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原文地址: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43282929560383#_0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這次活動是「進擊的軌跡」巡演的補償活動。之前宣佈港臺公演的時候,一並說過韓國等其他數國公演正在協調中,但一直到最後也沒能舉辦,新加坡公演也取消了。於是作為補償,辦了這一次放映會+迷你Live。
因為說是放映會,所以事前並不敢有過剩的期待,只是衝著迷你Live難得有全程Revocal,能聽他唱那麼三四首歌去的。
而事實證明,以為只是放映會+迷你Live,以為只是把做完的進跡公演本篇影像放一遍、然後Revo上臺唱幾首歌的我,簡直太天真了。
太天真了。

開場前

韓國公演的場地是一個Live house,非常普通的那種,沒有固定座椅的真·Live house,和之前的進跡巡演完全不一樣。有站席的Live在地平這邊實在是非常久違了,久違到反過來會有種新鮮感。畢竟一直以來參戰不是在劇場就是在音樂廳體育館裡,演出也一直相當精緻,早已不是Live house裡常見的規格了,所以反而好奇以現在的規模和演出水準,回到這種小場地裡會變成什麼樣。
沒有物販也沒有對場地的過多裝飾,入場前的情形和巡演相比還是非常樸素的,只是在入口處設了換票和蓋章的角落,會場外貼了兩張海報和座位表。公演分坐席和站席,前半場地是坐席,後半是站席。站席在開演前一個半小時左右開始整隊,整隊的地方也在會場外的人行道上。

LHKorea_1-compressor.jpg

會場外張貼的活動海報

這次和進跡凱旋一樣準備了專門的印章紙,印章紙是隨門票送的,不用另外買。S席(坐席)再附送印著本場公演場地日期的卡夾。巡演在這方面有過的待遇,這次補償活動也沒有缺。印章也一樣是漫畫內容的捏他,臺詞特地改成了韓語。同一張紙上同時有韓國和新加坡的印章區。

LHKorea_3-compressor.jpg

印章

LHKorea_4-compressor.jpg

印章紙背面

會場門口擺著韓國羅蘭送的「米花籃」,是韓國近年的流行吧,把通常給明星送的花籃換成了大米,據說活動結束後會作為糧食捐掉。圖是@redfox 太太畫的,分別是11年韓國領復的國王和這次進跡的團長。

LHKorea_2-compressor.jpg

綬帶上的句子,左邊是領復韓國場的時候,革命先生連載的最後一句,以及留給現場的選項第二項,來自國王君的非常勁爆的「(Hiver,)我大概是為了見你而來的」。關於革命先生連載以及這個選項如何勁爆,可以看白書的連載頁→革命老師的連載「國王君和領復君的冒險」
右邊是韓國領復場著名的失敗的冷笑話,「小熊釜山(Busan)」,諧音「小熊Pooh桑(小熊○尼)」。領復韓國場的時候,Joelle小姐在MC的時候說自己去過釜山,當時出場的似非Hiver便接茬道「小熊釜山(Pooh桑)?」,語罷看臺下反應,只見全場一片寂靜鴉雀無聲,完全沒有人get到。事後被瘋狂吐槽實在太冷,冷得太過出類拔萃以至於至今仍作為某人無聊冷笑話的楷模被津津樂道——請記住這個冷笑話,它在七年後的今年不僅作為韓國領復的美妙記憶之一出現在了米花籃上,在接下來的演出中也還會再度亮相。

我們幸運地拜託韓國當地的羅蘭買到了坐席,換到票後就入場了。場地確實如Live house一般,站席烏壓壓站滿了人,坐席的空隙也比一般劇場小,擠得很滿。
舞臺也很小,舞臺後面的螢幕畫面上放著這次活動的Logo。除此以外沒有過多裝飾。二層和一層走道有攝像機有攝影師。
開演前一直在播放熟悉的風聲音效,整個進跡巡演在開演前都會放的那個風聲。非常懷念。

開場廣播

大約開演前15分鐘的時候,播放了第一遍開場廣播。和先前的公演一樣,只用了當地語言,這次是韓語廣播。
鎖地平團傳令班在韓國支部的廣播擔當者名叫펜지,也是女生。根據港臺前例,不是韓國名字的可能性比較大,所以暫時音譯為「潘吉」吧。
事後找了一下韓國羅蘭的Repo,廣播內容大致如下:

負責日語廣播的伊斯卡完全不會說韓語,而潘吉聽說鎖地平團要舉行很多場海外公演後,瞄準這個機會,努力學習了韓語,最終被選上負責這次韓國公演的開場廣播。潘吉對韓國料理不熟悉,來了韓國之後,和大家一起去吃烤三層肉(五花肉),看到端上來一份超大型肉,嚇了一跳。正在猶豫要不要動用超硬質刀刃的時候,只見服務員拿出了名為「剪刀」的從來沒見過的工具,漂亮地把肉咔嚓咔嚓地剪開烤了。潘吉感動地決定把這一幕「在我的心裡收藏❤」(原話是「내마음속에저장」,是句流行語,原梗來自樸志訓)

隨後播報了禁止拍照等注意事項。
第二遍大約在開演前5分鐘,聽起來沒有再將故事重講一遍了,也不需要像巡演一樣測試手燈,於是只是再重複了一遍注意事項。

第一部分:放映會

M1

第二遍廣播後沒多久就暗場了,風聲停止,螢幕上這一次活動的Logo淡出,出現了進跡凱旋的Logo——應該就是片頭了。隨後是凱旋時「第一壁」的字樣,接著音樂響起,牆壁移開,螢幕上放起了《致兩個月後的你》的進跡凱旋的影像。
開演前和朋友猜測過,究竟是直接開始放映,還是會先由團長做開場白,MC之後再放映。照這樣看來,是先放映第一壁,然後再MC+迷你Live的流程了——
——正這樣想著,《二月後》放完了。然後,毫無預兆地,燈光亮起來了,Revo團長走了上來——
啊????
竟然不是全部放完再MC嗎!?雖說巡演也是在二月後之後進第一段MC,但這難道意味著要和巡演走同樣的流程??
Live補償活動原來不僅是用辦活動來補償嗎,就連規格和流程也會盡量去還原的嗎!也太像Revo會做的事了!
說好的放映會呢!騙子!(欣喜

MC

團長登場的一瞬間,臺下掀起了爆炸般的歡呼。他上臺後鞠了個躬,起身後聲浪不僅不息,反而更加熱烈,以至於他不得不做出安靜的手勢「噓——」了一下,才讓沸騰的人群平靜下來。

團長:안녕하세요(大家好)
團長:Linked Horizon입니다(我們是Linked Horizon)
團長:감사합니다(謝謝)
\(歡呼)/
隨後說了一段韓語,雖然聽不懂內容了,不過據韓國羅蘭說發音相當漂亮。事後找了一下韓國羅蘭的Repo:
團長:這次久違地來到韓國,實在非常,非常,非常興奮!
\(歡呼)/
團長:謝謝。明明是鄰國,卻不能經常來,真的非常抱歉。(鞠躬)
\大丈夫——(沒關係)/
團長:今天一直High到最後吧!

