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SG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非常詳盡的Repo有很多,所以如果說這一篇有哪裡比較特別的話,大概是「SH/LH粉+巨人粉然而從來沒有看過一場公演的本地居民」這個視點吧。可能這個人群裡唯一寫Repo的也說不定呢。後面會出現可能有些人覺得比較嚴厲的評論,望見諒。雖然距離公演還沒過24小時,但是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有些MC的位置肯定是錯了,描述的準確度不高。

新加坡最近氣溫比較高,兩三天下場雷陣雨,不過晚上要稍微多一些。沒想到活動當天下午下了大雨,開場前一個半小時左右才停。到了ZEPP Live Hall會場外意外地發現如此冷清!因為沒有物販,門口只有換票、入場的行李檢查和檢票而已。咦???蓋印章的地方呢???然後發現原來在檢票之後會場裡(也是啊… )工作人員很貼心地提醒了下面是蓋新加坡章的地方(上面是之前韓國的),然後要按地用力一點。印章是動畫第二季最終話Mikasa感謝Eren給她圍圍巾的那個(BGM非常好聽)的場景。

來的人不多,前排cat1一共5排大約是100-150人,後排可能再有100人左右?座位在第四排略靠右。人少的好處是前後排之間的空間比較大,坐著的時候很舒服,之後的走動和跳之類也方便許多。當然還是希望有更多的人來,尤其是場地那麼大。坐下後本來想照一張大螢幕的照片的,因為當時臺上只有一個主題背景,結果被工作人員阻止了(羞恥)。

開場廣播為May。吃的提到了海南雞飯、肉骨茶、辣椒螃蟹這些日本藝人都會提到的老幾樣兒。一開始誤以為魚尾獅是用噴水為攻擊方式的」Beast Fish Titan」2333 提到了開演前,演出中和演出結束後都不允許照相錄音錄影。

二月後之後團長上臺。第一次現場看到這個髮色,紅色上面看起來是有一截紫色,好看。開場就是很羞澀的一句」Hello, we are linked horizon「(是的,他說了We are雖然臺上只有他一個人,畢竟還有那麼多Staff在場吧)。然後就是」I’m very sorry「,為去年新加坡公演的取消致歉。重複Sorry~的時候拉了長音,大約是正常說ごめんなさい的長度,向觀眾席不同方向鞠躬了三次,每次都是標準的90度。後來又以同樣的方式感謝大家來。說實話他的英語口音還是聽不慣啊,感覺氣聲比較多?Thank you的尾音莫名地軟。有的斷句的地方略尷尬, 比如觀眾鼓了掌之後他又補上了as much as we can,於是又需要鼓一次掌什麼的。問了觀眾席大家從哪裡來的,泰國和澳大利亞還挺意外的。

現場音響效果非常好。第三首紅蓮的弓矢成功地調動了場內氛圍,大家跟著一起喊耶格爾什麼的特別High。女性角色的幾首曲目的畫面真是人幹事… 雖然之前讀過公演的Repo但是真實看到畫面的衝擊感還是不一樣。最終畫面什麼的就不說了,印象很深的是十四字傳言的時候「でもそれは愚かな願い」配上的耶格爾醫生掏出地下室鑰匙的畫面,真的就是那個打破日常的轉折點啊,太合適了。配上畫面之後才能越發感受到歌姬的衣服和角色的契合之處。伊爾澤曲結尾之後好像後排有兵長粉喊了Levi!

神之偉業的MC講了如果有自己的宗教信仰的話不做也是可以的。不過我能看到的大家都做了。座位分為三個section,一開始大家只是拉著自己section的人。感謝日本國民的存在,把左右兩側的人拉到了中間。只要一排的人做了大家就會全部跟著一起。我的座位剛好就在section的末端,所以跨過了中間的空間(帶著一串兒人)和另外一個section末端的馬來西亞國民link起來的時候有種莫名的感動。因為新加坡場人很少,所以第5排(cat1最後一排)只有五個人,看起來有種「壁教要完」的感覺2333 新加坡有宗教信仰的人其實非常多,種類也很多,穆斯林、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印度教徒全都有。場內還有其他國家的人。即使是這樣的大家,出生的國家不同、宗教信仰不同,仍舊成功地link了起來。我旁邊的馬來西亞國民微胖,然後身高也稍微矮一些(大約是我穿了高跟鞋的錯),所以跟我做了動作之後其實很費力,能感到他在盡力地讓自己的雙手觸碰到一起,堅持到了整曲結束。感動。

