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帶
原文首發於作者部落格。地址:http://gonbu.blogspot.jp/2017/08/linked-horizon-live-tour-82-repo.html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前言

總覺得橫須賀公演已經變成這次tour中對我而言的神公演了…音響效果好棒、座位在前段、團長也狀態絕佳、整場公演的時間節奏抓得很剛好,真的是挑不出什麼毛病…神公演…

蠻早就到會場了,在外面排隊等物販和蓋章,第一次參與了物販開始時Staff帶領的『心臓を捧げよう!』『はっ!!』儀式(?)
而且這次在結帳拿好東西staff行心臟禮時也有好好用心臟禮回禮了~好開心~

今天的印章↓

P_20170826_160003_vHDR_Auto_1.jpg

在前面這邊先寫一些沒辦法放在特定曲子的部分:
繼續之前的公演,他在間奏的時候會揮拳打節奏,然後今天還看到他開始一邊打節奏一邊跟著吆喝(當然臺下聽不到聲音)

然後已經忘記是哪首了,總之是他有彈吉他的那幾首之一,間奏的時候看到他歡快的背著吉他轉身跳躍了一下。我就想說他這次巡演怎麼都這麼乖都沒有在臺上蹦蹦跳跳,看來終於忍不住了呢~

也有看到他抓著手上的海帶玩,在那邊甩啊甩的,還跑去模仿舞者的動作www

開場前イスカ的廣播

「感謝各位光臨Revo團長所率領的2017 Live Tour 『進擊的軌跡』。橫須賀支部的各位,晚上好,我是鎖地平團傳令班的新兵イスカ。」
「聽說橫須賀這裡設有美軍的基地。雖然我還只是剛入團沒多久的新兵,但是為了支援我們鎖地平團今後的發展,我打算要展開基地內部調查。但是,在美軍基地要是聽不懂對方的話,未免也太遜了,因此離開金澤支部後,我就前往車站前進行留學,今天終於要獨自前往調查了!然而卻被告知『如果沒有關係者的陪同是無法進入的』吃了閉門羹,車站前留學的努力付諸流水,『何の成果も、得られませんでした…ッ!(沒有獲得任何成果!)』,十分失望。」←漫畫第一卷的臺詞,東京公演第一天的紀念章用的梗。
「但是,門口的肌肉男大哥很好心的告訴我,這個月的5號有『橫須賀基地開放日』的祭典,那天的話『可以進去喔!』,為此,希望務必能再回到橫須賀,趁著這個機會參加祭典…和進行基地調查!」

「這件事就先放到一邊,接下來想和各位說明本次公演的注意事項。」
然後就是常規的場前宣導,今天一樣有攝影師。

6:30時第二次廣播,那個『何の成果も、得られませんでした…ッ!』稍微、差點笑場了,但是今天イスカ醬很好的完成了廣播!沒有吃螺絲!給イスカ醬鼓掌~

2ヶ月後の君へ

今天!團長!歌唱得真好!!!
從第一首二月後一直到最後的青花都表現得超好!簡直完美!
這個場地的音響效果也很好,是目前參加過的場次中最好的,於是結合起來的效果真的很驚人,讓人捨不得分出心力去打call,想全副身心專注的聽他唱歌,想一直聽下去。
我還以為都第四場了應該可以去看一下樂手啊舞者什麼的,結果還是太天真了,只要他在臺上唱歌演奏,我就沒辦法分出心力做其他的事,眼睛會一直被他吸引過去。

MC

結束後先轉暗,然後才開始MC。流程大概都差不多,燈重新亮起來之後大家看到他就開始歡呼和尖叫,然後他就先自我介紹「大家好,我們是Linked Horizon~」
「今天歡迎大家來到這裡~
不過說歡迎,其實現在還在巡迴中,一下子去這裡一下子去那裡,我只是聽從staff的吩咐,就這樣坐上車、被蒙著眼睛來的,所以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這裡是哪啊~?」\橫須賀ーー!/
「說橫須賀的話或許熱愛神奈川縣的人會覺得『不要拿橫須賀代表神奈川!』,所以這部分請不要擴散ー!(手指剪刀)」
「我以前的巡迴演出雖然有到過神奈川,但是橫須賀還是第一次,今天能看到大家聚集在這裡,真的非常高興。(鞠躬)」
然後一樣問了第一次來他的演唱會的人有誰,臺下就舉手和鼓掌。
「謝謝你們。剛剛也說到,這次的巡演會去很多地方,既然難得我們都去了這麼多地方,希望住在當地附近的人都能沒有負擔的來看離家近的公演。」
因為這次的場地舞臺離觀眾很近,他MC又習慣站在舞臺離觀眾席最近的邊上,就刻意看了一下,「總覺得,今天好近啊!感覺會有種壓迫感啊~所以今天演出的時候大家都會退一步(往後退),大概在這附近吧,這個距離比較自然。」\欸~~/
「開玩笑的~沒有這回事喔w(回到舞臺邊上)」
「最後面的人可能有點遠,但是我們的進擊愛是能夠傳達到那邊的,今天直到最後,都請各位多多指教。(鞠躬)」

「首先是2ヶ月後の君へ,這首歌其實不是跟進擊的故事有關的歌,而是我想傳遞的想法。
是身為粉絲的我,為了給進擊的巨人應援而作的一首曲子。有點像是我跑到進擊的世界裡玩這樣。」
然後講了一下接下來的曲子的構成,MC就結束了。

