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帶
原文首發於作者部落格。地址:https://gonbu.blogspot.jp/2017/10/linked-horizon-live-tour-92att-show-box.html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本日開場:18:00 開演:19:00

前言

臺!灣!公!演!
等了快十年的臺灣公演!!!
有生之年竟然能看見Revo站在臺灣的舞臺上,聽他唱歌,在以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真的要感謝進擊的巨人動畫找了他寫OP,如果沒有紅蓮弓矢的大成功,估計真的要等到出道20週年才能有機會來臺灣公演了…
總之當初訊息一出,馬上就決定不管到時候人在哪工作,都要飛回臺灣參加。也還好有順利排到4天連假,9/1上完班衝機場,9/2一早的飛機回臺灣,到家丟完行李整完妝後就馬上衝向ATT和戰友會合。

※這兩天的repo因為想給日本的羅蘭們看,所以團長的部分有另外寫成日文(整篇是不可能的…)

※このレポは、Revoさんの言葉だけを日本語と中國語の両方で書きました。色々怪しいと思うのですが、Revoさんの初臺灣公演の姿、少してもみんなに伝えたら嬉しいと思います。
 
 

物販

物販開始時間是11:00,不管怎樣都是趕不上的…所以沒親眼看到這次軌跡Tour中慣例的物販開始時的心臟禮號令。不過有人有拍到:https://youtu.be/HNB4cHjZuvQ
是中文呢!
本來還想過海外場是不是會沒有,結果也有!真的各方面都是盡量做到和日本國內場一樣,好感動!
結帳的時候staff也一樣會用心臟禮行禮,「感謝您獻出您的心臟!」
我去買的時候紙膠帶已經完售了QAQQQ
其他想買的都已經在日本買好了,所以只買了海外限定版的場T。

今天的紀念章↓

2017-10-06%2002.40.33.jpg

因為出門前發生了一點事故,所以比預定時間晚出門,匆匆忙忙的趕到約好的地點,就看到好幾位戰友已經在那邊了。
領到了地平旅人事務所發的應援貼紙!
然後手忙腳亂的準備應援留言的東西。我這兩天真的是各種失智,多虧了朋友們的各種支援和包容QAQ
這次回國完全忘記要處理手機的事,各種聯絡不到人真的很抱歉QQ
也有好多人沒有好好打聲招呼,但是收到了小點心和貓昆布,很開心!謝謝你們!
也謝謝願意來寫留言的大家!大家都是我的小天使!我愛你們!

應援留言第一天:

2017-09-02%2017.47.07-2.jpg

大功告成!
把應援留言放入收粉絲信的箱子後就興奮的入場就坐。
位置在第一排!中間偏左一點。
第一排…超近的…超近的啊啊…坐在位置上整個冷靜不下來T△T
 

舞臺跟日本公演的場地比起來真的很小…也沒有分上下兩層,所有的樂手和舞者和歌手都要塞在同一層舞臺,感覺好辛苦喔!
然後重點是!沒有紗幕!
本來就有在擔心去到海外不知道有沒有紗幕,結果竟然真的沒有QAQ
他的演出是以有紗幕為前提排的,沒有紗幕有很多效果就做不出來了,真的好可惜QQ

然後不像日本的場地是左右兩邊+上層舞臺中間都有通道可以進出場,ATT只有左邊一個出口。
螢幕也只有後方一整面的一個大螢幕,日本的話是有分割螢幕。
開演前待機的時候螢幕是放黑底+這次巡演的Logo(日本是在紗幕上投影城牆),然後一樣有風聲。

然後應該也是因為舞臺小,這次弦樂團縮編成5人,舞者只有2人。(日本是弦樂團9人、舞者4人)

這些不同的地方可以看一下官方放出的兩個演唱會片段來確認:

第一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8n76OnH5U
第二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x_zm1BCBSE
 

開演前廣播

開演前15分鐘,出現了鎖地平團傳達班的廣播!臺灣也有呢!而且好好的用了中文!原本イスカ的口癖「〜であります」也用了「本人」來表達,真的好感動喔QQ

「衷心感謝各位蒞臨由我們鎖地平團Revo團長率領的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2017 進擊的軌跡巡迴公演。鎖地平團臺灣支部的各位,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臺下遲疑了一會之後鼓掌。

「本人是剛被分配到鎖地平團傳達般的新兵,達麗娜。在臺灣支部由本人代替伊絲卡為大家廣播報告。在日本擔任此任務的是和本人同期的新兵伊絲卡,但是她只有在語言學校學過一點英文,除此之外就只會講日文了。而本人卻有會說中文這個特殊技能,因此這次就由本人代替她的職務。至於本人為什麼會說中文,這個就說來話長了。對了,今天可是值得紀唸的鎖地平團跨越國境舉行海外公演的日子,太冗長的部分今天就只好忍痛割愛了。

本人沒有想到會接到廣播報告這個重責大任,感到非常光榮。但是伊絲卡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讓本人想起艾連・葉卡前輩在訓練兵時期,進行立體機動裝置的姿態訓練失敗時的樣子。

言歸正傳,本人事前對臺灣支部做過調查,第一次品嚐了臺灣支部的特色,小籠包,本人模仿了莎夏・布勞斯前輩的樣子,一口氣吃下一整個小籠包,結果被裡面既美味又燙口的湯汁給燙傷了。對於食用方法的事前調查的不足,本人深感反省。順帶一提,當時本人身邊的伊絲卡也一樣一口氣吃下了小籠包,被燙得快哭出來的樣子,可沒有逃過本人的眼睛。看來伊絲卡也非常貪吃。

總而言之,小籠包在本人吃過的食物中,排行前三名,十分的美味,所以本人決定明天再用正確的方式再品嚐一次。在臺灣支部的這段期間,三餐都吃小籠包也是沒有問題的!」

「閒話暫且不提,在演出開始前請允許本人傳達以下注意事項。」接下來就是常規的廣播。結束的時候說的是「謝謝各位願意聽我這一介新兵的廣播,報告完畢。」大家就鼓掌。
 
然後中間有一次ATT的官方廣播,一樣是場內禁止飲食禁止拍照這些常規的規定。
開演前5分鐘再一次由達麗娜廣播。然後進行智慧型發光手環的測試。真的在臺灣場也有手環覺得好感動好親切喔QQ(是要感動幾次)

因為ATT沒有紗幕,所以臺上staff在調音什麼的都看得一清二楚,感覺很新鮮。
臺上準備好之後,有看到staff在舞臺上比出「OK」的手勢,然後就全部退下去。
 

樂手入場

先是燈光轉暗,螢幕上的影像換成日本場一開始時的那個城牆,大家就開始鼓掌,然後從弦樂團開始一一入場,大家開始尖叫,總覺得一開始出來的弦樂團有被嚇到www
連一徹大哥都有一點被嚇到的樣子。
大家都有跟臺下揮揮手,我記得真木小姐揮手揮得好害羞的樣子w
樂手都先到位準備了之後,歌姬才一一上臺站定位,團長是最後上臺的,他一出現在臺邊,臺下尖叫聲整個加倍,瘋狂尖叫。

Revo團長!大家都很想見到你喔!
 

2ヶ月後の君へ

團長也到定點後,就開始演奏。
因為沒有紗幕也沒有二層舞臺,表現手法上應該是跟日本場挺不一樣的…應該,因為其實從他一上臺我就看不了其他東西了,後面螢幕的影像一丁點記憶都沒有orz
第一排真的、對心臟、超不好的
但是超幸福的
總之就是瘋狂看著他瘋狂打call,有一點點遺憾是今天第一天大家都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站起來。日本場是都會站,不過我也很少參加臺灣的live,不知道一般習慣怎麼樣,而且ATT又沒有段差,是平的,站著怕會擋到後面的人的視線,所以也不敢站,不然其實二月後這首歌好想站著啊QAQ

因為今天是中間偏左,YUKI Solo到臺前來的時候跟我的位置超近的…然後YUKI又超會電人的…眼睛對上了好幾次,還在這種超近的距離看到他吐舌頭,當下真的覺得心臟要爆炸了啊啊!

其實我從演奏到一半眼眶就開始酸了,雖然早就有預期這兩天公演眼妝大概都保不住,但是沒想到這個早就開始想哭了…因為真的很感動、很高興,真的看到他站在這個舞臺上演出,看著看著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了。

然後接下來的MC其實也時不時的眼睛發酸…就是有種「啊他真的來了真的在這裡在我的眼前」的心情,就很激動。
 

MC

結束之後大家瘋狂的鼓掌和歡呼,燈光重新亮起後,又是一陣尖叫,有好多人在喊「ありがとう」,就看到他笑笑的拿起麥克風,「打家好!(大家好)」\(尖叫歡呼)/

「我們四,Linked Horizon!」\(尖叫歡呼鼓掌)/
『Linked Horizon』的發音是英文發音!很標準!

