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發於作者微博。地址: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58868913289404
※本站經作者授權釋出。如需轉載,請聯絡原作者。

時隔兩年半再次舉行的國王休日,今年分別在大津和磯部進行。大津的名勝是琵琶湖和歌牌,這次入住的酒店就在琵琶湖畔。
我坐的是新大阪出發的8號車,車上都是一次抽選不幸落選後,受了官方憐憫得以追加的名額。發車之後導遊簡單打了招呼,隨後就開始放video message。影像有6分鐘左右。

車內video message

參加國王的休日in OTSU的諸君,好久不見,我是Revo。
確實已經相隔許久了。距離上一次國王休日過了大約有三年,我的Royal感(捻了捻綬帶)也滿溢而出了。時隔許久的活動,希望大家玩得盡興。
各位想必現在正在巴士上,如何?已經看到琵琶湖了嗎?(等了幾秒讓我們回答)當然肯定是不可能的。如果現在就看到了,那多半是別的什麼大湖吧。

這次從放影片留言,到最後到達目的地,中間空出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希望大家能在車裡思考一件事。那就是到達當地之後拍集體照時要擺的pose。以前拍照的時候,經常出現特意給我下套的情況。這次各位會選擇不騙我,大家一起做一樣的動作呢,還是只有我做不一樣的動作呢?各種各樣的情況大概都會出現,請大家好好考慮一下。

拍照之後,各位會回到房間裡。在房間裡有準備一些東西,其中作為這次旅行的參加紀念,會有紀念鑰匙圈。是這個樣子的(拿出鑰匙圈,橫拿)。有點小,可能不太看得清,是這樣的(湊近鏡頭)
(鑰匙圈單獨放大,同時字幕:陛下,方向拿錯啦!)
(說著畫面貼心地把這個單獨放大的鑰匙圈旋轉90度豎過來示意正確方向,然後縮小到一邊)
另外還準備了當地特色的茶點心,各位可以配上自己喜歡的飲料,紅茶啊咖啡啊伏特加啊。啊,伏特加是開玩笑的。總之可以搭配著點心,好好享用。

到晚上會舉行night party。內容現在說了就沒意思了,到時候會有小遊戲……我們設計了一些能大家一起參與的遊戲,請期待。

第二天內容,也可以說是這次的亮點專案,是到近江神宮祈禱。祈禱動作大家都知道嘛?肯定都知道了對吧,都做了那麼多遍了(做了牆教pose,字幕:近江的偉業,打上了金光閃閃的特效,配上神之偉業BGM)……當然不會是這個,是鞠幾個躬拍幾下手(做示範)的參拜動作。是日本的那個,還蠻正式的祈禱。到時也會進行講解。請大家到時候莊重祈禱。這個就命名為Laurent's Prayer。
(字幕:Laurent’s Prayer)
(低頭瞄了一眼,彷彿在看小抄)
屆時大家可以在心裡許願,當然也可以祈禱城牆更堅固(神之偉業BGM)。感覺這個流程在巡演的時候已經說了好多遍了……祈禱自己的事情也可以,家人朋友的事情也可以,Revo的事情也可以,可以想一想要祈禱什麼。祈禱的內容也請在車裡……啊,這是第二天的事。大家今晚可以秉燭夜談啦,傾吐心聲啦,「噢,說說看啊」,商量決定一下,然後記在心裡,第二天全心全意地(拍胸口)去祈禱。
(拍到了別在胸口的麥克風,收到了雜音。螢幕上冒出一個斜上箭頭貼心標示「這裡有麥克風」,字幕還給配了音:啪,咔嗒)
參拜之後還有最後一個流程,安排了京都觀光。到處走走逛逛,多買點紀念品吧,不光大津……滋賀縣,還有京都的紀念品,吸油紙之類,都請多多關照。

最後一件事,關於劇透……
(突然出現一個箭頭指向綬帶。前面他在做動作的時候綬帶就一點一點地往下滑,箭頭出現沒兩秒,綬帶整個從肩上滑下來了。敢情是個貼心地發出預告的箭頭。還配上了那種滑溜溜的音效)
哎呀呀呀好像節食節多了,肩膀這邊鬆了(把綬帶拉上去,然後比剪刀手)。嘛……雖然最近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好像也經常不剪掉了。
最後是關於劇透。大家參加的是大津的行程,大津之後還有磯部的活動,需要請大家保密到那邊結束為止。雖然兩邊的內容有不同,但是也有內容是保密之後才比較有趣的。所以要設定一下緘口令,到FC旅行的最終日3月31號的15點截止。3月31號15點之後緘口令解除。
緘口令只是關於活動本身,至於兩邊明顯不同的事情,例如旅途風光食物之類,拍照發SNS完全沒問題。如果不確定這個是不是可以發?這個是不是不能發?的話,請去問導遊。

那麼諸位,我們會場見,拜拜(揮小手)。

字幕全程忠實再現了他吃螺絲的地方。調皮。

合影

新大阪到集合地車程大約一個小時,追加名額的這輛車人少一些,合影之前有其他車上的羅蘭來和我們拼組合影。
合影的位置是抽籤決定的。決定動作前,坐在我們後面的兩個男性羅蘭小聲討論說如果做「神之偉業」的話,那挨在Revo陛下兩邊的人就很要命了,標準的牆教祈禱姿勢那可是直接的身體接觸。會被直接擊殺吧。
隨後先進行了抽籤。放空大腦隨便一抓,抓到了Revo陛下旁邊——的旁邊的旁邊的位置。隔了兩個人,不會被瞬殺了,距離也夠近,只隔一米多點可以近距離觀察,是非常安全不會心臟爆炸也沒有相隔天涯的距離。Safe。
合流之前車上有羅蘭提議了做的動作:雙手在胸前交叉,手指彎曲成「○」的手勢,相鄰兩人的「○」互相接觸,拼合成一個「∞」。提議者雲「既能連成鎖鏈,我們是8號車,又能有「8」的樣子,還可以表達一下請快點寫8th的意思」。待合流之後又向剛剛上車的人們解說了一遍這幾層意思,獲得滿場通過。
雖然接觸面積沒有那麼大了,但這個動作,直接坐在陛下兩邊的人也還是很要命啊會碰小手……!

