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839929779114849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開場前廣播

Sascha:真是的,Sascha你去哪了啊~(閣樓堂開頭的市藏語調)
Sascha:已經到了ORIX劇場附近了啊。Flower Asato左轉……不好,不快點的話concert要開演&開演了!
Sascha:……什麼啊這個對話。
Sascha:我是在大阪期間無論如何都想去USJ看巨人的1.9米級巨人Sascha!
Sascha:大家都收到SH LINE了吧。雖然沒有登記但是突然就能收到了,我也想收信,要怎麼登入呢?請大家告訴我!
臺下:好——
Sascha:怎麼答得那麼整齊,不愧是。
Sascha:昨天Noël的吉他被搶走了,那之後他一直很煩躁。難道信裡所說的吉他就是?最後怎樣了呢?但是公演必須強制開始。
介紹腕帶:
Sascha:你們手上的是可以傳說中可以召喚妖怪的手錶!把手往前伸,手指指著錶盤,說,「Watch,現在幾點?」。準備好了嗎?一二——
臺下:Watch,現在幾點~
Sascha:……什麼都沒發生呢。我們重來一次。
臺下:Watch,現在幾點~
西山Aniki:吉他轉出大事件。我是西山。咦?沒叫我嗎?
Sascha:就這樣召喚出了妖怪Aniki!
揮旗解說:
就像壞掉的提線木偶那樣~(黑貓近衛兵同時做壞掉的木偶的樣子)
Sascha:這個腕帶不能回去(もちからないで)……不是,是不能帶回去(持ち帰らないで)
該說的通知都說完之後,
Sascha:我還沒(Nein)到ORIX劇場,但是馬上要開演&開演了!

M1

看幾遍都還是很帥氣。
今天依然確認不是本人。
據說喵君走上花道之後有笑,沒目擊到………………

M2

注意到了Luna在麵包店閉店之後那段獨唱,在唱到倒れる以前の私~的時候,有看向先前她倒下的地方,在那裡有一束燈光打著,表示她曾經倒在那裡。
這天花れん狀態不太好,上來第一個音就有點跑偏。

M3

孩子得病那段,這場YUUKA的感情特別充沛。
注意到了食物鏈之前,願った~那裡的表演。那裡夫妻站在舞臺右側,丈夫試圖從背後抱住妻子,但是妻子直接從他臂彎裡滑坐下去,坐到地上,丈夫抱了個空。
這個動作後來被證明很關鍵……。
除了在這首裡有固定的死神登場以外,每天都會有一個或者幾個角色背後跟個死神,每天都不一樣。這天的死神跟在這首裡的丈夫身後。這是我至今唯一一次親眼確認角色背後的死神……。

M4

結良的麥接觸很不好。這首這場事故挺多的。好幾次麥沒出聲。然後渣男退場時候的笑聲,不知道是沒關錄音或者沒關麥,結果錄音和現場的聲音重疊了呢,還是混響沒調好,回音整個變得很奇怪,總之笑聲聽上去就是兩個完全不同步的聲音疊在一起。
有更改演出,最後信被吹走之後女主笑到最後變成てへへ一聲,然後敲了下自己的腦袋。
聽上去是把原來的不気味的笑改得稍微ドジっ子了一點。

M5

再次確認宣佈出櫃那邊都是女舞者。
仲間のLuna~那裡,鍵盤好像錯了個音(。)
截止這天的捐款數額是K 2,758,000
順說53這天唯一賣切了的是胸針,要是鋪貨多一點的話這個數字應該還要高?
曲子最後的Stella(對某個P席觀眾):你的洋服真好看,很可愛(拋飛吻)