然後他就90度鞠躬「謝謝、謝謝、謝謝ーー!!!」嗚哇啊啊他講謝謝的發音好標準喔QAQ

\(鼓掌)/

「謝謝,打家歹到這。(謝謝大家來到這)」\喔喔!(鼓掌+尖叫)/

「!$^*@^^&」講了四個音節但是大家都聽不懂,但是大家還是用溫暖的笑聲和鼓掌鼓勵他。
我想了很久…這裡應該是『終於能跟』,然後跟下一句連起來就是『終於能跟大家見面』。應該。

真的能看出團長非常努力的要講出中文,一個字一個字都咬得很用力,「打家,檢面!(大家,見面)」\喔喔!(讚嘆+鼓掌)/

「檢面……」前排的人就紛紛給他重複一次中文:\見面!/

「……(努力想)……(繼續努力想)……唉(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頑張って!//\(鼓掌)/

團長就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繼續打起精神「打接煆來(那接下來)、接煆來(接下來),打部芬(的部分),要、返宜(要翻譯)」臺下前排也跟著重複:\翻譯!/

好像確定了正確之後,又更大聲一點重複了一次,「要、輕返宜!(要請翻譯)」\喔喔喔!(鼓掌)/

「綁忙(幫忙)!」\(繼續鼓掌)/

「請返宜、Mikan、賞臺!」\(鼓掌)/

(對翻譯)「請、多多、支教(請多多指教)(鞠躬)」\(鼓掌+歡呼)/←這裡的歡呼是因為團長的『請多多指教』太可愛了www

(回頭)「あとはミカンさんが翻訳してくれるシステムになりま〜す。
(接下來會是由Mikanさん幫忙翻譯的系統~)」切回日文馬上就鬆了一口氣的感覺w

團長的中文真的真的好可愛喔!!!字尾都會上揚,然後講起話來連聲線都跟平常講日文不一樣,特別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緊張w
然後那種一個字一個字努力講出來的樣子真的很讓人想給他加油打氣!
我本來只有想過他應該會用中文打招呼,結果還講了這麼多,要硬背起來一定很辛苦,真的超感動的QQ

「早速ですがちょっとミカンさんの能力を試してみますかね〜
(事不宜遲,就來測試一下Mikanさん的能力吧~)」\(笑)/

「臺灣のバナナは、すっごいおいしくて、食べ過ぎちゃたら、お腹いたいわん〜
(臺灣的香蕉太好吃了,吃得太多肚子好痛哇~)」

『好痛哇』:『いたいわん』 → 『臺灣』:『たいわん』

不愧是諧音冷笑話大師!臺下聽得懂的人已經在大爆笑+鼓掌了www
這種冷笑話讓翻譯的Mikanさん一點防備都沒有,只好照實際意思翻完之後加註一句「硬要扯在一起就對了」
然後和團長報告「なんとか(想辦法翻過去了)」
「なんとか?はい。」臺下繼續笑,他大概也知道這個諧音有點冷,就也笑,然後說「もし面白くないなら日本ではこういう風にやってまーす。(チョキチョキ)
(如果不好笑的話,在日本我是會這樣比)(比出剪刀手)」他比出剪刀手的時候臺下知道這個手勢的人都發出了驚叫,包括我。

翻譯在翻的時候他在一旁加註:「CUT!CUT!チョキ(剪刀)!チョキ(剪刀)!」

「みなさんの記憶から、僕が面白くないって言ったことを、削除してください。
(請從大家的記憶裡把我說不好笑的話削除。)」
 
「ちょっと聞いてみましょう。今回初めて臺灣に来て、ライブできて、非常に嬉しいですが、今まで日本に来て、僕たちのコンサート見に来た人はいますか?
(來問一下吧。這次初次來到臺灣,能舉辦Live,真的非常高興。不過這裡有沒有曾經來日本看過我們的Concert的人?)」

聽到他這麼問,我!超!激!動!
日本場他是會問有沒有今天第一次來他的演唱會的人,雖然有想過海外場應該會問些別的,沒想到他會問這個。一邊看著他一邊舉手舉得超直!
有種、我們這些遠征組真的有被他注意到的感動QAQ

翻譯還沒開始翻,臺下就有一些人\はい〜!/的舉手,翻譯講完後其他人就給舉手的人鼓掌。

「ありがとう。非常に、非常に嬉しいです。今回はようやく僕たちの方が会いに来ることができた。これからそんなに頻繁に來られな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臺灣からの応援も応えていきたいと思うんので、みなさん、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謝謝,非常、非常令人高興。這次終於輪到我們來這裡見你們了。這之後雖然可能沒辦法很頻繁的來到臺灣,但是今後也想繼續回應臺灣的支援,還請各位多多指教。)(深深鞠躬)」\(鼓掌)/

「OK~」\(笑)/

「解下來(接下來)、」\喔喔!!!(『又是中文!』的驚叫)/

「請聽、…(頓了一下)煆一叟歌(下一首歌)!」\\哇啊啊啊啊!(大聲歡呼+鼓掌)//

他講完後看著大家的反應露出個很滿足的笑容,然後下臺。
 

話說!第一排!真的!看得到他藏在墨鏡下的眼睛!
能看到他的視線!雖然有時候因為打光什麼的也不是一直都能很清楚看到他眼睛,但是,總之,看得到!!!
我一生中的好運大概就用在這次公演了吧…
感謝幫我搶到了第一排這麼好的位置的強者我朋友(膜拜)
 

不記得到底是哪段MC了,總之他在講話站在左邊這邊的時候,中間在等翻譯講完話的時間,我一直傻笑著盯著他看,然後他也看過來抿嘴笑了一下。瞬間覺得心臟要停了(好的意義上)
總之今天有和YUKI和團長對上視線不止一次,非常之幸福簡直要昇天了。
第一排真厲害啊……真厲害啊……
 

もしこの壁の中が一軒の家だとしたら

歌姬都好近\(^q^)/
樂手也好近\(^q^)/\(^q^)/
麻美好帥!高音好漂亮!
在唱到「炎の水や〜」這段時手燈燈光會按照螢幕的畫面顏色變換,非常漂亮,他們能把手燈帶來臺灣真的太好了QwQ
 

紅蓮の弓矢

前奏一下,現場響起尖叫。然後一直坐著的大家就自動站起來,紅蓮弓矢的威力真是可怕啊~

團長離我好近\(^q^)/\(^q^)/\(^q^)/\(^q^)/
超近的,可以看到他在曲子間奏時的一些準備動作,撥頭髮啊、還有開口唱之前會舔一下口腔內側的那個習慣動作也好萌\(^q^)/\(^q^)/\(^q^)/
在這麼近的距離看他唱紅蓮時那些很帥的動作,大腦都要停止思考了。

舞者只有2人,沒有上舞臺,所以編舞部分有些改動。
 

十四文字の伝言

因為沒有二層舞臺和出入口,最後英子媽媽應該走上舞臺退場的部分,改成緩緩退兩步,等燈光暗了之後直接退場。
英子媽媽的表情好棒…好有身為母親的那種魄力…「愛しているわ」伸出手的部分真的整個人都在吶喊的感覺。
很喜歡「あなたが生まれるまでは〜」那個懷抱嬰兒的動作和這時候英子媽媽的表情。
 

紅蓮的座標

隨機對著前排唱歌這段真的是對心臟太不好了\(^q^)/
有一段是間奏結束後他會衝回正中間開始唱,正中間基本上就是我右手邊前方,看著他從舞臺右側那邊朝這邊衝回來心臟跟大腦都要當機了。臉,好帥←詞窮
一樣在間奏的時候他會一邊吆喝一邊舉手打節奏。

夕闇に染まるのは 標的か己か
弓なりに弾け飛び獲物を屠れ《狩人の意志よ》(Jäger)
↑↑這段,好像稍微忘詞了,用那種標準的忘詞了的很抱歉很羞澀的笑,唱得很小聲很沒自信w
雖然對團長很抱歉但是其實我好喜歡他忘詞的那個特別抱歉的笑><
 

