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838063066378073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基本就是每天不同的地方,MC之類。其他細節等今天有空再補。

開場前廣播

4.29.

Sascha說他是絕好調的魔神Sascha。
然後說有個好訊息,Oricon周榜第二。雖然瞄著第一位但是果然沒這麼容易的事(這句記憶模糊)。多虧了Laurant&Laurant的各位的聲援。
Sascha:現在我周圍有好多黑貓。待會兒從Revo陛下那裡去要小魚乾來吧,大家一起開小魚乾party。
然後給物販打廣告,說到護照和入國印之後,他說,這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我們歸國的Chronicle」。
說到胸針,「那裡可有羅蘭在嗎?要如何描繪Roman?」
然後介紹腕帶LED。
Sascha:你們的是金腕帶?(全場:Nein!)還是銀腕帶?(全場:Nein!)真是誠實的小貓們啊。作為獎勵,就給你你們這個會發光的腕帶吧。
點燈測試之後,Sascha:你現在歡笑著,在那眩目的光芒裡。(壓低聲音)Märchen..

4.30.

一開始就提了中午的廣播。大概是說從廣播現場過來。(印象模糊)
Sascha:說起來,那天深夜在小巷裡聽到貓叫聲,還看到了很像Noël的青年。定睛一看,NoeNoe正笑容滿面地和貓貓們進行communication。可惜Sascha雖然會德語英語日語,但還不會貓語,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不過見到了Noenoe難得的一面。啊,要是這件事被Revo P知道了的話,(Noël) 會被欺負,所以請大家保密哦。
介紹物販,說到護照的時候說,「那裡可有全像在嗎?」
說到胸針,要捐給「兒童虐待防止組織」(唱出來的),「請將力量借給那個看不見的手臂」。
介紹腕帶,說「這是傳說中的妖怪手錶」。「大家跟我一起念:今何時〜?」
全場:今何時~
Sascha:河合のえいじ~
Sascha:リストバンドが変!リストバンドがメルヘン!リストバンドが Märchen(壓低聲音)!
然後在說到什麼東西的時候還提了一句「神的眼睛注視著,不,是Moira的眼睛。」
然後黑貓近衛兵揮旗。第二個持續劃十字的訊號的時候,Sascha:像壞掉的提線木偶那樣持續揮動的形式~
結果揮完這個動作,男近衛兵撐著腰做了一串壞掉的木偶的樣子。Sascha:黑貓近衛兵~不要擅自決定啊~國王會生氣的哦。
Sascha:以上就是振りへ至る旗へ至る振り。

M1

429的時候P席的戰友說在她眼前5米地方的那一隻她敢肯定是本人,那個笑特別有標誌性。
430的時候我們一致認為唱歌的樣子不像本人。像後面演出貓君的那個演員。
所以至今仍未可知到底是不是本人……。

M2

429的時候J叔的麥有點太響了。
430的時候,最後Ballad一直一直一直看著Luna的方向……。Luna完全沒有看過去。

M5

429的時候,Stella最後說的是,你的洋服,好可愛。
430的時候,Stella對著P席一個男觀眾說,你的洋服……,我對男人的洋服沒興趣,嘻嘻。
兩天都是往Stella頭上頂書。
429的時候捐款數額是K1,680,800,430是K2,095,200。