很快到了會場。合影在擺好座椅的會議廳裡進行,我們先進去按抽到的位置坐好待機,等陛下出現。等待的時候身後有人小聲說「幸好沒抽到他邊上,要是坐他邊上絕對會暴死」,我邊上那位和陛下只隔一人的姑娘附和說沒錯絕對撐不住。再瞄一眼她邊上那位確實在陛下鄰座的姑娘,已經僵硬得動都不動了。

坐定沒多久後傳來一聲獅吼,接著馬蹄聲,兔子的蹦跳聲,貓叫,然後是熟悉的、久違的、許久許久未聽見的王國號角。國王陛下隨著號角從房間右側的屏風後登場。
登場時的衣服就是影片裡的那一身,白襯衣黑領巾,肩佩紅色綬帶。
站定的位置離第一排不過兩米。好。近。

Revo陛下「諸君,歡迎參加國王的休日in OTSU。有決定好做什麼動作了嗎?」
提議動作的那位羅蘭「雙手這樣……」(比劃兩個0比劃到一半)
陛下「嗯?比心嗎?」
……這個人果然是藝人啊!好熟練啊!粉絲手一碰就直覺是比心了好熟練啊!
羅蘭「啊是這樣交叉,和旁邊的人連起來……」
陛下「噢,鎖鏈是嗎。」
反應好快。
羅蘭「有鎖鏈的意思,然後我們是8號車,也有8的意思。」
果然最後也沒人敢跟他說「請快出8」。
陛下「這樣嗎,好。」
說著走到第一排中間的空位前坐下。

從我的位置能看到他的側面。不敢直直盯著他看,只能一邊斜睨著正前方的相機鏡頭一邊用眼角餘光時不時瞟一眼他的方向,並聽他的聲音從離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傳過來。
陛下「不好意思哦手比較短。」
……啊這是不打算和他兩邊的人碰小手的意思了嗎。意料之中,這個人應該不會那麼輕易答應身體接觸……這麼想著過了十秒鐘。
陛下「我努力一下伸伸長。」
……什麼願意碰的嗎!話說手短加油伸長是什麼可愛的託辭啊這麼可愛沒關係嗎本來在您兩邊的人就已經好像快暈過去了!?
過於在意到底有沒有碰到手,迅速用餘光瞄了一眼——好像真的,碰到了誒。
嗚啊啊啊啊啊啊可惡羨慕!!!!
帶著滿腦袋羨慕嫉妒的胡思亂想拍完了照。
拍完之後陛下起身鞠躬:「那麼諸君,我們晚上見。」
說完退場。退場的路上都還一直襬著剛才合影時的姿勢。回到屏風前時又轉回身,端著這個動作鞠了個躬,然後退回屏風後面。
退場的時候背影對著我們,平時遮在外套底下根本無緣得見的腰臀腿的線條一覽無餘。真的好瘦。好線條。謝謝款待。
走出房間的時候聽到站在他身後的羅蘭發出感嘆:「Revo好好聞啊」。

合完影后分別去抽晚上Night Party以及第二天近江神宮祈禱的座位,領預訂的周邊,外加蓋章。追加名額和大部隊住的酒店不一樣,不能直接領房卡上樓休息,需要再集合等發車去住的酒店。一連串事情處理完後回到大廳等集合,等待的時候運氣好跟著現地集合組多看了一遍影片留言,來來回回又遇到了幾撥在其他車上的熟人,彼此交流了合影的情況。有一輛車指定了貓的動作,他退場的時候便是像NeinCon上的貓P一樣做著貓的樣子退場的。其他組在退場的時候也都根據該組的動作做了即興的飯撒。

stamp.jpg

大津的入國印。那時候我們尚未可知印章裡歌牌的意義

之後到酒店收拾整理拍風景,三小時後再次坐車回到會場酒店吃晚飯等等按下不提,時間飛快地到了晚上Night Party(以下稱「夜趴」)的時候。

souvenir.jpg

房間裡的紀念品鑰匙圈和煎餅

以往夜趴的活動或多或少會和當地文化有關。晚上進了會場,只見座席兩側擺著分別擺著幾張圓桌,椅背上貼著寫有「一回戦(第一輪)」和編號的紙條,再聯想到影片裡陛下所說的晚上策劃的「遊戲」,心裡大叫不好。大津是歌牌之鄉,這架勢看起來似乎就是要比賽歌牌。或許對本土羅蘭來說問題不大,但對海外參加者來說連規則玩法都不一定知道……真要體驗歌牌的話那怎麼辦?!現在查規則還來得及嗎?!
當然是來不及的,夜趴不準帶手機入場。
就這樣在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一無所知中等到了開場。

Night Party

MC的西田育弘先生是當地電視臺琵琶湖放送的主持人,兩天的活動都由他主持。開場聊了聊會場和琵琶湖放送(戲言當地人簡稱其為BBC)後,宣佈請上Revo陛下。
幻獸們的聲音、王國號角之後,觀眾席右側傳來一陣騷動。陛下出現的地方並非舞臺之上而是觀眾席右後方的角落,沿著走道一路走過觀眾席上臺。坐在靠左側只能越過人群看到他的頭頂,目送那團黑色的頭毛從後排移動到前排。
走上臺後鞠了個躬。身上在合影時的白襯衫綬帶外加套了一件黑色長外套,樣式有些像《進擊的軌跡》巡演時沒有翅膀毛的那身團長服。

Revo「晚上好,我是Revo。下午拍紀念照的時候,和19組人每一組都說了在Night Party的時候再見,於是現在來和大家再相見了。」
西田「Revo先生以前來過滋賀縣嗎?」
Revo「沒有為觀光來過,不過以前在廣播公開生放送的時候來過。是什麼節目來著……」
西田「衛星臺的……啊是在大津PARCO嗎?」
臺下「是大津PARCO——」
Revo「是嗎?」
臺下「是的——」
Revo「謝謝你們還記得ww我不太記得了不敢肯定地說是不是……」
西田「不過現在大津PARCO已經變成Oh!Me廣場了。」
Revo「哎呀。」
說的是2010年的廣播,Radio Loco。

Revo「是為工作來的,也沒有什麼觀光的時間。這次機會難得,就帶著大家一起……啊,雖然有一部分人是住在另外的酒店,在這樣的湖景酒店裡好好欣賞一下風光。」
西田「可以說是琵琶湖的特等席了。」
Revo「看著這麼大片的湖水,以前的人說不定會感嘆說,大概這就是大海吧。」

文化體驗環節

Revo「繼續回到Party上來。在這樣的活動上,總歸想做各種嘗試,想做些有趣的事。既然難得來到當地,也希望能領略一下當地的文化,接下來就是與當地有淵源的音樂體驗環節。」
Revo「琵琶湖當地有一種叫『葦笛』的樂器。是一個叫『葦』的人做的笛子。」
\?????/
Revo「琵琶湖周邊生長的一種叫『葦』(蘆葦)的禾本科的植物,就是用這種蘆葦做的笛子。待會各位可以聽聽看,它有怎樣的音色。」
Revo「關於葦笛的詳情就請專家來介紹吧。有請日本葦笛協會的演奏家近藤由美子女士。」

近藤女士上臺對琵琶湖的葦笛做了一番介紹。蘆葦本來在琵琶湖周圍大量生長,後來隨著人類活動生長環境被破壞,一度瀕危。蘆葦承擔著淨水職能,水生生物仰賴蘆葦群落,當地人便自發組織了保護蘆葦的活動,對蘆葦的功用進行了開發推廣,以此宣傳蘆葦的重要性,呼籲保護。推廣內容之一就是使用葦笛進行演出。
隨後演奏了一首當地流傳百年的葦笛曲目《琵琶湖周航の歌》。同樣是笛子,葦笛的音色比篠笛圓潤一些,沒有那麼沙。

