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山淮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前言和一點個人事項

凱旋第一日的前一天晚上其實只睡了兩三個小時,話雖如此也沒有感覺到太疲勞,Live之後還精力旺盛的和朋友們去飲み會大概凌晨1點回到酒店上床休息,想著第二天應該會自然醒來連鬧鐘都沒訂。
下一次再睜眼的時候已經是,上午11點。
「?!」
像死掉一樣沉睡了10個小時。

慌慌張張收拾東西退房。還好住宿地離會場只有兩分鐘路程,話雖如此肯定趕不上物販開場(物販開場時間11點)。又一次完全錯失和橫A君見面的機會。

正文

開場前要做的事情已經在昨天做完,今天只是打算蓋完章在場內轉一轉就收工。
場內的裝飾和昨天沒什麼變化的樣子……這麼想著的時候走到了紀念品展示櫃臺……咦好像有什麼和昨天微妙的不太一樣……

李小龍和昨天不一樣了!(裝備了武器!)

……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搞什麼日替要素!

為了讓從很遠的地方過來的人也能及時趕回家。今天開始時間較早,15:00開場,16:00開演。進場之後像往常一樣Staff在門口給了我們傳單,然後就笑眯眯的準備目送我們遠去……嗯?
我「請問手環……?」
Staff(笑眯眯的)「手環放置在座椅上了哦」
咦?難道是說為了進場速度改善了手環發放方式嗎?可是這樣就要白天額外進行佈置好像也沒有減輕多少工作量……就這麼和同伴(天真的)討論著這種事情進入場內。
今天的位置是Arena A前排,上手側靠近花道的位置。雖然不能算最佳視角不過相對靠近舞臺。進場落座後不久後場內廣播響起。

開場廣播

感謝各位前來橫濱Arena、或者該說Linked Horizon Arena參加Revo團長所率領的Linked Horizon的巡演『進擊的軌跡』全員集合 凱旋公演!
鎖地平團權稱橫濱支部(從各地集結於此的精銳)各位好!本人是所屬於鎖地平團傳令班的伊斯卡。
持續了半年的公演,真的真的要在今天結束了。
在去年11月在川崎所舉辦的最後一場公演,雖然只是暫時告一段落,就已經讓本人覺得十分悲傷了。從昨晚開始,一想到「這樣一來本次的巡演就真的結束了…」,就感到人生中最大的悲傷和寂寞向我襲來。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連食慾都減退了……平時的話不管發生什麼,早餐都一定會吃十塊以上的Pancake,結果今天伊斯卡史上頭一回!居然!只吃了10塊!其實有幾位前輩和同輩,平時一直都說每天早上光看我吃東西的勢頭就可以打起一天的精神,今天早上我連自己唯一的職責「精力之源」都沒能完成,讓人加倍難過了……嗚嗚(抽泣)
說到底我為何會悲傷到如此程度,回想過去這件任務也不是我自己想要開始的,一開始也總是在想「為什麼會是我呢」。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現在已經能夠感受到執行這件任務的意義了!在經歷全部36場公演下來之後,我覺得自己已經和鎖地平團各支部的各位被名為羈絆的鎖鏈相互聯繫在一起了!
雖然還想講些更有深度的話,但是對我來說有點太難了,所以後續就交給Revo團長了。

接下來是慣例的坐席說明和訊號手環燈的點燈測試。

16:00大概過了五分鐘的樣子開演,客席燈光暗下,牆壁上先是投影公演的LOGO,LOGO過後出現了【第一壁】的標誌,咦昨天可沒有這種東西的……?

開場MC

還是和昨天一樣在花道中間亮相。結果我們鼓掌歡呼得太起勁完全沒有停下的跡象。團長手比了一個「噓」的動作,臺下才迅速安靜。
Revo(擺Pose):喲…五年不見了啊
你就是為了說這個啊wwwwww
Revo:橫濱Arena!我今天是來征服你的!
Revo:昨天也講過一次今天還要再講一次——「喲…五年不見了啊」,總是忍不住想出聲念一念這個臺詞。不過回想起來,Linked Horizon像這樣在橫濱Arena匯聚傑出成員舉辦演唱會,自從上一次勇氣默示錄的音樂會「盧森達克紀行」以來差不多正好是五年!
Revo:謝謝大家!我們是Linked Horizon!
Revo:各位今天……能看見五十嵐宏治、らっしー嗎?
\wwwwwwwww能看見——!/\らっしー!/
Revo:啊太好了!(棒讀)らっしー他是類似森林中的妖精那樣的存在,只有內心純潔的人才能看見。……看得見吧?
\看得見——!/
Revo:太好了,果然我的團員醬(団員ちゃん)盡是些內心純潔的人呢!好開心
團員醬?(///)
Revo:昨天來的那些人他們就看不太到,所以想必今天台下都是內心純潔的人,謝謝大家——
Revo:今天就是最後了。要把臺下的各位稱之為【橫濱支部】也實在勉強,所以就說成是【權稱橫濱支部】了。按比例來說,估計真正的橫濱本地人反而比較少。來稍微問一下吧……從北海道來的人——?
四處零零散散有一小片人舉手。
被問到的地區的人在舉手的時候大家都會鼓掌,臺上的樂手們也都有跟著鼓掌。
Revo:謝謝你們,大老遠的過來。如何,果然這邊稍微暖和一點?
北海道團員:暖和——
Revo:怎麼樣多少有點度假村的感覺吧?謝謝你們。東北的——!
也是四處有一小片人舉手,比北海道多不少。
Revo:有不少呢,對於東北來說這邊應該比較暖和吧,謝謝你們。關東——!
一大片,視覺效果簡直佔了會場的百分之六十到七十。
Revo:關東怎麼說還是人多啊。那,中部地區——!
比關東少,不過也有很多。
Revo:畢竟是坐新幹線「譁咻」一下就能到的距離嘛!關西——!
比中部稍微多一點。
Revo:關西也是坐新幹線「譁咻」一下就能到呢。四國和中國地區(日本的中國地區)——?
和東北差不多。
Revo:我們這次有過去舉辦巡演,但這次畢竟是全員集合嘛,謝謝大家願意聚集在這裡。九州——!
和北海道差不多。
Revo:很開心,九州的各位也集合了。沖繩——!
視野裡只看到一個人舉手但非常有存在感的蹦了起來。畢竟從沖繩過來也是不遠的距離,能專門為了活動跑一趟挺厲害的。
Revo:沖繩在前年暑假的時候去過了,那時候受照顧了(鞠躬)(指16年的FC旅行),那次也很開心。有從海外來的人嗎——?
數量雖少且零零散散但會場四處都有人舉起來手。驚呼聲更大了。連Revo自己也明顯語氣興奮的說了一句「很開心」。
Revo:正可謂全員集合!不止是舞臺上的成員們全員集合、來自各支部的各位也集合在這裡了!讓我們一起給這次巡演畫上漂亮的結尾吧!
Revo:以及都問了這麼多了在問這句好像有點那啥,但還要是要問那個慣例的問題。有多少人是今天第一次來Linked Horizon的演唱會?
雖然今天是千秋樂,但看舉手的數目依然有一部分人是第一次來的。P席也有一位舉手。
Revo:謝謝你們~我很開心,你們來了個不得了的地方啊。但如同各位所見,今天真的是精銳集結,要是有什麼不懂的請儘管問旁邊的人,估計都是些想盡一切辦法也要拉人入坑的人所以會超親切的為你解答。「這裡是這樣的!」「這裡可以這樣子!」「這樣做比較好!」估計會以驚人的氣勢回應你的,所以反而希望各位能多加當心(笑),以及之後某個環節估計會以驚人的氣勢來和你挽手臂(笑)
Revo:嘛,不過沒有一個是壞人,在場聚集的都是能看到らっしー的內心純潔的團員醬,請多多指教了~
Revo:相信各位現在都還精力充沛,但過會肯定就累了……就算逞強也沒用的,絕對會累的。所以接下來我的MC時間可以坐下,這就是Linked Horizon不知何時形成的輕鬆氛圍(笑)。然後就是各位手上戴的手環燈,這是吸收各位生命能量發光的危險道具,所以你們會越來越累。
Revo:人類基本上還是會拿慣用手來揮吧,用另一隻手會很彆扭,所以慣用手估計會很快廢掉(笑)
Revo:如果覺得累的話換隻手戴也完全沒問題。只是請不要帶走哦,要是都「Lucky~拿回家吧~」會出問題的。只要能注意這一點的話,半途中換到另一隻手也完全沒問題。每個人的體力程度都不一樣,今天估計也會是持久戰……
Revo:希望今天能沒有一個人掉隊,沒有一顆心臟缺席,將大家的心臟到最後的毫無保留的獻上——
Revo:本來是應該作為驚喜的不過還是在開頭說了吧,會是持久戰——!
\YEAHHHHHHHHHH!/
Revo:於是我的話要是太長了這持久戰就更久了,讓我們來提高語速吧。從現在開始,希望能將這走遍了各地的巡迴公演,以最棒的形式在這凱旋公演舞臺上為大家呈現
Revo:這一次,真的是最後了
Revo:請大家繼續欣賞進擊的世界

