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初霜翼

0. 白書上的譯文是我提供的,說白書抄襲就是說我抄襲了。白書是採用我的譯稿,譯者的名字明白標在譯文和微博正文和長條裡。

1. 「抄襲地平線情報局歌詞翻譯」一說純屬無中生有,可笑之極。

2. 我翻譯初稿的目的:給群裡的小夥伴們分析劇情、分析歌詞裡的細節用。因為初衷是以「看懂」為主的,所以沒有完全根據原曲的唱句進行分句,在一時調整不過來的時候就先按我覺得舒服的表達走。而且是在臨近下班的時候翻的,當時稍微改改就發了,反正是個人名義權當參考。
而給白書用的就不能那麼隨便了。再加上配信版和劇場畫面有對應,所以後來重新琢磨了很多地方。
初稿參考日推三位推主的日語和德語聽記,除了「きばをかりて」這句有根據自己的考慮調整外,其餘皆參考推主給的原文。中文表達憑藉自己看過的那點巨人原著,加上從朋友裡的巨人原作粉裡得到的資訊初調整。

HIA的初版晚於我的初稿。

3. 修改初稿並發佈於白書的目的:提示歌詞內容與原作的聯絡,以便大家理解體會曲中Revo所花費的心思。本土有劇場上映的條件,可以直接去影院看,並且沒有語言障礙,可以直接體會歌詞和畫面的對應。而這裡沒有這樣的條件。所以我打算盡我所能,儘量把這種細節、原作者創作時的用心擴散出去。
因為是給白書用的,不是個人名義翻譯了,不能太隨便,該校對的校對該修改的修改,該配合樂句斷句的調整斷句,還為了保證譯文的還原度,要參考各路觀影repo,確保歌詞裡的和原作對應的細節多少有翻譯出來。
3-1. 修改初稿的準備工作① 等待劇場觀影repo。
3-2. 準備工作② 根據repo,在大群裡和原作粉小夥伴討論歌詞和原作劇情的對應,小夥伴給我講了(劇透了)很多我還沒看到的東西……。
3-3. 準備工作③ 根據日推repo,嘗試了將TV版動畫和自由代價對應,以初步確認歌詞和畫面、劇情的對應關係,理解歌詞所指,以便更確切地翻譯,tie好原作。該剪輯版本在群內共享,後來在這個剪輯版本基礎上發展出了我昨天傳到B站上的那個影片。從一開始我就是奔著「以原作、動畫原畫面和原歌詞為最高指示」而去的,甚至為了弄清楚歌詞內的細節對應去專門剪了這個影片。
3-4. 準備工作④ 我看到HIA發出了兩版翻譯,但是因為很清楚HIA內部人員在針對白書,這個問題由來已久了,為了避嫌,為了避免看過HIA譯文之後對自己翻譯造成影響,我點開只瞄了一眼德語部分,因為一開始就只有德語部分我不確定。只掃了一眼字母。
唯二在翻譯過程中重新點開兩次,進行過確認的地方:一是最後的那四句德語,二是「きばをかりて」這個地方的聽記。「きばをかりて」我有根據HIA的翻譯逆推HIA採用的漢字表記,而這個表記被我否決了。至於四句德語,我只關心德語,中文怎麼寫的完全沒管。
每次點開HIA那長條都是為了確定原文。確定原文。確定原文。找到我要找的要確認原文的句子,截完圖立刻就關。這兩個地方和HIA的翻譯完全沒撞,至於其他的譯文怎麼寫的壓根沒管。
HIA的譯文,我在翻譯的時候完全沒在意過,不敢在意。就是生怕自己受影響。
3-5. 準備工作⑤ 找德語協助。就算我看到HIA的德語是怎麼寫的,還是不敢確信,比起相信二手資料我更相信一手的。最後找到了外援幫我聽那幾句德語,這才確定下來。
提出找德語協助的時間甚至早於HIA第一版釋出的時間,因為意識到了沒人幫忙聽德語結果有句句子開天窗多麼痛苦。

4. 翻譯初稿至釋出於白書的版本:
根據已知的劇情、根據我習慣和喜歡的中文表達、斟酌可能的漢字表記,逐·字·逐·句·修改。
並且把所有原曲內沒有拆分的句子都合並了起來,一句唱句中間不含空格,儘量還原原曲的分句。最初是為了看懂所以沒在意分句,但是既然要作為歌詞譯文釋出,那麼還是根據唱句調整為好。
終版是完全從初版改過去的,因為初稿釋出在HIA初版釋出之前,首先我的初稿就絕無參考HIA的可能。終稿從初稿一點點修改,我參考的只有我的初稿和來自日推的觀影repo(以確定劇情對應)、自己拼剪的TV畫面+自由代價(以確定劇情對應)、和小夥伴討論原作劇情(以確定劇情對應)。
從頭到尾沒有參考過HIA的譯文半個字。
也正是因為要等待劇場repo,要剪影片,要討論劇情,要確定對應,花費了很多時間,從釋出初稿到白書釋出,中間的時間全在做這些事情。
下面我會完整還原我到底是怎麼從初版一點點改到終版的,包括當時的各種權衡和考量。所謂參考、抄襲HIA譯文,純屬無稽之談。