演奏結束後。
近藤「能在這裡演奏這首曲子,緊張和喜悅都達到了頂峰。」
Revo「感動也達到了頂峰。真的是非常乾淨清澈的音色。」
近藤「笛子作為管樂器,是以氣息來演奏的。在吹奏的時候,經常會把情感也一起吹進去。有時候吹著吹著就會有種想哭的感覺,內心非常激動。能為各位演奏真的很高興。」
近藤女士下臺時,和Revo互相90度鞠了躬。

Revo「在錄音的時候,雖然還沒有用過葦笛,但是我本身就很喜歡笛子的音色,經常會用到不同的笛子。製作笛子的材質不同,音色也會不一樣。笛子的管身沒有多餘的部分,氣息直接吹入產生空氣振動,『氣』會反映在聲音上,吹出的氣息產生變化時,聲音也會隨之變化。表現力非常豐富。」
久等了,Revo老師的音樂小課堂。
Revo「如果以後寫關於滋賀的歌的話,說不定就會用到葦笛。」

遊戲環節

Revo「好了,那麼學習時間適可而止。就像前面巴士上放的影片裡說的那樣,晚上我們會來做一點小遊戲。接下來——就要請大家互·相·廝·殺了——!」
特別加重音的「殺し合い」。一秒鐘放出了愉悅的殺氣好可怕啊這個人。
西田「還以為是一場愉快的旅行,竟然!?」
Revo「好比是大逃殺嘛。」
這什麼比喻啊好可怕啊。
Revo「成功活下來的人呢,或許可以得到什麼小獎勵。」
聽起來就活不下來。

Revo「各位就座時或許有看到椅子靠背上貼著的『第幾輪』『幾號桌』吧?看到的時候肯定『哈?』了一下對吧。是的沒錯,大津和歌牌非常有淵源,所以今晚的遊戲,就想請大家體驗一下歌牌。」
完了果然是歌牌,不知道玩法怎麼辦!
Revo「不過呢,正統的歌牌,是用百人一首的,但是如果真的按正統規則來玩的話,那就和SH和LH都沒什麼關係了。所以我們這裡要玩的是,借用了歌牌的形式的——聽前奏猜歌!」
哇——哇??官方場合的聽曲猜歌????肯定很難對吧想玩!!!
Revo「這個遊戲呢,就命名為……什麼來著? 『Flash Sound 歌牌』。」
名字什麼的怎樣都好啦。
Revo「當然,雖說是『聽前奏猜歌』,但聽的可不一定是前奏,還可能是曲子裡的一部分。」
聽起來很平常的一句規則,天真的我們完全沒有料想到這句話究竟意味著什麼……

西田「讓我們來看一下具體的規則。」
臺上兩人背後的大螢幕上打出了具體的規則。簡而言之,在圓桌桌面上會放置特製的卡牌,上面寫有SH和LH歌名,每回合以西田先生讀的「Sound かるたドン」為序歌,唸完這句之後放曲目片段。會放三遍,第一遍最短,第二遍稍長,第三遍會放完整的一段。需要根據放出的片段搶到寫著該曲標題的卡牌。每遍放出之時就可以開始搶牌,每一回合最多搶一張,搶到之後無論對錯都不可再搶。如果搶錯,則下一回合輪空。

Revo「這裡精英雲集,一定會是一場激戰。」
陛下您好像真的很開心見到我們廝殺啊。
Revo「規則說了那麼多,下面我們來實際體驗一下就知道了。」
作為範例,放了某一首歌開頭的短短一聲。
「い」
\啊——/(嘈雜)
Revo「在座的都是精英,這個時候想必已經不搶不行了。」
接著第二遍。差不多唸完了開頭一句。
「いたずらするならー」
Revo「這個時候再不搶就肯定死了。」
最後第三遍,放完了完整的開頭一段。
Revo「到這裡還聽不出那就徹底完蛋啦。」
《朝までハロウェイン》。作為範例選的是曲子最最開頭,第一遍就已經能反應過來是哪首歌。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挺簡單的嘛——
——產生過一秒鐘這個想法的我真是太天真了。都是錯覺。都是錯覺。

西田「這還不是遊戲規則的全部。另外還引入了新的勝利條件。每一輪共進行十個回合,這一輪結束之後,Revo先生會從這一輪的曲目中隨機抽出一張【幸運牌】,每一桌在這一輪中搶到這張幸運牌的人,就可以晉級決賽。初賽共有三輪,這三輪每一桌的勝利者最後將一起參加決勝輪的角逐。決賽和初賽一樣,在十回合之後,將由Revo先生抽出決賽的【幸運牌】,搶到決賽幸運牌的人就是最終的勝者了。」
Revo「大家發現了嗎。這個幸運牌,是故意引入的不確定要素。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在場各位身高和手長都有區別,遠的牌可能就拿不到了。有的牌面本身也很難辨認。這個遊戲就是這樣的!」
魔鬼嗎。
Revo「但並不是搶得多的人就一定能勝出,也許有人搶到五張牌而有的人只搶到一張,但如果他搶到的那一張正好是最後抽出來的幸運牌,就可以晉級。當然,多搶幾張,確實也能增加最後抽中幸運牌的概率。把同桌的人都打趴下大概也能贏,不過不可以哦,受傷就不好了。」
西田「現在桌上已經擺好第一輪的卡片了。那麼就請椅背上寫著『第一輪』的各位到各自的桌子就位。」

分組是依照座位來分的。同行同住的朋友會坐在一起,而相鄰的人大概率會被分到同一桌,所以從第一輪開始就必須相愛相殺。也不知道這點在不在主辦的計算之內。
不過反過來,親友都在同一桌,就算自己晉不了級,能送親友晉級也是好的。

我和同行的親友都在第一輪,11號桌,在舞臺正左。緊張地找到站位,深呼吸,低頭,定睛。
如意料中,所有卡面都不是單純寫了曲名,都用了CD裡的曲名設計,真的有很多需要定睛辨認一下才看得清。
但好像乍一看還好?沒有什麼特別生僻的曲子,Elysion全碟,14文字,黃昏樂園,牆內家,戀射,花束,彼魔女……
……不對收回前言這都什麼妖魔鬼怪!黃昏樂園和牆內家,黃昏樂園的前奏不就是牆內家尾奏嗎完全一樣不是嗎!!Elysion全碟,Abyss側的開頭都是八音盒根本分不清不是嗎!!還有花束,花束你就是來當StarDust的干擾項的是不是!
還有,這是什麼,你是我的希望?然後離它不遠的那是什麼,你是我的希望[Vocalized Version]???
還可以這樣的嗎!還帶這樣的嗎!!!OST無人聲版和大紀行人聲版放一起猜這也可以的嗎法律允許嗎!!!
光是看這些個曲名就已經意識到等一下會是什麼地獄圖景了。

圓桌周圍看著變態題庫慘叫一片。坐在臺下的人不明就裡,從我們的反應裡大概感到了不安,也有些騷動。
Revo「臺下的人肯定都一頭霧水吧,他們反應為什麼那麼大?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
您的語氣真的聽起來很開心啊抖S國王。

