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同步釋出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weibo.com/2276174680/Dod152ra5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入場

在入場前先要集合,地點是在「入口附近」。說是入口附近其實是會場樓下,到那附近的時候就看到樓下聚了很多通常運轉(穿了LO裙)的姑娘,就想啊找到地方了w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很接近指定的集合時間了,稍微等了一會兒就看到從樓上陸續有姑娘下來,看起來似乎是晝場已經結束了。

過了一會在樓上開始排隊,按照票面的編號分了好幾個隊伍。這一步是第一次查票和驗證身份。查票的時候staff在寄到的門票的票根上打了一個小小的飛機形的孔(忘記拍照了orz),遞迴證件的時候把紀念品兌換券一起遞過來了,說明了一下再集合時間。因為總共有500多個號碼在排隊,驗證件也要驗一陣子,等全部驗完才能入場,所以有個再集合的時間地點,寫在兌換券上。

大阪夜的兌換券是橙黃色的。腦子放空狀態下根本沒想起來這個券是要被收掉的,完全沒想到拍照。

排隊區域邊上就是入國印的蓋印區。這次入國印真的是入國印了,只有入國的時候有機會蓋,活動結束了出國了就沒機會了,不像以前在結束之後還有得是機會。

stamp.jpg

超絕可愛的入國印

蓋完就在同一層樓的空的地方等著了。過了一會有一個staff來引導,讓我們去大樓後門外面的空地上按編號排隊,50個編號一個區間。

出來得早,所以在這邊排隊時間挺長的,十幾二十分鐘吧。時間到了之後很快被staff引導回到會場外面,依次確認入場順序,然後在門口檢票,把票根撕走,遞迴票的時候一並給了一張貼紙。拿到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啊糟糕票根被撕掉了沒法留下當紀念了」和「要進去了要選座位了好緊張好緊張」,完全沒看跟票一起遞過來的是什麼……。

入場順序是支付順序,但是入場之後座位是自由席。入場後就看到前四五排正中間已經被佔得差不多了,最靠中間的只有第五排,於是就第五排了。現在想起來稍微有點後悔,側一點就側一點,應該坐第一第二排的……
不過票號靠前面,不管怎麼說都已經很近了。

坐下來之後才看了看自己手上拿到的東西,發現是一張寫了【先行上映會大阪第2部 Reserved】的貼紙,用來貼在椅背上佔座的。大概是為了表示這個位置已經有人坐,這樣已經坐下的羅蘭可以離開座位走動,不至於不方便離開。

sticker.jpg

用來貼椅背的貼紙。每一場字色都不一樣。我的那張不見了,拍了基友的

開場前螢幕上一直是一個滿是彩色方塊的背景,不知道是SH的還是會場預設的。BGM就是普通的古典樂,時不時有廣播告知一下,說歡迎來到某某活動,場內是自由席,開場時間是4點45,手機請關機或者靜音,嚴禁攝影攝像錄音云云,也說了入國印在散場出去之後就不能蓋了。估計這時候出去的話還能蓋印吧。

最後一遍開場廣播的時候,說馬上就要開場了,請在場外的觀眾儘快回到場內,等等等等。廣播完之後突然BGM換了,換成了巴赫的d小調賦格曲,那一聲管風琴出現得實在太突然了,又是在神經這麼緊張的時候,我和基友都一個激靈以為就這麼要開場了……然後才反應過來不是SH的管風琴(。)

沒多久就暗場了。「哦哦要開始放映了嗎」,這麼想著,突然就,「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放了SHK常用的那一句開場旋律。
然後舞臺重新亮起來。

開場

舞臺亮了之後其實沒有多少時間反應。
就看到從舞臺上臺口的帷幕後面,探出一個腦袋半個身子。
金貓耳長卷髮大墨鏡中間一點明亮的藍光。
就這麼半個身子從簾子後面探出來。
歪著身子探出來。
還在笑。

