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3559923138230#_0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開場前

這是Revo在東亞以外地區的第一場Live,也是真真正正的「進擊的軌跡」最終場了。雖然大約是所有場次裡參加人數最少的,但是規格一點也不低,充滿了符合「千秋樂」的特殊待遇。
新加坡Zepp位於一個商場的三層,和香港時的會場類似。無論是會場外還是會場內的空間都非常大,和韓國場的Live house正相反。會場外沒有什麼特別的佈置,也沒有海報,很是樸素。
印章點設在場內,所以只能在開場之後去蓋。檢包、檢票之後入場,先看到和內場隔開的一大片空曠區域,空間太大了以至於空地中間擺著的印章點看起來相當袖珍。
印章紙直接在蓋章的時候領,CAT1(=S席)贈送的卡夾則直接放在了座位上。
印章的臺詞這一次改成了英文。

stamp-compressor.jpg

印章

內場相當寬敞,只擺了幾百個座位,排與排之間空間很大。舞臺到第一排之間也隔了相當一段距離,有隔離欄。
我的座位在第一排正中,大約是迄今為止坐過的最好的位置了。是說每次我買到第一排的時候就會離舞臺很遠是嗎……。
舞臺非常非常非常大。把本公演的陣容搬上來綽綽有餘,看起來甚至比本公演的不少舞臺都寬敞。擺著水杯的桌子放在上臺口,看起來就離舞臺中間很遠。
開演前依然放著熟悉的風聲,螢幕上掛著這次回憶錄的Logo。

開演前回頭看了一下,至少從第一排粗略的觀感來看,CAT1坐得姑且還算滿。CAT2也有一些人。
和韓國場的滿滿當當不能比,不過比我預期的效果還是好上一些的。東南亞的受眾群估計就是這個規模了吧。

開場廣播

直到離開演還有15分鐘的時候仍舊沒有廣播,差點以為這一場要無事發生了。最後是在開演前5分鐘的時候播的。
新加坡場負責廣播的傳令班成員名叫May,也是女生。廣播全程英語,翻譯過來大致如下:

May:歡迎來到由Revo團長率領的鎖地平團所舉辦的Linked Horizon Live Tour 「進擊的軌跡」回憶錄&迷你Live現場。大家好,我是所屬於鎖地平團傳令班(Linked Horizon Corps Communication Squad)的May。由於伊斯卡只會說日語,而我會說英語,所以由我代替伊斯卡負責本場的廣播。去年夏天的時候我曾經建議過伊斯卡開始學英語,但她中途就放棄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這一次就選中了我。
May:其實我是個吃貨(foodie),聽說有機會來新加坡,就想到了這裡的美食。海南雞,肉骨茶,叻沙,辣椒蟹等等等等,我不光想吃,還希望能和店家聊天,瞭解美食的故事,並且發現更多隱藏的美味(hidden gem)。大家明白了嗎?我學英語不光是為了來新加坡,更是為了來新加坡吃啊。
May:我和伊斯卡差不多同時開始學的英語,但只有我學到了最後。後來我告訴她學英語能更好地吃的時候她超後悔。我和她是競爭對手,這也算是我們之間的一次競爭了,不過這一點請不要告訴她。
May:還有一件事。來之前我聽說這裡有叫做「魚尾獅」的獸魚巨人(Beast Fish Titan),到實地勘察後發現無從下手——我從來沒和會噴水反擊的巨人戰鬥過。但是仔細一看,發現周圍的人類正圍著這個巨人拍照,難道這裡的人類已經能和巨人共存了嗎?這時候Revo團長告訴我說「它是新加坡的象徵,是友好的守護者」。聽他這麼一說,我很後悔把它叫做「獸魚巨人」了,並且決定去跟給我假情報的鎖地平團同僚抗議。

傳令班成員女性率和吃貨率真是高啊。

之後的注意事項裡,說到接下來放映的是進擊的軌跡凱旋公演的第一壁。雖然是放映,但希望大家都拿出觀看Live般的熱情來參加。
韓國應該也說了同樣的內容吧,難怪氣氛一開始就那麼熱烈。

第一壁

M1

再感嘆一下調整過聲音的影像聽著真是舒服。
從進跡凱旋「第一壁」的字樣開始。然後是LH的旗幟從舞臺頂上向下展開。
記得是最後一遍「如紅蓮弓矢般」的時候給了觀眾席一個遠景,能看到觀眾席上有一道光唰地划過去。

MC

第一首歌放完之後亮燈,團長上臺。全場歡呼。
上臺後他向臺下招招手,臺下迴向他招手,見狀他兩隻手一起擺了起來——彷彿小動物揮著兩隻爪子一樣可愛的招手——然後鞠了個躬。

團長:Hello. We are Linked Horizon.
\(鼓掌)/
團長:I’m sorry. (向臺下彎腰致歉)
\(凝固)/
團長:I’m sorry. I’m sorry. (分別向右側觀眾席和左側觀眾席再次鞠躬)
團長:About last year’s concert being cancelled.
(一陣安靜之後)\It’s OK!! / \大丈夫——/
團長:However, I’m also very grateful that you waited for us. 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 (再次分別向觀眾席左中右側鞠躬)
\(鼓掌)/
團長:The tour is not completed until we all dedicated our heart. It’s your turn to do so as well.
團長:So let’s enjoy this night as much as we can.
團長:YES WE CAN!!
突然喊出了疑似某著名演講的句子並做出了握拳上舉的動作。
臺下一片寂靜。
團長:…Cut! (迅速比剪刀)
就算是英語演講也並get不到笑點啊團長大人!

