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莎莉蛋糕

※本站經譯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譯者。

2017年10月22日(日) 開場:18:30 開演:19:30

物販情況

昨天沒親眼見識到的物販號令,今天終於看到了。發號令的工作人員今次沒有笑場,但看回錄影發現旁邊的工作人員有在偷笑w總之物販的工作人員辛苦了,大概沒想到只是打個工賣賣週邊還要接受這種羞恥play吧XD

第二天的物販順暢多了,在物販開始前就在排隊的人龍消散後,之後就幾乎沒有出現過人龍了。週邊的銷售情況,海外限定的紙膠帶很早就完售了,其他好像也有完售的但不記得具體是哪一款週邊了。CD的銷情也不錯,當天完場後去看,SH的CD除了最新的Nein外,其他CD都賣光了。影碟方面,第三次領擴27日場次的BD和26日場次的DVD都賣光了(這時我才發現會場好像沒有售賣26日場次的BD,是本來就賣光了?)。看見SH作品的銷情,先不論知名度,說SH的粉絲比LH的粉絲少我是絕對不相信的。希望終有一天,不只是LH,還能看到SH來港演出QAQ

開場前小插曲

今日也繼續為白書在開場前派發應援物。當眾人在據點準備時,日方的工作人員突然走過來,說要採訪我們、還說要拍攝我們派發應援物的情況……

( ゚д゚)(!?)
(つд⊂)
(;゚д゚)(……)
Σ(゚Д゚)!!!

其實當日稍早的時候還收到主辦方的聯絡說團長想向白書要一套應援物作留念,但接連發生這麼多事,實在太震驚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之後就跟白書的成員和香港的義工們在錄影機的鏡頭下派發應援物、並一起拍了採訪的錄影,簡直有一種謎之羞恥感……不過聽到主辦方說團長昨天看到應援物很開心時,眾人也超高興的。゚・(つД`)・゚。(事後我才發現當日接觸的主辦方工作人員原來就是ED的創辦人,而負責採訪的日方工作人員則是吉川英明導演,總覺得當日遇上了很了不得的人,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此外開場前還有一段小插曲。快到開演的時候,前排突然一陣騷動,因為當時我正在低頭寫Fan Letter沒留意到發生什麼事,就問坐在旁邊、剛好認識的羅蘭,說是看到「達哥」入場了。我當時一片混亂,心想誰是「達哥」???後來才知道「達哥」是近期的香港網紅,在Youtube開頻道做直播也有接廣告什麼的。不過我真的很少關注這類訊息,翻查維基才知道有這一號人物。最初我還以為是主辦邀請過來作宣傳的,但之後留意了達哥的Facebook一段時間,也沒有提起過參加音樂會一事,所以應該只是以個人身份來參加吧。總之,當時他在1-A區就座後,現場的騷動也很快結束,不久就開始開場廣播了。

開場前廣播

廣播一開始也是跟昨天一樣,由傳令兵梅拉莉解釋因為她會說粵語和國語,所以代替臺灣場的傳令兵達妮娜接下了開場廣播的任務。之後梅拉莉提到自己懂得粵語,是因為她老家的地下室(沒想到連開場廣播也有進擊梗www)裡有很多香港電影,特別是李小龍和成龍的電影,於是她看著看著就學懂了粵語。之後又提到她跟團長一起到了尖沙咀的星光大道,但一看到李小龍的雕像又再次興奮得手舞足蹈,把團長擱在一邊,但回過頭一看,團長也同樣地興奮得手舞足蹈www

接著跟昨天一樣,是指示觀眾測試入場時領到的互動式手燈的廣播。測試結束後正篇就要準備開始了。

正篇

演出的部份,基本跟昨天一樣,這裡不再贅述,就只記錄一些特別的事項。(一方面也因為我大部份歌曲都處於失憶狀態中……)

二ヶ月後の君へ

今天的音響沒有昨天那麼爆炸了,但一開場,場內馬上掀起一片瘋狂的歡呼聲,氣氛比昨天熱烈好多啊!?

