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山淮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一些無關緊要的前說:

石川公演在石川縣的金沢市。金沢市是旅遊城市,地理位置靠近日本海,以園林庭院和當地傳統金箔工藝聞名,好處是空氣清新風景優美遠征期間可以順便旅遊觀光,壞處是地形多山(穿行在城區卻動不動就要翻山越嶺)交通不便(巴士9點多就沒了)天氣變化劇烈(前一秒豔陽高照後一秒就傾盆大雨)。這次的Live會場【本多の森ホール】就…在山上,從最近的巴士站也要跋涉非常長的一段上坡路才能抵達,讓人有點擔心在Live之前就體力消耗完畢了是要怎樣……

(千辛萬苦的)找到會場位置,入場,蓋章,落座。這天的位置在第九排正中,不但視野良好,我右邊的走道即是面朝舞臺中心,Revo團長大多數時候正對的方向,(心理作用的)沐浴在團長溫暖的視線下導致根本不敢擡手記筆記。而本次巡演流程中MC部分長而複雜,以下的Repo內容為自己的主觀記憶結合同場參演者的反饋寫成,無法保證一定百分百當時情景,僅供各位參考。

落座後,大概距離開演十分鐘時開始響起開場廣播,廣播慣例是由鎖地平團新兵イスカ(伊斯加)負責。

開場廣播:

伊斯加:歡迎今天光臨由我們Revo團長率領的鎖地平團舉辦的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2017「進擊的軌跡」。金沢支部的各位,初次見面,我是鎖地平團傳令班所屬的新兵伊斯加。金沢支部的各位,皮膚都很好呢!我想這一定是拜金箔製品的美容效果所賜,就去尋找了金箔特產,結果,在某個金箔製品店的門口,目擊了從店內走出的Revo團長的身影。看起來,團長似乎也對金箔的美容效果十分感興趣。昨晚入浴時我用了金箔入浴劑、塗了金箔化妝水、最後還使用了豪華的金箔美容液!不愧是金箔,今天皮膚狀態非常好!但是因為買得太多沒錢了,最後把Bial班長放在我這裡保管的軍用資金也花掉了。為了讓那些錢能找回來,現在準備去買增加財運的護身符……
咳咳(清嗓子)。閒話休提……(開始進行關於會場禁止錄音錄影等注意事項以及發光腕帶的使用說明)。
感謝大家願意聽我這樣的新兵的廣播!

伊斯加醬真可愛,伊斯加醬一生推。
雖然在廣播的時候偶爾會小咬舌,但因為是新兵所以原諒你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把軍用資金花掉還是各種不太妙吧……

金沢是金箔的名產地,金箔產量佔日本全國百分之99,金箔製品也是當地最著名特產之一。居然會去逛金箔店,某R團長還是意外的有餘興嘛哈哈哈……

(此時的我們還一無所知,這個看似玩笑的開場廣播內容,究竟預告了之後演出中怎樣的事件……)

開演:

正片的部分基本都和之前場次一致,就不再多重複了,可參照之前其他人的repo,這裡列一些留意到的細節。

二ヶ月後の君へ

LED螢幕亮起來之後有白鳥黑鳥向海面飛去的CG。
今天的聲音平衡調整得不錯,對比前幾場歌聲和樂器全混一塊的感覺,今天人聲聽得非常清晰。
第一段整體都唱得不錯,「紅蓮の矢のように 己をも灼きながら」這句的「ら〜〜〜〜」的高音非常漂亮。
「遥か自由へと進むだろう」這句的「す す む だ ろ う」的這裡(包括之後其他幾段的同樣旋律部分)團長和歌姬們一同有一個類似【伸手擰開鑰匙然後擡手】的動作。
在間奏的器樂solo部分時團長會模仿YUKI和ANIKI的樣子彈空氣吉他,或者不斷揮拳並用類似「wow!wow!」的口型(只是口型)煽動氣氛,這成了整場公演他一個共通的習慣。
就是「これからも続く戦いは〜」一直到結尾音準都有點奇怪……

MC

這次坐得近(10列以內),第一次得以好好觀察他的背後,才發現他後面的頭髮比想象中的要長一節,而且長出來的一節幾乎全是紅色(並非挑染),不知道是不是接的發pian…咳沒什麼。

團長「謝謝大家,我們是Linked Horizon!」
團長「我平時是以Sound Horizon這個名義活動,這次則是以Linked Horizon名義舉辦了本次Concert。不過不管是SH還是LH,來石川縣還是這第一次,非常感慨。我們的活動已經有將近……呃,十、三年了吧?(不確定的語氣)」
客席前排「十三年——!」
團長「嘛至少十週年是已經過了的。」
客席「wwwwwww」
團長「十週年的時候有點得意忘形出了個延長宣言,從那之後那幾年都有點模糊的感覺,到現在應該是將近十三年了。……讓各位石川縣民久等了,光是為了來這裡,就花了十三年啊。」
客席(鼓掌)「歡迎——!!」
團長「謝謝大家。怎麼說呢,至今以來抱歉了,雖然一直都有收到希望我們去各種地方的要求,但一直也不太容易實現。這次是以進擊的巨人為主題舉行巡演,會去往之前一直沒什麼機會去的各種地方,比如四國等等,希望大家能夠更加隨意的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團長「想請問一下各位……嘛,雖然我們也是第一次來石川,請問在場各位有多少人是第一次來參加SH或者LH的活動的?」

全場幾乎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舉了手…!!整個會場大概坐滿二十幾排,我從自己第9排的位置往後看幾乎後方大部分人都舉了手,這種程度的新參者比例幾乎還是頭一回。

團長「太好了——!(やったーー!)我很開心,謝謝石川縣的各位。」
團長「這次演出不光純是演奏,還有舞者的參與,有一些舞蹈要素的演出,現在各位看到的這個LED螢幕,也會放出各種各樣的畫面,使用了進擊本篇的動畫素材。希望各位能夠享受到最後」
(鼓掌)
團長「謝謝大家。嘛雖然現在是一開頭就夾了MC,實際上演出過程基本都是沒加入什麼MC,而是嘭嘭嘭嘭的一首歌接一首歌下去,等到下一個MC開始的時候大家完全可以坐下來聽的(現在全場都站著),為之後的演出儲存體力。相對的在演出的部分裡,大家再站起來獻出心臟就好。 」
團長「那麼,進入下一首歌曲吧」

M2~M5

歌姬們不用說基本都是安定的發揮。

紅蓮弓矢。他一上來音準就不對(…),到「祈ったところで」音準才開始正常。
間奏的時候舞者開始甩他們手上的LED棒,然後團長學著舞者的動作跑去和他們站成一排也開始甩…他的話筒。
不怕掉嗎。

14文字。松本英子小姐唱到「不許挑食 蔬菜也要吃」的時候豎起手指歪歪頭。
「一直沒能找到比生命更重要的事物 直到你的出生」做出懷抱嬰兒的姿勢。因為今天位置比較近歌手錶情都能看得清楚,感想是,松本小姐簡直全身充滿了母親的光輝……
曲中休止符的地方,都是一瞬間臺上包括螢幕包括臺下腕帶燈光全滅只留一盞燈打在歌手身上,非常鳥肌。
間奏的口風琴solo時不知道怎麼聽見了一聲貝斯,大概是失誤。

