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帶
原文首發於作者部落格。地址:http://gonbu.blogspot.tw/2017/08/linked-horizon-live-tour-711-repo.html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LH 2017 Live Tour 『進擊的軌跡(進撃の軌跡)』
7月11日東京國際フォーラム公演二日目

這次去了首日千葉公演(7/8)和東京兩天(7/10、7/11)的公演,7/8和7/10的repo都有人寫了,我只寫東京第二天7/11的repo。畢竟記憶力和時間也沒辦法讓我寫滿三場…
演奏的內容基本全部跳過,只記MC,想看演出內容描述的請往這邊走:LH「進擊的軌跡」7月8日首演千葉公演Repo

公演流程如下:
二ヶ月後の君へ
MC
もしこの壁の中が一軒の家だとしたら
紅蓮の弓矢
14文字の伝言
紅蓮の座標
最期の戦果
MC
神の御業
MC
自由の翼
雙翼のヒカリ
自由の代償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
MC
心臓を捧げよ!
紅蓮の燈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安可部分:
現場特別混音
風の行方 [Vocalized Version]
MC
MOON PRIDE
成員介紹(想對漢內斯說的一句話)
內藤貴司圓號樂團特別演奏:「海原を駈ける船」「自由の翼」串燒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卡拉OKーー全場合唱『獻出心臟!』TV版

*****

開場前15分鐘イスカ的廣播:
「感謝各位光臨Revo團長所率領的2017 Live Tour 『進擊的軌跡』。千代田支部的各位,晚上好,昨天的公演也受大家關照了,我是鎖地平團傳令班的新兵イスカ。」
「雖然我入團的時日尚淺,突然被交付了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講話的重責大任,在此對Bial班長致上謝意。不過,說到Bial班長,班長今天脫去了團服,換上和平時完全不同的衣服在街上行走。還說到,丸之內這裡聚集了許多優雅又時髦的人們,我想,一定是昨天見到了時髦的大家,感到有些羨慕,所以也開始在意起外表了吧。看到那樣的班長,我就想,唔~人果然都是外貌協會的吧。」
「這件事就先放到一邊,接下來想和各位說明本次公演的注意事項。」

然後就是和昨天一樣的注意事項廣播。今天也有講到有攝影師。

6:30時第二次廣播,進入正題前重複跟班長有關的那段話的時候,跳過了「班長今天脫去了團服」這句,一瞬間不穩了一下,不過會場的大家還是用溫暖的眼神(精神上)守護著イスカ。然後就是一樣的發光腕帶測試。
6:35正式開演。

2ヶ月後の君へ

今天第一句開始就唱得不錯。不知道是音響還是麥克風的問題,今天包括幾首歌姬的歌,在一些比較低音的部份都有點聽不太清楚,大小聲不平均。
整首歌和之前一樣,一開場是站在舞臺二層,背景就是BK那片黃昏的大海。「空を徵く鳥の眼には」唱這句時一邊走下臺階。
長間奏時他會對著觀眾一起跟著節奏打call。
不過最後「立ち向かい続ける 二ヶ月後の君へ」這兩句還是能明顯聽出他是扯著嗓子在唱…不要緊吧感覺好傷嗓子啊…

結束之後先轉暗,之後他才重新上來做MC。

MC

一走出來就全場歡呼鼓掌,有好多人在叫「Revo ーー」有聽到比較少的「團長ーー」,他就微笑著揮揮手,然後有一個很用力很大聲的男聲喊了聲「Revo ーー!!!」,就看到他笑開了「是的~是Revo喔~」
跟之前一樣自我介紹,然後一樣有好多人喊他可愛,他就說「可愛?你們也很可愛喔」\呀~~~(尖叫)/
「這樣說的話大家都會高興呢~」
「這次真的是很長的巡演呢,雖然我平常在做的Linked Horizon、Sound Horizon也都會辦巡演,不過這次和那些完全沒有關係,這次的Live是為了能把『進擊的巨人』的世界向更多人傳達,所以盡可能的把門檻降到最低。(降低門檻)這件事,雖然每次都要重複講可能會讓一些人覺得有點煩,但還是希望能把這一點好好地傳達到,所以每一次都想講清楚。」
然後話題一轉解釋起鎖地平團,「啊不過這樣說來,大家都有聽到一開始的廣播裡講到的『鎖地平團』,那也是我們擅自自稱的,應該從那個開始講解。」
「在座有沒有不知道鎖地平團是什麼意思的人~?」
有些人舉手。
「不多呢,是不是光聽也能猜出來是什麼意思?」
「大家都知道在『進擊的巨人』裡有憲兵團調查兵團這些組織吧,去年…不是去年,以前在進擊的活動時,只有Linked Horizon是英文,就很想跟大家一樣取個漢字的名稱,」
然後這時候他看到P席有人在用望遠鏡,「這麼近的距離還要用那種東西嗎?!快別用了!毛孔都要被看到了不是嗎!(遮臉)!」我彷彿看到了NeinCon的Noel……而且這還是同一個場地…啊啊這個既視感…
這個插曲結束後才接續剛剛的話題,「看到調查兵團的名稱就覺得真好啊,想加入成為同伴就取了『鎖地平團』這個名稱。這裡的大家都是千代田支部的團員~」\哇!/
「雖然可能有人會想『欸我不記得我有志願入團啊』,其實你們在買票入場的同時就自動成為團員了~」\(歡呼)/
「沒問題吧,應該沒有人不想入團吧?並不會要你們負擔什麼東西,今後也請輕鬆的以此自稱~這次巡演我們打算在全國各地不斷增加團員~」\(鼓掌)/