MC1

唱完《二月後》,團長一出場就用粵語自我介紹。以下粵話的部份都會用雙引號標示。

『大家好,我哋係(我們是)Linked Horizon,見到大家,我好開心、好好好開心』

前言基本上跟昨天一樣,『八月嘅釋出會,因為颱風取消咗,非常可sick、真係好可sick(八月的釋出會因為颱風取消了,非常可惜、真的好可惜)』,雖然發音還是不太準確,但確是比昨天好了,首日結束後果然有苦練過粵語的樣子。

『尋晚我哋好high,今晚要玩得再high啲!再high啲!』

「是~~~~~!!!」團長的話,團員怎麼能不聽從呢!其實不待團長要求,一開場我就明顯感到現場觀眾的反應比昨天更熱烈。明明22日場次的上座率只有大概七成,比21日目測的八成要低,根據坐在最後的D區同事所言,中間的B、C區更是空了一大片……但無論上座率如何,往後的歌曲,除了《十四文字的留言》和《雙翼之光》這些比較靜態的歌曲外,每一首歌曲演奏結束後,現場都爆發出比昨天更響亮和熱烈的掌聲以及歡呼聲。除了因為團長的號召外,說不定也是因為昨天首次參與LH音樂會的人經過了昨天的洗禮,第二天放得更開了?

粵語的前言結束後,團長就請來翻譯的Candy小姐,轉回日語頻道了。跟昨天一樣,團長向場內觀眾發起了調查。

「那麼,首先除了從日本來的人,至今參加過Sound Horizon、Linked Horizon的音樂會的人有多少呢?」

看到場內有很多人都舉起了手。咦?從昨天舉手的狀況來看,應該沒有那麼多人去過的?雖然把昨天那一場也計算在內的話,這個人數是不意外,不過,團長想問的應該不包含參加香港場的人吧?

「多謝!我很高興!」
「今日在香港…咦?等等、該說是昨天?等一下?我問的方式好像有點奇怪!?好、Cut掉!」出現了!!昨天沒能見到的剪刀手,今天開場不久就看到了。
「我指的是今日第一次來的人。咦?等等,剛才我是問來過的人?啊,所以問的方式不對,我重新問一遍吧」團長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問法讓人誤會了w
「指的是除了昨天,去過日本音樂會的人哦」我也舉手了,跟昨天看到的人數差不多。
「多謝!」
「昨天也來過的人?」繼續舉手。
「香港這邊的人?」果然香港人最多,佔了六成左右。
「中國內地的人?」人數也不少,差不多三成?因為身邊都剛好是香港國民所以沒有太大感覺,但看了一些坐後排的人的repo,都說S席大半是內地的人?
「從日本來的人?」前後排都有人舉手了,大概十多人。
「多謝!用乘搭飛機的錢,明明可以吃到很多美食,但大家還是選擇來到香港」
「但是今晚,我會為大家送上無價的時間」

團長這番話自己莫名的感動,雖然是對從日本過來的人說的,但換一下立場,不也像是對從全球各地飛到日本看音樂會的海外國民說嗎?聽到這番話,感覺自己為了看音樂會而飛去日本所花的錢都值得了T_T

「除了剛才的地方,從其他地方來的人?」也有數人舉手,厲害──雖然由自已來說有點奇怪,但過往都是自己飛到日本去看音樂會,是少數的一方,但今次自己是多數的一方,就不由得想為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鼓掌了。

「有從韓國、新加坡來的人嗎?」現場沈默了一下,並沒有人舉手。
「果然沒有啊…」這樣說著的團長,語音中彷彿帶著一點寂寞……自從知道新加坡的場次被取消後,雖然不是自家的事,但還是有點難過,不過我想最難過的肯定是團長…團長果然在海外最後一場音樂會中提起了這事……

「如果(從韓國、新加坡來的人)在的話,我有些話想說」這時聽到臺下有人在喊「言って(說吧)!」
「那就拜託大家為我轉告給他們了」
「韓國及新加坡的音樂會取消了,對一直期待的粉絲真的感到非常抱歉。雖然無法舉辦同樣的音樂會,但之後會在當地舉行一些別的活動,反過來今日來場的人可能會覺得不甘心。形式和詳情雖然未定,但我一定送上充滿Live感的活動,敬請期待」

團長為了因音樂會取消而失望的當地粉絲,還預備了當地限定的補償活動,優しい…團長的心意,一定能傳達給兩地的粉絲的TAT雖然補償活動的詳情什麼都未定,但我也會期待之後兩地粉絲的repo!

之後團長同樣提到MC時間大家可以坐下來。

「你們現在還很精神…如果現在就沒有精神那可糟糕了」
「不過待會就會開始疲倦了,但如果前面的人仍然站著,就會因為看不到前面而不得不站著」
「所以MC時基本上大家都可以坐下,保留體力,在樂曲開始時請盡情投入吧」
「是~~~~」大家都聽從團長的指示乖乖坐下了。其實經過昨天,《二月後》結束後就有零散的人坐下了,不過還有不少人等團長發出指示後才坐下。
『多謝。請聽,下一首歌。』

紅蓮の弓矢

大概是間奏的時候,團長突然在上手側打了個側!手!翻!然後翻到舞臺中央。沒想到今場不但看到招牌的剪刀手、還能看到側手翻!這什麼福利!?香港場最高!!