之後講了很長的MC,十分珍貴的創作者視角的講解。有些MC是後面講的不過就記在這裡吧。比如影像如果聚焦在Yuki身上,Yuki吉他的聲音就是從中間傳來的。這時候Aniki也在旁邊攝像機沒拍到的地方努力彈喲,他的吉他的聲音就是從旁邊傳出來的。如果他這時候擠入了攝像範圍的話,聲音和他在鏡頭外又是不一樣的。真的複雜到後期編輯的Engineer可能想辭職。但是大家能夠享受到他就會覺得這樣的付出是值得的吧。聚焦到的樂器的音量大家會覺得大一些,這是注意力集中的原因,也正是大家瞭解這個樂器的證明。如果不知道這個樂器到底會發出怎樣的聲音的話,就算聽見了也不會意識到。編曲是在」不是所有人瞭解所有樂器」這個前提下進行的。其實也有特意把聚焦到的樂器的音量調大一點,這樣大家也許就可以瞭解到「原來這個樂器是這樣的聲音啊」。
捧心之前他講解了一下打call方式,說」it’s so easy」,還問了一下大家日文ok嗎。如果不太行的話真似して就好了2333 捧心的時候他是現場唱了的,觀眾席非常High。因為舞臺挺大,所以他一旦從舞臺消失就是去旁邊喝水了,超級明顯,喝完了再趕緊跑回舞臺中央。現場的吉他隱藏曲超級棒!

Encore的時候一開始是喊英文的Encore, 不過不整齊。後來就被日文組蓋了過去,大家一起鼓掌喊エンコール!也許是這個更有節奏感。這樣不行啊加油啊英文組!出了之前的公演照片回放,新加坡是38。用的照片是二月後。本來想用捧心但是這個實在來不及。結尾是類似a big 39 (thank you) to all of you(具體措辭記不清了)。播了Theme of linked horizon,挺明顯鏡頭拍到Joelle和Ceui時觀眾席的反應要更熱烈一點。

之後換了身衣服上臺,私心更喜歡這身,顯得瘦一些【。】簡單介紹了一下DJRevo的環節,說剛才大家其實已經體驗到了(指影像中的對聚焦樂器的選擇和聲音調整),但是要現場做一下。在日本時是點名說曲名,但是在韓國是抽籤,今天也打算這麼做。應該也是為了照顧海外不會日文的觀眾群體。然後就點到了第一排右側的那位歐皇大哥!抽之前他玩了9平的梗」箱子裡裝了什麼直到開啟之前都無法得知」。歐皇抽到之後好像已經把紙條展開了,結果被他打斷了說先不要講。在韓國是二月後,但是這次裡面有LH的歌也有SH的歌混在一起(場內歡呼)。然後開始搗亂「抽到了什麼呢~ 二ヵ月後の君へかなぁ~」結果這位歐皇大哥念出了hoshi no kirei na yoru。我只聽到了hoshi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旁邊的基友已經開心地喊出來,問了她才知道是星夜。臺下已經沸騰了。臺上的反應也很有趣。君、やってくれたな。雖然有很多人是衝著進擊曲來的,後排可能是為了進擊來的吧,對不起。この曲、10分あります。比起來抱歉,聽起來更像是在壓抑著笑啊,有種熊孩子般的」沒想到吧」的惡作劇成功的語氣。讓不瞭解的人聽10分鐘可能很痛苦所以還是簡單介紹一下吧。大家知道萬聖節嗎?萬聖節起源於愛爾蘭,後來隨著移民傳入美國,發展成大家所熟知的happy halloween。這曲裡有美國的歷史,也有美國音樂發展的歷史,所以可能不會感到那麼長。一般是讓觀眾挑樂器,不過這個太長了,想聽的樂器可能出現一瞬就結束了,所以這裡就交給我吧。因為是挺久之前的曲子了,樂器也很多,所以不太有自信。之後感謝翻譯,翻譯小姐姐就笑著直接翻譯成了please enjoy the song,從觀眾席離開了。他一回頭就發現DJ臺子已經搬到舞臺上了(就在正中間啊,放在那裡好久了你完全沒有意識到嗎2333)開始說話發現翻譯小姐姐還沒回來!也可能是小姐姐沒意識到他還要搞事情。開始往舞臺後方兩側探頭尋找消失了的翻譯。どこいっちゃた?あれ?(可愛)。還好翻譯之後回來了。讓大家猜DJ臺子用布蓋著藏了個什麼,大家猜是魚尾獅。ですよね~(語氣超級可愛)。小姐姐笑著翻譯成了「so smart」,我覺得這翻譯還算不錯了。