もしこの壁の中が一軒の家だとしたら~最期の戦果

據說紅蓮弓矢舞臺噴火的樣式變了……我沒看出來就是了。
今天らっしー的solo當然都是本人自己來的了。
座標的那句「不合理なもんさ~」唱得非常非常非常有力且包含感情。
座標一開始的時候淳士、YUKI、ANIKI都是比著心臟禮待機。

MC

Revo:謝謝大家~請坐下吧
Revo:如何大家?有點累了沒?
\完全沒問題——!/
Revo:年輕就是可怕啊,大叔我已經很累了哦,不過畢竟這才開始呢,得繼續加油才行
Revo:巡演期間見過了不同地方、不同的會場、以及各地的諸君,光是「坐下」這一點都存在不同的個性,在北海道那邊「坐下」好像叫做「おじゃんこ」?在場也有從北海道來的人,沒說錯吧?
\wwwww沒錯的/
Revo:嘛也許你們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就作為豆知識告訴你們吧,MC的時候請「おじゃんこ」,想要出聲念出來的臺詞其之二~
Revo:雖然各位應該多少有些累了,接下來要演出一首比起體力更消耗精神力的曲子,參加過巡演的各位已經知道了吧?是一首叫「神野大地」的曲子……
\????/
Revo:咦?哪裡不對?稍微有點把「箱根驛傳」扯太久了,是叫做「神の御業」的曲子

感覺臺下大多數人沒get到梗。神野大地,「箱根驛傳」的選手,但先不說有多少人會熟悉運動員,首先神野大地選手從去年開始就沒有參加比賽了用梗也用得太老(。)

Revo:比較有宗教感的像是教堂中的彌撒一樣的曲子。首先先是舞臺上……來過川崎公演的人也許看到過合唱團的人,但是大多是時候他們都不在,首先是歌姬們出場,然後合唱團的人們會在前面『砰』地整個展開,光是這樣就已經很厲害了……不好意思話題有點跳脫了,所謂「神の御業」是我為進擊中某個名為城牆教的宗教的寫的歌曲,所以需要很多信徒的參演
Revo:在場的大家想必也是為了能參加城牆教的彌撒而特意從全國各地、北海道、沖繩以及海外趕來的……(wwwwww)為了回應以這種熾熱之心,為了回應特意花很多錢聚集在這Linked Horizon Arena的各位的期待,以這樣的人數進行這種感覺的集會……簡直已經像是小有規模的新興宗教了,這可真的會被有關部門盯上的(笑)
Revo:昨天已經進行過一次了,今天可以說是一點小的版本升級。首先是包圍了花道的第一排,挺奇怪的呢明明一般座位都是面向舞臺的但是有一部分人卻是面向這邊的(指花道)
Revo:這一部分是SP席,稍微貴一些的席位。首先先請坐在這個比較貴的席位的人們來做這個神之偉業的環節……
然後他看到SP席有個女孩子在爆笑。
Revo:(轉過去對著那個女孩子的方向)「あ、めっちゃウケた?」?剛才你一副「ウケるー」一樣的動作
(ウケる大概就是講的話有成功戳到別人笑點的意思)
Revo:不好意思(轉回來),因為很多人已經知道這個環節所以差點就把說明省略了……所以說到底是要做什麼呢,請看屏me……好把卡殼了!輕咬(甘噛み)不算在咬舌裡面!不管了總之請看螢幕
(原文是「甘噛みは噛んだうちに入りません」,日文講話卡殼叫做「噛み」,直譯是「咬、啃」,然後他最近給自己咬舌找了個理由說這是「甘噛み」,不算「噛み」,但是「甘噛み」其實是指小動物等等輕輕啃咬的行為,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察覺這個用法不對……)
大螢幕打出城牆教彌撒動畫截圖。
Revo:是稍微有點奇怪的祈禱方式,先是普通的雙手合十,然後在這個狀態下和旁邊的人手挽手……是的,關鍵就在這裡。剛才也提過的,各位第一次來參加活動的人們,旁邊的人估計會以非常逼人的氣勢要來和你挽手!
Revo:首先是SP席的人這樣連成一圈,花道兩邊P席的人就普通的和旁邊的人挽手就好,因為中間被花道隔開了嘛也沒辦法。然後從SP席往後一排開始的區域、沒有被花道分開的區域,,今天的話就算跨越過道進行民族遷徙也沒關係(昨天是以各個分割槽分開,沒有跨越過道)
Revo:到這裡為止的話都是和之前的巡演差不多,所以我覺得今天做一下也沒關係。但是,看臺席的各位要是也這樣做的話是會粗大事的!要是看臺席也跨越過道的話就會「kyukyukyukyukyu」的(比劃)往中間收縮過去,等做完了回到自己位置也會花很長時間大家只能一邊學節拍器搖擺一邊等了……看臺席的各位就以各個分割槽為單位挽起來就好了
Revo: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做好了——/
Revo:雖然剛才講了這麼多但是……並不是強制的!雖然剛才講了這麼半天但其實並不是強制的。雖然像這樣身體力行的踐行進擊的世界觀很好玩,要是有人「人家很害羞的對這種事很苦手啦」(女性語氣)的話,就算是「鎖鏈、鎖鏈、跳過一人還是鎖鏈」的狀態也沒關係的,「美人、美人、跳過一個人還是美人」這種感覺,就算中間斷開也沒關係的
(「べっぴんさん、べっぴんさん、ひとつ飛ばしてべっぴんさん」,某個搞笑藝人的neta)
Revo:雖然不是強制,但是,這個環節,今天還是最後一次了。就算是之前一直以來不是很樂意的朋友,畢竟今天是最後一次了希望可以嘗試看看,說不定能發現什麼新世界……(張開雙臂做感受自我狀)
\wwwwwwwwwwwww/
Revo:就是這樣,這些就交給大家了,請和旁邊的人商量一下吧,「汝,請問可以嗎」這樣的感覺就可以了問問看吧,Stand Please~
旁邊的男性看起來是和羅蘭友人一起來參加的初心者,似乎已經事先被旁邊的友人告知過這個環節的存在過了的樣子,稍微溝通了一下就同意了。
Revo:民族遷徙的人請小心安全~想必有很多人是把隨身行李放在腳下的也要多加註意。等會回去的時候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哦
Revo:以及絕對不可以趁亂偷拿別人的東西哦,這種人會被流放牆外的
嘶……。
之前在川崎公演的時候,發生了好幾起在神業的祈禱環節裡有人離開座位後東西被偷的情況。事後有人報警並和會場方面報告了這件事,後來會場方面的人找到了報告者說是「活動主辦方想要知道詳細情況」……。很可能是是因為這件事所以團長說了這句話。
然後明明說了不用跨越走道的看臺區的某個區域還是開始跨越走道並試圖連在一起(實際上也真的連在一起了),引發一陣騷動,團長也開始注意到。
Revo:不好意思看臺席的人真的不用勉強的!畢竟這樣挪來挪去很麻煩還有可能發生危險所以完全完全沒關係的。倒不如說就算想著「吾只需solo play即可」也完全沒關係,已經根本不在乎這種物理上是否相連。「看我這虔誠的姿勢」(雙手合十做超脫狀),已經完全能夠感受到神的存在……好了再說下去真的要變成傳教的人了(放下手轉身回去)
Revo:舞臺上的準備也已經做好了~
舞臺上合唱團的諸位,以及樂團員諸位都已經擺好彌撒的姿勢站好。
Revo:在之前巡演的時候都是樂團員的各位友情客串城牆教教徒。然後前面在川崎公演的時候是由合唱團的各位代替,結果樂團成員的大家就很寂寞的樣子抱怨說「什麼嘛讓我們也上場嘛!」。所以今天就讓所有人都上臺了,大家的準備也都做好了吧?
\是——/
Revo:那麼有一點,關於祈禱的要訣還有重要的一點,這是關於祈禱的歌曲,所以大家也請試試在心裡祈禱什麼吧。一邊聽著美妙的歌聲,無論是為自己、還是為自己重要的朋友或者家人、無論是誰都好,許下積極的願望試試吧
Revo:那麼請聽吧,這就是最後一次的祈禱了,『神の御業』