MC2

『多謝』
「今日也很熱烈呢」
「大家這樣持續升溫的話,恐怕要著火了,所以這裡會演唱一首讓大家冷靜下來的歌曲,叫《神之偉業》的歌曲」
「希望大家都能參加這首歌曲,與剛才搖滾音樂會的那種氣氛不同,是作為故事裡的登場角色去參加」
「下一首歌曲的主題是城牆教。希望大家能作為一名城牆教的信徒去參加」
「城牆教的祈禱姿勢有點特別,所以這裡準備了參考的圖像」

跟昨天一樣螢幕出現了動畫第25話,城牆教信徒在祈禱的截圖。

「是不是好像在哪裡見過呢?」
「手指像這樣扣住,手指間纏上紅線…」團長一邊說一邊做著動作。團長最初問這動作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我原以為指的是昨天入場印章的事,但突然又提到什麼紅線,我頓時混亂了,現場的氣氛也是充滿著疑惑。

留意到臺下反應的團長也訝異了「咦?似乎沒有什麼香港人知道!?」
「這動作是在黃大仙祠看到的啊」團長來回看了看翻譯的Candy小姐和觀眾,這時臺上臺下都是一臉問號的表情。

之後我去黃大仙祠確認過了,這個似乎是結縁的手勢。不過啊~黃大仙祠的確在香港很有名,不知道的本地人沒有幾個,但不是每個本地人都去過黃大仙祠的啊。不如說,像這種宗教地方,不是信徒的話根本沒有幾個人會特地去吧!XD

「好──CUT掉!」今場第二次的剪刀手!

拋開黃大仙祠的話題,團長重新做起了祈禱的手勢。

「雖然這樣做就好像ボッチプレイ」
Candy小姐似乎不知道該怎麼翻這個詞,直接說是ボッチプレイ。
「啊,剛才說了ボッチプレイ呢」團長微笑著轉過頭去看Candy小姐。
團長您就別為難Candy小姐了,突然說什麼ボッチプレイ,老實說我一下子也聽不懂^_^lll回家查了一下ボッチプレイ,好像是遊戲用語?貌似是一個人玩遊戲的意思。用廣東話來說的話就是「單打」了吧?

「光做手勢不是有點寂寞嘛,所以要跟旁邊的人鈎手臂」
「姑且說一下,這並不是強制的」
「世間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既有想做也有不想做人,不吃西芹(セロリ)的人也有的,山崎將義也這樣唱過了」

團長突然說什麼西芹,事後查了一下,似乎是歌手山崎將義創作的歌曲「セロリ」的歌詞梗。連日本粉絲也不太清楚的歌詞梗,團長你在這種場合說到底有多少人聽得懂(扶額),真是難為了Candy小姐,一臉問號地翻譯。

「雖然不是強制的,但請當成這特別的一夜的回憶,請跟旁邊的人商量後再做吧」

其實不少人一早做好了並在喊「もうできたよ(已經做好了)!」。參加過昨天那場的人,一早就知道有這環節。而且,當日白書派發的應援物就是城牆教的項鍊,附上的卡片有說明使用方法和時機,所以在《戰果》唱完後有不少人已經戴上城牆教的項鍊,做好準備了。

「戴著項鍊的人很多呢,這是今日的驚喜嗎?」
團長笑著環視臺下,看起來很高興。其實呢,白書的應援物在當日中午就經由主辦交到團長手上,所以團長理應早就知道當日的應援物是什麼,不過團長還是露出一副讚歎的樣子。謝謝團長,您中意粉絲們的應援就好了(*´∀`*)

「因為這是一首祈禱的歌曲,希望大家能在曲中抱著正面的想法為自己、家人、或者朋友去祈禱」

神の御業

戴上了項鍊,感覺更邪教了(不是。總之今日也依舊在腦袋空空的狀態下聽完了(喂

MC3

因為昨天大家掌握不到鬆手的時機,在鈎著手臂的狀態下拍手,令掌聲很疏落,但今天《神之偉業》一結束,大家很快就鬆開了手鼓掌。

「今日的掌聲,是至今最整齊響亮的」
「是因為戴上了項鍊,做好了覺悟吧,明顯地沒有猶豫」
「昨天也安排了驚喜呢,可以感受到香港人很投入」
「不過,像這樣大家都戴上項鍊參加《神之偉業》是從未試過的」
「雖然已辦了近30場公演,但這是第一次」
「話雖如此,也不是說日本人就不投入。我覺得不同的享受形式也很好。在音樂會途中可以感受到大家投入享受的心情,這是令人很高興的事」
「接下來的一首歌,我也會彈結他」