一長段說完之後。
團長:한국지부(韓國支部) 한국로랑(韓國羅蘭)
團長:사랑해(我愛你)~
邊說邊兩隻手一起做起了單手比心。
\?!?!?!?!(尖叫)/
團長:麥克風好礙事啊。사랑해요(我愛你) ~(持續單手比心)
\!!!!!!!!(瘋狂尖叫)/
要命啊。一邊單手比心一邊兩隻手上下晃一邊笑容燦爛。要命啊。
(單手比心是拇指和食指一起比出心形的手勢。具體什麼樣可以度/谷一下)

團長(韓語):那麼負責翻譯的金先生,拜託了。
團長:接下來的時間有請金先生來幫忙翻譯,我就流利地說了。
翻譯金先生上臺,然後
團長:雖然唐突但是讓我們先來試試金先生的翻譯能力吧。
金:??
團長:事先沒有商量過,這也是Live感~
出現了,這個刁難翻譯的定番。

然後團長演起了一人分飾兩角的小劇場。
團長(左跨一步朝右看):那個黃色的玩偶好可愛。
團長(右跨一步朝左看):是吧是吧。
團長(左跨一步朝右看):是在哪裡買的?在釜山嗎?
\(臺下開始騷動)/
團長(右跨一步朝左看):猜對了。
團長(站到中間面朝我們攤手):因為是熊嘛。
\(爆笑)/
金先生在臺上一臉懵地翻譯了起來,臺下爆發出心領神會的笑聲。——還記得前文提到過的「小熊釜山」嗎。領復的美好(冷場)回憶,看樣子有被好好地記住呢……。
團長(欣慰地):看來這一次大家多多少少被逗到了。上一次以SH的名義來韓國的時候,因為提到了釜山所以說了小熊Pooh桑,結果臺下一片安靜。這次總算來一雪前恥了!
不不不笑話本身還是冷到爆炸啊,是團長您再次提起這個梗這件事本身比較好笑……!

團長:稍微問一問大家吧,從首爾市內來的人?
臺下有相當一部分人舉了手。
團長:哦哦,挺多的。雖然挺多但是還不到一半!從首爾以外的地方來的人?
又相當一部分人舉了手。
團長:謝謝。首爾的人也감사합니다(gamsahabnida,謝謝),首爾以外的人也감사합니다(gamsahabnida,謝謝)
團長:那從日本過來的人?
一部分人舉手。
團長:日本來的人也セボン生ハム니다(C’est bon namahamu nida,這是好吃生火腿(?))
臺下鴉雀無聲。C’est bon生火腿nida是什麼啊團長大人。
團長:好的cut!(比剪刀)
金:……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團長:啊這個,是請把剛才那段從大家的記憶當中刪掉的意思(比劃著剪刀),把記憶當做膠片一樣,從大家的記憶膠片裡把剛才那段剪掉。
臺下發出了一些「原來如此」的聲音。但是那個什麼我覺得翻譯先生可能其實是想問您C’est bon生火腿nida是什麼東西……。

團長:今天來到這裡,難得能看到日韓兩種文化產生交流,所以希望讓大家學點東西回去。我這次過來,為了和大家打招呼,學了些韓語,其中有一句我很喜歡。大家覺得是什麼?
邊說邊向觀眾席探出身子。
\(七七八八的韓語)/
團長:聽不懂!
\(前排大聲地)사랑해(我愛你)!!/
團長:嗯?是一句很美好的話但是並不是哦。我不是那麼美好的人呢。是更無聊的內容!
團長:公佈答案——是마지막까지(majimagkkaji,直到最後)。從日本來的各位可以把這句話學會了回去。這句話讀起來很舒服對吧(語感がいい)。是在一開始說「一直要High到最後」的時候用的。我覺得從日本來的人會喜歡這句話。因為其中有麻吉!
……高估他了,真的很無聊。

團長:反過來,也請韓國的大家學一句日語,マジ卍。
(麻吉萬字,是前兩年在日本小女生裡流行開來的說法,用來表達「真的要命」的意思,有點類似於「天了嚕」「woc」吧(……)但是據說是剛剛開始過氣,微妙地趕上流行又落後了一拍(……)
團長:什麼意思呢,是有點難理解。有「要命哦」「太厲害了」這樣的意思。마지막까지 マジ卍(Majimagkkaji maji manji,直到最後都很厲害),希望今天能帶給大家這樣一臺演出。大家回去的時候要記住這句話哦,Majimagkkaji maji manji。
然後他啪地擺了個萬字的姿勢出來。靈魂示意一下↓

LHKorea_5-compressor.jpg

團長:後面播放的這個影像,是為了今天這個Majimagkkaji maji manji的活動,日以繼夜不眠不休連夜剪出來的。
團長:接下來也還會繼續播放,the next song——

M2~M6

繼續放映了剪輯好的進跡凱旋影像。不愧是影像,聲音平衡經過後期調整之後比現場生唱要好得多,單從聽感上來說比Live更好。剪輯鏡頭切換得非常頻繁,在一句裡突出的樂器,哪怕樂句再短也會給這個樂器特寫,比如絃樂或木管或豎琴,就算只是一小節加花,那一小節也會把鏡頭轉向絃樂或木管或豎琴。人聲和舞蹈也把亮點都挑了出來,一些現場因為座位角度問題可能不太看得出效果的舞蹈在畫面裡終於看出了效果,比如紅蓮間奏舞者站成一列時的舞蹈,確實相當漂亮。
鏡頭切換的時候聲音也跟著做了很細緻的調整,被pick up出來的樂器聲音變響,其他聲音略微變輕。NeinCon影像的時候也是這麼處理的,不得不說每個鏡頭都要重新調整音源這個工作量光是想象一下就爆炸了……
在需要關注LED大螢幕動畫畫面的地方給了中景,能看到演出演唱和動畫畫面的配合,特別是在一些非常不幹人事的地方——比如《14文字》卡爾菈被一口咬下的鏡頭和《戰果》伊爾澤被一口咬下的鏡頭,都正面拍了完整的動畫畫面。再加上後期調整過的異常清晰的人聲和音效,衝擊力實在非同尋常……雖然在現場演出時已經看過十幾遍了,仍舊覺得影像超乎想象地,エグい……。
《座標》的開頭和間奏有雨絲的特效。
雖然放映會沒有手燈,一直暗場,但臺下也有相當一部分觀眾自發地在打call。樂手亮相solo的時候更是全場歡呼。氣氛熱烈完全不亞於正式的Live。
《戰果》之後燈再亮起。果然是和本公演一樣的流程。