MC

4.29

Noël:Flower Asato..Flower Asato…那邊嗎。(走下去又上來)
Noël:尋Flower Asato三千里,結果找著找著找到大阪來了啊。看樣子Flower Asato不在東京,搞不好在大阪。
Noël:今天這裡也有很多貓。(向臺下揮手打招呼)特等小巷~1層小巷~2層小巷~3層……不對,那個不能算三層?這個特別靠邊的,2層側翼小巷~三層小巷~三層梶浦!不對。
Noël:來問個路吧。(問一個觀眾)你知道Flower Asato怎麼走嗎?
觀眾回答了一句什麼。
Noël:不行,完全聽不懂。看來還是只能借助神力了。不過那個神有點不靠譜啊。(轉身)喂神明大人,聽得見嗎?
然後捏著嗓子。
神:Noël喲,神偶爾也會犯錯的。(指上場公演解讀貓語失敗事件)
這次沒問題了,就讓你聽懂吧~吧~吧~吧~(自制回音)
(全場笑,底下有人說「Noël可愛!」「好帥~」)
Noël:(一邊轉身)嗯?好像聽見有人說好帥?
(臺下:好帥!)
Noël:好像一發就聽懂了。不過還是再試試吧。
Noël問一隻貓:你喜歡吃什麼?
貓(觀眾):小魚乾!
Noël:小魚乾啊。那下次讓那個墨鏡多給你分一點吧。那再問一個。(換了一個觀眾)你喜歡什麼味的拉麵湯頭?
貓:豚骨醬油!
Noël:豚骨醬油啊。(這裡還說了什麼但是梗實在不明白((
Noël:今天馬上就聽懂了誒。
然後繼續問卷調查。
Noël:有個叫《Nein》的專輯是吧。來問問看吧。
然後走到舞臺最右,站到了一個看上去可動的臺子上,一邊說著「這個應該可以站吧?看上去這樣近一點。」「ホイ〜」(擺了個平衡身體的動作。可愛oh可愛)
Noël:你現在暫定的第一喜歡的臺詞是?是臺詞哦,不是唱的哦。
被問的貓一開始說「パンパンにしてやろう」
Noël:這個有旋律啊。(唱了一下)難道你聽不出調子嘛。再給你一次機會好了。
被問的貓一直答不出來。
Noël:不用這麼猶豫的啊?沒那麼難吧?不是個需要這麼認真考慮的問題吧?隨便答答就好?
對方一直沒有回答。
Noël:再給你九秒。
等了一會,臺下其他貓開始幫他倒數計時(。)倒數計時完了還是沒回答。Noe跟著一起倒數計時,倒數計時完了朝那隻貓伸出手。再等了一下,還是沒回答,就說,時間到,沒機會了,把機會給你旁邊的人。
旁邊的貓:(想了一下然後非常乾脆地)pass!
再找了一隻貓。
貓:跟著Laurencin將軍衝啊!
(全場:哦哦哦哦哦哦~)
Noël:定番了啊。每次一定要找個什麼東西來跟著衝一衝。找不是將軍的也可以吧?
(臺下零星地有人喊「Noël~」)
Noe轉過身:居酒屋市蔵へ続けぇぇぇぇぇ~
(全場:哦哦哦哦哦哦~)
Noël:定番嘛。
接著下一個問題。
Noël:那邊那個,有個穿和服的……現在暫定第一喜歡的歌詞的部分是?
然後立刻自己開始倒數計時:9,8,7,6,5,4,3,2,1,0
紗幕後面傳出來帶著【殘念だったね】的感覺的鋼琴聲。
不知道是這隻貓回答的還是換了只貓回答,總之回答了一句「西洋骨董屋根裏堂」
Noël:這個大家一起說一遍吧。這要怎麼開始來著。
Noël:それが當店~
全場:西洋骨董屋根裏堂!Here we go~~~~
Noël:這後面會不會唱到這句我不知道。
接著下一問。
Noël:問哪邊呢……(開始朝場下到處看)唔,這次問問看S席的吧。
騷動。二層三層都有人大喊「這邊~」「2層~」
Noël:二層三層太遠了啊,指不了人也聽不清楚。……不過試試看吧。
點了二層左側非常口附近的人。
Noël:那邊非常口(做了個類似緊急出口上那個小人的動作)下面的,拼命揮手的那個女孩子……的旁邊的旁邊那位。最喜歡的登場人物是?要是沒名字的話就隨便地描述一下好了。
那隻貓不負眾望地回答了「Noël!」大家都開始鼓掌。
Noël:沒關係,沒關係。(朝全場擺手)那傢伙人不錯。謝謝!(做了個很帥氣的謝謝的動作)
Noël:有什麼要開始但是有什麼沒辦法開始的感覺。再來說點什麼吧。……(沉默了一會)總之先再揮一次手好了。(小幅度地朝周圍擺手)隨便地拖拖時間……
然後發現了P席有隻貓拿著望遠鏡在朝他看。他驚得後退了半步,手往前擋了一下說:「這種位置不需要用這個吧?!」(臺下有人喊「歌って~」)
這時候8bit夜鷹響了。
Noël:在會場裡好好把手機關掉啊?啊,是我的手機。
接市藏的電話。
Noël:毎度〜(大阪腔的打招呼)
市藏:這是Noël的手機吧?
Noël:是呀~(大阪腔,せやで)
市藏:和你平時說話的調調不太一樣吧?(ちゃうやろう,也是大阪腔)
後面都是大阪腔對話。Noe說到一個什麼事然後說了一句「(到了大阪)就像回到故鄉一樣。」