然後一樣讓今天是第一次來看他的演唱會的人舉手,燈光特意照了全場,沒舉手的大家就給舉手的人鼓掌。今天感覺比前一天還多,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謝謝,第一次來的各位,完全沒問題的!!好像有第一次來就取得了P席的勇者,真的完全沒問題,雖然我平時在作的Sound Horizon的演唱會好像很難懂,王國什麼的、有一些聽起來有點麻煩的東西,但是這次完全不用在意這些!在這裡的大家都是很友好的。雖然前面的P席是稍微核心一點的人們,但是只要有最喜歡『進擊的巨人』的心情就夠了,坐在前面的這些人也都是非常喜歡進擊的人。從你們那裡接收到的這份(對進擊的)愛,我們會加倍還回去,讓各位能更加喜歡『進擊的巨人』,我想做的就是這樣的公演。」
「等一下演出的曲子,可能會和CD順序不太一樣,這也是為了演出而做的調整。基本上是我覺得這麼安排應該會蠻有趣的順序。」

紅蓮の座標

微妙的唱錯詞了w

「不條理なもんさ 人類(俺たち)は 小さな勝利でさえ
引き換えるには 餘りにも大きな 《代償》(リスク)を背負わされる」

「不合理なもんさ 世界(現実)は 僅かな好機でさえ
手に入れるには 餘りにも過剰な 対価(コスト)を払わされる」

變成了↓↓
「不條理なもんさ 人類(俺たち)は 僅かな好機でさえ
引き換えるには 餘りにも大きな 《代償》(リスク)を払わされる」

「不合理なもんさ 世界(現実)は 小さな勝利でさえ
手に入れるには 餘りにも過剰な 対価(コスト)を背負わされる」

『神の御業』前MC

『最後的戰果』結束之後他再度上臺,換了一身衣服。個人覺得這套衣服更好看!

「到此為止算是前半戰,和艾連他們一樣不說什麼廢話一口氣進行到這裡了。下一首是稍微有點異質的歌……」有過前一天的經驗後,開始MC就陸陸續續有些人坐下,然後他講一講注意到前面部分的人都還站著,「啊、這裡可以坐下了喔!坐下吧,這個墨鏡大叔講起話來都很長的。在座或許也有年長者,能坐下還是坐著的好。」
「剛剛都是搖滾的曲子,在這裡要稍微切換一下思考,大家知道『神の御業』這首歌嗎?」\喔喔!/
「雖然我剛剛說要在全國各地增加所地平團的團員,但是也想給壁教增加一下教徒~可能到了會讓人懷疑我是不是壁教教徒的程度。你們清楚教義嗎?雖然我也對教義什麼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總之就是不可以觸碰城牆!」
「其一ーー!!不可觸碰城牆!比如說看到城牆破破舊舊的,想給它補強一下,這也不行ーー因為城牆是神聖的!」
「其一ーー!!不可改變城牆周圍環境!如果你想說不能碰,那我就在下面挖一條隧道過去,這也不行ーー(比叉叉)要說理由的話,因為這牽涉到很多不能說的祕密~」
「其一ーー!!不可對其進行壁咚!」什麼這個人在說什麼??(瞬間想到壁咚道歉T)
「就算在城牆邊有一對氣氛不錯的情侶(對空氣壁咚),但是壁咚是不可以的,做了的話尼克神父就會以驚人的速度衝過來『混帳你們在做什麼!!!』這樣」
「從現在開始會場就是教會、或者說是大聖堂,希望各位能成為壁教的教徒,就入教一首歌的時間,結束之後馬上退教就好了,其實本來應該是不行的,如果被人問起的話就說『都是那個混蛋墨鏡要我做的』,把錯全部推給我就好了。那麼壁教的彌撒是什麼樣子呢?請看黑板ー(稍微退到左側示意大家看舞臺螢幕)」舞臺螢幕放出了動畫裡壁教彌撒的截圖。
「大概是這種感覺,這裡、小考會出題ー!啊不過說是小考不如說是實作測驗…」
「像這樣和旁邊的人挽手,就像人組成的鎖鏈一樣。做到不太勉強的程度就好了。在座的都是喜歡進擊的人,我想和這樣的大家一起玩教徒家家酒絕對會很有趣,不過不是強制的!比如隔壁是個大叔什麼的,如果覺得做不到不用勉強去做,OK的人就跟隔壁的人說一下YES!高須診所!不想做的人就No Jäger !! 這樣隨便一點就好~」
那個『YES!高須診所!』是日本知名整型診所「高須クリニック」的廣告用的著名口號,這個梗在櫃盤(Nein DX盤)也有用過。
「Stand UP Please~」Revo老師啊啊啊!
臺下大家窸窸窣窣站起來的時候他看了一下在那邊配音:「ざわ~ざわ~」
然後大家就開始挽手,我這邊是都有挽了,他在臺上看著我們挽手,然後說「實際做起來看上去還真壯觀啊~你們看,連攝影師都覺得這畫面很好而開始拼命拍照了~」

『神の御業』結束後

「開心嗎?」\開心~/「Nice信仰心!」
「如果做了之後對這個姿勢很中意,一般場合做的話會讓人覺得『やべーぞ(不太妙啊)』,所以平常時候還是藏起來偷偷做就好,就像隱藏教徒那樣。不過這次的巡演期間很長,如果還有幾會的話就再來扮演身為信者的自己吧。一般場合做的話會讓人覺得『不太妙啊』的喔!」感覺就是不希望大家被說是奇怪的宗教什麼的,所以強調了好幾次。
這時候陸續有樂手換完衣服回到舞臺上,他一邊看就一邊講:「樂團成員們也陸陸續續回來了。剛才還是信徒一樣的打扮,現在重新換回來了。」
「弦一徹大哥一開始還說這個(信徒pose)難易度太高了做不到,結果現在做得很自然」
「那麼接下來要回歸到搖滾風去了,從這裡開始是Season 1 …不對、剛剛的神之偉業之前是Season 1 的前期,之後要進入後期戰,有調查兵團的活躍,要繼續怒濤地展開了。」
「我也想找個吉他彈一下~」\喔喔喔!/
staff把Flying Freiheit拿過來給他背好。裝備了Flying Freiheit的團長帥氣度整個翻倍!
「這個吉他據說要300萬喔~(臺下笑)為了不要弄壞得小心一點才行呢~」
「接下來的曲子,是在『向自由進擊』的巡演…雖然也算不上巡演,總之就是Aniki他們(樂團成員)和我和唱了『牆內家(もし壁)』的柳麻美都參加了的活動,在那時候演奏過的曲子。這次要以這個陣容演出比那時侯POWER UP! 的曲子,加入了舞者和圓號。」
「那麼,要為後半戰獻出心臟了!請聽『自由之翼』!」

