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山淮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金沢二日目。今天的位置和昨天在同一排稍稍偏下手,可以正面觀察YUKI的位置。
一些基本每天都會有的說明環節以及套話一類的請允許我省略(全寫出來太長了……)

開場廣播:

イスカ:歡迎今天光臨由我們Revo團長率領的鎖地平團舉辦的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2017「進擊的軌跡」。金沢支部的各位,初次見面,我是鎖地平團傳令班所屬的新兵伊斯卡。昨天又提過為了購買金箔製品將全身財產都花光的事情,拜其所賜,今天早上和中午都沒有錢買飯吃,就吃了為大家帶的手信裡的金鍔燒。不愧是金沢支部的老字號和果子店,太美味了不小心全都吃光了。不過這些金鍔燒,其實是傳令班的同輩們拜託我買了帶回去的,就和他們說賣光了好了,所以請各位千萬不要再社交網站上擴散這件事情……!
咳咳……閒話休提,(關於發光腕帶的說明)。
感謝大家願意聽我這樣的新兵的廣播!

情況我瞭解了,這就去擴散(毫不留情)。
イスカ醬的人物設定開始越來越複雜了呢這樣沒問題嗎……(雖然很可愛)

金鍔燒也是金沢傳統名點,是一種用寒天包裹紅豆餡燒製而成的甜食。說到以金鍔燒聞名的老字號店鋪的話,估計是指【中田屋】這家和果子店了。
實際上事後有人去店裡確認發現金鍔燒真的賣光了,所以イスカ醬回去用這個理由開脫也是行的通的……嗎?
不管怎樣撒謊是不對的。

廣播結束以後,紗幕後面也可以看到樂手們慢慢走上來,我這邊可以很明顯看到紗幕後YUKI的輪廓(和他的吉他反光),注意到他以後我們這邊這一圈人嘗試對他招手,結果YUKI就對著我們晃起了身子擺擺吉他引得一串尖叫,真是服務精神旺盛啊……

開場:

二ヶ月後の君へ

今天發揮得特別好!?
就個人感覺來說是自己參加了的四場公演裡發揮得最好的一次。

MC

團長:今天也特別開心啊(嘴角上揚的笑)
團長:今天是石川第二日。雖然昨天也說過了,在之前的活動裡一次都沒來過石川。雖然一直以來大家都希望我們去到各位身邊,不過為了來這裡,就花了13年啊。
\太好了——/\歡迎!!/
團長:雖然還是有很多無法回應的要求,不過只要各位能夠從中獲得樂趣,以後還會盡量到更多的地方去的。
團長:今天也來問一下吧,有哪些是第一次參加我們活動的人?

今天大概坐滿十幾排的樣子,往後看了一下舉手的大概有百分之三十?

團長:太好了,好開心
團長:要是在開在別的地方,可能很多人就會覺得「好遠啊,這次就算了吧」,不過這次既然是在石川本地了,要去的話——?
\??…就、就是現在——!/
團長:是吧w?就只能去了嘛。就只是因為這樣我也覺得來了這裡太好了。
團長:嘛啊不過只是問問,有昨天也來了的人嗎?(探出身子)

唰——的一下,客席前半幾乎都舉了手。
團長:嗚哇有好多!(整個身子往後仰)好厲害啊~像演出中可能還是有一些想給人驚喜的地方,希望之前來的各位能在嘴上拉上拉鍊(用左手在嘴上拉拉鍊的動作),能給出「哇第一次看到誒這是什麼好厲害~」的反應的話就好了。不過,可能和昨天的setlist會稍微有些不同哦~
\噢噢~/
團長:謝謝大家,那麼就進入正篇吧。我們之前出過一張叫《向自由的進擊》的單曲,那時候只有三首歌, 這次《進擊的軌跡》,作為專輯、版(咬舌),一些曲子做了些重編曲和重新混音。這次演出同時包含了《向自由的進擊》和《進擊的軌跡》的要素,希望大家能夠享受進擊的世界觀到結束為止~

M2~M5

座標他險些把「群れを成し穿つのは」唱成第二段的「名を変えて辿るのは」,變成了「名を…………#¥%&つのは」……

MC

團長:各位請坐下吧~應該也有人腿腳累了
團長:從現在開始要演奏一曲神聖的曲子,大家可以一邊聽一邊休息。其實從曲目順序應該就可以知道了,是《神之偉業》。
團長:我知道在石川縣可能信仰淨土真宗的人比較多,不過只要三分鐘就好,各位要來成為城牆教信徒看看嗎?先試一試,如果覺得不對的話就不信了就好了,我覺得只是這樣的話佛祖大人是不會生氣的,應該沒關係。
團長:那個城牆教彌撒正式做法,其實我也不是那麼清楚,不過在動畫裡是這樣的(指向背後的大螢幕)

背後LED螢幕投影出動畫截圖。

團長:(轉回來用彌撒的手勢抓著麥克風)不僅僅是單純獻上祈禱, 還需要和旁邊的人手挽手組成鎖鏈一樣的姿勢,這也有可能是一種城牆的象徵把。這樣一看也許這是一個非常意味深刻的Pose。這個Pose在場各位如果不介意的話希望大家可以做一下~
團長:並不是強迫,如果旁邊是朋友的話就可以做一做。就算不是朋友而是完全不認識的人,大家也已經同樣是鎖地平團的夥伴了,如果覺得沒關係的話也可以問問對方。
團長:給一點時間做心理準備吧。不好意思雖然剛剛才坐下來,Stand up please~
團長:稍微和旁邊的人商量一下吧~