MC

Noël垂頭喪氣走上來,一言不發。以前他都是一邊找路一邊唸叨「Flower Asato」一邊左右張望的,這場他就低著頭,盯著地面,慢慢走上來,又慢慢走下去,也不管臺下怎麼喊他,看著特別消沉。
臺下一片「Noël?」「Noël怎麼啦?」「沒事吧?」的聲音,他也沒理。就這麼走下去了。
走下去之後臺下「誒——」了起來,「Noël?」「Noël——」地喊。過了一會Noe又上來了,還是低著頭,慢慢走到舞臺中間,稍微停了停,又慢慢往花道上走。
觀眾席到處是問「怎麼了」「沒事吧」的聲音。Noe走到花道中間,停下來,抬頭看了看周圍,然後又低了下去……。
特別消沉。看著特別讓人心疼。
(不過我得承認我當時的心情是心疼居少,期待居多,期待後面會有什麼不得了的展開……)
過了一會他稍微把頭抬起來一點說,「今天好像能聽到貓說話了啊。」就把和神對話的那部分略過去了。說話的時候聲音也無精打采的,總覺得他還稍微嘆了口氣的樣子。
Noe:你們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我的Flying Freiheit…Nighthawk被那老太婆拿走了。當時就想今晚沒有吉他該怎麼辦。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說錯還是不小心和昨天一樣又說錯。如果是後者……那某人的演技真是越來越戳心了,他以往說錯做錯什麼事的時候都會笑得很不好意思的,但是這次完全,完全,沒有笑。改口的時候整個人還是沉浸在Noe那種特別低落的情緒裡。)
臺下的貓:空氣吉他!
Noe:那個我也不是沒想過。如果只是吉他的問題倒好了,但那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吉他啊。其他吉他也能出聲也能演奏,但那把吉他對我來說是不可替代的。
Noe:這麼煩惱著……不過人煩惱著還是會餓。
貓:吃了什麼呀——?
Noe:嗯?這個就不告訴你們了。(吃過東西)回到後臺,結果就看到,吉他和一封留言被放在那裡。「你現在需要這把吉他,所以我幫你拿回來了。相應地,我有一段時間不能見到你了。」(※ 信裡用的第一人稱是「僕」,第二人稱「お前」)
Noe:我也不太懂這什麼意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很低落……我太不中用了。吉他很重要,但重要的不是形式。比起吉他不見,見不到那個人更加讓我難過。我太不中用了,憑我自己的力量肯定拿不回來。
Noe:說不定借這機會我能成長一點呢……一直以來我都在向那傢伙撒嬌。那傢伙雖然嘴上隨便,但是出了什麼事的話總是會幫我,我一直太依賴他了。現在那傢伙不在了,就算這樣,我也要繼續做我的音樂。這也是對他的報恩吧(說到這裡他聲音都在發抖),在你們面前,以全新的面貌,把我的音樂繼續下去。為了下次再見到他時,能成為抬頭挺胸的Noël……
(天知道這時候我話都說不出來了恨不得五體投地給官方跪下,謝謝謝謝這糖我可以舔一年……)
Noe:……怎麼變成這種沉重的話題了。不說這個啦。特等閣樓~(揮手)
貴族貓:喵~
Noe:一層特等閣樓~不對,我在說什麼啊。一層小巷~
貓:喵~
Noe:二層小巷~
貓:喵~
Noe:三層小巷~
貓:喵~
Noe:你們一直那麼有精神,真好。
然後繼續找貓們問問題。點了右側前排的一隻貓。
Noe:你是從哪裡來的?
貓:愛媛!
Noe:哦哦,那你最喜歡的橘子是?
貓:晴實——
Noe:糟!隨口一問結果把自己坑進去了!我對橘子其實沒那麼多瞭解,這個「晴實」大概是什麼樣的?
貓:果肉有彈性!
Noe:果肉有彈性嗎。這樣啊。只問你橘子的問題不大好,再問一個吧。Nein裡最喜歡的曲子是?
貓:西洋古董閣樓堂!
Noe:閣樓堂的哪裡?
貓:介紹古董的地方!
Noe:這樣啊。大家(皆さん)……不對,什麼大家,你們(お前ら)有熟悉的古董店嗎?
貓:Nein!
Noe:沒有吧。果然古董店門檻太高了是嗎。雖然店裡不一定有墨鏡啦,不過可能會有很有趣的東西,偶爾也去逛逛,說不定會擴充視野哦。古董店也多關照啦。
然後他到花道前面再點了一個貴族貓。
Noe:你在Nein裡最喜歡的臺詞是?
貓:來介紹今晚的瘋狂成員!
Noe:古董店人氣挺高啊。這句接下來說不定能聽到哦。
這時候8bit夜鷹響。Noe說著在會場裡要關手機啊不過好像是我的手機,接起來。
Noe:「出大事啦Noël~!」
市藏:出大事啦Noël!……別學我啊!出大事啦!進擊的巨人劇場版自由之翼6月27號要在那邊的世界全國上映啦!
Noe:這話題怎麼那麼有既視感……(之前哪天來著也公然做了宣傳)
市藏:當然在關西也會上映!是不是很Good Job!主題曲也是Linked Horizon擔當哦!當然是新曲!
Noe:這個,每天這麼開concert,那個新曲好像還沒寫完呢……。
市藏:比起這個,Noël,……
以下轉閣樓堂開頭。