最期の戦果

這首在各方面都很安定,應該是換舞臺後影響最小的一首吧。
月香安定的帥!!!
不過ATT音場真的不行啊這種曲子聲音整個糊在一起了啊啊orz
 

最期の戦果後MC

戰果結束後團長重新上臺MC,一樣是一看到他的人影臺下就瘋狂鼓掌和尖叫,他出來之後就先站到舞臺中間,對大家鞠躬:「謝謝!」鞠躬完之後就看看大家,然後撥出一口氣「はぁーーーーすごい盛り上がってますね!(大家超High的!)」聽他這樣講,臺下又爆出一陣尖叫和鼓掌。

「非常に臺灣のみなさんのパワーを感じますね。
(非常切身的體會到了臺灣的大家熱情的能量)」\(歡呼+鼓掌)/

「次の曲ではそのパワーをちょっと違う方法で使ってもらいたいと思います。
(希望各位能在下一首曲子裡,用不太一樣的方式使用那個能量)」臺下響起了此起彼落的 \OK!/

然後他也「OK?」

「次の曲は『神の御業』という曲なんですが…
(下一首曲子是『神之偉業』…)」\喔喔~/

「みなさんに、進撃の巨人の登場人物になってもらいたいと思います。
(希望大家能化身成進擊的巨人中的登場人物)」

「どんな感じかというと、実はアニメの絵を用意しました。
(是什麼樣子呢,其實我們準備了動畫的畫面)」螢幕上就出現了壁教的畫面,臺下大家爆笑 →\喔喔ーーーーwwww(鼓掌)/

然後就是解釋動作,和隔壁的人手勾手,然後雙手在胸前握起來這樣。

「これでみなさん一人一人はピースになって、大きな人間の鎖のようなものを出來上がりと思います。
(這樣大家作為一個個的元件,最後就能組成一個巨大的人的鎖鏈)」 \(鼓掌)/

「日本人は、世界中でも極めてシャイな民族ですね。そんな日本人はちゃんと恥ずかしがらずに、會場の皆で1つの鎖になった感じで繋がっているんので、臺灣の人たちはどうかな?シャイかな?できるかな?
(日本人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害羞的民族,這樣的日本人也都毫不害羞的,與同在會場的大家連在一起做成了鎖鏈。臺灣這邊的人怎麼樣呢?會害羞嗎?做得到嗎?)」

「これは強制ではないですが、僕たちLinked Horizonがそんなにしょっちゅう来る訳ではないので、今日はこうして来た記念に、皆がやってくれるといい思い出になれると思います。
(這個雖然不是強制的,不過因為我們Linked Horizon也不太能那麼頻繁的來到臺灣,如果能作為這次過來的紀念,大家一起做一下的話,我想應該會是一個很棒的回憶。)」前排的人就給他喊 \いいよー/ 然後全場大家一起鼓掌。

接下來他就說請和旁邊的人商量一下,給我們時間和左右打個招呼。
他看差不多了之後就來了一句:「Stand Up Please~」→臺下為了他的英語驚呼 \喔喔ーー!!/
然後超帥的喊了聲「SET!」於是臺下大家紛紛挽手。
他就站在那裡饒富興趣的看著我們挽手,看著差不多之後繼續問了一句「Ready?」。
這時候翻譯的Mikan小姐發現前排的左邊這邊有空出一段,就跟團長說「すみませんRevoさん、団長さま、そっち繋がってないですけど。(不好意思Revoさん,團長大人,那邊沒有連起來。)」
團長就走過去看了,「繋がってください〜(請連起來~)」臺下笑w

「Linked Horizon初めての臺灣ライブ、記念すべきです。
(Linked Horizon首次的臺灣Live,值得紀念一下)」\\(!歡呼!)//←因為手挽起來無法鼓掌的大家

「謝謝~みなさんといろんな思い出を作りたいと思ってます!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創造許多回憶!)」

「OK~」\OK~/

「解下來~」\喔喔!(沒想到還會繼續用中文的驚呼)/

「請聽、煆一叟歌!」\(歡呼)/

然後穿白袍的歌姬和樂手們就上臺,大家繼續歡呼(因為沒辦法鼓掌)。
 

神の御業

因為ATT的舞臺比較亮,所以除了歌姬以外的成員也都看得蠻清楚的,所以偷瞄了一下兩邊的樂手+舞者,淳士和五十嵐果然是認真的在唱啊!YUKI看起來也有在唱,應該不只是對嘴。舞者的あかね和佐藤也很認真。弦樂團…真木小姐一直都低著頭,其他人就看不太出來有沒有唱了。

結束之後因為挽著手沒辦法鼓掌所以大家晚了一點才鼓掌www
我記得好像鼓掌結束大家就自動坐下了?沒什麼印象了…

然後團長就重新上臺做MC
一樣一上臺就爆發出一陣尖叫www
做著抱拳的姿勢上臺,走到舞臺中間最前面這邊,然後向大家行禮:「謝謝。」\(鼓掌)/
↑沒記錯的話抱拳這個應該是在這裡沒錯…有點沒自信

「素晴らしかったですね!Fantastic!!(太棒了!)」英文講得好帥啊啊啊!!

「それではですね、今の曲はちょっと例外な曲でして、ここからはまだロック風曲どんどんあるので、みなさん盛り上がっていこう!
(那麼,剛剛的曲子是比較例外的,接下來還有搖滾曲風的曲子會一首首接著來,大家繼續High起來吧!)」\はい!(鼓掌)/

「次の曲僕もギターを弾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下一首曲子我也想來彈一下吉他)」\(瘋狂尖叫)/

然後就有staff拿著吉他和麥克風架上來,拿吉他的不是フクちゃん!可能是臺灣這邊的員工?吉他是給他之後他自己背上的。
然後果然!裝備上自由飛之後團長的帥氣程度瞬間爆表!好帥啊啊啊!
臺下也響起此起彼落的 \カッコいい!/,然後他就很開心的笑了一下。
弄完吉他之後又去調了麥克風架,調完就講了一下「OK~」
擺好架勢,刻意活動了一下手指,「Next Song, Jiyunotsubasa(自由の翼)!」
 

自由の翼

帥。炸,了。
明明我就在第一排盯著他看了一整首歌但是現在什麼記憶都沒有了(愣)
只記得團長帥炸了。
麥克風架是在正中間最前面,所以等於站在我右前方超近的地方,差不多一整首歌的時間。要死了對心臟不好ーー(嚎叫)
撥片是新的橘色的那個。
然後,這個角度看得到他的牙齒,やばい。看得到口腔內側,やばすぎる。嘴脣在唱歌的時候超性感的,超やばい←問題發言

「隠された真実は〜」這段的唱腔我本來就一直很喜歡,那種流行歌手唱抒情歌時會很靠近很靠近麥克風的唱法,有莫名的色氣,超喜歡。在第一排看就更やばい了。超糟糕,超喜歡。
彈吉他的手指也超讚的。
自由飛很帥!
彈吉他時的臉很認真,很帥!彈完一段後很滿足的笑起來那個笑容也超棒的!!!

ANIKI甩吉他不記得是在自由之翼還是代價了,總之是這兩首之一,甩得比日本多幾圈!!然後因為第一排和舞臺中間還有攝影師會在那邊拍攝,ANIKI甩吉他的時候看起來還差點就打到攝影機,真的挺近的w
 

雙翼のヒカリ

MANAMIーーーー!!!
還有五十嵐和一徹大哥的即興!每場公演都超期待這首歌這兩個人的即興的~~

舞者改成兩個人,這曲的編舞變動蠻大的。「小さな羽が〜小さな命〜」這段由舞者表現黑白雙翼的部分,本來是四人,黑白各兩人,改成各一人其實震撼度真的有差。然後後面舉人這段,竟然用雙人做了!本來的話我記得應該是兩個男舞者負責,現在是只有一個人在下面支撐!上面的人要下來的那個動作看起來好危險喔…雖然人家是專業的也不用我們擔心這個…

其實我一直覺得雙翼光的編舞應該是難度最高的…
 

自由の代償

開頭的吉他+貝斯的快速演奏真是帥翻了。
YUKI和あっちゃん都好帥啊啊(因為剛好他們在左側這裡,比較近,可以盯著看)
あっちゃん的solo time超帥!!!
YUKI小跳步也很可愛!還會一直對到視線!我的小心臟啊!
這首YUKI他們會左右邊交換一段時間,所以我也有近距離看到ANIKI~
團長唱德文的小舌音超性感啊啊啊啊啊啊!
有幾句「freiheit~」後面尾音拖得長~長的。
然後果然抒情段的唱腔超色氣,身體還會自然的跟旋律扭動,喜歡。(安詳陣亡)

沒有代表奇行種的舞蹈。除了舞者人數不夠,本來這段是要從二層舞臺中間走下來,這次中間沒出入口也沒上下舞臺,沒辦法安排吧。
忘了奇行種之後那段戰鬥是兩個舞者都是演調查兵團還是一個是巨人一個是士兵了。

「お前の翼は~」這段唱成了自由之翼版本的,唱一唱發現不對勁就把音量降下去糊過去了w話說他這邊唱錯太多次總覺得我也要聽習慣了(

最後舉吉他的時候用右手比了個YA手勢,還在那邊笑得一臉開心,這個人怎麼這麼可愛啊啊啊wwwww

然後聽說團長今天有丟撥片!!!有人有拿到!是和YUKI、ANIKI三人一起在右邊的時候,我有看到YUKI丟,但是沒看到團長丟…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

歌姬一樣非常安定。中間本來由舞者代表調查兵團的士兵被亞妮(実咲)一手一撥就一個個被幹掉的那段,由兩個舞者來做效果就比較顯不出來,稍微可惜了一點。
然後一徹大哥的小提琴啊啊啊!!!果然超帥的啊!一徹大哥超適合這種攻擊性很強的小提琴solo的!
 