5. 我在大致修改完之後,快準備釋出了,等校譯君幫我校對的間隙,做了一件事情:
我去大致看了一下HIA的歌詞譯文,以確保我的譯文確確實實沒有撞車,沒有和HIA重複用詞,沒有什麼可以被疑神疑鬼和別有用心的人拿來栽贓我「參考」了HIA的地方。
最後也確實有幾個地方為了避嫌,想改而沒有改。這幾個地方我會在下面指出。
而就算這樣,特地做了避嫌工作,都被說成「抄襲」。
我也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初稿的目的是「看懂」,給小夥伴分析劇情用,所以沒有經過精修,而且是以我個人名義發出的,「僅供參考」。
而提供給白書的譯稿是要在網頁上長期留存的,不能這麼隨便,加上配信版有來自影片的線索補充進來,所以對於每一句的表達我都進行了推敲,並且結合了原作線索進行修整。推敲和修改過程我全部寫在下面了。哪怕是HIA提出質疑的這幾點,也絕無對HIA譯文進行半點參考。
初稿是「個人釋出」,未精修,而供稿是「提供給平台釋出」,必須精修。這和HIA一開始就以平台名義釋出從根本上就不同。要是直接給白書供稿,我一開始就不會拿初稿這種程度的出來。
當然我現在很慶幸我在HIA之前先發了一版初稿——不然沒有最初的版本可以對照,沒辦法羅列修改過程,我上哪說去。

既然HIA發了自己參考的聽記,我也發一個我參考的聽記好了。
如我在初稿中所說的,參考聽記來自三位推主:@zxnoir @yuyujiteki_ @Name_Ko3,前兩位是日語後一位是德語,後來德語我自己找外援聽了。配信追加歌詞依然是參考@zxnoir 釋出的聽記。

屍飛び越えて 鳥のように空を翔ける
紅蓮の反撃 地を這うのは
奴らの方だ!

地図にない場所へ 夢を馳せて
支払うのは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Risiko der Freiheit

風を切り裂ける 騎馬を駆りて
はためくのは 《自由の翼》<Flügel der Freiheit>
敵と味方を別つ その理由も知らず
捧げる心臓は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Mikasa)
Risiko der Freiheit
(Eren)
Kämpfer der Freiheit
(Reiner)
Soldat der Freiheit
(Jean)
Flügel der Freiheit
(Armin)

鳥は飛ぶ為に其の殻を破ってきた
無様に地を這う為じゃないだろう
お前の翼は そう 何の為にある
死地の只中に 活路を見出せる

Soldat der Freiheit

どんな犠牲を払っても 摑むべき《未來》<さき>がある
血塗られた冷徹は その意志の名は《自由》<Freiheit>

迫り来る巨大な影に 怯える日々は過去に葬り
暁の夢 貪るために墜ちて
理由もなく押し寄せる その波を止めるため
名も無き花のように 弓矢は放たれる

壁の中語られた 真実を戴くまで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Soldat der Freiheit
Flügel der Freiheit

両手には《鋼刃》<Gloria> 唄うのは《凱歌》<Sieg> 背中には《自由の翼》<Flügel der Freiheit>
弧を描く旋風 大地を揺らして
屠り屠られる 《自由の代償》<Risiko der Freiheit>

O mein Freund!
Jetzt hier ist an Sieg.
Dies ist der erste Gloria.
O mein Freund!
Feiern wir diesen Sieg für den nächsten…

以上是參考的歌詞原文。
和HIA參考的聽記歌詞並不完全一致。我提供給白書的版本完全是根據以上聽記進行翻譯的。
在官方釋出正式歌詞之前,聽記永遠只是聽記。只有更「可能」,而無確信。
聽記的歌詞,我永遠傾向以母語聽眾的聽寫為準,無他,這是他們的母語,肯定比我熟練。
但日本羅蘭對包括德語在內的語種聽記永遠值得打個問號,初稿中的德語參考也只是參考,真到要投給白書的時候還是去求助了至少是德語專業的人。

以下是HIA的質疑和我的回應。回應的時候我會大量複製上一篇裡曾闡述過的翻譯過程。不為別的,但求自證。依然一步步解明我的修改過程。寫詳細修改步驟,就是要證明我是在沒有HIA譯文干擾的情況下自行精煉、一步步完善成終稿的。絕非有人無端臆測的,看過HIA的譯文之後照著改。
所有的修改理由和思考過程我都寫在這裡。沒有做的事情就是沒有做。這鍋我不接。