團長:Let’s introduce the interpretor, Germaine, to take on from here.
請上了翻譯Germaine小姐,團長也回到了日語模式。
是他至少會講的語言,翻譯得也算地道,這段英語的開場白應該是所有海外場次裡講得最好的外語開場白了。

團長:雖然唐突但讓我們來試一試Germaine的翻譯能力吧。
團長:這次反過來,我來說英語,請Germaine翻成日語。
……碰上一門你會講的外語就嘚瑟了是吧!

團長:Bus gas explosion!
笑飛了我就知道他不會說什麼正經英語。是一個他提到過好幾次的日語繞口令。
Germaine:……巴士的……什麼什麼什麼
團長(笑):Bus gas explosion.
Germaine:……巴士,爆炸了?
團長:有點接近了~其實是巴士瓦斯大爆炸。請Germaine連著說三遍看看?
Germaine:巴士瓦斯大爆炸,巴士瓦斯大爆炸,巴士瓦斯大爆炸。
團長(鼓掌):就算在日本,口齒不清的人也很難念下來的。
\やってー/\陛下也試試看——/
團長:……巴士巴(咬了)
\(爆笑)/
團長:……瓦斯大爆炸。(向臺下做了個請給翻譯掌聲的動作)Germaine好excellent的~

團長:接下來想問一問大家。從新加坡來的人?
相當一部分人舉手了。
團長:新加坡以外……馬來西亞來的人?
沒回頭看,不知道大概有多少。
問完馬來之後團長陷入了沉思:還有哪呢……
Germaine:Anyone from outside of Singapore and Malaysia? (有沒有從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以外來的人?)
臺下傳來了超級大聲的\印尼!/
團長:啊,從印度尼西亞來的人?
動靜挺大的,應該有不少人舉手了。確實印尼那邊也有不少羅蘭。
問完印尼之後團長:還有……從中國來的人?
哇居然問了中國!猶豫了一秒鐘就舉手了。雖然我是從美國飛過去的但是國籍也算的嘛!
後來聽說是後兩排的中國羅蘭在臺下喊了「中國」之後團長才問的。
問過中國之後團長又沉思了一下,然後先後問了「泰國?」和「澳大利亞?」
最後:以及從日本來的人?
有相當一部分人舉手了,全場鼓掌。

團長:今晚希望大家能熱熱鬧鬧地欣賞到最後。不過全都坐著的話就熱鬧不起來了呢。
臺下聞言紛紛站起。
團長:雖然放映的是影像,但希望各位都能以參加Live的氣氛欣賞下去。等一下也有需要各位一起參與的部分,那些地方希望大家都能參加。
團長:大家都知道「耶格爾——!」吧?有「耶格爾」的地方也請一起喊。像這樣的地方,都希望各位能一起做,而不只是單純看影像。其實(指了指螢幕)這個實在是很想在新加坡演出的,所以非常希望能和各位一起,把這變成一臺真正的演出。
說完深鞠躬。
團長:下面還有更多曲目,敬請欣賞——

M2-M6

放映會都沒有中控腕帶了,不過這一場臺下有些觀眾自己準備了手燈。紅蓮的時候稍微回頭看了看,身後散佈了星星點點的紅色。
戰果最後兵長出場的時候周圍傳來了迷妹的尖叫。從入場時候就隱約感覺到了,新加坡這場人本來就不太多,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衝著進巨來的原作粉。難怪一開始團長說的一些話都沒有引起臺下太大反應。

MC

戰果之後燈亮,團長上臺,向臺下招手。
團長:Thank you. Sit down please.
團長:在其他地方演出的時候,大家都是從一開始就站起來了,然後我MC的時候坐下來。我說話的時候大家就積攢一下體力。
團長:剛才看到的影像,我想來說明一下製作時的方針。大家也看到了,臺上有很多成員。音樂而言有各種各樣的樂器,各種樂器組合在一起才形成一臺演出。雖然其實還想塞進更多細節,但是容量實在有限,很難做到全收進去,所以只能把「在這裡很出彩」的樂器都挑出來給大家看。
團長:音樂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我想是進擊的世界觀。所以我很貪心,不僅樂器希望給大家聽,後面的動畫也想給大家看。實際演出的時候眼睛會不夠用,不知道應該看哪才好,所以我貪心地把亮點都儘可能剪出來了,大家少眨眨眼就能都看到。

團長:剛才說了希望大家能參加進來,下一首就是這樣一首由你們參加的曲子。
團長:Do you know Kami no Miwaza?
臺下零星地發出了「知道」的聲音。
團長:……好像都沒什麼人知道的樣子啊——沒問題嗎東南亞的各位?
臺下發出了稍微大聲一點的「知道——」
團長:More energy! More power! (用力腹部發聲的樣子還握了拳頭)
\(大聲地)哇——/
團長:雖然話是這麼說但並不是這麼熱鬧的曲子就是了!

團長:進擊裡有個城牆教。在座的各位可能都有各自信仰的宗教吧,不過可能的話希望接下來能稍~微信奉城牆教那麼一小~會兒。當然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忽略過去也可以的!日本算是相對來說宗教信仰比較自由的國家,雖然可能也有有固定信仰的人蔘加的時候會覺得「不行,做不了」。但這裡的話,如果可以的話參加一下,不行的話也不用勉強的——
\沒關係的/
團長:沒關係嗎?No problem? Thank you~

記得臺下也有戴了頭巾的姑娘來看演出。團長也是知道這邊宗教的情況複雜得多,所以解釋的時候特別注意那方面了吧。

團長:城牆教有一個祈禱的動作,這個動作在動畫裡也有,請看大螢幕——
螢幕上放出了祈禱的畫面,臺下騷動。
團長:如何?是不是有不好的預感了?沒錯,就是要讓各位成為進擊的登場人物!
團長:首先擺出這樣祈禱的動作,以此向神明祈禱。(邊說邊抱拳)
團長:但是這樣的話就只是一個人在祈禱,所以接下來就要和邊上的人連起來,來增強力量。
\(騷動)/
團長:每個國家都做了,所以新加坡也做做看吧。