再次深呼吸平復了一下根本沒法平復的緊張情緒。不管是什麼妖魔鬼怪都來吧賭上自己十三年的廚力——
——然後第一首歌就撲街了。
出現的不是任何我們耳熟能詳的前奏第一個音。
是「鐺——」。
的一聲。音效。
混著背景的雜音。
——所謂「不一定是前奏,還可能是曲子裡的一部分」,原來是這個意思嗎。是嗎。原來如此我早該想到的啊他就是這樣的人啊這個戴墨鏡的人。戴墨鏡的魔鬼。
如果桌面上有《Märchen》的曲子,興許就直接下手搶了。但沒有,只有一首彼魔女,就在我猶豫回憶彼魔女裡究竟有沒有鐘聲、桌面上這些歌裡還有哪首裡有鐘聲的時候,就已經有人下手搶了。
最後放整段,確實是彼女が魔女になった理由,5:09的時候,行刑前的鐘聲,接上孩子們的「說是圖林根的魔女,好可怕啊」的對話。
不愧是鬼畜國王。彷彿已經可以預見到被剃光頭吃鴨蛋的未來。
不計較那麼多了先定一個小目標,只要搶到一張就算對得起自己了,只有鴨蛋要極力避免。那麼多4th裡的歌總能聽出來一首的吧。姑且我也是從4入坑自稱4廚的人。
……但承認吧你壓根就沒記過Abyss側那幾首的開頭八音盒哪個是哪個。

事實證明越是不好的預感越是應驗得飛快。
第二首歌的時候,第一遍。
「叮」
八音盒。立刻就被教做人了。
Revo「聽到這裡就該聽出來了吧精英們——」
聽不出來啊混蛋。
第二遍。
「她才是我的Elys吧。」
你看你為什麼沒有好好去記樂組的八音盒呢。全桌還沒有一個人動你要是聽出來了不就是all yours。活該。給我回去複習樂組一百遍。
好在真的全桌沒有人動彈。不是我一個人沒記住。
決勝就在正篇第一個音的瞬間。
第三遍。
唸白之後出現了一點風聲。不是樂音。
一瞬間賭上了我對樂組的全部熱情半判斷半直覺拍上了面前寫著「Baroque」的卡片。就比我右邊的姑娘快了大約那麼零點幾秒,我的手搶在了她的手下面。
好險。
繼續放了下去,確實是Baroque。

接下來的幾個回合中出現的還有:

1-3 你是我的希望。Vocalized Version。
Revo「你們想知道場上為什麼騷亂一片嗎?沒錯,因為桌上有不止一個版本,器樂版也有。」
臺下譁然。
臺上的我們:管你哪個版本先下手搶了再說總有一個對的。
Revo「能感受到出題人的惡意了吧。」
感受到了啊混蛋。

1-4 花束。
第一遍沒人聽出來,第二遍半桌人都下了手,僥倖又憑速度取勝一張。
Revo「不戰鬥就不會勝利!」(三笠的臺詞)

1-5 黃昏樂園。的前奏。
第一遍,「叮」。第二遍,八音盒整段。
Revo「到這裡總該知道了吧?是哪個呢。」
知道個鬼。總之黃昏樂園和牆內家分別被搶了去。總有一個是對的。
Revo「讓我看看都有多少誤觸的人,誤觸警察來出警了(張望)」

1-6 Ark。前奏。
第二遍「她才是……」
Revo「Abyss說話了呢。完全沒有幫助呢。他講的話都一樣呢」
您說得太對了。

1-7 牆內家。的尾奏。
Revo「剛才搶過一次,這次就可以盯著剩下那個,等一樣的音一出現就能下手了吧。」

1-8 Yield。的前奏。
Revo「又是八音盒,正所謂八音盒地獄。」

風聲。
Revo「是哪裡的風聲呢。」
我也想知道啊可惡想不起來。
最後發現是14文字的開頭。
1-9 14文字

1-10 戀射。尾奏。

十回合過,手裡捏著兩張卡,內心放空,聽天由命。
西田「接下來請Revo先生來抽這一輪的幸運牌。」
Revo「好。」
從我站的位置能看到他抽籤。有工作人員捧上來一個紙箱子,他伸手進去,視線別開朝著觀眾席,摸出一張和桌上的卡牌一樣的紙片。抽出來後舉到眼前
Revo「抽到的是——『Baroque』。」
……?
……?????
臥槽等下?????等下??????
是我搶到的那張是嗎??
晉級了???啊????

同桌人鼓掌。親友鼓掌。普通地感謝祝賀。
的同時內心除了10%的意外和10%的高興以外80%全是恐懼。
初賽就那麼可怕了決賽得是什麼樣。

有一桌沒有人搶中Baroque,於是專門為那一桌再抽了一張。抽到了Ark。

之後的兩輪與第一輪無異,先後經歷了Roman的八音盒地獄和Märchen的鐘聲地獄。

第二輪。

一聲嘈雜的吉他。
Revo「光憑這個聲音訊率就該猜出是哪首歌了吧?」
誰跟您一樣是用頻率聽歌的啊!
聽這個bpm大概能猜出是某首紅蓮。最後揭曉是紅蓮座標。
2-1 紅蓮座標

2-2 葡萄酒。結尾八音盒。
Revo「八音盒地獄再臨」

疑似朝夜開頭八音盒。
本來只要一個音就足夠可以確定是哪首歌,在五週年祝賀祭上公佈人氣曲的時候也確實憑第一個音就讓在場的人猜出了朝夜,但眼下這個場合,絕對不會那麼簡單:桌面上肯定有朝夜的干擾項,開頭除了音效以外一模一樣的《閣樓物語》。
Revo「聽到這裡就該猜出來了吧。」
您故意的對吧。
放到第二遍放出第二個音的時候立刻確定了,有風車聲,確實是閣樓物語,不是朝夜。
2-3 閣樓物語

2-4 雙翼之光。最後的沒有任何樂音的風聲馬蹄聲。
聽上去只是一團雜音而已啊!
Revo「聽起來挺像單純的雜音的對吧。」
您也知道啊!

2-5 Moon Pride。間奏裡的一聲吉他。
Revo「看大家糾結的樣子是很開心沒錯……不過也不是為了取樂才這麼選歌的。」

2-6 手腕
第二遍Violette的聲音一出來,Revo「光憑這個可以排除掉一半吧~」
說得輕巧。

2-7 紅蓮弓矢。
又是嘈雜的吉他。第一遍聽起來真的只是一聲雜音而已。
Revo「從頻率就可以判斷了。」

2-8 諸神所愛的樂園
Revo「光憑這個樂器構成就知道是哪首歌了吧。」
耳朵沒有您那麼好對不起。
Revo「剛才這段用到了排笛,排笛和葦笛的原材料一樣,這種清澈透亮的聲音大家前面也剛好聽到過。」

2-9 緋色風車。結尾八音盒。
臺下「又是八音盒……」
Revo「感覺今天晚上回去夢裡都要出現八音盒了呢。」

2-10 希望譚詩曲

最後的幸運牌是「雙翼之光」。

第三輪。

3-1 超紅炎。最後的最後尾奏的鼓點。
第一遍完全只是雜音。第二遍仍舊完全只是雜音。

3-2 薔薇姬。
第一遍「鐺——」
Revo「完全沒有任何幫助呢。」
第二遍德語開頭一點點。
Revo「聽到德語就該知道了。德語在這邊也算是必修科目了對吧。」
對不起現在補修還來得及嗎。