神の御業

燈光亮起以後又看到在樂團員旁邊擺好架勢試圖融入其中的的團長……笨蛋wwwwwww
Revo:謝謝大家~大家小心一點回到自己座位哦。以及,請為演奏了神之成員(神のメンバー)…不對,講成神之成員了(笑了出來)雖然確實是神一般的成員們沒錯,請為演奏了神之偉業的神一樣的成員們鼓掌~
Revo:謝謝大家~可以坐下了哦
Revo:大家剛才的信徒臉真不錯啊(wwwww),能有這麼多信徒聚集在一起,給人一種謎之高揚感呢。相信剛才大家有在心裡祈禱了什麼,大概大部分人祈禱的都是「希望Revo能夠幸福」吧……
\wwwwwwwwwwww/(尖叫鼓掌)
Revo:雖然有可能是這樣。不過總之,剛才大家心裡想到的為之祈禱的人一定是對大家來說很重要的人。就算一開始不這麼覺得,在聽到「請為誰祈禱吧」的時候,心裡突然浮現出一個人的話,大概也能再次認識到這個人對自己的重要性
Revo:所以請好好珍惜這個人……請好好珍惜這個Revo(wwwwwwwwww)
Revo:感謝剛才大家的表現,接下來該說是我們的回饋嗎,我想要以一曲『自由の翼』作為禮物送給大家
Revo:首先先拿上吉他,フクちゃん拜託了~
Revo:……啊趁著フクちゃん來之前去喝個水,咻!
團長本來是站在花道前端和我們說話,突然隨著自己配音的「咻」腳步輕快的竄回主舞臺去拿水喝,但是喝到一半フクちゃん就已經出來的只能拿著吉他站在那等他把水喝完(。然後放下水杯接了吉他,背上吉他的時候又自己給自己配了個音「嘿咻!」
Revo:這首『自由の翼』呢,原本是為給調查兵團送上聲援而創作的應援歌。而在這巡演進行之中每次在舞臺上演唱的時候,我總想著要是也能成為給大家帶來力量的歌曲就好了,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唱這首歌
Revo:還是……我知道大家都非常的不容易,為了想要達到的目標不斷苦戰著……畢竟在這世上,不是什麼事都能順利的。我出道到現在也過了十幾年了,也並不是一直一帆風順的走到現在的,也有過痛苦難熬的時期
Revo:一開始是從小地方起步,在Comike之類的地方自主製作販賣,然後慢慢發展
Revo:在那段時間裡,曾有一次打算乾脆放棄Sound Horizon算了
Revo:但是,還是沒辦法放棄啊,那是因為有一直支援著我的大家在。
Revo:雖然就自己來說,也是因為還有更多想要構築的世界觀和更多想要傳達的音樂,有一種不做不行的謎之使命感。但果然還是一想到有等著我的你們在,就能產生勇氣
Revo:所以,相信各位在一直以來的人生中也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困難,沒有人是活到現在一次挫折都沒受過的,沒有那種人的,嗯。現在大家跨越了各種障礙來到了這裡,而且想必今後還會撞上各種各樣的牆壁
Revo:但是……會沒事的
Revo:嗯,結果我想說的還是「但是會沒事的」,並不是所有願望都能實現,也有不得不放棄的時候,但那並不代表人生的結束。夢想破滅的時候也是有的,一直重視的東西卻毀壞了的時候也是有的,理想的工作卻跟不上的時候也是有的,想要在運動上加油努力卻總是做不好的時候也是有的,想要升學卻失敗了的時候也是有的,但是就算是到了這種時候各位的人生也還在繼續,前方依然存在道路
Revo:大叔我在這裡無責任的和大家說「會沒事的」,不管在哪裡絆倒了都沒事的,各位必定能再次站起身來並向道路的前方繼續行走。而我會在那道路的前方為大家唱這首歌,希望大家能夠明白這點來聽這首歌,『自由の翼』

自由の代償

特別來講一下這個自由代價……「鳥は飛ぶために その殻を破ってきた」的唱法和CD完全不一樣,「鳥は飛ぶために」唱得很輕甚至到了帶了點哭腔的程度,後一句則完全是「その殻を破!っ!て!きた」的感覺非常有力,挺好玩的我很喜歡現場的這種唱法。
「弧を描く旋風 大地を揺らして」的前半部分忘詞了#¥%&糊過去的。

Aniki在中央Solo的時候弦一徹站起來興致盎然的看著Aniki的Solo,然後真希小姐在位置上給Aniki揮手打call。

最後結束的時候阿醬很帥氣的用貝斯指著臺下,Aniki則是把吉他整個拋起來。

彼女は冷たい棺の中で

規規矩矩照著樂譜吹的小號……和三百六十度旋轉騰空炸裂亂舞放飛的小提琴。
各自solo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完了小號要打輸了小號要打輸了」。
不過合奏起來聽起來還是挺和諧的。

