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SG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785639530218674
應作者要求,僅轉載前夜祭部分。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注:SH相關為紅色字イトヲカシ歌詞、天月相關為綠色字其他嘉賓相關為藍色字;黑色是個人流水賬,可以忽略

AFA前夜repo

今天很早就醒了,然後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去學校做實驗。很神奇,第一次大清早工作量這麼大卻做的意外順利,不是從實驗結果上講,只是說自己的動作。雖然也可以解釋為比之前熟練了,但還是有點想把原因歸結到對AFA的期待上。先努力把正事辦好,之後才能真正玩得盡興。也許是在潛意識中抱著這樣的想法也說不定【你夠
一點的時候終於忙完實驗,趕忙聯絡國會議的新加坡負責人員,確定下來三點到那邊報道。
和海帶帶約了在地鐵站見面,晚上一起去看Revo。用自己的最快速度移動還是比約定時間晚了五分鐘,不過幸好還是成功合流!兩點鐘兩個人到會場門外發現還沒有什麼人,就去Suntec一樓找了大螢幕來看, 好大的AFA宣傳廣告在循環播放w 然後在附近稍微轉了一下,吃了一點東西,三點回到會場。剛好看到了戴著薔薇的疑似國民,於是海帶帶去勾搭國民,我去國會議那邊開會,做準備工作。
入場之後就聽到根五在排練XD PKT超調皮,沒看錯的話,某一段他還跑去臺下,對著留在臺上的其他人唱歌233 之後就是忙著認識各位日方的工作人員。從日方的M桑那裡得到了指示:雜務是發傳單,發問卷,讓觀眾去畫板塗鴉之類。然後在我和另外兩人負責的單人卡拉OK部分,學怎麼用那個點歌器,歌單上哪部分歌有羅馬注音,哪部分需要給歌詞卡。三個人的分工,點歌、控制隊伍之類。短短的兩小時內就看見好多原本是空場的地方被逐漸搭建起來。據說一點的時候基本是整片空場。五點時我表示自己要去main stage,然後就提前跑走了。新加坡這邊合作公司的D桑還喊話說"Enjoy the Revo stage!",當時大概是心情太激動,所以聽見他這句話也覺得超開心XD
再度和海帶帶合流的時候發現隊伍已經排起來了,她被各國國民包圍了起來www 向我介紹哪幾個是日本國民,哪些國民是印尼來的之類。從日本國民那裡收到了小餅乾,也看到了印尼組準備的那個長應援布。大家都超厲害!好多觸!海帶帶在忙著畫小卡片勾搭國民w 似乎趁著開場前一共畫了四張的樣子?看她飛快地從包裡掏出小卡片,起稿,勾線,塗陰影。往身後看的時候發現隊伍裡有Hiver、朝夜姬和Noel的Coser。於是海帶帶的最後一張卡片畫了Hiver,送給了那個Coser。大家也在交換twitter和P站ID。順便說男性比例好高,大概能佔到一半了吧。好意外。排隊期間一直能聽到stage裡面在試放TAH,然後大家就在外面一起小聲跟著唱。這個時候真的國籍什麼都不在乎了,反正都是SHK的國民XD