自由の翼

彈吉他的團長帥氣度爆表啊啊!!然後舞者好帥!!舞者手上的LED棒迴旋起來會出現調查兵團的團徽!
自由之翼和之後的紅蓮座標團長都有演奏吉他,衣服應該是為了這兩首方便行動換的。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後MC

換回了手上掛滿蕾絲的衣服(封面那套)。一出來擺出了亞妮的戰鬥姿勢,全場歡呼。然後他就自己講了句「好帥啊ー(笑)」
「後半戰也一路衝刺過來了ーー」
「各位應該都有看到,這次的巡演在舞臺後方有動畫的畫面配合,這些全部是配合歌曲重新編輯過的。動畫的製作委員會很爽快的把影像借給我們了,想借這個機會再一次表達感謝。(90度鞠躬)製作委員會的各位都是很善良溫柔的人!」後來根據推特的目擊情報,這一天木下監督和諫山老師都來了,製作委員會的其他人或許也有來?

「大家在聽曲子的時候,心裡應該也會有畫面產生吧,但是果然直接觀看的話會更有效率對吧,雖然可能和你們自己的想像不太一樣,當然交給各位去想像畫面也是一種娛樂,但是這樣很花費腦力,會累的。直接放出影像就能減輕大家的負擔,雖然在SH那邊會做各種各樣的事情,但是在這邊還是想簡單一點。不過這不是小看你們喔,減輕的部份,希望你們能用來全力獻出心臟。」\(鼓掌)/
「那麼前期後期都結束了,接下來就是Season 2 了,說是這麼說,其實也是最後一首了~」\欸ーーー/
「沒辦法嘛,如果講太多Season 2 的事情的話就會變成劇透了。不過要這樣說的話,把比Season 2 更後面的劇情放進去的座標之類的其實也挺不妙的?不過基本上還是以盡量不構成劇透的方式寫成的。」
「要寫明Season 2 的劇情的話,大概會是下一張專輯的事了。」\喔喔喔!!/
「到目前為止,雖然連Season2的OP都做了,但是還不知道接下來是不是也能繼續接到邀請,但是畢竟我說了要全部化為歌(二月後的歌詞),就算今後和進擊沒有關係了,也會擅自寫出來的~。非官方性質的印象曲那種!」\(鼓掌)/
「那麼接下來的歌,樂團、歌姬、舞者會全員參加,希望會場的各位也能參加,大家一起獻出心臟!」
「雖然這首歌也是不會打出歌詞的,但是這首曲子好像以IQ低出名,只要會『捧げよ〜』就沒問題,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曲子。歌詞唱錯也沒關係!完全沒問題!就算唱錯歌詞,『我要抬頭挺胸的獻出心臟!!』這樣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唱錯歌詞了,但是我全力獻出心臟了!』『無怨無悔!』(高舉右拳)」最後這動作是拉歐的捏他嗎???
「也有一些動作,希望大家能一起做。嗯?剛剛好像說了『舞者和歌姬也會參加』但是誰都沒有出來?(看向後臺)」然後其他人才陸續上臺。

解釋動作
「前幾天伴奏都是中途加進來的,今天還是麻煩從頭開始伴奏吧,ラッシー(對五十嵐的暱稱)能不能從幾小節前的部分開始彈~?」
看了五十嵐,從前兩小節開始彈伴奏。
然後他就一邊唱一邊做那個舉拳的動作,但是直接就做錯節奏了www然後他一開始還沒發現,臺下就有點騷動,差不多唱完一句後才突然「等等等等一下!」\欸ー!w/
伴奏的五十嵐就有點無奈的看著他,「開始就做成快節奏的了,錯了!對不起麻煩重來一次。」
「副歌開始的部分比較慢,之後用兩倍的速度。」
於是重新開始伴奏,他一樣跟著伴奏唱,一邊示範動作:「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ーんぞうをささーげよー♪ 」然後中間這段因為觀眾是不用有其他動作的,他就跟著旋律隨便唱「這邊ー隨便ー用點ー什麼ー過度過去ー躂啦啦ー♪ 這裡加速~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這ー裡停下來ささーげよー♪ 這裡ー也是ー過渡ー哼哼哼ー♪ 」他在示範動作的時候大家都有跟著做,然後在亂唱過渡段的時候大家都在笑,我在臺下簡直要暈厥,真是、太可愛了(安詳)
「大概就是這樣,最後有一個擡手的動作。雖然我會做一些別的動作,其實為什麼要有不一樣的動作啊,一樣也可以嘛,紀元小姐(長期合作的負責編舞的舞者)也能輕鬆一點。不過各位不用管我的動作。有一段比較安靜的只有合唱的部分,這段完全不需要動。不過做錯了也沒關係的,開心最重要!」

心臓を捧げよう!

演出沒什麼變動。個人非常喜歡「弓矢に変えて」那句的動作。
結束之後接上紅蓮水平線。彈完後走上上舞臺還原CD封面場景,落幕。
正式來的時候那個舉拳的動作就沒做錯了~

字幕

和前幾日一樣,地點的部分改成了「因為是皇居所在地而享有盛名的千代田支部」

現場混音

字幕和「聞きたいぇーがーー!!!」call結束之後,團長重新登場,用的是奇行種的走路姿勢www
扭著上來後就笑著說,「這邊就是這麼隨便的~」
\好可愛——/
「你們也很可愛喔~」
\呀——(尖叫)/
「可愛就是正義對吧~」
\——!!/
能聽到他這句話、今天值了(安詳)