十四文字の伝言

今天的十四文字好像錯了一句,但是我完全沒發現,事後看推才知道的。松本媽媽完全沒有動搖啊。

最期の戦果後MC

戰果結束後他一樣上來作MC,然後有些人三三兩兩的坐下,剩下的人看起來有點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坐,他就說「沒事的喔,請坐下吧。」
「說到目前為止的流程的話,就是和專輯一樣的順序,接下來的曲子是神之偉業,不過我看大家都已經準備萬全了嘛(笑)那個w有人已經戴好壁教的項鍊了www」看到項鍊他看起來有一點驚訝但是還蠻開心的。
「是這樣的,我在之前的公演有說到成員們都戴上了壁教的項鍊,外面沒有,是我們擅自做出來的,所以是非賣品,擅自賣了的話會被罵的,你們想要的話可以自己做。這樣的話,然後有些人就紛紛戴了自己作的過來。這樣積極的參與方式也很好。嗯,SHLH裡有很多這種喜歡製作東西的人,不管手巧不巧,能一起享受live的樂趣,我也覺得很高興~」P席戴了項鍊的幾位在他講到項鍊的時候就舉手跟他比YA,很開心的樣子,他也一直笑。

「但是不是說項鍊是必要的喔!就算沒有也沒關係,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是沒有的吧?那也沒關係,接下來要請在這裡的大家都成為教徒。」
「那個…怎麼說呢…(思考)…怎麼說好呢……(繼續思考)」感覺他真的在拼命思考比較好的說法,不想讓人有種要有項鍊才對的感覺。
「嗯…比如變裝,或是像cosplay,從外在的打扮下手,會更容易帶入到角色裡,這也是一種方式。但是沒有也能做到的,那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接下來解釋那個壁教pose「其實壁教有專屬的祈禱pose,像這樣和旁邊的人手挽手。組成人的鎖鏈,就像Wall Yokosuka(橫須賀之牆)那樣。但是這不是強制的喔!看圖應該也看得出來,這個(比了一下姿勢)如果要能夠把手並起來,和旁邊的人其實貼得蠻近的,或許也有比較害羞的人,如果覺得『我很害羞的!和隔壁的人挽手都做不到的害羞!』那也沒關係,完全沒問題,這不是強制的。」『不是強制的』強調了兩次。
「大家應該已經稍微休息到了吧,那就請站起來吧。」
「做之前請問一下旁邊的人『良いスカ?』,旁邊的人如果沒問題就回答『ヨコスカ!』(又在玩同音梗www),害羞的人就回答『No Jäger!』就好了~」他一邊說臺下大家就開始挽手,「最近似乎也開始有穿過通路連起來的作法。」聽他這麼一說,本來被通路隔開的左右兩區塊的人就自動往中間靠攏,於是全場真的所有人都做成了一排排人的鎖鏈。
其實前幾場雖然勾了手,但是我的話是沒辦法真的像動畫那個pose雙手在胸前合起來,但是今天這場大家的動作就都很標準,和兩旁的人很貼近,我才終於能在胸前把手握起來。
「完成了…!Wall Yokosuka(橫須賀之牆)完成了!看起來很堅固呢~」
「但是如果被鎧之巨人一衝你們可能就『碰碰碰碰碰』的飛出去了(做出鎧之巨人撞破城牆那一幕的姿勢)」
「啊、但是如果大家獻上真誠的祈禱,那份堅信的心搞不好就會讓城牆變堅固喔!」

差不多都準備好要開始之前,他在退場之前說「因為這是首祈禱的曲子,所以各位不僅僅只是聽,如果可以在心中祈禱或許會更好。大家應該各自都有著想祈求的事,家人的事也好、朋友的事也好,旁邊汗濕的手臂的主人的幸福也好,人的心是可以成為從微小的事情到巨大的事情、都能驅動的力量。」那個『小さなことから大きなことまで、動かす力』是日本做農業機械和引擎的公司YANMAR的著名主題曲的中心口號。

後來看推特才看到,英醬和Sascha今天有來看公演,英醬發推說「隔壁的是我認識的人中最巨人的人,挽手好難」

神の御業

今天因為坐得比較近,特意看了一下,除了歌姬,其實在一層舞臺扮演教徒的樂手+舞者陣,嘴上是有在對口型的。有些人的位置背光看不清楚,YUKI和淳士還蠻明顯有在唱的,還有一個舞者也唱得很起勁,應該是涉谷?

自由の翼

曲子結束後他重新登臺,是做著那個壁教pose出來的,一臉莊嚴,麥克風拿在握起來的兩隻手中間www
「其實在後臺有螢幕可以看到前場的樣子,我從那裡有看到,各位都擺出了非常出色的信徒表情呢!」
「日本對宗教蠻寬容的所以還好,但是這部分在海外要怎麼辦啊~不知道到底行不行得通。嗯,我也是有在考慮這些事情的喔。」
「那麼接下來要再次回到搖滾風了。不過在開始之前呢,我偶爾也想彈彈吉他~」\哇!/
Staff拿出自由之翼幫他背好,另一名Staff架好麥克風架。
他先調整好麥克風之後繼續說「剛剛迅速的進行到這裡了,接下來是Season1的第二部片頭曲『自由之翼』。進行到這裡各位應該已經發現了,這次的LIVE在後方有影像配合,這是為了表現出樂曲的世界觀。現在想請各位再一次回想起進擊的巨人的世界,再一次回想起你們在進擊的巨人中的經歷,『啊這一幕我很喜歡!』希望能讓各位記起這樣的感動。」
到這裡MC就結束了,該進演出,他就提了一句「請大家在喜歡的時機站起來吧~」
臺下三三兩兩要站起來,「啊不是說現在。坐著也沒關係喔,等一下音樂『磅!』的一下開始的時候大家應該就會『刷』地站起來了~」
「那麼,『自由之翼』。」
說實話,就算他這樣說,也完全不知道該什麼時候站起來!
於是,一開始的前奏,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站起來,其他人差不多是在一開始的德文歌詞結束的那聲『nächsten Kampf!!』才一起站起來打call。然後中間我看到有些人因為不知道該不該站所以半蹲著縮在座位上,他看著看著就不小心笑了一下。

自由の代償

他在唱代價的時候有刻意把「自由之翼」「自由之士兵」「自由之戰士」「自由之犧牲」幾個詞的唱腔做區分。然後總覺得他自由之翼的姿勢進化了…手勢雖然沒變,但是他整個身體會跟著動,之前基本就一隻手在動。今天除了歌唱得很完美,感覺他的動作也都有變大。