星夜!超級棒!!!聽到了好多之前從沒注意到的地方樂器、旋律和唸白!!!具體的恕我記不清了… 我就是那個對樂器不怎麼了解的人啊TvT 但是樂器單獨的旋律都很好聽!總算有了實感什麼是編曲,驚歎於那麼多種樂器不同的旋律和諧地組合在一起。他之後也說,因為放進去太多了所以反而CD裡有聽不出的部分。真心希望以後能保留DJRevo這個環節。偶爾會調到可能當時沒有在演奏的樂器,所以有短暫的空白,這時候大家會小聲地唱歌詞。跟著將軍衝的音量調大了,現場也跟著一起衝。Manifest Destiny大家也唱了。能看到他玩得很開心。結束之後萬萬沒想到他開始扯魚尾獅嘴裡的藍色彩帶!強行模仿噴水居然還有聲音。彩帶還挺長… 後來就被扯成了一小條一小條的,可能還有碎的部分,一部分貼在DJ檯布上一部分掉在地上。搞得工作人員要上來收拾,他跟工作人員說sorry。一開始只是兩個工作人員,後來一個工作人員又上來了一次,手裡拿著那種末端橫向比較長的類似拖把的東西把彩帶掃走Orz 他還在那裡嘚嘚嘚唱節奏,類似forty niners那段,全場跟著他的節奏鼓掌,已經笑得不行了。他還說本來是打算嚴肅認真地做這個部分的,結果變成了這樣2333

SH曲。因為韓國唱了曉光和光暗,我之前猜新加坡會是夜鷹+檻箱。完全沒想到會出現冬之傳言啊!表演簡直跟之前Live的碟裡一模一樣,彷彿和剛才的團長不是一個人。哭腔也很棒。下一首自然是朝夜。Yuuki和Kaori的部分他也唱了。觀眾非常High。讚美舞臺燈光!記不住唱到什麼時候,有很亮的光從後方一束束打過來,看著覺得」他在發光」啊,好耀眼。

超重力自然也有動作講解,還說比捧心簡單2333 結束曲目是青花。MC時說這就真的是進擊的軌跡公演的結束了,最後大家一起馬鹿騒ぎ吧,跳起來、比心之類的,和影像中的成員一起。他唱的很High,就好像舞臺上有其他的成員在,會指著他們樂器在的位置。這個還是挺耗體力的,唱完之後說Thank you的語氣都弱了很多,能聽到呼吸節奏。

終場MC講這次會將所有公演的捧心混剪成最後的credit,就是之前國歌的部分。講了BD的分類。不論是哪個版本都是花了心思做的,大家選自己喜歡的就好。終於來了新加坡,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這裡,但是這樣看著大家,希望能夠回來。我們會努力活動,希望大家到下次見面之前儘管有苦難的時候也能乗り越えて、乗り越えて。那時候大家就忘掉那些、再一起開心地馬鹿騒ぎ吧。寂しいけど、最後だ。最後是振臂一呼的See you again。全場合唱OP版的捧心。合唱效果還不錯,雖然因為人少所以聲音比較小就是了。打call的動作也都有好好做。