↓所有白底的繁體字的截圖都出自HIA指責我的長條。
↓↓黑底的都是我自己的歌詞譯文,左邊是初稿,右邊是白書發的版本。

Image Unavailable

初稿最初翻成「都應該抓住那未來」,但怎麼看怎麼覺得「應該」略口語。而且原詞這裡直譯是「有這樣一個不管付出什麼犧牲都應該去抓住的未來」,全句核心是「有這樣的未來」,而不是「無論……都應該……」。根據這個意思判斷下來,也有「未來值得抓住」的意思,所以一開始翻成了「值得」。
著手開始修改後依然是覺得這句初稿太長。先精煉。
→「無論付出多大犧牲」刪除頭兩字,改為「付出多大犧牲」,「都值得抓住那未來」把「值得」改回為最初決定的「應」,刪除「那」字,精煉為「都應抓住未來」。
前句「付出多大犧牲」→猶豫了很久,原詞到底有沒有強調犧牲之巨大,還是說這裡保留原詞「どんな」的直接意思「何種」
→最終決定貼近原詞,把「多大」改為「何種」
→前句改為「付出何種犧牲」
後句「都應抓住未來」過於口語,繼續修改表達。首先「抓住」就不太行,改成「攥住」。「都」改成更書面的「皆」。
→改為「皆應攥住未來」。「X住」和「皆」的書面程度還是不匹配,把「住」字改掉,改為「攥緊」。
→改為「皆應攥緊未來」。看了一眼就決定把「攥緊」改為「緊攥」,明顯後者更符合習慣。
→改為「皆應緊攥未來」。原詞給我的感覺始終在表達的是一種意志、意願——有這麼一個未來,是不管我們付出多大犧牲都要去抓住的,而「皆應緊攥未來」聽上去更像是一種命令、教訓。因而最終還是把「應」改掉了,改為表達意願的「為」。
→後句改為「皆為緊攥未來」。

Image Unavailable

我參考的聽記中此處記為「冷徹は」而非「冷徹な」,聽記中將「冷徹」作為名詞處理,而非形容動詞。所以我從頭到尾都是將「冷徹」作為名詞來翻譯,而不是形容詞。
HIA此處聽記與我參考的聽記不同,卻因此指責我「錯譯」,實屬無理。
為了翻好「冷徹」這詞我查了N多地方。大意是「冷靜透徹」,冷靜不動搖、沉著洞悉,有一點冷靜得近乎殘酷的意思在。
但絕對不是「冷酷」。不是冷酷無情。所以初版「洞徹」取了「透徹,洞悉」的意思。
而後來怎麼想怎麼覺得,應該把「冷靜」這個意思翻出來,如果可能的話再加上一點「冷靜到殘酷」的意思就更好。
和人討論也討論不出來一個完全貼切的詞。於是很簡單,我去翻字典就是,去查「冷」字的組詞。於是查到這麼個結果:

Image Unavailable

冷酷嚴峻,沉著嚴肅。還有說是冷靜嚴肅的。該要的意思差不多都有了,就是你了。

另外,雖然不知劇場版真正對應哪個畫面,但在我自己剪輯的用來參考的對應TV版畫面中,這裡給的是調查兵團的鏡頭,在這句之後立刻有團長的鏡頭。憑藉「血塗られた」,也暫時推斷這裡是指調查兵團。
如果是指調查兵團,那麼將「血塗られた冷徹」與調查兵團聯絡,是那種近乎殘酷的、跨過同伴屍體的那種冷靜,和對周圍情況的洞悉。所以我費盡了心思去想去查中文中能用兩個字表達出這個意思的詞。找了無數候選詞,最終才暫時確定為「冷峻」。
我自認為這意志絕對不是「冷酷」的。

Image Unavailable

依然太長,先精煉
→前句「在逼近的巨大陰影下」刪除「在」字,精煉為「逼近的巨大陰影下」。
之前也說了,有幾個地方是我為了避嫌所以特地沒改的。我曾經想過繼續精煉這兩句,把「巨大陰影」改成「巨影」,但是等校對的時候看到HIA的翻譯裡用了「巨影」之後,硬是生生打消了這個念頭。為了避嫌。

後句「將怯懼埋葬於過去」→當時我初稿剛發出去,重讀的時候就想應該把「怯える日々」的「日日」補進去
→當時備選是「去日怯懼」和「怯懼的往日」。前者和後面的「過去」有字重複,暫舍。
→填充進去,改為「將怯懼的往日埋葬於過去」 →實在太長了,繼續精煉。
→改「怯懼的往日」按照「去日怯懼」修改,改為「往日怯懼」
→整句改為「將往日怯懼埋葬於過去」→「往日」已經有「於過去」的意思了
→雖然我很捨不得原詞裡的「過去に」,但意思重複而且要精煉,就直接刪
→改為「將往日怯懼埋葬」

P.S. 如前述,我為了避嫌所以沒有把「巨大陰影」繼續縮短,所以後句也就保留了這個長度沒有繼續調整。那麼既然都變成現在這樣了,我自己想做的修改也沒有必要再避諱,接下來這兩句會變成「逼近的巨影下 埋葬往日怯懼」。這才是我原本打算精煉的最終版本。

另外,這裡根據repo,推測畫面對應為巨人突然出現在莎夏眼前,確實是一個「逼近的巨大陰影」。在這陰影之下唱出了下一句,「將往日怯懼埋葬」。
恕我直言,我一開始的理解就不是「影に怯えた日々」,而是「影(の中)に 怯えた日々は過去に葬り」。初稿終稿都是這麼理解並且這麼譯的,只是初稿沒有把日々的意思放進去,終稿裡補足並精煉。而就我所見,似乎HIA雖然強調我此處斷句錯誤,但HIA的譯文裡似乎也沒按照「將恐懼這巨大陰影的每一天埋葬」的斷句來翻譯,而是和我一樣,採取了「在影子中 埋葬恐懼的日子」的斷句方式?