捧心前MC

「後半戰也一路衝刺過來了~!」\(鼓掌)/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首了」\欸ーーー/
「那要怎麼辦呢?再唱一次神之偉業嗎?」\哇~/
「那樣也蠻新鮮的,不過用神之偉業做結尾的話等一下大家走出會場都會是這個姿勢了(做出神偉業的pose走了兩步)(莊嚴臉)」\www/

「不過結束的曲子果然還是想要和大家一起獻出心臟做結束。我平常的Live常常會有一些臺詞啦合唱啦Jump之類的,Jäger也是類似的東西,總之就是能讓大家一起燃起來的作法,其他的藝人也會有對吧?比如這樣揮手(做動作)、或是這樣jump之類的(X Jump),各家都有不同的作法。」他竟然做了X Japan的X Jump!而且還超標準的是用手臂不是手腕。

「不過今天在座的各位完全不知道這些也沒關係。這次是想盡量不要用到一些約定俗成的東西,而是只要喜歡進擊的人就都可以樂在其中。
等一下的曲子,想請大家合唱。然後除了合唱以外,只有合唱雖然也很有足夠的一體感,但是還是想加上一些動作,更能融入到進擊的世界裡。接下來會簡單的做一些練習,但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會有點不安,所以先把歌姬和舞者們叫出來吧~」於是歌姬和舞者登臺。
「等一下演出的時候我可能會出錯,到時候請不用管我,跟著我身後這些優秀的成員做就好,誰的打擊率最高呢~(回頭看了一下,月香比出大姆指)如果這些比我優秀的人也出錯了…那我就不知道了(๑•́ ₃ •̀๑)」 \www/

心臓を捧げよ

動作說明
「等一下會一邊唱一邊說明~」
五十嵐和淳士就開始伴奏,他就開始唱「捧げよ、捧げよ、一旦止まって〜胸に~ここら辺は適當にやりすごし〜もう一度拳を上げる〜〜 捧げよ、捧げよ、2倍速で〜心臓を捧げよ~この辺もやりすごし〜最後〜に手を上げる〜〜」
替歌完成…!
不像之前是即興隨便唱出來的,這個看得出來絕對是事先想好的,是完完整整的是整段唱詞。
臺下大家就一邊學動作一邊笑w
他一邊唱也笑得蠻開心的。
「歌詞有一二三段不一樣的地方,請各位替換進去。然後最後有一段比較安靜的、只有合唱團的地方,這裡一動也不動!畢竟這裡如果也做了,感覺情緒就太High了,雖然這樣可能也不錯,但是果然分階段往上升比較好(做了個階梯的手勢),這樣在最後會有加倍的感覺。」
「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身為鎖地平團的團長,大家在入場的時候就自動入團了,所以在這裡的各位都是鎖地平團橫須賀支部的團員!」\喔喔喔!!!/
「我身為團長,接下來就給大家一個團長命令吧。」
『心臓を捧げよう!!!!』
\\はっ!!!//
我這次跟上了回覆的敬禮!

字幕

跟之前一樣,地點部分改成「因有著世界三大紀念艦三笠而聞名的橫須賀」
果然玩了三笠艦的梗www
今天P席印章也是用了三笠艦。

現場混音

「聞きたイェーガー」call結束後團長重新上臺。
然後做出了倒退著的奇行種的動作www不過也有人說那是在模仿月球漫步?如果是的話還蠻失敗的www
「雖然也已經準備好了聴かせたイェーガー(想給你們聽),但是在那之前還有一些想做的事情。大家累了嗎?\不會ーー/
但是在座或許也有年長者,還是請大家坐下吧。」\(紛紛坐下)/
「這次的tour盡可能去了一些以前沒去過的地方,這樣的話也有可能會有沒聽過LH、SH的人會來,『這附近好像來了個什麼LH開演唱會啊(老人聲調)』『好像是這樣呢』『既然這麼近,要不要就去看看啊老婆婆』『好像不錯啊老頭子』」←出現啦!一人小劇場!
「於是陸續的從各地都有人來,在感到高興的同時,也有點擔心。因為運動量還挺大的不是嗎?所以各位,就算不是我在講話的時間,只要你覺得累了就坐下,保留體力,然後最後再大家一起用全力獻出心臟後回家。啊!不過要留下1%、2%的力量好好回家喔。就像智慧手機的電量一樣,嗯?但是1%、2%可能到不了家吧?5%左右吧?欸,不夠嗎?你們回到家要多少電量?10%?你住的地方好遠啊…是啊大家回家的距離都不一樣啊…」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考慮大家回家需要多少趴的電量啦www我很乖都有帶行動電源,不用擔心喔團長!
「總之留下回家需要的部份,剩下的部份就拿來全力獻出心臟吧。」

「雖然準備了安可,但是接下來想先做一些有趣的嘗試。」
接下來的說明跟之前差不多,就是講到他在CD裡面放入了很多的聲音,雖然是經過平衡的,但是每個人喜好不同,或許會覺得這個喜歡的樂器聽不清楚好可惜這樣。
「所以在這次的tour中,會讓P席的人來代表指定一種樂器做現場混音。我想聽起來應該會很不一樣,這也是Live感的一環,接下來我們也要和這個Live感一起去巡迴全國。」\(鼓掌)/