「剛剛和大家一起獻出心臟了,感覺讓人熱血沸騰起來,這種一體感真好啊~這種時候就會覺得、我還真是做了首不錯的曲子啊(いい曲作ったね、俺)!」臺下鼓掌
「有著獻出心臟這個簡單易懂的動作,對這邊來說要在Live中使用也很容易。身為紛絲的各位也能藉由這個動作簡單的表達出對進擊的愛。站在舉行Live的立場來說,原作裡有這種動作真的是非常令人高興。我在上進擊相關的雜誌或廣播時,拍的照也差不多都在獻出心臟。我想大概是公開場合裡獻出最多心臟的,大概比梶くん還要多吧?這真的是很棒的Fight感(又比一次)。」

DJ Revo
「這接下來想進行一下安可。不過在那之前,想做一些有趣的嘗試。」
「我的CD裡有很多的聲音。我的曲子在使用的樂器的複雜度上是蠻出名的。因為果然還是想把所有想傳達的東西都傳達給你們。雖然乍聽之下有些聲音可能有點小聲,但其實都是在能聽得到的範圍內的,」然後他講到一半注意到了有些人還站著,「啊抱歉!可以坐下了喔!這個大叔講起話來都很長的。」感覺自從首日全場站全程之後,這兩天他都有注意讓大家MC時坐下休息。
「CD裡面的聲音,基本上是我自己覺得『這個平衡性真好啊』的版本下去做的,但是果然人還是會有各自的喜好對吧,雖然是我自己覺得最佳的平衡,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這個樂器再明顯一點就好了』。所以這次會選擇一種樂器來調整,我想應該會讓人有些新發現,或者是『啊這首曲子原來是這樣的氛圍啊!』之類的。」
「那要選擇哪首曲子呢,其實這次巡演有著P席,因為每場公演來的人很多,就讓P席代表所有的人做了份問券選一首曲子出來,用這首曲子來做remix。不過人氣曲有可能會產生重複,所以也會做一些調整。市原是致二個月後的你、昨天是十四文字的留言,今天的課題曲是『最後的戰果』」

「那就來點人指定樂器吧~要點誰好呢~來點超邊邊的人好了~~(一路晃到舞臺右側)……這邊也是P席嗎?(指了一個人)啊!對不起是bubuー!!!(「ブブー」綜藝節目裡猜錯答案會出現的那種打叉的音效)那個、讓你期待了一下真是非常抱歉!(鞠躬)」
「那這邊呢?啊是P席!」然後點了一個鎖地平團T恤的人,好像是第二排的人吧。
然後他就對著那個人,半跪下來看著他,「沒問題嗎?可以大聲喊話嗎?」被點到的人好像有點緊張,聲音有點小聲,然後他應該是想安撫一下對方,就說「啊,反正這麼近,也沒關係吧~」
接下來就是問想聽哪個樂器,被點到的人大概是很緊張,猶豫了一下之後說圓號,「圓號?圓號啊ー圓號…(微微抬頭想了一下)啊、沒有圓號,這首曲子沒有圓號!」感覺他大概是默默過了一下這首歌的譜吧,果然是作曲家Revo(´;ω;`)
因為沒有圓號,所以就要人家再重講一個,被點到的人想了很久,其他人就紛紛給他打氣\加油!/
「沒問題嗎?需要打電話或者求救嗎?觀眾投票之類的?」→用的是日本很有名的問答節目『クイズミリオネア』的梗,求救的方式裡有一種是可以讓觀眾投票選出觀眾認為正確的選項。
最後才講了貝斯。
「貝斯!不錯呢~剛剛淳在後臺比出了『よっしゃ!』的勝利姿勢w(看著舞臺左側的方向)想說我平時彈得那麼努力,結果都沒什麼人能聽到。」然後講著就做了那個勝利姿勢,動作還很大,感覺超High。
「其實現在還什麼都沒有,都是現場聽到你們的回答之後開始找的,staff現在正在後臺拼命準備中~首先麻煩給一下器材~(面對舞臺左側)」然後就有staff推著音控臺出來了,也有麥克風架。他先調整了一下麥克風,「接下來要當DJ Revo~」然後就模仿了一下DJ 磨盤的動作和聲音!
稍微看了一下音控器材之後,「喔!已經傳進來了!今天好快呢~」
「那麼現在開始要用這個現場混音~把貝斯UpUp(原話是上げ上げ)。感覺膩了的話也會做些別的事~,這也是live感~」
「Music Start!」

前奏剛開始的時候他講了一下「這邊還沒有貝斯。」
然後他就開始玩音控臺了,真的是從頭到尾都在調那些推桿,剛開始很正常就是整首歌然後只把貝斯調大,接下來就開始把哪個樂器變不見啦、只留下貝斯跟鼓啦、全部沒有隻留下貝斯啦、還只把人聲去掉讓會場唱卡拉OK,玩得不亦樂乎。然後他調一調準備要唱的時候,結果一開口就唱錯調了www還能聽到他說的「啊調子錯了Σ(゚ω゚)」
然後到巨人的臺詞那段,他把嘴巴整個厥起來用很有怨氣(?)的怪聲唱「ユーミルー様ーよくぞ」臺下笑炸
反正這個環節就是很歡樂,他一邊聽一邊調還會一邊小幅度的跟著音樂晃。今天點貝斯也很棒,因為實在很難得這麼清楚的聽到貝斯的旋律,他的曲子層次很豐富,一次要聽的東西很多,能只聽到一個樂器真的會讓人有驚喜的新發現。

混音結束後,staff把音控臺推回去,他稍微講了一下關於貝斯的事,「貝斯是幕後功臣一般的存在呢,但是因為是最低的聲音,所以平時很難聽得清楚,在我的曲子裡雖然會有貝斯的solo,但是平時都是在最下面默默支撐著樂曲。」

「那麼我想接下來也該進入安可環節了。」\\喔喔喔!(鼓掌)//
「除了本篇之外,再多演奏一首LH的曲子吧。我做過的曲子大概也有一百首左右吧,從這裡面挑一首,是3ds遊戲《Bravely Default》的曲子。曲名就先不說,讓你們期待一下。不過在此之前,先把我們優秀的樂團成員叫回來吧~請回來~(對著後臺呼喚)」
等樂團成員陸續回到舞臺上,「大家剛剛在重新混音的時候都有休息了,接下來安可也會繼續全力演奏!」\(鼓掌)/
「等一下演唱的歌姬不是原唱,而是『由這個人來唱這首歌會很有趣吧~』這樣的感覺。」
樂手回到舞臺上之後各自有做一下簡單的調音,他稍微看了一下舞臺的狀況,然後說「稍微需要一點準備時間,樂器需要調一下音,這也是很重要的,請稍微等一下喔~」
樂手準備好後,「那麼,安可第一首,請欣賞。」下臺