紅蓮座標。前奏到木管演奏的演奏為止,Revo團長都是背對我們,鼓點響起的一瞬間用利落的動作比出心臟禮,姿態帥氣得簡直像一位軍官。
結果這位軍官把第一段的「リスクを背負わされる」唱成了「リスクを払わされる」。
「楽園を彷徨える」到「覗き込む顔の数だけ」這段,他的視線一直對著下方前排觀眾的位置看……就……這麼看著,走到舞臺兩邊的時候也一直在看。估計前排的都快被他看得不行了……

MC

團長從舞臺下手側走出,大家鼓掌。
他換了一聲衣服,就是後來的照片裡可以看到的黑色長外套和馬甲。今天距離比較近所以有留意到長外套是較為輕薄但挺括的材質,料子上有黑色豎條的暗紋。
團長「謝謝各位。總之各位先坐下吧,因為我說不定要講很久。」
(wwwwwww)
團長「有的呢這種話很長的校長,嘛不過我不是校長還是儘量長話短說了。到目前為止一直都是連續不斷的演奏了很多像搖滾樂、或者說歌謠曲一樣的曲子,現在想要演奏一首神聖感的歌曲。」
客席前排不少人基本不是有參戰經驗也是聽說過這個環節了的,這個時候臺下就開始騷動了 。
團長「我也是第一次來石川所以對這方面不太瞭解,這一片的人主要信奉的宗教是什麼?浄土真宗之類的?佛教比較多嗎?那個,一般來說同時加入複數宗教在現實中估計是不行的,就算不說出去好像神啊佛啊也不會允許。不過三分鐘就好,要不要加入城牆教試試? 」
(笑)
團長「我們Linked Horizon是擅自自稱鎖地平團的,不過來參加concert的各位,也都被擅自認定為是鎖地平團的一員了。雖然各位並沒有蓋章簽字,可能也沒有自己說過要加入的記憶、不過購買門票花費的錢,差不多就等於是入教金…入團金了!加入Linked Horizon之後,也同時加入鎖地平…嗯?鎖地、嗯?不對!咳!(wwwwww)啊,不過其實也一樣吧。在你們加入Linked Horizon鎖地平團之後,也同時能加入城牆教。」
團長「接下來是想要演出《神の御業》,可是舞臺上的人數太少了。那個,雖然想要表現進擊的巨人的世界觀,可是信徒人數壓倒性的不足!」
團長「大家可以看見(背景LED顯示出動畫中城牆教信徒彌撒場景截圖),城牆教在做彌撒的時候會擺出這種Pose(用同樣的pose拿著麥克風)。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大家可以和旁邊的人做同樣的pose,在這三分鐘內獻上祈禱。」
團長「像這樣的環節,其實已經在千葉、東京、新瀉進行過了。好像等到了新瀉以後,大家都挺願意參與的。其實一開始在千葉的時候啊,還有很多人挺猶豫要不要做。但是像「之前被要求做了這種事」「有這個環節哦」之類的情報擴散開以後,再進行的時候大家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的樣子。不過也說不定是因為新瀉的各位都比較純粹(笑)。就讓做是被騙了也好,試著做一下會很有趣的。」
團長「當然並不是強制的,因為旁邊很可能是完全不認識的人,但如果想試試的話,完全可以開口問問對方,如果可以的話就回答「Yes高須クリニック」,不行的話就回答「No高須クリニック」就好了(wwwwwww)。」
團長「啊這點必須事先說好請千萬不要向高須クリニック投訴!責任全都是Revo我的。萬一覺得一點都不開心的話,把這個意見反饋給我們 ,在之後的巡演裡可能就會最對這個環節作出改動。不過其實之前的大家,都做得挺開心的樣子。這個環節並不是強制的,如果想試試的話就可以做做看。那麼,用30秒時間準備一下,各位Stand up Please。」

我右邊是過道,和左邊的女孩子打了一下招呼以後她笑嘻嘻的和我挽起了手,本來覺得這樣就行了,結果眼見前幾排的人不但幾乎全部手挽手,甚至好幾個地方都跨越了過道挽在了一起…??

團長「噢!?居然跨越了過道連在了一起…!?」(特別單純的帶點興奮的吃驚表情)
聽到他這句話以後整個會場都開始變本加厲(…),坐在過道邊的人(包括我這邊)都開始努力的夠到過道另一邊的人,最後變成整個會場全都連在一起了的狀態,場面十分壯觀。這是之前的場次都沒有的情況,總感覺是因為他提了新瀉場的事情,激起了石川場各位的迷之競爭心……

團長「嗚哇?!這個畫面各種意義上都好有趣啊。」
團長「你們要小心等下別不記得自己坐的位置了哦w」
團長「感覺,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啊。這裡比起其他會場分割槽更少…不對、更多?不對還是更少,過道也比較寬,所以變成了一副很壯觀的光景啊」
團長「連過道都連起來了,感覺就像摩西的那個的倒過來的版本一樣。」

摩西分紅海的反過來的版本的話,那不就是一般的海嗎。

團長「真不錯啊,感覺一定能成為很棒的回憶。攝影師也請多拍幾張照片吧。」
喂住手((
團長「那麼接下來請欣賞,《神の御業》。」

神の御業

因為事先聽了其他人建議,演唱時我全程閉著眼睛聽完了這首曲子,和推薦者說的一樣,真的會給人一種身處聖堂的錯覺,整個人感覺都被淨化了,大家有機會也請務必試試。

MC

團長用彌撒的姿勢拿著話筒回來了。
團長「辛苦各位了……」
爆笑,鼓掌。和兩邊的女孩子道謝之後我們鬆開手找回自己原來的座位。他在臺上看著大家歸位。
團長「這種、難以言說的空氣感。不光是舞臺上,會場整體都變成了一體,完全成為了進擊的巨人的世界。想必大家應該沒怎麼體驗過這種環境,怎麼說呢,這應該也是進擊的巨人的樂趣的一種,雖然,諫山老師肯定沒考慮到這個層度!(wwwwww)咳咬舌了!(wwwwww)雖然肯定沒考慮到這個程度就是了。其實啊前段時間諫山老師過來看了演唱會,好像非常高興的回去了,一定是因為大家這種為進擊和音樂而樂在其中的心情傳達到了諫山老師那裡,我為這樣的鎖地平團成員的各位感到自豪,謝謝大家」

長久不息的掌聲。

團長「真厲害啊,不愧是石川縣的各位,加賀百萬石(かがひゃくまんいし)的區域。」

加賀百萬石(かがひゃくまんごく):石川縣區域在江戶時代為加賀藩,是江戶時代最大的藩,被稱為加賀百萬石。他把石(ごく)故意讀成了「いし」。

客席前排「ごく!」「是ごく!」(騷動)
團長「ごく?那個是讀ごく嗎?(驚訝的表情)我知道的——w(得意臉)」
團長「這裡的石(ごく)很有趣啊,它並不是指土地有多寬廣,而是表示能收穫多少糧食,以此來表述土地的豐饒程度。希望在百萬石的豐饒土地上養育而成的各位,能把這種力量發揮到接下來的演出上。」
團長「接下來是後半戰,從《自由の翼》開始。」
團長「《自由の翼》的話,我一般會演奏吉他,啊不過今天我沒有帶誒。」
客席「誒?誒——??」
團長「騙你們的——w」

Staff把Flying Freiheit和麥克風架拿上來,他把heit醬背在身上「哎呀好險好險,唯獨裝著這把吉他的機材搬運車不知道去了哪裡啊。」

團長「舞者們也就位了。」
舞者們從舞臺兩側走出來。
團長「之前我們出過一張叫《自由への進撃》的單曲,那張裡也有《自由の翼》,當時我們以樂團形式進行了一次類似小規模巡演的Talk&Live。和那次比起來,這次演出時增加了舞者,增加了影像背景,一徹Aniki的絃樂團能登上舞臺的人數也增多了,一定能比上次增添不少威力。百萬石(いし)之民們!(臺下爆笑)Stand up Please~」