「今天的課題曲是自由的代價。」\哇!/
「不過這首不是第一名,如果真的都用第一名的曲子,那大概就都是一樣的曲子了。所以我們這邊也會做一些調整。」
然後就讓Staff上器材。
「(走到機材那邊)接下來我會用念力讓音樂播放!」
\(ざわざわ)/
大概是注意到臺下的反應,「嗯?啊對了!!(想起來)怎麼一副要開始的樣子!樂器還沒決定!」從音控臺那邊又走回前面,說要挑一個P席作為代表,今天戴了項鍊的人就舉手,他就笑了一下,「今天可不是舉了手就會被點到的展開喔~」
「那麼P席範圍的角落of角落是哪位?」
右邊最角落的人看起來一瞬間超慌亂的,誠惶誠恐的舉起手。
他看到就一邊走過去,「就是你了!來選一個喜歡的樂器吧。」
然後因為旁邊的音響是直接在舞臺上的,他一走到舞臺邊邊就有回音跑出來,趕緊退兩步,「好危險,太靠近麥克風的話…嗯?太靠近音響的話有點危險啊」
但是又想盡量靠近點到的人,就煩惱了一下,最後把麥克風背在身體後面,在舞臺最邊邊的地方半跪下來,稍微有點探出身體,要聽對方的回答。
被點到的人最後回答貝斯。
「貝斯!不錯呢~好!那麼接下來就來把貝斯UpUp(上げ上げ)〜」走回音控臺,講這句話的時候手指在那邊做熱身,像彈鋼琴一樣十指亂動。啊手指好漂亮…
「曲子的開始會用念力來做!」然後就做了個很帥氣的動作,超帥的!!!文字敘述不出來請參考這篇圖片repo:https://twitter.com/watership03/status/893037293019176960
而且音樂真的在他手揮起來的瞬間放出來了!

接下來就是看他在臺上很歡樂的玩混音。是說果然把貝斯單獨拉出來聽了之後,就覺得啊醬好辛苦啊…手指沒問題嗎…但是單聽貝斯也蠻帥的!
中間有一段他只把人聲去掉,然後說「卡拉OK模式~」大家就趕緊跟著唱了兩句。

我覺得最喜歡的一個地方,是他會時不時的把聲音消音,然後在要繼續把貝斯放出來之前他會自己哼旋律,等到聲音放出來之後可以是可以完全無縫銜接的!完全合拍!不愧是自己做的曲子!這就是音樂家Revo!
每次能看到他音樂家的一面就覺得好幸福~

放到「その意志の名はFreiheit」他就把聲音全部推掉,結束。

結束之後他去問了點貝斯的人,「怎麼樣呢?あっちゃん的貝斯帥嗎?」對方拼命點頭。
「普通不是會用撥片嗎?但是あっちゃん都是用手指彈的,可以彈出蠻柔和的聲音『撥撥撥~』,但是也有叫『スラップ奏法』的像這樣『噹噹噹噹~』比較強力的彈法,於是就可以變成這樣『撥ー撥撥咚、噹噹ー(唱)』」他、竟然、隨口用空氣貝斯清唱起了剛剛代價的貝斯旋律…竟然隨口就哼出來了…
寫過的樂譜是都裝在腦子裡了吧,真不愧是作曲家啊…
然後這段在講解貝斯,基本上全程看他做空氣貝斯做得很起勁,一直清唱做音效,表演貝斯表演得超歡,還跳來跳去的。「要帥一點就會變成這樣『噹噹噹噹噹噹!(唱)』」
「然後 IKUOさん的話就會變成『ドゥルルンルルル』,厲害到了讓人有點搞不清楚的地步。」
「只要向あっちゃん點單『這裡要帥氣的彈法!』他就會做到。代價裡面剛好有好幾種彈法,是很好的精彩看點。選了貝斯的角落of角落的你!Nice Choice!」
「就像這樣,每首樂曲都有精彩的地方,如果試著把注意力放在平常沒注意到的地方,或許會發現一些不同的東西,就能兩倍三倍的更加享受樂曲的樂趣。有興趣的話,也請各位務必嘗試看看(鞠躬)」

安可

「接下來要進入安可,會是和本篇完全不同的曲子。」然後就簡單說明SH跟LH的事,「那麼接下來想從SH的曲子裡挑一首,就交給歌ひげ、咳、交給歌姫們了。」
「歌ひげ是什麼啊w(自己笑)歌髭就糟糕了好嗎!(剪刀手)」歌髭→歌鬍子
「歌名就等各位聽過再說吧,敬請期待~」退場。

美しきもの

一開始是風聲,然後多了一段吉他,開始是YUKI獨彈,然後Aniki也加入變成二重奏。這段新加的吉他還蠻長的,還在拼命回想有哪首曲子開頭是吉他獨奏然後需要麥克風架的,就看到MANAMI走上舞臺,站定,開唱「君の大好きな〜」
我完全被嚇傻了
臺下也是一片驚呼
現場演奏的美物…追加了開頭吉他的美物…
然後背景影像…就是那個背景影像…就是那個RomanCon用的背景影像…哇啊啊啊啊我覺得我眼前彷彿重疊了RomanCon的DVD影像QQ

MANAMI有一些手勢演出。剛開口有點不太穩,後面唱得比較好,不過口琴還是Yuuki吹得好。
最後的「那裡可有Roman存在嗎」螢幕上出現Hortanse,是NeinCon用的那個(遮住另外半邊)。

結束之後團長重新登臺。
「這是『Roman』這張專輯裡的『美麗之物』。」\(鼓掌)/
「這首曲子的主角是吹著口琴傳達思念的少女。MANANI雖然唱歌是專業的,但是吹口琴不是專業的呢。」\(笑)/
「但是原曲中的少女也不是專業的口琴手,MANANI大概是完美帶入了少女的角色了,非常完美的再現了曲子。」\(鼓掌)/

「今天要一口氣唱兩首~!(伸出兩隻手的食指)雖然安可也一直都是兩首啦(笑)但是今天超想給你們聽Sound Horizon的曲子~」\\哇啊啊啊!!!//
這裡用的是二本立て:一場裡一次上映兩部影片。
「剛剛是比較沈靜的曲子,接下來就要來提升一下情緒,是Live中很能炒熱氣氛的曲子~」\喔喔!/
「如果聽了喜歡的話,歡迎來看看SH的Concert,或者買買CD,我也會很高興的。」
這邊他試著走到右邊那邊,然後說完本來要退場,結果發現比較遠要花比較多時間,「總覺得我一直都在這邊(左邊),是因為重心往這邊偏了嗎?雖然我也想著要多走到這邊(走到右邊)來,但是到這邊的話要走回去退場就會很花時間,所以不太能走過來…」
說著就走回左邊退場,一樣說了先不公佈歌名讓你們期待一下。