4.30

Noël:Flower Asa(這裡升調)to…Flower Asato…Flower Asato就行了是吧…在那邊?(下臺)
(重新上臺往花道走)
Noël:Flower…什麼來著?
走到花道中間
Noël:今天也有很多貓啊。特喵小巷~呼~特喵小巷~一層小巷~哦哦也有很多貓在。二層小巷~三層小巷~三層也很多啊。因為是貓所以工作日休息日都沒關係嗎。(底下貓騷動)還是不知道在說什麼。有戴墨鏡的貓啊。真是囂張。
(這後面說了關於貓的夜視力的話題)
Noël:……完全不知道能說什麼了。(背轉過身)神明大人~今天麻煩乾脆點。
神:Noël喲。(聲音很低)
Noël:和平時的神不一樣啊?
神:Noël喲。吾賜你與貓對話的能力。(用了ワレ)
Noël:真的跟之前的神不一樣誒?
Noël:來問問看吧。哦,那邊那個紫色衣服的,你最喜歡的顏色是什麼?
貓:紫色!
Noël:我就知道。啊,剛才那個神,難道是紫色的那個神?!雖然都沒事先想好但是好像接起來了!
Noël換了一隻貓問,你最喜歡的顏色是?
貓:Scarlet!
Noël:哦哦那你剛剛有沒有跟著一起合?沒有嗎。(這句印象模糊)
總之順利聽到了。
他從右邊跑到最左邊,跳上那個移動的臺子,然後豎起拇指做了個「餘裕」的動作。
然後他看到前排的一個觀眾帶著的人偶。
Noël:那邊的你好像帶著個看上去很眼熟的東西。是依葫蘆畫瓢的?(見よう見まね)
觀眾說不是他做的。
Noël:哦那是那個什麼UFO抓娃娃機的獎品?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那些可惡輩前們說,你這個新來的好歹要記記SH的歷史,還叫我改改那個說法方式,對前輩說話要用敬語。所以連Pikomari猜拳這種歌都勉強記了一下。
(我的位置看不到人偶什麼樣,不過應該是在說以前MarCon或者領復的時候會場設定的抓娃娃機,一等獎一個是莎白的娃娃,一個是黑色國王君娃娃。前者的可能性感覺比較大,民間手作的莎白人偶好像還不少)
Noël:就問你吧。在Nein裡最喜歡的歌是?
貓:愛咎!
Noël:愛咎啊。你們略稱成愛咎了是嗎。喜歡這個愛咎的哪裡?
貓猶豫了半天
Noël:別忘記呼吸哦!
貓:Misia~Misia~Misia
Noël:Misia Misia Misia~(這麼重複了一遍)但這個不是我的臺詞啦,是我的那個超妹控輩前的。
然後說著接下來要問誰呢,這麼踱到花道前面。
Noël:我從剛才就一直很在意,這裡有位媽媽在。是媽媽吧?邊上是您女兒嗎?
Noël:沒問題嗎?接下來可能還有很多很不妙的事哦?比如突然跳起來之類的?
Sound Horizon從老人,啊順序什麼的反正都一樣啦,從老人到小孩,從小孩到老人,從墓地到搖籃,從搖籃到墓地,不拒絕來者。當然SH對離開的人也不拒絕。
Noël:這個問題可能有點難,沒關係嗎?Nein裡您印象最深的部分是?
觀眾回答了「喵喵」。
Noël:喵喵啊,像這樣的嗎?(做出箱庭裡貓的動作)喵~喵?喵喵?
(可愛炸了!!!!!)
臺下一片「Noël可愛!」「Noël好可愛!」的聲音。
Noël:可愛嗎?(回頭朝紗幕裡英醬的位置看)河合嗎?
(臺下笑)
Noël:Noël可愛嗎。(有點害羞的樣子)這個感覺也不壞。我從去年開始才知道別人的好意有多溫暖。我本來覺得周圍一切都是混賬。但其實不是,混的是我自己。我想打破這個見鬼的世界。
Noël:你們也都有什麼見鬼的煩惱吧。有各種各樣的事情。但是你們一定可以超越過去的。沒關係!你們的話一定做得到!
這時候夜鷹8bit響。
Noël:會場裡把手機關掉啊!……是我的啊。喂喂喂?
市藏:Noël你多「喂」了一聲啦
Noël:喂喂喂喂?
市藏:你多喂&多喂了一聲啊!
Noël:喂?
市藏:少喂了一聲啦!
以下轉閣樓堂開頭

M6

429的時候中段是老婦Michèle朝Noël飛吻。
OK Arena,兩天說的都是OK大阪!
429前面全是DX音源。
430不太好判斷,第一個地方是初回,後面總覺得好像是新的音源……。430負責調戲Noe的是小女孩Michèle。
430追加了演出,Noe試圖去開那個抽屜,貓娘拼命阻止他。