就。在。這。時。
團長的視線突然朝前排中間我的方位飄了過來。
我手上抱了個本子,一邊看著他,一邊手上正在刷刷刷地奮筆盲寫。這時候腦子還在翻譯他說的上一句話,和他視線相對的瞬間還沒反應過來,沒來得及拉警報,腦子的某個閒置角落裡還在想他在看什麼。
然後就聽他說。
「好像有個在猛記筆記的女孩子啊。」
……?…………?
……………………???????
是說我???
團長大人是在朝我這邊看沒錯而方圓兩個座位內沒有別人在寫東西了所以是我???
腦子啪地停轉了手也啪地停了。

還沒完。他還在繼續說。
「趁現在還能記一下,等下站起來開始祈禱的時候就沒辦法記了哦,就只能先記在腦子裡了,回頭再趕快寫下來。」

什麼。還有第二句的嗎要死了是在對我說啊我該怎麼反應該說什麼好要死怎麼現在只能想到親友以前在同樣情形下說過的話了可是又不能用一樣的話去回他怎麼辦想不出來啊啊啊腦子你能不能爭點氣趕緊想句回應出來話說開始之前親友那一口什麼毒奶啊怎麼就被她說中了他看到前排中間有人記筆記肯定會來問話的為什麼要說中啊啊啊不對我怎麼在想這個趕緊想想怎麼回答
如此大腦瘋狂短路的我,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上,他每說一句話我都只能拼命點頭。

結果就算被他說了要先記在腦子裡,這一段的記憶力也還是死掉了,連上面的話都是事後親友告訴我我才想起來的。
好沒用啊我……!
但是被他這麼直視一下還被他問話視線能對上表情能被他看到,腦子直接升溫過熱,不停轉才有鬼了……
下次再坐到這種神座位要在他面前記筆記的話一定要做好萬全準備。對心臟太不好了。

團長:那麼Stand up please~
臺下喧喧嚷嚷組起了人牆,團長看著我們:萬國大移動wwww
團長:這個混亂的場面也是在每個國家都體驗過的。
團長:剛才也說過了,實在覺得難為的人跳過去也可以的,不用勉強。

人牆完成之後。
團長:這首是首祈禱的歌,所以演出的時候希望大家也都能祈禱點什麼。我也會在後臺為大家祈禱的。
團長:那麼接下來請聽,神之偉業。

M7

雖然有宗教信仰的人大概不在少數,但是似乎都做了的樣子。
對於娛樂性質的臨時入教大家好像還是很寬容的呢。

MC

團長:Thank you. Amazing. Amazing space~
……您是想捏他《Amazing Grace》麼??……

團長:不知道大家都祈禱了什麼。我在後臺為大家今後的笑容祈禱了,也為能來東南亞而感到高興。

團長:接下來各位還要繼續看到的影像,也是把各種樂器、動畫都pick up了出來,當然也都是選了想給各位看的鏡頭。這一次想盡可能地傳達Live時的臨場感,某種意義上可以算是超越Live的Live了吧。
團長:這是什麼意思呢。我最近的影像其實都是用這種方式在做的,就是攝像機拍的時候(做了架著攝像機的動作)——啊,雖然我現在是面朝大家的,但其實是反過來朝著舞臺這邊拍的——拍到某個鏡頭的時候,都想讓大家都知道被拍到的是誰。

團長:比方說吧,Live的時候,站在這裡的(走到舞臺上臺口側的角落)有吉他手Yuki,而站在另一邊,有另一個吉他手西山大哥。
團長:Yuki站在這裡彈吉他的時候,會這樣彈(做了空氣吉他的樣子),偶爾還會ぺろって吐吐舌頭(學了Yuki吐舌頭的樣子!)。攝像機從這裡拍到Yuki的時候,Yuki的吉他聲就會從正中央傳出來。
團長:而拍Yuki的時候,西山大哥其實也在那邊彈吉他,雖然沒有被拍進鏡頭。於是西山大哥的吉他聲就會從那邊的聲道傳出來。反過來,拍西山大哥的時候,西山的吉他聲音就會從中間出來,而Yuki的聲音則會從另一邊的聲道出來。
團長:雖然聽上去很簡單,但實際上,Yuki在彈的時候,西山大哥會突然莫名地跑進畫面裡的。這個時候的聲音就和西山大哥不在畫面裡的時候的聲音不一樣。
團長:就是這樣,想傳達出攝像機是從哪裡拍的、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在看影像的時候,其實是從各種機位在看這個舞臺,好像大家都變成了攝像機一樣。
團長:剛剛是用吉他舉了例子,除此以外,其實還有很多,比如歌手,拍這個鏡頭的時候歌手站在哪裡,聲音應該從哪邊出來。各種情形綜合在一起,會變得很複雜。複雜到做這臺演出的工程師都想撂挑子不幹了。
團長:但是看到大家的表情,就會覺得做這些都很值得。要是大家聽了上面這些之後,能帶著新的眼光去看後面的影像,說不定也會覺得更有趣。
團長:雖然看多了可能會覺得頭暈犯惡心也說不定,鏡頭起換(ききかわり)……切!換!(切り替わり)得太快了。(蹲下架起不存在的空氣攝像機對著左右一通拍)有很多優秀的staff,一會朝這裡拍一會朝那裡拍,臺上要關注的樂器非常多,換一個機位人聲的位置就會跟著移來移去移來移去。
團長:希望大家到時候能克服這種不適感,來享受這個超越Live的Live。

團長:說話說得稍微長了一點……接下來請欣賞下一首歌,自由之翼。

M8-M11

他不說還好,一說就更加在意鏡頭的切換速度了,眼睛都要花了。冷棺裡阿尼墜落的那一段尤其,大概是為了從演出時慢鏡頭的墜落裡表現出速度感吧,切換得那叫一個頻繁……

MC

團長:Thank you. Please sit down.

