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子
原文首發於作者部落格。地址:http://giokkohaveanori.blogspot.hk/2017/10/linked-horizon-in-hong-kong-day-2.html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前言】

giokko_d2_01.jpg

Linked Horizon 進擊的軌跡兩天的印章

會把印章集中放在Day 2 的REPO,純粹只是因為我不想砍圖。
但是再度翻看印章的時候,真的有一種會心一笑的感覺。的確這是很有玩味的兩個印章呢w。

giokko_d2_02.jpg

和羅蘭們交換卡片用的照片

giokko_d2_03.jpg

給陛下的貢品,一封是信,另一封是……咳咳。

在這兩天,和來自各地不同的羅蘭們見了面,四面八方來自不同地方的羅蘭們聚集在一起的感覺真是很不可思議。明明真實見面是第一次,但大家已經瞬間開始熟絡起來了。不管是喊著要打要殺的極地、穿得十分「穿越七平的Stella」的山奈、超級可愛的Vmai,大家都萌的不要不要的!

第二天的應援物發的比第一天慢,畢竟……那天竟然被官方要求要錄我們的片段了,還是給Revo本人看的?!這真的超級受寵若驚。雖然第一天結束的時候就已經捧著應援牌在攝影機前給陛下留了言,但那是我自嗨啊。可是第二天那是陛下要求的……

(抱頭仰天:OH MY GOD!!!!!!!!!)

錄完那一段都已經6:00多了,義工團幾乎都是呆立在原地的狀態一點都不知道剛剛經歷了什麼鬼……我的媽啊啊啊啊啊啊!!!!!!!!

giokko_d2_04.jpg

給陛下的貢品,一封是信,另一封是……咳咳。

順便,這是我做的應援牌,我是在第一天天帶過去的。

還因為太激動舉反了(還被看見了(然後被他笑了……笑了……笑了……

但儘管這樣,在有驚無險的狀態下,我們Day 2的公演開始了。

【Day 2—正篇】

日期:2017年10月22日

地點:九龍灣會議展覽中心,3樓Star Hall

「琴晚我哋玩得好嗨,

所以我地今晚要再嗨啲!

再再再再再嗨啲!」

—Revo團長

第二天的音響比第一天的要好聽太多了,估計是團長自己聽到了什麼問題,第二天去調整過了吧?第二天終於沒有出現音響炸裂,鼓點和貝斯蓋過了唱歌聲音的事情了。加上第二天我就坐在正中央,不論是音響的平衡還是視野,都是盛宴啊!

承接第一天的開場廣播,第二天的廣播依舊有梅娜尼小姐姐進行,前半依舊說了代替伊斯卡過來云云,然後她一言不合就說起了自己為什麼會懂粵語和普通話了。原因是因為她老家有個地牢……等等,這不是《進巨》的劇情嗎?接下來難不成是被奇怪鬼父……(被消音。

哦……原來是因為地牢有很多港產片的錄影帶,因為很喜歡看不知不覺就學會了粵語啊。嚇死我了,小姐姐您不要嚇人啊。之後她就提到了和陛下去了星光大道,那裡有很多港家明星的手印,並且還有李小龍的雕像。於是喜歡港產片的小姐姐再次丟下了團長手舞足蹈(……

並且在回過神來之後發現團長也在手舞足蹈……(到底是多執著……

小姐姐,說好的反省呢(哭笑不得

不過還是感謝你,很好地賣了一把團長的黑歷史呢……大感謝!

話說開場廣播還提到了一個「展覽很多很像真人的蠟像」的地方,是指「杜莎夫人蠟像館」,團長和小姐姐從此多了一個電影的話題也是從這一段開始。(根據小莎的筆記,提到的影星還有李連傑。)

例行的手燈測試之後,就是正篇的開始了。

這次的《二月後》我終於沒有哭了!團長今天的狀態莫名奇妙超級亢奮,完全就是在舞臺上手舞足蹈的狀態,笑得比昨天還要開心,動作也特別奔放!和樂手們的互動也比第一天多了好多!