工作人員拿來Flying Freiheit給團長揹上,現場馬上響起此起彼落的「かっこいい(很帥)」、「かわいい(很可愛)」的歡呼聲。彈結他的團長確實很帥,但我也確實聽到有男性喊「かわいい」了,所以團長您的形象!?www

「又是かっこいい又是かわいい,到底是哪一種了?」連團長也有點哭笑不得了。
\かっこかわいい!!!/ 結果是兩種混合在一起嗎!?www

歡呼聲仍然停不下來,團長終於說了句:「Be quiet」,場內瞬間安靜下來。

「下一首歌是《自由之翼》」
「最近我唱這首歌的時候,都是這樣想的」
「我和大家的背後都有著翅膀」
「只要相信的話,大家都能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情、成為理想的自己」
「希望接下來的歌曲能給予大家信心」
「Next song《自由之翼》」

自由の翼

間奏的時候,團長跑到去西山大哥那邊去彈結他了,然後下手側的YUKI也跑過去了,真好啊…為什麼我今天不是坐在上手側!(咬手帕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

自己並沒有太注意到,但看到有人說中間有一段時間手燈的燈光熄滅了?

MC4

「接下來的歌曲是《獻出心臟!》」
「希望大家都能參加這首歌」
「我成立了地平團,而大家參加這場音樂會的當下,已經是鎖地平團的一員了」
「啊,不過大家都戴了項鍊,該說是城牆教的信徒才對?」www
「沒所謂了,總之今日希望大家都能參與合唱」
「如果整首歌都一起唱的話,會很混雜吧,所以就只唱ささげよ的部份」
「除了唱歌以外,同時還有動作」
「接下來會用廣東話來進行教學」
「因為要專注在廣東話上,我可能會做錯動作」
「所以會叫一些絕對不會做錯動作的人上臺」
「只要看著這些人就不會做錯動作了」團長果然放棄治療了www

然後請來了歌姬和舞者,就位完畢就開始了伴奏。

「ささげよ~ささげよ~&%&$#@」
『舉高你隻手放落心口&(&($^#$@$!#』

今天終於完整地唱完了!!雖然後面的詞根本聽不清在唱什麼,但比起昨天已經很大進步了!

「多少有點錯誤,但應該能懂吧!那麼就來下一首歌」
「Stand up please!」
「心臓を捧げよ!」

心臓を捧げよ!

今日也很high地跟各位團員一起獻出心臟了!演奏完《紅蓮水平線》後終於要進入安可部份了!

Encore前倒數

就這樣,本日的正篇就告一段落…
然而為了追求自由而踏出牆外
牆內人類的戰鬥尚未結束…
然後,這火熱的香港之夜也尚未結束!
今晚,聚集在以嗇色園黃大仙祠聞名的這個牆外據點
鎖地平團‧香港支部的各位
想聽聽進擊以外的歌曲Jäger嗎?
那就再做一次剛才的人鏈
能接納各種宗教的包容心
與為了前進而持續努力的悠長歷史
相信人們的祈禱中蘊藏的力量
將那份意志全力喊出來!

③道教
②佛教
①儒教

想聽Jäger!!!

連同昨天已有了三次的經驗,所以今次做人鏈也是非常的迅速。看吧!這就是香港人的速度感!我不禁在想,香港公演是不是所有公演中做人鏈做得最快的www不過話說,怎麼又是黃大仙祠的梗www團長您這麼喜歡黃大仙祠嗎www

Encore

「剛才(倒數)出現了3、2、1,其實也有0喔,就是城墻教」\wwwww/
「今日大家明明可以做其他的事,但大家選擇了來Linked Horizon的音樂會,非常感謝大家」
「所以今日會送上跟昨天完全不一樣的安可曲」
「那麼第一首歌,我想歌名出來後大家就會知道,這是我想傳達給大家的訊息」

君は僕の希望 [Vocalized Version]