澪音の世界

唱到「少女の瞳に」福永做了圈住眼睛的動作
「soundhori~」call也都有做,這種全場沸騰的感覺真好啊~

結束後團長重新上來
「來自Sound Horizon的Elysion…Elysion這張專輯有點麻煩,分成兩張,這是在前奏曲收錄的。」
「這也是有點歷史的曲子了,是在出道前寫的歌,那時候還沒和這些成員相遇,鼓聲什麼的都還是用合成的,跟現在比起來是非常簡單的曲子,有種新鮮的感覺。
現在這樣的演奏感覺也很不錯吧,還能聽到一徹大哥的小提琴。這是由出色的樂團成員和福永美咲所呈現的澪音の世界,應該能讓各位發現一些新的魅力。」

成員介紹

「接下來想進行成員介紹。每次介紹都會出題目讓大家回答,今天的難度算是比較低的。」
今天的題目是「如果你是進擊的世界中的角色的話,大概能活到多久?」
這時候有些人三三兩兩的坐下,他就想起來提醒大家「啊你們可以坐下了喔,應該沒有被人欺負吧?在座位上放圖釘之類的『好痛!』這樣的?沒有吧?」

舞者

高衫あかね

出場擺出性感pose,還脫了一下外套,好帥~
あかね「想進入三笠在的班,因為大概是存活率最高的。」
Revo「不錯呢,あかねさん身體能力很好,應該能順利分配過去吧。」
あかね「但是我的生命線很短,所以大概還是很快就會死掉吧。」
Revo「咦是這樣嗎?」あかね就給他看手掌
Revo「那從今天開始就用超硬質刀給他戳戳戳,一點點給它延長吧!」

細木あゆ

出場時比著兩隻手反手圈住眼睛的姿勢(意會一下)。
Revo「啊咧?好像在哪裡看過的姿勢www」
あゆ「只是想做做要用到兩隻手的姿勢而已(笑)因為我之前都是拿著麥克風出來的。」
Revo「之前一直都是第一個呢~成員介紹如果每次都是一樣的順序大家也會無聊,所以從今天開始會打亂順序~」

あゆ「想當個雜魚士兵,然後在五十幾卷的時候出來一下,『原來這角色還活著啊!』這樣。」
Revo「五十幾卷www如果能一直出下去就好了呢,但是諫山老師似乎已經在往結束的方向前進了~」←看到進擊粉說,這是諫山老師在某次訪談裡提到的。所以團長連訪談都有在看啊~完全就是粉!
Revo「諫山老師後續的發展,想一直追下去呢。」
あゆ「是啊!」

渋谷亙宏

介紹的時候說是「しぶっち(渋親)」
做了個超柔軟的動作←語彙力0

Revo「身體好柔軟啊!」
渋谷「我大概只是個一般的市井小民,然後在第一卷就死掉了吧。」←沒有任何前言就回答完的しぶっち
Revo「好快?!各方面都太快了吧?!」←吐槽的團長www

Revo「那樣好浪費啊,明明身體能力就很強啊!」
渋谷「逃走的時候不是船都載滿了嗎?我一定是搭不上被留下來的那個,只好悲傷的回到家,躲在地下室,但是水跟存糧大概只夠撐一個月吧,最後就一個人很寂寞的死掉這樣。」
Revo「一個月啊…」
渋谷「最後只能直接把泡麵拿來啃著吃,一天只吃一點,計算剩下的還能活多久這樣。」
Revo「這是什麼好有現實感的畫面啊www」

松村武司

松村「其實原作裡面有和我很像的角色喔,11卷在城牆上貝爾托特巨人化之後和他戰鬥『這傢伙只是體型大而已!』殺過去,最後被蒸汽『呼哇』的吹飛了的傢伙。」
Revo「什麼樣的?(試著回想漫畫)」
松村「戴著眼鏡的、還有鬍子的角色(比劃)」
Revo「沒有印象啊www我回去看看!」

「那麼今天要從樂團成員還是歌姬開始呢~(思考)那就歌姬吧!」\(鼓掌)/
「首先是月香ー!」

月香

Revo「特地從月亮過來真是謝謝妳了。」
月香「嗯…???(思考)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可以請你再講一次嗎?(認真臉)」
Revo「欸?(掙紮了一下要不要重講)…特地從月亮過來真是謝謝妳了www(自暴自棄)」
特意裝傻結果對方沒聽到還要再講一次真是太尷尬了www月香GJ!!
月香「啊(終於聽懂了)!不會不會w」
Revo「好的Cutーー(對臺下比剪刀手)」

月香「果然還是想活到最終卷呢。我應該加入不了調查兵團,可能就在某個酒吧工作,就像卡露拉的媽媽工作的酒館…嗯?卡露拉的媽媽??」應該是想講卡露拉媽媽,講錯了w
Revo「卡露拉的媽媽www不過(動畫)還沒做到那邊呢!」
月香「欸!?」
Revo「好的各位從記憶裡(比剪刀手)」月香跟著比剪刀手。
Revo「不過應該也有看過漫畫的人在。想在酒館工作?」
月香「我應該會在酒館工作,一邊唱唱歌。說起來,漫畫裡好像不怎麼有關於音樂的話題?」
Revo「確實,音樂的話題好像沒出現過呢。但是絕對有的!」
Revo「因為那個世界的音樂不太興盛,所以能成為首屈一指的人才呢。我也過去那邊的話寫的歌應該會爆紅吧,Get Wild之類的『這是我做的曲子喔,厲害吧!』,我還是知道挺多厲害的曲子的喔~(笑)」
月香「www」
月香「我想成為那個酒吧的瑪丹娜之類的,然後被大家守護著活到最後,『這個人是貴重的人才,必須保護好她!』這樣。」
Revo「嗯~不過諫山老師沒有這麼溫柔呢」
月香「因為是魔鬼(鬼)呢(笑)不過我即使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也想唱到最後。」大家鼓掌
月香超帥的!!!