客席的大家帶著一種興奮期待的氣氛站了起來。

之前其他人的Repo裡也有提到,這次演出的曲目表裡燃曲比例超百分之七十,需要站起來應援的地方非常多,也許前排是找不到坐下來的時機,導致如果沒人提醒的話就會一直站著,這樣後排就算想坐下來也會因為看不到舞臺而被迫站著。千葉場時整場站了全程,事後SNS上陸陸續續有抱怨的聲音出現,他也許是看到了這些反饋又或者是有人在Live後調查問卷裡反應,東京的兩場在MC的時候他都會讓大家坐下,但感覺還是有點微妙,所以這場開始乾脆是由他掌握站起和坐下的時機,這樣就避免有些人因為搞不清自發站立的時機而困惑。而且他這麼說來以後也能給大家一個情緒上的鋪墊,是一個很好的進步。

團長「能唱德語的人可以唱哦~」
實際上在自由への進撃的tour時,自由の翼的凱歌部分都是(毫不親切的)讓客席合唱,不過基本上所有人都習慣了這種不親切。這一次也許是因為想盡量降低門檻不讓人覺得有難度,前面的場次都沒有提起過這方面,雖然其實不少人還是有唱,然而還是有一部分人因為覺得他沒有說明,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口。

M7~M10

雙翼之光間奏的鋼琴和小提琴都是即興。

自由代價一開頭就是四個人走到舞臺最前來,燈一亮便是火力全開的演奏,充滿迫力。
每次「自由之士兵」相比其他部分他都唱得格外用力。

冷棺的間奏小提琴solo也是即興。
弦!一!徹! 弦!一!徹!(腦內打call)

MC

團長「後半也一樣全力極速行進了,下一首歌、居然、就是最後一首歌了。」
客席「誒~~~~~~~~?」(棒讀)
團長「感謝捧場」(鞠躬)wwwwww
團長「姑且這就是正篇最後一首歌了。最後呢,是Second…Second?不對不是Second,是Season2。最後想給大家帶來Season2的主題曲,不過機會難得,想要在座鎖地平團的各位一起合唱「ささーげよ♪ささーげよ♪」。對於優秀的鎖地平團石川支部的各位來說,就算不顯示歌詞也肯定沒有問題!」
客席「是——」
團長「其實之前的場次也是一樣,沒有提示歌詞,不過大家都做得很好。其實如果是一個人一個人唱的話,怎麼都會有點拿不準的地方,所以只要跟著聲音大的人就行了!請有把握的人把聲音唱大點——沒有把握的人要是大聲唱錯了就會把別人帶跑了」
團長「然後還有有一點簡單的動作,不過他們都已經上來了,我們就和歌姬們、舞者們一起來練習一下吧。」
歌姬和舞者們在他旁邊和身後就位。
團長「這裡盡是聚集了些優秀的成員。萬一看到我和他們動作不一樣了,請信任他們!」
身後的歌姬們爆笑。
嘛至今為止的公演已經出現幾次【所有人裡面只有他的動作錯了】【所有人裡面只有他唱早了】的情況,各位優秀的成員們都沒有被他帶跑,他剛才說的確實很有說服力。
團長「基本上就是副歌的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的動作(一邊唱一邊揮拳)。要說整體的流程,不是有第一段第二段嗎,那邊伴奏也是一樣的,於此相對第三段的時候,有一段伴奏特別安靜只留下合唱的聲音的部分,那裡稍微有一點難度,那部分請一動不動。」
團長「在那段前面有一段像嘚~嘚~♪(根本沒聽出來是什麼,事後回憶才意識到他是想哼第三段副歌前的長音,但是根本不在調上)的空隙,舞臺上的人會「吧唧!」的這樣(比心臟禮),所以大家也在那個時候「吧唧!」就好了。」
什麼啊這個迷之擬聲詞。
團長「這段安靜的地方一動不動,然後再後面就是和之前一樣,慢的地方像這樣(一倍速揮拳),節奏變快的一段速度再加倍(兩倍速)揮拳。」

說實話因為有參加之前的公演所以早就知道這裡怎麼做,然而聽他的說明還有一種「你在說什麼……?」的感覺,周圍看起來像是初參戰的觀眾們也是一臉迷惑的樣子。嘛姑且他很努力的在嘗試說明這點還是能聽出來……

團長「來實際試下吧,五十嵐拜託了。」
說著擺好陣勢,周圍的歌姬舞者們也站直了準備示範。五十嵐在後面彈起簡易伴奏。
鏘~♪鏘~♪鏘♪鏘♪鏘♪
團長「ささーげよー(揮拳)さ…啊等一下!(急匆匆的對五十嵐的地方擺手。臺下爆笑)抱歉、抱歉抱歉(急急忙忙的一會對著觀眾一會對著其他人)真的抱歉…誒,不抱歉啊,沒做錯啊……等一下、不是的、是這樣,剛才解說的那個安靜的地方嘛,我本來覺得可能示範一次會比較好懂…也是有這種時候——的!(句尾拖得老長)」
好像從這裡開始我意識到,他最近養成的這種句尾拖長的習慣,似乎是在他有點困窘的時候下意識想要化解尷尬時會出現的語調。
臺下這時候基本都笑得不行了,給他鼓掌打氣。
團長「那我們來試一次從安靜的地方開始吧。(結果他看著五十嵐,五十嵐看著他,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啊咧?啊、那邊的節拍、或者說起唱的時機比較麻煩啊,是哦,果然還是不從那裡開始了——(句尾拖長)(wwwwwwww)抱歉抱歉。」
然後他直接轉回來擺好陣勢準備再次等伴奏開始示範。
結果五十嵐被他搞得很困惑的樣子停了半天,他又回過頭去。
團長「誒?啊等一下等一下(超快語速),啊對哦這樣的話對舞臺上的人來說就不知道自己該示範哪一段了(自己把自己說服了的樣子)嗯?不對好像哪段都一樣嘛?(wwwwwwwwww)反正(不同的地方)都是這裡隨便唱一唱♪的混過去的嘛!(wwwwww)好了我們自己把問題解決了——(轉回來對我們微鞠躬)」(wwwwwww)
說實話他又著急語速又快講了一堆完全沒聽懂他在講什麼,但他那個慌慌張張轉來轉去最後自己把自己說服了的畫面太有意思了。
團長「那個,謝謝大家(他自己都忍不住噴了)」
經過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故總算是開始了的練習環節。

團長(跟著伴奏唱)「(一倍速揮拳)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んーぞうをささーげよ!然後這邊~隨便~唱~一唱~!然後最後~這邊~再把手舉起來~!然後是倍速!(二倍速揮拳)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んーぞうをささーげよ!嘚嘚~嘚嘚~的隨便唱一唱!~最後~把手舉起來~!」
這個部分唱得隨便程度真是每次聽都會笑傻……

示範的時候他一個人做錯了,節奏更快的一段裡,本來「しんーぞう」那裡手是要停在空中的,他做快了搶先把手比到胸前了。做完他好像有意識到,重新再強調了幾次這部分正確的做法。
團長「嘛,就算做錯了也完全無所謂,重點不是動作對不對,而是這種樂在其中的心情,所以就算錯了也完全不要緊——」
團長「那麼…準備開始了哦…心臓を捧げよ!!!!」
超大聲超鏗鏘有力的號令。
聽到會場裡有零散人不由自主發出「哈!!」的回應。

心臓を捧げよ!