前奏前的一段鳥鳴聲,讓我疑惑了一下,我記得CD裡前奏響起之前是沒有這段效果音的啊?團長該不會是為了吊我們的胃口還特地加了效果音吧XD不過第一首安可就是自己很喜歡的歌,超開心!咦…話說團長剛才不是說這首歌是他給我們的留言啊?想一想曲名──《你是我的希望》──再想一想歌詞──我馬上受到1000點傷害,倒地身亡連歌都不能好好聽了^q^,哎,自己會這麼動搖,也跟一點個人關係,這點就不在此說了。

這首歌的螢幕影像跟紀行音樂會用的影像應該都一樣,麻美小姐的動作也跟紀行音樂會一樣,有一些跟遊戲劇情相關的演出。

「這首歌是Linked Horizon在《進擊的巨人》之前為3DS的RPG《Bravely Default》創作的歌曲。」
「這是遊戲主人公提茲君的主題歌。提茲君和女主角阿尼艾斯醬,各自有過陷入絕望的時候,但因為互相幫助、在一方消沈的時候另一人會去拯救對方,彼此成為了對方的希望,一路互相扶持最終拯救了整個世界。遊戲大概是這樣的內容」
「藝人在創作時也會遇到很多困難,也有辛苦得想拋開一切的時候。但因為有大家在支援、等待著我,我才能加油撐下去。如果我的音樂能給大家帶來希望的話,說不定彼此就能成為對方的希望,這樣美好的世界了吧」
「抱歉Candy,剛才有點太長了,我簡短一點吧」

其實團長為了方便Candy小姐翻譯,之前一直都放慢了語速,斷句也比平常多。但這裡團長幾乎都是一口氣說一大段,團長您是有多喜歡BDFF,一開啟話匣子就停不下來了w

「下一首歌,也是Linked Horizon的歌曲,是一首很能炒熱氣氛的歌」
「大家還有體力剩下嗎?」\是~~~~!/
「那就盡情投入吧!OK!Next song!」

純愛♡❤十字砲火[Long Version]

很記得螢幕上的標題,純愛的「愛」是紅色字型w另外因為沒有噴火器,曲中「Fire!」的地方改為在螢幕上播放噴火的影像。

一反《戰果》中的印象,月香小姐做起偶像來也是萌力十足的XD雖然動作也是紀行音樂會那一套,但月香小姐氣質跟原唱的MiKA小姐完全不同,所以聽起來也是完全不同的感覺。既然團長後面提到了Macross,我也用Macross Frontier來比喻月香版和MiKA版的《十字砲火》吧:月香版的《十字砲火》,給我一種雪露在唱歌的感覺;MiKA版的《十字砲火》則像是蘭花在唱歌。雖然兩人都是偶像,卻是完全不同風格的偶像,過往聽慣了可愛爆棚的《十字砲火》,今次能聽到可愛中帶點帥氣的《十字砲火》很新鮮呢~

不過這首歌真的超high!真不愧是演唱會定番曲!要說有什麼遺憾的話,那就是歡呼的人雖多,但身邊似乎沒有太多人在跳,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跳了(艸

「剛才唱的是叫《純愛♡❤十字砲火》的歌曲」
「這首也是出自《Bravely Default》的歌曲,這遊戲雖然是劍與魔法的世界觀,裡面卻有一個叫布丁醬的角色,職業是Super Star,負責在戰場上唱歌,就像是Macross一樣」
「布丁醬在演唱會上唱的歌就是剛才的歌曲,本來就是演唱會的歌曲怎麼能不在演唱會上唱呢」
「遊戲中士兵們聽到這首歌就會ミ・ナ・ギ・ル、Hu!Hu!地叫,就跟大家剛才的情況一樣」www團長說「Hu!Hu!」時的語調超好笑,根本比遊戲裡的士兵更high了www
「這遊戲很有趣,也有很多不錯的曲子,接著想再送上一首《Bravely Default》的曲子,但這首並不是歌曲,而是由樂團彈奏的曲子」

戦いの果てに[Long Version]

這首曲子基本上就是讓樂團成員表演的一曲,老實說關於演奏什麼的我都記不起了,只記得YUKI、あっちゃん和西山大哥都帥爆了^q^不過這首雖然是純器樂,但氣氛熱度一點都不輸《紅蓮》、《自由之翼》這些知名度高的主題歌啊!