MC

Revo:有看過巡演的人剛才估計會心裡「咦」一下吧(指実咲被舞者託舉倒立那個演出),演出是有變化的!
Revo:這個場景搞不好會被拍成DVD……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DVD!DVD!
是說之前就想吐槽這個人一直以來都把Live影像全部統稱為DVD(明明現在已經是BD為的時代了),這方面總感覺能看到一些時代的痕跡。
Revo:不知道會從哪個角度拍,那個表情從不同的角度拍攝會變成完全不同的樣子。說不定你們到時候看到的就是後腦勺了(wwwww)
Revo:現在還不知道會是怎樣,敬請期待吧
Revo:下一首歌是『心臓を捧げよ!』,這首歌相信大家已經聽得很熟了。該怎麼說呢,我自己也覺得這真的是一首很燃的曲子。眾人一起喊著「捧げよ、捧げよ、心臓を捧げよ」,這股熱量,我希望讓大家也能感受到。所以希望大家不光是聽,也能跟著一起唱
Revo:我是覺得你們應該都會唱了,歌詞稍微有點曖昧也沒關係,反正一半多都是「捧げよ」。比起歌詞唱沒唱對,還是有沒有體會到「我今天在這裡獻出了心臟」的這份心情更重要,要是沒有的話這段時間就會空虛的結束(wwwww)
Revo:今天的演出我想讓大家能體會這一點。然後不光是合唱,既然難得有這個獻出心臟的敬禮姿勢,希望大家也能一起做。雖然比單純的心臟禮稍微要複雜那麼一點點,但也並不是那麼難的東西
Revo:在巡演中我意識到了,用替歌的形式來教學的話大家能記得很快!(wwwww)
Revo:至今為止巡迴了各地,還去了臺灣、新加坡……
嗯?!
Revo:新加坡…(那種,嗯?想了一下的表情)不行不行不行(アカンアカンアカン,嚇得關西腔都出來了),非常抱歉新加坡!(深鞠躬)
你注意一點啊……orz
Revo:是臺灣香港,在臺灣香港的時候,還試著用當地的語言唱過了。估計大家都能看明白,只要學我們的動作就可以了
Revo:但是,要是看著我的動作跟著做的的話,搞不好就要被帶偏了,所以我想請絕對不會做錯的人們上臺~
舞者和歌姬們上臺站好陣型。所以說為什麼Sascha會站在歌姬堆裡面……
Revo:他們經歷了36公演+α優秀的成員們!Sascha也相比已經完全適應了,嘛,Sascha要是不會的話可以看著前面的舞者。可是我就沒有人可以看了,不過眼前有這麼多精銳是吧(看著我們),我就跟著你們的動作做了哦——(笑)
Revo:是想用仮歌……仮歌?不對不是仮歌w(搖頭)(wwwwww),那什麼www是想用替歌來教動作
(「仮歌」是指作好的曲子交給歌手演唱之前由別人唱的試聽版本)
Revo:其實昨天這個環節的時候我最後亂來了一把,本來準備正式演唱時也這麼亂來的,但是我好像也被氣氛帶進去了,很罕見的沒有搗任何亂認真的唱到了最後!
Revo:昨天算是很認真的一次了,所以今天要是唱的時候想得起來的話應該就可以成功搗亂了!
搞什麼wwwww
Revo:這就是演唱會連開兩天的好處~反正昨天已經錄好了正經的版本,今天搗亂一下也沒事,要用的話用昨天的就行了!嘛這是開玩笑,昨天的氣氛也非常熱烈,所以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會用那天的影像哦,我說真的
Revo:不過如果今天大家氣氛不夠熱烈的話,可能就會就用昨天的吧~
\誒――――/
Revo:不希望這樣吧~?那就可別輸給昨天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
Revo:那麼教學開始!

基本和昨天一樣,旁邊的男性因為是第一次經歷這個環節沒忍住噴了,太好了呢成功逗笑了別人。最後還是改成了Running Man的招牌舞步,但今天唱對了名字沒唱成Dancing Man了。
旁邊小哥爆笑(。
Revo:今天想試一試這個!雖然就不知道這是不是能發售的版本了可能會用昨天的………………再往後就交給Live感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
Revo:無論是哭還是笑都是最後了——
Revo:那麼要上了…………心臓を!!捧げよ!!!!
\哈!/

心臓を捧げよ

上來就唱錯詞了……(這下肯定只能用昨天的版本了你看看你)
「されど人類最悪の日は……いつものように~~~~」(把下一段唱到上一段去了,「但人類最為黑暗之日 一如往常」,十分嶄新)
除此以外無可挑剔,結果到尾奏他真的開始Running Man起來。
臺 無 し(。

字幕

於是,今天的演出迎向了終焉……
(超大字)

\欸欸欸欸ーーーーー/

…但、不過——
如此豪華的成員聚集在此
根本沒有就此結束的『理由』嘛!
而且,還有未登場的嘉賓歌姬們呢!
今宵,聚集在以橫濱紅磚倉庫聞名的壁外據點的鎖地平團·橫濱支部(+自各支部集結而來的精銳)諸君
不想聽幾首這豪華演奏的進擊關聯以外的樂曲嗎?
(聴きたいぇーがー?)
用於奉獻的心臟儲備還足夠嗎?(殘っていぇーがー?)
那麼就請在此做出空前絕後的敬禮
今宵,來自紅磚的赤紅火焰在你們每人胸口點亮
為不留下遺憾,將你心中的感受全力叫喊出來吧!
進撃の軌跡③15
進撃の軌跡③14
進撃の軌跡③13

·
·
·
進撃の軌跡②95

中略






·
·
·

進撃の軌跡⓪05
進撃の軌跡⓪04
進撃の軌跡⓪03
進撃の軌跡⓪02
進撃の軌跡⓪01

限界まで心臓を捧げたいえぇぇがぁぁあ!!!

第二壁

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

和day1基本一樣,guest歌姬是RIKKI,Ceui,Joelle,RIKKI的服裝是全黑風格典雅的長裙,ceui是有些像阿妮艾斯的、白底黑裙襬連衣裙,Joelle……因為印象反差太大了一開始沒找到Joelle在哪,辨認出來以後大吃一驚(。是帥氣的短髮和夾克褲裝,太帥氣了和以往印象相距甚遠一開始都沒有幹認。

MC

Revo:謝謝大家~再次自我介紹,我們是Linked Horizon!
Revo:到了第二壁也就代表今日的成員終於集齊了!請再次為他們獻上掌聲!
Revo:待會會一個個給大家介紹,這裡就先請她們退場了
Revo:哎,說是說第二壁,但是要唱什麼歌完全沒頭緒啊
\誒——?/
Revo:嘛當然是騙人的。今天和昨天是完全不同的曲子哦——
\噢噢噢噢噢噢噢——!/
Revo:但是,在第二壁的開頭,還是無論如何都想要演唱Linked Horizon的主題曲啊~
Revo:今天的版本和原版又有些不同,為使今天的所有人都可以參演,在編曲上稍微做了些變化。從現在開始的接下來可能也會有很多類似這樣的小細節出現,我就先不多嘴了,等大家聽完以後再進行說明吧
Revo:那麼,請盡情欣賞第二壁

風の行方

是Ceui演唱的原版『風の行方』!嗚哇夢迴紀行(你根本沒去過好嗎)