這次沒有坐過道邊了,要全部連起來的話要離開自己位置蠻遠的。不過這次也是看著大家一路手挽手到所有人都連起來了……

團長:(像是突然意識到什麼)應該也有害羞的人不行的話也完全沒關係的~(快速的)隨便一點就好了不要有壓力
團長:雖然是這麼說這次過道也連起來了!過道不見了!又是民族遷徙的規模了啊~
團長:這邊(石川)地理位置偏北,是比較寒冷一點的地方,就算是在日本海邊上冬天還是會下雪,所以與此相對的大家肯定都是內心很溫暖的人
團長:這裡魚也很好吃,真不錯啊~

團長:接下來想讓大家扮演祈禱中的信徒角色,不過難得這樣做一次,只是單純擺著這個Pose也沒什麼意思,請大家也祈禱些什麼吧,什麼都可以,比如「希望考試能拿高分」啊、「希望賭馬能中獎~」之類的(眾人笑,他自己笑了),只要是積極的,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都可以,一邊祈禱,一邊來聽這首曲子吧。

神の御業

因為前面要保證和所有人連起來需要移動相當的距離,結束以後我找了好久之前坐哪……(

結束後團長繼續以彌撒的姿勢走出來了。

團長:謝謝大家,我也在後臺和大家一樣祈禱了。我祈禱的是:希望大家的祈禱都能實現
團長:我相信鎖地平團成員是沒有人會許不好的願望的~

團長:那麼,神聖的歌曲演唱結束,接下來又要回到搖滾樂了。關於下一首歌,是Season………………不對,差點說成Season2了。在第一季的時候不是有分前期和後期嗎,接下來想要演奏後期主題曲《自由之翼》。之前我們進行的是前半戰,後半等待我們的,也同樣是殘酷的戰鬥。這些我們也再次以「進擊的軌跡」重新回顧一次吧。
團長:難得做了吉他,偶爾就彈一彈吧,今天帶過來了。

staff把吉他給他拿上來。
話說我每次看到他拿到吉他,把揹帶從頭上繞過去背在背上的動作都覺得,「哇像一個普通人類一樣的動作誒……」(你之前到底把他當什麼了)

團長:這是一把叫做Flying Freiheit的吉他。現在也有在出售,不過賣得很貴。就算這樣,好像也有人買回去呢。希望他們能夠不輸給這把吉他,好好練習,直到誕生出第二、第三的Revo,到那個時候我這個墨鏡就可以被淘汰了(笑)
團長:嘛開玩笑的w。像能因為這種契機而對樂器產生興趣我覺得是很好的事情。

團長:那麼請聽,自由之…(開始放起自由之翼開頭的歡呼聲,大家急忙起立),啊啊啊等等抱歉!(背景聲音切掉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本來都準備開始了才發現,糟了! 你們還坐著!(臺下爆笑)那麼Stand up please~~
團長:(笑著剪刀手)那麼大家都休息好了吧~那麼要上咯鎖地平團的各位!自由之翼!

M7~M10

雙翼之光中間的鋼琴solo和小提琴solo都是即興。
自由代價的「你的翅膀是為何而生?」被他徹底的唱成了自由之翼的調,下一句又圓回去了……
冷棺的小提琴solo是即興。

MC

團長:謝謝大家
團長:Season1就這樣飛馳而過了,然後接下來就是Season2了。下一首歌就是最後一首了。
\誒~~~~~~~?/
團長:謝謝捧場(鞠躬)。大家先坐下吧。
紛紛坐下。
團長:雖然只能坐一小會而已。大家先養足精力,然後再全力的獻出心臟。
然後接下來是慣例的C&R解說。
團長:相信這裡的大家已經把這首歌聽過幾百次幾千次了,歌詞肯定比我記得熟,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
團長:還有一點簡單的動作,我們先練習一下吧。那個,我也有做錯動作的可能性,所以其他值得信賴的成員叫到臺上來,作為保險
\wwwwwww/
團長:等下曲子開始以後是要站著做的,不過現在只是練習,所以坐著就可以了。

然後是動作解說和示範。
團長:(跟著伴奏)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んーぞうをささーげよー♪然後這裡~隨便的~唱~一唱~然後~再~把手舉~起來~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んーぞうをささーげよー♪兩倍速的!ささーげよーささーげよー♪しんー這裡停住!ぞうをささーげよー♪然後這裡也~隨便的~唱~一唱~然後~再~把手舉~起來~
不行了他這個亂唱怎麼每次聽都這麼好笑……而且今天這段捧心動作練習之歌(我命名的)還唱得無端的特別好……美聲の無駄使い(

然後他仔細講解了一下第三段的特殊動作。
團長:那麼大家Stand up please~
\是~~~~/
團長:嘛這樣隨便練一練就可以了的,就算做錯了完全沒問題,比起對沒對,還是今天獻出過心臟了!很開心!這種心情最重要,動作做對了還是沒做對這種事完全無所謂~
團長:那麼,就讓所有人一起獻出心臟吧……(悄聲)
團長:沒問題嗎~~聲音出的來嗎~~(像講悄悄話似的方式說話)
\加油!!/

團長:(繼續悄悄話)能不能出來啊~不知道啊~
團長:………………………………心臓を捧げよ!!!!(shout)
\哈!!!!/

心臓を捧げよ!