結果他第一段副歌的動作,錯得和剛才示範的時候一模一樣,(其他人的正誤狀況:舞者○,歌姬○,客席相當一大部分觀眾○),他看到臺下的動作才反應過來自己失誤的時候一下子沒繃住笑了,在後面間奏揮拳煽動氣氛的時候也是一直在笑。

中間器樂solo的部分他一直在學別人的演奏動作,架子鼓solo的時候就嘴裡「嗙嗙嗙」的做口型,或者是在舞者轉那根光劍的時候學他們樣子甩自己手上的帶子。
這裡的弦一徹小提琴solo又是即興。

紅蓮の燈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記憶裡他這場彈得很不錯(相比之前幾場來說),沒有彈錯音或者是搞錯節奏的情況。

終場字幕

內容大體和之前一樣,請參考之前的repo)
「以金澤站聞名的金澤支部……」
(我:以金澤站而聞名是什麼啊)

MC

燈重新點亮之後,Revo團長從舞臺下手側出來了…背對著我們。
客席:噢噢噢噢噢噢噢……嗯?
他維持著這個背對著我們的姿勢,邁著小企鵝步慢慢走到舞臺深處的中間。站定。
「唰」的把手伸開。再「咻」的轉過來。
臉上戴著亮閃閃金色鏡片愛心鏡框的墨鏡。
臺下笑成一片。
團長「咦,你們之前有這麼耀眼嗎……彷彿和黃金一樣閃閃發光。」

閃閃發光的是你的臉好嗎。

團長「是這樣的各位,有一家叫做【今井金箔】的店……」
客席傳來小聲的驚叫和「我知道的!」「去過的!」的回應。
團長「其實我昨天去了那家店。」

…………合著開場廣播的那個是為了這個的鋪墊啊!
【今井金箔】是當地較為有名的金箔製品老鋪之一。

團長「然後我在那裡發現了這幅金箔墨鏡。別看我這個樣子,也算是個墨鏡的專家了,畢竟已經戴墨鏡戴了十年以上。就那什麼……這幅墨鏡,真的,視野,相當的,差。」
團長「雖然你們可能會覺得「能看見嗎?」,姑且看是看得見的但無比的暗。因為金箔的厚度非常薄,雖然看上去是不透光的,但放在眼前還是能看見一點。就是這樣的技術。」
團長「不過它居然是非賣品。」
誒??
團長「戴了一下之後覺得很有趣本來準備買的,結果是非賣品。就和店裡說能不能借給我,店裡說「沒問題」同意了。所以各位要是可以的話也去店裡買點什麼吧。」
這幅墨鏡,只要稍微一抬頭,就會更加反射舞臺燈光變得更加金光閃耀,因為那個臉實在太有趣了每次他一抬頭臺下就會控制不住的笑出聲……

團長「這次難得會巡迴日本各地,所以越來越有種想要把當地有趣的東西儘量往舞臺上帶的玩心了。」
團長「在安可之前,還有一個DJRevo的Remix的環節要進行。(進行DJRevo環節的解說)但是我現在意識到一個很艱難的問題……」
嗯?
團長「這個真的是,看不見……」
臺下「摘掉——!」
團長「不這個是本體不能摘掉的!平時這個環節的時候都是我在P席選一位讓他來說想聽的樂器,但是現在根本看不清沒法點人……」
團長「對了,先說一下今天的課題曲吧,今天就決定是《紅蓮の弓矢》了。這首歌其實賣的特別好好還上來紅白,但可能聽得太多了,最近沒什麼人氣——希望能聽過進的remix再次發掘它的魅力。」
團長「那個,雖然我是很想點一個人但真的看不清你們每一個人的臉。……這樣吧誰聲音最大算誰贏!」

他這句話一出,整個P席——包括後面趁他看不見就渾水摸魚的一般席——全都爭先恐後的喊起了樂器名字,我也趁亂喊了句「小提琴——!」

團長「糟糕!我又不是聖德太子完全不明白——!就算聖德太子一次也只能是十個人啊!你們可是有千人以上了吧!」
(注:傳說聖德太子一次能分辨十個人同時說話的聲音)
團長「那這樣好了。這個坐席表是怎麼排的?1-2這種?還是A-1這種?」
客席「A-1——」
團長「那,F列15號是P席嗎?」
客席「不是的——」
團長「啊弄錯了不好意思——(wwwww)P席到哪為止?到D為止是嗎?那就……D的12號有嗎?」
客席「沒有!」
團長「沒有嗎!!!(眾人爆笑)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那D的13號有嗎?也沒有?誒?是從30開始?那就,D的32號在嗎?」
客席上手靠邊的女孩子舉手「在!」
團長「你在哪?(上手側觀眾們開始發出聲音吸引他注意力)這邊?(然後他開始小心翼翼兩手前伸抹黑似的的邁著企鵝步往那邊挪,挪了半天也沒挪出太遠)這邊嗎?還要過去?最邊上?(慢慢的挪最後不敢動了)好、好了,我就待在這吧。(其實幾乎還是站在舞臺中間)」
團長「你想聽什麼樂器?」
被點到的人「小提琴!」
團長「小提琴?那就是絃樂了。」
然後他又艱難的開始摸著黑往舞臺中間挪……因為這個畫面是在太有趣了所有人都在笑。
他慢慢挪到舞臺中間站好。staff從下手側把機臺推到他面前來。
團長「嗯嗯,差不多在這個位置吧(伸手想調整麥克風架結果抓了個空)本來覺得應該會很有趣的,不過這個比想象中的更糟糕……」
客席「加油——!」
團長「這個距離還是應該能看見的(比劃機臺的方位),但你們那邊(比劃客席的方位)就真的很困難了。」
前排一個人「盤面看得清嗎?」
團長「看得清!(非常肯定的語氣)近的東西還是沒問題的。那麼我們開始吧,現在開始《紅蓮の弓矢》絃樂增強版!(搖手)」
大家歡呼。

DJ Revo Remix環節

紅蓮前奏就響了兩秒之後DJ Revo就……整個人趴在了機臺上。
我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油——」「加油!!」
Revo團長還是非常平靜,表情完全沒有變化,然而臉都快要貼到檯面上了。為了找出絃樂的頻道是哪個,把混音臺的控制鍵一個個推上去又推下來……然後不對再把旁邊的推上去再推下來……
(這個時候全場本來分佈在各處的攝影師們一邊爆笑一邊全部聚集到舞臺下來了)
而我那時候已經笑得快缺氧完全沒法好好聽下去了。只聽見隨著他的除錯架子鼓吉他銅管貝斯人聲輪流增大再變小,就是沒找到絃樂。他就趴在那裡非常冷靜的在混音臺上從左到右從右到左試了三個來回,曲子都已經快到第一段副歌了我們也都快不行了之後他突然把所有頻道音量鍵一起往下一推猛地直起腰抬頭「好了果然不行——!」
客席「wwwwwwwwwwwwwww」(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給他鼓掌)
團長「剛才雖然說了能看見,對不起那是騙人的完全看不見!」
團長「不好意思稍微等一下哦。這裡是業務聯絡——(一邊伸手夠麥克風的位置,結果手撞了麥克風),請把絃樂的頻道移到最前一個來。」
(wwwwwwwwwwww)
團長「好的~~好的~~各位~~(非常輕柔的口吻)(剪刀手)請把剛才的記憶全部清除掉~~~(呼扇呼扇彷彿要把人催眠的手勢)3~ 2~ 1~(打了個響舌)」
團長「現在開始《紅蓮の弓矢》絃樂增強版!(搖手)」
「YEAH——!!」客席用將近剛才兩倍的音量更加熱烈的歡呼了起來。