MC

團長走出來的時候和巡演一樣換了衣服。巡演的時候因為接下來的《自由之翼》和《自由代價》要彈吉他,會換成袖子上沒有飄帶的一身長外套。這次並不需要彈吉他,但也還是換了衣服。連這種地方都和公演時保持一致實在太講究了。
走出來之後鞠了個躬:감사합니다(謝謝)。
團長:大家看到的是今年1月在日本舉行的,巡演最後的凱旋公演。今天是放映會+迷你Live,但其實我出場的時機,和Live的時候MC的時機是一樣的,今天會用這種感覺進行。我在後面有聽到大家的歡呼聲,大家氣氛能熱烈起來我也很高興,希望大家接下來也能以正式Live的氣氛,majimagkkaji(直到最後)都一直盡情欣賞。
團長:因為這些音源全~部是我監製的,所以哪裡有吉他solo我一清二楚。但是哪怕完全不知道,光是聽大家熱烈的反應,也能立刻明白「啊,這裡進吉他solo了」。
說著他把手放在胸口行了個禮,看起來真是很高興又感激的樣子。
\(鼓掌)/
團長:接下來也會把Live上的曲目一首接一首演下去的。大家知道「地獄三澤(地獄のミサワ)」嗎?(日本漫畫家。「三澤」Misawa和「偉業」miwaza發音接近)
臺下鴉雀無聲。
團長(迅速地):不知道也沒關係,《神之偉業》這首歌相信大家都知道吧。下面將要看到的就是這首《神之偉業》。不過這首歌,需要大家的幫助。在原作中不是有城牆教嗎,他們祈禱的動作,是這樣的——(轉身將大螢幕的位置讓出來,螢幕上出現教徒祈禱的畫面)
臺下發出了一陣笑聲。
團長:接下來要請大家一起做這個動作,請看著這個畫面做一下想象訓練。用這邊這個金髮姐姐清清爽爽的感覺來做也行,像那邊那個大嬸一樣也行。
團長:那麼stand up please~坐著做這個動作的話就太擠了一點。

因為坐席都捱得很近所以並不需要多移動,臺下迅速組成了人牆。
團長:不過雖然說請大家做,但是不想做也可以的,自己一個人想著「我啥都不幹」也沒問題。重要的是你們現在開心,開心是沒有固定形式的,看到大家開心我就很高興了。
團長:這首曲子是一首禱告的曲子,所以等會兒也希望大家在心裡為自己,為家人、朋友祈禱點什麼……
\為了陛下!/
團長:當然了祈禱Revo的事情也行的哦(兩手一展,一副來吧為我祈禱吧的樣子)。
\好的!/
團長:比如祝我不在臺上抽筋……(不知道是沒聽明白還是知道這個梗的人不多,沒太大反應)啊在韓國沒發生過,這個梗行不通吧?好的cut!
不不團長大人我覺得聽懂這個的人還是比聽懂地獄三澤的人要多得多的。
團長:我也會在後臺祈禱大家能夠마지막까지(直到最後)享受這次活動的。
團長:那麼請聽,韓國支部《神之偉業》。

M7

看到不少觀眾席的鏡頭。
這首歌的聲音加入了大量的混響。雖說這次的影像是為了讓人體會Live現場的感覺,但這首歌明顯比現場聽到的感覺還要神聖莊嚴五倍,簡直就像真正身處城牆教聖堂一樣。
唱完之後韓國場也同樣發出了想鼓掌,但鼓掌之前又需要解除祈禱pose散開人牆,於是不知道應該先鼓掌還是先解除pose的不知所措的笑聲。

MC

在大家回座位的時候,只見簾子後面冒出來一個紅挑染的腦袋,團長從上臺口歪著探出頭來。
\??????/
您要不要這麼可愛。
先探頭看看我們,再走上來的團長:我剛才有在後臺看著大家哦~
團長(忽然發現前排還站著):啊,sit down please~後面的人就抱歉了,沒辦法坐下來。注意腿腳哦。

團長:進擊裡,隨著祈禱,牆會變得更牢固。但恐怕今天大家的祈禱,會讓那麼一堵牆別說加固了,反而變得更薄。是什麼牆呢。是喜歡音樂的,前來支援這個舞臺的,大家心裡的牆壁。這堵牆變得更薄了。雖然我不是為了這個目的在創作音樂,但大家彼此相連的樣子,我看在眼裡也覺得很高興。
團長:接下來還會有更多曲子。相信大家看的時候也發現了,演出的時候有超多成員,去現場看的人都說眼睛不夠用,也想看樂手,也想看舞者,也想看歌姬,偶爾也想看看Revo(\wwww/)。雖然這也是很幸福的事。這樣兩隻眼睛不夠用的演出,我們在剪輯的時候,把什麼時候應該看什麼都剪了出來,所以我想只要有三隻眼睛大概就夠了!
\哇——/
團長:不過,這就使得鏡頭切換的速度變得非常快。將來發售的時候可能會調整,但今天是以Live的心情來的,所以希望當時現場的活力一點一滴一分一秒全都能滲透進去。希望大家能看得開心,這種瞬時的能量稍不留神就會錯過。
他正打算做點什麼動作的時候,金先生開始翻譯了,於是只見他慢動作揮舞兩下又收了回去。

等翻譯翻完之後。
團長:……剛才本來想做點什麼的,結果你們「哇~」了一下,錯過機會了。
\??做嘛——/
臺下此起彼伏撒起了嬌(?),團長猶豫了一下,側身做了個也不知道是running man還是超級瑪麗跳躍的動作。
團長:前一秒剛跳起來的舞者,(做了個著地的動作)眨個眼就已經落地了!像這樣目不暇接的感覺也剪輯進去了。
\wwwwwww/
很想吐槽他但是實在太可愛了。
團長:那麼接下來,from the next song,自由之翼。

