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莎莉蛋糕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2017年10月21日(六) 開場:18:30 開演:19:30

物販情況

15:00開始物販,當日因為有事不能15:00到達會場,看不到物販開始的號令真的好可惜><

之後看了別人拍的影片,才知道號令是「進擊的軌跡in Hong Kong,場外官方售賣即將開始,準備你嘅心臟!」。在喊「準備你嘅心臟(準備你的心臟)」時,領頭的工作人員笑場,引得左右兩邊的工作人員和排隊的人也笑了www

話說為何號令是「準備你的心臟」?明明臺灣也是「獻出你的心臟」的?是說只是準備就夠了嗎!不用真的獻出心臟?香港場真寬鬆(不

我抵達會場時大概15:30,那時在排隊的約有20人。排隊的人應該都是物販開始那時來的,人龍消散以後雖然陸續有人來買物販,但基本上就沒有出現過人龍了。到我買物販時,留意到工作人員沒有做心臟禮(´・ω・`),聽說物販開始的時候是有做的,但後來工作人員累了就不做了www

物販的存貨似乎分了2日的份,第一日賣完了的物品第二天也有補貨。

開場前小插曲

順利買到海外限定的紙膠帶和場T後,就去領S席的Pass Case和蓋入場印章了。

入場印章不知道為何只能蓋在場刊裡,連SHK的護照也不能蓋…工作人員只說了是日方的要求,明明日本那邊和臺灣都沒有這種限制的呀…總之之後就開始幫《白之預言書》派發應援物了。

話說派發應援物途中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突然傳來了音樂。一開始我還以為會場在播放《軌跡》的CD,但仔細一聽,天!!啊!!是《光與闇的童話》!!!!在場眾人無不尖叫,馬上跑到聲音傳過來的會場門口,會場內應該是在進行排練,而工作人員出入會場時忘了關門所以聲音漏了出來,就這樣我們早在下午的時候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劇透了當晚的安可曲。

第一日的位置在第5排中央偏上手側,因為靠近通道,所以雖然不算很前排但視野也不錯。

舞臺只有單層,舞臺左右兩側從天井垂掛著Linked Horizon徽章的紅色旗幟,後方有一個大螢幕。待機時的螢幕畫面是這次Live Tour的logo,並有風聲的音效。

開場前廣播

廣播是先用粵語再用國語播放的,內容都一樣(細節記不清了,以下都是摘要)。

這次負責香港場的開演前廣播是傳令兵梅拉莉(稍微吐槽一下,粵語版本時我就覺得棒讀了,國語版本就更生硬了^_^lll)。據梅拉莉所講,日本場的傳令兵伊斯卡只會說日語,而臺灣場的傳令兵達妮娜本來想接下任務,但她不會說粵語,而梅拉莉會說粵語和國語,就接下了香港場的任務。雖然達妮娜很不甘心,但因為梅拉莉是大達妮娜二屆的前輩,也沒有法子了。

之後梅拉莉提到她曾於8月時跟隨Revo團長到港幫忙宣傳,對於因為颱風而取消了活動覺得很可惜,但今日看到大家的熱情支援很感動。

她還提到當時進行了公演的事前調查,見識到香港漂亮的夜景。因為她家鄉在晚上的燈光很稀疏,所以看到這麼華麗的景象覺得超級感動而興奮得手舞足蹈,還忘了身旁的團長逕自大叫w對於自己的失態,她表示會作出反省,還說不打算給後輩知道www也說了很羨慕香港支部的各位可以看到這樣的美景。

接著是指示觀眾測試入場時領到的互動式手燈的廣播。最初我還擔心海外公演用不了這手燈,能帶到香港實在太好了,這手燈在進巨粉中也大好評的樣子。(by非羅蘭的同事&友人)

正篇

開演前廣播結束後,不久會場就暗下來,螢幕畫面轉為《進擊的軌跡》限定版外盒封面的城牆。這時舞臺上雖然一片漆黑看不清面孔,但可以看到樂團員在舞臺上準備站位。準備好以後,螢幕影像越過了城牆、穿過草原和巨大樹森林後,抵達了可以看到海的懸崖,也就是CD封面上的那個場景。

二ヶ月後の君へ

前奏響起時會場也明亮起來,場內氣氛瞬間高漲起來,觀眾一齊起立!但這裡我不得不說一下,開場初段聲音強勁得連地板都在震動,耳朵都快被轟炸得耳鳴了…後來不知道是不是有調過音,《二月後》之後的歌都沒有那麼令耳朵難受了。

