就此得救的幸運事件還是沒有發生,就算巨大冷杉在眼前,也無動於衷。
修女像是什麼奇怪的事都沒有發現一樣,平靜地從國王君左邊繞了過去!!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算了。
究竟經過了多少時間呢?

國王君
(難道我會一直這樣,在這片黑暗裡獨自一人默默地逐漸腐壞下去嗎…)

感到了一絲寂寞的國王君想著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不禁唱起歌來。

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為了尋找他的行蹤,
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在沙灘邊呼!
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68

(復仇BGM)

Märchen
「原來如此…你是這樣才被埋起來了啊。
棒球的仇怨恨就該用棒球來消除嘛。69
來吧,讓復仇劇開演吧。」70

國王君
「不,我並不希望那樣。71
說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啦
咦?我被埋起來了嗎?那麼,不好意思Mär君能不能把我挖出來呀?」

(復仇BGM)

Märchen
「原來如此,那麼,就利用某個男人的特殊性癖好來複仇吧?
稍等片刻,命中注定之人要在土中等待啊。」72

國王君
「咦!?」

面對突然的提案,國王君十分疑惑,這時候出現的救世主是?

選項

1「Auguste Laurant」73
2「Zvolinsky」7475

投票結果

2 →「Zvolinsky」
陛下「幸好不用被雕刻刀刻啊!」

神奈川公演 第18話「1252X路線 突然介入」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飛越地平線會削減生命,面對這一衝擊性的事實,Hiver用球棒將國王君送走,
誕生了國王君冷杉樹!

連載正文

Zvolinsky
「只要有洞就想挖」76

砰砰砰!

「啊?」

Zvolinsky
「Harasho?
好像挖到什麼了啊…Harasho?」

國王君
「謝謝77你把我挖出來!Zvolin♪78

Zvolinsky
「什麼!你哪位啊?」

國王君
「詳細說的話會很冗長的,簡單來說就是我生了你、是如同你父親一樣的存在。」

Zvolinsky
「(什麼?我父親不是在遠方的礦坑裡,岩石塌方墊了底?79
不不,再說我根本不認識你!雖說什麼生了我,可怎麼看都是男人…
不不,再說,這個人為什麼一半被埋在地裡了?
…再說什麼叫生了我,你不是男人嗎。)」
越想越覺得思考回路臨界短路。好想現在就見到你啊…。80

面對混亂無比的的Zvolin,國王君不為所動,繼續說了下去。

「Zvolin君。
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讓我稍微給你些建議吧。
總有一天,你能挖到自己的夢想。
周圍的人也許會取笑你所做的事。
不過可不要太過在意啊…?
最終能成大事的就是像你這樣能堅持自己信念的人。
也許有時會挖到飽受詛咒的面具。81
也許有時會挖到高聲大笑的人偶。82
不過,即使如此,你也不會放棄的吧。你一定能挖出自己的夢想。
要相信自己哦!」

說完之後,國王君離開了。
嗒嗒嗒嗒地走著,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感覺很熟悉的地方。
這是既視感嗎。不不,我們都不是。83
而在那裡體現出壓倒性存在感的,是那棵巨大的冷杉樹。
也就是說,尋找領復君的旅途,在經過了18話的劇情後又回到了原點!!
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嗎?
會變成這樣是不是因為那時在好奇心旺盛的千葉國民唆使下,在面對冷杉時選了向左走?

國王君
「好吧。這次向右邊走走看吧。」

穿過危險的森林,四周的景色逐漸層化,最終變成了石板的迴廊,
哎呀?路的正中好像有誰站在那裡。
不錯,在那裡等待著國王君的,就是…石板上的緋紅Shaytân!!84

Shaytân
「喂!國王君。
仔細想想,在你那除了我之外的似非好像都有出場啊。
連融合體都出現了,我這個本體卻沒有出場,這是怎麼回事啊?
是解僱嗎。我要被解僱了嗎!?
明明Layla還餓著肚子在家裡等著我!
解僱就不好了!
現在經濟形勢又那麼差。
而且!別以為現在的社會裡惡魔那麼簡單就找到工作啊?」

國王君
「對不住啦」

Shaytân
「什麼對不住!!
這不是太狡猾了嗎!
這次巡演中盤我明明有大肆活躍了一把。
包括似非融合體在內明明都連續出演了四次。85
就是啊、連續四次啊…。
那個時候還沒有確定似是而非的出演者和這個故事的核心劇情什麼的。
這種待遇…太過分了!!看我不燒了你!!!」