Image Unavailable

這句我原本沒打算改的,一開始做給白書的圖裡還沒改動,還是初稿裡這樣,是校對君和我指出這句的。
直接上記錄。

Image Unavailable

(記錄裡的日期是美國太平洋時間,對應北京時間大概6月27號晚上10點多)
這個問題是校對君幫我校對出來的。初稿接近記錄裡說的前者,「破曉之夢因貪戀而墜落」,校對君指出之後調整為正確語序,即「因貪戀破曉之夢而墜落」。從記錄裡也能看出來。
→「因貪戀破曉之夢而墜落」,先按照唱句進行分句,改為「貪戀破曉之夢 因而墜落」
→原詞實際上前句短後句長,無論如何後句要再補足一下。「因而」這種轉折詞在歌詞裡也顯得有些口語,最好去掉。
→改為「貪戀破曉之夢 (此處為六個字的對「墜落」一詞的描寫)」→最終決定把「墜落」擴充為「墜入萬丈深淵」
→改為「貪戀破曉之夢 墜入萬丈深淵」→「xx之x」這種表達略顯初級,既然後面也改為2+2+2的雙音節詞連發了,前句進行相應調整
→改為「貪戀破曉美夢 墜入萬丈深淵」

另外,我初稿裡就是「破曉」,從頭到尾都是「破曉」,從來沒沾過「拂曉」這個詞,更別說你們所謂的「避嫌」。說話之前請先看清楚。

Image Unavailable

原曲中並未拆為四句,而是兩句→刪空格,合並
→改為「是敵是友以何區分 箇中緣由尚未知曉」 →調整動賓順序
→改為「以何區分是敵是友 尚未知曉箇中緣由」 →上一句同旋律的地方都是四字表達,這裡八字太長,精煉為六字
→改為「以何區分敵友」,「不知箇中緣由」
→後來看到這裡搭配的畫面,並和原作粉討論過,認為這裡的「區分敵友」既指萊納的巨人身份,又指後來作戰前問他們的那句話,並認為原文「其の理由」的「其の」有明確指向這幾件事,因而將指向性較弱的「箇中」改為指向性較強的「其中」
→改為「以何區分敵友 不知其中緣由」
這麼一步步調整的初衷就是把4句合並成2句,合並之後再按照中文表達的合理性進行語序調整,再進一步精簡。
我前一篇也說了,保留原曲的唱句分句是我修改譯稿的宗旨之一。如果有了BK,BK上有不一樣的斷句,那我也會再根據BK上的斷句進行調整的。調整譯文的出發點始終都是以原詞和原作內容為最優先,原詞表達的情感、意境、tie的原作內容為最優先,優先還原內容,然後是中文表達的通順、用詞的書面程度和韻律。
而永遠不會是什麼我根本沒在意的第三方譯文。

Image Unavailable

再次重申我合並句子的出發點是,原唱句的斷句。
屍飛び越えて,8拍。鳥のように空を翔ける,8拍。
這才是我調整斷句的依據。這種斷句不歸HIA版權所有吧?
原曲為兩句,先按照歌中所唱,將第二個空格刪除,合並為兩句。
→改為「躍過腐屍 如飛鳥般馳騁天際」
→初稿之所以譯為「躍過」,是根據曲子開頭的民族樂器聲判斷全曲開頭應該是騎兵出征的場景,這裡的比喻我在初聽廣播版時推測為「騎馬躍過巨人的屍體的身姿像飛鳥一樣」,既然壁外調查都是騎馬行進,那麼就譯作「躍過」。原詞為「飛び越える」,直譯本就為「飛越」,這種譯法也不歸HIA版權所有吧?何況後句有「像鳥一樣」的意象,所以我後來發出初稿沒多久就打算把前句「飛」字補足,將「躍過」補足為「飛躍」。
→改為「飛躍過腐屍」→保持四字韻律,刪除「過」字
→改為「飛躍腐屍」→「飛躍」與「飛鳥」有字重複。→翻字典找各種「鳥」,將「飛鳥」改為「徵鳥」
→改為「飛躍腐屍 如徵鳥般馳騁天際」→根據我自剪的動畫判斷這裡不是野外巨人倒下良久的屍體,「腐」字不妥。→判斷:不管搭配怎樣的畫面總之唱的是巨人倒下後留下的屍體對吧→殘留的,殘破的屍體
→改為「飛躍殘屍」
後來重新去看了預告片,這裡應該是掩護班用立體機動裝置砍殺巨人,掩護隊伍出城的鏡頭。沒有對應巨人倒下的鏡頭。如前述,譯作「殘屍」是有原作內容的考量在裡面的,但是根據畫面,也許需要再斟酌。
可惜沒條件看劇場版,沒辦法親眼確認歌詞怎麼對應畫面。過譯不過譯我自己會根據內容進行判斷。再重申,我翻譯的出發點始終都是「有沒有還原原詞意境和所tie內容」。