可能因為太興奮的縁故,這首歌我除了氣氛high爆、音響勁爆和團長帥爆以外的記憶都沒有了……

MC1

唱完《二月後》就是團長第一次MC了。MC的部份我盡可能把記得的部份寫下了,但肯定有缺失,湊合看吧…

『大家好』
『我哋係Linked Horizon(我們是Linked Horizon)』

廣東話!團長在說廣東話啊!!!為了與團長說的日文辨別,下文裡廣東話的部份都會用雙引號標示。

『8月份的@&%#$,非常好sad、好sad』
『能夠見到大家,我嚎開森、嚎嚎嚎嚎開森』
『今晚,要玩得high啲、high啲』
『@#&#%$,多謝』

感覺廣東話裡夾雜了普通話的發音,初聽真是愣了一下,思索了好一會才理解到他在說8月份的釋出會因為颱風被取消而覺得很可惜,但能見到大家很開心,希望大家今晚玩得嗨些,最後則是說『要補番數(要補償回去)』,不過這句還是我看了網媒報導才解讀到的^_^lll

雖然團長的廣東話一開始真的聽不懂在說什麼,但!是!好可愛啊!!每一個字都很用力地發音,說話的時候手一直跟著聲調上下擺動,又不斷地重覆同一個詞語,一副幼兒牙牙學語的模樣,我內心的鼻血都要流滿一地了(死亡

『緊住落黎,就拜託你啦,Candy(接下來,就拜託你了,Candy)』之後翻譯Candy小姐上臺,團長也轉回用日文了。
「我只懂得一點廣東話,日語也只懂得一點。」真是的…這人又在亂說些什麼呢w

翻譯上臺後,團長就做起了調查,首先問場內有多少曾去過日本LH或SH活動的人。

手馬上舉得直直的,其他觀眾也有給舉手的人鼓掌。有去過日本活動的人果然都集中在P席,不過瞄了一眼後排,C區?還是B區也有人舉手。

「感謝一直支援的各位,很不容易吧,我很開心。」

嗯,雖然很不容易(對錢包來說),但無論是團長還是陛下,我都會一直追隨您的T^T

之後團長再問有場內有多少香港人、大陸人、日本人和亞洲其它國家的人。就現場所見,星期六的上座率約有八成,大部份是香港和大陸人,比例各佔一半左右,日本人大概有十來二十個和幾個其他地區的人。

之後團長提到這是以《進擊的軌跡》為主軸的演唱會,但也會唱一些其他的歌曲,包括了在日本不會唱的曲目,臺下馬上歡呼起來。

「現在大家都很有精神」畢竟才剛開場嘛。
「剛才反應遲鈍下來了呢」

於是臺下歡呼起來。咦?所以剛才那句話是期待我們有什麼回應嗎?w

「現在大家都很精神,但之後可能很快就會累了」
「之後的MC時間,有時會說得比較久,可能也會有想坐下來的人」
「在日本,MC時間大家都是坐下的」

原本《二月後》開始觀眾一直都是站著的,團長這麼說了以後,我馬上就坐下了,也有零零星星的觀眾坐下了,但大部份人還是站著。

「像現在這樣,如果一部份人坐著但其他人站著的話,坐著的人就會看不見前面,結果還是得站著」
「當我做了這個動作時,就請大家坐下吧」

之後向臺下伸出手做了個向下按的動作,示意讓人坐下,於是所有觀眾都坐下來了。不過往後的MC時間,大家大多不用等團長示意都會自行坐下。

「感覺好像在做坐下的練習w」

不過難得(?)坐下了,團長說下一首歌就要開始了。

『請挺、下一叟歌(請聽下一首歌)』結果大家坐不到半分鐘又站起來了w

之後就是《もしこの壁の中が一軒の家だとしたら》至《最期の戦果》一口氣唱下去了。各首歌曲的詳細演出可以參考之前的repo。這裡就只說一些自己印象特別深刻的地方。

もしこの壁の中が一軒の家だとしたら

歌曲前半的螢幕影像就是動畫第13話阿爾敏向意識模糊的艾倫喊話的場景。當初聽CD的時候我腦海裡一直都是這段場景,實際配合影像聽這首歌真的超級感動~

唱到「炎の水や 氷の大地 砂の雪原」這句時,舞臺燈光和場控手燈燈光也分別是紅色、藍色和棕色,這種臺上臺下形成一體的燈光演出真是太棒了!

紅蓮の弓矢

這首歌不用多說,會場內應該無人不曉了吧,歡呼聲都比之前兩首大得多。可以現場大喊イエェェェガァァァ和エェェェレンンン超爽的!!

這首歌有一部份的螢幕影像直接用了動畫OP,OP尾段有一段調查兵團的士兵在空中旋轉的慢動作影像,這時兩位舞者也跟著螢幕影像在做空中旋轉的動作,非常的帥氣!舞者們手上的LED Poi舞出火焰的圖案,也是帥得沒朋友!!

因為團長並沒有在這首歌裡彈結他,所以在間奏的時候他都會跑到樂手那邊,又會做出彈空氣結他的姿勢,無理!太可愛了!