捧心前MC

「皆さんおそらく『早いなー』と思いますが、次の曲は最後の曲です。
(大家可能會覺得太快了,但是接下來的曲子就是最後一首了。)」\\欸ーーーー//

「通訳の前に『えーー』っていうじゃないよwww
(不要在人家翻譯之前就『欸ーー』啦www)」臺下笑

「まぁ、もうちょっと曲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本編最後の曲です。
(可能還會再多演奏幾首,不過這是本篇最後的歌曲了。)」\欸ーー/

「次の曲は『心臓を捧げよ!』です。
(接下來的曲子是『心臓を捧げよ!』)」\(用力尖叫+鼓掌)/

「この曲は僕たちがただ演奏するだけじゃなく、今日ここに集まってくれる皆と一緒に歌いたいなと思っています。
(接下來的這首歌,不只是我們演奏,也希望能和現在聚集在這裡的大家一起合唱)」\(歡呼+鼓掌)/

他就笑笑的看著臺下的歡呼,然後繼續說「歌詞はもちろん日本語なんですが、皆さんのこの反応見ると、多分歌えると思ってます。(歌詞當然是日文,不過看大家的反應,我想大家應該都會唱的)」

「歌だけじゃなく、簡単な振り付けもあります。日本でも皆でやって、一緒に心臓を捧げているので、ぜひ臺灣の皆さんとも心を1つにして、やりたいなと思ってます。
(不只有歌,也有一些簡單的動作。在日本也是大家一起做這個動作、一起獻出心臟,希望臺灣的大家也能團結一心、一起來做)」

「ちゃんと臺灣のみなさんに伝えるかどうか、ドキドキしてますが…教えるレクチャーを、曲みたいなものがあって。ちょっと曲に乗せて、伝えたいなっと思ってます。
(不知道能不能完美的傳達給臺灣的大家,有點緊張…其實動作的說明有一段歌曲一樣的教學,想配合曲子傳達給大家)」\OK!/

然後他本來就準備要開始了,還看了一下五十嵐,五十嵐就舉手本來要開始彈了,他才突然緊急揮手叫停:「STOP!」

「あぶねぇー
(好危險啊ー)」

「あのー僕の振り付けは色々怪しいと思うんので、優秀な人たちを呼びましょう。
(那個…我的動作可能會出現各種錯誤,所以還是請優秀的人們上臺吧)」舞者和歌姬就上臺站好,臺下送上非常熱烈的鼓掌和歡呼。他看著臺上的人都準備好後就比了個手勢示意臺下大家安靜,然後五十嵐和淳士就開始伴奏。

「捧げよ〜捧げよ〜稍微停住放胸口~大部分……(使勁想)…(只有伴奏在繼續)…(繼續想)…(啊這裡我知道!)舉起來!捧げよ〜兩倍速!…(努力想)…哈哈哈停住放胸口!大部分……(還是想不起來)…(這裡我記得!)最後、再次舉起手!」
中間各種想不起來的部分他自己後來也忍不住笑出聲來了www想一想還很明顯的歪歪頭露出那種「啊咧?想不起來?」的臉,超可愛www
然後因為太專注在想歌詞(?)了,結果後半兩倍速的部分全部都一樣做成慢板的,不過後面的歌姬和舞者都很認真的做了正確的(笑)

結束後大家熱烈鼓掌,他笑得很,怎麼說呢,放棄治療(意會一下!)「怪しかったぜーー(超不可靠的啦ーー)」\可愛い!!!/

「稍微停住!(比動作)放胸口!(捶胸口)」\(跟著做動作)/

「舉起手!!!」\舉起手!(跟著做動作)/

「真ん中は靜かな部分がありまして、そっちの方は微動だにしませんー
(曲子中有比較安靜的部分,這裡維持這個姿勢不需要做其他動作)(比出放在胸口的姿勢)」

「そしてスローなテンポより『捧げよ〜捧げよ〜』、また倍なテンポで『捧げよ〜捧げよ〜』
(然後從慢的節奏開始『捧げよ〜捧げよ〜』、再用快的節奏『捧げよ〜捧げよ〜』)」一邊講一邊做動作,臺下就跟著做,也有自動開始唱『捧げよ〜捧げよ〜』的調子。

「優秀なみなさんだから大丈夫だと思いまーす。
(優秀的各位我相信是沒有問題的ー)」\はーいwww(鼓掌)/

「Stand Up Please~」

「では行きますか!『心臓を捧げよ!!!!!』」
 

心臓を捧げよ!

果然我超喜歡這首的嗚嗚嗚
跟二月後不相上下,雖然喜歡的理由不太一樣。
一起合唱一起做動作超熱血的超感動的QAQ尤其能跟臺灣的大家一起做真的真的超感動的,激動到眼淚差點又要流出來了QAQQQ
然後真的「あの日人類は思い出した〜その軌跡が自由への道となる」「儚き命を燃える弓矢に変えて」這兩段的動作特別喜歡!非常喜歡!不管看幾次都喜歡!

樂團亮相那部分他都會退到不會影響到solo的樂手的地方,然後輪到五十嵐的時候他就!面對著五十嵐的方向!一屁股!坐在地上!還是兩腳打直坐著的那種姿勢!坐在那裡跟著旋律晃來晃去!這是什麼可愛到爆炸的吉祥物啊啊啊!!!
五十嵐結束換到一徹大哥,他就就著那個坐著的姿勢往左邊一翻滾半跪在五十嵐前面那塊區域看一徹大哥拉琴。總之這段樂團輪流solo他就是各種換地方各種換姿勢,在臺上滾來滾去(並沒有真的滾來滾去)的真的是可愛到不行!
然後還會一臉開心的跟著大家solo的旋律晃來晃去、抓著手上的海帶甩來甩去,真的是,在臺下看著他也覺得好開心。

因為沒有二層舞臺,最後結束應該要走到上舞臺結束的地方,變成往後退幾步站在舞臺正中間(演唱的時候基本都會靠前)。
 

紅蓮の燈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CD隱藏軌的吉他合奏)
捧心結束後,一樣有先暗場,但是ATT就算暗場也還是看得挺清楚的,他就在同一個位置,然後默默換了個紅蓮水平線的開場姿勢,staff也搬上椅子和吉他。之後螢幕換上紅蓮水平線的背景(黃昏大海+浪濤聲),他一樣先去放水杯的地方擦手,然後開始彈奏。
近距離看紅線醬(這次的新吉他)+他的指法簡直太幸福了QAQ
紅線醬的聲音非常清脆!很喜歡貝殼鑲邊那閃閃發光的地方!

彈奏結束後,一樣是放下吉他後,背對觀眾展開雙臂(雙翅),本來的話這部分會有紗幕降下,然後紗幕會投影一陣閃光配合鳥鳴,然後是由大海一路經過草原森林越過城牆回到一開始的城牆內的影像,基本上是「Revo化身成鳥」的演出。不過既然ATT沒有紗幕,就變成他展開手之後留在原地,和我們一起面對螢幕的影像,回到城牆內後再退場。不過在推上看到有人說,這樣看起來就像團鳥(團長化身的鳥)帶領著我們所有鎖地平團成員一起飛翔一樣,感覺也很不錯。

所有成員退場後,影像換成一開始的這次公演的Logo。

然後大家就開始安可call了。這次參加的日本公演都沒有安可call,本來還有點嚇一跳,不過也馬上跟上了。安可call一陣子之後,就是慣例的字幕時間了。
 

字幕

日文和中文雙語版。
但是一看到有兩種語言寫在上面我就瞬間當機了不知道該記哪個(
姑且原文是日文所以想記日文,但是中文版又很珍貴,然後就兩種想法在我腦子裡打架…然後就兩種都沒記清楚了((

到「第一部・完」為止都和日本場一樣。
 
 

如此,正篇暫告一段落

然而追求自由踏出牆外的
牆內人類的戰鬥尚未結束

你們想知道後續嗎?