DJ Revo Remix環節 第二部

漂亮的把絃樂部分提上去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好帥啊?!?!?!絃樂好帥啊啊啊啊啊——只是強調一個樂器就會這麼不一樣嗎嗎嗎嗎嗎——
絃樂加強了一段時間以後,他把別的頻道全部音量歸零隻留下弦樂單軌演奏,聽著我才意識到自己在經歷多麼奢侈的事情——這種把Revo曲裡單個樂器,或者說裡旋律拿出來的聽的機會,可能這輩子也就只有本次巡演這一次了……
他玩了一會以後,正好放完第一段。他把人聲去掉把其他軌道恢復原狀(絃樂依然被加強)後說「現在就是所謂的KTV版,請大家暫時享受一下KTV吧~」
他這麼說完就真的離開的機臺,伸手摸著黑往舞臺側……走了下去??
事後據坐在P席靠邊位置的羅蘭反饋有看到在他走到邊上的時候有一個staff抓著他伸出的手把他接下去了……

真的下去了(。然後既然他說讓我們享受KTV我們就開心的唱了起來(…)。這個過程中伴奏一直是絃樂增強的版本所以也聽得很開心(之前這個環節一般是不放完整首歌,到一半就停掉)。

在第三段副歌之前他回來了,換回了原來常見的本體。

「暗愚の想定… ただの幻影… 今は無謀の勇気も…
自由の尖兵… 影の攻勢… 走れ奴隷に勝利を…」的部分他一邊開始對著唱一邊把聲音全部關掉了,等於完全是在和我們一起合唱。
就這樣放完了整首歌,大家鼓掌。

團長「不好意思途中下去了一趟……真的超——暗的!不過,這也是Live嘛。對了,D列的32號是哪一位?(那位舉手,團長走過去)對不起剛才完全沒有看見你…原來是你啊。(認真的確認那位的長相)」
團長「接下來要進入安可環節……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不過覺得差不多是時候該介紹一下這位了。」

嗯??誰??

然後只見團長轉身回去,拿起了後面放在架子上的Feuerroter Horizont……啊啊原來如此,本場公演終於要介紹新吉他了嗎。
團長「之前一直沒有介紹到它,這孩子搞不好都覺得寂寞了。」

講法真可愛啊。

團長「想必大家已經在FanClub會報或者場刊裡看過名字了……Feuerroter Horizont。這孩子之後也會由ESP發售——進士先生老是和我說,「Revo先生完全都沒介紹過它!」這次同樣是拜託ESP來製作,價格說是會稍微比Freiheit便宜一些,然後我就覺得不錯啊,要是能讓各種各樣的人拿來手裡就好了,就問多少錢,結果說250萬。(wwwwwwwwww)是吧其實也並沒有便宜到哪去。 」
團長「雖然並不是那麼便宜,不過當做一輩子只會買一次的東西的話……(舉起琴身給我們看)真的是非常漂亮的,夕陽下反射著光芒的海面的紋樣。而且,(哼起了紅蓮水平線的調)彈起來應該會很開心的。」
團長「我來彈彈試試吧,應該是大家都知道的曲子。」

只見團長提著琴,走到舞臺最前方來,右腳「呯咚」一下踏在音箱上,十分有氣勢的擺好了架勢——然後彈了一段「なんでだろう」的前奏。全場爆笑。
他彈完站起身來行了一禮。
團長「應該都知道吧?沒錯就是那個「なんでだろうなんでだろう」」(手比交叉)
團長「手裡有吉他的話,開心也好悲傷也好,各種各樣的情感都可以表達出來。嘛就算不是這把吉他,或者說就算不是吉他,鋼琴也好小提琴也好什麼都好,音樂是非常讓人快樂的東西,就算現在開始學一門新的樂器也不晚。」

團長「接下來是安可。這次公演正片部分只演奏了進擊軌跡的歌曲,不過我姑且也是有其他曲子的。(wwwww)雖然這個量相對於一個活動了十年的音樂人來說可能有點少……嗯……今天該演奏什麼好呢……畢竟這也是第一次來石川,要不乾脆來一首Sound Horizon的曲子……(客席尖叫和瘋狂鼓掌)是那種」這個人來唱這首歌的話絕對超棒的嘛!「的感覺。」
團長「各位……請在手邊備好手帕(這句話一出客席全瘋了),想哭也是可以的。」

安可

在微弱燈光下看到松本英子走上舞臺的時候客席已經開始騷動起來了。
背景出現秋蟲的音效。
等大螢幕標題一打出來整個客席爆發出地獄絵図一樣的恐怖尖叫。不間斷的傳來好幾聲哭聲。

安可1 11文字の伝言

1…11文字!雖然之前也不是沒有預想過這種可能性,但是沒想到真的能成真……
松本英子的唱腔和11文字非常合。中間「ごめんなさい…」「ありがとう…」的唸白也是自己的聲音出演,無可挑剔。
演唱時舞臺上有青色和紫色的光柱交叉打在松本小姐身上。
11文字的部分是true message版本。
最後「そこにロマンはあるのかしら?」的部分,松本小姐向舞臺上手側一束白色的燈光伸出手 。

演唱結束,Revo團長重新回到舞臺。
團長「剛才是松本英子小姐帶來的11文字の伝言(でんごん)」
嗯?でんごん?(伝言本來是要讀作「message」的)
團長「這次盡是讓她唱一些媽媽的曲子呢(眾人笑)。嘛雖然都說是母親,她們也不可能同樣的存在,都是不同的人,擁有不同的人生。但是作為母親這點,總是在哪方面有些共性的,雖然其中可能也有幻想的部分。無論是SH還是LH,雖然世界觀不一致,但也會有共通的部分,這一點我希望能通過這次演出傳達給各位。 」鼓掌。

團長「這次準備了非常多的歌曲,但是啊,好像至今還沒有什麼能讓樂團成員活躍的曲子……其實這次還準備了能讓樂團成員們表現一下的曲子——大家的樂器可要噴火了哦(壓低聲音)」
客席「哇啊——」(歡呼)
團長「如此這般,第二首安可將演奏Linked Horizon的歌曲!LH也是有很多歌的,今天,想不要居然要演奏從未披露過的版本。來吧各位,Stand up please。那麼燃起來吧!要上了!」

演奏開始前,YUKI阿醬ANIKI站成一排,提琴組只上來弦一徹一個人。
螢幕一亮起來就驚呆了!遊戲BGM版本的彼名!原來如此!這確實是第一次公開演奏!