這一個動作就要被他萌得窒息過去了。
全場啪啪啪啪鼓掌,他踱著步子上來。
天啊好近。
好近。
好清楚。
除了P席他走到花道前面的時候以外,從來沒有在那麼近的距離看過他。
而且P席的時候看到的是Noël。見到陛下那一天還坐在S席,距離還沒有那麼近。
救命啊。好近。好大隻。
走上來的時候貓尾巴一甩一甩的。
站定轉身的時候貓尾巴也跟著晃了半圈。
天啊。

走出來之後轉了半圈面向觀眾席,拿起麥克風,開始說話。
說話的時候不是站定不動的,稍微有走動幾下。
右手拿著麥克風,另一隻手就自然放在腰附近,不記得是叉腰還是塞在褲子口袋裡了。依稀彷彿是拇指插在口袋裡的樣子。
長靴黑褲黑馬甲白襯衫,P的那一身。
腿好細。
比去年舞臺問候的時候瘦。
嘴角沒有貓嘴妝了,鼻子上好像有點一點貓鼻頭。
頭髮光澤很好,很明顯比以前長了,髮量看起來比我印象裡的都多(。

戴著的Bevo還在發光。
拿著麥克風的手從襯衫袖子底下露出來,手上戴了黑色的手套,手套上指甲的地方是金色的,手背上有個金色的三角形圖案,就是Bevo的手套的樣式,藍色的地方換成金色。——事後根據他對其他羅蘭說的,這是長出來的(因為Bevo的影響,手長成了貓爪子的樣子)。
一隻黑毛金耳朵金爪子尾巴一搖一搖的貓。
好。可。愛。啊。

說話的時候很放鬆,看起來心情和狀態都相當不錯。雖然沒有畫貓嘴妝,但是說話的時候很自然地帶微笑。
語速啊一些語癖啊口音啊也沒有怎麼克制。

當時沒帶筆,加上忙著看他,根本沒心思記筆記,他說的話全憑事後回憶,下面是事後還留存在我記憶裡的大致內容和看了一些repo之後回憶起來的內容。肯定有很多漏過或者記憶模糊的地方,很多句子大概也是當時他說的好幾句話彙總的意思,沒辦法把原話一字一句記下來。有些話的先後順序可能也有錯位……請見諒。

陛下:

諸君。(TvT聽到他說這一個詞瞬間就有了歸國的感覺)
歡迎來到特別先行上映會。
先不忙吐槽我這身裝扮。
關於今天放映的內容先講幾句。
啊,對東京組的人,今天的內容請先保密哦。

你們應該確認過很多次這個內容了。應該也知道這一次(碟3)收了不一樣的影像。
看過也沒關係,這次有大概50%的內容都是新的(是說有大概50%的影像和碟1不一樣)
影像不一樣,聲音也不一樣,做了很多調整。不知道你們能聽出來多少,不過在原來的基礎上更加增加了聲音的立體感,要做出那種「在現場看」的感覺,讓人能更加沉浸到這個世界裡去。
經過劇場版、發行版之後,這次做了很多提升,幾乎是完全重新剪輯的。
但是今天的看到的這個仍舊只是beta,還是個未完成版。
因為這邊的(右手朝後指指螢幕,示意這次先行放映)截止得早嘛!
在你們拿到藍光之前,還要跟staff再一點一點調整。
不知道你們家裡播放環境怎樣,藍光是在家裡放的嘛。你們拿到手之後可以聽聽看。嘛,聽過之後覺得還是這邊的更好也有可能。不過聲音確實有做不少提升。

今天這邊的播放環境也跟家庭影院挺接近的。也是刻成了藍光光碟,拿到那後面(指指會場最後端)去放,也是用那種播放器放的。
做成了光碟,用播放器放,會有種在家看的感覺對吧,有種at home感。這邊就好像是一個大一點的お茶の間(茶室)。

說回內容的事。
因為是用播放器放,這次盤裡也設定了非常複雜的構造,所以根據播放器不同,讀取的時候會有一點影響,等會放的時候會稍微有點讀碟的痕跡,稍微有點時間上的延遲(意思是說可能會卡)
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大丈夫で〜す。不是不良品。送到各位手上的時候,我們會盡量為不發生這種情況努力的。