Image Unavailable

這段唯一的改動是「死局正中」改為「死局絕境中」。
在發初稿之前,前句我最初寫的是「在絕境中」。原詞這裡是「死地の只中に」,後句我看到的聽記有兩種,一種是「血路」,一種是「活路」。我認為兩種都有可能,而「死地」和「活路」的對應很像他的風格,我個人也非常喜歡這種對應,因而暫時採用「活路」的說法。最初的最初前句翻的就是「絕境」,後來無論如何都想保留「死」和「生」,和後句的「生路」有對應,因而改成「死局」。
之後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改回「絕境」,我是認為「死地」譯為「絕境」更為貼切,但無論如何不想放棄死生對應。最後決定不改「死局」,而是把「絕境」另外加上。
→加上之後就成了「在死局絕境正中」。
就讀起來的節奏感而言,把「正中」改為「中」聽上去在韻律上更合。但原詞有「只中」,我也猶豫了很久,這個「在絕境正中、中心而非邊緣,難以逃脫」的意思到底要不要保留。最後認為「絕境中」已經有那種絕望感,最後還是把「正」字刪去
→整句改為「在死局絕境中」。
「死地」和「絕境」,「地」對「境」,「死」對「絕」,直接對應,不是你們首創。

Image Unavailable

首先修改表達。「所說」太過口語,初稿發出沒幾分鐘我就覺得該改了,當時筆記裡寫的是「言謂」。後來在地鐵上想「言謂」還是不對,應該是講述之類的。於是最後確定用「言述」。
→改為「言述的真相」。
這句的空格怎麼合並我猶豫了很久。照著原詞分句的話,是「得到在高牆內言述的 那個真相」。但這樣的話前句就太重了。如果合並成「直至得到在高牆內 言述的真相」,前句動詞+地點狀語,後句一個名詞……斷句感覺有點奇怪,原詞是斷在定語和被修飾的名詞之間,而且這樣斷句的話前句也太羅嗦。
→乾脆把空格全刪,合並成「直至得到在高牆內言述的真相」,重新再分為兩句。
→這樣讀起來就很明顯了,斷句斷在「得到」之後比較合適。
→改為「直至得到 在高牆內言述的真相」→繼續精煉,「在」字先刪了。
→改為「直至得到 高牆內言述的真相」→去掉所有定語看看動賓關係對不對,「得到真相」→有更準確的動詞,「得知真相」
→改為「直至得知 高牆內言述的真相」

這也是我特地避諱HIA譯文的地方。「直至得知」,有兩個zhi的音,音律上不妥,當時研究怎麼改這四個字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直到獲知」。但是終稿初定之後一看HIA的譯文,趕緊改回去了,避嫌要緊。

屠り屠られる。「屠殺與被屠殺」,這是我腦內第一反應。前有《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這個標題,這個標題白書是翻成《侵略者被侵略者》的。侵略者與被侵略者,被害者與加害者,SH這種二元對立很多,幾乎是下意識反應,根本不需要什麼外部提示。
→初定「屠殺與被屠殺」
→稍微修飾一下,「屠殺」改文藝一點,改成「屠戮」。
→改成「屠戮與被屠戮」。「與被屠戮」太長了,精煉。「被屠戮」三個音節,精簡一下變成「被戮」就可以了,雙音節,和「屠戮」對應。
→改成「屠戮與被戮」。
另外,這句的聽記我看到過另一個版本,是「歪み屠られる」。感覺不像,就沒采納。

這部分解釋完畢。重要的事情講幾遍都不過分,我翻譯的出發點始終是原作劇情、原詞意境,根據畫面(和根據Repo及自己剪輯推測的畫面)調整譯文,在沒有BK的情況下根據唱句進行分句。等看到了劇場版真正的畫面對應,等和原作粉小夥伴討論過了歌詞和劇情對應,等有了BK,如果有新資訊補充進來,一切都要再調整。
在儘量保持原意的前提下,對中文進行語序和用詞的調整,精煉表達,是第二步。初稿以給小夥伴看懂為主,沒有為了平台釋出進行進一步的表達上的調整。這樣的半成品自然不能投給白書。後來為了完善成給白書用的譯稿,我看了觀影Repo,自己剪了影片去琢磨歌詞和畫面對應關係,拉原作粉討論劇情,tie了劇情一點點修改,改完劇情要素之後改表達,把所有的過於直譯的部分都調整為儘量詩化儘量書面的語言——看到原詞,還只是聽記,我就再次歎服了,這人簡直是個詩人。我自己隨手翻的給小夥伴看懂用的初稿也就算了,給平台釋出的譯稿必須要對得起他如此優美的原詞。
詩化的語言我很習慣,4字到7字的表達我非常習慣且喜歡,太長的句子我會嫌累贅。要改得詩化一點不是難事,從初稿到供稿的中間過程很多是腦內完成的。也是有了初稿做基礎,才能進一步精煉。
這就是我全部的初衷和思路。修改、調整和精煉的過程全都放在上面了,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點點修改到終版的樣子的。不存在「參考」不存在「借鑑」,「抄襲」更是可笑。