滋拉!!(效果音)

國王君
「別在意啦!」

Shaytân
「什麼別在意!!
不要說得那麼輕鬆!!
不過總之,我還是通過這個故事強行登場了。
就算被說成都合主義86也沒關係,只要有一天我能變成星星。87
吶Shaytân
我耀眼嗎!?」88

會場
「好的意義上!」89

Shaytâ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燒吧!!燒吧————!!
滋拉!滋拉!(效果音)
哈哈哈哈哈。
好了。
既然難得登場了,就告訴你領復君在哪吧!」

看起來,這次的旅行並不是沒有意義。
與其說是回到了開頭,其實更像是突入了二週目?
就算在第1話的選項裡選擇了向右走,那個時候應該也不會發生這次這種Shaytân介入的特殊劇情吧。
那麼…這篇連載終於也要在下回迎來最終話了!

Shaytân口中領復君的所在地究竟是?

選項

1「位於伊比利半島的格拉納達」90
2「位於日本列島的仙台」91

投票結果

2 →「位於日本列島的仙台」

宮城公演(凱旋公演) 最終話「不可動搖的未來」

前情提要

為了尋找曾經那般親密共處的領復君,穿過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灘邊呼!朝著冥府砰!假死狀態now…緊跟著就是朗基努斯槍!
沉重的槍就是同情關心。
靠枕人大腿復活過來的國王君、,把Elef也牽扯進來一起去了埃羅芒阿島。
因為妹癌惡化,Elefried爆誕。順帶也誕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飛越地平線會削減生命,面對這一衝擊性的事實,Hiver用球棒將國王君送走,
國王君冷杉樹誕生之後,遇到了Shaytân,差點被燒掉,經歷了種種事件之後總算打聽到領復君在仙台這件事了!

連載正文

連載的最終話,國王君來到了據說能找到領復君的地方,仙台。
看著美麗的街景,突然想起了Hiver說過的話。

Hiver
(「探險發現…Roman報告…可不要忘記啊」)

國王君
「沒錯啊Hiver,就讓我把在這裡找到的Roman,都事無鉅細地告訴你吧」

這時候,激烈的震動襲來。

毫不留情地將一切覆蓋、破壞、粉碎…絕望如巨浪一般襲來。
國王君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保護人們不受巨浪的傷害。
只除了唯一的一種!

為了迴避這種絕望,只有帶著受災地一起跳躍到其他的地平線一種辦法了!
但是,不支付代價可無法使用這樣的作弊招數。

Hiver說過的話再次迴盪在耳邊。

Hiver
(「至今為止能夠毫髮無傷都是奇蹟。下次會怎麼樣可說不準」)

國王君
「但是啊,Hiver,我變成什麼樣都沒關係的。
就算從今以後,我的存在本身都被消滅了,我也會真心認為,我是為了這個時刻才帶著這個能力來到這個地方的。」

國王君
「我變成什麼樣都無所謂!」
「出發了!!!超←重↓力↑」

嗶嗶嗶…(鬧鐘)
「嗚哇啊啊啊~~~啊、是夢啊…
連領復君這種這麼衝擊的名字都能接受,不愧是做夢…
還好是夢。仔細想想,真是個荒唐滑稽的夢啊。
再說了,尋找不見了的領復君這個設定本身就不太行啊。」

「國王君與領復君」
也就是
「夢結局了吧」92

…【完】 …

以上的當然只是玩笑,可以略過不提,而現實世界卻面臨著讓人笑不出的情形。
沒有什麼魔法能讓發生過的事一筆勾銷。
可就是要在這種時候……

   第四次領土拡大遠征 × 
        ↓
   第一次領土復興遠征

緊接著領復公演,故事在這之後也會繼續下去。

陛下「而這個後續也是大家知道的。就是這次巡演。」

希望大家最後再考慮一次。這是最後的選項。

   Revive→Revive→Revive→不可動搖的未來93

而在這之後,該帶著怎樣的心情歌唱呢?

選項

1「身處當下,無法知曉未來,所以不能確定。」
2「身處當下,無法知曉未來,可即使如此,還是讓我們在那裡重逢吧。」94

投票結果

「身處當下,無法知曉未來,可即使如此,還是讓我們在那裡重逢吧。」

「聽到了嗎,Hiver…那裡,
…不,這裡,確實有過Roman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