在《二月後》熱身完畢以後,團長就在歌姬離場之後留下來進行了第一段MC了。依舊是音有點歪但是特別認真的「多謝~~~~」以及「大家好,我哋喺Linked Horizon。見到你哋,我真喺好好好好嚎開森~」

這次我也終於聽懂了。「八月果陣,颱風來唔到。真是好Sad、好Sad(香港媒體聽到的是好可惜)琴晚話補番數,我地玩到好嗨。我地今晚要再嗨啲!再再再再再嗨啲!」於是我們在樓下一直大喊「是!」我還喊了好幾次「再嗨啲!」估計他是聽到了,畢竟第三排正中央嘛。他沖我們這行笑了笑。(嗚啊!)

在首段MC依舊問了有多少人來過他的演唱會,結果他忽然想到,一大半的人第一天才來過。於是這裡就出現了本場第一次的R氏流剪刀手!還小聲地配了「哢嚓」的聲音。

接下來就是比較沉重的話題了,也是我們這一群鎖地平團答應了要幫團長傳遞的資訊。

那天他依舊問了有沒有人來自哪裡?也問到了有沒有來自新加坡的粉絲。雖然我回頭看了一眼,並不多人舉手的樣子。

他是這麼說的:「如果有(新加坡)的人來了,或者你們會覺得不能自己的家鄉看到這樣演出很不甘心,沒有辦法在那裡(新加坡)舉行公演很對不起。作為代替,之後會在那一邊舉行活動,儘管具體的內容還不知道,但是一定會是帶來相同Live感的活動。請大家等我!」

這就是Revo團長很想大家幫忙傳達的一個資訊。

畢竟寫到這一篇的時候已經是快接近SH出道13週年了。在團長說完這段話之後還有沒有說其他的我也記憶有點模糊了。

但在他再度說了一句「請聽~下一首歌」之後,演出又再度繼續了。

接下來的曲目,因為和Day 1一樣,我也就挑選一些印象最深刻的來寫吧。

《紅蓮》的時候,團長二話不說先來了一個側手翻,從Aniki那邊翻回了舞臺中央。我的天啊!雖然這一刻真的閃的超級快,但是還是捕抓到了!!他站起來之後氣有點喘,頭髮也有點亂了,但這也不妨礙他繼續情緒高漲地蹦蹦跳跳!

今天的「耶格爾——!」喊得不比第一天差,人數雖然比第一天少,但是超級高漲!好好地回應了團長今天要更嗨的要求了呢!

《座標》的青色燈光和雨的效果很漂亮!因為第一天並沒有看清楚,第二天開始看得更清楚了,團長站在雨中的感覺真的好美啊!

《最後戰果》之後,就是介紹神業的MC了。

在那之前,我們早就把白書第二天派發的壁教項鏈帶上了。齊刷刷地半個場都帶了同一條項鏈,明顯團長又又又又驚訝了。他還說今天怎麼那麼多人進了壁教之類的,對於這個應援,他還是顯得有點感動的。這個環節並不是強制的,在日本雖然也有人自制壁教的項鏈帶到會場,但這麼齊刷刷地半個會場一起戴,他說還是第一次。而且感受到了我們很熱衷於和他一起完成這個舞臺這一點,他似乎顯得更加開心了。

因為壁教和宗教有關,於是乎他也提到了LH去了黃大仙(Yuki他們在推放了照片)

在介紹《神業》的這段MC,他說要教大家一個動作,一個用手指繞在一起的動作。

giokko_d2_05.jpg

手勢是這樣的,那是締結良緣的手勢,他沒說這手勢代表什麼,我們也就傻愣呼呼跟著他做,結果這……四捨五入就是告白啊啊啊啊啊啊啊!(激動)

但是別說外來的人,在座100%的香港人沒事情都不去黃大仙的,怎麼可能get得到!!!結果團長很失望的樣子,一臉委屈地向Candy小姐姐求救。「你們香港人不是都知道這個的嗎?」然後Candy小姐姐也一臉委屈地回望過去……

辛苦你了……Candy小姐姐。

今日的Yuki、Aniki更像一個虔誠的教徒了這是我錯覺嗎?

今天的《自由之翼》和第一天不一樣,第一天團長是很乖乖站在mic stand前面彈完第一段的前奏的,但是今天他剛唱完前面那段就一個蹦達崩到了Aniki身邊,兩個人還模仿起了Rock樂手跟著甩頭的動作了!一上一下地超級可愛!!!後來連Yuki都加入了,三個人一起甩!