小提琴的旋律(包括solo)和原版和這次巡演用的又不一樣了。

美しきもの

意料之中的MANAMI美物,前奏加入了打擊樂的……不知道叫什麼的樂器,應該是果仁或者貝殼互相碰撞發聲的小玩意。

MC

Revo:謝謝大家~第二壁將以組曲形式進行。大家剛才聽到的第一首歌,是Linked Horizon的『風の行方』,由今天的嘉賓歌詞Ceui為我們演唱。然後第二首歌,來自的Sound Horizon的『美しきもの』,由MANAMI為我們演唱
Revo:第二壁就是這樣,硬要說的話就是「Horizon超值套餐」的感覺~
Revo:從我製作的Sound Horizon以及Linked Horizon的各種樂曲中,給大家帶來各位歌姬和各種樂器進行的不同Arrange版本,這種近似祭典的感覺
Revo:嘛剛才唱的歌曲應該有人在巡演中也聽過了,在巡演中『風の行方』由MANAMI翻唱,今天這首歌是由原唱者擔任,而MANAMI給我們唱了Sound Horizon的歌。這樣的組合有一種Roman在裡面吧
Revo:唱的部分大家應該聽了就明白了。其實上弦樂也稍微稍微增加了一點,還加入了低音提琴。然後『美しきもの』,在巡演中三沢またろう先生作為嘉賓參演的那次,在這首歌中演奏了康加鼓
Revo:但是またろう先生畢竟沒辦法分身嘛?
Revo:またろう先生要分身還是很困難的!雖然感覺再努力一把就能分身了……所以當天只演奏了康加鼓。不過這首歌其實還有鈴鼓和響板……雖然響板只有單純的「咔咔咔」的聲音,但是那個「鏘鏘鏘」也是因為需要才加進曲子裡的!加上了一些回音變成了「咔咔~咔~咔~~」的感覺。這些部分,今天就由打擊樂團「With MPO」為我們演奏了
Revo:挺奢侈的。雖然不管是SH還是LH的曲子之前都唱過很多次了,但今天是由這個陣容帶來的編曲版本,恐怕……唔說是升級版好像有點誇張了,各人的嗜好也不一樣,但希望能用這與之前不一樣的形態傳達出歌曲的魅力。這就是第二壁~
Revo:那麼那麼。第二壁還將繼續,不過還會不會以剛才的走向進行呢?還是說完全不同的展開呢?雖然這就是接下來的樂趣了,不過至少,難得邀請了嘉賓歌姬們,至少也想讓她們演唱一首屬於自己的曲子。那麼請繼續欣賞接下來的系列~

花が散る世界

哦??到這裡終於開始唱巡演時沒唱過的曲子了?
不過也是啦之前巡演安可曲裡也沒有Joelle小姐的歌。
這首歌是我第一次聽到現場演唱,Joelle還是Joelle,安定的歌唱力。

キミが生まれてくる世界

MC

Revo:謝謝大家~依舊是組曲的形式為大家送上。第一首歌是LH的『花が散らない世界(花不會凋落的世界)』……並不是w,是『花が散る世界』,由Joelle為我們演唱。然後第二首歌是SH的『キミが生まれてくる世界』,連續兩個世界!(…)除此之外我們還有澪音的世界等等各種世界
Revo:這個組合也挺有趣的。Linked Horizon上一次像這樣舉辦Concert已經是五年前了,然後Sound Horizon的那首是出道以前的歌,這兩首歌問世的間隔十年……可能不是很準確但也確實有將近十年的時間,但是像這樣編排在一起,雖然也做了些重編曲,但是也有著什麼…是什麼呢,有著跨越時間的什麼在裡面。兩首歌都包含著某種悲傷……該怎麼說呢,唔用語言不太能表達出來,希望有傳達進你們的心中,如果能被感覺到就好了(這段他大概是拼命想用語言表達出來,手跟著在那邊大動作的揮呀揮的,可愛)
Revo:稍微講一下音樂上的話題應該會挺有趣的吧。雖然可能聽過『キミが生まれてくる世界』原曲的人就不是那麼多,原本這首歌並不是在yuan………………咳,腦中同時想著「樂團」和「演唱會」結果講成了正中間的發音(wwwww)。總之,原本並不是為在Live上以樂團形式演奏為前提製作的歌曲。原本是沒有爵士鼓的,不是這樣以搖滾樂團為基底的構成。為了在Live上演奏,在Sound Horizon的Live演奏的時候,首先加入了爵士鼓,和今天的編制不太一樣,是更加小規格的編制。然後以那個時候的編制為基礎編寫今天的版本
Revo:在原曲裡其實加入了叫做高腳杯鼓(ジャンベ)的非洲民族樂器,用那個高腳杯鼓來打出節奏,今天またろう先生為我們演奏了加入高腳杯鼓的編曲版本……嗯,大家一副沒注意到這件事的反應呢
……對不起!!!
Revo:這種事挺有趣的,其實在這其中有跨越了10年的Roman哦。一直以來都被開除了的高腳杯鼓!今天覆活了~~~!
\哇——!wwww/
Revo:……雖然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了!這個版本還是很不錯吧,高腳杯鼓奏響的低音,就像是在肚子裡聽過的讓人懷念的環境音一樣(按著小腹)
你按什麼小腹(。
Revo:希望也能激發各位懷舊的感覺吧。今天的第二壁就是這樣,加入了各種各樣重編的部分。一些大家很難察覺的地方我會事後進行說明的,希望大家也能在其中進行各種各樣的發現~
Revo:那麼要進入下一個組合了。剛才為止已經上來兩個組合了,接下來又會和之前有些不一樣。組曲一和組曲二已經唱完,下一個組曲會是什麼樣呢,敬請期待吧~那麼,請聽下一個系列

虚ろな月の下で

RIKKI媽媽的虛無月下,這首歌也是第一次現場版。
民謠吉他和哨笛和小提琴的簡單編制的短小歌曲。
正在小提琴最後一個尾音還沒結束大家還沉浸在餘韻中的時候……

戦いの果てに [Long Version]

毫不留情(在好的意義上)把剛才的餘韻炸了個粉碎的爵士鼓。
樂手的表演時間。後半段YUKI阿醬ANIKI有走上花道前端。阿醬還有跟花道左右揮手。

MC

Revo:謝謝大家……(回頭)唉我也好想看啊。我得進行MC所以得一直站在出場的地方待機,沒看到……剛才ANIKI有表演什麼嗎?
\有噠——!/
Revo:骨碌碌的轉了吉他?
\轉噠——!/
Revo:好想看啊~~~(www)不過我排練的時候看過了!(得意)相信剛才也非常精彩
Revo:嘛~大家嚇了一跳吧?第一首歌是LH的『虚ろな月の下で』……不好意思,結果剛才都沒說,這其實是來自3DS遊戲Breavely Default的歌曲,是描述了主角提茲君和女主角阿妮艾絲醬相遇的重要場景的曲子。剛才是由RIKKI小姐演唱的人聲版,原曲是以提茲君為印象、平原先生演奏的哨笛,和絃一徹ANIKI的、以阿妮艾斯為印象的小提琴,將這兩種旋律融合起來描述了兩人的相遇,風的產生,世界的展開,冒險的開始等等等等場景彷彿浮現在眼前的時候……彷彿要全部破壞一樣下一首BOSS戰的曲子『戦いの果てに』突然開始了,想想大家也被嚇到了。遊戲也是一樣,突然就從石碑出現一條龍!
Revo:可能會有點劇透了,這首歌就是隨著BOSS一起「dendenden!dendenden!」(戰果的調)的出來的。自己看自己寫的這首歌也覺得「真不錯啊特別有BOSS的感覺」
Revo:樂團船員…又沒說好、樂團成員為我們帶來的精彩演奏~非常感謝
Revo:這個組曲系列就是不知道下一首為出現什麼歌才讓人心跳加速吧……到目前為止是LH的曲子比較多呢!但是、但是、這姑且是LH的Concert嘛!想聽SH的歌的話去SH的Concert就好了嘛
\那你開啊――――――/(切實)(迫真)
Revo:就知道肯定會被說「那你開啊」(wwww),嘛這個先放在一邊,看我能不能活那麼長吧
\誒――――――/
Revo:那麼下一個組合,相信也能成為很有趣的兩首歌。請聽吧~

エルの肖像

啊咧居然是月香的肖像,還以為會和昨天一樣進入團體戰(MOON PRIDE)。
我終於聽到肖像現場演奏的雙簧管了!