「很帥氣吧!剛才的曲子是《Bravely Default》裡Boss戰的曲子」
「只要一聽,大家的情緒就會高漲起來,在不得不跟些什麼戰鬥的時候聽也不錯哦」
「不過在駕車的時候播放,有可能會不自覺地踩油門所以要注意一下」
「……」
「似乎沒什麼反應的樣子所以CUT掉──」我是聽到有人笑啦,不過大概是反應比他預想的要冷淡所以要剪掉吧。不過昨天一次也沒有出現過的剪刀手,今場就出現三次了,看來不單是團員的情緒,連團長說冷笑話的興致也比昨天更高漲了w

「由帥氣的樂團成員送上一曲後,接下來將繼續送上下一曲」
「不過今日能見到大家真的很高興」
「8月時因為颱風的縁故取消了釋出會──」因為昨天有人起了頭,今天團長一提起了釋出會的事,馬上就有人喊「殘念だったね(很可惜)!」了。
「真的很可惜,『中止』了呢」團長這時停下來望向了Candy小姐,大概是等待翻譯,但Candy小姐並沒翻譯。
「因為中途混入了廣東話,所以Candy不幫我翻譯了」團長有點苦笑地說著。
我還在奇怪Candy小姐怎麼突然不翻譯,原來又是團長的錯(x
聽到團長這樣說,Candy小姐才解釋團長剛才說的話混入了廣東話的『中止』所以才沒有翻譯。原來如此!團長說得太自然,我根本沒注意那句話是粵日混雜www
「那時雖然遇上了颱風,但託頼今日天氣非常晴朗」
然後,團長說了一句讓臺下觀眾瞬間哄動的話──

「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

聽懂了這句話的人很難不尖叫吧!?傳聞日本文豪夏目漱石曾擔任英語教師,他在指導學生的翻譯課題時,把英語的「I love you」翻成「月が綺麗ですね(月色真美呢)」,原因是這樣的說法才符合日本人說話含蓄婉轉的民族性……所以剛才的「今晚的月色真美」不就是曲線告白了嗎!?!?而且我記得團長在之前的札幌公演第二日也是以同樣的MC來帶入Moon Pride,當時臺下也是一片尖叫聲,但團長卻慌忙否認,說不是那個意思不要誤會!可是!今次他沒有否認!他就只是笑而不語地看著臺下炸開了的我們!所以我可以理解為團長承認了這次告白嗎!(死亡

「那麼,請下一首歌曲的歌姬準備」
「OK,Next Song──」

MOON PRIDE

聽到團長的「今晚月色真美」雖然我爆炸了,但一意識到接下來唱的歌是Moon Pride,我在另一種意義上也爆炸了^q^一直好想聽現場版的Moon Pride,難得香港有樂團翻唱過這首歌,連MC的話題都有了,怎麼能不唱一下Moon Pride呢(๑•̀ㅂ•́)و✧

「這是美少女戰士Crystal的主題歌,動畫也有在香港播放」
「在香港播出時,是由女子樂團Super Girls翻唱成廣東話版,大家都有聽過嗎?」
「今日雖然沒有Super Girls,但是有可愛Girls,為大家送上了剛才的一曲」

可愛Girls是什麼東西wwwww雖然歌姬們的確很可愛啦!舞步感覺上有參考桃草版的編舞,雖然五位歌姬年齡各異,但五人在這首歌裡都玩得超歡脫,跟桃草一樣的可愛!

「接下來還要唱什麼歌好呢?說起來,舞者不是都拿著LED棒嗎?
「真好呢,我也想要一根。去借一根過來吧」團長接過LED棒後揮舞了幾下。
「咦,沒發光呢」
「說不定要聚集大家的祈禱力量才能發光」
「各位香港觀眾,請分一點精氣給我!」這是《龍珠》裡元氣玉的梗是吧?話說今天好多動漫梗啊!?
這時LED棒終於亮起了燈光,迎來了下一首安可。

海を渡った征服者達

一聽到開頭的「Pizarro…Cortes…Grijalva」,全場又一次炸開。雖然因為臺灣場有唱這首歌,所以也有預想過香港場會唱,但實際聽到還是興奮難耐!因為太興奮了,雖然螢幕有打出歌詞,但我根本顧不上螢幕上的歌詞了\(^o^)/,只隱約記得跟著Cortes將軍衝的那一段之前,螢幕上寫了些「可能會有些人不知道這首歌,但請觀察周圍的氣氛去參加吧」之類的字句。之後就是期待已久的一刻──

「香港的羅蘭們,跟著Revo將軍衝吧──!!!」
\噢噢噢噢噢──!!/
Conquistadores那邊的C&R動作雖然跟不上,但都無所謂了!能夠跟著Revo將軍(話說不應該是團長嗎!?)衝超開心!!