「字幕」這個功能,你們都知道的吧?
請放心,這一次沒有。不會帶的。放心吧,這一次沒有(ない)……這一次是沒有的(ありません)。(這裡換上了敬語和特別棒讀的營業式官腔……不知道是不是梗)

這時候螢幕上出現了畫面。是眼熟的Nein的碟1的菜單菜單的畫面,Noël的那個藍色的手機,夜鷹之星的來電鈴聲。
區別在於選項從左到右變成了「應答(応答)」「設定(設定)」「拒絕(拒否)」

哦?好像是見過的畫面。
應答,設定,拒絕。「拒絕」是什麼意思啊。現在不會選啦。會發生什麼這個就等你們拿到手以後自己確認吧。

因為是at home,大型的お茶の間,所以沒人按遙控器的話就開始不了了。
晝場的時候是我說「生きてるなら(既然活著那就)」,大家回答「燃えてやれ(盡情燃燒吧)」,就自動開始播放的系統。
現在夜場的話,就用「押してやれ(來摁下去吧)」……(按按鈕的動作)
啊不過這裡應該說「押してやれ」?「出てやれ(接起來吧)」?
「押してやれ」跟「燃えてやれ」的感覺好像比較接近。
你們選哪個呢?「押してやれ」還是「出てやれ」?

\押してやれ/

好,那我說「生きてるなら」,你們就說「押してやれ」。

\好~/

生きてるなら?

\押してやれ/

然後某人做了一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朝著螢幕一個「鏘鏘」的動作。然後就暗場開始放正片了。

screening.jpg

放映

整體

真的有一半,大概不止一半,是從來沒看到過的鏡頭。
整體而言,多了很多細節的鏡頭,舞者啊樂手啊外圍小劇場的部分大量增加,較少顧及剪輯的流暢感,不再像是「電影」,更像精彩集錦。
有些地方特別簡單粗暴,有種「主舞臺反正你們都看過了都知道了,來來來這是你們想看的細節,主舞臺就不要管了」的感覺。

具體內容方面,收割靈魂的死神成最大贏家。每場公演跟在某個角色背後的死神都放進去了。
所有嘉賓樂手都收進去了,solo段落收的都是嘉賓的現場演奏。
旁白是追加公演的配置,Sascha奇數地平,Ike偶數地平旁白。
再加上最終公演所有曲目向原地平傾斜的特別結尾。

最終公演的走向可以看9th Story Concert《Nein》~歡迎光臨西洋古董(lips)閣樓堂~2015.5.24東京追加公演二日目 千秋樂 repo

電話

電話內容果然是隨機的。大阪夜場隨機到的是5月23日追加公演第一場的電話,市藏大哥哥關心Noël和Marie關係發展的那一次,問他們情人節巧克力的事。
具體可以看9th Story Concert《Nein》~歡迎來到西洋古董(lips)閣樓堂2015.5.23東京追加公演一日目repo

閣樓堂

原本三版本不同的地方,每一場上映會都是隨機的,大阪夜場看到的是DVD的版本。
除了這幾個原本就有多個版本的地方,其他鏡頭大概有60%是新的,細節拉近或是換了角度。

檻箱

遠景和全景增加,觀眾席的出鏡率增加,由此舞者出演Bevo的鏡頭增加。
舞蹈的整體感比先前的剪輯強,比市售版接近現場看演出的感覺。
聲音的後期處理整個感覺都不一樣了,電音變了很多。

無名

黑貓舞者的鏡頭增加,路人買麵包之類的鏡頭增加。
以及最後的結尾衝擊力真的非同小可。就連看過repo有心理準備了都……當天現場毫無預警地看到的話肯定會被嚇到。

食物

簡單粗暴地放棄了主舞臺,路人的表演盡數收錄。
音源有相當一部分和原本不一樣。
薩克斯風現場即興。

言葉

醫生鏡頭增加。增加的鏡頭簡直插得一把好flag。
最後的這個結尾……oh。
音源也很明顯和原本不一樣。
長笛現場即興。

花束

超過80%都是不一樣的畫面不一樣的音源。
因為幾乎全程內容都和市售版不一樣。
最終公演不是紅衣記者是瑪麗瑪麗,這個應該是都知道的。瑪麗瑪麗好可愛。
衝擊力非同小可的結局part2。不枉我最期待這一首的結尾。