唱完以後月香隨著暗場退場,一束光打在舞臺上手側,Sascha從裡面鑽了出來。
\嗯???/\誒???/\Sascha??/\Sascha――――!!!/
Sascha:咦?這是哪啊,誒、好多鎖地平團的人!
說著他一邊往走上花道
Sascha:嗯?這麼說來既然我在這裡的話,說明已經跨越了兩道牆壁了,第一壁,第二壁……順便你們知道我現在正往哪個方向前進嗎――
客席疑問和驚喜的反應交織在一起。我當時沒反應過來大家在尖叫什麼事後才知道原來很多人想到了宵暗(旋律は東を目指す~)。
Sascha:(向前邁出一步)你們知道嗎?是哪邊?
\???不知道――/
Sascha:…是東邊
\哇啊啊啊啊啊啊――?!/
Sascha:這邊是東的話,那麼就說明(轉身向後)我的身後,我往這邊走一步的話,西進す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整場演出、或者說整個巡演期間中最盛大的一次阿鼻叫喚)
Sascha;以及日本全國各地輾轉、臺灣香港盡數走過的……果てしなき流浪の旅路……
\呀啊啊啊啊啊啊――?!/
Sascha:現今是凱旋的橫濱……不!Linked Horizon Arena!!!!!!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音樂響起,全員登場舞臺。螢幕上打出曲名『凱旋の【橫浜Arena】』然後一瞬間變成了――

凱旋の【Linked Horizon Arena】

Sascha:争いの歴史をしっかりと見ておきなさい!!SP席――!!
\YEAHHHHHHHHHH――!!/
Sascha:P席――!!
\YEAHHHHHHHHHH――!!/
Sascha:一般席――!!!
\YEAHHHHHHHHHH――!!/
事後想起來這其實應該是打算和我們進行Tsadi老師與流浪三姐妹的對話互動但是估計所有人都已經被衝昏了頭腦沒想起來……
不可是這可是聖戰啊?!幾年不遇的「領土再征服」了?!上一次唱這個串燒已經是7年前了啊?!

出演者們分為兩組站在舞臺兩側,上手為福永実咲·RIKKI·Joelle,下手為月香·MANAMI·松本英子。跟著兩邊揮舞的旗幟一起帶動客席【再征服→再征服→再征服せよ!嗚呼…我らが神よ!】 。征服結束後立馬接上『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
part大概是這種感覺:
実咲→「Celt Iberosの眷屬が~」
RIKKI→「Hispania Romaが~」
月香ー→「Visigothsが継いだ~」
英子→「Aragon=Catalunia~」
Joelle→「嗚呼…教會の鐘を~」
MANAMI→「嗚呼…境界の山を~」

舞步都有還原,中間的鼓掌也是全場一致保持了驚人一體感。

到RIKKI的部分的時候整個會場因為「原唱!!」而沸騰了。

Layla的部分:
Ceui→「父を奪ったのは~」
麻美→「母を奪ったのは~」
Ceuiちゃん→「何故…人は~」(這裡團長出現在兩人身後,兩邊轉播螢幕特寫面無表情的惡魔臉)
麻美「弱い私は~」

中間的小號是鈴木先生的生演奏。

中間宗教戰爭的部分,下手側為聖典之民上手側為啟典之民,整個會場被分成兩邊,唱到哪部分的哪半場的發光腕帶就會閃爍,沒有大螢幕提示歌詞純粹憑著出演者和旗幟只是完美的合唱了全場真的很厲害……!途中還冷汗涔涔的想著「完了侵略者好久沒聽了等下能不能更得上啊」等實際開始唱的時候「身、身體擅自的動了起來……!」(。)

Revo團長「今モ兄弟同士デ殺シ合ッテイルノカ?人類諸君、我コソガ君達ノ…敵ダ!!!!!!」「Ishat, huwa lakum malik!!!!」(shout)(跟原版一樣有在這裡噴火)
但是好像在這裡喉嚨使用過度接下來唱的兩句謎之高了八度。

Sascha「「悪魔が去りて後~」

MC

Revo:謝謝大家~好舒服啊(??wwww),「LH的歌有點多啊~」的FLAG順利回收了~
Revo:剛才是兩首SH的歌,月香帶來的『エルの肖像』和在那之後的……顯示的曲名稍微有點奇怪,是從單曲『聖戦のイベリア』抽出的兩句作為串燒形式取名的特別版本『凱旋の【Linked Horizon Arena】』
Revo:感覺很多東西都應該解釋一下,但好像得解釋的地方太多了!和原曲太不一樣了。大家各自的記憶可能也有些曖昧了,把記憶互相補全一下應該就能得出正確答案了請回去自己交換情報吧~歌詞的分P也不一樣,樂器其實比當時錄音的時候還要豪華了
Revo:在SH的活動其實也唱過很多次了,但過去還從沒有一次以這樣的陣容表演過,這就叫做熱盛――(什麼neta請參照Day1的repo)學了一個新詞就恨不得總是用w
Revo:其實想說很讓人激動(胸熱),激燃&激燃(VS的梗,市藏口頭禪)(waaaaaaaaaaa——!)
Revo:就是這樣。若是大家今後也能一直支援我們的話,搞不好……以後SH的曲子也會以這樣壯大的陣容演奏……(噢噢噢噢——)也有可能不會(誒誒誒誒)
Revo:這…就看大家了。像是一開始「轟隆隆隆」出現的牆,在那個上面就花了一億日元(?!?!)……嘛這還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次的DVD要是賣得不好的話!呢!搞不好就會被PONY CANYON的人說「Sound Horizon太花錢了還是停止活動吧」
\咦咦咦咦咦咦?!/(才不要好嗎!)
Revo:那就拜託各位啦~

交給我們吧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成員介紹

Revo:因為這次是很多的樂團……很多的樂團聽起來怪怪的啊、人數很多的樂團,如果一個人一個人唸到名字的時間上會來不及,等會後面的螢幕會「咚!」的打出名字,希望大家能夠記好!