14文字の伝言

《軌跡》裡催淚彈一號。「時間よ止まれ」那裡,螢幕影像裡艾倫的家瞬間轉為黑白色,場內燈光熄滅只剩一束射燈照在英子媽媽身上,那一秒鐘心頭一緊,真的仿似世界都停頓了……

然後英子媽媽無論是叉腰生氣的樣子、還是手抱嬰兒的動作,全部都洋溢位一種母性的光輝,於是這首歌我全程都是在噙著淚水的狀態……

紅蓮の座標

一直很喜歡《座標》前奏的雨聲效果音和木管樂,舞者們最初像是軍隊步操的動作也很喜歡!

然後除了開首的地方,其它部份都失憶了orz

最期の戦果

歌詞和螢幕影像神同步的一曲。雖然事前已知道這首歌會配怎樣的畫面,但「…ユ…ミル…の…たみ……」「…ユミル…さま…」「よくぞ…」「この世から消え失せろ!!」這幾句歌詞,跟動畫影像裡的角色嘴型分秒不差還是讓我目定口呆(☉_⊙)

唱到「木立の陰に」時,曲調改變的同時舞臺燈光也霎時轉為藍緑色,整首歌曲的氣氛突然一變的處理也很喜歡。

MC2

團長上臺,先打了個招呼。

『多謝』「Sit down please」

『多謝』跟『請聽下一首歌』應該是這次演唱會說得最多的廣東話了吧。

接下來團長介紹下一首歌就像是城牆教的主題曲,希望大家能更多的參與《進擊的巨人》的世界觀,所以有一些動作想要大家在曲中一起做,暫時成為城牆教的一員。

「大家都知道城牆教的祈禱姿勢嗎?」
「像平常祈禱那樣雙手緊扣」
「在這個基礎上,再跟旁邊的人手臂相扣」

為瞭解說這個祈禱姿勢,團長特意預備了動畫截圖(動畫第25話)在螢幕上播出來。那動畫截圖,剛好跟當天的入場印章一模一樣。

「這個動作是不是好像在哪裡看過?」
「可能有些人注意到了,這個畫面跟今天的入場印章是一樣的」
「那個戴墨鏡的就是我」
「我的話,就會當那個(截圖裡的)漂亮的姐姐」
「希望大家能當那個漂亮的姐姐」
「不過當旁邊的大嬸也是可以的~」

不知道為何這邊我印象最深刻的是Candy小姐把「おばさん」譯成大媽,讓我一直聯想起在廣場跳舞的大媽,逕自笑過不停,對不起我的笑點比較奇怪……

總之臺下開始組成了人鏈,我右邊是同行的友人,左邊是通道,跟通道另一邊的男生交換了個眼色,就靠了過去跟那一列的人相連了。一點題外話,那個男生一身歌德風打扮,看起來(?)就像是羅蘭,入場看到他時就知道他一定樂意做人鏈的!(並不是

而臺下組人鏈的時候,團長一直單手抱胸觀察著臺下。

「有些人看起來很猶豫呢」
「我還挺喜歡觀看別人這種猶豫的反應」←這人真的是笑著說的!這個ドS!!

不過團長也說了這環節並不是強制的,不想做的也不打緊。然後團長大概是看到矮小的人做這個動作比較辛苦(像是我^_^;),就說每個人的身高都不一樣,長得較高的人可以稍為蹲下去遷就一下旁邊的人,反正這首歌也不長,才三分鐘而已。

因為友人、特別是左邊的男生都比較高,組成人鏈後我就彷彿被吊起了雙臂,手掌自然是扣不上的,僅僅能貼著手指頭。團長這樣說了後,兩人就側了一下身,讓我至少能扣上手指,辛苦兩人遷就矮小的我了:;(∩´﹏`∩);:

其實P席的各位都很迅速地越過通道組成了人鏈,還有人喊「できたよ!(做好了)」,連團長都有點意外,感歎「這就是香港人的速度感(スビート感)!」

然後還說了這是一首和宗教有關的歌曲,所以演唱時大家可以做一些正面的祈禱。

神の御業

仿如置身教堂,神聖莊嚴的一曲。因為這首歌是無伴奏合唱,不需要樂器演奏,歌姬站在舞臺中央演唱時,樂手和舞者們都會站在兩側做人鏈。下手側有YUKI、淳士、あっちゃん、らっしー、ANIKI、みなみ小姐;上手側有洋介先生和絃一徹弦樂團。樂團成員除了做人鏈外還會一起唱歌,大家都好投入呢。

至於祈禱嘛…我顧著看舞臺和聽歌都忘記這回事了(喂

MC3

『多謝』「Thank you」

團長上臺時,觀眾都會鼓掌。因為這時大家的手臂仍是扣著的,只能輕輕的拍一下手。

「每一場這首歌結束後的掌聲都沒有什麼精神呢」不知道該什麼時候鬆手沒法子嘛www於是鬆開雙手後再鼓掌了一次,這次明顯比剛才大聲了。

接著下一首歌《自由之翼》團長說要彈結他,工作人員就拿來了Flying Freiheit讓團長揹上。臺下「かっこいいーー(很帥)!」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男聲跟女聲都有。因為臺下一直喊個不停,團長對男舞者洋介先生招了下手,洋介先生就擺了個pose,團長說:「かっこいいよね(很帥吧)!」就帶過去了。這人是害羞了嗎ww不過經過這段小插曲後,臺下才安靜下來。