3-3 Sand dream。最後的「啦啦啦」。
一直到第三遍快放完我都以為是沙塵彼方。最後竟然是sand dream……

自由之翼的德語凱歌的部分。但是自由的代價最後也有這段凱歌所以……是自由的代價。
3-4 自由代價

3-5 火刑的魔女。「鐺——」
Revo「必須時刻對鐘聲保持警戒呢。」
揭曉之後陛下特地坐到椅子上做了一下修女背靠壁爐的樣子。

某個重物落地的音效
臺上臺下「??????」
第三遍放下去,發現竟然是爭鬥系譜裡Layla倒下時的那一聲
Revo「最開始被箭射中了嘛(指音效)。」
3-6 爭鬥系譜

3-7 剛剛聽過的德語凱歌,這次總該是自由之翼了。
公佈答案的時候他在一旁彈起了空氣吉他。
Revo「這輪看似是鐘聲地獄,其實還是德語地獄。」
您也知道啊!

3-8 沙塵彼方
和sand dream一樣的結尾那段,「啦啦啦」的部分陛下和DP時一樣揮手,非常開心地跟著揮了一下。算追體驗一下當年的DP現場。
Revo「重聽起來還挺新鮮的,沒有樂器伴奏,就這麼寂寞地結束。」

3-9 黑老闆娘旅店
揭曉的同時陛下把手插在腰裡像鞦韆一樣左右搖晃搖晃。

3-10 彼名[Vocalized Version]
Revo「第十題這個場面看起來真有趣啊,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張卡等著」

抽幸運卡的時候他拉長聲音說「是哪——張呢?」
最後的幸運牌是「sand dream」。

三輪結束之後大螢幕上打出了決賽的分組,是依照初賽桌號分的。總共十桌上下,我在第6桌。每桌7人角逐,可移動範圍比初賽時開闊了很多。規則和初賽一樣,每桌最後拿到幸運牌的人是最終勝者。
到桌邊立刻發現了決賽和初賽肉眼可見的不同——初賽的時候桌上只有十幾張卡片圍了一圈,決賽的時候赫然翻倍圍了三圈。
西田「初賽的時候每桌有19張卡片,決賽的時候,竟然增加到了39張卡片哦!」
Revo「卡片數本身就很地獄。我最喜歡看王國的各位痛苦的表情了(笑)。」
救命。
並且不光數量,這次光從卡片上的曲名就感到了撲面而來的壓力。
因為終於不再全是耳熟能詳的SH曲了。也不再全是耳熟能詳的LH曲了。
而是混入了真的硬核的,不是核心粉大概本來就不太會去刻意聽的,或者在遊戲裡聽過幾十遍但也不一定會記得名字的,那些,BDFF的OST的曲目。
有眼熟的風の行方,雛鳥,彼の者の名は。也還有能構成以上所有曲目的干擾項的地平を喰らう蛇。
同時還有闇のオーロラ,暗闇の洞穴,敵影襲來,敵地潛入,見果てぬ夢….
看著標題都不一定能立刻想起來是哪首。
此外還有Moira全碟和Nein全碟。可以想見即將到來的電子音地獄。
另外有砂の城和死刑執行。慶幸了一下沒有槍姬,否則槍姬角色和曲子和義大利語的標題實在也不一定對得上號。

參賽者們紛紛移動到自己被分配的桌號的時候,有個女孩子似乎是跑錯邊,快速的從舞臺前方奔馳而過。陛下看到就笑著學她做了跑步的動作。
Revo「有個女型巨人呢。」

在開始決賽之前問了一下先前的戰況。
Revo「拿到5張以上的人?……拿到4張以上的人?」
在觀眾席上有人舉手。
Revo「啊,也就是沒有碰上好運氣了。但大家會記得你的英姿的!」

抱著活到決賽已無遺憾的覺悟大腦放空開始了第一回合。
第一遍。一聲鋼琴。
第二遍。幾聲鋼琴。聽起來非常像雙翼之光開頭的幾個音。
可是縱觀桌面,並沒有雙翼之光啊。
搜尋腦內曲庫也沒有搜尋出和這幾個音完全匹配的歌。
腦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我覺得我沒聽過這首歌。
Revo「到這裡就該聽出來了吧。」
鬼才信。
第三遍。
開頭幾個音一過,立刻確信了,絕對是從來沒聽到過的歌。我對我的地平記憶庫還是很有自信的,沒聽過就是沒聽過。也絕對不存在已經發行但我沒聽過的Revo曲。所以只有一個可能。
是新歌。
是(髒話)新歌。
以往王休確實出其不意放出過未公開新曲的片段。所以這次選在這個時機放了是嗎!
迅速意識到了這點迅速放棄了猜測全心全意欣賞起新曲來。
是類似於雙翼光開頭的一段鋼琴。

放到一半不光賽場上騷動,臺下也騷動起來。
Revo「咦?猜不出嗎?」
猜得出才有鬼了!
一直到整段鋼琴放完。
Revo「啊,弄錯了!這是還沒發表的歌!」
厚顏無恥(褒義)。
臺下一片「誒ーーーーーー!!」「再放一次ーーー!!」
Revo陛下一臉正經「大概是器材出問題了吧。非常抱歉。」
騙誰啊!
Revo「這一回合就不作數了,下一回合正式開始」

正式的第一回合。
第一遍,一個女聲高音。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是女聲高音的時候就有人先下手搶了神話。
精英也太可怕了。
第二遍,聽到第三個音,我一邊慶幸自己聽Nein聽得足夠熟應該不會判斷錯,一邊感謝著第一位給的提示,拿走了愛咎。
第三遍揭曉,確實是愛咎,愛咎裡黑貓四姐妹的「Genesis~」那段。最後放到Misia的那句「彷彿考驗我們一般」的時候Revo:「這句唱的正是眼下這個情況呢。」
Revo「如果注意聽低音聲部的話很容易能分辨出來,和正版的莊嚴感完全不一樣。畢竟這只是模仿神話的假貨,低音很單薄,輕飄飄的。」
假貨。假。貨。聽他親口說出愛咎背後的設定聽他說四貓娘是「假貨」,明白愛咎和聲單薄感背後的故事性的瞬間。這種窺見他「創作者」的身份、窺見他創作思路創作意圖隱藏線索的瞬間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第二回合。立刻迎來了OST地獄。
第一遍無法確定,第二遍確定了曲子,然後苦思冥想到底標題是什麼。
Revo「是不是有人會覺得聽都沒有聽過。」
感覺像沒好好做作業被老師抓了現行好可怕。
最後揭曉是闇のオーロラ。

第三回合。死刑執行。
在我反應過來之前就有人拿走了。
精英好可怕。

第四回合。電子音。
第一遍單憑一聲就有人搶對了,是花束。
精英真的好可怕。
Revo「沒人說過剛剛預選出現過的曲子不會再出現哦。」

第五回合。雛鳥。

第六回合。敵地潛入。
Revo「小眾的曲子也都得好好聽才是(嚴肅)。」
您說得對。

第七回合。又一個女聲高音時立刻被拿走的神話。
精英真的好可怕。
第三遍的時候,他跟著歌詞做了女神伸出手的那個手勢。
Revo「有沒有覺得跟剛剛的比起來比較壯闊了?假冒的那個聲音比較輕飄飄,區別明顯得不需要多說了吧。」