介紹《自由翼》的MC中,團長特別提到了,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雙看不見的翅膀,雖然看不見,但只要你相信它,它就會存在。但是這雙翅膀可能不是最有力量的,人生中也會出現很多挫折,那麼希望這首歌能夠給我們力量。這樣的資訊。

《冰棺》的時候,歌姬小姐姐跟著背後的畫面還原了阿尼打鬥以及掉下城牆的動作了。前一天還覺得很帥的這首歌,今天多了一種戳心的感覺了啊。

而今天的捧心教學,他終於記得歌詞啦!

來~大家跟著團長一起唱:「捧げよ!捧げよ!舉起你隻手放繫心口~啦啦啦啦等埋尼一句~又再舉起你隻手!」

好吧,啦啦啦啦的部分我實在聽不清楚,但今天他是真的很努力沒有忘詞了,感覺真的很努力了啊!於是這句,成為了我這幾天無限loop的一句了!

而今天,大家對他的歡呼也更大聲了。它想必是真的好好苦練過了吧!

今天他唱歌的時候甚至興奮到自己帶頭打call了!揮著拳頭外加吼著:「噢!噢!噢!」地,真是名副其實比昨晚還要嗨!

嗨到就算我覺得今日的《水紅蓮》也不像昨天那樣安靜了。

「至此正篇暫告一段落但追求自由踏出牆外的人們的故事尚未結束而這個火熱的香港之夜,也未曾結束!」

—Linked Horizon 安可前字幕

今日的倒數,秉持了黃大仙的話題,是宗教的倒數。(就真的不用九龍灣嗎?!)

是(3)道教、(2)佛教、(1)儒教的倒數。

倒數完畢之後,團長還說了其實有一個(0),那就是壁教XDD。也對,畢竟今天超多人入教的嘛~!

他會提起Live感這個話題,是因為他說到了演唱會就是享受這樣現場的感覺,而這些就是這次巡演他感受到的東西。因為Candy小姐姐把Live感翻譯作了「現場感」,他還說粵語就有這麼一個詞語,即場學了一下下「現場感」怎麼說。

他說日語沒想到「Live 感」到底該怎麼說,不過英語倒是知道一句話可以這麼用。那就是「Let it be」。

說了一次「Let it be」。

然後一言不合唱了一句「Let it be~」

彷彿這也不夠的樣子,他竟然!當著我們的面!隨口糊起了「Live感」!

將「let it be」中間那一段的歌詞,全部換成了「Live 感」!

即場還飆了一個完美的顫音!

男高音的Revo!舉著麥克風,頭稍微仰起了一下,運氣。

「Live感~~~~~~~~~~~~~~~~~!」

我感覺要不行了。

唱完他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然後就對著我們說,這段是不會錄到DVD去的,所以現場的人有福氣了。

是的!

我的確是有點忘記了這一大段的MC是放在哪裡了,但畫面感很強烈,強烈到我覺得我必須要把它記下來才行。這段MC導致我後來去聽去查《Let it be》這首歌,毫無意外地把那一段都聽成了「Live感」……

和第一天一樣,他介紹歌都不是直接說名字的,而是先買了一個關子。《你是我的希望》這首歌也是。他只告訴了我們,這首歌代表了他想對我們說的一個資訊,說我們只要看了歌名就會懂了。

的確,歌名一出來我就懂了,懂了而且又哭了。

他在介紹這首歌的時候,由緹茲的故事接入,最後說到了自己。無論是巡演或者創作,都總會有特別灰心失意的時候,當他想起支援他的人,想起我們的時候,他又覺得可以再加油一下下,我們就像他的希望一樣。

您在開什麼玩笑呢,對於我來說,您的音樂才是我的希望啊!因為並不擅長日語,我也沒辦法即時就告訴他這個想法。但是和在座的各位一樣,千言萬語都匯作了一句「謝謝!」

本日安可的第二首,是《純愛❤♡十字炮火》,他笑著說了一句這會是很「Hot」的一首歌的是時候,我還懵了一下。但是前奏一響起……全場嗨爆了!

唱這首歌的是月香小姐姐!明明很帥氣的她賣起萌來一點都不輸給團長啊!眨眼跟指著前方的動作太戳了!超級可愛!