M8-M11

所有有C&R的地方都聽見了超大聲的Response,在《雙翼之光》最後最人幹事的地方聽到了四面八方倒抽冷氣的聲音。
《自由之翼》和《自由代價》這兩首本就是非常適合欣賞樂手們的英姿的時機,剪輯裡也沒有漏過,樂手的鏡頭都拍得很帥。印象裡在這裡有Yuki指了指鏡頭,衝鏡頭一笑的殺必死,也有一徹大哥難得的笑顏。
《冷棺》里人聲和螢幕上的阿尼說同樣臺詞的地方,特意把福永和阿尼一起放進了畫面,可以看到口型的同步。戰鬥場面的剪輯很是流暢,歌姬動作和舞者動作之間的呼應明顯了很多。最後三笠和阿尼的戰鬥場面也是從正面拍的,臺階上的舞者和臺階下的歌姬呈現的上下位置關係正對應畫面裡三笠和阿尼,同步的效果相當不錯。《冷棺》的表演本就是幾首歌姬曲裡故事性最強的,影像裡把舞臺表演和動畫鏡頭的聯絡進一步突出了,非常贊。
最後福永被舞者放到地面上的時候,有畫面震動揚起塵土的特效。

MC

團長上臺後鞠躬。衣服換回了袖子有飄帶的那一套。
團長:到這裡大家已經看了好幾首曲子了,不知道眼睛夠用嗎?不過正式發售了以後可以買回家慢慢看。
團長:相信大家也看到了,這個舞臺其實不僅僅有表演和演唱。因為是進擊的世界觀,所以後面的動畫畫面,也希望大家能好好注目。可能大家會覺得「要看動畫那回家去看不就好了」,但我想呈現的是自己的音樂與動畫之間的Link,想讓人同時感受這兩方面,這次的Live是以這一點為目標來製作的。……啊,這段話對金先生來說是不是有點長了?(抱歉地)拜託了。
一說起製作想法就會剎不住車啊這個人。在金先生翻譯的時候他在一旁無聲地給金先生鼓掌。

團長:到現在大家氣氛也已經很熱烈了,接下來希望能再一次請大家參加進來。下一首曲子是《獻出心臟!》。
\捧げます!!!!!(歡聲)/
客席特別激動地回應起來,團長再一次比了安靜的手勢小聲說「噓…be quiet」
團長:副歌的時候,希望大家能一起用日語合唱。雖然歌詞每一段都稍微有點不一樣,但基本上一直「ささげよ~」也能多少混過去。在日本、臺灣、香港都這麼做過了。
團長:這裡各位還有一點動作。影像裡的大家都在做,所以看著他們的動作,照著做多多少少就能看會了——話是這麼說但是機會難得,我們還是先來練習一下吧。
團長:不過有一件事要和韓國的各位打個招呼。我雖然是想用韓語來示範的,但是等會兒我80%的可能性會失敗!就算我失敗了,你們看著影像裡的做也就行了。Stand up please~

本公演和凱旋都有五十嵐的伴奏,今天沒有樂團陣了,他是要清唱嗎——
——這樣想著的時候響起了熟悉的五十嵐的伴奏的開頭四拍。哦哦就算沒有演出陣也按演出規格準備了捧心教學的伴奏嗎——
——這樣想著的時候伴奏忽然又停了。
團長:咦?剛才是らっしー的伴奏,剛要開始就停了……不過用韓語跟著原本的節奏唱太難了。我就按照自己的節奏清唱好了。
說著就用韓語清唱了起來。
不愧是專業人士的臨場反應速度。
真的是唱一句停一句,是和港臺首日一樣完全沒記熟的情況,但是拼命努力在回憶,雖然唱唱停停中途動作還小錯了一次,但是到最後居然也完整唱下來了,鼓掌!

團長:總算是獻下來了!
\wwww/
團長:好險,如果真放了原聲的話這個節奏完全跟不下來。希望有傳達到。

這個時候金先生下去了,但團長還有話要講的樣子,回頭張望了一下,苦笑了一下說「算了」,然後走到旁邊去喝了口水。

團長:那麼,한국지부(韓國支部),獻出心臟!

說著團長就走下了舞臺,暗場,音樂響起——

M12

——的時候他又以20馬赫的速度衝回了舞臺中間!
前奏沒兩句就進主歌了,團長握著麥克風,就這麼開始唱了!
天了嚕!?
還帶這樣的???????
放映會+迷你Live還可以這樣的????

螢幕上仍舊是符合「放映會」名義的凱旋影像,放的是伴奏,不全是演出音源,但和影像嚴絲合縫。而螢幕上的燈光在舞臺上重現,螢幕上的那個人他本人現在就站在臺上,做著和螢幕裡一樣的動作,唱著和螢幕裡一樣的歌詞,背靠著螢幕裡龐大的舞者歌姬樂手合唱團陣容,彷彿從背後的螢幕裡走出來了一樣。天啊要怎麼形容這種次元壁模糊了彷彿把影像變成了現實一樣的帥氣場面……
樂手亮相solo的時候團長也喊了樂團員的名字,並且走到舞臺邊上把螢幕讓了出來,在舞臺角落裡彈彈空氣吉他空氣鍵盤,拉拉空氣小提琴,就和正式演出的時候一樣。團長本人就在臺上,這樣一來彷彿真有種整個樂團都被他一起帶到了這裡的感覺。
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整首歌燃得不像樣,他最後一段副歌最後一次「捧げよ~」的動作還是做錯了,多揮了一下。破功啦。
不過前面的教學的時候,估計大半人的關注點都在他唱一句停一句的韓語上了,實際做的時候有好多人都沒跟上,全場都不一致的情況下他做錯一下並不顯眼。
但是他發現做錯的時候自己還是笑了,笑得像天使一樣超可愛的oh……請再多錯幾次吧!(。
在弦一徹solo的時候,他拉了兩下空氣小提琴就去喝水了,贏得了一陣尖叫。
以及第一段的「俺達を見つめていた」唱成了「俺達を騙っていた」。

M13

捧心之後暗場,然後團長走到舞臺側邊,拿起了——
——Feuerroter Horizont??紅蓮水平線的吉他??
他竟然把這把吉他也帶過來了嗎!這個放映會的規格也太高了……!