團長:大家剛剛又看了不少影像。我平時很少說自己的什麼想法,不過趁今天這個機會,關於這個影像的製作,還有一些事情想傳達給世界各地的大家,所以再稍微講幾句。

團長:剛才大家也看到了,有鏡頭專門關注了吉他之類。這種時候,大家會不會覺得被挑出來給特寫的樂器聽起來就特別清晰?這是剪輯時會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事。轉到那個人的畫面時,那個人的聲音就會變得清楚起來。
團長:可能和人的注意力有關吧。曲子裡同一時刻有很多樂器在鳴響,但是有了畫面之後,注意力就會轉向畫面上出現的樂器,會下意識地把其他聲音都過濾掉,所以會有聽得更清楚的錯覺。
團長:所以實際上我們——其實是有讓被挑出來的樂器變得更清楚的!為了給大家的視覺提供一些輔助,我們也另外給特定的樂器做了加強。
團長:比如說鋼琴,鋼琴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是很有名的樂器。而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其他樂器,比方說像Oboe(雙簧管),這個大概就有人知道也有人不知道了,還有銅管裡最低的那個Tuba(大號)等等。

雖然中文說雙簧管大概知道的人不少,但是直接說「オーボエ」的話大概確實知道的人不多。翻譯小姐姐也沒能把「Oboe」翻出來。

團長:能聽到什麼樂器,其實和個人的經驗和知識是有關係的。能聽到這個樂器的聲音,也就意味著你對這個樂器有了解;如果不知道這個樂器的聲音,再怎麼聽也是聽不出來的。而我在製作的時候,是以「並非所有人都知道所有樂器」為前提的,所以為了幫助大家去聽,幫大家增強視覺和聽覺的聯絡、提升注意力,就把特定的樂器,在特定的地方做了加強。
團長:希望大家在看的時候,也能感受到這一點。
團長:首先肯定先要把音樂傳達到,然後在音樂的前方還有影像。然後在更往前的次元,還會有物語登場。——說著說著就變成了這樣的話題。
團長:希望大家能感受著這些,來看我的藍光。

團長:那麼接下來,也要請大家再次參與進來。Stand up please.
團長:下一首曲子是《獻出心臟!》。螢幕上也能看到,來看音樂會的人都會參加進來。所以這裡也希望各位也能加入。
團長:首先需要唱。Do you speak Japanese?
\????/
果然大部分人都不會直接說yes的吧。有三兩個會說日語的人在下面回答了\はーい/,但並不大聲。
團長(不管怎樣先起個頭):ささ〜げよ〜
臺下:??さ、ささ〜げよ〜しん〜ぞう〜をささ〜げよ〜
就這樣臺下一起唱了一段副歌。並沒有指定是哪一段副歌所以唱什麼的都有,但是聽起來是日文就可以了嘛意思傳達到了!(
唱完一段之後團長鼓掌:Excellent!

團長:在座的肯定也有人會覺得唱日語太難的吧。沒關係的,混過去也行,空耳唱過去也行的。空耳沒什麼不好的。啊,這個說起來可能就要岔遠了,但是剛才腦袋裡忽然響起了「空耳アワー」的聲音。
團長:不好意思這個只有日本人才懂的吧。解釋起來太長了就略過吧。
「空耳アワー」是塔摩利先生的節目塔摩利俱樂部裡的一個環節。這位戴墨鏡的R先生您是有多喜歡那位戴墨鏡的T先生……

團長:除了唱以外,還有動作,要大家一起做。我們先來稍微練習一下吧。螢幕裡的人也會做,只要跟著做就可以了。但是突然讓各位跟著做也太難了,所以先教學一下。

大約是吸取了韓國的教訓,沒有再嘗試伴奏了,團長直接清唱了捧心的教學替歌。

🕶:Sasa~geyo~Sasa~geyo~
🕶:PAUSE!!!!!(大喊一聲後彷彿一二三木頭人一樣定住)
🕶:Put your hand on your chest~
🕶:Whatever you want to do here~
🕶:Raise your hand up into the sky!

🕶:Sasa~geyo~Double~ speed~
🕶:PAUSE!!!!!
🕶:Put your hand on your chest~
🕶:Whatever you want to do here~
🕶:Again raise your hand up in the air!

大喊一聲「PAUSE!!!!!」之後定住的樣子實在太好笑了忍不住笑噴。

示範完之後。
😎:It's easy!

團長:總之做一做就會了!準備好了嗎?那麼請聽下一首——
說完就下臺了,暗場。

M12-M13

因為經歷過韓國場時他突然上臺的驚嚇了,所以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死盯著上臺口等著他出來,也準備好迎接周圍沒被劇透過的人的尖叫了。
結果前奏放完了,沒人出來。
開始唱了,還沒人出來。
第一段都快唱完了,仍舊沒人出來??????
嗯???難道他反過來準備給連續參戰的人一個驚嚇了不生唱了???雖然周圍人都沒什麼太大反應,大概都沒聽出什麼端倪,以為現在的人聲和前幾首一樣是影像音源,但是這個音源聽著實在不太像是影像裡出來的……。
難道他不打算上來了只打算蹲在後臺生唱完整首????還是說我聽錯了,這確實是影像音源??

正懷疑著自己的判斷的時候,唱到第二段了,上臺口忽然探了個腦袋出來,然後團長握著麥一邊唱一邊走上來。
\哇啊啊啊啊啊——————/
周圍成功被驚嚇到的人發出了瘋狂的尖叫。終於等到了!wwwwwww

舞臺實在是寬敞,只有團長一個人就顯得更空曠了,他跑動和蹦跳的幅度都比平常要大不少。​​​​阿醬solo的時候他跑去喝水,必須要從舞臺中間直衝上臺口去拿水杯,還要帶幾步小跑,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假裝晃晃悠悠晃過去再順便喝口水了。是難得有迫切感的喝水錶演!