依稀記得似乎樂器solo的部分每個人都是即興……
這次動作部分都沒有事故。

紅蓮の燈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除了好像彈快了一個音以外其他都很完美。
每次吉他演奏完之後他都會行一禮。

字幕

大致內容不變,請參照之前的repo
「以金沢城聞名的金沢市……」

MC

團長頭頂插著一副和看起昨天不太一樣的方框金箔墨鏡出來了。
\wwwwwwwwwww/
團長:大家怎麼了,我頭上有什麼奇怪的嗎(裝傻)……啊真的誒!
團長:(拿下來抓在手上)這其實是金沢傳統老店,今井金箔的金箔墨鏡。雖然它其實是非賣品,是我特別借過來準備拿到臺上來戴的。結果,讓人驚異程度的什麼都看不見!還是不要再重演昨天那種慘劇得好。但難得借都借過來了,還是想給大家介紹一下。

他把墨鏡拿下來以後,之前被鏡架撐起來的頭髮就繼續那麼翹在哪裡,彷彿頭頂發芽了一樣……

團長:結果變成了雙重墨鏡
\wwwwwww/
客席有個妹子問:哪邊是本體?
團長:不知道啊,也許是分身了吧~
團長:感覺挺有意思的想給你們看一下(走到舞臺下手側來把墨鏡往前舉),看,上面有閃電誒。

他把墨鏡舉起來以後我非常努力的用肉眼識別了一下……啊真的誒鏡片上有閃電!閃電和鏡架是通一個材質。

團長:按常理考慮的話,這簡直不可理喻嘛!
團長:這個金箔的部分啊,各位看起來可能覺得是不透明的。其實是經過了很厲害的工藝,保持在0.01的厚度…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是非常非常薄,所以其實戴在眼睛前還是能看見一點的。但是這個閃電的部分啊!是絕對看不見的!
團長:所以說是比起作為墨鏡的效能,更重視了趣味性的製品。 總感覺可以同感呢,只要有趣就好了,我這個人也是這樣的。
團長:感覺是能帶來回憶的墨鏡,這個是從今井金箔借來的哦(又說了一次)

團長:大概明天就會還回去了。大家有時間也可以去玩一下,看看這幅墨鏡,然後在店裡買點什麼吧,為了這種優秀的傳統金箔工藝繼續傳承下去。除了工匠們本人以外,這其中還包括了很多人的心血。
團長:現在是二十世紀是吧?希望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紀,這金沢的金箔工藝,依然能夠流傳下去。
(鼓掌)

(…然後我事後回憶起來覺得,他可能是去了就在今井金箔(廣阪店)旁邊的二十一世紀美術館?)

團長:我也有去買了金箔化妝水什麼的(像塗化妝水一樣雙手揉臉),所以今天皮膚狀態特別好~

團長:接下來是DJ Revo的環節
團長:前排的P席其實是價格比較高的作為,作為特典附贈了被刁難的機會…(wwwww)
團長:我們事先有給P席觀眾發放一個問卷調查,來決定每次這個環節要用到的曲子,但是為了不和其他公演重合,各種考慮之後,今天的曲子居然是……《她處在冰冷棺材中》
\噢噢噢噢噢噢噢!/
團長:會和CD的混音不太一樣,要重新調整樂器平衡,然後實時混音。至於要混成什麼樣子,我們來點一個人問問他的意見吧~

說著的時候機臺慢慢從後面推上來。

團長:昨天點了這邊(下手側)的人,今天就來點這一邊(上手側)吧,點誰好呢~
說著他走到上手側去,有個姑娘激動的舉了下手。
團長:這並不是舉了手就會被點到的環節哦——完全是我擅自決定的——
然後他點了一個男生。(又是男生,你是有多喜歡點男生)
團長:嗯——在我眼前的這位穿得很時髦的,就是你了。聲音出的來嗎?想聽什麼樂器?
被點到的男生:爵士鼓
團長:爵士鼓?我明白了。
團長:《她身處冰冷棺材中》爵士鼓增強版,將由本人DJ Revo帶來~

他走到機臺後面,結果金箔墨鏡沒地方放了,就被他很小心的放在了臺子上面正前方的地方……
這個畫面好像在哪看到過……沒錯就是某搖滾歌星和他的墨鏡寵物……

團長:Music Start!

DJ Revo Remix環節

音樂響起。
啊這麼說來冷棺開頭好像……
團長:很遺憾開頭並沒有爵士鼓~
團長:(人力爵士鼓)咚鏘~咚咚鏘~咚鏘~咚咚鏘~(彷彿B-Box一樣給本來沒有爵士鼓的前奏用嘴配了一段帶變化的鼓點)
開頭一段他把鼓聲增強,開頭唱完以後的間奏他把其他樂器全拉下去只留鼓點,到第一段開唱時只剩下鼓點和人聲。
途中開始有把絃樂拉起來給我們聽。
到「誰にも言わせない」的時候他把人聲關掉,然後「私が賭けたのはここからだから」這一句他小聲的唱了。
間奏的有把銅管和絃樂增強,小提琴solo的部分,他把其中一段關掉爵士鼓一瞬間只留小提琴獨奏,再在恰到好處的時機把爵士鼓恢復回來,非常帥氣!
DJ Revo是好DJ!