海外場通常都是比日本國內場在好的意義上喧鬧得多的,日本國內場的話在這個時候多半就是靜靜鼓掌然後靜靜地聽了,但是韓國場一邊鼓掌一邊還有熱烈的歡呼。團長坐下來之後看著歡呼的人群,溫柔一笑——
天啊他是天使嗎。

生演奏基本和日本國內場差不多,小錯了兩個音。
儘管沒有手燈,但是臺下不知從哪一句起開始自發地揮手,即便暗場也能看到彷彿波浪的樣子。
彈完之後,團長站起來準備鞠躬的時候發現袖子上的海帶羽毛被吉他勾住了,慌慌張張解了好半天,才放下吉他行了個禮。
然後去放吉他,沒走兩步,刷地往臺下丟了撥片。
????太狡猾了吧巡演的時候從來沒有丟過的????
放好吉他之後走回螢幕正中,展翅。
羽毛飛散的動畫之後螢幕上重新放出了這一次放映會+迷你Live的Logo。開場時的Logo是金色的,終場時的Logo是白色的。
除了沒有帶樂團陣以外,幾乎和巡演一樣規格的放映會,第一部分完結。

暗場的時候全場喊起了「安可!嘿!安可!嘿!」。好有活力的安可call哦好新鮮。

終場字幕

如此,今天的公演雖告一段落…

但追求著自由而踏出牆外的
牆內人類的戰鬥不會完結…

並且,這場愉快的Show也還不會完結的!

今晚,聚集在這個以樂天世界塔而聞名的牆外據點的
鎖地平團·韓國支部的諸君
還想稍微聽聽進擊相關以外的曲子jäger(聴きたいぇーがー)?

那麼,就在這個Seoul Sky所俯瞰的地平前方
一邊回憶著迄今為止所連通的路途一邊將如今這個瞬間刻在最前端
將這份心意全力喊出來吧

12③ Lounge
12② Lounge
12① Lounge
12⓪ Lounge
11⑨ Lounge

中 | 略
  | 
  縱
  線
  被
  編
  織
  |
  |

② Lounge
① Lounge

想聽jäger(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是和巡演一樣構造的字幕。和臺灣香港一樣,上段是日語原文下段是韓語。「縱線被編織」被打出來的時候全場尖叫。
樂天世界塔是近兩年落成的韓國最高摩天樓,Seoul Sky是樂天世界塔上的觀景臺,12③ Lounge是指樂天世界塔頂層(123層)提供餐飲休息的123 Lounge。
好的我們知道你去過樂天世界塔了。

第二部分:迷你Live

E1

如果按照本公演的流程,這裡團長應該會上來做MC。
要是接下來開始正式的迷你Live,那麼理論上團長也應該會上來做一下MC。
所以字幕結束之後,是擺好架勢準備記MC的。

然而燈光沒亮。
團長也沒上來。
取而代之的是牆再次開啟的影像,和《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的前奏。
壓根不屬於進跡凱旋第一壁,於是完全沒敢期待的ToLH。
????說好的只放映第一壁的呢????
大騙子!!(狂喜

進跡凱旋的ToLH唱了兩天,兩天歌姬陣容不一樣。影像把兩天的陣容都剪進去了,混剪得好像同一場一樣。加上樂手和旁白和合唱陣和舞蹈陣,比RLBDC影像裡的規模有過之無不及。
間奏的時候,進跡凱旋增加了男舞者的依次獨舞,影像裡也給了舞者們一整段正面鏡頭。
ToLH和二月後作為第二壁和第一壁開場曲,無論是氣勢還是規模上都太棒了,正式發售的影像非常值得期待。

MC

在開場之前,韓國羅蘭在場外派發了印著「また逢おうね(讓我們再見吧)」的橫幅,並說明了希望在放映會結束後、迷你Live開始前,由企劃主催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將橫幅舉到肩膀位置,來迎接團長的出場。橫幅背面做了些說明,說是取自《遺言》的歌詞。

LHKorea_6-compressor.jpg

但由於放映會採用了正式巡演的規格,團長在第一首歌之後就出場了,完全打亂了計劃。如果按照計劃,這次亮燈算是放映之後、迷你Live之前團長的第一次出場,但大家都不確定是不是還應該在這個時候舉橫幅了。於是這一次團長上臺的時候,不少人都舉得猶猶豫豫的,一部分人舉起了橫幅,一部分人舉起一半又放下了。
而團長見狀,問著「你們拿著什麼?」走到舞臺邊,然後俯身湊向臺下:「讓我看看吧?」
這句「見せて?」溫柔得……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好像是第一次聽他這麼溫柔的聲音。聽得整個人都要化了。他是天使嗎。

聽他這麼說,臺下紛紛把橫幅舉了起來。
他探頭看清楚橫幅上的字後,笑了一下,想了幾秒鐘後說:見到了哦(逢えたよ)。
又是溫柔得……真的整個人化掉了。他是天使啊。

這個時候他衣服又換成沒有飄帶的那一套了。

團長:剛才放的是《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是凱旋安可時的第一曲,今天也想放給大家看看,所以吉川監督連夜趕工做出來了。我也一起陪著幫忙了,真的非常辛苦(マジきつい),マジ卍(非常要命)。
\謝謝——/
團長:大家也看到了,演出舉行了兩天,兩天出場的人都不一樣。為了讓所有人都能出鏡,還不露破綻,工作量得有普通剪輯工作的兩倍。但是就算那樣也必須去完成,畢竟所有人都是Linked Horizon的同伴。
團長:像這樣的曲子還有不少,都收錄在比通常盤稍~微貴一點的初回盤裡,也請大家多多支援——(鞠躬)

團長:剛才作為驚喜,在《獻出心臟!》的時候已經把迷你Live辦了,那麼現在差不多就可以結束了吧?
\誒——/
團長:ww這次作為特例,在臺灣和香港都沒有進行過、只在國內巡演的時候有的DJ Revo環節,今天會特別做一次哦。
等。一。下。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DJ Revo??這什麼福利??這什麼港臺場都沒有過的福利???說好的放映會迷你Live呢??規格也太高了吧簡直堪比日本國內公演了??
信了你說的放映會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再也不信了!騙子!(狂喜

團長:這次只有我一個人來,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非常抱歉,所以能做的事情我都想盡量去做。所以DJ環節是要進行的。在日本的時候,當天的曲子都是事先決定好的,然後會當場從觀眾中選一位出來,問想聽什麼樂器的remix。而今天,要讓真正的Live感重新解禁了。現在在這個會場裡,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會選中哪首歌,下面我會選一個人,由選中的這位從抽籤盒裡抓個鬮,抓出來的就是今天要做的曲子了。
團長:現在正在後臺做準備的工作人員肯定超緊張的。
\加油——/
團長:沒問題的,都是漫長的巡演一路合作過來的工作人員了,不管選到哪首曲子都會很快做好準備的。
團長:那就請金先生幫個忙,拿一下抽籤盒。
工作人員推了個從舞臺下去的梯子,金先生抱著抽籤盒下到客席。觀眾席開始沸騰起來。
團長:選誰呢。選一個金先生看起來會喜歡的型別的女生吧?開玩笑的——(比剪刀)
團長:那就選金先生可能會比較喜歡的,第二排,從這邊(面朝舞臺右手邊)數第三列的——那位男生!