「這天我們跨越海洋到了香港」
「雖然正確來說,是坐飛機來的」www
「但從心情上,是靠背上的自由之翼飛越海洋來到香港」
「相信各位背後都同樣有著自由之翼」
「希望大家能夠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情、成為理想的自己」
「為了應援這樣的大家,接下來送上這首歌曲」

自由の翼

Flying Freiheit好好看!我好喜歡Flying Freiheit啊!手機繩我還買了兩條,一條自用一條收藏,要是會彈結他我大概真的會迎接Flying Freiheit回家TvT

彈結他的團長超級帥!間奏時あっちゃん的bass solo也是無敵帥!!

寫到這我終於發現,只要是團長的歌我都好像失憶似的,只有樂器solo時團長喊樂手名字的聲音不停在腦內重播,除此以外就只剩「團長好帥!樂手好帥!」之類的印象了orz

雙翼のヒカリ

《軌跡》裡的催淚彈二號。又是配合動畫片段殺傷力驚人的一首歌。女巨人踏下去那一下,全場燈光一瞬轉為紅色然後熄滅時、還有棄屍那一段,我真的很想打碎那副墨鏡……

歌曲開始時男舞者洋介先生換了身白色的團服。全曲的舞蹈都很美,特別是間奏時兩位舞者的互動、還有MANAMI雙手環抱自己的動作,就好像生(白色)與死(黑色)在交纏,意境特別的美…!

另外,不得不提一下女舞者みなみ小姐在這首歌的表情真的是情感十足,完全不輸給MANAMI小姐啊!看著兩人悲傷的表情自己都快要落淚了(☍﹏⁰)

自由の代償

唱「自由の翼」、「自由の代償」、「自由の戦士」、「自由の兵士」這幾句時,團長的手會隨著聲調向上向下指,好有趣w

這天團長的狀態似乎不錯,高音都能上去,有好幾次唱「Freiheit」時還會特意拉長尾音,但正想說前面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失誤(或者說我沒有聽出來),在唱到「迫り来る 巨大な影に」時就比正常唱早了,大概唱著唱著自己也發現歌詞跟背景音樂對不上,停了一下才接回後續的部份。

這首歌我幾乎都在看螢幕影像,雖然我知道動畫影像可以回家看個飽,現在該集中精神在團長和樂手身上,但眼睛總是不自覺的移到背後的螢幕去,果然這首歌還是得配上那段動畫才能展示出100%的魅力啊~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

總之実咲小姐實在太帥了,一直覺得実咲小姐的眼神很凌厲冷峻(不是貶意),和亞妮真的有幾分相似,間奏時亞妮的格鬥pose真的很亞妮(什麼話

不過之後擊退舞者們時的動作…有點萌?w

「伸ばした指の先に… 閃く刃の痛み…」這裡的螢幕影像對應亞妮爬牆逃跑被三笠砍斷手指的一幕(動畫第25話)。這時舞臺的白色射燈會由舞臺上手側向下手側、再由下手側向上手側橫掃觀眾席,最初射燈掃過來時真的嚇了一跳,雖然理解這是燈光跟影像同步的演出,但這彷彿不是亞妮被砍、而是觀眾被砍了(喂

MC4

接下來就是正篇的最後一首歌。團長說這首歌裡有一些動作希望大家能一起做,做錯也不打緊,最重要是參與投入歌中,這點團長在演唱會中也強調了好幾遍。

「因為自己可能會做錯動作,所以會叫一些絕對不會做錯動作的人上臺」
「要是我的動作跟其他人不同,那應該是我錯了」

於是請來了歌姬和舞者上臺,完全是一副自己錯定了的樣子,您是不打算做正確了嗎!?www

之前的公演裡,團長在教動作時用《心臟》的副歌編了教學歌。他提到臺灣公演時教學歌填了普通話歌詞,然後…接下來要唱廣東話版的教學歌──大丈夫ですか団長!?真的要唱廣東話嗎!?!?