到「イデアの影は~」這個環節就結束了。
\誒~~~~~~~??/
團長:怎麼了沒聽夠嗎(笑),要放到最後就太長了,就在這裡結束吧
團長:不管怎麼說只聽爵士鼓的話也會膩的,就把其他的樂器也增強了一下~
團長:你們會不會覺得,這個平衡也太亂七八糟了!說是增強爵士鼓,才沒讓你增強這麼多!這樣?不過偶爾這樣玩一玩開心也蠻好的。並不能只看重一時的聽感,為了讓你們無論什麼時候聽的時候都能聽得很舒服,在CD裡收錄的版本是經過細緻到0.1分貝的方式調整的。順便一問你們覺得剛才的爵士鼓提高了多少分貝?
前排:20!
團長:是12分貝。其實就算只是0.1分貝的差別,效果也是會有很大區別。大家要是有興趣的話,自己買個混音器,也是可以這樣調著玩的。各位也去隨便的當當DJ吧~

團長:接下來是安可環節。準備了和昨天不同的曲子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
團長:其實LH在進擊的巨人以外也是有別的曲子的,有個叫做勇氣默示錄的遊戲,嘛除了巨人也只有這個了,是一個3DS上的RPG,然後LH和這個遊戲合作出了一些有意思的曲子…
團長:當然遊戲本身也很有意思的,喜歡最終幻想這類遊戲的人請務必去玩一玩。在這其中選一首歌讓一位歌姬翻唱,然後又能形成有趣的世界觀。那麼請聽,來自勇氣默示錄的一曲。

安可1 君は僕の希望

基本和東京第一日聽到的一樣,柳麻美演唱時的動作也是和原版一致。

MC

團長:剛才聽到的是名為《你是我的希望》的曲子。

然後他開始想要解釋這首歌的世界觀。

團長:主角是一個叫提茲君的男孩子,然後他在遊戲一開始的時候失去了自己的弟弟,故事是奇幻背景嘛,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大洞,他的弟弟被吞噬了……簡單來說就像「Fight一發!」(某知名能量飲料リポビタンD廣告語,廣告內容也是兩個人在懸崖邊互相幫助度過困難)一樣的感覺,不過因為提茲君當時並沒有喝リポビタンD(眾人笑),結果還是沒能救起來……對不起故事其實不是像我說的這麼搞笑的。
團長:這種沒能成功拯救的悔恨一直刻在提茲君的心裡。然後他遇到了阿尼艾斯……感覺要這樣一點點說明會變得好長啊!總之就是名為阿尼艾斯的女主角想要拯救世界,提茲君救了這個女孩子,他們在一起一路上經歷了各種事情,遇到的謎團也規模越來越大,最後將整個世界都捲了進來,也讓人產生疑問,世界真的能被拯救嗎?
團長:提茲君內心的那個大洞,像內心創傷一樣的東西,雖然沒辦法完全填補,但也隨著時間漸漸的被充實起來。最後他拯救了世界,也成為了很多人的希望。
團長:但是只靠提茲君並不是靠自己一個人變強的,是因為遇到了阿尼艾斯,阿尼艾斯成了他的希望。其實是一首這樣的曲子。

團長:這種事其實放在很多情況下都是能成立的,畢竟人不是那麼堅強的生物。在你們之中,也許有人把我看做自己的希望……

團長:而我也同樣,正因為有你們我才能努力下去。

團長:是這樣的,毫無疑問是這樣。當然肯定有人覺得「我的希望才不是你呢!」w
\(笑)/
團長:如果大家不來我們的Concert了,也不買我們的CD了,現如今的Revo也肯定已經不得不休止活動。正因為有你們每一個人,才有現在這裡的我,謝謝大家。
鼓掌。
團長:嘛對於從進擊剛剛知道我的人來說也只是一個墨鏡大叔罷了(笑)。其實我作為Sound Horizon也活動了13年,然後託了一直應援我的大家的厚愛,才能像現在這樣與進擊巨人相遇,也也能來到了石川這裡,非常感謝。
團長:為什麼我突然要和你們說這麼嚴肅的話題(wwwww),其實之前也一直想說的只是沒什麼機會傳達,還有就是現在有人在後臺換衣服要爭取時間(笑),所以也是用這個時間講了一些認真的事情(笑)
團長:可能有人會想知道這個墨鏡大叔在進擊之前到底是進行著怎樣的活動,這些一直應援的人之前究竟是以什麼為樂趣的,今天難得有機會也想展現一下,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也能關注我們之後的活動。
團長:那麼讓我們的歌姬回到舞臺吧~
歌姬們……不但回來了,而且5個人都走上了舞臺,衣服換成了之前合唱《神之偉業》穿著的白袍(不記得有沒有戴項鍊)。