M6

今天負責調戲Noe的是貴婦Michèle。摸了一下Noe的臉,差點親上去。
被調戲之後的Noe都會刷地軟倒下去。

M8

今天的愛咎,在Misia~Misia~Misia那裡,Elef的表現:
Misia~Misia(向Misia伸手,原地後踢兩步)
Misia~(向Misia側跳一大步)
Misia~(迴旋轉身360度向Misia跳一步)
Misia~(手比了個愛心)
不愧是前器械體操部部員。

ED

貴婦Michèle:孩子,是不是做了美好的夢呢?
Noe:你到底是誰?
Michèle:想知道的話,不是有更好的臺詞麼?
Noe:你到底有什麼企圖?(這句記憶模糊)
Michèle:啊啦,你不是討厭嘴上輕浮的女人麼?還是說,直接問身體更好呢?
然後貴婦Michèle直接!抱!上!去!了!從特定角度看的話好像還有親上去!然後暗場,打出標題,那個很恐怖的女聲+男聲說歡迎來到西洋古董閣樓堂。

紗幕文字

Noël到底怎麼樣了?
店主的目的是什麼?
向《肢體》詢問是否就是字面(R18)上的含義?

《第十三名訪客》
作為代價支付的最重要的東西是?
莫非Noël身上會發生什麼危險(R18)?

終 わ り

……就這樣結束也挺好吧?
這麼想著的誠實的諸君
先別這麼說,考慮考慮嘛

有改寫現象的能力的
就只有《幻想的諸神》了

順從心意,可以唱,可以跳,可以喊
向marie*marie打小報告也可以?!
沉默也是解釋的一種

箱子中的貓有怎樣的可能性
就交給你們去引導分歧了

公然打出如此爆彈發言的官方。
真是有病(褒義的)

臺下誠實的諸君紛紛「瑪麗瑪麗——」地喊了起來。
喊著喊著上臺口的燈亮起來了,Noe幾乎是整個人摔出來的(我實在不想用連滾帶爬這種詞不過感覺其實差不多……),逃脫得特別狼狽的樣子。

MC

Noe:好險!剛才好險!看來又被你們救了啊。
Noe:老太婆之後是Madame啊。從我的脣上不能奪走嘴脣(※前一天被說錯的追尋之詩的唸白今天就當梗用了)!不會被接吻的!這個事情你們別去告狀啊。
貓:瑪麗瑪麗~
貓:山先生~
Noe:只有山先生絕對不行啊?!我還要維持形象呢!
Noe:剛才問了那邊(指舞臺右側和花道正前),這邊的P醬們也來問問看好了。(走到舞臺左側)P席是不是就到這邊?(比劃著P席和邊上S席的分隔走道)好的,簡單易懂真好。那邊那個,像喀秋莎一樣的,你名字是不是就叫喀秋莎?是俄國人麼?你有什麼喜歡的歌麼?
貓:全部!
Noe:回答說全部的話就會這麼結束了哦?難得被選到了,不挑一首嗎?
貓:朝夜——!
Noe:嗯?朝練?(做出了了像排球顛球還不知道投籃一樣的動作,手上下襬動)晨練?
貓:朝夜!
Noe:啊,朝夜啊。那首歌真不錯的。不過我不喜歡那個可惡輩前。輩前裡就他最羅嗦。說什麼「新人別囂張」,「不準對陛下沒大沒小」,「滿懷愛意好好疼愛了一番(花束歌詞)」之類的。嘛誰叫我是新人呢。
(還有什麼我還有什麼我還有什麼我!點歌的妹子請允許我給你點一年份的贊!他應該有事先準備好被點到朝夜的時候的說辭吧,真是官方大觸教你怎麼用一句話殺死三個CP的粉……「陛下にタメ口をきくな」……oh……)
然後Noe唱了朝夜。

泣きながら僕達は来る 同じ苦しみを抱きしめて(這裡唱的是苦しみ還是悲しみ不記得了)
笑いながら僕達は行く 遥か地平線の向こうへ

廻り「来る」君の唇に(唱錯了,笑了起來) 嗚呼 僕の詩を燈そう La vie
僕達が繋がるロマン――

Noe:直接跳副歌!