做動作的時候稍微環顧了一下週圍,感覺沒跟上節奏的人還是有不少的。側面說明有不少第一次參加的人,挺好的挺好的。
成員亮相的時候團長同樣喊了樂手們的名字,並且做了空氣吉他空氣鍵盤空氣小提琴。看幾次都覺得實在太可愛了。

大概也因為舞臺太寬敞了吧,捧心結束後的黑屏時間非常長,把紅線吉他和椅子推上來花了不少時間。燈光再亮起後,臺下也和上一場一樣發出了熱烈的歡呼。
第一排能清楚看到他坐下來的時候和演奏中途幾次看向臺下時溫柔的表情。天啊啊啊啊極近距離的暴擊。
這一場團長的吉他獨奏意外地不錯,沒有事故。

彈完《水平線》、謝幕之後下臺,暗場。然後臺下喊起了「アンコール」。
英語國家在這種場合喊安可居然也是用日語喊的誒。

終場字幕

如此,今天的公演雖告一段落…

但追求著自由而踏出牆外的
牆內人類的戰鬥不會完結…

並且,這場愉快的Show也還不會完結的!

在這個以魚尾獅聞名的牆外據點的
鎖地平團·新加坡支部的團員們
還想稍微聽聽進擊相關以外的曲子jäger?

那麼,就用不輸給魚尾獅的氣勢把胃裡的東西吐出……不吐出來
把熱情吐露徹底吧!

在這個約定之地新加坡
本場演出就是本次巡演【真正最後】的【最終一場】公演了
把過往所有公演所連通起來的這份心意用力喊叫出來吧!

第①場公演(千葉·市原)(←配上了千葉首日的照片!!
第②場公演(東京)(←配上了東京次日的照片!!
第③場公演(東京)(←往後每一場都有照片!!
第④場公演(新瀉)
第⑤場公演(石川·金澤)
第⑥場公演(石川·金澤)
第⑦場公演(神奈川·橫須賀)
第⑧場公演(兵庫·神戶)
第⑨場公演(神奈川·相模原)
第⑩場公演(神奈川·相模原)
第⑪場公演(愛知·名古屋)
第⑫場公演(愛知·名古屋)
第⑬場公演(東京·八王子)
第⑭場公演(臺灣)
第⑮場公演(臺灣)
第⑯場公演(鹿兒島)
第⑰場公演(福岡)
第⑱場公演(福岡)
第⑲場公演(宮城·仙台)
第⑳場公演(宮城·仙台)
第㉑場公演(巖手·盛岡)
第㉒場公演(北海道·札幌)
第㉓場公演(北海道·札幌)
第㉔場公演(京都)
第㉕場公演(京都)
第㉖場公演(香川·高鬆)
第㉗場公演(廣島)
第㉘場公演(香港)
第㉙場公演(香港)
第㉚場公演(大阪)
第㉛場公演(大阪)
第㉜場公演(大阪)
第㉝場公演(神奈川·川崎)
第㉞場公演(神奈川·川崎)
第㉟場公演(神奈川·橫濱)
第㊱場公演(神奈川·橫濱)
第㊲場公演(韓國·首爾)(←也有照片!!
第㊳場公演(新加坡)(←正在進行的這一場竟然也有照片!!!!

向共同獻出心臟的全部公演致以㊴(Thank you)!

想聽jäger(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大。歡。聲。
一改過去所有公演的倒數計時,從第一場開始數,一直數到現在正在進行的這一場。然後給每·一·場公演都配上了那一場公演的場照,包括首日,包括臺灣香港,包括凱旋,包括韓國場,包括正在進行的這一場。這樣數到最後的Thank you.
是屬於真正的千秋樂的盛大總結。

第二部分:迷你Live

E1

和上一場一樣,字幕之後先放了《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

MC

ToLH之後團長上臺。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團長他又換衣服了!換了要彈吉他的時候穿的那身。

團長:Thank you. Sit down please.
團長:今天真的是巡演最後一場了。剛剛回顧了每一場每一場的照片,今天這一場的照片也在裡面對吧。那張是今天《致兩個月後的你》的時候偷偷拍下來,然後staff在後面超迅猛地編輯進去的,也是充滿Live感了。本來按理說照片裡應該有我,在《獻出心臟》的時候拍更好的。但是staff說「不行不行Revo先生這個時間實在是太短了啊!」所以只能在二月後的時候拍了。你們就假裝它是張靈異照片,在裡面能看見我吧。
團長:今天這場也有攝影師在咔咔咔地到處拍,這些照片以後說不定也會在哪裡看到的。

團長:剛才看到的是大家所喊的安可的第一首曲子。這首歌在凱旋公演的時候也是安可的第一首。銜接得太自然了,大家看的時候可能沒有注意到……

他在這裡停頓了一下,翻譯插進來開始翻譯,結果團長又接著講了下去。發現自己打斷了翻譯,團長立刻說了一聲「Sorry」。

團長:其實剛才的影像是兩天的演出混在一起的。這兩天有什麼不同呢?首先叫らっしー的鍵盤手只在第二天出演,其次兩天的歌姬也都不一樣。但是從影像裡看起來,就好像他們一直在舞臺上的樣子。其實是攝像機拍到鍵盤那個角落的時候,就換成了拍到らっしー在臺上的鏡頭。
團長:做起來其實很麻煩的。這些都交給吉川導演去做了,我就只是站在一旁,說幾句「這裡再這麼改改~」而已。請給吉川導演鼓掌!