結束之後

4.29

小Michèle從左邊登場
Michèle:哎呀,這次選了這個選項啊。說不定這很明智呢。
Noël:你到底是什麼人?(從紗幕裡走出來)
Michèle:哎呀,討厭,大哥哥好可怕。
Noël:你想幹什麼?
Michèle:大哥哥你不要那麼凶,好可怕,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哦,好嚇人,人家要哭了~真的要哭了~
Noël有點被嚇到,後退了一下
Michèle:(口氣一變)哭給你看哦~什麼的
Noël:你到底什麼目的?
Michèle:要說我什麼目的啊~我最近,很想要朋友呢。(天啦閣樓禁句orzzzz)
然後Michèle直接上去掐住了Noël的脖子
暗場。Michèle拽著Noël往紗幕裡走進去退場。紗幕上出現最後一首星空之詩時候的Logo,然後【Nein】下面的「星空之詩」變成了「歡迎來到西洋古董閣樓堂」(Concert的Logo),然後有一個聲音說,歡迎來到西洋古董閣樓堂。
這個聲音是某一個Michèle無誤。特別嚇人。更嚇人的是這個聲音後面還有一個男聲……我聽著第一反應是Noe被Michèle控制了,控制之下和Michèle一起說了這句話。

紗幕文字

Noël身上發生了什麼呢。
店主的目的,那個朋友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嗎。

《第13個訪客》身上到底會發生什麼。
所謂最重要的東西,被收走的代價是什麼。
這樣下去難道Noël會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

終 わ り

……但是不能就這麼結束
這就是所謂的人情壓力

能夠篡改事象的
除了《幻想的諸神》之外
就沒有別人能做到了

在心中歌唱,或是跳舞,或是喊出來
沉默也是解釋的一種
箱子中的貓到底藏有怎樣的可能性
這個分歧的解釋就交由你們來決定

觀眾席先是拍手,然後零零星星地唱起來星空之詩的旋律,後來慢慢全場合唱起來,但是因為星空之詩那兩句前半的調子是一樣的,後來加進來的羅蘭自然從第一句開始唱,結果就一直在第一句上循環循環循環……循環到最後總算有大半個場次強行唱到第二句上了。總算唱完第二句之後燈應聲亮起,Noël回來了。

MC

Noël:這是哪裡?
Noël:聽見了呼喚我的聲音。好危險,剛剛差點被帶到閣樓還是什麼之類的地方去了。(結果)後來聽見了呼喚我的溫暖的聲音。
Noël:原來是你們這群傢伙啊。果然是你們啊。謝謝。我愛你們!多虧了你們我才能像這樣毫髮無傷地回到這裡。
Noël:難得你們來了。從大阪,不是,從以大阪為中心的關西圈到這邊。說不定還有從沖繩來的。還有北海道?有沒有人從北海道來?(會場上有人答應,還有人說從福岡來的)福岡啊。有沒有從新加坡來的?泰國?從南極圈來的?果然還是沒那麼遠吧。
Noël:為了遠道而來的你們來做點安可吧。兩首曲子,是認真演Story哦。不會發生像東京那樣的事,不過換個角度來講那個也蠻稀有的,どちらかと言うとね。是和樣板原樣……不對,是和原版原樣……是·和·原·版·一·樣·的(他把おなじ和オリジナル說錯好多次)。為了這種演出需要做很多工作,要花時間準備,所以我就在這裡拖拖時間。不過讓你們空等又不夠entertainment,所以就跟你們來聊點什麼吧。
Noël找了一個觀眾問:SH裡最喜歡的歌?
觀眾回答了,Noël說:……ほむら?嗯?
那個角落裡很多人說「ほのお!」,Noël說,這個啊,我也不太記得歌詞了。
然後唱《焔》。
目を閉じた闇に〜開始唱。
調起高了,後面有幾次轉的時候降了幾個key所以聽上去大概有點走調。
唱到第二段裡的そっと振れた那裡他大概意識到自己唱錯了什麼,邊唱邊笑了。
然後,
何一つ訪れないものさ。
hmmmmmmmmmmm,瞳に映した蒼い空〜
hmmmmmmmmmmm,生まれぬ君に贈ろう〜
(立派地忘了詞並且唱出來的部分還唱串了)
Noël:一個人怎麼可能記得住那麼多歌呢!
接著再來點了一首。
被點的人說,ぴこまりジャンケン~
Noël大概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偏門的歌吧。特別苦惱地在臺上踱來踱去還背轉過去托腮沉思。
Noël:我才剛和那個傢伙見面多久啊,我怎麼會知道這種歌啊?怎麼可能知道這種歌啊?!這是(那傢伙)出道前的歌吧?!……這能稱為歌嗎?!
Noël:ぴこまりジャンケンジャンケンチョキー〜(出了剪刀)
Noël:大概就是這樣?那正式再來一遍。
Noël:ぴこまりジャンケンジャンケン変なチョキーを出す!
正式跟大家猜拳。出了個奇怪的剪刀(出了三個手指)。
Noël:好像準備工作做好了,那就來聽安可第一曲吧。(沒有報歌名)

然後還來不及反應就蹭地一聲,外加「Zorn」。《聖女》的開頭。

《磔刑の聖女》

Mar是大螢幕影像……。前一段估計是MarCon的素材,不是DVD影像,Mar在那一段的近景。後面再共演的時候是DVD影像。舞臺上直接用燈光代替。莎白是月夜裡的裝束。