月香小姐姐退場之後團長又話癆起了BDFF,還說吐槽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麼一個劍士魔法師的世界觀裡面,會有偶像這個職業。並且還說布丁桑唱完歌之後,敵人會發出「吼吼!」打Call的聲音和動作,他還模仿了一下。並且說:就像剛剛的你們一樣。

哈哈哈,這沒問題。

《戦いの果て》是唯一一首香港場裡面,純樂器演奏的曲子。樂手Solo大盛宴啊啊啊啊!我沒記錯的話就是在這一段,Yuki和阿醬肩並肩了一段之後,很撩人地相視一笑了!嗚啊啊啊我的眼睛啊啊啊啊他們好萌啊!Aniki則是一直嘟著嘴笑著,明明不是正太卻萌力拼的上正太。媽媽這群樂手太犯規了啊!

《Moon Pride》的MC,今場第二蘇!

團長他…………他停頓了一下,一言不合,說了一句:「8月雖然有颱風了,但今晚天色晴朗。今天的月色真美。」

緩慢的,帶著一點小羞澀的,看著臺下,說了這麼一句話。

坐在正中央的我……嘣一聲……

團長,能聽見你這麼說,我死而無憾!

在這麼一個撩人的雙關下,帶出了下一首歌—《Moon Pride》。實際上這首歌和十字炮火,都有那麼一點點少女情懷在啊!瞬間挑起夢女子的魂魄(並不……

提到《MP》的時候,他也說了香港的Super Girl是有翻唱的,不過LH沒有Super Girl,但是有Kawaii Girls!是的!!!!歌姬小姐姐全員都超可愛(瘋狂打Call)!還會在樂手solo的時候圍上去!模仿美少女戰士的動作也超級可愛!!!!但是不及告白羞澀的您那麼可愛!!!!!!!!!!!

在這一段MC,他忽然就說剛剛Dancer揮舞的螢光棒很帥,然後請工作人員拿出來了。但是卻不管怎樣都打不開,說要我們給他一點力量。於是我們在半跪著的團長面前,失控了一般「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了好一段時間,啪!光劍亮了,他帥氣地轉個身—《渡海而來的征服者》!!!!!

是現場的《渡海》!還有揮舞光劍很帥氣系的團長!!!!!!我激動到在第二段才發現自己的Call其實是打錯了的。OTL因為沒有複習的關係,還打的有點亂了。OTL

因為是渡海過來香港和臺灣的,所以只會在這種場合唱的《渡海》,並且不會在本土演唱。他開玩笑地說雖然北海道啊某些地方跟本島還是隔了一個海,但是都是有路可以過去的,所以他還是不會唱的!因為海外場在香港已經是終點站,所以《渡海》也就意味著已經是最後一次在是次巡演的舞臺上演出了。

今天的《青花》,依舊邀請了我們大喊「Bravo」,我們是卯足了力氣喊的。最後舞者揮著的光劍就在團長身後炸出了火花,不知道是不是即將分別的時刻到了,我竟然覺得那個既燦爛也很刺眼。

終場的MC我大多數都忘記了,只記得他說謝謝說了很多次。然後說著說著,說這是最後一天了,想好好看清楚我們的樣子,然後在舞臺邊坐下來,蹭的一聲,跳下了舞臺。

他沒說話,就這麼安靜地從舞臺的左側走到右側,視線一一掃過我們哭崩潰的的臉。回想起來還真覺得羞愧,明明應該要笑給他看才對的。

當走到舞臺邊緣的時候,他像是忽然夢如初醒一般,無奈地說了一句:「哎呀好像有點高啊怎麼上去啊。」

手撐住舞臺邊緣,他一個擡腿一個翻身滾上了舞臺。俐落地轉個身站起來,優雅地做了一個抱拳禮。雖然他笑著說他還是有基本的運動神經的,但您確定那只是基本的運動神經?!

但是最後一首歌還是要唱的,離別的時候還是要到的。我們吼著「一起唱!」這種任性的話,他還是很溫柔的說「會一起唱的,用大家都聽得見的聲音。」他吼出「香港支部!獻出心臟啦!」的時候,我的回應是哽咽的。差點連歌都唱不下去。

最後一段,我幾乎是流著淚唱完的。

他在說這次完結了,有緣的話,會再見面的。

他說如果來不了日本見他,那麼他會努力來香港再見我們。

他說請讓我們在等等他,他會來的。

我等,

如果等不及您來香港了,

那我就更加努力一點

努力一點到日本去見您。

「団長,お疲れ様です。そし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以上,Linked Horizon 進擊的軌跡 IN Hong Kong Day 2的調查報告

鎖地平團團員Giokko,結筆於Sound Horizon 13週年紀念日。

音之地平線商業出道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