誒??誒????什麼情況??????整個會場大混亂。

團長在那邊看到我們的反應有點藏不住笑意。

團長:咦?這個衣服是不是之前見過?誒又要唱一次宗教的曲子嗎?
團長:其實哦,想在這裡由5名歌姬,奏響一次和聲——
(他「和聲」這個字一講出來全場就瘋了,我也瘋了。難道是????)
團長:因為是比較神聖的曲子所以就換一身神聖感覺的衣服來了。其實Sound Horizon中也有神聖的曲子哦~
團長:請聽來自Sound Horizon的一曲~

安可2 神話 -Μυθος-

哇啊啊啊啊啊果然是神話!!!
……然後激動完了第一個反應是:誒5個人要怎麼唱哦。

背後LED螢幕放的是Moiracon時候用過的背景影像,不愧是那麼多年前的產物啊顯得解析度好低(。

歌姬對應為:
松本英子:長女Ιωνια
福永實咲:次女Δωρια
柳麻美:三女Φρυγια
MANAMI:四女Λυδια
月香:五女Αιορια
柳麻美:六女Ροκρια

站位為福永實咲、松本英子、柳麻美、月香、MANAMI
不同顏色的詩女神代表色的燈光打在對應的歌姬身上。
柳麻美站C位,所以在聲部三三分開的時候她要唱兩次,兩兩分開的時候是一個人代替兩個人,詩女神獨唱時也是一人兩役。

MC

團長:剛才演唱的是Sound Horizon的Μυθος(神話)
話說你昨天把11文字の伝言(message)發成【でんごん】,今天倒是有正確的念出曲名發音啊……搞不懂他的基準。
團長:這次有5名歌姬參加演出嘛,我就在想要是能唱這首歌的話會挺有意思的吧!結果弄著弄著反應過來,啊,少了一個人!所以讓柳麻美努力了一下唱了兩個人的部分。
團長:這首歌還是很難的。大家一開始也都不認識互相不熟悉,和聲的部分也是,一開始也磨合不好,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整個團隊也能唱出很棒的和聲來。非常感慨。

成員介紹

團長:還是回到進擊的話題吧~這次的巡演,是以讓大家能夠更加理解進擊的世界觀,更加能成為進擊博士的宗旨進行的。之前都是會決定一個題目然後讓大家根據這個題目回答,感覺這樣進行下來大家也開始習慣了,差不多開始開始搞突然襲擊了~今天就是突然襲擊第二彈~
團長:會讓觀眾席的人指定角色,然後讓大家對這個角色說幾句什麼。臺上的大家都是毫無心理準備的,現在都在DOKIDOKI的哦~
(怎麼回事你說這話的時候看上去好開心啊)
團長:之前第一彈的時候選的是漢內斯,結果實在是講著講著也沒什麼能對漢內斯說的話了。這次還是選擇兩個角色吧。
團長:好像之前我基本上都是點了P席角落的人,今天就決定選前面正中間的兩個人了~(看著腳下)就是你和你~(指了就在他腳下位置的兩個女孩子)
團長:(彎腰)首先是你,你想聽大家對哪個角色的話?

被問到的不知道是激動還是驚嚇半天沒說出話。

團長:沒想到會被點到嗎w,以這種想法坐在P席可是很危險的哦~
然後那個女孩子好像終於冷靜下來了,說阿尼。
團長:阿尼!阿尼獲得一票~!那你呢?你想聽誰的?
另一個人:利威爾!
團長:利威爾?給的都是很好回答的角色啊~那麼就是二選一了,阿尼或者利威爾,選一個你們喜歡的來答吧~
團長:雖然之前都是從歌姬們開始介紹的,這次故意不按順序來~這種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的氣氛也能帶來不少緊張感呢~
(怎麼回事你看上去比剛才更開心了)

團長:那麼就從樂手開始吧,YUKI~

YUKI

團長對YUKI的稱呼是【美麗的YUKI】
團長:阿尼和利威爾,要選哪一個?
YUKI:那就阿尼吧……「辛苦你一直保守祕密到現在了」
團長:是啊,一直以來辛苦她了。現在也已經安寧的沉睡了……
YUKI:想告訴她她的努力不是白費的。
團長:等到她再次甦醒的那一天吧

淳士

淳士選了利威爾。
淳士:「萬一巨人化了請麻煩一刀給我個痛快」(指著自己的後頸)
團長:是啊這樣不怎麼痛苦w
淳士:我很怕痛的,最好是能給我一刀,然後我就咻~~~~~~~~(模仿那個巨人屍體冒煙的樣子)

長谷川淳

阿醬選了阿尼。
阿醬:其實我有在練短跑……
團長:誒是嗎?!
阿醬:女型巨人的跑步姿勢特別好,踢腿的方式也不錯。等她甦醒以後想拜託她做我的短跑和踢腿的老師。
團長:踢腿?!說不定等20週年的時候阿醬就能成為一個人的節奏隊了!
阿醬爆笑。

五十嵐宏治

五十嵐選了利威爾。
五十嵐:那麼讓我們改變一下主旨……
嗯?
然後五十嵐彈了一段二月後的副歌。
五十嵐:眼神雖然很銳利,但是掃除時的姿態,很帥氣哦❤
\wwwwwwwwww/
團長:wwwwww五十嵐啊,怎麼發言越來越像搞笑藝人了