70d1f117jw1en2k5jmbgvj20b903xjrt.jpg

下午5:30,main stage開門,好多人走進去然後開始小跑www 後面的工作人員喊著"不要跑!!",真是辛苦他們了。海帶帶問我要坐哪裡,我果斷表示第一排w 看螢幕角度雖然差了點,但是離墨鏡近啊啊啊啊。直到開場前大概裡面坐了300人左右吧。畢竟是工作日。
回想起來,那時的心情真的很神奇。這一天,從早上的略微激動,到強迫自己淡定下來做實驗。下午見到海帶帶的時候激動了一個小時,然後又忙於國會議的準備,再次冷靜下來。見到國民,一起唱TAH裡面的歌,又激動又緊張的。但是真正入場、坐定,就莫名地突然冷靜了下來。「他大概已經到了。就在那片幕布後面。」但還是很平靜。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坐到位子上之後等開場時我甚至還跟海帶帶說"我覺得自己說不定不會哭"… 哎,真是天真啊我【。
6點準時開場,main stage螢幕的內容從AFA的畫面變成了官網上放出的墨鏡的照片。
Alex作為MC登場,我身邊坐的日本Laurant說了一句"Alexだ"。Alex先是問大家知不知道這是AFA第一次有周四的活動,然後是簡短的關於SH和LH的簡介。提到了紅蓮和自由之翼,問有多少人有這張碟。之後又介紹了TAH,問有多少人有。然後說之後會要播放TAH劇場版,「但是在此之前——讓我們有請SH唯一的王樣 Mr. Revo」 大家大概都沒以為墨鏡會在TAH播放前出場,超驚訝w
然後墨鏡穿著RevoP那身出場(在只有夏季的新加坡穿成那樣真是辛苦了),翻了個跟頭,臺下大家都尖叫翻了。然後他就笑的超開心w 看到了坐在第一排印尼國民們準備的應援布之後很驚訝的樣子w 順便說看起來真的好瘦!尤其是腿,穿著靴子的部分。看見墨鏡從後臺出現的身影眼淚就下來了…一邊抹眼淚一邊看他翻完跟斗之後笑眯眯的樣子。Alex用日文跟他說來跟大家打個招呼吧,結果他就直接用英文回答了,從此開啟了(幾乎)全程英語的大門。還開玩笑說"As you know, I am the most famous action actor in Japan" 然後說自己是開玩笑的【夠了233 說是第一次來新加坡,這裡很漂亮。之後說了句"Can I live here?"(謝謝海帶帶補全),臺下又是一陣尖叫。之後很快就下臺了,然後是TAH播放時間。
大螢幕真棒,能看到好多細節和之前看不清的演員臉【。劇場版音響效果也好棒!聽到了好多之前沒聽到的音效!萬聖夜的鏡頭轉換也看到了。最後播放到SHK國歌時場內合唱了,不過因為TAH播放音量很大,不知道他能不能從後臺聽到我們唱。TAH後面我們還在期待彩蛋來著,然後螢幕就暗了= =
燈亮起來的時候看到臺上多了兩張凳子(還是算椅子?) 從觀眾視角,右手邊是Alex,左手邊是Revo。他上場就開始調皮,背對觀眾坐在椅子上(換句話說就是面向著螢幕,螢幕上是他自己的宣傳照)。Alex打趣說「這是他的壞習慣,別擔心,他沒事兒」。然後墨鏡就慢慢轉了過來2333
Q&A只有三個問題太坑了TAT 第一個問題的提問者不在場,問題是在新加坡能不能買到SH/LH的碟,墨鏡表示「我覺得Alex能回答這個」。Alex說"我旅行箱裡有好多"。第二個問題的提問者也不在場。問題是問2015年的第三彈有什麼能透露的嗎,Alex吐槽說"距離2015年只差不到一個月了誒"墨鏡就開始"Hmmm… Well… Hmmm… Well…"地磨蹭www 最後的回答應該是第三彈的名字和之前的某曲有關。Alex又吐槽說「但是他有那麼多曲子!這暗示太廣了吧!」墨鏡又笑得一臉計劃通(純主觀判斷)orz 之後Alex就在說,之前也說過會是2015年春季公佈,在此之前就請大家盡情想象並且享受想象的過程吧XD 這句話強調了好幾遍2333
第三個問題,提問的人是一位在現場的印尼Laurant。問題大意是「你說了要儘量開啟SH的大門,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墨鏡猶豫了一下就改成了日文2333 說這個是需要好好回答的,所以需要Alex幫忙翻譯。先是說碟在新加坡沒有賣,但是大家還是都喜歡上了SH/LH。謝謝大家聽他的音樂,享受就很好了(十分ですよ)。但是還是希望大家能傳教,讓朋友一起分享對SH的喜愛。這也是SH這十年如何從日本一點點發展起來。說要真正讓海外瞭解SH大概還需要十年甚至更多。今天只是他自己來了。Live在海外非常不容易開,因為需要太多人的幫助。但是只要有大家的支援,一切都有可能。全程都在感謝大家,感謝大家喜歡他的音樂,感謝大家今晚能來,感謝眾Laurant的支援。
Alex說要結束了,大家都超失落。然後說「但是在結束之前——Revo要給你們一個禮物!」大家就突然興奮起來,整個會場都是wkwk的氣氛。然後墨鏡就開始把手伸到馬甲裡!釦子都被壓得往下的一些。然後就掏出來了一份東西,還自帶"鏘鏘"的音效,超可愛。他解釋說是TAH的明信片(停頓一下)還有親筆簽名。說到親筆簽名的時候墨鏡就把明信片翻了過來,從我的角度只能看到是銀色筆籤的。Alex說這個禮物我們準備了五份的時候臺下都嫌太少,Alex就說「什麼?嫌少?你們怎麼不早說?我旅行箱在賓館呢沒帶來」(Alex快把你自己把旅行箱都交出來啊233)。然後Alex公佈了抽獎方式:在某五個椅子底下有貼AFA的官方標誌。全部觀眾就開始彎腰或者蹲下摸椅子w 墨鏡這個時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似乎很期待看誰拿到的樣子。雖然我還是覺得他那時的笑容透著「計劃通」的意味【。Alex說之後五個幸運觀眾請來臺下這邊,場內瀰漫著名為羨慕嫉妒(沒有恨啦)的情緒。最後就是收尾了。墨鏡用英文說了總有一天會回來。Alex說了如果想買碟可以在AFA之後三天Nico國會議的展臺買。兩人都退場之後螢幕播放了進巨第一季OP,大家又跟唱完了。有印尼Laurant提議要一起合照,於是大家就移步到會場外面照了合影,膜拜了幸運Laurant拿到的TAH明信片。

70d1f117jw1en2kixcioej209c055mxf.jpg

墨鏡全程都在笑。有種雖然隔著墨鏡,但是他真的在好好看著Laurants的感覺。
感謝墨鏡教學,知道了そうですね的各種英文說法"Hmmm… Well… Hmmm… Well…"到"I guess"到"I think"各種各樣www
結束語我真的不記得了… 我聽到那句"will come back some day"(大意是這樣)之後腦子裡就是"他說了總有一天還會來"在盤旋。希望以後還能見到他。希望以後能夠看到(在海外非常難舉辦的)SH concert。
AFA前夜就在這種"我見到Revo了,他說他還會來"的幸福感和「明天早上8點集合"的緊張感中結束了。
*我描述的基本都是個人視角,海帶帶的repo比我的要詳細許多,結合了推上的很多資訊XD

晚上離開的時候看到銀髮娘還有根五他們在鼎泰豐的外面排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