第八回合。暗闇の洞穴。
確定自己在BDFF的手遊裡聽了無數遍這個BGM絕對不會記錯,總算再挽回一把。

第九回合。砂の城。
第二遍三個音的時候判斷出來,是終獸裡五月的兩首之一。一邊慶幸桌面上沒有另一首五月的箱庭,一邊迅速下了手。
開頭又很八音盒。Revo「那裡有Roman嗎。沒有Roman嗎。她是Elys嗎。不是Elys嗎。」

到最後一首了。
第一個音,電子音。
這桌除了上一回合誤觸、這一回合輪空的人,幾乎每個人都立刻下手就近捏了一張Nein的曲子。
環顧四周發現好像只有我自己沒有拿了,乾脆不著急了直接等揭曉。
最後揭曉是輪廻。可惜已經被人下手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在決賽最後一回合放Rinne當伏筆。

整體來說,決賽輪的時候少了很多初賽時匆忙下手的情況,稍難辨認的片段都在兩遍之後才有人動,也沒有出現爭同一張卡的情況。確實是生僻不少的曲子,聽出來和沒聽出來的差距被大幅拉開了,可能一個人辨認出來了其他人都還沒聽出來,沒太出現爭搶。
Revo「因為畢竟是決賽,曲子辨識不出來的比例也變高了呢。」
Revo「像剛剛的OST的曲子。可能很多人對曲名根本沒有印象吧。但是其實每首曲名都是有意義的,沒有任何一個曲名會故意讓人搞不懂,都是與曲子內容相符的。」

最後決定命運的時刻,決賽的lucky card。
沒有什麼鋪墊普通地被抽了出來。
Revo「愛という名の咎。」
……?
……………………?
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
臥槽不是吧竟然。
臥槽。
這桌確實是我拿走了愛咎沒錯。
臥槽。
謝謝王國TV謝謝陛下的兩次眷顧謝謝我自己不離不棄一直聽Nein。之前落選差點來不了這次座位也都坐得離他進出場的地方好遠這些一定都是為了這一刻能被抽到。
謝謝我自己沒有偷懶覺得夜趴不會打照面就不化妝來。
做夢一樣。

隨後最終的幸運兒們上臺領獎。大約是我有生以來離他最近的一次了,少隔了一張桌子,比三年前手渡會的時候還要近一點點。
流程很簡單,排隊依次走到陛下面前,陛下從工作人員手裡拿過獎品交給我的同時說「祝賀你」,我回答「謝謝」,然後下臺。
大約這次沒了祖母會的緊張也不需要過多對話,可以稍有餘裕仔細看仔細記住他的表情。是熟悉的溫和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了熟面孔,我上前的時候看到他明顯「哦?」了一下。笑得好可愛。好尊。
獎品是當地的小擺件,信樂燒的狸貓。我拿到的是白色的。
一不小心多了一件超珍貴的紀念品和一段超珍貴的記憶。

似乎得獎者全都是女性,被陛下說了「好像都是幸運girl,沒有幸運boy呢。」
Revo「重要的是過程(かてい)嘛。雖然並不是家族意義上的那個家庭(かてい)。能享受過程比什麼都重要。」

prize.jpg

白色信樂燒狸貓。裝在下面這個袋子裡被Revo陛下遞過來

短歌環節

Revo「以往的『王様の休日』會募集川柳,這次因為是滋賀,所以改成了短歌。難度也上升了。因為評審不只我一個(指的是幻獸們),所以有沒有對上評審喜歡的風格也是一個要點。」
Lion賞的獎品是滋賀產的「鮒壽司焦糖」。
Revo「好像各地都會有這種特產口味焦糖。在北海道也有成吉思汗焦糖。」
Pony賞的獎品是紅蒟蒻(滋賀特產醬菜)。Bunny賞是菠蘿糖。Feles賞是彥根喵的茶包。
Revo「貓咪跟貓咪會互相吸引嘛。」
國王賞的獎品是信樂燒水杯。Revo「還值點錢的。」
(為了閱讀方便,下面把短歌都翻譯過來了,個人翻譯看個大意就好。原文看會報吧。)

Lion賞:
1 『這麼說難道 你也認識那一位 Revo團長嗎? 在這裡萍水相逢 獻出了心臟』
Revo「充滿了Live感和戲劇性,能感覺到相連的Roman。有聽說過這樣的事,兩個人一起去USJ裡進擊的巨人的專案的時候,被那邊的工作人員說『請向Revo團長問好』,才發現啊你也知道嗎。」

2 『多少多少字 一用上這種說法 就讓人想起 祈願孩子幸福的 來自母親的歌聲』
Revo「Lion君喜歡這種充滿感情的作品。」

Pony賞:
1 『料峭春夜裡 湖水鏡面凝明月 觸景驀浮想 恍見巫女白衣袖 隨水波沾溼模樣』
Revo「和百人一首的第一首有異曲同工之妙。露水沾衣的那個。能鮮明地浮現『那首歌』的場景。Pony君IQ很高,所以喜歡這種風格。」

2 『壁が来た 戸を開き中 光り照り 凱歌な帰來 音抱き壁が』(かべがきた どをひらきなか ひかりてり がいかなきらい おとだきかべが)
大意是「收到城牆 開門只見 燈光照明 凱歌歸來 會響的牆」
是吐槽這次的牆的啊——普通地鼓掌。
Revo「你們沒明白這首短歌厲害在哪裡。」
\???/
Revo「如果忽略掉濁點,這其實是一首迴文詩!」
\???!!!(用力鼓掌)/
Revo「古文中『ひ』相當於『い』。迴文裡把這一點也算進去了。」
Revo「Pony君IQ高嘛。就會選這種。」

Bunny賞
1 『各位羅蘭們 匯聚一起的旅途 就算沒去過 也會自動收集齊 各地限定的maam』
是說每次這種周圍都是羅蘭的空間裡會有羅蘭帶各地限定的maam來發。交流著交流著不知不覺能收上一堆小零食,其中最多的大概就是各地限定maam了。
Revo「Bunny醬就喜歡這種暖暖的可愛的風格」

2 『第一次參戰 雖然是一個人來 但不知不覺 很快能增加許多 新交的羅蘭朋友』
Revo「Bunny醬會選這種甜甜的溫暖人心的作品」

Feles賞
一點都不給國王面子的諷刺技能max的喵星人Feles,我好喜歡。
1 『這段時間裡 光在獻出心臟了 真的很希望 最近可以有機會 能唱Gloria的鼓舞』
Revo「最近都沒怎麼唱那首歌了(心虛)今天最後會唱的——」
\噢噢噢噢!!/(鼓掌)
Revo「這邊是包場,可以放心地大聲唱。」