眾人站好位置後,樂手開始了伴奏。

「ささげよ~ささげよ~&%&$#@
『舉起你隻手 &(&($^#$@$!#

聽‧不‧懂!只隱約聽得到「舉起你的手」,後面完全是問號狀態……不對,怎麼愈聽愈不對勁!?根本不是我聽不懂,而是團長明顯忘了歌詞要怎樣唱,唱了幾句就開始嗯嗯唔唔糊弄過去了,而且因為忘詞而整個人慌張起來,動作也跟著做錯了,好像還有人目擊到YUKI爆笑了www

唱完團長也知道自己搞砸了,不好意思的說:「啊──失敗了」,羞澀的笑容超←可↑愛↓!!請再多失敗幾次!!之後還仰天大喊了一句「OH~MY GOD!!!」,表情特別的跨張,引得全場爆笑www於是臺下也有人喊「もう一回(再多唱一次)!」。

「不不不,我想就算再多唱一次也沒有什麼分別」
「今晚會再練習,明天一定會成功的!」

好的,期待團長翌日的再度挑戰!

心臓を捧げよ!

我好喜歡這首歌啊啊啊!←告白

這首歌的完全版一出來就立刻衝上我心目中的歷代主題曲排行榜上位,現時跟《座標》並列首位\(^o^)/間奏時各樂器solo的部份都超帥的,聽歌時沒有太大感覺,但實際看了演出後覺得這首比《弓矢》更燃、更加Live向啊!

然後可以和香港支部的各位團員一起向團長獻出心臟超感動…!

紅蓮の燈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唱完《獻出心臟》後,螢幕影像轉為CD封面那個夕陽下的海邊懸崖。團長拿起Feuerroter Horizont跟YUKI和ANIKI分別坐到舞臺中央、下手和上手演奏這一曲。回想起來,Feuerroter Horizont好像從開場就一直放在舞臺上了?然而並沒有注意到(喂

演奏後團長放下結他背向觀眾席,這時團長張開雙手,重現CD封面的場景,之後是開場影像的回帶,從海邊退回牆內的世界,然後暗場。

Encore前倒數

暗場之後,臺下觀眾開始邊拍手邊喊安可。過了一會,螢幕慢慢打出中日雙語的字幕:

就這樣,本日的正篇就告一段落…
然而為了追求自由而踏出牆外
牆內人類的戰鬥尚未結束…
然後,這火熱的香港之夜也尚未結束!
今晚,聚集在以太平山頂聞名的這個牆外據點
鎖地平團‧香港支部的各位
想聽聽進擊以外的歌曲Jäger嗎?
那就再做一次剛才的人鏈
立於太平山頂上
(中間有一兩句記不清了,但大概是「山下點點燈火象徵著生命」這種感覺的句子)
以用立體機動裝置一躍而下的心情
將那份意志全力喊出來!

⑤52m
④52m
③52m
②52m
152m

想聽Jäger!!!(聴きたいえぇぇがぁぁあ!!!)

…不過團長啊,聴きたいえぇぇがぁぁあ這個諧音梗中文翻不出啦,想聽Jäger!是什麼東西啊www

有了第一次做人鏈的經驗,感覺這次大家都很快就做好了。

事前有猜想過團長會用什麼地標,原來是太平山頂,也的確是香港的著名地標。太平山總高552米,這裡就拿來倒數了。

Encore

之後團長又說在日本那邊接下來是一些謎之環節( 謎のコンナー,指的是成員介紹時的問答環節?www),但因為要翻譯的話就會多花一倍的時間所以刪掉這環節,取而代之會在安可時唱更多的歌曲。

開始安可前,團長提到了Sound Horizon,他也說知道香港這邊有人一直在支援SH,說到這其實我好想大喊Sound Horizon Kingdom,但最終忍住了…然後他說接下來是SH Festival的時候,場內立刻爆發出當日最熱烈的歡呼聲。因為事後我看到非羅蘭的感想也是這麼說的,所以這應該不是我的錯覺(痛哭流涕

啊啊啊…無論是LH還是SH,我也會一直支援下去的,希望有一天能在自己的出身地上親眼看到SH的演出……

之後每一首安可前後團長都會出來MC,唱歌前不會點明曲名,只會帶出一些提示,前奏響起的同時螢幕會打出歌名和收錄的專輯名。歌後團長才會介紹每首歌的背景或內容等等。

第一首安可,團長說這首歌可能比較少人知道,當我還在疑惑的時候會場就暗了下來。

澪音の世界

唸白開始時我怪叫出來了。

曲子本身我當然是喜歡的,更重要的是這首歌的Call & Response是サンホラ啊啊啊!可以在自己的出身地的Live上大喊サンホラ…我…我…。゚・(つД`)・゚。

臺上的実咲和舞者也會煽動觀眾打Call。當日我喊得最大聲的肯定就是サンホラ,完全陷入了瘋狂狀態。

実咲小姐穩定發揮,唸白也唸得比預想中好。這首歌裡実咲小姐用食指和姆指圈住右眼的動作超帥的。還能聽到一徹大哥的小提琴solo,超級滿足~

唱完了以後團長介紹這首歌收錄在商業出道作的專輯裡,因為這是他初次到香港演出,就像在香港初出道,所以選擇了這首歌。還說這是很幸福的出道,因為有一眾樂團員在,之前還擔心會是自己一個人唱卡拉OK的情況。

之後團長介紹下一首歌時說人生中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例如香港有很多美食和美麗的夜景,又希望大家都能擁有美好的回憶云云。聽到這也不難猜出下一首安可是哪首歌了吧?