\知りたい!/

那麼,就去看看動畫
追追漫畫,各自以喜歡的方式行動吧

第一部・完

\欸ーーーーー/

玩笑話就暫且不提

\wwwww/

今晚,聚集在以龍山寺聞名的牆外據點
鎖地平團臺灣支部的各位

想聽其他的曲子jäger嗎?(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聞きたいーー/

那麼,就如之前做過的一樣
結成人類的鎖鏈

我記得字幕好像是暫時停在這裡?然後全場燈光打亮,於是大家就笑著再做了一次人鏈。等人鏈做好後,字幕才又繼續。

一邊祈求龍山寺供奉的眾神的庇佑
一邊著相信自己
將那份意志全力喊叫出來吧!

⑦香爐
⑥香爐
⑤香爐
④香爐
③香爐
②香爐
①香爐

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想聽jägerーーーーー

大家喊完jäger之後就笑,解掉人鏈之後就鼓掌,然後就看到團長再次上臺!
依然是一看到他就全場尖叫www
 

安可

他上臺之後第一句話是「想聽Jäger?」大家回應他之後他就笑得一臉很滿足的樣子,超可愛!果然這個人的笑容是世界的珍寶啊啊啊!

「OK~アンコールやりましょう!
(那就來進行安可吧!)」\(歡呼)/

「日本ではここから先のトーク部分は、長いコンサートとして有名です。でもそれを臺灣でやってしまうと、置いていかれる人がいるかもしれない。
(在日本的話,接下來的談話環節很長,這點還蠻有名的。不過在臺灣如果也這麼做的話,可能會有人跟不上我們的談話。)」

「なので、今日はトークを少なめにして、
(所以,今天要把談話部分縮短,)」\欸ーーーーー/

「その代わりに、曲いっぱいやりまーす!
(縮短的部分要拿來演奏更多曲子!)」漫長而瘋狂的尖叫與鼓掌!

「多分バレると思うんので、ここで言いちゃいますが、日本のアンコールでやる曲よりも、倍にやります。
(大概很快就會敗露,乾脆在這裡說了,會是日本的安可曲的兩倍!)」\(尖叫)/

等翻譯小姐翻完後,他先是不太確定的看著翻譯小姐很緩慢的試著講了一下:「兩…倍?」
翻譯就用肯定的語氣對他重複了一次:「兩倍。」
然後他就像小孩子剛學講話被肯定後那種真的超開心的笑臉,對我們臺下比出兩隻手指,大聲重複一次:「兩倍!」
我們當然只有瘋狂給他鼓掌尖叫的份了
學中文的團長好可愛喔嗚嗚嗚可愛到我要爆炸了(語無倫次)

「ではまず最初の曲を歌う歌姫に出てきてもらいましょうか。(那麼就先請演唱第一首歌的歌姬上臺吧)」結果他回頭看了一下舞臺,緊急叫停「あ、その前に、バンドがいない!バンドだ!!(啊,在那之前,樂團不在!樂團!)」

然後樂團成員才一一上臺,當然臺下又是連續不斷的掌聲+歡呼了,樂團成員也比較習慣了,大家都會跟臺下揮揮手,笑得很開心的樣子。團長在一旁看著,然後說「皆は臺灣に来てのを非常に楽しみにしてました!(大家都很期待能來到臺灣)」\(鼓掌)/

等樂團成員都就位之後,他就再一次請演唱第一首歌的歌姬上臺,上臺的是MANAMI~~~

「まず最初な曲なんですね、僕たちLinked Horizonには、進撃の巨人以外にも、リンクさせた作品があります。
(首先是第一首歌曲,其實我們Linked Horizon在進擊的巨人以外,還有和別的作品合作(Link)過)」\喔喔!/

「そちらの方から一曲をお屆けしたいと思います。
(接下來想為各位送上的就是其中一首)」

「OK~請聽、下一叟歌!」
 

風の行方

結束之後團長重新登臺。「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謝~」
然後介紹歌名、解釋了一下這首歌為了3DS RPG遊戲『Bravry Defulte』寫的歌。

「臺灣でも…売ってますかね…?
(在臺灣…也有賣嗎…?)」不知道為什麼這裡他問得好小心翼翼的樣子。

臺下大家紛紛回應\売ってるよ!/

「よかった!!!(太好了)」鬆了好大一口氣的感覺

「昔からのドラクエストとか…まぁどちらかというとFinal Fantasy系のRPGなんですが…
(有點像勇者鬥惡龍之類…嗯其實比較接近Final Fantasy的RPG遊戲…)」他講到Final Fantasy大家都很有反應。

「面白いゲームなので、もしまだやっていない方がいましたら、ぜひやってもらえたら嬉しいなと思ってまーす。
(是很有趣的遊戲,如果在場有還沒玩過的人,希望各位務必來玩玩看ー)」翻譯小姐在翻譯的時候他在一旁一直動手指在玩空氣3DS,嘴巴還做出「picopicopicopicopico」的音效(沒有用麥克風),可惡超可愛的啦!犯規!

「今はLinked Horizonの曲を、進撃の巨人以外の曲をお送りしたんですが、次はSound Horizonの…
(剛剛為各位演奏的是Linked Horizon的、進擊的巨人以外的曲子,接下來是Sound Horizon的…)」還沒講完臺下就爆出今天最大最瘋狂的尖叫聲。他看起來大概也沒料到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愣了一下,然後因為臺下尖叫一直都沒停,翻譯小姐試著起了幾次頭都被蓋過去,等聲音小一點的時候好不容易才把翻譯說完。

「皆さんの反応早すぎて、ミカンさんの通訳するタイミングもなくすちゃうねww
(大家的反應太快了,Mikanさん都沒有時間開口翻譯了ww)」
 

嗯,然後,這裡,發生了一件我會銘記一生的大事…
我基本上為了寫repo參戰都會抱著小筆記本隨時寫筆記,尤其是MC的時候,會盡量能寫多少就寫多少。然後我在第一排嘛,雖然我也知道在第一排可能會被他看到但是…

「なんか一生懸命メモとってる人がいるね!
(好像有人在拼命的做筆記欸!)」
↑↑是的就是我我被他看到了↑↑

於是我當下大腦就當機了。

他還接著說了「イルゼみたいですね〜(好像伊爾澤一樣呢~)」手還比了月香演唱時的那個寫筆記的動作。
這時候我腦袋還一片混亂,大腦高速運轉「怎麼辦該說些什麼???」,然後他可能以為我聽不懂,就遲疑了一下,用英文一樣的語調重複了一次「イルゼ?」

然後我看到他以為我沒聽懂的那種遲疑的樣子瞬間「糟了!這樣下去要錯過和他說話的時機了!不管是什麼快點說話啊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直看著他用全力喊了『Revoさんの言葉!』又想了一下,怕他不明白我的意思就再加上『覚えたいです!』
其實在我先喊了『Revoさんの言葉!』之後他有小聲喃喃重複了一下「言葉…」,我才在那個瞬間想說「啊這樣會不會讓人聽不明白?」才再鼓起勇氣加了第二句『覚えたいです!』

然後、然後、然後他就、沖著我、微笑了一下,用中文說了「謝謝~」
看著我!笑了!說了謝謝!
真的是太激動了周圍的反應我完全不記得了…
聽友人的回報,他說那句謝謝的時候其實看起來像是害羞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能用嚎叫表達我內心的激動啦啊啊啊啊啊啊!

順帶一提,NeinCon的時候我也曾經被Noel看到記筆記所以被搭話過…不過那時候真的是腦子一片空白只能拼命點頭講不出話,這兩年可能多少還是訓練出了一些抗體(什麼的?)吧。太好了這次有一來一往的對話到了嗚嗚嗚QAQ

這個小插曲結束後,團長就一樣先請歌姬上臺。是麻美!
然後一樣是用中文「請聽~下一叟歌!」
 

<ハジマリ>のChronicle

麻美第一句唸白一出來臺下發出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和止不住的驚叫。就跟我在日本場初始編年紀第一次被拿出來唱的時候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重編曲、樂團生演奏、一徹大哥的即興
真的是不管聽幾次都還是覺得好幸福啊啊啊
拜託這次tour一定要收錄安可!