淚焰

音源開頭大概能聽出不太一樣。
最後的11文字……嗚嗚嗚……。

愛咎

妹控耍寶奇行大集萃。
雜兵怒刷存在感,簡單粗暴拍雜兵不拍主舞臺part2。
閃瞎眼x4。眼睛不夠用。全場譁然。終於知道晝場說「要帶4雙眼睛」是怎麼回事了。
Elef現場沒能說出來的臺詞被後期加上去了。
不光現場沒能說出來的,還有現場根本沒說的。加了很多聽不清楚的臺詞。
最後多了一句臺詞,氣氛瞬間異樣了……。

月夜

審判場景鏡頭增加,孩子們鏡頭增加。都是刀。
莎白那個苦笑……
畫面比音訊稍微提前了一點。
按照千秋樂的發展,本來以為最後Mär不會出現了,但他出現了一瞬。

盡頭L

全景增加,大螢幕鏡頭增加。
觀眾席出現率高了。
樂手鏡頭多了不少,記得多了好多YUKI。
三記者和市藏出現的時候有好好拍出來。

國歌

國歌還是沒有一起唱,有點可惜。
似乎多了一點點音效?(不太確定)

結尾

放到國歌結束,螢幕轉白,本來等著店主出來說「歡迎光臨西洋古董閣樓堂」那一句,結果影像突然停在了一個像電路圖一樣的畫面上,平行的有好幾條橫線,第一條橫線填上了紫色……咦??
該不會是那什麼支線路線圖吧。
然後場上就亮燈了,陛下走上臺。
基友回憶說第二次再上來的時候的墨鏡沒發光,後來看別的repo說把發光的Bevo換下來了,換成了羅蘭牌的墨鏡。

陛下:

好玩嘛?怎樣呀?(說的是「おもろかった?どうやった?」,大阪腔,好看嗎?怎麼樣啊?)
停在這裡了啊。看起來是不是有點複雜的樣子?你們收到的也是這樣的。
這裡一共有11個結局。如果全部都隨機的話,會「又要從頭看一遍」,所以這次結局可以選哦!否則的話可能就會變成「看過10個了,結果最後一個怎麼都刷不出來」。
(因為正常用藍光機播放的話,結局只有把正片全部放完才能看到,11個結局如果不給菜單,那至少要看11次正片,搞不好看110次才能全部刷出來也有可能,不用非常手段的話確實太折磨人了)
諸君都不清楚每個選項裡是什麼東西吧?我也不清楚(分からない)。
啊,但是我是知道的哦(知ってる) 。

這裡就用多數決來決定吧。
姑且算是立憲制的民主國家。
還是要投票看你們的意見,舉手表決。
機會難得,就選個自己喜歡的數字吧。雖然有可能變成數字的暴力。

那麼,選1的人?(全場好像就一個by最後排的基友)
沒有嗎?不想當第一(number one)嗎?要當唯一(only one)嗎?
(事後查了半天,應該是《世界上唯一的花》的那句歌詞)

那麼選2的?(大概三四個by最後排的基友)
第二名就不行嗎。……啊,這個可以用數字玩起來誒。
(事後查了下,這句話又是個議員發言的時政梗。說的是好幾年以前日本一臺超級電腦的事。這裡陛下又說了幾句關於那臺超級電腦的話)

那麼選3的?(零零星星幾個)
諸君,數字的暴力,這點人數,就是無力的(特別重音),完全不夠。
(這句話大概是在這裡說的,記憶有點模糊了。總之是在一個沒什麼人選的選項的時候。)

那選4的?(零星)

那麼,選5的?(有一些)
馬馬虎虎的感覺。
上午那組……啊,分成晝部和夜部可以嗎?雖然沒有那麼夜(將近5點就開始的,並沒入夜)
(想了一下)還是說前一組吧。上一組選了5哦。

那麼,選6的?(不少)
哦哦,這次挺多的

那選7的?(一片)
嗯,7多一點。

那選8的?(很多)
嗯?跟7比哪個多呢。那舉手的人先暫時放下,選7的人再舉一下手。
噢,8多一點。

那9?(唰)
哦哦,這個多。因為是Nein嗎。
(這時候後臺控制菜單的staff把選項調整到了第9個)

那10?(唰)
還是剛才多一點?