西山毅

ANIKI:果然還是阿尼吧
團長:因為是ANIKI所以是阿尼
\……噗wwwww/
ANIKI:(笑倒)www並不是啦
團長(剪刀手),ANIKI(剪刀手)
ANIKI:「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團長:……?
ANIKI:?
團長:啊!剛才那個那個就是嗎!wwwwwwww
ANIKI:嘛不過她格鬥真的很厲害啊,我想知道那是什麼拳法?
團長:也不是拳法吧,類似什麼軍體格鬥術一樣的
ANIKI:那個很厲害啊,訓練兵時代就能一瞬間就能把艾倫這樣摔在地上。我以前也有練過空手道……
團長:誒是嗎?!(二回目)
ANIKI:是真的啊沒有開玩笑

弦一徹絃樂團

一徹ANIKI:我以前其實練過合氣道
團長:誒是嗎??(三回目)有取得段位嗎?
一徹ANIKI:有練到五級,雖然這個其實無論是誰只要練個半年就能拿到了
\wwwww/
團長:合氣道也很辛苦的啊
一徹ANIKI:其實在我去的道場,合氣道比起格鬥技,更像是老爺爺老奶奶活動身體的運動
團長:不過這樣也不錯,合氣道本來也不是為了打倒他人的技術
然後回到阿尼和利威爾的問題。
一徹ANIKI:難得選中了這兩個人,你們兩個乾脆交往吧?
團長:不不不不這不行(急忙反駁),阿尼有阿尼的立場利威爾有利威爾的立場嘛
一徹ANIKI:不行嗎。不過也不知道阿尼之後會怎麼樣了,不知道諫山老師會給她一個怎樣的話後續
團長:這方面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團長:總之獲得了弦一徹ANIKI有練和合氣道的情報www
團長:「【速報】西山ANIKI練過空手道!【速報】一徹ANIKI練過合氣道!」(爆笑著做一人小劇場)

接下來是慣例的從絃樂團中選一個代表出來進行介紹。今天是梶谷小姐。

梶谷:那就阿尼吧。其實我有一個年齡差不多的女兒
團長:誒!居然!
梶谷:而且身高和體重數字也和阿尼一樣,但是我家孩子有點偏胖,阿尼看起來就很瘦,就覺得果然肌肉是很重的啊~
團長:這是一個很有益的情報。諫山老師說不定就是考慮著這點設定的,所以她的體重才會比看上去的要重
梶谷:說不定是這樣
團長:但是您明明看起來很年輕結果一說有和阿尼一樣大的女兒被嚇一跳,完全看不出來您有那個年齡

團長:雖然剛才五十嵐已經彈了一段了ww,每次公演會特別讓樂團成員披露一段演奏。今天是弦一徹絃樂團,因為絃樂團也是分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的,今天就由小提琴組來演奏~

小提琴組的一名女性站起身來(抱歉忘了名字……)手裡拿著一張紙(??),好像是想說點什麼,看著團長。
團長:嗯?沒問題的你說吧
Staff遞給她一個麥克風,結果麥克風半天沒聲音。
團長:麻煩讓聲音進來一下~
小提琴組的女性:(拿著紙念)(超棒讀)今天將由小提琴隊演奏高速版《神之偉業》,你們要是能唱得出來就唱唱試試吧。弦一徹如是說。
\(笑)/
團長:www接受來自弦一徹的挑戰書吧!

小提琴組開始演奏。這個速度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wwww要說有多快的話,每次「なんじ〜なんじ〜なんじ〜」的部分聽起來簡直只有兩個音。弦一徹還一直在那招手像是說「你們倒是唱啊~」,不、不可能啦!
最後全長三分半的曲子半分鐘不到就演奏完畢了(。

團長:做不到的啦www曲子的尺度和編曲也有點變化,完全就是把做不到的事情強加於人嘛www
弦一徹:(淡淡的)是啊,我們平時就是被這麼對待的
\wwwwwww/

然後是歌姬。

MANAMI

團長:阿尼 or 利威爾
MANAMI:我的話果然還是選利威爾……就一句話
啊……是哦。臺下好像也隱隱約約察覺到什麼了開始起鬨。
MANANI:我喜歡ni……不,果然還是沒什麼……(雙翼之光的歌詞)
團長:你都說出來了嘛
MANAMI:不,沒說出來(強行)

團長:感覺剛才稍微心動了一下,你們剛才也都心動了一下吧w

月香

雖然之前也是一樣不過一直沒機會提的一點:月香是關西腔

團長:阿尼 or 利威爾?
月香:……誒?(真的沒聽清)
團長:(也愣了一下)……Annie or Levi?(改成了非常強調卷舌的英文發音)
月香:啊啊Annie or Levi,ya ya……我選利威爾兵長
\噢??/
啊是哦這個人也……
月香:謝謝你撿起我的手賬!
\(歡聲)/
團長:(唱)感謝你願意撿起我的手賬~♪(手帳を拾っ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用14文字的調)
月香:要是沒被撿起來的話就永遠不會被發現了,明明那麼拼命寫了…真的很感謝
團長&月香:ありがとう〜♪(14文字)

柳麻美

麻美超可愛,一舉一動都那麼可愛。

麻美:我選阿尼。那個,其實我有練過合氣道……
團長好像已經對這個走向開始習以為常並不太驚訝了。
團長:那你能試試用氣把我打倒嗎(???)
麻美:不不,硬要說的話更接近把別人打過來的氣防禦掉這樣……