風の行方

和紀行Con一樣的動作演出。

結束後,一樣解釋了一下BDFF的事,說本來是遊戲配樂,這是那首配樂的人聲版。還推薦了一下遊戲,讓大家有機會可以去玩玩。講到原曲是配樂時有說到「原曲是非常棒的小提琴演奏」,然後中間講了什麼有點記不清了,我就記得他最後對弦樂團鞠了躬。

「是這樣的,我也有寫這種溫柔的曲子喔~!不光是會做一些小號『叭叭ー!!』、『碰碰!』、殺了你(お前を殺す)!這樣的曲子喔~」

安可曲2 Moon Pride

「那麼接下來也該進入第二首安可曲了。我還有其他不是以LH名義發表的曲子。一部分人聽到應該會很高興吧。」\哇~(以為是SH曲子的那種高興)/
「但是可能不是SH的曲子~」\欸ー?!/
「也有可能是SH的曲子~」\哇!/
「大家應該知道,目前演出過的安可曲都是一個人唱一首,這樣到目前為止就是五首了,不太夠了,所以接下來,我想差不多也該進入團體戰了。集合5個人,來演唱某首曲子。\喔喔喔!/
喔,歌姬們擺出了某個陣形!\喔!/
什麼『喔!』、為什麼你們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大概是從沒看過的陣形喔,是本國初次公開的曲子~」\(騷動)?!?!/
嗯,我想大概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差點以為要表演新曲了,但是很遺憾不是這個意思。
一樣故意不說曲名就退下去。

背景螢幕投影出大大的滿月,然後前奏一下…全場騷動!竟然是Moon Pride啊啊啊!
燈光五顏六色,歌姬們從眼神到動作整個超可愛!完全就是偶像團體!
動作是桃草的簡化版,但是已經非常可愛非常動感了,和SHLH和這次進擊live畫風完全不一樣,一下子穿越到女子偶像團體的場子了~

歌姬的分配也很有意思。月香=水星,福永=火星,松本=木星,MANAMI=金星,柳麻美=月亮

分配上都還蠻契合各自代表的角色的,水星是智慧,對應用筆戰鬥到最後的伊爾賽;火星代表戰神,和戰鬥的亞妮也很接近;木星是雷電,十一文字裡有打雷聲,而且木星是水手戰士五人組裡最居家的;佩特拉有對兵長的感情,就是愛神的金星了。然後阿爾敏是堅定不動的女主角Center位(咦)。

結束之後他再上臺,「這首曲子是Crystal…嗯為什麼先講了這個、是美少女戰士Crystal的OP」
「因為剛好歌姬有五個人,『欸?這不是可以演唱這首曲子嗎?!』」
「在座的各位都喜歡進擊,應該也都喜歡動畫,這裡或許也有美少女戰士的世代在吧?(好多人舉了手)小時候有夢想過長大後想成為美少女戰士嗎?(繼續舉手)我想,現在的你們,就算不是美少女戰士,也應該都成為了能和各種事物戰鬥下去的出色的大人了。」
後來才知道這天來的諫山老師很喜歡桃草,就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了。會場裡那些第一次來的進擊粉好像也蠻多人不知道這首歌是Revo做的。

成員介紹

「到昨天為止都是事前通知題目讓大家準備,不過…大家好像也漸漸習慣了,所以也差不多該開始刁難一下大家了~!」
「剛剛好像有看到第一次來我的演唱會就坐了P席的勇者,那就問那個人吧,就是你!(指)早早的就接受洗禮了呢w」於是這個人,在差不多是一開場的MC讓人舉了一次手,你就準確記住位置了嗎……超厲害啊…
然後說這次題目是『要和進擊的一個角色說一句話』,讓那個人指定角色。結果是漢內斯。
然後因為有些成員才剛開始補漫畫,他就補了一句「說不定成員裡有些人還不知道他,那樣的話就隨便說點什麼矇混過去,我也會巧妙地接過話題的~」
於是開始成員介紹。

MANAMI

MANAMI「要說一句話的話,大概就是『請快逃!』吧。」我懂…我懂啊QQ
然後MANAMI突然想起來,「啊,應該不能劇透吧?」
「最好還是不要,不過動畫裡播到的進度沒關係。」
MANAMI「剛開始的時候覺得是自己不擅長面對的那種大叔,但是現在覺得是會被他好好守護著的可靠的大叔。」
「漢內斯是該振作的時候會振作的男人啊,就像野原廣治(蠟筆小新的爸爸)一樣」 MANAMI一臉疑惑「野原廣治…?欸?那是可以說出來的話題嗎?」
「因為你看,中之人是一樣的」
MANAMI「欸,是這樣嗎?」
「之前雖然因為身體不好而暫時去休養了,不過好像恢復得差不多,最近要復歸了」
MANAMI「原來如此!學習到了!」
「啊總覺得真抱歉呢讓你學到了沒用的知識!」

月香

「代替月亮ーー月香!!」 月香小跑著入場然後擺出「代替月亮懲罰你」的姿勢。
(月香這段由於本人失憶,參考朋友的repo)
「來說一句對漢內斯說的話吧。」
月香「欸?不是每個人的時候都換一個角色嗎?」
「欸?啊不是的不是的。每次都問P席的話時間也不夠嘛。」
月香「漢內斯啊……雖然開頭感覺靠不住,但是後來很勇敢地……啊這個可以說嗎?」
「啊、嗯,應該可以的。想對他說什麼?」
月香「後來很勇敢地戰鬥了。但是感覺那樣子就不適合他。其實希望他能一直遊手好閒下去。」