內藤貴司圓號樂團

Revo:非常感謝~今天也為我們演奏了十分帥氣的圓號,圓號這種樂器在進行曲中基本只吹「叭叭叭叭」的基調部分,但在我的曲子裡大多數時候都會需要演奏會被人討厭的節奏和相當高的音域的旋律……
內藤先生、用手臂蓋住雙眼做淚目哭泣狀。
Revo:雖然旋律藏在歌聲後面但可能比歌聲還要帥氣,希望大家能夠仔細去聽聽看~

三沢またろう with MPO(Mataro Percussion Orchestra)

Revo:今天也是縱橫無盡的活躍了一把!所謂的古典打擊樂包括了各種各樣的樂器,比如那邊的大太鼓、定音鼓、銅鈸,還有康加鼓、鈴鼓、響板……以及總之很好聽的「唰啦唰啦唰啦」的玩意等等等等,都是有這三位給我們演奏了——

Voces Tokyo(指揮:木場義則)

Revo:剛才的『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也加入了他們的合唱,在這次以前都是以沒有合唱團在的情況下演出的,但加入以後力度果然非同一般!已經完全是「要將敵人一個不留的驅逐出去!」的氣勢了。

在介紹到合唱團的時候らっしー為了不要擋到後面的合唱團有蹲下去。

高桑英世木管樂團

Revo:木管的音色非常柔軟,放在比較激烈的曲子裡就很難聽出來,但其實他們在第一壁也非常活躍的。因為是機動性很高的樂器,其實在快節奏的曲子中也一直在「chulululu~chulululu~」的吹著。各位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狀態下為我們展示著超絕技巧的~

豎琴·朝川朋之

Revo:在木管旁邊有著閃閃發光的帥氣樂器對吧?這位是豎琴·朝川朋之
Revo:在錄音的時候朝川先生問過我好幾次「這個音域真的沒問題嗎?」,因為我經常要求他彈到豎琴音域最高的部分經常被懷疑「咦這樣弦真的不會斷嗎」,但是我很喜歡那個最高音的泛音……
說著朝川先生動手鉤了幾下豎琴最短的那根弦,原來如此確實聽著讓人擔心絃要斷了的高音。
Revo:如果是單獨聽的話確實是給人「沒問題嗎?」感覺的聲音,但是如果和鋼琴疊加起來的話,聽起來就會使很漂亮的泛音了,我在進擊的曲子裡也經常這樣用,沒問題的!(回頭對著朝川先生的方向)

鈴木正則銅管樂團

Revo:不光是在進擊本篇裡,在剛才的『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有精彩表現,鈴木先生所演奏的民族風的小號非常激動人心

弦一徹絃樂團

Revo:同樣是縱橫無盡的大活躍。因為這姑且算是搖滾風格的演唱會,肯定會有人覺得「為什麼加入了這麼多絃樂啊?」(弦一徹在一旁用力點頭)……因為很帥啊w,總是會忍不住加很多進去。雖然會辛苦但今後也請大家多指教了~(對著絃樂團鞠躬)

吉他・西山毅

Revo:希望ANIKI能永遠都是吉他Hero~今天也非常帥氣~

吉他・YUKI

Revo:YUKI今天搖滾部分的吉他演奏雖然很帥,但古典吉他的時候也一樣奏出了動人的音色,可以應對各式各樣的演奏需要

貝斯·長谷川敦

Revo:無論是在SH還是LH中都一直的以貝斯支撐著我們的阿醬。阿醬在SH的活動中演奏過很多次『侵略する者される者』了,今天又演奏了不一樣的版本,很有趣吧?「音樂真有趣啊」這種心情應該是傳達到了的

爵士鼓・淳士

Revo:淳士的這種帥氣太犯規了。因為平時都是坐著敲鼓的,光是站起來就顯得很帥了,今後也請向大家展示超級(super)的鼓點!

鍵盤·五十嵐宏治

Revo:相比今天大家都能看到了(www),只有內心純潔的人才能看見的五十嵐宏治!剛才的『戦いの果てに』的電子琴solo的部分我有看,簡直讓人覺得「這電子琴是要壞了吧?」「我要把他們全部驅逐出去!」

舞者・佐藤洋介/OBA/松村武司/高杉あかね/細木あゆ/矢島みなみ

Revo:除此以外,還有一位參加了巡演但因為日程無法參加凱旋演出的舞者渋谷亙弘,しぶっち的靈魂也在這裡!

旁白・Sascha

Sascha:Linked Horizon Arena!!!
\噢噢噢噢噢噢噢!/
Revo:Sascha剛才那個鋪墊做的很好誒,「這是哪裡?」什麼的,演出小劇場謝謝了~在講出「西進」的時候會場就「轟」的一下炸了w,首先「西進」這個詞在日常對話是絕對不會用上的
Sascha:大家能get到太好了

歌姬・月香/福永実咲/MANAMI/松本英子/柳麻美

歌姬們上來站定擺了個ブルゾンちえみ with B的亮相。

Revo:噗……剛才那個主要是英子小姐想擺吧w

嘉賓歌姬·Joelle/Ceui/RIKKI

Joelle跟Ceui搭著小火車跑出來,RIKKI媽媽本來也是搭在最後面結果沒有跟上結果急急忙忙小跑步在跟上最後尾wwwwwwww欺負人wwwwwwww
Revo:希望大家能夠關注一下三位的服裝。弄得挺有趣的,基本上這次的新衣服都是以盧森達克紀行時的服裝為基礎設計的,但有擔當角色的人就以角色印象為基礎然後再進行進擊風格的改編,所以Ceui的衣服設計成了阿尼艾斯的感覺,RIKKI的衣服和當時的印象不太一樣,不過有種高雅又可愛的感覺,這樣的maman也挺不錯的吧。Joelle就不知道為什麼像是穿了襞襟一樣(誒wwwwww)
Revo:但是像這樣大家服裝風格全部統一挺不錯的吧?有一種大家都是鎖地平團的感覺

Sascha:最後是,我們的鎖地平團團長·Revo!

Revo:謝謝大家~雖然大家都很捨不得,但下一首就是最後一首歌了

\誒――――――――――――/

Revo:你們「誒」也沒什麼辦法,沒辦法的事情就是沒辦法的。今天開演時間特別早,可能會覺得延長一點也沒事吧,但是剛才大家也聽見了,有很多從比如北海道等等很遠的地方過來的人,因為都想要能夠全員集合吧?所以雖然排練等等的準備會很辛苦,還是以儘量在比較早的時間開場開演,為了從遠處來的人能夠回得去
Revo:還有就是,就算說是最後一首歌了,也要看是否能夠通過這首歌好好燃燒心臟……我自己也知道自己日語有點奇怪(wwwww),知道是很奇怪,但是大家能明白的吧?

\是——————————/

Revo:相信大家也有偷偷在積蓄心臟的能量,現在就是解除限制的時候了
Revo:最後要唱的歌當然是『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相信參加過巡演的人已經知道了,這首歌有各種各樣的動作,這些動作至今為止一次都沒有教過大家,因為覺得不教也沒事,總之跟著感覺運動身體就可以了。隨便做就可以了,因為是最後所以想來一首大家一起胡鬧的曲子。然後偶爾還會需要大家跳起來,就算掉隊也不要緊
Revo:但是有一點,在歌曲結束的時候,我會把話筒朝向你們,在那時候你們喊的\BRAVO!/,會變成BRAVO點數(??),等跨越某一個數值的時候就會綻放盛大的煙花了。在巡演中我說過很多次要是大家的聲音不夠大的話煙花就不會綻放,其實沒有一次沒有綻放過,很厲害啊,要是到了最終日結果第一次沒有綻放就可謂前所未聞了w,這就交給你們了哦——
Revo:那麼,相比現場確實有現在正是中一、中二的人。大家一起回到中一一起胡鬧吧!
Revo: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終場MC

Revo:謝謝大家!
Revo:那麼等各位成員放好話筒放好樂器,做好準備,大家來前面站成一列吧,平時在後面為我們演奏的人們全部都站到臺前來了
Revo:感謝對我們每一個人的聲援,雖然大家都是叫的知道名字的人但是就算不知道名字哪怕喊「圓號的大哥哥——」也可以哦!