結果團長無言的和走到麻美對面練了起來(???),先是打了一套不知道該說是太極還是龜派氣功的拳,然後把集到的氣向麻美咻的發射出去!麻美再隔空把氣咻的推開!
\(爆笑)/
團長:www我為什麼要給你們表演這種鬧劇wwwww

麻美:因為我也是有練這種格鬥技,所以像想她請教這方面的事情,而且作為三笠廚也想知道她和三笠那場對決的結果

松本英子

團長:英子小姐是合氣道幾段?
英子媽媽:合氣道我沒有練誒……不過有打過壘球
團長:全國第幾名來著?
英子:全國best 8
誒好厲害??
團長:確實唱歌也是需要體力的嘛
英子:是啊,不過合氣道我確實沒有練過
團長:不不完全沒關係的w 我還在想難道我是召集了一群練過合氣道的人嗎w

英子媽媽選的是利威爾。
英子:謝謝你一直這麼照顧我的兒子……
聽到後排傳來了清晰的女性歡聲ry
英子:但是也不用揍到那份上……
團長聽了這句話以後擺了一個利威爾踢的姿勢www
團長:那段場景很厲害啊。在動畫裡看起來超疼的動作,一旦暫停來看感覺就很奇怪(又學了一次)

R團長啊你絕對是看那張改圖看得不少吧wwwww

團長:不過這也是一種愛的形式吧(???),是因為想要保護他所以才踢了他

福永實咲

團長:感覺這個人的話就算不問也差不多知道會是誰了w 不過還是問一下吧,阿尼 or 阿尼?
實咲:我煩惱了超久還是決定是阿尼了。「請你變裝一下」。不管是用帽子也好眼鏡也好…墨鏡也好(看了一眼團長)。因為啊!她巨人化的時候看起來和本人長得沒區別嘛!所以才露餡了的,因為這樣阿尼也沒能在第二季出場
團長:不過阿明估計會發現的吧。而且現在也已經露餡了就沒辦法了,安心等待她的甦醒吧

接下來是舞者。

細木あゆ

團長:阿尼 or 利威爾 or 拉麵?(???)開玩笑的,拉麵就算了
細木:誒拉麵不行嗎(很遺憾的)
團長:沒辦法這不是拉麵的環節嘛
細木あゆ選了利威爾
細木:「現在有女朋友嗎?」
誒wwwwwwww
團長:我覺得應該沒有吧
細木:想看他在戀人面前嬌羞的樣子??
團長:也許也有有這樣的衍生作品的

渋谷亙宏

しぶっち選了利威爾。
しぶっち:其實我們有一個共同點,髮型是一樣的
渋谷桑頭髮是兩邊剃掉頭頂扎一個丸子。什麼有一樣嗎我覺得差別挺大的(
團長:我覺得蠻不一樣的啊www
しぶっち:我想知道他剃了幾釐米,我是剃了三釐米
團長:不知道啊,下次見面去問問他吧

松村たけし

松村選的是利威爾
松村:利威爾他是有點潔癖的那種嘛,我想給他打掃。因為我以前在大型的清掃公司工作過。
團長:這樣子啊
松村:會把整個家都打掃得非常乾淨,而且還會用各種溶液
嗚哇專業的啊。
松村:然後在打掃乾淨的家裡做幾個後空翻再回去
(???)

高杉あかね

團長:あかね小姐打掃完了以後一般會做什麼?ww
這裡回答什麼我忘了…
高杉小姐選的是利威爾。
高杉:「你的愛已經傳達到了」,只想說這麼一句

團長:到這裡成員介紹就結束了。不過剛才一直在講話,請讓我喝點水……
轉身去舞臺深處拿杯子,果然還是一樣的リヴァイ飲み。
團長:接下來要唱的曲子是進擊的衍生作《進擊巨人中學》的片頭曲《青春好似煙花》,會用到一些小道具,讓這個會場綻放漂亮的煙火,各位請Stand up please~
團長:啊不過要是有真的很累站不起來的人坐著就行了,有精神的人就站起來吧~
團長:曲中有一些動作,如果想做的也可以跟著一起做,也能消耗不少熱量,結束之後的飯也會變得很好吃,多吃一點石川的美食吧~
團長:在間奏中有的地方需要跳起來,有力氣的人可以跟著跳一下,累了不想跳的人就把手舉一下也是一個意思的~
團長:然後這首歌最後想讓大家一起喊Bravo——!當我將麥克風轉過來以後…(說著就把麥克風朝向了我們)
\Bravo!/(都沒反應過來,沒怎麼喊出聲音)
團長:剛才那個是一萬石,相信到曲中就會變成百萬石了~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整個進擊的軌跡巡演到目前為止的日程中最大一起忘詞事故……