那11?(唰)
這個也不少啊。能分一分高下。

那麼就是11和8裡選一個嗎。
(咦怎麼是8?)
那先把手放下,選8的人再舉一下手。(認真看著人數)
(三三兩兩舉手。大家都在「???」中,好多沒反應過來,包括我邊上本來選了8的基友)
嗯?怎麼人變少了?大家忘得好快啊?都已經不記得了嗎?
重來一次吧,選8的舉一下手。(認真看著人數)
還是8多啊,那這一場就是8……(一邊說一邊轉身準備往回走)

\9呢?/
(大約是我左前方傳出來的聲音,似乎是中間靠左大概三四排左右的一個姑娘說的)

嗯?……啊!是9!什麼8啊!剛剛明明還說「因為是Nein」的,是9啊!
你們還年輕,人老了啊記性就不好了,100歲的人都會這樣,對一個2000歲的人來說就更加是了。(慌慌忙忙的Hyper找藉口時間)
那個……為剛才不恰當的發言在此深表歉意(深鞠躬)

(Staff記得比2000歲的老人家清楚wwww 說選8的時候螢幕上的菜單也沒動過,一直在9上面)

那這一組就是9了。因為是Nein。

放完這個ending就直接結束了。所以後面的事情也說一下吧。

一個是,我想你們也收到通知了,櫃子要再延遲一點。因為一個個都是手工做的,不是機器流水生產,手工製作過程當中會有各種情況出現。
但是你們也不希望收到半成品吧。希望你們能收到最好狀態的東西。所以請再給我們一點時間,把完成品送到你們手上。要保證質量,讓大家在真的變成老婆婆以後也能繼續用。

然後這次的紀念品,是【迷你迷你儲物櫃(mini mini chest)】的吊飾(因為大隻的那隻櫃子在官方通知裡叫「迷你儲物櫃」)。雖然不知道是真品的幾分之一的比例。在等真正的櫃子的時候,就先用那個吧,掛包上也可以一起睡覺也可以的。

紀念品,等一下是親手交給你們的。待會兒就在那邊(指了指觀眾左手邊的安全出口)。雖然是簡易的搭個臨時桌子的地方。
交給你們的時候能稍微說一兩句話。
關於這個也說幾句吧。到時候,嘛……如果每個人都給很多時間的話,(環視一下會場,比劃了一下會場的大小)這裡有500人吧,到最後會有人出現「啊,趕不上車了(一邊說一邊做看手錶的動作)」的情況。
中午的組的時候是給了3秒鐘。雖然3秒聽上去有點苛刻,但是還是能說上一些的,至少可以來回一個對話(一言會話が出来る)的程度吧。

你們如果有什麼想對我說的話,比如「喜歡!會一直支援下去的!(好きです!ずっと応援します!)」(說這句話的時候就在模仿那種女孩子的語調)
然後把手伸出來(做了個兩手接東西的動作),「給我吧(頂戴〜)」這樣,我就會說「謝謝」,然後把東西這樣(拿著一個東西放到對方手上的動作)放到你手上。
如果被問了很難回答的問題,我可能會一片空白(無になる),我也是人類,也會忘記事情,有時候也會來不及反應,3秒裡如果來不及當場反應出來,可能就會「啊呀呀」(做出很慌亂的樣子)了。如果有想說的,那現在早點告訴你們,你們能提前去想一下。
不強求一定要說什麼的,如果你沒有什麼想說的,就直接把手伸出來表示「給我吧(頂戴)」,我也會說「謝謝」然後放上來的。你們的心意已經傳達到了,所以沒關係的。