唱完後紗幕也沒拉,Noël直接上臺。
Noël:那個可惡輩前啊。剛剛那首歌裡他沒出場,但是這種傷感的感覺也挺不錯的。那個可惡輩前是不是在你們心裡啊。你們心裡應該都有那個可惡輩前在吧。
Noël:但是在我心裡可沒有!他連人偶都不肯借給我!
Noël:諸君……不對,不是諸君,我是被那個傢伙影響了!你們知道的吧。至今為止的Stocon都只在東京……好像。這件事情那個墨鏡也很在意……好像。Marchen在大阪沒有演出過,雖然和原版稍微有點不一樣。
下一首也沒在大阪演過。也是也原版稍微有點不一樣。算是特別版。
(其實只是Nein陣容版吧(
這裡紗幕沒拉,Misia就這麼走上來了,Noël也沒報幕。
Noël:那就請諸君好好欣賞接下來這首吧。(又掉皮啦而且好像自己沒發現)

《星女神の巫女》

短髮Misia。六女神改成四貓娘。

Noël:剛剛這個是接近原版的版本。你們已經看了兩個故事了。究竟哪個是正確的我也不知道。這不是正確與否的事情。有很多種可能性。人生中會有很多選擇,當你選擇這條道路的時候,這條道路究竟是不是正確的,沒人知道。
我不知道究竟哪邊才是幸福。但是就算不知道也只能活下去吧。抱著這種想法,那傢伙寫了這些。
偶爾逃避也沒關係。也許對那個人來說這也是一種戰鬥。
對他人來說隨意批評你的選擇是很簡單的事情,但這是你自己的人生。關於別人的人生,你可以選擇去批評,但也可以選擇去鼓勵。(選擇鼓勵的人)這樣的人在這麼多羅蘭裡總歸會有一個的吧。
Noël:跟著你們的信念活下去吧。如果這種想法能傳達給你們的話就好了,大概那傢伙是這麼想的吧。

成員介紹

英醬彈了紅惡魔的前奏

最後由全員來唱一首。
機會難得,就來唱一首新曲吧。
不過在這個會場裡有沒有沒買DX盤的?
(Sascha舉手ww)
Noël:啊,有啊。
Noël:到時候這個腕帶應該會亮一下紅燈吧,要是亮了你們就跳。
Noël:我會隨便地喊喊。可能會喊超,紅,炎!也可能是超紅炎!
這裡臺上也一起跳。小演員和BUNNYON也跳了,特別可愛。場下有人喊「好可愛~」,此起彼伏的。然後Noe在臺上四下張望幾下說,誰可愛?(看向Maman,摟了一下Maman的肩膀)Maman那麼可愛嘛?(往另一邊看)可愛的傢伙太多了不知道在說哪個。
結果臺上的cast都蹲下來看向了英醬(因為英史kawai,姓名梗)。
Noël:小孩也可愛,大叔也可愛。
Noël:這個環節這樣下去就沒完沒了了,你們自己回去做吧。(全場:好~)

Noël:準備唱新曲。不過(回頭看了看)這樣人太多了。這樣吧,可愛的人上去!
結果英醬特別自然地就從鍵盤前面離開準備走上去,結果在臺階邊上被其他cast攔下來了。
Sascha也上去了,結果Noël說了句「有個巨人登上城牆了啊」(印象模糊),然後Sascha就默默下來了(。

唱完之後後面的cast回到下面來。小演員下來的時候Noe用《閣樓堂》裡「登る登る」的那個調唱道,「下りる下りる~ 後面就不知道了」。
等所有人都下來之後最後謝幕,Noe說這距離好像有點遠~ 就自己往前走了兩步走到舞臺最前面,結果一回頭髮現大家都還在原地,完全沒跟上,他「アレ?」了一下(這聲超可愛!)
然後大家跟上來,謝幕。
Noël:有開始就有完結,雖然有點寂寞。不過明天還有!明天會有不一樣的內容,要是明天也來看的話也抱著期待來吧!以後還會再來關西的!

最後MC

Noël:感慨萬分啊。不過好像把最後想說的東西在前面就說掉了。嘛根據現場的形勢氣氛,這種事情也是會發生的。
Noël:這次的舞臺規模比較麻煩,雖然對你們有點抱歉但是票價也不便宜吧。這次很努力地在大阪做了stocon。以後的stocon會想辦法在關西以外的地方也辦。但是(因為是很細緻的舞臺)質量也不能降低。這場表演還在發展途中。後面還會努力再努力,會呈現出更棒的內容。這次努力先在關西辦,之後要抬頭挺胸回東京。
Noël:大阪真是很開心。以後有機會的話VaniStar也想過來演出。

4.30

Michèle(少婦):Noël老師~
Noël:你是那個瘋狂古董店的……說,你有什麼目的?
Michèle:Noël老師,您對文學創作有興趣麼?
Noël:雖然我有作詞,但這個沒什麼關係吧
Michèle:我有個想請您寫下來的故事呢。能讓我們更加互相理解的故事……
Michèle勾住了Noël的脖子。
暗場。紗幕出現Concert的Logo。有個比昨天更恐怖的聲音說,歡迎來到西洋古董閣樓堂。

紗幕文字

Noël最後怎麼樣了?
店主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文學創作」到底指什麼?