接下來摘下我白書譯稿提供者的帽子,戴上我白書負責人的帽子,就HIA公開的對白書的不當指責和莫須有的罪名做出回應。

Image Unavailable

1. 白之預言書啟動於2014年11月。2015年4月公開內容,面向大眾試執行,但在這之前我們已經填寫了近半年的百科內容。
雖然我們一直覺得沒必要把成立年份拿出來說——不過更新記錄開站記錄是明白寫在白書的《白之編年史》裡的。
白書啟動於2014年,而非HIA所稱2015年。在對大眾公開之前,在建立之初的2014年11月,其結構、內容、宗旨就已經確定,前端的建設也基本完成。
白書改用Bootstrap、內頁初步改成現在這個樣式的時候,HIA還不長現在這個模樣呢。

2. 最初我的設想並不叫「白之預言書」,而是「檔案館」之類。所以最初用的二級域名為horizon-archives。而「檔案館」這個名字不受教團成員歡迎,後來的定名經過了相當討論,包括域名。此處擷取一部分。
horizon-wiki的域名是考慮到「直白」且「好記」,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的核心概念自然是地平線,關於地平線的wiki站,是根據這一點而從候選域名中挑選確定的。
和HIA的定名無關。

Image Unavailable

3. 如我們的域名直接表達出的性質一樣,如白書一直以來強調的自己的定位一樣,
白之預言書是關於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Revo的百科站。

百科的最大目的在於科普,普及知識。白書從啟動第一天開始,宗旨和意圖就從未改變過。
我們以傳播SH/LH相關知識為根本,為新參古參們提供追根溯源、查詢資訊、蒐羅知識的途徑。
我們的性質和「情報站」不同,我們是一個「知識庫」。這其中包括新知識(新動向新情報)和舊知識(上溯到web釋出時代的舊曲舊聞)。從基本資訊如CD的釋出時間和錄製成員,到偏門資訊如早期Live上提供的飲料單,從曲目長度到包裝彩蛋,從人物關係到世界觀設定,皆可查詢到的「書」。
SH相關的知識和資訊,包羅永珍,這是白書的核心,是百科站的根本。

白之預言書是這樣一個知識的儲備庫,而白之教團的工作就是修編這個知識庫,並且將這個知識庫裡的知識傳播出去。
白書網站,是這個知識庫的實體。白書的微博主頁,包括後來開設的Facebook、噗浪,則是白書的修編人員用來傳播知識的途徑。
這是我們的定位,建立之初是這樣,以後依然會是這樣。

新聞、新動向,這只是白書的一部分,很小一塊,有了新動向,意味著知識庫需要更新,同時也意味著有新知識值得推廣。白書的核心是超出這覆蓋面有限的一小個板塊的,除了這一點慢慢積累慢慢更新的新知識外,我們還應該有非~常多的舊知識儲備,這才是白之教團正在攻堅的主要任務。
「官方新聞」這一板塊的存在,在白書裡是被弱化的——並沒有出現在主索引中,副索引中也只是一個圖示而已。而這個版塊裡白書所做的只是完整搬運新聞內容並翻譯,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存檔:在條目頁面內是經過精簡、修編的內容,但作為文獻來說,最有價值的始終是一次文獻。所以我們在修編條目的同時,也需要保留一次文獻的記錄,以便日後查詢。這裡的一次文獻,就是所有官方新聞的原文。搬運過程中我們進行了翻譯,但是都保留了原文連結,以供日後參照。
從根本上來說,我們就不是一個「新聞站」「動向播報站」,而是一個「知識儲備站」,一個檔案站,一個百科站。

第一時間釋出新動向是「情報站」的功能,我們從不打算搶佔。但是這也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滯於人後——每次有新資訊新知識出現,我們就會對百科進行相應的更新,並通過主頁進行推送。白書是一個活著的、正在活動的、及時更新的百科站。推廣知識是白書的微博主頁的一個功能,新舊知識我們是一視同仁的。新動向如果發生,我們會進行推送知識更新,沒有新動向的時候,我們會推送一些舊知識,比如生日、發售紀念日,和相應人物、作品的一些軼事趣聞。
「知識的儲存和推廣」——白書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脫離這個定位。

釋出新聞釋出翻譯——這絕不是我們的主營業務,更不是白書的「形式」。白書的活動形式是記錄和推廣知識點,新舊知識一視同仁。新聞動態包括在需要儲存的知識之中,我們所做的只是記錄並推送。而各種翻譯——歌詞,訪談,官方劇場,這也是相關知識,既然白書是中文百科,同時原文錄入有版權問題,那麼在記錄的時候自然需要翻譯成中文,記錄後也自然會推送。
而釋出翻譯,這也並非白之教團當下的首要任務。白書還有非常多的內容需要補完。過去種種才是我們目前的著眼點。比如「官方劇場」這一塊,比如當年的冬陛通訊、後來的似非地平LINE,比如計劃中的MomodaLow系列,等等,這些地平線物語的延伸,這些地平線發展的歷程,是我們眼下更為關注的地方。
【西洋古董閣樓堂】News Letter,會是個SH歷史構成中非常重要的元素,我們需要留下記錄,就追蹤並且翻譯一下。《自由之代價》的歌詞,我們發現與所tie原作有對應,需要註解說明,這是一個知識點,要理解這個知識點需要有歌詞譯文的輔助,就翻譯一下歌詞並且進行註解。僅此而已。我們的活動從來都是圍繞「知識」展開的,而我們所記錄的「知識」,也是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d走過的「歷史」「歷程」,是可以供今人瞭解供後人追蹤的資訊。