金先生把抽籤盒抱過去之後,抽出來的是《致二月後的你》。

團長:啊這個絕對沒有暗箱操作哦!絕對沒有!不信的話就請邊上的這位女生也來抽一次看看。
為了證明沒有暗箱操作,讓男生旁邊的女生也抽了一下,抽出來是《獻出心臟!》。
團長:看吧!再請一位……就請坐在前面的這位,穿粉色的,剛剛發現沒有選中自己的時候非常明顯地「嘖」了一下的女生,也來抽一次吧。
第三次抽出來的是《她身處冰冷的棺中》。
團長:看吧誰也不知道抽出來的會是哪一首的!

工作人員這時把調音臺推上來了。調音臺上蓋著黑布,難怪一直沒有看見。
團長:這就是DJ的裝置了,這個過海關的時候超麻煩的,搬上飛機運過來也很費事。這次特地為大家帶過來,還和日本的時候一樣就沒意思了,有半年沒用,裝置也該升級了——鏘鏘!
一瞬間還以為是調音臺升級了,但是立刻反應過來他說的裝置是什麼。黑布一掀開,就看見上面放著的吉祥物,不止一個了,有兩個,比在日本的時候多了一個呢好厲害!ww
團長:有日本的裝置沒有搭載的功能哦——
團長(拍拍他右手邊的那個):是奧運會吉祥物對吧,名字是——
\Soohorang!/(平昌冬奧會吉祥物)
團長(再拍拍他左手邊的那個):這邊這個是——
\Bandabi!/(冬季殘奧會吉祥物)
然後團長又摸了摸右手邊的吉祥物腦袋,臺下:\Soohorang!/
再摸了摸左邊吉祥物的腦袋,臺下:\Bandabi!/
團長:待會兒摸摸他們的頭,說不定會說話哦。

介紹完吉祥物正準備開始,團長突然終於意識到了什麼。
團長:要命了麻吉萬字,工作人員?(正準備示意臺下工作人員)啊不,不用了。
然後回到剛才點的那位男生面前。
團長:你出得了聲嗎?《致兩個月後的你》,抱歉我犯了個錯,忘了問你想怎麼聽《致兩個月後的你》了。沒有這個就沒亮點了。在《二月後》裡你有特別想聽的樂器嗎?
那個男生許久沒有回答出來,臺下過了一會兒開始倒數計時,從ten一直到zero,男生終於回答「木吉他」。
團長(抱臂思考):木吉他……沒辦法單獨把木吉他提出來誒,是和電吉他放在一起的。
然後忽然又想起來了什麼。
團長:咦等等,這首歌裡沒有木吉他。
轉回剛才的男生。
團長:要不要選個別的?或者選電吉他?
男生又猶豫了一會,說「貝斯」。
團長:好的,貝斯。
說著一邊走回調音臺,一邊B-box似的學了一段貝斯的聲音
團長:貝斯,OK。那麼《致兩個月後的你》,貝斯majimagkkaji mix,one, two, three, four——

DJ Revo

半年不見的還以為從此不會再見的DJ Revo環節,還是一如既往的棒啊(感嘆)。
自然也沒有隻提貝斯,一開始貝斯+人聲(忽略掉低頻幾乎就和單獨聽Revocal沒區別),然後鍵盤,電吉他,鼓,銅管,依次pick up過來,唉真是太珍貴了這種把幾十幾百軌音軌中的那麼幾軌單獨提出來聽的機會。實名提議希望這個環節變成以後巡演的傳統。
唯一和以往巡演不同的是,也不知是韓國場一直就這樣還是現場過於激動了,就連這種環節都在全場跟唱……平心而論確實是很影響聽歌,難得的混音被周圍的跟唱蓋過去相當多,貝斯本來就低,有些地方高頻軌的音量也沒拉得那麼高,被跟唱一蓋就有點聽不見了,多少有點不滿。
但是主宰者本人似乎並沒有太介意,不僅如此他還玩起來了。沒有vocal的時候臺下大聲補上了人聲唱詞,有vocal的時候就小聲一點,他就把人聲軌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於是臺下的跟唱也跟著小聲大聲,小聲大聲,小聲大聲小聲大聲……
最後一句「二月吉日 於某處」,他把人聲拉掉了,留下伴奏,自己現場生唱了出來。
唱完之後摸了摸Soohorang的腦袋,再摸摸Bandabi。坐在我邊上的韓國羅蘭此時發出了瘋狂的「羨慕死了!!!!!」的尖叫。
(由團長代言的)Soohorang:한국지부(韓國支部)
(由團長代言的)Bandabi:사랑해요(我愛你)

團長說過「謝謝」之後,工作人員上來把調音臺推了下去。臺下零零星星發出了惋惜不捨的聲音。
團長:由於空間關係,會放在那裡的(指舞臺邊上)。其實一開始就一直在那裡了。
這時工作人員拿來了黑布想重新把調音臺蓋上,臺下不捨的聲音頓時更大了。
團長(見狀):啊不用蓋了。是很重要的裝置,就讓他們一起參加到最後吧。

團長:DJ環節也結束了,差不多也累了,到這裡就結束吧。
\誒——/
團長:不行嗎……
前排大概有人舉起了「また逢おうね」的橫幅。
團長:啊有人把「再見吧」舉起來了誒,正好,那就再見吧~
搖著手作勢要下臺。
\誒誒——/
團長:騙人的——難得來了韓國,還是進行一下迷你Live吧。
團長:不過在這之前先喝水!
說著走到舞臺側邊拿起水杯。
團長:在日本,首爾馬格利的廣告很流行哦,맛있어요(很好喝)。其實這個裡面也裝了首爾馬格利。
(ソウルマッコリ是日本三得利出的一款酒精飲料)
團長:騙你們的——畢竟還有演唱,酒精對喉嚨不好,所以不會喝。不過majimagkkaji地結束之後會開開心心地去喝的。

喝完水之後,團長:Please listen to the next song~

E2~E3

暗場之後響起來的這個前奏,聽到的瞬間我感覺自己心臟爆炸了。
我沒聽錯吧?
沒聽錯吧?????
這是腳步聲吧????
是曉光開頭的腳步聲吧????
是曉光???啊?????曉光????
開玩笑吧????7th con和領復之後也沒再唱過的曉光????別說在這種場合了就算是SH巡演也不太敢再期待的,事前統計Revocal曲的時候直接被我把可能性排除掉的曉光???
前言收回,什麼規格太高了堪比日本國內公演,簡直比巡演還要高規格好嗎,就算只衝著這一首歌也值回機票錢了!7廚歡喜!