舞者也有上臺,不過我不記得舞者的演出內容了…

最後全場跟著臺上一起揮手的部分真的好開心~麻美也笑得好開心~~
手燈我記得是淺藍色的?

初始編年紀結束後,他上臺的時候在那邊轉圈圈www

然後一樣先說了「謝謝!」,接著介紹了一下歌名是<ハジマリ>のChronicle,「実はこの曲は、多分10年前以上の曲なんですが、もうそろそろ15年前かな?まだSound Horizonはデビューする前の曲ですね。
(其實這首歌距今大概有10年以上了、差不多快要15年了吧?是Sound Horizon還沒出道前的曲子。)」

「非常に懐かしい曲なんですが、でも今日は、まぁSound Horizonではないですが、Linked Horizonですが、僕たちの臺灣ライブデビューの日、みたいなものなので、
(是非常令人懷唸的曲子。不過因為今天、嗯雖然不是Sound Horizon、雖然是Linked Horizon的身份,但是今天可以說是我們在臺灣Live出道的日子,)」\(歡呼&歡呼+鼓掌)/

「ここから新しいクロニクル、新しい歴史を、皆さんと一緒に作りたいなと思って、この曲をやりました。
(接下來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創造新的Chronicle、新的歷史,懷著這樣的想法而演奏了這首歌。)」\(鼓掌歡呼)/

創造新的歷史…還說今天是臺灣Live出道的日子,這個人講這種話太犯規了吧QvQ
嗚嗚嗚死心踏地追隨你下一個十年!!!

接下來就是請下一首歌的歌姬上臺,是実咲〜

「次は再びLinked Horizonの曲でーす。(接下來就要再回到Linked Horizon的曲子了)」
「請聽、下一搜歌!」
 

雛鳥

結束後,一樣先解釋了這是BDFF的曲子。

「もともとLinked Horizonの曲は『進撃の巨人』と『Bravry Defulte』だけなので、本編で『進撃の巨人』の曲を全部やると、あとは『Bravry Defulte』の曲しかありません!
(本來Linked Horizon的曲子就只有『進擊的巨人』和『Bravry Defulte』,所以正篇裡把『進擊的巨人』的曲子都演奏完後,剩下的就只有『Bravry Defulte』的曲子了!)」\wwwww/

然後就是介紹歌曲,「先ほど聞いていただいた『風の行方』というのは、ヒロインの一人、アニエスという子がいまして、臺灣の皆さんと同じ、黒髪の美人です。
(之前大家聽過的『風的方向』這首歌,是其中一位女主角的歌,叫Agnes,和臺灣的各位一樣,是黑髮的美人。)」

然後他等翻譯翻完後,在那邊、對著臺下、「ヒュヒュ」的叫了兩聲…就是差不多是看到漂亮女孩子吹口哨那種作用的…
這不是只能尖叫了嗎!!!!!
不要這麼會撩撥觀眾好不好啊這個人!!!

「で、今やりました『雛鳥』というのは、もう一人のヒロイン、イデアちゃんという子がいまして、臺灣の美味しいバナナのような金髪の女の子です。
(然後,剛剛演奏的『雛鳥』這首歌,是另一位女主角イデア的歌,是有著和臺灣美味的香蕉一樣的金髮的女孩子)」

這裡又跟翻譯小姐確認了一下正確的講法之後轉過來跟大家講:「好吃!」不過其實發音比較像「好ㄘ 」,非常可愛www

「とても面白いゲームで、曲もいいので、ぜひプレイしてみてくださいー
(是非常有趣的遊戲,曲子也很棒,請各位務必嘗試看看ー)」

「そしてですね、歌だけではないです。この神がかったを、(吃螺絲了)(剪刀手)この神がかったバンドメンバーが活躍する曲も用意します!
(然後呢,不只有歌,也準備了能讓這些神一般的樂手大顯身手的曲子)」

「Please Listen to Next Song!!」

他下臺後,YUKI、あっちゃん、ANIKI三人就走到臺前站定。
 

彼の者の名は…(器樂版)

這次軌跡說到器樂版大概就是這首了,所以有心理準備,不過真的好帥啊!!!
(雖然音響完全爆炸了)
而且這首不光是吉他貝斯帥,弦樂也好帥!一徹大哥的小提琴帥炸了!(對不起我是弦樂控)

彼名結束後團長重新上臺,然後第一句就是:「It’s SO COOL!!!」
等等到底為什麼你會突然切換成英語模式啦www
但是很帥所以原諒你!

「かっこよかった!(好帥啊!)」

「もうこの時點で、…『兩倍』(比出兩隻手指)」\兩倍!/

雖然聽得懂但是其實他的發音比較像『涼被』www可愛www

「日本の『兩倍』です。(繼續比)」\(鼓掌&鼓掌)/

「今日はですね、臺灣に来て、どうしてもやり曲っていうのは、もう一曲あります。
(其實今天呢,還有一首,來臺灣無論如何都想演奏的歌曲。)」\歡呼/

本來想說大概就四首了,聽到他這樣說整個人精神為之一振!
而且他的說法讓人超好奇!
馬上在腦中快速繞過一圈SH的歌單,想說到底會是什麼歌能讓他說來臺灣無論如何都想演奏。就聽他繼續說下去,「その曲は、日本でもそんなにやる曲だはないんですが……『Revive』という曲です。(這首曲子在日本也不是那麼常演唱……是叫『Revive』的曲子)」聽到『Revive』這個單字馬上驚叫出聲。在場也有好多驚呼。
我聽到了什麼??他剛剛說了『Revive』嗎???
整個超不敢相信的
震驚到整個人開始飄飄然

他大概沒料到『Revive』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頓了一會才繼續說,「知っている人もいるんと思うんですが、知らない人のためにちょっと説明させてください。
(雖然我想有人已經知道這首歌了,但是為了那些還不知道的人,請讓我說明一下。)」

「この曲ですが、皆さんも覚えているんと思うんですが、東日本大震災という、日本で大きな災害がありました。
(這首歌曲是為了,我想大家應該都還記得,在日本曾經發生過東日本大地震(311大地震)這樣一個非常嚴重的災害)」

「その時その被害があった地域の人たちに、元気つけようと、曲は僕が作ったんですが、歌詞は日本のSound Horizon好きな人たち、ローランという、その人たちから送ってくれた歌詞を、僕が編集して、1つの曲にしました。
(那個時候為了給受災地區的人們打氣而作的歌曲。曲是由我譜的,歌詞是由日本喜歡Sound Horizon的人、我們稱為羅蘭,是用這些人寄來的歌詞,經過我編輯之後寫成的一首歌。)」他很認真、很仔細的解釋,中間還和翻譯說了『啊可能會變得有點長,抱歉』

臺下給他鼓掌,他就又講了一次「謝謝。」這裡的聲音很低沈,很認真。

「その時は、領土復興遠征というツアーをやりまして、ちょっとチャリティーな側面が強いコンサートなので、日本全國回りました。
(那個時候我們舉辦了『領土復興遠征』這樣一個巡迴演出,是慈善性質比較強的一次巡演,在日本全國各地巡迴。)」

「その時臺灣に來られたらよかったですが、色々な狀況がまだ整ってなくて、その時臺灣に来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でした。
(那個時候如果也能來臺灣就好了,但是因為各種條件無法齊備,最後還是沒辦法來到臺灣。)」

「ですが僕たちは忘れていません!(但是我們沒有忘記!)」

「臺灣の皆さんは、多大なる寄付をしてくれていたということを、僕たちは決して忘れていません。
(臺灣的各位捐助了莫大的捐款,這件事我們絕對沒有忘記)」\(鼓掌)/

「少し遅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が、今日はその時の感謝の気持ちを含めて、『Revive』をやりたいを思います。
(雖然遲了一點,但是今天,要帶著那時候的感謝的心情,演唱這首『Revive』)」巨大的鼓掌!

「この曲は全員參加です。皆さんを呼びましょう。
(這首曲子是全員參加,請大家上臺吧。)」

全員上臺,最後出場的舞者手上竟然拿著旗子!!!!!

大家發出驚呼!

「この旗はその領土復興遠征で実際使った旗です。
(這個旗子是在『領土復興遠征』中實際使用過的旗子)」驚叫!歡呼!鼓掌!