而如此蒐集陳列新舊知識、官方資訊,不為其他,就是為了給廣大羅蘭們提供一點線索支援,方便大家去理解、體驗SH的物語和音樂。白書推廣的始終都會是來自Sound Horizon和它的締造者Revo所創造的內容,是SH和LH的世界的一點一滴,以及從這個世界衍生出去的合作事宜。我們希望白書所提供的這點滴線索能夠為羅蘭們理解體驗這個物語音樂幻想世界提供幫助,能體會到我們的國王、團長在這個世界中所投入的用心。

這是白之預言書作為一個百科站、為科普而存在的百科站所堅持的根本。

白之預言書和HIA的性質從根本上就不同,HIA為「釋出情報」的情報站,而白書為「記錄並推廣知識」的百科站,行動方針也各自相異。白書記錄和推送的內容遠不止「當下」發生的動態,我們的主營業務是舊知識的庫存和新知識的輸入以及科普。
重申,釋出新聞釋出翻譯可不是我們的主業。
但我們也不會因為HIA釋出情報而閉口不言。百科業務範圍內的更新,新鮮的和不那麼新鮮的知識以及趣聞軼事,我們自然都會推廣。

4. 白之預言書與HIA完全無關,無任何合作和參考關係。
至於HIA所要求「禁止白書使用HIA所提供資料」,那麼也容我在這裡直說,白書從開始到現在,根本就沒有使用過任何HIA所提供的資料。過去沒有,今後也不會,這句宣告純屬多餘。
原因也很簡單,HIA上的資料根本不被我們納入考慮,不在我們的參考文獻範圍內。
不才在下多少也學過些人文科學的研究方法,白書說到底就是個文獻綜述,而綜述的文獻自然是以一次文獻為好——也就是所有官方資訊的原文。這是我們重點收錄和參考的內容。對官方資訊的轉載,全文、原文轉載,能夠考證來源的,是第二重點資訊,也是在原文丟失的情況下參考的資料。對於本就無記錄的官方資訊比如演出,那麼採用親歷者陳述,屬退而求其次。
而以上所有內容均只參考原文——即日文資料。
HIA上的資料經過重新整理編寫,並經過中文翻譯,二次加工之後已經失去參考價值,且13年之後原文資料豐富,也沒有參考的必要。

我們唯一納入考慮範圍,或者應該說認為值得考慮的——是HIA的譯文所帶來的,使用者對特定名詞中譯的使用習慣。這一點來自HIA的譯文對中文圈羅蘭的影響。
我們在以中譯提到特定名詞時,有平衡過原文、全站統一格式及中文圈使用習慣,而中文圈使用習慣來自於這十幾年來SH的入門和傳播途徑所採用的譯法。譯法的提供者、傳播者在這十幾年中發生了相當大的改變,早年有中文雜誌和其他譯者,近年則受HIA譯法影響居多,我在討論群和個人微博上也幾次發出小規模的調查,發現近年來新誕生的名詞的使用習慣確實與若干年前的習慣不同,這一點有非常明顯的HIA的影響。前後使用習慣的差異、譯法差異我們慎重平衡過,最終還是以全站統一形式為準。HIA對使用習慣帶來的影響,充其量只是一個在使用者體驗上需要考慮的因素而已。我們在這裡平衡的是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和全站的格式,我們不會刻意考慮這習慣是受誰影響的,受HIA影響而固定下來的習慣,我們也不會為了避嫌而拒絕考慮。

白書沒有參考過HIA資料的分毫。HIA上的中文資料根本不在白書的參考文獻書目內。過去不會,以後也不會。
放在「外部連結」裡的連結是給其他人蔘考用的,這個下拉菜單的意思是「對羅蘭們查資料可能有用的外部網站」,不是給編寫者用的。

更何況,我們編寫的大部分內容,HIA上一個字都沒有。白書現有內容已經涵蓋了SH從2000年左右到現在2015年的Revo/SH/LH的主要歷史,大部分現有內容都是13年HIA成立之前的資料,HIA上全無痕跡。13年之後的內容,因為時間近,官方記錄留存得多,他站儲存的原文的量也多,我們基本都是直接參考殘留的官方資料的。14年之後的事件我們更是直接親歷者。14年11月之後的事件的相關條目開始做到實時更新。更新資訊的來源始終是各種官方來源。
無論從哪一點來說,都沒必要也不會參考HIA上的二手資訊。

5. 白書是將歌詞、訪談納入知識庫的,這些內容需要譯文。HIA在這一點上已經有相當儲備,且有一定威望,白書一開始的計劃中也考慮過和HIA談合作,一方面補足白書的知識庫存,一方面也可將源於HIA的譯文進一步鞏固為中文圈的絕對權威。兩個網站職能並不衝突,如果合作的話是可以互相撐起內容,可以分工的。
然而這在與HIA的溝通過程中一開始就碰了壁,雖然一些步驟上順利溝通下來了,但在另一些步驟上得到了完全的放置,無法進行下去。最終計劃擱淺,不了了之。
而白書的知識庫所需要的儲備不因這一點碰壁而改變,既然無法合作,那麼我們就自力更生。不為別的,作為一個百科站,它需要這些資訊。
但是歌詞翻譯、訪談翻譯,優先順序是排在其他條目的基本資訊之後的,還沒提上日程,所以我們也只是在有新動向、新知識,又恰好在教團成員或合作者中有人有翻譯稿件的時候,才會考慮進行釋出。在釋出過程中會和譯者溝通,對譯文進行完善,校對並排除所有個人稿件內不到位、有偏差的地方,並補充各種知識點的註解。
《Nein》的訪談翻譯如此,Revo x Noël對談如此,這次《自由之代價》的歌詞也是如此。