「剛才那一首是Sound Horizon的歌曲,叫《渡海而來的征服者們》,是在日本沒有唱過的曲子」
「之後雖然還有巡演,但我沒打算在日本唱這首歌」
「本來也不是非得要橫渡大海才能唱這首歌,在日本,不是也有像北海道、四國、九州等要渡海才能抵達的地域嗎?」
「當地人不就會想為什麼不在我這邊唱?」
「但是呢,嚴格來說,通過青函隧道、瀬戶大橋或者關門海峽也是可以從本洲去到這些地區的,能經陸路到達的地方都不算」
「後來就變成了海外限定的歌曲了」
「既然臺上有這麼多成員在,接下來想介紹各位成員」

成員介紹

順序跟昨天一樣,順序是YUKI→淳士→長谷川淳→五十嵐宏治→弦一徹弦樂團→西山毅→舞者→歌姬→Candy小姐→Revo團長

話說介紹舞者時,舞者們在一徹大哥的伴奏下翩翩起舞,總覺得比歌姬的介紹還要搶眼www

「之後就是最後一首歌了」\唉唉唉唉唉唉~~ /
「不想結束的話往後也請繼續支援,那樣就能再到香港了」\是!!!!!/
「多謝大家。今天很開心,我還會再來香港的,懷著各種想法接下來會唱《青春好似煙火》這首歌」
「這是一首很歡快的歌曲,請大家盡情胡鬧吧。雖然歌曲中也有一些動作,但隨意跟著做就行了,不用在意做得對不對,盡情去享受吧」
「最後我會把麥克風遞向大家,如果這時大叫「Bravo」,就會綻放盛大的煙花」
「那麼最後一曲,《青春好似煙花》」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今天歌姬們在曲首做的動作是打功夫。我的座位剛好對著英子媽媽,吃了一記英子媽媽的踼腿後,馬上(被萌得)倒地不起了^q^貌似團長也有打功夫,但我完全沒印象了……

之後團長讓樂團成員都放下樂器列隊,參加香港場的成員畢竟不多,眾人在臺前排成一列。
「請為每個人送上盛大的掌聲!」
這時除了鼓掌外,也是呼喊團員名字的時間。昨天大概因為是初日,大家都有點拘謹,沒有很多人喊。但今天的氣氛明顯比昨天高漲,喊團員名字的人也多了。自己昨天不好意思喊,一想到過了今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喊,就乘亂去喊了 (艸

「現在鎖地平團的全部成員再次齊集,之後我會發號施令,請大家一起獻出Jäger吧」
這天Candy小姐翻譯時,仍然把イエーガー讀成ジェーガー了,引得臺上成員爆笑,因為這天坐的是下手側,今次我成功捕捉到YUKI的笑容了(≧∇≦)

「昨天的Jäger,還留在我腦中」團長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
「今日能超越昨天的Jäger嗎?」
\是──/
「好!香港加油!」
「心臓を──捧げよ!」
\Jä──ge r────!!!/

喊完號令後,樂團成員離場,臺上只剩下團長和Candy小姐。

「今日聚集了這麼多人,我很高興」
「要來香港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所以今日想好好的看清楚大家的臉孔才回去」這時團長從舞臺中央移動到下手側。
「不過這有點遠哪…」

香港的場地,舞臺跟觀眾席之間有一個用鐵馬區隔開來、讓工作人員進行拍攝錄影的通道。這通道約二米闊,而鐵馬跟觀眾席中間又有約一米半的距離,這使得即使是觀眾席的第一排,跟舞臺也有點距離。所以團長才會覺得遠吧,才會一屁股坐在舞臺邊縁、用接近水平視線的姿勢跟觀眾對話吧。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

團長…團長他…「咻」的一聲跳了下來!!!

老實說當時的衝擊太大,雖然耳畔響起了不絕的尖叫,但我的腦子一下子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只有「唉…唉?為什麼跳了下來??」的疑問。事後跟別的友人提起這件事,都說要是某些明星的場合,他這樣一跳下來,只怕臺下會激動得推倒鐵馬蜂擁而上……雖然我想Linked Horizon的場合應該不至於這樣,實際上也沒有發生這種事,不過當時比起可以近距離看到團長的興奮,更多的是擔心團長發生意外(包括跳下來扭傷之類)的擔心……事後有人說看到工作人員在團長跳下來的一刻都要作勢衝過去了。真的,作為粉絲雖然高興是高興,但這突然的舉動讓工作人員和我都捏了一把冷汗好不好!