生まれて来る朝と 死んで行く夜のロマン (臺下:Laurant——)
嗚呼僕達のこのlalalalalalalala~ 同じlalalalalalalalaフルールゥゥゥゥゥゥゥゥ——

立派地忘了詞,最後拖著長音回到點歌的人面前,才算唱完。

Noe:SH也有好歌啊。雖然輩前性格都很差,但是曲子都不錯呢。嘛音樂家的話性格差一點也沒關係,歌好聽就行了。要是連音樂都不行的話那就只是個性格惡劣的傢伙了。
Noe:那接下來來點SH的安可吧。這次是認真追求故事性的演出,到時候你們也讀讀空氣再回應。這很rare的。どちらかと言うとだぜ。レアなんだぜ。
(說到要讀空氣,基本就猜到接下來是StarDust了)

《StarDust》

和上次的演出一樣。補充一點上次沒寫到的細節。
Stella抱著花束站在中間。開頭的唸白是Abyss!生的Abyss!
真っ赤~ 那邊全場紅燈。
お揃いね私達~ 第一遍副歌的時候先朝男盆友開了一槍。
中間唸白都是駒形的Luna。
なぜなのよ~ 之後Stella不停對著觀眾席開槍。
The light of Stardust~ 這附近走上臺階,後面唸白時向Abyss伸手,Abyss接住,把她拉近身邊。最後Abyss說「歡迎來到樂園遊行」。
再看一遍還是棒cry的再演。真心求收錄。

Noe:這種燃燒的版本也不錯。接下來想把今晚的成員介紹一下。那句臺詞也很想說一次看看。「為什麼啊——」,啊,不是。剛才的是開玩笑。安可才演了一首,還有一首呢。呼~好險。
(第一第二首安可中間紗幕沒拉,後面的準備工作都看得見。這時候黑貓舞者上來站了一排。馬薩卡!馬薩卡是那首!)
Noe:哦哦,上來很多貓呢。那麼下一首安可就是這首曲子——

《磔刑の聖女》

看黑貓的那個架勢就是聖女裡的Opferung場面。果然。同一天又是官方爆彈發糖又是我兩個本命專的安可oh……
和上一次相同的演出。這次我沒管大螢幕,仔細看了舞臺。Mär的部分就是一束燈光。從一開始就跟在Elisabeth的後面。
唱到一度だけ振り返る~ 那裡莎白回頭朝那束燈光看了一眼。
Mär(的燈光)移動下臺階的節奏和MärCon一樣。
莎白去見她哥哥的時候Mär的燈光就一直定在一邊。
愛を偽って~ 的時候莎白走位,Mär的燈光相應地移動。
哥哥說把這傻姑娘處刑的時候有從Mär的燈光中間直接穿過去。
但是莎白所有的演出都是繞開Mär的燈光的。
中間的小提琴solo是弦一徹拉的。
小莎白和小Mär是大螢幕影像。
後面莎白的獨唱部分的時候,大螢幕上的影像是教堂,但是和通常走進教堂時候的視角相反,是從祭壇往大門拍的。完全就是十字架上的莎白的視角。
最後Elise的部分切了,就在莎白消散那裡終止。
我自己沒注意,根據其他人的說法,Mär的燈光和月夜裡開頭結尾唱「宵暗月色」的時候打在莎白身上的燈光顏色一樣。
然後關於哥哥穿過燈光而莎白繞開燈光那一點,有一種理解是表現其他人(包括觀眾)都看不見Mär,但莎白感覺得到(也許看得到)
……。
月夜和這首都沒把我看哭,但是看完心裡都堵得厲害……

Noe:真是不錯的曲子。那傢伙真堅強啊。就算遇到這種波折也說不後悔。真是堅強的女性。我該向她學習。
Noe:人生有很多選擇。到底選哪邊才好,哪個才是正確答案,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應該抬頭挺胸活下去。不過這是我的感覺,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理解的。有時也會點起這樣的火焰呢。
Noe:OK大阪!來介紹今晚的瘋狂成員!