燈光是藍色的冷光,螢幕是藍色的畫面,團長的表情是從來沒有見過的悲愴。歌聲加了效果器,是曉光時Märchen特有的帶點哭腔的聲音。
四句「それは光」,每唱一聲「光」的時候,就多一束白色光柱打在團長身上。
翻頁閃回七個童話女主角的時候,每個女主的臺詞的時候都有一束青色光柱,按封面和宵暗的站位打在這個女主對應的位置上。
沒有役者勝似有役者。好像其他人都已經離開舞臺進入輪迴了,獨留一個死魂靈做謝幕前最後的唸白。

然後——
「Mutti,光,好溫暖啊」的聲音剛落,就是一聲C音鋼琴,緊接著德語旁白道「爾後只有歷史留下——」

啊??
啊?????啊啊啊啊啊?????
還帶這樣的??還帶這樣的???還可以曉光直接接光暗的???進下一個輪迴了是不是???7廚歡喜!!!!

影像和巡演時一樣,一半是PV一半是靜態畫面。螢幕上的小März抱著玩偶慢慢走的時候,團長也用一樣的速度朝一樣的方向跟著走過去。
Therese拔劍的時候團長在角落裡偷偷地喝水。
之前巡演和凱旋唱這首歌的時候,服裝都是袖子有飄帶那一套,所以可以抓著飄帶甩來甩去,這次沒有了,於是就抓著外套邊緣甩……並沒怎麼甩起來(。)但還是很帥。

這兩首歌的時候臺下依然有跟唱,曉光的時候非常整齊地唱了聲音迴響的地方(雖然大部分時候的跟唱還是很影響聽歌)。光暗的時候觀眾跟唱了Elise的部分,一個來回就形成了和團長的對唱,於是團長乾脆走到舞臺邊上,真的朝著臺下唱了起來。這個對唱在十週年祝賀祭倒是有過先例(當時Noel因為「輩前不肯借人偶給他」於是請觀眾唱了Elise的部分),但實際看到還是被蘇到了……對唱威力パない!

MC

團長:謝謝。哎呀~好累了。
團長:剛剛的是光與暗……不是,是《曉光之歌》。雖然其實應該讀成德語,不過現在姑且就按照《曉光之歌》來念吧。以及《光與暗的童話》的串燒。
團長:本來想更早一點來韓國的,但實在是有很多難處,遇到很多問題,最後今天才來成。所以想唱一下在日本沒有唱過的曲子,於是有了剛才這個串燒的形式。
嗚哇原來是作為補償所以特意選了國內巡演沒唱過的歌……
團長:剛才這首,在藍光裡不會收錄。但是在最貴的那個版本里可能會稍~微收進去那麼一點點,把我說的無聊的話全都cut掉,處理成一個說話很有意思的大叔那樣。請大家期待。

團長:大叔我很累了,但是還不能就這麼結束。喝兩口韓國好喝的水來恢復一下精神吧。
說著又跑去喝水。
團長:맛있어요(好喝)。

團長:接下來還有一首歌。可能會有人不知道這首歌吧。安可的時候,是想盡量不唱《進擊》關聯的曲子的,全部都選了Sound Horizon的曲子,接下來這首也是。
團長:衝著進擊的世界觀來的人,也可以試著參加看看。是首很短的曲子。
臺下有人已經猜到是什麼了,熱切地比劃起了動作。
團長(看見坐我前面兩排正中的女生的比劃):啊,那邊的那位女生,你猜對了哦。
團長:是《超重力》。有很簡單的動作,如果可以的話請一起試著做做看,開開心心地回去。大家一起做會很熱鬧。
\(歡呼)/
團長(示意大家安靜):我知道你們都很高興,但是如果這裡有不知道這首曲子的人的話,還是會「啊?」一下的吧。所以還是要講解一下。
團長:要說是怎樣的動作,是手先伸向一邊,哪隻手都行……啊不過就固定一邊吧,固定伸這邊(右邊)的手,否則兩邊人伸手方向不一樣的話拳頭和拳頭會打架(雙手做了個拳頭相撞的動作)。拳頭是拳擊手的身家性命啊。
團長:伸右手,這是「超」的動作。「重」的時候蓄力,然後「力」的時候跳起來。
團長:再來做一遍。先伸手~
團長:在曲中會這樣做好幾次。

團長:那麼來吧,《即是…連光也無法逃脫的暗黑超重力》。

E4

伴奏是Nein時的短版,影像依舊有巨大的(能讓人想起二擴影像拼手速特典的)「are you ready?」「3 2 1」「超← 重↓ 力↑」「one more」。
三年沒跳的超重力,和整個會場一起跳果然超開心。
不知道這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聽到帶主歌的版本。

MC

團長:曲子很短。大家可以每天都跳一跳。可以消耗不少卡路里哦。

團長:安可的幾首歌之後,想做一下成員介紹。在影像裡出現了的成員們,其實他們為了今天特意錄了問候影片。大家都是一起獻出過心臟,一起演出的同伴。如果沒有這個,演出就算不上結束,藍光也就沒辦法發售了。所以想這樣好好給大家介紹一下

說著又去喝水,然後走到了舞臺另一側,把螢幕讓出來。
團長:我就站在這裡說吧。
然後發現臺下都還站著。
團長:啊,sit down please~ 後排的人就抱歉了。不過前排的人都坐著,比你們少鍛鍊很多,後面大家這樣站著鍛鍊了腿腳,相信在人生的道路上也能走得更遠。