美しきもの

不管別人的評價怎樣,在我心中這首歌在《Roman》裡的排名仍然是很高的。聽《雙翼》時就覺得MANAMI的聲線跟《美物》會很合,實際上也很合!跟YUUKI比起來,MANAMI的歌聲比較成熟穩重,但都一樣很美~可以現場聽到《美物》,陶醉在優美的歌詞、歌聲、旋律中真的好幸福(*´Д`*)

螢幕影像和Roman Con時用的一樣。MANAMI在間奏和尾聲都有吹口風琴。

歌曲完結後團長再次出來道謝,今次加上了法語的謝謝w介紹了這首歌曲出自《Roman》這專輯和故事以法國為背景,說是歌曲的背景不同歌曲氣氛也隨之改變。又說如果要用香港為背景寫曲,他會以維多利亞港作為題材,還說維多利亞港對於香港就好像香榭麗舍大道對於法國一樣。

承接前面的MC,團長說人生中不單只有美好的事物,有時也會有悲傷的事情,接下來唱的會是一首有點哀傷的歌。聽到這我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

11文字の伝言

前奏響起時證明瞭我的預感沒有錯…我對某R氏的媽媽曲完全沒有抵抗力啊啊啊!無論是11字還是14字的留言我都超級喜歡的嗚嗚嗚嗚……團長讓英子媽媽唱這首安可實在太犯規了…..

因為聽這首歌時的狀態整個不好,演出啊演奏什麼的部份我完全想不起來了…

之後團長介紹歌名時,最初是說「11文字の伝言(でんごん)」的,但一出口就察覺自己說錯了馬上改回「メッサージュ」。UCCU歌詞歌名老是一堆特殊唸法自己也記不牢了www

「在座各位都過著不同的人生,出生和成長經歷各自不同的人現在能眾集在這裡,也是因為母親把自己生下來」
「為了到香港花了不少時間,但出生在不同地方的大家正在享受同一個晚上,我想其中有著Roman」
「大家聚集在這裡可能只是個偶然,但今晚是個特別的晚上」
「如果覺得今日的演唱會很開心很享受的話,希望大家能告訴你的父親母親、或者朋友」
「一定會有因為你開心而感到高興的人」

既然團長都這麼說了,身為團員豈有不遵從的道理?其實不待團長開口,每次我都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跟人傾訴了 (艸

之後介紹下一歌曲時,說之前幾首歌曲都是歌姬獨唱,接下來就要唱一首合唱曲了。

今次巡演上唱過的常規合唱曲,是《神話-Μυθος》和《MOON PRIDE》。其實我私心是比較想聽《MOON PRIDE》的,不過既然今晚是SH Festival,那就是另一曲囉~

神話-Μυθος-

歌姬們穿的是《神之偉業》那套白袍,沒有配戴城墻教的項鏈,靠詩女神的對應顏色的燈光打在歌姬身上來表示是哪一位女神。螢幕影像跟Moira Concert時一樣。

因為原曲有六人歌唱而這次只有五位歌姬,所以獨唱時麻美小姐一人負責了二人份的聲部,站位也在正中央。合唱是兩色的燈光同時打在麻美小姐身上。

Nein Concert那時只有四位歌姬,《神話》那一段怎樣聽也覺得不滿足,這次有五人就好多了,和聲真美啊~~這次歌姬們的白袍造型,比起原曲的六女神更有一種莊嚴穩重的感覺呢(*´∀`*)

歌後團長介紹《Moira》時時說這是個希臘神話風格的故事,如果是喜歡希臘神話的人,可能也會對《Moira》時感興趣。中間提了一下《人生は入れ子人形》,說是個現代的故事,然後有個大叔挖洞挖了個遺跡出來什麼的。(前文後理忘了…)

介紹下一曲時,團長說因為要跳舞,先請了舞者們上臺。

「接下來的安可曲,原本唱的人沒有來」臺下馬上騷動。
「所以會由我來翻唱」

全場哄動!Next song is Revocal song!!

光と闇の童話

其實因為下午那時會場漏音,我已經知道會有這首歌所以沒有特別意外,但興奮的心情仍然無法掩蓋!