前奏需要起跳的地方他明確的喊了一聲「JUMP!」,可愛。
第一段的最後一句,鏗鏘有力的唱成了一二段版本的結合體「思い出を 軌跡を描き」。都什麼亂七八糟的wwwwww
唱完又在笑,不要以為笑了就能被原諒了啊可惡可愛死了。
感覺他從這裡就開始不太好了,一旦唱錯就整個人開始緊張。
「你說誰中二呢~~~」的地方,姿勢原本是日替的,他躊躇了一下本來打算做昨天做過的林格阿貝爾升級pose,結果沒做出來,普通的把手張開了。
然後接下來三句徹底忘詞了(……),一句都沒想起來,然後破罐子破摔他開始用自己獨創語言亂唱:「#¥%&|¥@ *+;&%¥# #¥%+¥6 俺達は中一だ!!」。期間一直在笑,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啊wwwwww
然後下一段他好像還在混亂於剛才的忘詞,一個要起跳的地方周圍人都跳了他忘了跳。
「泥塗れ《回転》 開け大輪」他又忘了,亂哼過去的。

最後全員回到舞臺站成一列。他趁大家回來的空蕩又去喝了次水。
\好喝嗎?/
團長:好喝呢,石川的水真好喝~
大家都回來以後各成員迷妹開始瘋狂呼喊樂手和歌姬的名字。然後載入在瘋狂的女聲裡面有個巨洪亮的男聲「Revo!!!!」……
團長:在這裡的都是非常優秀的成員們,各位的演唱、演奏、舞蹈都非常完美,只有我一個人是外行~
旁邊的麻美用彷彿在說「不不不不」的表情不停擺手,可愛。
團長: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2017『進撃の軌跡』石川公演第二日,謝謝大家!!
臺上一同敬禮。

坐在我後面的人,看起來像是從進擊才接觸的LH,今天是第一次來,反應看起來也是完全不瞭解LH任何相關和事前情報,但整個演出途中都都一直非常開心、很全力的在享受的樣子,對Revo的Talk也反映很好。
在臺上鞠躬時,我聽到後面傳來她的聲音「謝謝你們!要再來啊!」
一瞬間就有了實感,他的音樂和他對作品的熱情,確確實實的傳達到了他想傳達到的人們的心裡。

固定環節【心臓を捧げよ!】【Jager!】

所有人退場,歌姬們即將下臺的時候突然跳起來給了一個飛吻,全場驚叫。
然後團長突然單膝下跪伸手做了個空氣屏障。

團長:我剛才使用了リフレク的咒語(最終幻想裡的魔法反彈屏障)~在這裡張開屏障把各種魔法都反彈回去了~

所以你為什麼每次!都這麼!執著的!不讓我們接到飛吻!憑什麼!(捶地)

團長:今天也好開心啊
團長:其實更想去更多的地方的,也想更加用更多樂器表現自己的音樂,如果可以的話也想再加入小號啊銅管木管合唱隊等等,也想加入更多的成員來演奏,但是因為場所等等的問題無法實現。像這次就其實已經比起上次的tour來說增加了絃樂團的成員。在提高舞臺的完成度的同時,也依然希望能夠更隨便的去往各種地方。這都是因為大家的支援才能達成的。
團長:今後還想去更多的地方,寫更多曲子,不光是Linked Horizon,Sound Horizon也是一樣,希望能更加努力的將歌曲的世界觀傳達給各位,也希望大家能更多從我們的Live中獲得樂趣

團長:有個事情之前一直沒機會說,現在想說一下…巡演也舉行了很多場,開始步入正軌了。在此我希望大家能給Staff們鼓鼓掌——
\(熱烈的掌聲)/
團長:今天這個舞臺能夠實現,並不光只靠臺上的這些人的努力,還要倚靠很多在舞臺後面默默的支援和付出的人們。所以就算是那些在過道維持秩序的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大叔們,希望你們回去的時候能夠他們說一句「謝謝你們,今天很開心」
(啊我真喜歡他這種地方……)
團長:我們會作為鎖地平團的代表繼續巡迴全國各地,和當地的大家見面,然後同時增加城牆教的信徒(wwwwww)。今天來到現場的各位,就算是第一次來的人,也已經是鎖地平團的一員了
團長:以後有機會還想來石川,既然已經強行讓你們加入鎖地平團了,等我們下次來的時候希望大家還能聚集起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大家都要健健康康的啊
\好的——/
團長:嘛實在來不了也沒事的,大家也有工作忙的時候。但是還是要健健康康的哦,我們也會努力活動下去的

團長:大家還留著力氣吧?最後想讓大家合唱一首歌,作為課題曲的自然是《獻出心臟!》
團長:關於這個獻出心臟,我希望大家唱的時候能夠一邊想著究竟是為什麼而獻出心臟。不論是自己,還是今天聚集在這裡的其他人,大家都有屬於自己的戰鬥。希望大家能夠思考著這些,燃燒自己鮮紅的心臟。
團長:希望這份力量能夠或多或少的留存在你們心中。
團長:下次再相聚吧鎖地平團的各位!

團長:(手比在胸口全身向後仰去)心——臓を捧げよ————————!!!!!!!!!!!!!!!!!!!!!!!

~《心臓を捧げよ!》卡拉OK版~

他最後的這句,是完全從腹腔最底處發出的,用盡全身的力氣,被事後被追隨他十年以上的粉絲評價為【第一次聽到他發出這種聲音??】【你還能發出這種聲音??】,像彷彿要喊出靈魂一樣這聲嘶吼。通過空氣的振動直接傳遞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膜與靈魂深處,震的人頭皮發麻全身立起雞皮疙瘩,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湧出來。

要用語言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有這樣的威力。

在之後的合唱裡我哭得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