2 『國王大人啊 為什麼好像每次 都會下雨啊? 說實話真的很想 能在藍天下活動』
Revo「Feles醬就喜歡這種辛辣的……晴天三昧!(突然做壽司三昧的動作)。至少在目前!來看!明天上午還是有不下雨的希望的!」

國王賞
Revo「國王賞是真的很厲害。」
『所謂柔道 倒下之後 方決勝負 他被稱為 神之寢技』
大約是押神の寢技(ねわざ)和神の御業的音吧。
Revo「從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攻了過來。和SH完全沒有關係了。這樣也可以的。就算不當那個No.1也沒關係,只要成為特別的only one就好,以這樣的心態……也可以成為No.1」

每一個獎宣佈完後都請了得獎者上臺領獎。
Pony賞的時候終於有男性羅蘭得獎了,陛下非常開心地說「終於有boy上臺來了!」
國王賞的得獎者是一位穿西裝拿公文包非常上班族的男士。是上次沖繩休日時被國王陛下評價過「有一位好像爸爸的人」的那位。上臺之後陛下忍不住笑出來了「還想看看寫來國王賞這首的MJ大盡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Revo「送來的短歌裡還有其他非常搶眼的作品,字數不符合短歌的要求所以沒法得獎,但這裡也想分享一下。比如有一首:
『親愛的媽媽 這位可不是Revo 這是Toshi啊』(全場爆笑)
字數壓倒性地不夠,實在沒辦法給獎,但特別想提一下。」
不是短歌是俳句的五七五了,但實在太好笑了。

提問環節

Revo「啊這裡有把椅子誒,前面一直沒坐……(走過去坐下)衣服實在不適合」
1 『和歌裡提到奈良時代多是『梅花』,平安時代則是『櫻花』,那麼回顧平成年代,若說『花』,對Revo先生來說什麼是『花』呢』
Revo「從古到今雖然也經過許多變遷,不過在現代,說到『花』的話就是指櫻花。和平安時代一樣。以前日本人賞花的時候,看見花開花落,總聯想到生命的道理。雖然花很美,但是看到花落總是會感到悲傷,從中就產生了『寂(さび)』這種美學意識,直到現代也還留存著。我的歌詞很重視詩性,所以經常會用到這樣的意象類比。雖然在歌詞裡經常不是被踩就是凋零。不過於日本來說是櫻花,於Sound Horizon Kingdom來說的花,就是薔薇了。」

2 『琵琶湖其實是近江、京都一代自來水的水源,是周邊地區的命脈。我是滋賀人,和京都的朋友吵架的時候,會拿『小心斷你琵琶湖的水』來要挾。對Revo先生來說,有沒有什麼像琵琶湖的水一樣,如果被停了會讓您感到困擾的東西呢?』
Revo「原來還有這樣的說法啊?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那反過來就會想,萬一往琵琶湖裡加點什麼不好的東西就……可以屠殺關西人……」
西田「想到了什麼壞事呢。」
Revo「這樣做是不對的,不行!絕對!」(兩手食指交叉比出了叉叉。這句話是宣傳禁止藥物濫用的廣告標語。)
Revo「沒有了會困擾的東西……大概是酒了。說到水了,那對我來說就是酒。白蘭地在法語裡也叫『eau de vie』,就是生命之水。」
西田「有必須禁酒的時候嗎?」
Revo「並不是每天都會喝,有時候也不得不禁酒。啊說是酒,對我來說主要是葡萄酒,就跟剛剛說到花就是薔薇一樣。不喝酒的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打個比方吧,比如你有一天收到了特別喜歡的餅乾,品嚐餅乾的時候會搭配什麼飲料呢?」
\紅茶/\奶茶/
Revo「如果收到的是巧克力呢?會配上什麼飲料?(等臺下回答之後)這就和剛剛吃餅乾的時候不一樣了對不對。吃東西的時候,經常會思考這些吧。酒也是一樣的。料理和酒是一對組合,品嚐不同的料理的時候會搭配不同的酒。吃這個餅乾的時候就會想喝這種飲料,但是要是被說了『不能喝』,果然會覺得很寂寞吧。因為對自己來說這個餅乾和飲料已經是一組的了。結果被說這樣不行,免不了會覺得『事到如今?!』『誒不行嗎?!』對吧。」
在說明這段的時候看起來超拼命的。好的好的我們都知道您很喜歡葡萄酒了。
Revo「當然也有咖哩之類,沒人會和酒一起吃咖哩,那種時候就沒有問題,可以搭配牛奶,也有人會喜歡芒果拉西之類。總之料理和酒的搭配,和音樂的和聲一樣,是一種harmony。如果缺少的話會很寂寞。」

Revo「接下來時間不多了,就採取一問一答的方式吧。」

3 『最近有什麼喜歡的電影?』
Revo「波西米亞狂想曲」(秒答,鼓掌)
Revo「我自己作為音樂家,對這部電影很有感觸。這樣以電影形式呈現出來,會讓人意識到寫出那麼厲害的曲子,被稱作天才的Freddie,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啊。有Freddie這個人,才創作出那樣的曲子。他作為音樂家的前輩真的很帥氣。」

4 『馬上就要換新的年號了,如果讓Revo先生來想年號的話,會起什麼?』
Revo「如果真的讓我來決定的話,責任過於重大,可能會忍不住想逃避(笑)。但這裡沒關係,反正不是真的,就可以放心大膽地說。
——是『革命』。」
太帥了。說得斬釘截鐵太帥了。革命元年。好帥。
Revo「雖然聽起來挺危險的,感覺像要廢除什麼東西一樣。不過並不是隨時隨地都在推翻,歷史和文化都需要保護。革命意味著嘗試新的東西,可能會因為這樣的嘗試而破壞什麼傳統,但也許能因此誕生什麼新事物。所以如果讓我來起年號的話,會起『革命』。希望能從各位背後推一把,給予你們前進的力量。」
如果SHK有年號紀年,以國王登基的2006年為革命元年的話,今年就是革命十四年。
哇。