然後!唱這首歌時的團長!簡直是超水準演出!團長版的《光闇》很有氣勢,果然身為率領整個兵團(?)的團長氣場就是不同!如果說原版《光闇》裡是Mär受到Elize的慫恿而去復仇,團長版《光闇》則像是團長自己主動去復仇那種感覺。黑化團長都一樣很棒!(喂

螢幕影像是以《光闇》的MV為主,混合了2010年國王生誕祭的螢幕影像剪輯出來的,但總覺得還有一些沒見過的鏡頭……

團長這時穿的是《弓矢》的那身黑紅衣裝,配色跟七Mär那裝束超配合的有沒有!?團長服雙臂的布條又令人聯想起森Mär服裝的鎖鏈,跳舞時布條跟著甩動超帥~~這首歌由團長來唱真是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另外,因為這場只有兩位舞者,所以屍體與泥土的千層酥那段,是先由一位舞者躺在地上、另一位舞者疊上去,然後第一位舞者抽身疊上第二位舞者身上,第二位舞者再抽身疊在第一位舞者身上,如此重複至兩人都站起來。藍色的燈光打在兩位舞者身上,整個氣氛都很詭異、真的特別像屍體……

唱完《光闇》後,團長一出場又是各種語言的謝謝連發,這次好像還加了德語的謝謝?w

團長介紹了這首歌和《Märchen》這張專輯有關聯,也提到了《Märchen》的故事背景是中世紀的德國,說是聽了這張專輯就能更清楚《光闇》的世界觀。

順帶一提,這裡Candy小姐把《光と闇の童話》裡的的「童話(メルヒェン)」譯成了「故事」,前面也把「Roman」譯成「浪漫」,Candy小姐大概不是國民,我也沒有想要責備的意思,我好奇的是,之前的《神話-Μυθος-》團長也是直接唸希臘語的,但Candy小姐卻能準確地翻譯成《神話》,這到底是為什麼啊?www

成員介紹

成員介紹大致上由舞臺下手的團員往上手方向介紹,介紹時螢幕會打上團員名字和身份。順序如下:

YUKI→淳士→長谷川淳→五十嵐宏治→弦一徹弦樂團→西山毅→舞者→歌姬→翻譯

跟日本場相比,弦樂團的編制縮減為五人,除了一徹大哥外,來港的還有カメルーン真希、森琢哉、クリスティーナ藤田、村中俊之。舞者則是佐藤洋介和矢島みなみ。是說ANIKI原來還擔任了Band Master,我現在才知道……

舞者出場時會跳一小段舞,淳士、好像還有らっしー?(有點記不清了)還會給伴奏,真豪華啊!

翻譯小姐之前團長一直喚作Candy,這裡螢幕影像打出來的是全名「張秀婷」。

最後螢幕上打出了「Revo」四個字。

「Revoです~」\哇啊啊────!!!/

還鞠了一個躬,可愛!這時觀眾的歡呼宣告顯比剛才還大,團長果然是最受歡迎的成員呢(!?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首歌曲了。團長這麼說了以後,大家都「誒~~~」個不停,雖然知道結束的時間總會來臨,但我真的萬分不捨…..

團長說下一曲中也有些動作希望大家參與去做,但因為動作比較多,這次並沒有像《心臟》那樣詳細解說,只是讓我們跟著歌姬和舞者去做就可以,並再次強調做錯動作也不打緊,只要玩得開心就可以。中間還問我們熱身運動做好了沒有w末了說歌曲完結時他會把麥克風遞向大家,如果大家覺得開心的話就喊「Bravo!」,這樣說不定就會有漂亮的煙花綻放。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舞者並不是一開始就站在場上,是歌曲開始後從舞臺兩側跑出來的。手上的LED Poi會舞出心型、飯團、煙花等圖案,好有趣www

歌姬則是一開始蹲在團長後面,歌曲一開始就蹦跳開去。歌姬會預先決定一起做些動作什麼的,當日的動作是雙手比出心型圖案,超級可愛的有沒有!!後來看別人的repo,團長好像也有做這個動作,為什麼我沒有看到!錯過了一個億!!!(嚎哭

唱這首歌時,團長、歌姬和舞者都超開心的樣子,光是看著他們,那種歡樂的氣氛都傳染過來了。臺上做動作時我也跟做了,雖然老是抓不準跳躍的時機,不過管他呢?這時最重要的是享受氣氛是吧!總之臺上臺下都玩得很歡脫!

螢幕影像則是在歌詞本的黑板上,以類似卡拉OK那種方式逐行顯示出歌詞。唱到最後,也跟歌詞本一樣出現由了中川沙樹老師繪畫的Bravo團長,團長也把麥克風遞向臺下,這時當然就是用盡全力的喊「Bravo!!」──於是螢幕上也就綻放出當日最燦爛的煙花。

MC

《青花》結束以後,這時拿到了白書應援物的人都拿出了團扇。團扇一面是白色羽翼、另一面是黑色羽翼,根據座號向臺上展示白色或黑色的羽翼。相信團長一定能看得出圖案的含義吧。

「大家都拿著像是日本團扇的東西呢」注視了臺下好一會、笑著這樣說的團長,看來是真心的感到高興,應援活動大成功真是太好了(*´∀`*)

對於應援物團長還說了一些感想,但我忘了orz

另外,團長也有提到之前臺灣公演粉絲的應援活動。

「之前在臺灣演出時,也有過類似的景像」
「觀眾都戴上了墨鏡,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場面呢」

臺灣支部的各位!大家的壯舉,團長還記得很清楚呢!