柳麻美

麻美一出來大家就喊\好可愛ーー/
然後團長就「大概有30可愛呢~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一邊做出按鈕的動作。這個又是日本綜藝節目的梗了,節目名是『トリビアの泉~素晴らしきムダ知識~』,來賓在聽到覺得「へぇ〜原來如此」的內容後就按手邊的按鈕計分。按鈕就被人取叫「へぇボタン」這樣。

麻美「我也和小月一樣想活到最終卷。但是我會進入調查兵團,想和三笠呼吸一樣的空氣!(做深呼吸的動作)」
麻美「成績大概會在28名左右吧。角色地位大概是約翰或柯尼這樣的,啊、對不起!太過厚臉皮了嗎?!」
Revo「不會不會不會。不過在調查兵團的話,重要的還是活下去的能力呢。」
麻美「我因為有在練合氣道(比姿勢),身體能力還是有點自信的,平衡感也不錯(走平衡木的動作),立體機動裝置應該沒問題。」\喔喔!/

麻美「想在三笠身邊出沒,想給三笠整理圍巾!雖然我的成績不是那麼好,可能比較難接近。」
Revo「但是成績上位的前輩都會慢慢的死掉減少,然後就這樣漸漸升上去了也說不定呢~」
Revo「啊這位姊姊(お姉さん)你的圍巾亂了喔(對空氣伸出手整理圍巾)好了這樣就OK了。」
麻美「啊、香味真好聞(做聞味道的動作)」
Revo「再繼續下去就會變成不同型別的漫畫了還是就此打住吧www」
麻美「(妄想)非常美味謝謝!」
Revo「這邊才是謝謝~」

松本英子

英子「總之不想在第一卷就死掉。」
Revo「啊,的確會這麼想呢。」
英子「這樣的人該在哪裡出場才好?」
團長就想了一下說「路人之類的?」
英子「那就是路人,我想當能活下去的路人。但是路人活得下去嗎?」
Revo「怎麼樣呢…但是只要家不被炸彈攻擊、沒有巨人跑進來,應該就能平安活到最終卷吧。」

福永実咲

実咲做著剛剛澪音的那個圈住眼睛的動作出場。
Revo「能看到很遠的地方~連各位的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然後就是關於題目的回答。
実咲「我認真的考慮過了。如果我的青梅竹馬進入了調查兵團,我也會追著一起加入吧。但是因為我其實不想死,所以不會做到像艾連他們那樣拼命『我要驅除巨人!』,大概就是一邊假裝有在戰鬥一邊逃跑的型別吧。」
Revo「不是有那種負責傳達情報的人嗎?『巨人來了ーー』(做動作)一邊往反方向逃跑這樣。」
実咲「就是那個!!!我想成為那樣的角色。」
Revo「然後最終卷在角色大集合的時候讓人覺得『咦?角色群裡有這個孩子來著?』」

MANAMI

MANAMI「我其實比較懦弱,所以對這個問題認真的想了一下,結論是想在超大巨人破壞牆壁前死掉。」
Revo「啊ーー也有這種思路呢。」
MANAMI「因為我不想看到朋友和親人被巨人吃掉,所以想在那和平的一百年間死掉。」
Revo「這個題目跟現在實際的年齡也沒有關係,搞不好其實是一路活到變成了老婆婆之後安詳地去世。『啊〜本來想過巨人會不會來,看來果然是不會來吧~』這麼死去,然後隔天牆壁就被破壞了這樣。」
MANAMI「和平的結束一生最好了。真相什麼的不知道也沒關係。」
Revo「放到現實裡的話確實會這麼想呢。雖然這樣有點不像進擊的巨人會有的氛圍,但是這樣或許也很好。」

五十嵐宏志

五十嵐「大家好我是らっしー」
Revo「らっしー覺得自己能活到第幾卷?」
五十嵐「那個啊~今天我想配合音樂來說。」
Revo「喔??」
然後五十嵐就去操作右手邊的器材,播放BGM(日本搞笑藝人ブルゾンちえみ的有名段子「ダーティーワーク」的BGM)
五十嵐「你覺得らっしー能活到第幾卷?」
五十嵐「只在35卷!」 這個總之就是在模仿『ダーティーワーク』的搞笑橋段,那裡面有個提問『你以為世界上有多少男人?35億!』
團長在一旁爆笑www
らっしー把音樂關掉後團長一邊笑一邊說「欸~已經沒了嗎?還想多聽一點的說www」五十嵐就搖搖手錶示沒了。
Revo「那個(音樂)是什麼時候做的啊?」
五十嵐「彩排中做的。」
Revo「彩排?!真是遊刃有餘啊~」
Revo「欸、所以只在35卷的意思是?」
五十嵐「在35卷登場在35卷死掉,這樣的角色。」順帶一題目前最新單行本是23集。

五十嵐「其實我前幾天看到的電影,是黑白的,主角最後在電梯裡被轟頭而死,那個頭被轟掉後『啪嗒』一聲身體坐倒、就像人偶一樣的死法我覺得蠻有震撼力的,個人很中意。所以也想像那樣被『吧碦』一聲咬掉頭的死掉。」
五十嵐「不過作為一個粉絲,希望能一路出到50集呢~」
Revo「會怎麼樣呢~不過故事繼續發展下去,如果能賣到35億就好了呢~」→繼續『ダーティーワーク』的梗