柳麻美

麻美「在城牆上給三笠和阿爾敏分軍糧的那一幕,真是美好的一幕啊,讓人感受到他對艾倫他們深切的愛。」
「還有三笠的媽媽要被巨人吃掉的那一幕,那個真的是…要眼睜睜看著三笠的媽媽被巨人吃掉,漢內斯內心一定很煎熬,一定很痛苦吧」這裡麻美講錯了,團長應該也有注意到,只是那時候整個是很感性的氛圍,好像不太好開口提醒,但是臺下還是有一點騷動,然後麻美才注意到講成三笠的媽媽了「啊不對,是艾倫的媽媽!是說她像三笠的媽媽一樣!」
「三笠是養女,所以艾倫的媽媽也可以說是三笠的媽媽了。」
麻美「……是的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麻美「但是最後能得到重新面對巨人的機會,我覺得真是太好了。這也算是一種幸福的方式吧,雖然最後被巨人吃…啊!(不小心劇透了)什麼都沒有!(剪刀手)」團長也一起比剪刀手。

松本英子

松本「『不要走』果然只有這個了呢,」\啊…(不愧是…)/
松本「雖然前面說了快逃、活下去,但是看到最後那一幕,那句不要走才是真正的心聲吧。『帶我一起走啊』」
「到底是哪邊啊?!但是我是會判斷氣氛(讀空氣)的男人,我是不會回頭的!!!」模仿漢內斯帶著艾連他們逃跑時的姿勢

福永実咲

福永上臺之後他先說了一句「是殺掉他的那一側的人呢。」
福永「是啊~」
「被留下的人就很心痛了。」
然後才問到「那麼想對漢內斯說什麼?」
福永「漢內斯是該振作時會振作的男人!就像野原廣治一樣!」
「啊被抄襲了www」

舞者

細木あゆ「『一起去喝一杯吧!』,想一起去喝酒!漢內斯先生的話一定知道哪裡有好喝的酒!」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酒呢。那邊不知道都有什麼樣的酒~應該不會有日本酒吧。我也想去~帶我一個~!」

佐藤洋介
舞者出場時都會有一小段動作表演,洋介先生今天超帥氣。
「太帥了…!帥過頭了這邊都沒辦法搞笑了!」真心讚嘆洋介先生帥氣的團長
洋介先生講了一下目前只看到單行本第7集。我記得在市原時是第2集、東京第一天(7/10)是看到第5集的樣子。
洋介「目前為止,關於漢內斯果然還是『你沒能拯救母親,是因為你沒有力量、而我沒和巨人戰鬥,是因為我沒有勇氣』的臺詞最讓人印象深刻。」
「我懂!那真的是名言啊!而且後來再次面對那個巨人的時候,艾連獲得了力量、漢內斯獲得了勇氣。這個展開太棒了,讓人超感動!諫山老師是神!神展開!」怎麼覺得根本就是進擊粉在跟路人粉熱情推廣作品時會出現的對話www

洋介之後是OBA,洋介先生每次遞麥克風給OBA兩個人都會上演超誇張的默劇www
我記得介紹的時候團長又花式誇讚了OBA一番。總覺得OBA應該是首席舞者之類的地位了…
OBA「喝醉了還能好好回答艾連的話,果然對他們的愛很深啊。」
「說得也是,在這一點上意外的可以看到漢內斯認真的一面呢。」
OBA「如果是我喝醉了的話就會變成這樣(開始用奇怪的姿勢亂走)」
「啊ー確實,一般喝醉應該會更像這樣…(跟著比出醉拳亂晃的姿勢)」
打完醉拳後還說明瞭一下「這個是大家最喜歡的成龍www」

「目前為止基本上是誇獎那個角色的走向呢。」

高衫あかね
OBA遞麥克風過去又在演默劇了www
高衫あかね「對漢內斯先生而言,能喝得爛醉的那段時間才是幸福吧」
「雖然這麼講有點不謹慎,像自衛隊、消防員、警察,果然這些職業能夠放心喝酒的時候反而是好事。」
然後又開始講到喝酒了,高杉說了句「因為還在巡演中不太能去喝酒」,然後團長就說「今天已經是東京第二天了,之後稍微去喝一點也沒關係~」

YUKI

YUKI「不喝酒就沒辦法繼續做下去的心情超感同身受。」
「那種心情我也瞭解。」
YUKI「想把我最喜歡的冰結strong送給漢內斯~」
「YUKI也是『去喝一杯吧!』的展開呢。」

淳士

淳士「想對漢內斯說的話啊ー『別開玩笑了!』」
「喔?」
淳士「執勤時間喝酒是大問題好嗎。要喝酒的話給我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喝!」
「啊,的確,這才是正確的呢。話說第一個說出正確的話的竟然是淳士,還蠻有意思的www」
淳士「我如果在演奏的時候喝酒也會受不了的吧。」
「雖然剛才別人都做了讚美,但是果然還是有接受不了的人呢。淳士さん是很認真的人啊。」
淳士「是啊別看我這樣,我很認真的!」
「淳士さん對鼓、對音樂是非常認真的,我知道的喔。」
淳士「話說大家差不多梗也要講完了吧,那麼接下來的人就來發表一下對淳士的讚美吧!」
「噗哧www」

長谷川淳

あっちゃん「淳士啊~淳士最棒了~」
「www」
あっちゃん「最喜歡淳士了」然後淳士比了個愛心給他w
「還有嗎www」
あっちゃん「要繼續的話就有點…」
回到漢內斯的話題
あっちゃん「一開始雖然想過要戰鬥,但是因為害怕而逃跑了,這一幕很寫實。諫山老師把人性的這種地方都描寫得很真實。一般來講大體上總是好人會贏,但是在進擊裡面喜歡的角色會輕易的死掉。」
「因為是在別冊マガジン連載才能做到呢。一般來說,如果是在Jump連載的話就會是發射龜派氣功帥氣的戰勝這樣的展開吧,啊但是七龍珠我也很喜歡喔!!
在那個場景,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還好一點,但是還有小孩在。贏了當然好,但要是輸了所有人都會死,選擇逃跑的話至少能保住小孩們的性命。這真的很難。」