團長:接下來是安可。但是在那之前,還會特別進行一下在凱旋公演的時候沒有做過的、只在日本國內公演有的環節,DJ Revo。在這個環節裡會做實時的remix,把特定的樂器增強或者減弱。
團長:大家剛剛看影像的時候其實已經算體驗過DJ Revo了,我把想讓你們聽到的樂器都挑了出來,給特定的樂器做了增強,都已經編輯好給大家聽了。而這次是要現場來做這些。
團長:在日本的時候,是每一場都選定了一首歌,現場抽一個人來挑選加強什麼樂器。但韓國的時候呢,是準備了一個抽籤盒,讓人當場從裡面抽曲目出來。今天也會採用這樣的方式。
團長:下面就請Germaine來幫一下忙。

翻譯Germaine過了一會抱著抽籤盒出現在了臺下。在等Germaine就位的時候,團長「蹬蹬蹬~蹬蹬蹬~」地哼起了哥斯拉的主題曲給她配樂,哼到最後「哥斯拉~不是,Pretty Germaine~」
團長:那麼選誰好呢。
臺下紛紛試圖揮手吸引他的注意力。
團長:東南亞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吧,一般來說舉手的人我是不會點的!
手嘩啦啦地放了下去ww
團長:那就……那邊舉雙手的女生……的旁邊的男生!
真是非常符合R先生風格的點名套路了。

翻譯把抽籤盒抱了過去,男生從裡面抽了一張簽出來,正要展開來的時候。
團長:停!!現在先不要看!
團長:在韓國的時候這個環節抽中的是《致兩個月後的你》。今天也有可能抽中二月後……但是其實,今天,這個盒子裡,其實不光有進擊的歌,因為是最後一場了,裡面還有SH的歌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都行的嗎千秋樂的待遇這麼厲害的嗎??????????
團長:所以可能等下會做SH的歌也說不定,當然LH的歌也說不定。好了現在看看抽中什麼歌了吧。
抽籤的男生:Hoshi..no kirei na..yoru(星光璀璨之夜)
……?………………???…………………???什麼你念的什麼我沒聽錯吧???
花了半分鐘在腦子裡處理這個標題,太過震驚了甚至都忘了尖叫。

團長:哇w你真的w搞事了啊w(あー君、やっちゃったなーwwwww)
團長(鄭重宣佈):這首歌有十分鐘呢!

團長:雖然前排不一定吧,但是後排可能有衝著進擊來的人。一下子來這麼一首十分鐘的曲子可能會覺得太長了聽不下去……所以我稍微說明一下這首曲子的大意吧。
團長:大家知道萬聖節吧?萬聖節的起源在愛爾蘭,然後傳到了美國,最後變成了現在的節日。這首歌就是沿著萬聖節的這個歷史路線去展開故事的。同時在裡面能聽到美國各個時期的音樂,曲子裡面等於也稍微加入了一點美國音樂的歷史。
團長:所以曲子雖然長,但是聽的時候能注意著這些方面的話,可能十分鐘的曲子聽起來也就沒有那麼長了。

團長:本來應該讓你(抽到籤的男生)來選裡面想聽的樂器的……但是這首曲子實在太長了,樂器實在太多,可能有的樂器就只出現那麼一瞬間就沒了,其他時間總不能乾耗過去。所以今天能不能把選樂器的任務全權委託給本人呢?
他這裡用的第一人稱是わたくし,好可愛啊假裝一本正經的感覺。
男生立刻同意了。
團長:這曲子又長,又是很久以前的曲子了,哪裡有什麼樂器都不太記得了,說實話沒什麼自信。
很……很久以前的曲子??????????
團長:但是我會加油,會盡量把亮點都讓你們聽一遍的——

翻譯把抽籤盒拿下去了,團長說了一聲「謝謝Germaine」然後一回頭,「啊,(調音臺)已經搬上來了啊。」
他顯然還是想再講點什麼的,開始等翻譯重新上來。等啊等。
團長:誒,Germaine去哪裡了。
沉默。
漫長的沉默。
可以欣賞到不知所措的團長的漫長的沉默。
團長(試著先開始講):大家應該能看出來……
沒有翻譯。
恢復沉默。
團長:Germaine還不回來啊……去哪裡了……還上來嗎……
左右張望。
團長:咦……
雖然是頗為尷尬的沉默但是不知所措的團長實在太新鮮了。肯定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情況了吧,才會連一點救場的措辭都沒有,就這麼幹等著。太新鮮了某種意義上很可愛。

等了好久,Germaine終於重新上來了。
團長(明顯鬆了一口氣):啊來了。
團長:大家能看出來吧,在調音臺上放了什麼東西。大家覺得是什麼?
\魚尾獅——!/
團長:果然吧(ですよねー)——(掀開罩布)這次特意沒有背叛大家的期待,說到新加坡就必定是魚尾獅了。這是今天在當地買的。就讓它在這裡守護到最後吧。

DJ Revo

星夜的remix當真一生一次彌足珍貴,好多曲子里根本聽不清或者壓根沒注意的地方被他單獨提出來了。而且沒指定樂器,所以什麼都提了,有地方提了銅管,絃樂木管也有,最後lalala的地方的哨笛被單獨提出來了,好聽到爆!!!
而且不光樂器,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比如音效,也被特別拎出來了。他不提出來的話,根本沒注意到「如此悲慘的夜晚星光卻如此璀璨」的時候還有鐘擺聲。
以及還有更更更重要的東西比如臺詞……在棺材船上的那一段人聲鼎沸的對話被特別提出來了,提到了特別奢侈的音量,根本沒可能在其他場合聽到的,特別清晰響亮的對白,太奢侈了……聽到了很多埋在曲子裡原本根本聽不清的話,雖然因為臺詞重疊太多、同時說話的人太多,耳朵完全不夠用,最後還是沒記下什麼。
總之簡直是奢侈的極致……!
真誠許願特裝盤的DJ Revo精選裡能把這一場的內容多收一點……!