弦一徹

弦一徹「我的話應該會進入調查兵團。訓練時期成績雖然挺優秀的,但是實戰的時候大概會因為太嫌過麻煩,看到有機會就覺得『可以上!』,無謀的衝出去所以一下子就死掉了。」
Revo「這是什麼好有現實感啊www」
弦一徹「但是這樣的話角色個性可能就和利威爾重疊了。利威爾不是童年挺慘的嗎?我的話,看起來雖然不像,不過出身還是挺良好的。」
Revo「是這樣沒錯呢。」
弦一徹「所以大概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個性雖然很像但是應該會跟利威爾完全合不來吧。」
Revo「噗www」

弦樂團成員代表

今天是大提琴的中村俊之先生。
中村「我能問一下跟問題無關的事嗎?」
Revo「請講?」
中村「那個…漫畫裡剛開始的時候,不是會在畫面上出現數字嗎?」
Revo「(想了一下)啊,確實有呢。」
中村「那個是年代嗎?」
Revo「大概是類似的東西吧。」
中村「那個數字現在到多少了?最近還有出現嗎?」
Revo「最近……(回想)沒有呢,最近。」
中村「果然沒有了嗎,就想說後面好像都沒看到了。」
Revo「一開始的時候不是年代會跳嗎?那個數字大概是為了這個,大概因為最近時間軸沒怎麼跳躍,所以可能就沒有那個需要了吧。」
中村「啊ーー原來如此。進擊中不是有很多伏筆嗎,我還想說那是不是也是某種伏筆呢。我還在想『諫山老師該不會是忘了有這回事吧』」
Revo「www我想那應該不是吧www」
中村「那,我想成為像那個數字一樣的伏筆。」
Revo「本來還在擔心這個話題要持續到哪裡結果突然就回到正題了?!(笑)欸?想成為伏筆是什麼意思??」
中村「看起來好像很有故事的角色,然後到一半就默默消失了,最後偶爾會被人家想起『說起來那傢伙跑哪去了?』這樣。」

中村先生結束後他要走下階梯去問Aniki的途中感慨了一下:「這樣問下來發現真的是有各種人、各種回答呢」

西山毅

Revo「那接下來就來介紹樂團的王子大人,西山毅!」
Aniki「我也可以說一下無關的話題嗎?」
Revo「請講www」
Aniki「昨天不是有地震嗎?大家都沒事吧?」\沒事ーー/
Aniki「你們平時會準備著避難用品嗎?我根本就沒準備避難用品,如果遇到很大的地震,會覺得『啊地球大概要完蛋了吧』就這樣放棄求生繼續睡覺。我想巨人來的時候應該也是直接放棄,就這樣睡下去,然後就連同房子一起被巨人踩死了吧。所以大概在第一集就死了ー」
Revo「這就是『1巻で一貫の終わり』吧www(笑)」又在講冷笑話了這個大叔~~~
「1巻」和「一貫」都讀作「いっかん」,「一貫の終わり」有種『萬事皆休』的用法在。順帶一提,本來這個片語正確的應該是「一巻の終わり」,只是現在很多人會用錯字的「一貫の終わり」。

因為前幾次都是Aniki最後一個,Aniki問完後想了一下才發現還有YUKI他們沒有問
「啊Aniki講完後就有一種要結束的感覺,抱歉!還有YUKI、あちゃん,還有淳士這邊都還沒問到!」

YUKI

「我雖然會進入調查兵團,但是因為我還是很愛惜自己的生命的,大概就是大家在前線作戰的時候我在後方偷偷戰鬥一下這樣就好。不用太顯眼也沒關係,5分鐘的曲子只要給我16小節的solo就夠了,大概是這樣。雖然是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角色,不過應該是能馬馬虎虎的活下去吧~」
「但是因為我最喜歡冰結了,如果團長送我冰結的話我可能就太過高興,一口氣喝掉之後『能行!』第一個衝出去突擊,然後就死掉了吧。所以也有可能在OP就死了~」

淳士

因為鼓在舞臺二層,他一邊問,然後就把身體半靠在那個牆上,感覺有種莫名的帥氣><

淳士「雖然我也想活下去,但是因為我在各方面都很醒目(摸了一下頭髮),所以大概在第一集巨人闖進來時就會被巨人吃掉吧。」
Revo「雖然不知道巨人能不能辨別顏色,不過如果可以的話,的確很顯眼呢~」
淳士「100%會被發現,『那傢伙是誰啊』這樣,被抓起來『噗疵』一聲。」
淳士「不過都是要死的話,希望能『啊唔』的一口吃掉。」
Revo「一點一點的被吃掉很討厭呢~」
淳士「那種絕對不想!不可能!絕對很痛!說起來那樣的世界超可怕的,並不怎麼想變成裡面的人啊。」

長谷川淳

あっちゃん「我的話果然還是想一直活到最新一集啊~但是因為我很膽小,雖然很膽小但是又想耍帥,所以雖然會進調查兵團,但是應該會專注努力在活下去這件事上吧。」
あっちゃん「但是我雖然很膽小,如果被逼到極限的話反而會爆發,衝上去放手一搏,然後就這樣死了。
Revo「最後想報一箭之仇這樣?」
あっちゃん「不是,單純只是自暴自棄而已w『無所謂了啦!!』這樣衝上去。」
Revo「所以被逼到極限的あっちゃん就跟喝了冰結的YUKI一樣了呢ww」
あっちゃん「是這樣呢www」

Revo

問完あっちゃん之後他轉過來就講起自己的部分,「我的話大概也是很快就會死的型別吧。然後在最終回的時候出現個墳墓,約翰來墳前敬酒『やったぞ、Revo(我們做到了喔,Revo)』這樣。」那根本是馬可的位置吧w老實說你到底覬覦馬可的位置多久了這個約翰廚www

特別演奏

今天是大天使あっちゃん!
あっちゃん「沒想到剛剛會點到貝斯啊~」
Revo「是啊!剛剛我也嚇了一跳,想說這樣就跟後面重複了,超有live感的~」

演奏的是最後的戰果。團長偷偷跑去後面的桌子拿水喝。
剛開始只是彈貝斯,然後有staff拿了麥克風架出來,あっちゃん就開口唱歌了!
歌詞記不清楚的地方就哼過去,然後最後一句 「私は最期まで屈しない」 一邊唱一邊抓著麥克風架一起倒在地上。
結束之後再爬起來,「謝謝大家~」
Revo「你只是想做做看而已吧www」
あっちゃん「只是想做做看而已www」
Revo「真是在恰好的時機把麥克風架拿出來了呢,彩排的時候還什麼都沒看到,這個有和実咲商量過的嗎?」
実咲在旁邊一直笑w