團長跳到臺下後沿著鐵馬一邊笑著向我們揮手一邊往舞臺另一邊移動,觀眾也沒有亂動,只是在歡呼和揮手。橫越會場走到舞臺另一端後,團長看著舞臺的高度說「要返回舞臺有點高哪…」

舞臺約高一米多,兩側亦沒有階梯,所以要返回舞臺上的話,要不是爬上去,就是得繞到後臺了。

在眾目睽睽下爬上舞臺實在有點那個,正當我在想團長應該會繞到後臺時──

團長雙手撐著舞臺邊縁,一躍而起,整個身體翻上舞臺,之後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後就站起了身,最後還打了個揖──我又再一次被團長的舉動嚇到了。而且這一連串的動作實在太流暢了,流暢得我不禁懷疑團長是不是有練習過……

「最低限度的運動神經還是有的」說時還帶著點得意的笑容,為什麼這人可以這麼可愛!?
「這兩日真的很開心,雖然有順利的時候,也有搞砸了的時候」
「我經常說的Live感,不知道廣東話裡怎麼說,但所謂的Live,不就像大家的人生嗎?就算不是舞臺之上,每一日都是Live,會發生很多預想不到的事。不光是開心的事,也會有悲傷和痛苦的事」
「享受每一件事,活在當下,這就是我的Live」
「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想要讓大家看到笑容」

然後團長轉向Candy小姐問:「我很喜歡Live感這詞語,廣東話裡有同樣意思的詞語嗎?」
Candy小姐回答是『現場感』。
團長聽了後即場複述一遍,雖然發音不算準確,但還是能聽懂團長說的話,第一次模仿就能到這程度我想是挺厲害了。
「Live感這詞,雖然在日語中找不到其它替代的詞語,但在廣東話中有意思相近的詞語呢。英語的話也有意思相近的詞語,就是Let it be」
之後團長清唱了幾句「Let it be」,還把原曲中唱「Let it be」的地方唱成「Live感」了。
「因為這個不會收錄在DVD中所以我胡亂唱的」www
「香港的音樂會就到此結束了,但這次巡演還沒有結束」
「Linked Horizon還有很多成員,雖然我也想帶上更多的成員,但現階段要在香港實現還是頗為困難,希望將來能以更大的規模來演出」
「下年將會舉辦齊集全部成員的音樂會,雖然可能有點困難但請務必到日本參加」
「能夠去的人,我們就在那裡再見吧。去不了的人,我們下次來香港時再見吧」
「就此約定了。大家每天都要好好享受自己的Live感。無論遇上什麼難過傷心的事也不要輸。然後我們鎖地平團將來一定會再次集結的」
「最後希望大家能一起唱《獻出心臟!》的TV版」
這時臺下有人大喊「いっしょに歌って!(一起唱!)」
啊啊啊…自己一直沒敢喊出來的願望,終於有人宣之於口了。
「我一直都有在舞臺側幕那邊跟大家一起唱的」
\ここで(在這裡唱)!/
「我會跟大家一起唱的,用能聽清大家的聲音的音量去唱」
雖然臺下要求團長留下一起唱的呼聲不絕,但團長還是發出了最後的號令。
『香港支部!獻出心臟啦!!』

卡拉OK──心臓を捧げよ!

唱完了這首歌,如夢似幻似的香港公演真的要結束了…但為了讓這次公演劃上完美的句號,直到最後我也是竭盡全力去唱的!

追記

雖然不記得是在哪一首歌,但我看到了西山大哥用牙齒彈結他的絕技了!不過老實說,要不是我早知道西山大哥有這一絕技,我根本不知道西山大哥在做什麼(艸

第二天完場後,出口處也有工作人員拍攝影片,最後也是沒敢去給團長留言…不過下午時跟白書成員一起拍過影片,想必團長一定能感受到我們的熱情吧。

至於給其他成員的Fan Letter,就只差個收尾,所以散場後在遞交Fan Letter的櫃枱旁邊繼續趕工,沒想到工作人員很快就來回收Fan Letter,說是經理人馬上就要走了,還好我本來就差不多寫完,趕緊把信封封口就交出去了。

真的很感謝團長來到香港帶來兩天精彩的表演,無論是LH還是SH,就算把演出人數壓到最低限度,要來香港也實在不容易,儘管如此,團長還是願意來到香港這彈丸之地來見我們了……這兩日間發生的事會成為自己人生中最寶貴的回憶吧,滿腔的謝意和思緒,就留待凱旋公演時再告訴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