竟然還把領復的旗子帶來了QAQ
他這種安排真的是讓人忍不住眼淚啊QAQQQ

「OK」\OK!/

「解下來,請聽、下一首歌。『Revive』!」這裡也是,聲音很低,很認真,很慎重。

從他講出『Revive』的歌名開始眼睛就酸酸的,聽他在講『但是我們沒有忘記!』的時候眼淚就忍不住掉下來了,一邊掉眼淚一邊聽他的說明,一邊對他說的話瘋狂點頭,然後就一路哭到曲子結束…
這可是『Revive』啊!在Sound Horizon中和國歌不同但是也一樣意義非凡的曲子,由羅蘭和他一起譜寫而成的曲子,在領復之後就再也沒有演奏過的曲子。而且他還說這是『來臺灣無論如何都想演奏的歌曲』,知道他一直掛記著這件事,真的除了感動還是感動…除了眼淚好像也沒有別的方法能宣洩這內心要脹滿的感動和感激了。
光是為了他把『Revive』帶來臺灣,就想給他說一百聲謝謝。
東日本大地震之後我參加過受災地參訪團,實際與受災的人說過話、看過受到海嘯侵襲後的土地,所以每次講到這件事內心都很有感觸。
聽到他講的這些話和聽到『Revive』這首歌,那個激動的心情真的沒辦法用文字表達出來…
 

Revive

因為太激動了導致演出過程其實記憶模模糊糊的。大概我的視線也因為淚水變得模模糊糊的。
光是一徹大哥的小提琴第一個音拉下去我就激動得倒抽得一口氣,滿腦子都只剩下「天啊是Revive天啊是Revive天啊是Revive」了。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正在聽現場演出的Revive。
我這一生中竟然能在臺灣聽到Revive。
從頭哭到尾QAQ
 

歌姬以團長為中心站成一排,我真的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從左到右大概是実咲、英子、麻美、Revo、MANAMI、月香吧…大概…
 

順便分部大概是:

絶望が~→実咲
その波が~→英子
僕は護る術を~→実咲+英子+麻美

「頑張れ」なんて~→MANAMI
「頑張ろう」なんて~→月香
けれど瓦礫の下~→MANAMI+月香+Revo
美しい花は咲く~→全員

嗚呼 だから僕等は~→実咲+MANAMI
どんなに離れていても→英子+月香
愛しくて 誇らしい~→麻美+Revo
想いは詩で繋がる →全員

以下全員
 

基本上就是根據站位,所以如果我站位記錯了大概這個分部也會跟著錯…

後面螢幕有一句句放出全部的歌詞,不過只有副歌有揮旗子=要合唱。

然後副歌的時候有動作,大概是:
Revive (舉手揮拳)→ Revive(揮拳) → Revive (揮拳)→ (在空中停住)
Revive (舉手揮拳)→ Revive(揮拳) → Revive (揮拳)→ (手放胸口)
重複,然後最後「揺るぎない未来」時再把手舉起來

之前都是看repo沒有親自看&做過,這次真的看了之後發現,和捧心的動作好像啊!

我、在現場太激動了,完全沒有自己有沒有開口唱的記憶了…只記得有做動作。
不過他也沒說明副歌要唱,不知道是忘了還是本來就不打算說。

曲子很短,感覺一下子就結束了。
結束之後現場一片尖叫+鼓掌,真的是一片歡呼!
然後他就很大聲的喊了:「謝謝!!!」
然後深深、深深的鞠躬。
臺下用各種哭腔給他喊 \ありがとうーー/

鞠躬完後他很開心的說:「よかった!やっと臺灣でもできた!(太好了!終於也在臺灣唱了!)」真的是非常高興、非常滿足的聲音和表情,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真的掛記這件事好久了,在今天終於做到了!的感覺。
真的謝謝他一直記得這件事QAQ

歡呼聲持續了好一會,他才開始成員介紹:「では、全員揃ってるところで、この素晴らしいメンバーを紹介したいと思いまーす!
(那麼,趁著全員到齊的這個時候,就來介紹這些優秀的成員吧!)」

成員介紹

介紹的時候後方螢幕會打出名字
然後可能因為是在海外,他唸名字的時候全部都用怪怪的英語發音去唸www還堅持要名前姓後,臺灣也是姓前名後啦團長www
以下按照他介紹時的順序:

YUKI
淳士(Junji)
長谷川淳(Hasegawa Atsushi和Atsushi Hasegawa的順序都講了一次,最後有講暱稱あっちゃん)
五十嵐宏志(Koji Igarashi,最後有講暱稱ラッシー,還用船梨精的語調叫了好幾次www)
弦一徹(Gen Ittetsu,也有講一徹アニキ)

弦樂團成員

カメルーン真木
森琢哉(Mori Takuya和Takuya Mori的順序都講了一次。第一次講得比較像日文。)
クリスティーナ藤田
村中俊之
 

西山毅(介紹時是講Guitar & Band Master,Takeshi Nishiyama)

舞者

佐藤洋介
高衫あかね

歌姬

MANAMI
月香
柳麻美
松本英子
福永実咲

翻譯

Mikan

沒想到他會把翻譯也放在字幕裡跟大家介紹…這個人的這種地方真是讓人沒辦法不去喜歡他QQ
 

and Revo(最後講到自己的時候講的最迅速最小聲,而且也沒有字幕,結果臺下尖叫反而最大聲www好多人大喊他的名字)
 

「謝謝~」

「では、次の曲は本當に最後の曲です。
(那麼接下來就真的是最後的曲子了)」\\欸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非常長、非常難過的『欸ーー』,整個會場很清晰的有種很捨不得的感覺。我的眼眶又開始酸了QAQ

「楽しい時っていうのは、すぐに終わっちゃうんですよ。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的)」\欸…………/

「『えーー』ってなっちゃうんと思いますが、皆さんの人生はまだまだ終わらない!
(雖然大家可能會覺得『欸ーー』,但是各位的人生還遠遠沒有結束!)」\(歡呼)/

「今日は楽しいっていうことは、未來も楽しいことがあるっていうことですね。
(今天很開心,代表未來也會有開心的事)」

「だから少し寂しいかもしれませんが、まだ楽しい時がやって來ます。
(所以雖然可能會覺得有點寂寞,但是快樂的時光還是會再度到來的)」

「なので、最後は悲しむではなく、『楽しかったよ』という気持ちを、最後に全力でぶつけよう!
(所以,最後不是帶著悲傷,而是把『今天很開心!』的心情,在最後全力釋放吧!)」

「では最後の曲は『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という曲です。
(那麼最後的歌曲是『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然後講了一下雖然有動作,但是因為很細,他覺得也沒有必要做教學讓大家一定要記住。

「一緒にやって騒ぐことは楽しいよ!別に完全にあってなくてもいいんだよ!よかったら付いて来てくださいー
(一起做做動作吵吵鬧鬧的很開心喔!就算做得不對也沒關係喔!可以的話請大家跟我們一起做ー)」

「最後に、ぜひ皆で『Bravo』というのを歌いたいと思ってます。
(最後的『Bravo』,希望大家能一起唱)」

「Last Song,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他在間奏的時候一邊打節奏一邊喊起了「wow!wow!」
之前都是沒有喊出來的…!
希望是因為他真的很開心><

這首總之就是各種歡樂!歌姬們的小動作超可愛!樂手solo的時候他又在到處學舞者的動作了!
要起跳的地方也有不少人跟著跳,大概大家有被超重力等等訓練過,很快就有反應過來。
 

謝幕

曲子結束後他一樣很高興的講了「謝謝!」

然後所有成員就先下臺,他就跟臺下說「みんなはギターとかを置いていたりしつつ、前の方に出て来ると思いまーす。(大家先下去放樂器什麼的,等等就會回到舞臺前方這邊)」
然後大家就陸續重新回到臺上,在臺前站成一排,他在後面講說「出て来た人に大きな聲援をお願いします!(請給上臺的人大聲聲援!)」
於是臺下就各種用力鼓掌歡呼,出來的樂手歌姬也都很開心的打招呼,歌姬的各種小動作特別可愛!

「ではでは、ごほっ!(那麼那麼、咳、)」←好像喉嚨嗆了一下

我記得他跑去喝水了?