最後說了一句收尾的話,應該是「請欣賞9號結局」之類的,記不清了。

支線結局

大阪夜場選的是9,線條是黃色的,放出來是本公演最終場,5月21號的公演結局。銳士和Noël對話,IwN的存在被Noël知道了,說要打碎墨鏡的結局。
銳士的聲音和想象中的好不一樣,沒有預想的那麼……健氣,偏低沉。
小野D配的音。雖然當場沒聽出來。

發現是這個路線的時候本來有點興奮,這一場是個超有意思的展開……
結果Noël從紗幕後面走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掛住了紗幕。
就這麼掛在身上,一直掛在身上……
於是從開始到結束,全場不禁陷入了一種「等著看他掛住的紗幕什麼時候掉下來」的氣氛當中……。整個大阪夜場本來都是特別收斂特別安靜的,到這裡的時候聽到了壓抑不住的笑聲……。
最後在退場前掉下來了真是太好了呢諾碳。
不過沒關係的,因為就連最後出現的店主也沒逃過掛住紗幕的命運。
以及Noël說著要打碎墨鏡結果被他嚇到的閃紅光的Bevo,真是可愛。

路線的具體內容可以看9th Story Concert《Nein》~歡迎光臨西洋古董(lips)閣樓堂.2015.5.20、5.21東京公演Repo

關於這個支線,目前已經得知的有:
大阪晝:5號,第6場公演(5月3日大阪)結局,店主的R18展開
大阪夜:9號,第9場公演(5月21日東京)結局,銳士和Noël
東京晝:11號,第11場公演(5月24日東京)結局,Noël倒下
東京夜:6號,第2場公演(4月26日東京)結局,Noël帶走Bevo

無論哪個都是原本就很有意思的結局。
但是菜單的這個順序……並不完全是按公演順序排列的樣子。
到底是個什麼構造呢。

手渡會

手渡就不是按照入場順序了,就是從前往後一整排一整排站起來去排隊。我在第五排,前面四排先走,還有一點時間能讓自己冷靜一下。
姑且事先有想好最想對他說的話,但是3秒鐘肯定來不及全部說完,就把最重要的挑出來了,然後在腦內反覆排練反覆排練反覆排練,就怕自己站到他面前萬一大腦當機一片空白。
臨時抱佛腳也要儘量抱到能讓自己不假思索說出來的地步。
不過排隊的時候還是相對比較冷靜,一直冷靜到移動到走廊裡。

手渡的地方就設置在會場出口外面的走廊。確實是很簡單的設定,在走廊中間隔了一塊空間,擺了一張大概30cm寬的長桌子,桌子後面是陛下,和紀念品,和負責給陛下遞紀念品的近衛兵,桌子前面就是祖母們通過的地方。桌子兩頭是兩張斜放的屏風,把手渡的空間隔出來,一邊出口一邊入口。一路上記得至少有一個近衛兵在負責收走兌換券,一個近衛兵在入口的地方控制隊伍流動,一個近衛兵在手渡的地方負責推接過東西的羅蘭離開,加上陛下邊上負責遞東西的近衛兵,大概至少有四個吧。
順便,這次的近衛兵都是黑袍子,兜帽遮臉。以往在入口附近負責導引之類的近衛兵大多是紅或者白袍子,這次的黑袍近衛兵到後來給人威壓感特別強……

移動到走廊裡的時候人就已經開始覺得呼吸困難了,滿腦子都是等一下說話卡殼怎麼辦話說不完佔用太多時間怎麼辦造成困擾怎麼辦……。近衛兵收走兌換券的時候我大概還有半個人是清醒的,等一站到屏風邊上,看到那個人就站在那裡,對前面的羅蘭說話,把東西放到他們手上,那麼近,那麼那麼近,聽得到他的聲音看得到他的臉……大腦就差不多停擺了。

有聽到我前面的羅蘭對陛下說了什麼,當然當時完全沒聽進去,事後看到這個羅蘭發了推才想起來。
然後就被近衛兵推上去了。
走到陛下面前。
站定。
抬頭。
看向他。
也被他看著。

我:我是中國羅蘭。(日語)
陛:哦?
看起來小驚訝了一下,然後微笑了起來。

月光一樣的笑容。
笑得特別溫柔特別好看。
一片聖光。
這個人他在發光啊。

說完這句話近衛兵就開始推我,然後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忘記伸手了。慌忙伸手,然後迅速把下一句真正想說的話說完。