安可2 彼の者の名は…

演奏版本和OST裡收錄的版本基本一致。
途中ANIKI披露了帥氣的轉吉他技能。(請參照RLBDC彼名部分)
弦一徹全程站立演奏,在小提琴部分的時候會給他單獨打光。
絃樂廚能聽到彼名的小提琴生演奏整個人都要昇天了。

團長「一徹ANIKI!」
弦一徹舉起手上的小提琴做了個勝利POSE。
團長「這是一個叫做Breavly Default的3DS遊戲中的,叫做彼の(卡了兩秒好像是一下子記不起標題了)者、の名は,的曲子,這是在遊戲中某個小BOSS,不對,類似中BOSS戰場景的,某個特定BOSS專用的,用來煽起氣氛的曲子。在設計上其實是不得不打倒同樣的敵人很多次,超麻煩的一次戰鬥。嘛不過可能會聽著這首曲子覺得挺開心的「嘛算了打就打吧」能讓人再挑戰很多次。」
團長「在和LH聯動的時候這首歌也有我唱的版本,不過如果讓我來唱的話就聽不到一徹ANIKI的小提琴了。嘛實際聽過了以後,簡直會覺得我唱的部分根本不需要嘛!」

成員介紹

陸續有人開始坐下。
團長「噢?可以哦,Sit down please~」
本次成員介紹的題目是:《進擊的巨人》中喜歡的臺詞。

MANAMI

第二季克里斯塔站在尤彌爾頭上時的臺詞。
然後她申請要現場模仿一下。
團長「雖然並不是模仿秀的環節不過也可以的。」
MANAMI・Christa「雖然總感覺很不可思議,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不害怕了!」
學得超像??而且超可愛!
團長評價「怎麼說呢剛才那個,真的非常純真(pure)的感覺,要是不熟悉進擊的話,一瞬間可能都要以為是吉卜力了。」
MANAMI「剛才這個環節是今天(演出裡)最緊張的了w」
團長「演唱的時候是很完美的。偶爾披露一下這種方面也不錯。」

月香

團長「月香喜歡什麼臺詞」
月香「那個……又是……動畫裡還沒講到的(笑)。可以講嗎?」
團長「講吧(笑)」
月香「漫畫16卷64話,雷斯家的……那什麼來著?禮拜堂?」
團長「嗯,地下神殿,嗯」
月香「地下神殿的……誒這個該怎麼講才好?」(對劇透的顧慮)
團長「沒事,要是覺得是不能講的我就「嗯咳咳咳!」蓋過去」
月香「凱尼・阿克…」
團長「嗯咳咳咳咳咳!」
月香「啊所以說輪到我的時候總是這樣嘛——」
團長「總之,之後會有一個叫凱尼的角色登場!總之姓氏不太好講,但有個叫凱尼的人。」
月香「啊——(心領神會)總之就是凱尼這個人說的,「只是在壽限將至之前呼吸著,真的能算是活著嗎?」然後我就覺得,「這確實不能算是活著啊」。」
團長「這個我懂的,非常懂。我以前也在訪談裡說過類似的話。人是為了什麼而活著的,這確實是個很悲傷的話題。不是也有植物人的狀態嗎,如果就連呼吸和心跳都不能自己維持而需要外界推動的時候,這種狀態雖然在醫學上確實還是算活著的,但確實容易讓人對此產生疑問。」

柳麻美

雖然煩惱的很久但還是選擇了漫畫第7捲開頭阿明的臺詞。同樣也是申請要模仿。
麻美「想要試試麻美明(マミミン)」
團長「ww好的那就來試試マミミン吧」
麻美明「雖然我並沒有活過多久,也有一些事是確信的。能改變什麼的人,他一定是能捨棄重要事物的人。」
超級像……!
團長「我的曲子裡也包含了這句話(指紅蓮的歌詞),阿明就是踐行著這一點變成了ゲスミン的啊w」

松本英子

團長「先說好這並不是非要進行模仿秀的環節哦w」
松本「絕對做不到的(笑)」
松本小姐喜歡的臺詞是三笠家人被殺後艾倫對她說的那句話「回去了,回我們的家」
松本「那個真是要戀愛了」
團長「艾倫那種天然的純真(pure)部分啊」
松本「從母親視角來看,真的會覺得能要是養育出這樣溫柔的男孩子該多好啊」
團長「他是真的很純真,也並不是為了故意說一些帥氣的話才那麼說的,是自然而然的就說出口了。要是您的孩子也長成艾倫這樣的孩子就好了呢,「我今天在學校給女孩子圍了個圍巾!」這樣的」
松本「這還是有點困擾(笑)」
團長「想被圍圍巾的女孩子排成了長隊!「請給我也圍圍巾!」」
松本「我家孩子並沒有那麼受歡迎(笑),想把他培養成受歡迎的孩子呢。」
團長「那……加油吧」然後自己笑了起來。

福永実咲

福永「那個,有個叫做阿尼・萊昂納德的角色……」
團長「這個我想大家都知道的w」
福永也要申請現場模仿。
福永阿尼「阿爾敏…我能成為你眼中的好人,真是太好了。這次姑且算是你賭贏了,不過…我賭的,可是接下來的事!」
團長「大家都很積極的在模仿啊」
福永「超——努力的練習過了!把這一段反覆倒回去看了好多次。」

接下來是舞者,基本是舞者上來的時候都有舞蹈動作的炫技。

細木あゆ

喜歡的臺詞是萊納的心聲「想結婚」。
說是很喜歡那種輕鬆的場面。
團長「明明是嚴肅的劇情裡,會讓人迷惑那裡該不該笑。」

渋谷

涉谷亮相以後整個人倒下然後純靠腿部力量沒有手支撐的站起來了…!
團長「不愧是舞者啊,要是我這麼做了可能就再也起不來了。」大家笑。
渋谷(團長叫他しぶっち)喜歡的臺詞是三笠的「屍體要怎麼講話?」
說完以後客席有小幅的笑聲,大概是想起了這句話在SH的世界裡完全不通用吧……
渋谷「十代的小姑娘啊。一句話就讓五十多歲的人閉嘴了,不得了。」
團長「有的有的,像艾倫被別的小朋友找茬的時候也是,三笠那時候就用鬼一般的速度衝了過來。可能這就是…阿克曼的血脈吧。啊我是不懂啦。」
剛才還不讓別人劇透這邊憋不住自己劇透起來了啊。

松村たけし

上來以後做了一個手撐地的街舞動作。
團長「好厲害,換成我的話可能至少會三次腳抽筋。」

松村(團長叫他たけちゃん)喜歡的臺詞是「獻出心臟」

松村「雖然我是在漫畫咖啡廳看的漫畫……」
團長「漫畫咖…………………嘛漫咖也並不違法嘛,嗯,沒什麼問題。」
松村「讀的時候一激動,把飲料打翻在褲子上了」
團長直接爆笑了出來,然後一個人在那笑得肩膀抖抖抖抖……

然後不記得他們說了幾句什麼扯到飲料的事情。
團長「在漫咖的飲料吧裡面可以裝可樂和卡爾比斯然後做成卡爾比斯可樂……嘛我是沒有做過啦!各位之中有對漫咖瞭解的漫咖博士嗎,漫咖裡面應該也有飲料吧的吧?」
「有的——」
團長「噢!學到了!」
學到了什麼啊。

高杉あかね

高杉小姐拿著漫畫單行本一邊讀一邊上來了。
團長「怎麼樣找到了嗎喜歡的臺詞」

高杉喜歡的是三笠的臺詞「不去戰鬥就不會贏」

團長「雖然說的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在那種場合下在做出去戰鬥的判斷也是非常困難的,如果逃走了就肯定會輸了。雖然戰鬥也有可能會輸,但是人生中也會有很多不戰鬥就不會勝利的局面。我也從進擊的巨人裡學到了這些。」

接下來是樂手。

YUKI

YUKI「對了對了,因為我在這邊的舞臺很多人估計看不見我,(走到舞臺最前對著看不見的那側客席),我是吉他手YUKI~」

本多之森這個廳的客席排布是一個很寬的扇形,坐在兩邊的人有很大機率看不見站在舞臺靠邊位置的樂手。

YUKI喜歡的臺詞是艾倫的「好了你們都閉嘴押在我身上就對了!」

YUKI「太厲害了,一般來說做不到那麼安利自己的。比如是我的話,我是吉他手嘛,但也做不到對著Revo桑說「把吉他部分都交給YUKI的吉他吧!」這種話的啊。」
團長「「ANIKI管他怎麼樣了把吉他部分都交給我吧!!」」