「那麼接下來就真的是最後的曲子了。剛剛應該都有休息了,現在就請大家站起來吧~」
他看了一下客席紛紛站起來到樣子,就突然「起立!」\?!(站好)/
「敬禮!」\(乖乖敬禮)/
大家敬禮完就都笑了www
「雖然趁勢就做了但是這個順序好像不太對喔,這樣一講就變成要結束了(笑)」
然後稍微介紹了一下青花,「因為本身就是衍生作品的曲子,所以也全力做成了符合氣氛的歡樂的曲子。和在這裡的全部成員一起,大家盡情歡鬧之後再回去吧!」
「請大家回到學生時代,啊雖然或許這裡也有現役的學生,不過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回歸童心吧,我們可是國一(俺たちは中一だ)!!!」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雖然事前完全沒有講到關於「Bravo」的事,不過最後把麥克風朝向客席的時候大家還是很主動的喊了「Bravoーー!」

謝幕

最後大家在排隊的時候,他看著成員慢慢出來排好隊,就笑得很開心的講了一句「楽しかった!(今天很開心!)」,感覺就是發自內心的覺得今天公演很開心。
每次看演出就已經很開心了,今天聽到他這句話,能知道他自己在演出中也很開心,就更激動了。果然還是要臺上臺下一起開心才好,快樂會加倍!
大家都站好後,照例謝幕「和在這裡的全部成員一起,參與了進擊的……(沈默)……唉~~~~(嘆了好長一口氣)……為什麼先講了這個,先講了『進擊的』的話不就結束了嗎…得從Linked Horizon開始啊……」
他嘆那口氣有點無可奈何、又有點自暴自棄的感覺,莫不是因為之前也常講錯?這次打定主意不要講錯結果又講錯了??
然後就重新振作精神,「Linked Horizon 2017 進擊的軌跡 Live tour,橫須賀公演,到這裡就結束了,今天非常感謝!!」

成員退場

通常團長都會趁這時間去喝水,不過今天あっちゃん也跑去喝水了,還學他一樣用兵長抓杯子的方式喝臺下就歡呼,然後他就說「我們是兵長飲み兄弟~」
兵長飲み就是專門指兵長那個抓杯子喝水的姿勢。

然後歌姬退場時他在一旁突然對客席用出了勇者鬥惡龍的反彈魔法用的守護咒文,然後歌姬飛吻的時候就在一旁配音「咚!咚!」←飛吻撞到防護壁的聲音
這個人又在妨礙歌姬對客席的飛吻www上次東京公演是跑上去抓住飛吻亂丟,這次變成魔法了嗎www

大家在那邊笑,然後歌姬也退場了,他就說「勇者鬥惡龍11(DQ11)上市了呢…但是並沒有時間玩!」這麼說的意思是已經買到了但是沒時間玩是吧??

終場致詞

「今天真的很開心!在各位的人生中,我想應該也會有很多開心的事,比如說這個月的少年Magazine也要發售了呢~」這個進擊廚w
「雖然難過的事情一定也很多,開心的事情的反面可能有著痛苦。但是即使遇到了痛苦的事,也依然繼續努力的人,都是因為有著各位在工作上的努力,我才能有水可用。沒有電的話就算是我也會覺得很困擾的,『好暗啊ー』這樣。因為各位的努力,我也才能度過日常生活,比如我身上穿的衣服(拉拉衣襬),可能在臺下的某個人就是『那是用我家生產的線做成的呢~高見さん來買了我家的線喔』這樣。每個人都與別人互相聯繫著,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在,這個世界才得以成形。」
「雖然這個世界不只有快樂的事,也有著難過的事、悲傷的事,和殘酷的事。但是,我希望能讓各位開心的享受人生,享受活著這件事。想傳達給大家『雖然人生有很多難過痛苦的事,但是開心的事也有很多喔!』」
「我想成為能散播快樂的人。當然這不是說我要以搞笑藝人為目標了喔,是音樂。大家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專業吧,我選擇的是音樂。」
「雖然最近也在娛樂這部分上下了功夫,我還是希望繼續用音樂讓各位覺得人生是很快樂的,這就是Revo今後的目標。」\(鼓掌)/
「謝謝。雖然要讓人能夠開心其實是很困難的,我其實還蠻容易『啊ー我已經不行了』這樣的,這種時候總是能從大家那裡獲得力量,繼續努力,就像生命球一樣。」臺下紛紛作出傳送力量過去的手勢
「但是因為我是很貪心的,只有一場公演是不夠的,」\欸~/
「接下來還會巡迴全國,在各地舉行公演,從各地的大家那裡獲得力量。」\(鼓掌)/
「真的很感謝大家,一直都是。(鞠躬)」

「那麼最後,雖然有些人只剩下5%電量回去可能有點糟糕,不過在最後還是想請大家一起獻出心臟之後再回去。」
開始講解
接下來的卡拉OK環節。說到「雖然可能大家喜歡的曲子有很多,但是今天在這裡,我想還是『獻出心臟!』最適合。剛剛學來的動作也可以用上,希望能讓大家獲得『明天也能繼續努力了!』的活力,全力獻出心臟。」

「我身為團長,最後就再給大家一個號令吧。(稍微準備了一下)最開始是以打算以100%來做的,現在逐漸層成了120%、130%,我想這一定是因為從各位那裡得到了力量。(深呼吸)那麼,要開始了喔。(吸氣)『心臓を!捧げよォ!!』」
\\はっ!!!//

全場合唱心臓を捧げよ,結束今天的公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