接下來是五十嵐,因為鍵盤手位置在中間層,所以他要走上臺階去問,在移動的時候說了「總覺得、學到教訓了!下次就點兩個人,讓人從A或B裡面選一個回答比較好!」

五十嵐宏治

五十嵐「現代的漢內斯有很多的吧…這之前也是,清晨打算出去慢跑的時候,發現現代的漢內斯在家門前睡覺,」
「這已經不是漢內斯的話題,只是喝醉大叔的話題了吧這個www」
五十嵐「而且那個現代的漢內斯還試圖開啟我家的門(認真,還做動作)」
「噗嗤www」透過麥克風聽到了他的笑聲www
「那是搞錯了還是故意的?沒有報警嗎?」
五十嵐「就在想說要報警的時候對方就走掉了。」
五十嵐「然後其實之前在後臺遇到了個很像漢內斯的人」
「很像漢內斯?」
五十嵐「雖然講出來有點不臺好意思,其實是…弦樂團的森さん」
「噗www不行不行不行www」
森「我覺得我更像柯尼吧,外形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平頭)」弦一徹做了個從椅子上跌下來的動作。
「wwwwwwwwww」團長整個笑到說不出話,看背影都看得出來他笑到肩膀都在抖,整個人彎著腰在笑,笑了好一會才好不容易接上「森さん等等會再問到的,對不起太好笑了還是到此為止吧www」

弦一徹弦樂團

弦一徹「淳士啊,如果被叫成しゅうじ的話就會高興喔」
「是這樣嗎?!」
淳士在後面一直搖手否認
「沒有嗎?」
「請別隨便講出這種話啦~會被擴散的喔!」

然後一一介紹弦樂團的人。
「因為弦樂團的人數比較多,所以就輪流讓一個人代表回答,今天是森さん!」
森「不是柯尼嗎?」
「www那麼,柯尼さん!」
森「是,我是柯尼~」
「噗www(繼續笑)對漢內斯的一句話,想說什麼?」
森「我覺得自己和漢內斯有一些共通的部分。雖然外表上最相近的是柯尼,但是其實個性上最接近的是漢內斯,他大概是這個作品裡最得過且過的人了吧,我做事其實也很隨便的」然後講了一些關於房間打掃的事。
「個性隨便的人是沒辦法演奏那種譜的吧~」
森「啊~怎麼說呢~那的確有點奇怪呢~」然後弦一徹一直回頭盯著森さん看w

西山毅

Aniki「我可以講一下無關的話題嗎?」
「喔?請講。」
Aniki「SNS好可怕!!!」\wwwww/
這邊說的是千葉場的時候Aniki說了最近記憶力不好搞不好是得了老年痴呆,結果當天推特上就出現了一波「Aniki老年痴呆!」的推,然後昨天(7/10)他就說了這件事,團長就要大家回去澄清Aniki沒有老年痴呆,然後當天的推特就真的被這件事刷屏了。
Aniki還很震驚的說,「大家還真的寫得一模一樣『括號、朗報、括號,Aniki並沒有老人痴呆』」
團長就在旁邊笑,「SNS很可怕的喔~」
Aniki「這就是SNS的力量…(感嘆)」
然後說回漢內斯的話題。
Aniki「漢內斯說的『士兵能喝醉酒的時候才是和平的時候』讓我感悟很深,雖然不知不覺就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了,但是仔細想想,自己現在像這樣站在舞臺上彈奏,其實就像奇蹟一樣,現在的我其實是非常幸福的。讓我能站在這個舞臺上,真的非常感謝(對團長鞠躬)」
「不會不會沒這回事(鞠躬回禮)」
「是呢,在這個時代,我出生了、諌山老師出生了、Aniki和各位優秀的樂團成員出生了,我開始做音樂、諌山老師開始畫漫畫、誕生出『進擊的巨人』這部美好的作品,我又給這個作品做了音樂,在這裡的樂團成員也偶然的分別和我相遇了,演奏了一堆難得亂七八糟的曲子,各位也聚集在這個會場,這樣一個一個奇蹟的堆疊,才有了這場Concert。這正是『進撃の軌跡(奇跡)』」\\(瘋狂鼓掌)//

內藤貴司圓號隊

「今天圓號隊的各位也來了!(圓號隊的大家把樂器舉起來和大家打招呼)…超閃亮的!18K金!」
然後由領隊的內藤貴司代表發言。
內藤「漢尼斯喝了那麼多還沒有醉倒,蠻厲害的。」
「感覺一直在喝酒呢」
內藤「漢內斯先生不是膚色很白嗎,我覺得還蠻漂亮的」
「會用漂亮來形容漢內斯先生的人我覺得只有內藤さん而已喔w」

「其實圓號的大哥們今天就是最後一場了。我很喜歡圓號,曲子裡也常常用,但是果然還是想趁這個機會讓大家聽聽圓號的音色,所以想請圓號隊的各位演奏一曲。」

圓號隊演奏

一開始跟昨天一樣是馳乘海原的船,然後退到舞臺超邊邊的團長一樣稍微背對觀眾席,然後一邊聽一邊跟著節奏搖身體,結果圓號隊演奏到一半串到自由之翼,他先吃驚了一下,然後馬上擺出心臟禮的姿勢,整個氣場瞬間變得很帥w
所以成員介紹時的演奏會演奏什麼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Revo

「說得也是,對漢內斯的一句話啊…大家有看過第二季動畫的話應該都知道了,但是我覺得那對漢內斯先生而言應該是一個好的結局,他一直都在後悔『當時未能奮戰』這件事,一定很痛苦吧,最後能取得勇氣真的是太好了。」
「然後雖然剛剛也講過了,在城牆上漢內斯叫三笠和阿爾敏吃飯的那一幕,那真的是很厲害的一幕啊。我都嚇了一跳,雖然是說了『快吃!』,但是沒想到會用那種驚人的氣勢去吃!大家都看過阿爾敏的那個狼吞虎嚥的樣子了嗎?看到那一幕之後我就覺得,果然阿爾敏是個男孩子啊~」
「不好好吃的話就不會有精神和體力。大家或許正在辛苦的節食什麼的,但是不好好吃東西是不行的喔!」