ANIKI當時人就坐在上手那邊。他們三個人這麼謎之對視了一會,ANIKI苦笑著從椅子上整個人倒了下來。

團長「不過YUKI是沒辦法說這種話的。」
YUKI「那裡對我真是衝擊性的畫面」
團長「話也是分能說和不能說的。不過艾倫他就是這種怪物(Monster),情緒不斷高漲最後就脫口而出了。」

淳士

淳士的位置同樣有一部分人看不見他,而他坐在架子鼓後面就沒辦法到舞臺前面來亮相了。

淳士「晚上好我是淳士——可能有很多人看不見我,我是那個橙色頭髮的大叔!」
淳士「雖然不是臺詞。當時三笠她父母被殺了,來救她的艾倫被被這樣(掐脖子的動作),三笠爆發之前把地板踩破發出「PAKINN!」的那一聲。那個「PAKINN!」的聲音讓人瞬間心動!」
團長「那邊也是很重要的橋段。諫山老師應該是很明確的想要通過那段來傳達什麼,明明沒有必要特地畫的場景也畫上了。 」
淳士「那種能把地板開個洞程度的吧爆發力……我在看的時候整個人都是「MI KA SA!MI KA SA!(給她打call)的狀態了。」
團長「那也是阿克曼的血脈所潛藏的力量顯露的瞬間…… 」
淳士「大家也可以試試回歸初心去讀一遍那段,會很震撼的。」
團長「大家一起「MI KA SA!MI KA SA!」(打call)試試吧。」

據說途中JUNJI有戴了一下金箔墨鏡但我沒有看到。

長谷川淳

阿醬「這次我也想了很多,結果和之前的人撞了。想說的已經被あゆちゃん說過了,就是萊納的「結婚したい」。現在在想其他的。」
阿醬「其實還有一句我也很喜歡但是記不太清了。就是米克被巨人吃掉之前說的那句……那句……什麼來著……」
團長「「在這裡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吧。差不多的。」
阿醬「對對對。那句我很喜歡,雖說喜歡的話更應該記清楚才對……」
團長「其實是「只要還能戰鬥下去就不算輸」。」
阿醬「對對。那部分真的特別帥。雖說米克之後就……那樣了……第二季一開頭就讓我受了非常大的打擊。」
團長「但還是很帥的。如果是籃球漫畫的話,就是「在這裡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阿醬爆笑)其實是說的同一件事。這也是少年漫畫的DNA吧,就算面對困難也必須戰鬥。」

五十嵐宏治

團長「請說點什麼漢內斯以外的臺詞w」
五十嵐「漢內斯他……」
團長「漢內斯啊www」
五十嵐「SNS真是可怕啊,在Revo桑說了「五十嵐喜歡大叔」以後一下子就被擴散出去了。所以決定在巡演期間中貫徹漢內斯廚這一點。

五十嵐喜歡的臺詞是漢內斯的「我沒能救你的媽媽,是因為我沒有勇氣啊」

五十嵐「所謂「踏出那一步」的勇氣。「如果當初踏出了那一步的話,結果就會完全不同了 」的後悔。作為喜歡大叔的人,這句臺詞非常有殺傷力。」
團長「喜歡大叔這點不否認啊w」
五十嵐「喜歡的」
團長「又會被擴散的哦,就像ANIKI的老年痴呆一樣」
五十嵐「嘛畢竟我也是大叔了,作為一個大叔喜歡大叔,簡直就像巨人吃巨人一樣」(???)
團長「(面向我們)喜歡大叔也不是那種奇怪的意思。作為大叔同伴」「是的大叔同伴」「作為一個同樣有豐富人生經驗的大叔,會想對他說「我懂的,都懂的」。」
五十嵐「漢內斯是個好人請大家為他加油,雖說現在已經死了。 」

弦一徹

弦一徹「(壓低聲音)吵死了啊…」
(wwwwwww)
弦一徹「(壓低聲音)學不像啊…」
團長「什麼啊剛才那個是www」
弦一徹「(重整旗鼓)吵死了啊…」
團長(終於意識到在學利威爾於是也加入模仿)「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弦一徹「(繼續用剛才那個腔調)打碎你墨鏡啊」
(爆笑)
團長「是利威爾兵長對吧~」
弦一徹「不其實沒什麼關係…只是純粹嘴很壞的大叔而已。音樂人是很隨便的。」

接下來是慣例的從絃樂團選出一名代表來介紹的部分,今天是藤田クリスチーナ小姐……呃之前有這麼名字的人麼我記憶出問題了?(錯亂)

弦一徹絃樂團

團長「藤田小姐之前不是這麼名字來著」
太好了不是我記憶出錯……
藤田「是的,從今天開始是藤田クリスチーナ了。尤彌爾她有說過「不對自己說謊」……」
團長「(開玩笑的)所以才終於公開了自己的真名嗎」
藤田「是的……(客席開始笑)啊不好意思(笑)」
團長「不是不是(笑),又會被擴散的哦,「藤田弥生小姐真名是藤田クリスチーナ!」這樣」
藤田「啊不過確實是真名哦」
團長「是真名嗎!」(真的吃了一驚)
藤田「是的,類似中間名一樣的」
團長「原來如此……是不清楚詳情的我失禮了」

藤田小姐喜歡的臺詞是薩莎的父親對女兒說的「你長大了啊」

團長「薩莎她也是在調查兵團裡摸爬滾打撐過那麼多次性命危機,她的父親也會對此非常感慨吧。換成クリスチーナ小姐的父親在得知クリスチーナ小姐的活躍之後,也許也會感嘆「能在這麼大的舞臺上展現自己,真是長大了啊」。所以也請大家多多在SNS上擴散クリスチーナ小姐的表現吧w」

西山毅

ANIKI「大家晚上好~我是鎖地平團最年長的大叔西山ANIKI~」
ANIKI「啊,回答是吧?是在場刊裡也寫過了的薩莎的臺詞。漫畫第二卷薩莎的那句」失禮了!非常抱歉!」。其實也並不是喜歡,那個我可以說一點無關的話題嗎?」

hhhhhhhhh又來了嗎。

ANIKI「我很喜歡桑拿,昨天也去了。正好去的時候桑拿室裡面只有我一個人,然後我有在桑拿的時候活動身體的習慣,全裸背對著門的時候,門突然開了一個大叔走進來。那個大叔大概是把我當成女性了說了一句「失禮了!非常抱歉!」」
團長「在最後關聯起來了!本來還在想無關的話題要越來越多了怎麼辦才好的時候居然關聯起來了!不過真的好嗎剛才說的那些又會被在SNS上擴散出去的。」
ANIKI「沒關係」
團長「那要是能傳達到那位大叔那裡就好了,「沒關係的我也是大叔!」」
ANIKI「要是平時的話我都會回頭說「男的啦!」」
團長「「看什麼看啊」(假聲)」
說完他一個人在那裡「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然後是樂團成員特殊演奏的環節。ANIKI想談的是紅蓮水平線的伴奏部分。
ANIKI「我平時有在做吉他講師,雖然可能看不懂譜面的吉他講師也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了。」
ANIKI「要說到演出時最緊張的時候。嘛雖然每次開場的時候也非常緊張,但是更緊張的其實是每次的最後和YUKI與團長一起彈吉他的時候。這首歌其實是要用古典吉他來彈的,不過因為我個人比較喜歡民謠吉他,所以想用民謠吉他來演奏。不是有DJ Revo環節嗎,就當是DJ ANIKI的環節好了。」
ANIKI「因為我的部分是從中途開始的,所以請大家在腦中想象著主旋律的部分來聽。」
這個時候Staff把吉他拿了上來,但他想要一邊解說一邊演奏就沒有手拿麥克風了,躊躇了半天最後讓Staff給他舉著麥克風。