接下來就是讓各位迷妹迷弟呼喊樂團成員名字的時間。第一日…好像不是太多人喊,大家都只是熱列地拍手。雖然我想喊,但四周沒有人喊自己也不好意思喊(艸

最後是每一場的定番,由團長喊出號令「心臓を捧げよ!」,然後觀眾回喊「Jäger!」。但Candy小姐大概不知道梗,也沒聽清這詞,聽得出她很猶豫的譯成『想大家一齊嗌(希望大家一起喊) …ジェ…ジェーガー?』www於是臺下有些人沒忍住笑了出來,也有些人馬上糾正過來說『イエーガー啦~』。這時我並沒有留意看樂團員的樣子,但據說一徹大哥爆笑了,為什麼我老是錯過這些難能可貴的鏡頭orz

喊過後眾團員退場,歌姬退場時都有送飛吻,真可愛啊(*´∀`*)

終於舞臺上只剩下團長和Candy小姐。團長說了很長一段到香港並不容易、有很多困難的說話,並再次提到八月份因颱風而被取消的釋出會,說著說著聲音有點抖顫了。據前排的團員報告,團長似乎真的想哭的樣子……就在這時,有一把男聲大喊了一句「殘念だったね!」,打破了沉重的空氣,團長也重現了笑容。

「是呢,這時大家腦海裡的不是颱風,而是一把大叔的聲音吧」

馬上就get到梗了。這時站在臺上的不是LH的Revo團長,而是SH的Revo陛下啊。゚・(つД`)・゚。

感謝那位喊「殘念だったね」的人,要是團長真哭的話我也會哭的,那天釋出會被取消時我內心不知淌過多少淚了……

回覆狀態的團長,繼續之後的MC。

「現在呢,大家看到的成員並不是我們全部的成員」
「本來還有演奏各種樂器的成員」

然後即場模擬了幾種樂器的聲音,但音樂白痴的我辨認不出是哪些樂器orz

「這次沒法帶上這些成員,希望之後能帶上所有成員演出」

嗯,我會一直等待這一天的來臨QAQ

「最後還有一首歌」\哇————!/
「不過是由大家去唱」\wwwwwww/

從場內的反應來看,我估計有人以為團長是要唱這最後一首歌了。團長啊,這說法很容易令人誤會好不好w

最後的一首歌,是《心臟》的off vocal版。唱完這首歌後就真的要完結了。啊啊…時間啊請停下來…雖然我知道那只是愚蠢的願望……

終於,團長喊出了最後的號令。.

『香港支bù…』
「啊!不對!」支部的「部」發成普通話的音了。
『香港支部!獻出!….獻出!…』\頑張って(加油)!/
『獻出!心臟啦!!』

卡拉OK──心臓を捧げよ!

感謝白書精心製作的傳單,標出了《心臟》的羅馬拼音,對金魚記性的我實在幫了大忙。雖然團長沒有要求,但卡拉OK時也蠻多人在副歌做動作的,能再一次跟香港支部的團員們一起獻出心臟真的嚎開森(>v<)

追記

雖然帶了記事本去,但途中沉迷在演出中就忘了寫筆記…有一些地方忘了是出現在哪的,一並寫下了。

有一次團長去飲水了,但全程背對著觀眾席,什麼都看不到(´・ω・`)我想看團長的兵長飲水法啊…

不記得是哪首歌中間,團長有扔結他撥片,給第一排的男生接到,散場時給晒了一下,好羨慕……

中間有一段MC,團長說廣東話的發音很難,跟之前學的普通話混在一起,很容易說錯。還說對臺灣很抱歉,因為他要完全忘掉在臺灣學過的普通話,集中精神去說廣東話,回到日本之後才會去回想之前學過的普通話。廣東話有九個聲調而普通話只有四個聲調,對外國人而言真的是挺難吧,所以即使團長用普通話MC其實我也不介意,雖然說得不算好,但團長那麼用心暗記大段大段的廣東話我超級感動的Q_Q

因為看過一些日文和非粵語區的repo有寫到所以提一下:團長說了「かわいい」、「かっこいい」之類的詞後,翻譯直接就說了「かわいい」、「かっこいい」。雖然話題的具體內容我忘了,但其實Candy小姐都有翻譯的,是先說了一遍日文再說一遍中文的意思,不過像「かわいい」、「かっこいい」這些詞語,絕大部份港人(尤其是年輕人)不用翻譯都聽得懂就是了。

最後完場離去時,看見了有工作人員在拍攝粉絲給團長留言的影片,猶豫了好一會要不要過去錄些什麼,但覺得難為情還是放棄了。大概我跟團長也是一樣,是當面說不出話的人,滿腔心底話只好留到信裡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