他講完之後,成員介紹就算結束了。
「那麼差不多也該進入最後一首歌了~」\欸ーーーー/
「Stand Up Please~」大家紛紛站起來,「剛剛應該已經休息很久了吧,」然後一樣介紹了一下青花這首歌是衍生作品的OP,風格和本篇不太一樣,是很歡樂的曲子,所以也希望全員都能參加。也一樣講了一下會有動作、有些地方會跳一下,大家想做可以跟著做,還有最後的Bravo會給個訊號讓大家一起喊這樣。
結果今天也還是沒有講解動作…我是想跟著做但是不講解我這個手眼不協調的人根本跟不上…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好喜歡青花開頭那個臺上一起蹲下來擠到一起抬頭看煙火的場景。
差不多就是SH的超宇宙系列曲的地位,歌姬和演奏者都有各種小動作和眼神,總之就是臺上開心臺下也開心的曲子。
總覺得今天他跟舞者一起玩得特別歡脫www到處學舞者的動作,然後舞者自己也玩得特別開心,有人還不小心甩掉了LED棒子w

謝幕

青花結束後,照例讓所有參演者排成一排要謝幕。「快樂的時間總是特別短暫呢,直到最後都全力獻出心臟了。」

大家在排隊的時候,面對歌姬的前排開始對歌姬喊「好可愛~」然後歌姬們上演了「是在講我!」「不對是在講我!」的爭執默劇www
在中間默默看著的團長就說「這個爭吵在SH的話就會變成很可怕的展開,『只要把那傢伙殺了我就是最可愛的了!』這樣w」然後歌姬們就做出驚嚇到的表情

大家都排好了之後,他看了一下,「請大家再往前一步吧。」於是臺上全員再往前,真的就站在舞臺邊上了,然後他看了一下臺下就用外文腔講了句「wow~好近~」
「在這裡的全部成員,一起參與了進擊的…不對、沒有不對、Linked Horizon 2017 進擊的軌跡 Live tour,東京公演,到這裡就結束了,今天非常感謝!!」全員鞠躬謝幕。

然後一樣,說既然都自稱鎖地平團了,最後想來個鎖地平團版的心臟禮,因為鎖地平團的「イェーガー!」很有名,他喊「心臓を捧げよう!」臺下就一邊喊「イェーガー!」一邊敬禮這樣,為了避免大家抓不好時機,所以他會做個動作提示。

心臟禮結束後,全員退場。
我記得他趁這個時間跑去喝水了。一樣是那個兵長抓杯子的姿勢,臺下就有人喊\兵長——/

右邊這邊,月香朝觀眾席飛吻,\(尖叫)/
柳麻美跳到月香和觀眾席之間妨礙,然後自己向觀眾席飛吻\(尖叫)/
月香也跑去妨礙柳麻美的飛吻,然後在一旁看著的團長突然也跑進來參一腳,跳過去把兩個人的飛吻抓住然後跑到舞臺中間把飛吻亂丟,因為太可愛了大家都在歡呼www

終場致詞

忘了這段致詞時他有沒有叫大家坐下了。
「結果還是拖得這麼長。最後果然還是要有這個結束啊(心臟禮)」
「我是真的很喜歡『心臓を捧げよ!』這句話。為此也做了歌,還在歌裡連呼了好幾次。
大家應該都有看過Season 2的OP吧,就像OP那樣,不只人類,動物也都是為了活著而獻出心臟戰鬥著。就是所謂的生存競爭,不戰鬥就會被吃掉,就跟進擊裡的人類一樣。在這裡的大家也是,每天都要跟各種各樣的事物戰鬥,大家都在獻出心臟戰鬥著。
我們在這裡共享了這2小時的時間,我想應該能在你們心中留下些什麼,能夠給你一些戰鬥的勇氣。雖然以後老人痴呆的時候會忘掉也說不定,但那也沒有關係。
就算發生了什麼難受的事,看看周圍的人,大家都有自己辛苦的地方,你不是一個人,在這裡的5千人,大家都在戰鬥著。」
「沒關係的,覺得累的話休息一下也可以,休息一下看看漫畫,然後因為太過在意進擊接下來的發展,就會覺得自己可不能輕易死掉啊。現在整個就是『萊納啊啊啊啊!(慘叫)』對吧,『萊納啊啊啊啊!(繼續慘叫)』。你們到時候看到的話也會這樣的,『萊納啊啊啊啊!(繼續慘叫)』這樣。」
「就像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一樣,喜歡進擊的心情也會互相吸引的喔,所以只要你還喜歡著進擊,我們就一定還會再見面,我期待著再次見到大家,大家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大家應該已經坐得足夠久了,應該都還有體力吧?」\是的!/
「最後就請大家一起獻出心臟再回去吧,之前的巡演是在最後放了紅蓮的弓矢,這次當然就是『獻出心臟!』,當然是沒有歌詞的(笑)歌詞其實也不重要,只要有熱量,就能好好地獻出心臟。如果燃起了各位心中的熱血,不只進擊的巨人,LH也請各位多多支援(鞠躬)你們大家已經都是鎖地平團的團員了~」

「那麼最後,『心臓を捧げよ!!!!』
\\はっ!!!//

他最後這聲『心臓を捧げよ!』吼得超熱血,沒聽過他這樣喊,都嚇到了。臺下要應答的那聲『は!』,其實是純進擊粉反應得比較快,前面FC席的羅蘭們反而稍微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看來團長的進擊愛已經完全傳達到進擊粉那邊了呢~

卡拉OKーー全場合唱『獻出心臟!』

於是東京第二天的公演就結束了!這兩天跟市原首日比起來的好很多!!音響跟場地也是好很多,或許是熟悉的場地吧,在臺上的動作也比較多了,MC也是一口氣放鬆下來了,語氣很輕鬆,語尾都會拖長「○○で〜す」「○○と思いま〜す」超可愛ww

下次去是8/2橫須賀公演,已經等不及想再看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