以往團長都會拍拍吉祥物的頭讓吉祥物說點什麼來收尾。這次結束之後,正想著他不會要代言魚尾獅了吧,就看見團長默默半蹲下來,從魚尾獅嘴裡扯啊扯,扯出了一長條藍色的綢帶,布帶上還有三角形?的紙片?一樣的零件。一邊拉,一邊還出現了流水的音效……………。
一個人工噴水、人工配音效的魚尾獅……。
還噴(拽)了好久……。
你都讓惠比須先生給你做了些什麼音效啊!!!

終於噴(拽)完之後他站起來朝臺下的工作人員規規矩矩地鞠了個躬:I'm sorry….
工作人員衝上來給他收拾殘局,把調音臺推下去把帶子團起來抱走還拿了掃帚上來掃他留下的一地紙片,他在邊上說「Clean up, clean up, hurry up」,說完又給忙著清理的工作人員「蹬 蹬蹬蹬 蹬蹬蹬」地配BGM。
清理完之後。
團長:本來一開始想認認真真做DJ環節的,結果到最後還是忍不住搞笑了。

事後有人找到了同款魚尾獅,是個紙巾盒,設計成了從魚尾獅嘴裡抽出紙巾的樣子。團長扯綢帶的動作,類比一下的話,確實就像把一卷捲紙不停地拽出來一樣……忽然好像很說得通了,從紙巾盒裡扯捲紙出來好像也沒什麼不對!(

團長:可能有些你們想聽的部分沒有聽到,但相信聽下來是有全新的發現的。比如這裡居然加了這個樂器啊,居然背景裡還有「哪怕只給這個孩子如何如何」的媽媽的臺詞啊,之類之類,曲子裡這樣的地方太多了,很多CD里根本聽不清,能讓大家聽清楚這些的就是DJ Revo這個環節了——

說得太對了CD里根本聽不清啊實名請願今後演出保留這個環節!!!

團長:接下來是安可。剛剛來了這麼長一首曲子,已經可以算安可了吧?
\誒——/
團長:不行嗎。不行吧。那麼下面進行迷你Live——
團長:剛剛螢幕上問了大家想不想聽進擊以外的曲子。DJ Revo的時候也做過了,下面也來些Sound Horizon的曲子吧。
\哇——(瘋狂尖叫)/
團長(走到邊上喝了口水再回來):那麼那麼,OK。Please listen to this song.

E2-E3

暗場。螢幕上出現飄雪。
雪??
雪?????
是我想象的那首歌嗎??是我想象的那首歌吧???是冬之傳言吧???是冬之傳言吧!!!
真的是冬之傳言啊!!
從韓國場的曉光+光暗之後就猜想過新加坡會不會是同樣流程的冬傳言+朝夜了結果真的是啊!!!!!!那接下來就是朝夜了吧!!!
天啊我居然在LH的場合能聽到冬傳言和朝夜啊這什麼!這什麼!!光暗還在國內場演過,朝夜這次完全沒演過啊!海外待遇真好!歡喜!!

冬傳言的開頭,擁抱了並不存在的母親。燈一亮聲音一起,就彷彿被Hiver附身一樣,渾身上下都透出一種團長身上所沒有的薄倖感。但是唱下去,特別是在中間旁白的時候,從胸口掏出一團冷焰的動作,雖然和冬一模一樣,但有種冬所沒有的悲壯感,特別新鮮……唱得也比目前影像留存下來的冬感覺好一點。
最後那句「我很幸福」,借用親友的話,那個表情,就彷彿人魚公主下一秒就將化成泡沫了,行將消失之前那種縹緲悲傷又確實幸福的感覺(伝われ)。

冬傳言之後,如預期地接上了朝夜。雖然坐在我身邊的是個進擊粉,對朝夜無動於衷,但身後傳來的羅蘭們的尖叫大概可以把屋頂掀掉了。然後就看到團長抱了吉他上來,他居然把Hiver的吉他也給帶過去了!
團長的朝夜沒有Hiver那麼……柔軟?溫順?比Hiver有力一點。
Hiver的臺詞也是團長自己唸的。原曲裡雙子人偶合唱的那句「我們是彷徨搖曳在追憶中的風車」,這次居然由團長自己來唱了。特別新鮮。
吉他solo後的間奏,團長又直衝舞臺側邊去喝水。

MC

團長(鞠躬):Thank you.
Staff上來幫他把吉他拿下去,他把吉他給出去之後再說了一聲「Thank you」。
團長:謝謝。以串燒形式表演了一下。
團長:相信各位看到了,今天是本著把Live體驗帶給各位的宗旨來的。雖然LH的正式成員只有我一個人,SH的正式成員也只有我一個人……w 但是剛才用的全部都是Live音源——當然本來第一首歌(冬傳言)就沒有收在CD裡——想用這種方式來把Live版本好好地帶給新加坡。

確實,朝夜的伴奏音源聽起來是三擴凱旋的版本,Savant最後那段旁白特徵太明顯了,很好區分。冬傳言的伴奏不出意外的話也是三擴凱旋的版本吧。要把Live帶過來所以就用Live音源,這種細節的講究也很有他的作風了。

團長:表演的時候就覺得,光是我一個人的話這個舞臺太大了。唱歌的時候為了表示沒有忘記(觀眾席)這一側,也沒有忘記那一側,兩邊都要照顧到,都要過去。但曲子結束的時候,我一般都是站在正中的,這樣有好好收尾的感覺。但是剛才跑得太多都糊塗了,結束之前站到了那邊(指上臺口),距離太遠了來不及回來,結果就在那邊收尾了。
團長:這也是Live感~