Revo:諸君

「諸君」這個稱呼一出來我眼淚都要下來了……是已經多久沒有聽過某人以國王身份這麼叫我們了。
Revo:這就是鎖地平團全員集結的姿態。就以鎖地平團的全員放出號令然後敬禮。鎖地平團敬禮的方式由我發出「心臓を捧げよ!」的號令,大家「一、二」將拳頭放在胸口時喊出「Jaeger!」
Revo:這一聲「Jaeger!」的聲音的大小就會把大家今天是否盡興這點告訴我們,聲音越大笑容也就會越多,所以拜託大家了――

Revo:「心臓を捧げよ!!!!」
\Jaeger——————————————————!!!!/

Revo:請再次為他們送上掌聲和聲援!

Revo:謝謝大家,無事結束了。啊好像跟要結束了似的不過還沒結束嘛

Revo:謝謝大家,平安結束了。哎呀,確實好漫長啊。對我自己來說如此長期的巡演也是初體驗,包括其中發現的一些不足在內,本次巡演也算是一次很好的學習。然後回顧這漫長的巡演期間,雖然想要說點什麼作為總結……要是問我「坦白說,現在是怎樣的心境?」,大概真心話其實是「好寂寞啊」
Revo:多半不只是我,在場的各位,還有樂團成員們也是一樣的感受。畢竟這次巡演真的非常漫長,我也覺得這是應該由我來做的工作。為了準備這一舞臺,每天早上幾點幾點起床,做好各種準備,進行排練,每週末進行演出,類似這樣的事情一直持續著。只稍微鬆一口氣後,馬上就要準備著名為凱旋公演的不得了的演出,果然,還是希望能把這最後的舞臺做成一個好的收尾,為讓來場的各位能夠覺得整個巡演期間非常有意義,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構思
Revo:然後,在終結已近在眼前的現在我所想的是……開心當然是很開心了,嗯。這笑容並不是假的哦。當然很開心,但是,在這笑容的背後,果然還是有著寂寞啊。
Revo:但就是在這種時候,請回想起來吧,Hiver君這個人的存在
「Hiver」這個名字一出來全場驚叫出聲。
Revo:請回想起來Hiver君所唱的歌吧
Revo:很寂寞,但哪怕覺得寂寞也沒關係。不需要否定這份寂寞。因為是我們是活著的啊
Revo:萬事有開始就必定會有結束。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活著這件事,就是必定會在哪裡感受到寂寞。
Revo:但是Hiver君他這麼唱過吧、「這份寂寞是我們的寶石」
Revo:我現在,是這麼覺得的
Revo:所以,這份寂寞的絕不是什麼不好的事物,在「寂寞」之中雖然包含了少許類似「悲傷」的感受,(但並不一樣,不然的話)一開始就稱呼為「悲傷」就好了。「悲傷」和「寂寞」是不一樣的,嗯,我是這麼認為的,這份寂寞會成為我們的寶石
Revo:所以,恐怕一切的一切並不會在此結束。這次巡演結束了雖然很寂寞,但這一定也是一個開始。像這樣不斷反覆著相遇與離別而前進,這不但是一道軌跡,總有一天也會成為通往什麼地方的道路吧
Revo:現在正共享同一份寂寞的諸君!只需要將其珍藏在胸中,共同向未來邁步即可
Revo:無論是Sound Horizon還是Linked Horizon,都是才剛剛開始啟程的、未來有無限可能的樂團。各位對我們的支援,真的十分珍貴,並且強而有力的傳達到了。一直以來真的謝謝大家了(深鞠躬),
Revo:這就是現在佔領了我腦海的心情,寂寞啊悲傷啊快樂啊難過啊等等等等。恐怕我想告訴大家的就是,很寂寞!但就算寂寞,只要擔負起這份寂寞向「下一次」前進就好,這樣這份寂寞也會再次轉變為喜悅。今後還有很多東西在等著我們
\哦?????/
Revo:並不是要約定什麼哦。大概不進行約定就是我的約定吧。……在未來,肯定有開心的事情在等著你們的。所以,在那之前,大家一定要好好的啊。也許有時會經歷真的很痛苦的時刻,也會有覺得堅持不下去了的時候。在那時候,雖然我也希望自己的音樂和歌能夠起到哪怕一點點的幫助,但是這個世界畢竟沒那麼簡單。最終還是不得不依靠你們自己的力量。不得不以自己的雙腳站立。不得不靠自己戰鬥下去。不可能會有誰幫你去排除困難。
Revo:但話雖這麼說,在自己想要加油,想要努力站起來的時候,在那時能夠成為力量的,也許就是音樂了。希望大家最後能夠和歌聲一起感受這份力量,當然今天也準備了『心臓を捧げよ!』的KTV
Revo:這首歌現在KTV裡有了嗎?
\有了——!/
Revo:但是在KTV裡唱歌最多也就是關係好的幾個朋友吧?以這個人數一起合唱的機會一般沒有哦?就算你們組織off會什麼的,叫上大家一起唱『心臓を捧げよ!』,最多不也就能叫到幾十個人嗎?絕對叫不到幾千個人的
Revo:在場所有支援著Linked Horiozon的大家、喜歡「進擊的巨人」的、從日本各地乃至從海外趕來的各個支部的鎖地平團的團員們,所演唱的這首充滿熱忱的「獻出心臟!」。我知道在今天以後就暫時無法聽到了,雖然我也很寂寞,但請擔負起這份寂寞吧……
Revo:因為我從明天開始也真的就沒有安排了,所以這次的號令就不顧忌嗓子了
Revo:再一次,傾聽自己的聲音,同時也好好傾聽旁邊人的聲音,感受心臟的力量吧
Revo:在那前方的未來中,有我在等著你們

Revo:心臓をーーーー捧げよーーーー!謝謝你們!

合唱結束之後,兩邊的牆壁開始慢慢往中間合上,完全合並以後牆面上投影出字幕

十分出色的歌聲,與十分出色的敬禮
我以你們為自豪
這兩日間,和抵達此處為止的路程
以及彼處獻出的心臟熱量我們不會忘記

於是,本次公演到此一度迎來結束……
但我們的進擊還不可能就此完結

我們還在「???」和「不不不只是一貫的說辭吧?」之間混亂的時候,上面的字幕隱去,靜了幾秒,出現了一個已經看過三次的很熟悉的開門動畫效果。

第三壁

Look forward to our next attack!

在當時一片驚恐尖叫和是不是第三期預告的猜測之中,那個時候的我們還一無所知,8kg重量的恐怖和國際郵費的屈辱……

寫完這篇Repo正好影像訊息公佈出來了……恭喜BD發售決定!限定版價格已經不會再讓人驚訝但是看到提及和重量還是眼前一黑……但不管怎麼說就現在描述的收錄內容還是非常讓人興奮的!不光可以重溫凱旋兩夜的豪華演出甚至還可以看到海外公演情景以及各種未發表的特典影像也非常引人期待!10月26楽しみです!大家記得都要買(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