「最後ですね、皆さん心を1つにして、今回のコンサートはこういうことやってます。
(最後呢,希望大家能團結一心,這次的演唱會我們在最後都會做這件事。)」

「僕は『心臓を捧げよ!』と號令かけます。皆さんで、ワン、ツウ、ツウのタイミングで『イェガァー』と。
(我會號令『心臓を捧げよ!』,各位就在一、二的第二拍的時候喊『Jäger』)」一邊講一邊比動作,就是先伸手再敲胸口。

「僕はいろんなところを回って、日本のいろんな地域の人たちのパワーと元気を、ちゃんと覚えています。臺灣の皆さん、それに勝てるかな?
(我巡迴了各個地方,清楚記得日本各地區的人們的力量和熱情。臺灣的各位,能贏過他們嗎?)」

\勝てるよ!!!/

「見せてくれるか、その力!(能讓我看看嗎,你們的力量!)」

「心臓を!捧げよ!」\\Jägerーーーー!!!!//

「謝謝ーー!!!Bravo!!!」然後就是熱烈的、長長的各種呼聲和掌聲,歡送所有成員退場。

我整個卯起勁來喊成員的名字!揮手!尖叫!
也收穫了回應的揮手嗚嗚好幸福喔QvQ

歌姬丟飛吻好可愛喔喔喔!!!

成員退場的時候他又跑去喝水了,用的當然是兵長喝茶的姿勢,結果他好像本來很期待臺下有點反應,結果喝一喝都沒有人理他,就默默地放下了。
我是有看到也有想要怎麼給他一點反應啦,但是拼命想都不知道該喊些什麼比較好,然後他就一臉寂寞的默默放下杯子了QAQ
到底該喊些什麼才好啊QAQ
 

終場致詞

大家都退場之後,他就站回臺前。然後臺下紛紛喊起「Revoーー」

「なんか『Revo様』って聞こえましたね。
(好像聽到有人在喊『Revo様』欸)」

這裡翻譯小姐聽錯了,以為是在叫『ねこ(貓)』,然後團長就給她重複了一下「Revo」,意外的引起臺下集體大聲喊起了Revo的名字。大家都很用力喊!使勁喊!

「嬉しいですね〜『Revo様』っていうかけ聲がかかって来て、新鮮で嬉しかったです。日本では、よく『あのグラサンガチ割れてやる』って言われてます。
(真是令人開心啊~能聽到『Revo大人』這樣的叫法,感覺很新鮮也很令人開心。我在日本常常被說『要打碎那個墨鏡』這種話)」

「活動拠點を臺灣に移した方がいいかもしれないね!
(說不定我把活動據點移到臺灣會比較好啊!)」聽到他這麼說大家都瘋了,瞬間爆出一大片歡呼。

「優しいよね〜(因為大家都好溫柔啊~)」臺下卯起勁喊\Revo様!/\Revo様ーー/\Revo様!!/

他就在那邊笑著看大家喊『Revo様』,差不多之後就鞠躬:「今日は本當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今天真的很感謝大家!)(90度鞠躬)」大家繼續賣力給他鼓掌。

「今回のコンサートの主旨というのは、みんなで『進撃の巨人』を楽しもうっていうことですが、やっばりこうして、初めて臺灣に來れたので、いろんな曲を聞いてもらえたいなと思って、アンコールの曲たくさんやりました。
(雖然說這次演唱會的主旨是『大家一起享受《進擊的巨人》』這件事,但是畢竟像這樣、初次來到臺灣,還是希望能讓大家聽到更多各式各樣的曲子,所以安可曲也演奏得比較多)」\ありがとうーー(鼓掌)/

(插播一下,雖然我不記得了,但是我在筆記上的這裡寫了個「眉毛!」,所以估計我在這裡看到了他的眉毛www最近因為他戴的墨鏡都比較寬,眉毛都很少看見,一有機會瞥見就很令人興奮www)
結果因為歡呼持續太久了,他不得不讓大家安靜下來「Be quiet !」還豎起食指比出『噓』的手勢!

「アンコールの曲なんですが、明日は、同じ曲一曲もやりません。
(關於安可曲,明天不會有任何一首重複的曲子)」爆・炸・歡・呼!!!

「いろんな曲を伝えたいなっていう気持ちがあります。
(我希望能將許多不同的曲子傳達給各位)」\ありがとうーー(鼓掌)/

歡呼聲暫時停不下來,他就又講了一次「Please be quiet .」讓大家安靜下來。

「BUT!ですが!(BUT!但是!)」

「ですが、ということは、さっきの『Revive』も明日はやらないです。
(但是,也就是說,剛剛的『Revive』,明天也不會唱)」大家先是愣了咦下,才反應過來 \欸、欸ーー???/

欸……的確是如果他說不會有重複的曲子的話就不會有『Revive』了…但是『Revive』的意義應該和其他安可曲不一樣才是…?

在這麼想的時候就聽到他繼續說,「でも、感謝している気持ちっていうのは、今日集まってくださった皆さんだけではなく、明日くる皆さんにもそうですし、今回のライブに來れない人にも、ちゃんと感謝してます!なので、よかったら君たちが伝えてくれないか?
(但是,想要傳達的這份感謝之情,不只是對今天到場的各位,還有對明天來場的大家、和無法來參加這次演唱會的人們,都一樣抱持著感謝!所以,能不能請你們幫忙傳達出去呢?)」怎麼說呢,他在講這段話的時候,整個很認真,語速也變比較快、比較接近他平常在日本國內MC時候的語速。

大家當然很用力的回答 \はいー!!/

「こうして、ライブツアーは繋がってます。明日も来てくれる人もいるんと思うんですが、皆さんが来ない日もあると思います。でもその日も、ツアーは続いています。なのでぜひ、自分の參加してないライブも楽しんでもらいたい。
(像這樣,Live tour都是聯繫在一起的。在場的應該也有人明天也會來,但是我想也會有各位無法到場參加的公演。但是即使是無法參加的日子,巡演也還是在持續著,所以也想請各位務必去享受自己沒有參加的公演。)」

「それは今日来てくれた皆さんから、『楽しかったよ』と、來なかった人たちに伝えることだと思います。
((要享受沒有參加的公演)就是說,今天到場的各位,將『今天很開心!』的心情傳達給沒能來的人們)」

「そうすると、明日も、今日こんなこと起こったよ、Revoまたドジっ子したよ、この曲やったよ、という情報は明日もまた流れていくと思います。
(這樣一來,明天也會有『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喔、Revo又耍笨了喔、今天演奏了這首曲子喔』這些情報明天也會傳出去。)」

「日本でもそういう風にして、ツアー続いていて、皆さんそのことを楽しんでいます。
(在日本也是一樣,巡演持續演出,大家都對這件事情樂在其中。)」

「今日から臺灣もその一員です。仲間です。
(從今天開始臺灣也是其中一員了。也是我們的同伴了。)」

「なんとなく来た人もいるかもしれませんが、皆さんも鎖地平団の一員なんですよ。
(或許也有人只是順便來聽一聽而已,但是各位都已經是鎖地平團的一員了喔。)」尖叫歡呼鼓掌!

「皆さんはこの続いていくツアーの、ただの傍観者ではなく、君たち一人一人は鎖地平団の一員として、言語の壁も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ですけど、最後まで見守って、一緒に楽しんでくれると嬉しいです。
(大家在這個還會持續下去的巡演中,並不是單純的旁觀者,希望各位作為鎖地平團的一員,雖然可能有些語言的隔閡,能見證到最後,並且一同享受在其中。)」90度鞠躬

然後說到最後準備了『心臓を捧げよ!』的卡啦OK,「もう一度全力で心臓を捧げて、振り付けもやって、皆さんの力もう一度見せてもらいたいと思います。
(希望各位能再一次全力獻出心臟、也做做動作,再一次展現你們的力量)」\(歡呼)/

歡呼結束後,他笑笑的拿起麥克風:「打夾好由、活力。(大家好有活力)」←其實、真的、聽不太懂這句orz我只能猜應該是這個意思…總之是六個音節,開頭是『大家』沒錯

「煆次、檢囉!(下次見囉!)」這句就聽得懂了!下次見!歡呼!鼓掌!爆炸哭泣!←真的哭了

「臺灣、的各位,」『各位』的發音比較像『高位』www

然後他把麥克風拿開,

『心臓を!捧げよォ!!謝謝!!!』

全場合唱心臓を捧げよ,結束今天的公演。

能在臺灣場和大家合唱心臓を捧げよ超開心的啊!全場自主做動作超High的啦!
超激動!!!暴風哭泣!!!

結束之後就是撲去找朋友到處哭,最後我算是在隊伍尾端出去的,根本沒注意到,但是聽說出口有攝影師拍散場!?!?
這個是不是有機會編輯成三擴凱旋特典的那種集錦短片啊…

第一天因為開演時間本來就比較晚,結束時間也就晚,就沒有多逗留,直接回家。
到家繼續在群組裡各種嚎叫,期盼了好久的臺灣公演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QvQ
但是!還有第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