團長:剛才演出了兩首曲子,大家已經聽夠了吧?
這時候團長注意到了第一排正中區域偏下手側的三名男性。和我隔了兩個座位的地方。三個人似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坐著沒站起來過了。
團長:前排好像有3個人坐著……怎麼樣?還有力氣嗎?後面的曲子最好也注入一點力氣哦。

團長:下一首曲子,也是希望大家參加的。超重力,大家知道嗎?在日本國內巡演的時候沒有演出過,港臺也沒有,這次韓國和新加坡才有的。大家都知道嗎?不知道也沒關係,很簡單的,比《獻出心臟》還要簡單。
團長:簡單來說,首先,有「超」。(一邊說一邊做動作示範)「超」equal right hand…arm, to left(「超」就等於右手……手臂,朝左)
團長:然後是down(向下),這個是「重」。
團長:如果三分鐘一直保持這個姿勢的話大概可以鍛鍊腰腿,但是太累人了還是算了。
團長:最後「力」的時候jump(跳起來)。
團長:曲子裡會出現幾次,我也會做。到時候就來一起做做看吧。
團長:來吧,OK?Next song,即是…連光也無法逃脫的暗黑超重力

E4

大家熟悉的超重力。舞臺太寬敞了,團長的跑動距離很長,從一頭衝到另一頭中間還要跳的時候稍微擔心了一下他會不會跑得太猛。

MC

團長:雖然曲子很短,但也會消耗不少卡路里。
團長:接下來想做一下成員介紹。雖然如大家所見,臺上只有兩名成員,但還有今天雖然不在場,但仍然做了演奏、表演的成員在。在日本的凱旋公演時,他們特地為了今天這個日子錄了影片,請允許我來介紹一下這些出色的成員們。

接下來的流程基本和韓國場一樣。OBA在做那個奇怪的心臟禮的時候,團長也學他的動作做了。報銅管木管合唱團等等組合名的時候,他用了謎之外語腔的日語……或者說謎之日語腔的英語。翻譯全名叫Germaine Tan,介紹到翻譯的時候,Germaine也做了心臟禮。

最後他介紹自己的時候用的是英語。
團長:Linked Horizon Corps Commander, Revo。
團長:And many many staff. 雖然沒有在影像裡拍出來,但是還有許許多多的staff,在他們的支援下,才完成了這次音樂會。能這樣來到東南亞,以及其他地方演出,真的非常高興。

團長:成員介紹之後,按照巡演的流程,還有最後一首歌,整個巡演都唱了這首。大家知道《青春好似煙花》嗎?
\(零零散散的)知道/
團長:好像稍微有點沒力氣啊。是《進擊!巨人中學》的主題曲。
\(提起精神的)Bravo——!/
團長:謝謝。這首是在演出最後熱熱鬧鬧的曲子。在影像裡會有動作,大家可以跟著學一下。跳一跳啊,比個心啊,不用太精確,也不是一定要做,總之熱熱鬧鬧的就可以了。
團長:最後我會把麥克遞給大家,到時候就請大家喊「Bravo」。
團長:那麼來吧,OK,《青春好似煙花》

E5

整個巡演最後的最後一首歌了。不捨地跳到了最後。
Yuki的solo的時候團長跑了一段超~遠的距離去喝水。
間奏的歌姬小劇場的時候,團長也在螢幕前面學她們的樣子。

終場MC

團長:Thank you! (深且久的鞠躬)
\(鼓掌)/
團長:謝謝。謝謝。Thank you.
團長:雖然花了很長時間,但是能在新加坡這樣辦成活動,真的很高興。

團長剛要說下去,Germaine就開始翻譯了,於是團長立刻停住,請Germaine繼續。

團長: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巡演的影像要發售藍光。

說完微笑著看向Germaine,主動示意她翻譯。Germaine翻譯的時候把月份也加上去了,應該是事前有溝通過吧。

團長:根據版本不同,內容也不一樣。第一部分是進擊的曲子,從《致兩個月後的你》到《獻出心臟》,這是第一種包裝,只喜歡進擊的話可以買這個版本。
團長:第二個版本,還包含《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以及其他安可曲目。以上這些都是日本凱旋公演的演出。
團長:第三個版本,則是以日本以外為主,到去年為止是臺灣、香港,而這次在韓國和新加坡的情形,也想多少在這裡面收錄一點。
團長:雖然收錄內容不一樣,但都會用心去做的。不管買哪個版本都沒有關係,希望大家支援。

團長:我的DVD和藍光,看過的人應該都知道,在最後會有演職員表。在SH的影像裡,這個時候會放國歌,會用大家一起合唱的版本。而這次的影像,會把大家接下來要唱的《獻出心臟!》,用在那裡。
團長:那個合唱(的音源)一直都是未完成的狀態,因為到今天才算真正完成。沒有在場的諸位的聲音就完成不了。雖然最後看到的時候,可能很難聽出來「這是我的聲音!」,所有公演的聲音會合在一起,聲音會很雜,但會好好去處理混合的。如果想讓人「來聽我美妙的歌喉」的話,等一下就請大聲地唱吧。
團長:這是進擊的軌跡的最終公演了。這一路相連而來的軌跡,曲目,回憶,要總括這些,沒有比這首歌更適合的了。

團長:這次來了新加坡之後,下一次什麼時候能再來,現在還不知道……
\明天!!/
團長:……wwww明天的話現在還不公佈就有點不妙了啊。
團長:雖然不知道下一次再見會是什麼時候,但是看到大家的樣子,我很希望能再來。我們也會繼續努力活動下去的。雖然中間過程可能會很辛苦很累,但是希望能克服那些,希望能再一起熱熱鬧鬧的,跳跳超重力之類,和大家一起開心地共度。

團長:懷著各種心情,團長將在此號令。OK。雖然很寂寞,但這真的是最後了。
團長:The Singapore Branch of Linked Horizon Corps, DEDICATE YOUR HEART!!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