第13名訪客
作為代價支付的最重要的東西是?
說不定,Noël的音樂家之魂正面臨危險?

終 わ り

……就這樣結束的話就不是關西人的人情了
有改寫現象的能力的
就只有《幻想的諸神》了

跟隨心意 可以唱 可以跳 可以喊
跳到道頓堀也沒關係?!
沉默也是解釋的一種

箱子裡的貓有何種可能性
如何引導分歧就交給你們了

全場開始唱《星空之詩》的旋律。今天反應特別塊。
但是第一遍的時候,唱了第一句,然後又唱了一句,還是沒轉到第二句上。
結果全場都笑了。
總算第二遍唱對了。燈沒亮。
第三遍開始之前全場開始自覺拍手。第三遍效果好很多,唱完燈就亮了。
然後Sascha上來了(怎麼是你!難道說那位去換衣服了今天會換別人來!)

MC

Sascha(學Noël找花店的樣子):Flower Ato…Flower Ato…Flower Asato…這裡貓真多。我不像Noël,對貓沒什麼愛啊。Noël好像到Flower Asato那去當店主去了(這句稍微有點不確定……不過我筆記上他是這麼說的)
下面的貓一陣騷動
Sascha:完全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咦,這個在哪見過的展開?!這種時候只要問問神明就好了是吧?神明大人!拜託也簡短乾脆點!
Sascha(轉身,捏起嗓子):好。
Sascha:好,那我們來試試看。
臺下一片喵喵喵(大家都特別默契地欺負Sascha wwwwww)
Sascha:聽不懂!
然後他還是朝一個方向,點了一個觀眾。
貓:喵!
Sascha:神明大人?!這種在哪見過的發展?!太麻煩了,拜託了啊!
Sascha(轉身,捏起嗓子):知道了。
Sascha(轉回來):好希望這次能行,你們也讀讀空氣。
然後點了一隻貓問
貓:最喜歡你!(大好き!)
Sascha:太直接了我都臉紅了!I love you too(飛吻).
總之今天輪到Sascha來拖時間。
Sascha:你們手上戴的傳說中的妖怪手錶,我們來玩玩。
然後讓現場的燈光控制師調整腕帶LED的顏色。他說「紅」,就全場變紅,然後全場「哦哦~」了起來。說「綠」,就變綠。
然後問能不能把左半變成藍色右半變成紫色。
結果沒變成。
再問能不能單單把三層變成紅色。
一開始以為還是不行,結果說了兩句話,三層騷動了一下,三層前排中間的一個燈變成紅色了。(哇哦ww)
Sascha:那接下來換個什麼顏色呢。
臺下喊各種顏色的都有。
Sascha:神明大人現在讓我聽不懂行麼!好吵!
接著先是被點了一個淺綠,然後紫色。第三個顏色,我印象裡被要求的是「玉蟲色」,Sascha先很懷疑能不能變出這個顏色,然後燈光轉了(印象裡是個淡紫色?),全場「哦~」了起來,Sascha:原來(燈光師)理解的玉蟲色是這個顏色啊。
Sascha:Noël去哪了呢。我得去找找。找的期間我們來點什麼安可吧。
臺下喊各種曲目
Sascha:神明大人!我不想聽懂了!……騙人的。
臺下:喵!
Sascha:……神明大人我說了不想起效的啊?!
Sascha:總之下一曲安可是這首曲子。

《焔》

J叔出的爸爸和RIKKI出的媽媽演唱。J叔的爸爸是淚焰最後從戰場回來之後的裝束,不過自然沒有輪椅。Maman在前面走,Papa在後面,抱著雙子人偶(一手一個)。弦一徹團只留了弦一徹和另外一個小提琴手在臺上。小提琴間奏的部分是弦一徹的即興,超好聽!
朝と夜~ 這裡黑貓們擡著棺材從後側舞臺上來,慢慢下臺階。
獨りで寂しくないように~ 這裡把棺材放下來,開啟棺材,Papa和Maman把兩個人偶放進去。夫婦兩人一起送走Hiver啊……。
ロマンを歌うのは~ 這裡黑貓們擡著棺材下。
最後那句「其処にロマンは在るのかしら」,大螢幕上出現Hortense,說了那句話。