他先彈了開頭主旋律獨奏的部分,然後從伴奏加入的時間點讓我們一邊哼著主旋律他一邊演奏伴奏部分。別說哼著哼著還蠻容易被帶跑的……

團長「因為是簡單的曲子所以反而容易緊張呢。」
ANIKI「不管是SH還是LH的曲子其實都蠻緊張的,經常會快得讓人覺得「這能彈出來嗎?」,但是偶爾演奏一次這種緩慢的曲子也同樣緊張。」

成員介紹結束後就是最後一首安可了。

團長「前面還那麼情緒高漲唱了「ささーげよー!」,手出了好多汗!」

然後就看見他把手在衣服上的蕾絲飄帶上抹啊抹的……

團長「雖然擦了半天還是出了好多汗,可怕可怕」
團長「那麼成員介紹就到這裡結束,請剛才一度退場的舞者們回到舞臺~」

一段謎之寂靜。誰也沒有出來。

團長「……?啊我想起來了!這首歌舞者一開始是不出來的!」

笨蛋啊wwwwww

團長「這(種小失誤)也是Live感——(笑著剪刀手)」
團長「最後大家一起來通過這首曲子一起燃起來吧,Stand Up Please~」

團長「所謂的青春,也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我們一直以來度過的時間也好,今天的Live也好,雖然進行了兩個小時,一旦快結束就感覺彷彿只有一瞬間似的。但在最後,希望能給大家留有「今天很開心!」的回憶,綻放一些漂亮的煙花啊,一起大喊「Bravo——!」之類的。」
團長「曲中有一些簡單的動作,還有在間奏」叮咚當咚♪「的地方有一些跳躍之類的,並不是很難,願意做的人可以一起做。」

青春は花火にように

唱錯詞了,第一段結尾本來是「鮮やかな軌跡を描き」,他一開口直接變成第二段的「想い出を…(季節に刻み)」,然後開口就意識到自己唱錯了,急中出錯又想不起正確的下一句是什麼最後變成「想い出を…………噠噠噠噠噠噠~♪」唱完之後繃不住害羞了開始笑……一邊笑一邊揮拳一邊眼睛到處看就是沒看著客席……
唱到「星を探して夜鷹は燃えた」這句的時候舞者手上的光劍會迸發藍色的火光。
「你說誰中二呢?」部分的動作大概是日替?千葉和東京我見到的都是有點難以形容的姿勢……今天做的是林格阿貝爾的升級動作。

團長「雖然可能有點出錯,不過只要開心就OK了——!」
最後所有成員一起回到舞臺,手牽手。
團長「這就是我的鎖地平團,然後你們也同樣是鎖地平團的一員。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2017『進撃の軌跡』石川公演首日,謝謝大家!!」然後一同敬禮。
然後他覺得大家就應該下臺了,站在那裡看著其他人,其他人也看著他,好像很努力在提醒他什麼的樣子,謎之停頓了一會。
團長「……………………?啊!對哦對哦對哦對哦……(小聲的)感覺好像應該結束了結果大家都在看我,就說還有什麼要做的沒做。那個啊最後還有一個我喊「獻出心臟!」然後大家「Jager!」的環節被我忘了!」
之前每場最後結束之前,都有一個大家站成一排,團長喊「獻出心臟!」,大家用「Jager!」回應的鎖地平團式收尾環節,結果今天他直接忘了就這麼準備結束了……
團長「獻出心臟!」
眾人「Jager!」
團長「謝謝大家——!」

所有成員招手,退場,大家也戀戀不捨的招手。歌姬們退到舞臺邊快要下場的時候,突然給了客席一個飛吻,所有人都沸騰了。
然後留在舞臺中的revo突然一個箭步跑到臺前做出舉起什麼東西吸吸吸的樣子。
團長「好了都沒飛到你們那裡~大創,吸引力不變的普通吸塵器(大概是什麼廣告詞neta)~全都被吸走了~」

團長「好開心啊」
團長「人類所謂「開心」的感情也是有好幾種的。開心(楽しい)的漢字和輕鬆(楽)的漢字是一樣的。對於人類來說,一般都會覺得輕鬆的事情比較開心。困難的事情會覺得難受、不有趣,反過來輕鬆的事情就比較好。」
團長「比如說喝水,只需要擰開水龍頭就可以喝到,這樣也很開心嘛。但是為了實現這一點,也需要有人挖掘地面架設管道才行的。正因為有了這些人的辛苦才能實現這份輕鬆。為什麼我突然開始和你們說這種話……」
團長「我今天還是覺得很開心的,這並不是錯覺,我平時也很喜歡進擊的巨人嘛。但是要像這樣舉行演出,直白的說,還是很累的。你們也不是無敵的,明天起來估計也會肌肉痠痛吧。但是,還是有種充實感吧?正因為有艱難的部分,經歷了失敗,解決難題,跨越挫折,然後隨著這份充實感一起,也會體會到一份快樂的。」
團長「像這樣舉行了Live之後,覺得「果然還是好開心啊」,只要看到你們的表情就會這麼覺得了。能夠看到這麼多人願意來看我們的演出,看到你們滿足的表情,雖然途中也有一瞬間看不到你們的臉的時候(眾人笑)。但是現在看到的你們的臉,和最開始看到的感覺就不太一樣,大概你們也累了有各種各樣的東西都開始崩了(笑) 。但怎麼說呢…都是一副不錯的表情啊(笑)。像這樣參加了Live,一起應援了之後的表情,我真的覺得很棒。 」
團長「對團長來說,團員們就像家人一樣的存在。雖然在你們之中也有大叔年紀的人了,但我覺得你們都是我的孩子一般的存在。」

團長「你們都應該還留著力氣吧~?(挑釁似的口吻)」
團長「最後大家一起合唱《獻出心臟!》來收尾吧。當然是不會顯示歌詞的(笑)。」
團長「「獻出心臟!」這句話最近好像經常說出口,但實際上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每個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獻出心臟?為什麼什麼而生存下去?這點你們內心應該是清楚的。」
團長「今天的另一件,坐在你們龐邦、龐邦(咬舌!恩咳咳咳咳!(眾人爆笑)本來想說一點正經話結果沒說成功!咳,嘛雖然Revo這樣的男人說的話……坐在你們旁邊的人也好、前後的人也好、在同一個會場的其他人也好,請思考一下這些人究竟是在為了什麼而獻出心臟。不光你一個人,大家也同樣是在為了什麼而努力著的。這些人們的人生一同燃燒著、獻出著心臟、度過的兩個半小時……嘛其實最近越拖越長了,這麼說著的途中又過了17秒(眾人笑)」
團長「在最後不光是自己一個人,感受著大家的心臟,一同合唱這首歌結束吧」
團長「鎖地平團是不滅的!」
團長「獻出心臟!!!」(Shout)

~《心臓を捧げよ!》卡拉OK版~

本來是預定兩個半小時的公演,出場一看,從開場到現在幾乎過了三個小時,本次巡演的紀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