團長:那麼就來做成員介紹吧。首先是歌姬。

螢幕上放了成員們行心臟禮的影片,看起來是在進跡凱旋的後臺錄的,所有凱旋演出成員都依次登場了,包括嘉賓歌姬,包括所有管弦樂團合唱團員。字幕打出了成員名字的日語和英語,團長依次報出了成員的名字。
介紹的順序從歌姬開始,先是進跡的歌姬,然後是嘉賓歌姬。之後是舞者,樂團員,旁白。全部單人成員介紹過之後是集體出鏡,從弦一徹團開始,依次是絃樂團、銅管團、圓號組、木管組、打擊樂組、豎琴、合唱團。所有成員都是規規矩矩的心臟禮,除了奇行種OBA做了個奇怪的心臟禮以外。
然後介紹了翻譯,김익래(金益來?)。
似乎是韓國當地承辦公司J-BOX的老總。

團長:最後是我,鎖地平團團長Revo。
大螢幕上則打出了日語的「鎖地平団団長」以及英語的「Linked Horizon Corps Commander」。
軍銜的英譯真的是Commander呢,以後寫英文信的抬頭不用愁了。

團長:除此之外,還有雖然名字沒有記在上面但是今天也一起渡海而來的工作人員們。

團長:音樂會的影像,馬上……不對,還要有一段時間才能看到,但確實是一點一點向著最終完成在前進。在場的各位也會是其中的一塊碎片,而在新加坡場之後,所有的碎片集齊,拼在一起會成為最終的完成品。
團長:還有一首歌,也是其他觀眾在演出中都參與過的曲子,今天也想唱一次。不過只有我一個人就太寂寞了,還是想請大家和我一起來,所以也專門準備了影像,這個影像裡也集合了兩天的成員。
團長:是在演出最後熱熱鬧鬧亂七八糟的曲子,大家也一起跟著熱鬧就好。有些地方要跳一跳,還會有一瞬間突然「撒浪嘿」一下的地方(比了個心)。
團長:最後我會把麥克風遞過來,大家就一起喊「Bravo~」。啊不過今天的話,雖然按照慣例是喊「Bravo」的,今天要不要改成「マジ卍」?
團長(向臺下提問):覺得「Bravo」比較好的人——?
\(安靜)/
團長:完全沒有誒。是的吧,這樣以後就能跟人炫耀了,「只有我們喊的是麻吉萬字哦」。

E5

影像也是熱熱鬧鬧的演出影像。沒有螢幕上的歌詞了,要判斷他哪裡唱錯了還真是很有挑戰(。)
但是第一段結束的時候他又露出了「哎呀唱錯了」的笑。
只為了這個笑容也請您多錯幾次吧沒關係的!
最後真的喊了「麻吉萬字」。特殊待遇的感覺真好(?)

終場MC

團長:謝謝大家。能感到力量特別強烈地湧了上來。
團長:這次巡演當中經歷了各種各樣的事,有去過特別大的會場,也去過很小的會場。今天這個會場大概是其中最小的。可能也正是這個原因吧,感覺鼓膜都要震壞掉了,大家的歡呼聲一直在我的耳朵裡轟鳴。各位的聲音,熱情,在所有場次裡,今天這場傳達得最為直接。
團長:像這樣來韓國,上一次是以SH的名義來的,正好有7年?7年了吧。
\7年!/\是7年!/
臺下很多人伸出雙手比7。
團長:是7年嘛,我沒說錯嘛。在這段時間裡有了LH,也努力做了各種各樣的事。能像這樣再次回到韓國。真的非常讓人高興。(深深鞠躬)
團長:大家多少也能感覺到吧,SH和LH都是出碟很慢辦演唱會也很慢的團體,做不到每年都來韓國。說不定只能像奧運週期一樣……比奧運週期更久,兩個奧運週期也說不定。
\誒——/
團長:但確實會努力爭取能來這裡。所以我是這樣想的。今天,然後明天,明天可能會和今天完全不一樣,也可能和今天沒什麼區別。但到了一年後,四年後,七年後,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呢。有的人會升學,走上屬於自己的道路。有的人會結婚成家。也有的人會努力工作,也有的人會換工作。大家都會改變。我也會改變。但那裡仍舊會有不變的音樂在。我希望能成為這樣的音樂人。
團長:雖然偶爾也會寫寫《紅蓮的弓矢》這種厲害的曲子,但我在做的並不是什麼會大紅大紫的流行樂,幾年之後我想我做的也還是一樣的音樂。七年之後雖然不知道你們會怎樣,但我希望我想做的音樂能傳達給那時的你們,我也會在心裡想著那時的你們來寫歌。所以到那個時候,請讓我再看看你們的臉哦——

團長:……糟糕了,剛才好像變成最後的結語一樣了,但其實還要宣佈一件事。這次活動的周邊在龍山?是龍山吧,在龍山Animate上架了,是期間限定的。是不是已經有人去買了?
臺下好多人舉手。
團長:謝謝。請大家多多支援。
團長:在Animate國際的網店裡也買得到。並且,Animate國際還會代理這次巡演影像的海外通販。通常,初回,還有特裝盤,都會上架。詳情大家可以去主頁上看。
團長:特裝盤原本只通過PONY CANYON Shopping Club在日本國內銷售。但是難得像今天這樣的情形也會在其中收錄一點,結果難得收錄了,你們自己卻買不到,不就太那個了嗎。所以特地去為通販做了協調。不買最貴的版本也沒問題,希望大家能支援。影像製作得非常用心的。

團長:最後還有一件事。今天這場活動,是打算儘可能接近實際的Live感受,來讓人體驗到Live的實際情況。而藍光正式發售之後,為了效果,我手裡可能會噴出火之類,「紅蓮的弓矢嗖——」。今天看到的版本幾乎沒有特效,只有一個地方,就是在《她身處冰冷棺中》裡,著地的時候加了一點效果。現實中並不會這麼咣噹一下摔下來對吧,否則實咲會死的。演出中是舞者非常溫柔地把她放下來的,但這樣不就和進擊的世界觀不一樣了嗎,阿尼可是直接這麼摔下來的。所以加了點效果。
團長:今天放的影像是接近實際Live的版本,藍光裡會有更多特效,也會有更多不同的地方,敬請期待。
團長:——把剛才這段話插到結束語之前。(做了個挪動東西的動作)

團長:——我想成為這樣的藝人。(接回了之前的話題)
團長:最後說再見就太寂寞了。代替「再見」,我會做出號令……
\不要走——/
團長:嗯?……這可不行,全世界的孩子們正等著我呢!
\????/
團長:好的cut!
團長:最後我會發出號令,然後大家來唱《獻出心臟!》的卡拉OK。我想聽大家的聲音,想把這個聲音一直記在心裡。雖然不知道幾年之後才能再見,但這個聲音,就是我們還能再見的約定。
團長:那麼,韓國支部,獻出心臟!또만나자!(下次再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