因為前面是Sascha上來主持MC,意味著那個人肯定換衣服去了多半是換別的角色上來,再加上今天唱的是《焰》,我和戰友前面就猜今天是不是Hiver會來了,焰唱完之後有一瞬間萬分期待焰的最後能像TAH那樣直接接上朝夜……
不過果然沒發生這麼好的事情。

焰唱完之後Sascha上來了。紗幕沒拉,舞臺後面把那個坡道直接推上來了。Sascha先是說有什麼東西推上來了,然後說今晚演出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然後組織大家圍觀了一下這個坡道是怎麼裝的。
接下來說,大阪的和從全國各地來到這裡的羅蘭。最遠是從哪裡來的?北海道?有沒有從海外來的?
有啊有啊這邊這邊!——我們幾個這麼拼命地揮手(ww),估計我們那個位置特別明顯吧,Sascha直接就看過來了:「哦哦有啊,是從哪邊來的?」
海帶帶喊了「臺灣」,Sascha說了一句什麼我不記得了,當時大腦有點空白(。)
然後我們斜後方那裡,花花那邊,我一開始以為是花花喊的,後來聽說是他們邊上的幾個日本羅蘭,特別大聲地喊說「Sascha看這邊!!!!」然後花花說「中國!!」Sascha答了一句「你好(中文)」。
嗚嗚嗚嗚花姐姐超感謝!!!!!!!!!!!小凡木木也在一起在那邊?謝謝你們把這邊的聲音傳出去了一下TUT 這邊幾個在前排喊的反而沒能被聽見真是太沒用了orz
後面在會場另一邊還有人喊「墨西哥」,Sascha答了一句「Amigo」。墨西哥啊好遠雖然我也差不多((
結果我喊美國完全沒被聽見(。我也想說這裡還有飛了12小時專門去看的人啊(蹲)
之後在後排還有喊「韓國」和「香港」的。Sascha怎麼回答的不記得了,總之每次都有根據地點做出回應。當天晚上Sascha發推有加一句「you Laurants from around the world」,據說後來陛下上來之後也有感嘆過一句「從墨西哥來啊好厲害」,不過我沒印象了orz
之後臺階裝完了,Sascha說那我們來聽下一首安可。

然後兩個貓娘說「第七個記憶」……。
咦。
怎麼是搖籃……。
這不科學啊某人幹嘛去了?
那一瞬間說不失望是假的,也完全想不到後面是什麼展開了。

《ゆりかご》

結良まり的發揮還是很穩定。兩個貓娘(Fuki和駒形?)負責所有唸白。
抱著嬰兒布包著的孩子唱了全程。戰友說最後一幕母親把「孩子」舉起來,露出了裡面的骸骨……。
さすが。

兩首安可都唱完了,Sascha又上來了。
Sascha:哪裡都找不到Noël。是不是藏在那裡了?
然後他走到花道右前端,蹲下去,對著花道底下說,「是不是藏在那裡?喂~Noël~」
大家都很配合地朝那裡看過去。
Sascha:不行,只有電纜。(喂wwwww)
Sascha:大概是被那個美女帶走了,兩個人去進行什麼深~入~交流了吧(喂wwww突然降臨的下neta)。我們再等等。等的時候來做個成員介紹吧。
Sascha:OK大阪&世界各地!來介紹今晚的成員!

成員介紹

Sascha:今何時〜Drums淳二!
燈光打在JUNJI那個角落裡。鼓後面沒有人。
Sascha:啊咧?JUNJI不在?JUNJI~?
燈光又打了一次,還是沒人。
然後JUNJI拎著最大的鼓從舞臺中間跑出來了!一路跑到花道最前面,把鼓放下,然後「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這個節奏敲,臺下跟著「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JUNJI!」這樣拍手,重複了好幾次。
然後他拎著鼓到了架子鼓那邊,又敲了一段solo,印象裡敲完之後還做了一次祝賀祭裡《Mother》開頭那樣的互動。
然後才是後面的其他成員。今天除了英醬和絃一徹團之外,其他人都跑到花道最前面去solo了。英醬彈的旋律聽上去很耳熟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來是哪一段了。YUKI是一手拿著尾巴一甩一甩這麼跑到花道上去的,超可愛!Aniki到前面抱著吉他啃wwwwwww
弦一徹團好像每天拉的都是同一段?聽著像。
然後演員vocal按曲目分組上臺,今天每組上臺都增加了好多表演。
麵包店組是慣例的パンパンパン的那一段和動作。
食物組夫妻一起上來,上來之後擁抱了一下。
言葉組上來做了阿司匹林那個動作,然後NOW ON SALE全場和C&R的時候一樣一起拍手。
花束組,Stella上來的時候,對場上的妹子(那個時候就只有言葉和食物裡的女主)飛吻。
古董店,上來的是少婦Michèle,Michèle朝Sascha拋了個飛吻,Sascha軟倒ww
愛咎組,Misia上來之後先是做了潑水的動作,然後做了Elef Elef Elef的時候比的那個心形ww
最後全員慣例一起唱了古董店裡的那句,全場一起「西洋古董閣樓堂」。