西田「提問環節到此為止。Revo先生覺得怎麼樣?」
被問到的時候Revo陛下正好在喝水。全場溫暖守望他喝水。
Revo(喝完)「……偏偏這個時候在喝水。」

Revo「時間真的好快,轉眼已經到尾聲了。」
Revo「關於今後的活動,4月的時候會擔當進擊的新OP。雖然還沒有看到做好的OP動畫,但相信這一次製作組也會給OP配上非常精彩的動畫。到時候音畫配合會產生什麼樣的奇蹟呢,很讓人期待不帶任何預設地去欣賞。曲子已經寫好了,錄音也進行了不少。曲子的印象和前幾季完全不同。每一季的主旨本來也都不一樣,第一季的時候艾倫剛剛經歷母親被吃,然後艾倫加入了調查兵團,經過了許多戰鬥,接受了許多歷練,最後這一季再重回希幹希納區。不知道各位會不會這麼認為,我覺得到這裡有一種強烈的『第一部 完』的感覺。雖然作品沒有完結,也沒有明確分段,但就讓人覺得到這裡是第一部完,告一段落了。」
Revo「這首歌不是一首輕量的曲子,一如既往有超多的音,不如說會讓人心生怨念,『聲音太多了聽不清啊』『再來DJ環節吧』。非常有厚度。雖然一次性可能聽不完全,但反覆多聽幾次的話,或許會漸漸分辨清楚漸漸感受到新的內容。」
Revo「另外關於明天祈禱,近江神宮是辟邪的神社 ,我們在活動前為了防止活動上出意外,也會去神社祈福辟邪。那時候神主念禱文的語調,就是『幻~想~樂~團~Sou~nd~Hori~zon~主~宰~者~Revo~』(模仿唸經的時候那個拉平拉長的語調超好笑),每次都要忍笑忍得很辛苦。都會覺得『您這樣太狡猾了吧』(笑)。明天也會聽到這樣的祈禱,但祈禱是莊嚴神聖的,難得有機會能參加,希望大家到時候能莊嚴地祈禱。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明天誰都不許笑,一定要莊重。」
Revo「時間轉眼就過去了。這次和磯部中間間隔時間很長,所以下了緘口令,有些事情提前說出來就不好玩了,希望大家遵守,等活動全結束之後再到SNS上去流傳各種情報。比如說拍照的時候按車分批,大家都不知道別的車做了什麼動作吧。像這一類的情報。其實這次壽司三昧做了3次!(擺出姿勢)大家意外地都會想到同樣的事情呢。現在告訴你們一下,到時候各位也可以期待一下磯部的時候做了些什麼?這樣的repo。順便說,Blouson(知惠美)也有幾次,神之偉業也做了好幾次。」

Revo「那麼時間差不多了,我該退場了。邊走邊說吧。」
說著下臺,沿觀眾席右邊走道慢慢往後排走。
可惡坐在最左幾乎看不到。
Revo「進擊的OP已經差不多完成了。這首歌確實可以說是集大成之作,寫好之前用文字很難描述,但知道的人一聽一定就能聽出集大成的感覺。」
走了一小段路。
Revo「除此以外有些其他工作也在進行。」
再走了一小段路。
Revo「我會好好做我的本職工作,會熬出黑眼圈,但沒關係戴著墨鏡看不出來。拍照的時候不小心閉眼也看不出來。當然你們就不行了,所以要好好保重身體。這次的旅行就好好玩,好好睡。而我會好好加油工作的,請大家保持期待。要讓我再看到你們充滿活力的笑容噢!」
Revo「那麼明天見吧。」
說完從最後面角落裡前面他入場的地方退場。
夜趴到這裡結束。久違地唱了國歌,超開心並順利地弄混了一二段歌詞。都是太久沒唱完整國歌的錯。

次日

祈禱分了三批。雨男國王再次發揮威力,雖然只是毛毛雨,但還是啟動了預案,把座位移到了有屋檐的地方。
完全沒有這種活動的先例所以完全無法想象會是什麼樣子。原本預想中和普通的參拜神社一樣,是在前殿普通地搖鈴拍手。沒想到和預想的完全不一樣,是正式的有神主巫女主持的驅邪,在正殿上,非常正式的祈禱。確實是幾乎沒有機會體驗的活動,相當難得。
更難得的是能見到參加祈禱的國王。
看起來晴天的時候座位也許會安排在正殿前的空地上。移動後座位安排在了空地後的廊檐下,正對正殿。看來國王會在正殿登場了。
座位依舊抽籤決定,意外坐得很靠前。
進入正殿前的地方,立了一塊告示說一般參觀者禁止入內。正殿之內是包場的狀態。MC仍是西田先生,在開始之前西田先生說明了祈福過程中會給出指示,只需照做就好。同時強調了在Revo陛下出場之後禁止拍照。
一如既往地以萬全準備拒絕上鏡的國王。
我參加的是第三批。聽說先前第二批的時候陛下有對一般參觀者的小朋友介紹說「是擔當進擊的巨人主題曲的Linked Horizon的Revo在參拜哦~」

onmi.jpg

開始前可以拍照的時候拍的待機情形。陛下上來後就坐在那張紅色的椅子上

準備完畢、宣佈開始後,從座席最左邊、入場方向的走廊上,Revo陛下在巫女引導下沿走廊走上正殿。在昨晚夜趴的正裝基礎上多了一件斗篷,很有貴族正裝的感覺,非常「國王」。
走上正殿,在正殿中間的椅子前一甩披風下襬,威嚴落座,背對我們。打鼓後神主開始修祓。
中途起立、俯首都由巫女發出指示,偷瞄可以稍稍瞄到陛下俯首的背影。神主的祓詞音調確實如昨天陛下模仿的那樣平直悠長,不過意外地有儀式感,興許是先打過預防針有心理準備的關係吧,沒有特別想笑。
祓詞中大約出現了祈福Revo的音樂活動及諸位羅蘭生活平順之類的字眼,大約因為自己是非母語使用者,聽到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神主用那個平直的音調念出來「Re~vo~與~在~此~聚~集~之~羅~蘭~諸~位~」的時候周圍的空氣一瞬間動搖了一下,感覺從四面八方傳來了「!!!wwww(忍笑)」的氣息。
神主揮御幣的時候先在陛下頭頂,再走到正殿門外對著我們,巫女搖神樂鈴時也是。也有看到國王背對我們擺放玉串。
整個過程非常肅穆,體感上並不單純是體驗文化走過場,而是真的有「業果」的活動。是國王帶我們同領福澤的感覺。

祈禱結束後正殿門外支起了麥克風,簡要做了一下MC。
Revo「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但不管做幾次果然都很莊重。」
西田「有昨天的告誡,今天想必大家都咬緊了牙關沒有笑。」
Revo「是的。過去也舉辦過不少次FC旅行了,但這樣的祈禱活動還是第一次。為了這種場合我也必須正裝出席,由高見先生一調配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了。比起昨天的夜趴更正式更正裝。」
Revo「平時為了給活動祈禱平安我也會去神社參拜,但大多都是在前殿,很少進到正殿來。這次活動對我來說也能成為寶貴的經驗。這麼多人一起來的機會不多,大家都來自各個地方,各地都有不同的文化傳統,出了日本還有世界各國,從音樂中,通過音樂從這樣的活動中能也能像這樣體驗到各地的文化。」
Revo「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剛才祈禱的內容,為大家的幸福、為Revo音樂活動的順利進行了祈禱。所以我相信大家會沒問題的。」
Revo「這次的緘口令時間有點久,要熟成一個月,再和磯部一起分享。雖然很久,但還請耐心等待。」
Revo「那麼,雖然很不捨,但到了要分別的時候了。希望日後能和各位在哪裡再相見,在那之前請安心期待吧。」

回程

參拜結束後巴士開到了清水寺。在巴士上收到了額外的驚喜,大津王休的御守。導遊分發之前打了招呼說不是近江神宮的御守,是FC的,但是我和親友一致認為FC的御守才比較好。國王御賜護身符,聽起來就很棒。
除了原創的御守以外,也收到了近江神宮的野木瓜糖。
在清水寺吃了湯豆腐晃了一圈後就正式結束回程了。大津休日到此結束。

omamori.jpg

原創御守

candy.jpg

近江神宮的うむべ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