白書有自己的計劃、結構和工作進度安排,有自己的行動方針和宗旨,從不因HIA的行動和架構而改變,也不會在這方面受影響。HIA發什麼、不發什麼,做什麼、不做什麼,與我們並無關係。我們該推廣的知識,該做的科普,該編寫的內容,也和HIA無關。


翻譯也有文風,沒錯
而終稿就是我的風格
我精煉出來就是這個風格
「地圖未描之地」、「求索一條生路」、「鳥兒破殼而出」,我初稿裡本來也都是這麼精簡長句的
修改的時候我基本上就是為了貼合唱句所以合並句子調整語序,然後精簡再精簡
原詞原句就有這麼些個資訊,貼切的候選詞就這麼些個,中文就這麼個語序
一個「暁」,破曉和拂曉你說誰抄誰?一個「語られる」,講述和言述你說誰抄誰?一個「迫り来る」,逼近和迫近你說誰抄誰?
更不用說很多表達我一直從初稿沿用到終稿
這其中包括我初稿裡就有的,然後也在你們的譯稿裡出現了的,「以何區分」vs「因何區分」,「為此付出」vs「為此付出」,「破殼而出」vs「破殼而出」,「究竟為何而生」vs「究竟因何而存在」
這叫不叫異樣雷同?
還有這兩句,我初稿:「為遏止無故湧起 那份波動」,你們譯稿:「為平息無端而生的 洶湧巨浪」;我初稿:「如無名之花一般 放出弓箭」,你們譯稿:「如無名花一般 弓箭射出」
這叫不叫句式風格異樣雷同?

我到現在花了那麼多篇幅都在證明這個修改過程修改思路是我的東西
甚至用了另外一篇譯文裡的一段來佐證最後修出來的這個結果就是我的風格
我的文風是我自己的東西
完全屬於我自己
誰也搶不走
你們說潤色過程屬於自己
這我簡直超同意
我的潤色過程就像我列舉的那樣完全來自我的腦內,完全來自我自己的想法思路,完全屬於我自己
我終稿的文風就是我的風格,這風格這思路歸我所有

這就是我的風格,
你們究竟憑什麼依據否定,憑什麼依據邀功,憑什麼依據說我的文風是你們的?我的修改過程我的終稿風格就是我的原創性,我倒還想請你們舉證證明【我闡述的修繕過程沒發生過】【我解釋的修改思路不存在不成立】【一個字一個字列舉的修改過程不是我自己在修改時自己所想】【修改稿風格不是我自己的風格】呢。
我已經解釋多遍的修改思路修改過程完全是我自己所想,是我原創。最終形成的表達風格完全屬於我自己。你們想反對,請拿出證據來。

沒做過的事就是沒做過,無中生有的鍋我絕對不接。圈子本就小,誰不想和平點,弄得烏煙瘴氣的也不知道對誰有好處。在HIA停止損害我個人和白書的名譽之前我也不會再做多餘的回應。公道自在人心。

最後上一個對比調色盤。請點選檢視大圖。

Image Unavailable

如我所舉證據,我本人在歌詞譯文上絕無參考HIA譯文更遑論抄襲。譯文前後兩版是我一點點改出來的,過程中對所tie劇情進行了大量考證和研究,也對錶達進行了推敲琢磨,是我個人的心血。

而白之預言書是教團同僚們辛苦搜尋彙總官方資訊(和官方資訊的殘留痕跡)、整合編寫條目的百科網站,以科普為宗旨,以記錄和推廣SH相關知識為首要活動。如我上述截圖證明和對白書宗旨的闡述,HIA以所謂「驚人相似」所影射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HIA此舉嚴重傷害了白之預言書和我個人的名譽。現就HIA提出的不實指控,我提出如下要求:

1. 刪除所有釋出的不實文章
2. 在釋出該文章的平台上以釋出文章的身份向我和白之預言書道歉
3. 希望HIA作為一個情報站,能更加專注於SH/LH/Revo情報的擴散和推廣,少一些無中生有的揣測。白書相對成立時間較短,人微言輕。而作為一個已經在SH中文圈有些影響力的FAN site,希望HIA的各位能用這種影響力給諸位羅蘭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讓羅蘭們更多感受到Sound Horizon的魅力。

雖然白之預言書啟動時間不長,但也已經彙總了大量資訊,自上線以來我和白之教團全體同僚也一直為推廣SH相關知識做著努力,並且加緊擴充百科內容。我們關心的重點始終是SH相關內容,無心爭鬥,更衷心希望同好之間和平共處。

但是,這絕不意味著我們不會捍衛我們的名譽和應有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