我:到第一百條地平線也會一直追隨下去的!以後也拜託了!(日語)
本想說「以後也請繼續做精彩的音樂」,但是被近衛兵一推就緊張了,怕太長說不完,條件反射地縮短。

伸手的時候習慣性地低下頭,就沒再看他。
陛下有回答一句,但是我被近衛兵推著,完全沒聽進去他回答了什麼。
依稀彷彿記得陛下似乎回答了「謝謝(日語)」。又好像不是。一直到現在都沒能想起來這句話,有點遺憾。

然後紀念品被放到了手上。完全沒顧及被放上來的是什麼東西,一心想著被催促了得趕緊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謝謝」,中文。

然後在我後面的基友跑出來了,跟我說,陛下對她說了中文的「謝謝」。

基友和陛下的對話是這樣的(她早先有發在微博上):
友:會繼續在中國應援下去的!(日文)
陛:はい。
友:謝謝!(中文)
陛:哦?(小驚訝)謝謝~(字正腔圓毫無日本人口音的中文發音)

一瞬間覺得,啊啊,漂洋過海從另一個國家帶去的喜歡的心情,切實地傳遞過去了。
也收到回應了。
連接起來了。
太好了。

下樓的時候慢慢開始回憶剛才的3秒鐘。後半的記憶因為緊張和被催促,幾乎完全空白了,只記住了抬頭看到的他的笑。
白月光一樣溫柔的笑容,無比美好。
3秒鐘真的很短。沒來得及說的話沒來得及問的問題太多。但是也已經很長了。能把最想說的話告訴他,把來自異國的情況把喜歡的心情直接傳達給他,比什麼都重要。那句話從兩年半以前,第一次歸國參加萬聖pa,被陛下的MC會心一擊的時候,就一直留在心裡,一直想回應給他。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這麼近這麼近的直接對話的機會。就算再有,也要再等很久很久吧。
回來之後稍微想象了一下,如果這次事後才知道有這麼個機會,發現自己錯過了,會有多懊悔。就像自己剛回坑的時候扼腕錯過了從前那麼多活動一樣。
光是這樣想想,就覺得那些小遺憾小惋惜都不算什麼了。慶幸自己能趕上十週年,能參加這一次,能直接把心情面對面傳達到。
有這個活動太好了。能去這一趟太好了。
見到他真是太好了。

要說自己最大的遺憾,是沒來得及當面對他說一聲「謝謝」,謝謝他創造那麼動人的作品,謝謝他創造那麼精彩的幻想世界,謝謝他的話語他的行動他的作品給聽者——給我——直面現實的力量。
下次,如果還有下次機會,哪怕20週年也好,一定要當面對他道一聲感謝。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素晴らしい作品に、心強い言葉に、同じ時代に生まれてこれたキセキに心底から感謝しております。
謝謝您讓我找到地平線上的指極星,可愛的親愛的敬愛的國王。

最後補充一點手渡時候的小細節。

身高170的基友,穿5cm左右的高跟鞋,大概能跟陛下平視,稍微仰視一點。
去掉靴底厚度,目測有174cm上下?起碼172是有的。我自己仰視下來感覺他不止172。
手渡的時候他沒有噴味道明顯的香水。
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稍微驚訝的時候他的聲音有提高一點,不過回答的時候聲音偏低沉。雖然不記得他回答的內容,但記得那個聲音很蘇很好聽。
後來和幾個親友祖母交流感想的時候,說聽下來感覺他回答的時候聲調等等也會配合羅蘭的狀態,情緒高漲聲音響亮的孩子得到的回答也是情緒很高的那種,哭得不行的得到的就是很沉穩溫柔的安慰。我說話的時候大概很緊張,基友說陛下回答我的時候看起來「有種在安撫女孩子的感覺」。
而且是認真地,很認真地,看著他面前的羅蘭。視線能對上。
真的是有一半都是用溫柔做成的國王。
特別真誠的人。

附一張牢籠裡的櫃子w

tansu.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