最後隨意說一下感受吧。開篇也講了,會有有些人可能認為比較嚴厲的部分。我其實是在期待著他的道歉的。知道公演取消不是他的錯,不如說他當時99.9%的可能性比所有期待來公演的人還要失望、沮喪和痛苦許多。因為有粗略的概念策劃一個這樣的活動有多麼困難,所以能大概想象到不得不取消一個已經計劃到可以公佈的公演的心情。然而只有聽到那句「I’m sorry」,我才覺得這件事情終於真的過去了,這個結終於可以解開了。在看凱旋公演錄影的過程中,仍有好幾次會禁不住想「如果能在這裡、現場看到這樣的演出該有多好」。也有很多次會猜想「為什麼會取消呢」。期間基友還跟我說「這麼多參演人員的話,新加坡可能只有(辦過國慶慶典)的體育場才能裝得下吧」。然而大家都知道人員不是場場這麼多,也不可能是這麼單純的場地原因。看著凱旋公演畫面中的觀眾席、再想想場內的人數,便覺得新加坡這樣的觀眾群無法支撐起一場真正的Live,簡直是注定了賠錢。場內還有大約半數的觀眾來自馬來西亞、印尼、泰國、日本、中國。在新加坡的受眾真的太少,其中應該還有少數人是進擊粉而非國民。甚至會想「自己每次都在AFA的問卷調查裡填希望SH/LH能來新加坡,是不是做錯了呢,明明知道他們來了也是賠錢啊」。當然有很多潛在的觀眾、尤其是進擊粉,是因為票價原因沒有來的,畢竟這個票價已經是一場真正的Live的價錢了。對於普通進擊粉來說,一場只知道5首歌的放映會這個價錢確實是太高了。それでも会いにきてくれた。それだけで十分。也無法說十分吧,明知幾乎不可能,也仍舊希望能在未來的某一天,主場看到真正的Live啊。也許是帶著這種心情,所以會覺得他在MC的地方多次強調」Liveを越えたLive」多少有些補償大家的意思在裡面。至少我是有被安慰到的,畢竟是「放映會限定「的影像製作理念嘛。

負責翻譯的小姐姐有很多沒有翻譯出來或者沒有翻譯到位的地方。團長一不小心說太長了她跟不上時候還會跟她道歉。やさしいなぁ。估計小姐姐自己也沒預想到會是這種地獄模式吧,一般演唱會哪裡會有一長段一長段的MC、談這麼多作曲編曲甚至公演錄影剪輯時的理念233 開場的時候還有バス ガス 爆発這種考驗環節又是怎麼回事233 感覺小姐姐還是提前做了功課的,所以才能在星夜的介紹時把「Halloweenって知っていますか」翻譯成」Do you know the Halloween album?」 雖然有不滿意的地方,不過還是辛苦她了。上次聽到翻譯還是四年前TAH放映會時的Alex,把他作為基準實在太高了一點。印象中MC講解影像和聲音的地方她似乎有表現出」原來如此」的驚訝,當然不是說出來, 只是表情加上」哦~」,然後馬上開始翻譯。結尾成員介紹團長介紹到她之後、結尾的時候好像看她在抹眼角,應該是感動而不是太困了吧2333 希望她沒有被翻譯的難度打擊到。如果此後她能以此為契機喜歡上SH/LH就好了啊。

非常強烈地感受到了氣氛的重要性。開場的二月後大概是有很多人不熟悉的,聽過的人又可能不知道打call方式,所以氣氛其實略尷尬… 我左前方的日本國民一開始在打call,然而周圍的人只是站著,所以她後來也停了下來。所以第三首是OP真是太好了,後面就幾乎每首都是全場打call了,安靜一點的曲子當然會少一些,但整體氛圍總算是被調動了起來。但是他還是說了幾次」氣氛有點低沉啊,大家還有energy嗎?」有些不甘心啊。

終場的MC還是沒忍住哭了出來。也許是最近真的工作太不順心,到了自我否認和懷疑自己人生意義,覺得無趣這種略有些嚴重的地步。所以聽他說到的乗り越えて、乗り越えて時候真的是忍不住了。但是只要聽他說了到下次見面為止希望大家能克服那些,就覺得在自己工作生活中去繼續努力的勇氣和力量突然增加了許多。打了一劑強心針一樣。

最後離場的時候場外有一臺攝像機拍觀眾離場的樣子。雖然有點害羞但還是衝著鏡頭點頭笑了一下。這種自己能成為他的回憶的時候還是希望能好好留下來吧。

已經比預想中要寫的長了太多,就這樣吧。謝謝能看到結尾的人。抱歉有很多非常主觀的言論。SEE YOU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