然後就在我們以為今晚就這樣了的時候!
Sascha出其不意地說了一句「And Revo P!」
我沒聽清,我戰友聽見了。然後就在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大螢幕上打出來「Revo with R.E.V.O」!然後陛下從後側舞臺中間!親自登場了!!
天!哪!
全場炸裂。根本沒想到陛下會在今天這麼個不是最終場,不僅不是最終場而且還是平日還有當日券的日子來。天哪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能看到陛下親臨我已經圓滿了TAT
陛下裝束就是RevoP那一身。然後戴著情報終端,情報終端中間那個藍燈亮著。我們後來討論說,這大概可以算是陛下帶著一個似非出場吧?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夢幻共演?wwwwwwwww
太激動了後面的MC一些細節的地方也印象模糊了。
印象裡陛下一開始有再次說,這次特地來大阪開Story Concert。
然後說了日本だけでジャパン(ジャパン~的時候跳了一下),重複了好幾遍。
這人是有多喜歡冷笑話wwwwwww
和Noël做MC時候的說話方式不一樣,Noël的時候有放慢語速,應該也有注意咬字。以他本人身份來做MC的時候就完全無顧忌了,什麼冷笑話都出來了ww,語速也變快了,ら行的發音也變得奇怪了ww 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好厲害。

陛下:Noël被帶走了啊。雖然想去救他,但是對手太棘手。可能要等明天,啊,不對,是後天。不對,可能後天能見到他但是明天就能救出來。要是找不到Noël的話,那後天就讓Elef上來好了。Elef來的話,大概就是和Misia手拉手,Flower Asato~Flower Asato~這樣的吧。
Sascha:這不就是單純的兄妹約會麼?!

然後說難得來了就來唱那首歌吧。(哇哦!!!)
陛下:小演員都到上面去吧。SH對小孩子是很溫柔的。(有嗎?!wwww)
然後這麼說著,他自己也往臺階上走了……。(誒誒?)
結果走上去一級臺階,然後轉身往下一蹦,跳回下面……
天啦這人怎麼這麼可愛。
陛下:全員都戴著貓耳……
臺下:那Revo桑呢?貓耳呢?~~~~
陛下:誒?什麼?(愣了一下,試圖裝傻www)
結果顧左右而言他不成,就說,「我很強的,就算戴著這個東西(指情報終端)也不會被支配!不過到底哪個是本體呢~」

《超重力》

已經激動得要死了也顧不上是短版了還差點撞到椅子……。
臺上這個人啊,傷好了一點就忘了是不是,就跳成那個樣子?從舞臺一頭跑到中間緊接著就跳超重力,天曉得我看著他有多擔心他再摔一下……。
不過元氣比什麼都好TUT
旁白是Sascha。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就是小宇宙裡收的那個短版超重力。

超重力之後其他人退場。退場的時候Stella朝臺下拋飛吻,然後路過Sascha身邊,看了他一眼,做出了嫌棄的樣子,Sascha傷心地抹眼淚ww
Elisabeth在另一邊小小地跳著,朝臺下揮手和飛吻,很久,特別可愛ww

陛下下去了一下,臺下「誒~~」了一聲,然後又上來了。

收尾MC

陛下:我也是第一次看(Nein的)Story Concert。我是製作人,其實寫完歌之後,從Concert開始我就沒起到什麼作用,全是拜託給了值得信賴的大家,因為其他人的努力才有了這個舞臺。我聚集起來的這些成員,是最棒的。
全場鼓掌。(說什麼沒起作用……太犯規了這種話)
陛下:羅蘭真好啊。好溫暖。
後面說了什麼不太記得了……就記得陛下說他在臺下感激地看了整場,然後深深地鞠了一躬……超過90度的鞠躬……
陛下:大家(其他羅蘭)從你們這裡收到了力量,然後把這份力量再傳遞給下一位羅蘭、再下一位羅蘭,就這樣一直連接下去、傳遞下去,這樣走過了十年。還遠遠沒有結束,今後也請繼續關注!
說這段話的時候笑得特別溫暖oh……。
最後說,好久沒說了,最後來一下那個吧。
然後說,「走吧!Lion,Pony,Bunny,還有フェリス!」
伴著幾個吉祥物的聲音退場。最後那個,名字是類似這樣的發音,我沒聽見新吉祥物的音效是什麼,據說是貓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