成員介紹

先是慣例JUNJI。燈光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在?!吃·便·當?!
真的在吃便當(。)被打上燈光之後他慌忙把便當放到一邊然後從他左手邊抽出一長~~~條像捲紙一樣的東西,抽的時候在半邊貓耳上掛住了,纏了幾圈,在那晃盪著……他就這麼開始solo了(。
英醬站在椅子上擺了貓的pose,然後彈了朝萬聖裡Trick~or treat~的旋律。
Aniki跑到花道前面把吉他繞身轉了一圈(似乎是三圈?大概有漏看),然後朝臺下丟撥片。
舞者組的時候Noe把涉谷漏過去了,說了兩遍OBA的名字。
介紹到YUUKA那裡的時候有稱她為「演技派」。
花束/星渣組一起上來,Stella和Luna一起好好嫌棄了一番前男友(Shin),然後親親熱熱地勾在了一起。Shin特別受傷的樣子,然後被Sascha攬過去了……。
栗子上來的時候一路朝觀眾席潑水潑水潑水,然後做了潑水wave(做潑水的動作然後觀眾席從前往後跳一波)。
人都上來之後是慣例的
気になる曲が在るなら どうぞ最後までご覧になって
隔たる地平を超えて キセキが集まる場所 それが當店
全場:西洋骨董屋根裏堂
Noe:へようこそ!

因為前面把舞者的名字報錯了所以特地重新報了一下,說這位是涉谷亙巨集,那位才是OBA。說的時候特別抱歉的樣子。
Noe:我是剛參加的新人……(這後面說了什麼不記得了)
這時候Abyss一直在他邊上,拿著貴婦Michèle那把扇子,在那扇扇扇扇扇。
特別有RomanCon的時候賢者拿著那把なんでやねん扇子扇的風範。
Noe:總之下一首跳就好了。不過下面地方太小了,就這麼跳的話會撞到人拉會腳抽筋啦之類的(臺下笑)。來募集下到上面去的人吧。
陸續有演員往後側舞臺走。印象裡是這裡Noe說了一句SH最近人越來越多了,看起來很囂張啊。
等人都上去之後Noe說,超重力這首曲子有人不知道麼?是很有名的曲子。動作的話是像向量一樣的,超←的時候把手往左邊伸,重↓的時候蓄力,力↑的時候一下子跳起來。說實話,「超←」的這個動作沒有也沒關係,有重力就夠了吧。不過好像從超←開始的話力量會翻三倍。

《超重力》

這人一到超重力的時候tension就特別高。
情緒一高起來跑跳的動作幅度就特別大,滿場跑,跑完沒站穩就跳。
然後我就開始擔心(。)
嘛看見他開心就好。楽しそうで何より。

跳完之後全員在舞臺前面集合謝幕。從前幾場開始出演者都開始進入狀態了,尤其是演員和主vocal,謝幕的時候都很貫徹自己的角色。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表現,眼睛看不過來筆記更加記不過來……然後印象裡是每場?Sascha都會抱一個小演員舉高高。這場小演員有和BUNNYON抱抱。
臺下都因為出演者各自的小動作小表演很興奮的樣子,Noe看了看,說,給你們九秒鐘時間,盡情來吧。
然後立馬開始倒數計時,9,8,7,6……
臺下呼聲炸裂。各種喊名字,臺上也是招手的招手拋飛吻的拋飛吻。等Noe倒數到3,2,1,結束!的時候,刷地就安靜下來了。
然後謝幕,退場。退場的時候Stella還是特別嫌棄Shin的樣子,把他往邊上推,推倒了(。)然後Sascha把他扶起來拍拍他肩膀安慰他……。

收尾MC

全員退場之後慣例call了Noël的名字,Noe再上來做最後的MC
Noe:真是沒辦法啊。其實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真是很開心。這麼辦Concert很累,但是看到你們開心的臉,也就不覺得累了。其他成員也是一樣的,大家為了你們而拼命努力,你們的笑容就是最好的獎勵。如果這場concert最後能給你們帶來什麼的話,我們就很高興。
Noe:以後再見吧!明天我們也會加油的!明天不來參加的人,以後也在哪裡再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