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名為愛的罪責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8分04秒
收錄於

Nein

參演人員

演唱

栗林みな実Ελευσευς(Elefseus)Fuki駒形友梨結良まり井上花菜

配音

栗林みな実Ελευσευς(Elefseus)中村悠一梶裕貴若本規夫

旁白

Ike Nelson

歌詞中譯

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我自《第六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她】有主動接受名為《命運》之物的性質。該存在可被譯作《自然》或《定理》或《因果律》或《女神》。多舛人生的盡頭,女性心中祈願著與生離的兄長再會,而因某位奸雄的野心成為祭品,彷彿要握住蒼月一般死在水邊……。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Misia?!」
「呃啊…」

擺脫追兵  身影  步履飛快  奔逃在幽暗林間
彷彿牡鹿 的 指路 似的 月夜幽碧 地 照耀在鹿角間
斬斷少女  意志  北風一般  將長髮一劍…
「這女人逃得真夠快的!」
「站住!」「喂!」
「鹿?!」「跑了?!」
「不要——!」
「滾開!」
冰冷地削斷…
「媽的,東跑西竄的!喝啊!」
「啊啊!」
然後…逼近…
「放心,沒下重手。
好戲還在後頭呢,是吧?」
窮途絕命 佳人薄命迎來宿命 作為《水神供品女祭司》活祭任命
「是、是啊」
「喝啊!!」

把你那髒手拿開!
「嗚哇!?」
從《若說實話會遭天上女神們嫉妒慘遭不幸
所以姑且算作…終將一死者的世界上最》世界第一可愛的妹妹身上
如果那麼喜歡女人 到冥府裡抱個夠去!

「Elef?真的是Elef嗎?」

《創世詩》Γένεσις奏響《神話》Μῦθος繁華時代
「欺騙者謂何人?」 「欺騙者謂吾等!」
「歌詠者謂何人?」 「歌詠者謂吾等!」
《黑貓四姐妹》哈雷路喵

啊啊… 彷彿試煉我們一般 上天不斷髮難
人類無法質疑神旨 唯有接受——

別無他法… 我曾如此認為… 卻突然
從心底生出… 那股《衝動》聲音… 
順應它似的… 衝了出去… 順其自然… 放任自流…

你比那時 長高了呢  ←→ 你才是變《成熟女性》漂亮
終於見面了 從此以後我們 無論遭遇什麼 都不要再分開!

即使讓誰遭遇不幸 也想實現一個願望
Elefseus…
將違背《命運》Μοιρα天理難容的罪責 一個一個犯下
Artemisia…
比起正義 比起倫理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我只去愛 唯一的你!
Elefseus…
Artemisia…

「找到女祭司了!」
「跑吧Misia!」
「嗯!」

愛將從何處來Where will the love really come from
「千萬不能讓他們跑了!這要逃了,Scorpius大人會要咱的命的啊!」
「真煩人!」
「沒辦法,他們也很拼命」
往何處去?and fade away?
選擇反抗【命運】之路的The <unknown> lady【未知】女性who chose her way against <Moira>
「等戰爭結束,我還得結婚呢!」
「可惡……」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接招!」

追兵窮追不捨… 憑毒蠍般的執念…
「我不行了……交給你了,飛毛腿Achilleus……」
幾番在我們身後… 緊緊尾隨…
「混蛋!堅持住啊,Teukros!」

向南還是向北前進
「喂慢著!告訴你們,新的神諭傳下來了!」
《Orion所在的聖都的方位》北方
↑哥哥主張雖然哥哥說好,但是「那邊星象不吉!」
「你,你說啥!?」
↓妹妹主張我由此主張去
《大型港口所在的方位》南方
「嗨,那咱回去吧」
「你丫還活著啊!」

沐浴在夜色寂靜中的泉水
啊啊… 無意中 伸出手 彷彿觸手可及
水面搖盪的皎月 襯在背後
用筆直伸出的手 握住他的手……

越過晨風山丘… 受到海風邀誘……

「喂,你聽說了嗎?那個阿爾卡狄亞好像也大規模內亂了啊」
「真是……這世道真不太平」
「是啊」
拍岸濤聲 越過他肩頭聆聽
「又要開戰了嗎。安那託利亞會變成什麼樣呢」
「誰知道呢」
「要是能去哪個遠方小島 兩人一起生活一定很棒♪」
「只有Moira知道——嗎?啊哈,啊哈哈……」
「……唉,笑不出來啊」
什麼的… 這麼… 胡思亂想著…
被小石頭絆… 好痛!

「Misia?!」
「沒事吧?」
「喂,這不是Damon嗎!」
「噢噢,好久不見啊Elef仔!你小子還沒死翹翹呢?哈哈哈!」
「來得正好啊!明天能用你的船載我們一程嗎?」
「沒問題!」

流亡途中 幾次經過奴隸市場
「來看看嘍」
「別磨磨蹭蹭的!」
雖然很悲慘… 但一個個都去救那…
「混賬東西!」
沒完沒了了……

「請留步啊——!」
「能賣個好價錢呢」

————縱線被編織————--The Chronos is weaved--

啊啊… 今天爭鬥也在… 某處持續著吧
但只想在 安穩生活中
懷抱 幸福 這不行嗎?

「有什麼不可以」

找著藉口… 將被死亡纏上的他…
帶離… 那股血腥味…
沒讓他完成… 應竟的事業…
是的… 我是… 壞女人吧… 但是……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Elef♪ Elef♡ Elef♪ Elef♡ Elef♪」

包圍兩人的黃昏中
《第九的現實》世界閃耀光芒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我啊Misia,哈哈,等等我啊!」
「才不等呢,嘻嘻,嘻嘻嘻!」

如是 惑於詰問 錯悟解答 墜入禍海
不過 求取愛戀 悔而相瞞 星舞夜空
「Scorpius,你的進擊到此為止了!Astra的弓箭一旦瞄準獵物,追至天涯也要射穿!」
「鋼鐵的蠍子啊!現在就地將你驅逐!」

終將一死者 奔越而過的 神話時代啊
「什麼?!」
「真可惜啊,Hydor的盾牌能擋下一切!然後,這便是能貫穿一切的Brontes之槍!」
停步的英雄 馳騁的奸雄 改變的《命運》宿命
「呃啊!!」

即使讓誰為之犧牲 也想堅持那份念想
Elefseus…
將違背《命運》Μοιρα天理難容的罪責 一個一個犯下
Artemisia…
比起自由 比起和平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唯一的你 才最可貴!
Elefseus…
Artemisia…

即便如此《造物主》仍說「去戰鬥」 《幽暗瞳孔的主》幾次三番說「去戰鬥」
Elefseus…
那麼《終將一死之人們》我們當迎戰的 真正的敵人究竟在何方?
Artemisia…
即使是《否定》殺死《定理》神祇《地平線》世界 有你在身邊我就無所畏懼!
Elefseus…

「諸神眷屬和奴隸,希臘人和蠻族,全都平等地送進冥府了。
稱王者必我也!!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一直在一起哦,Elef」
「嗯,那是當然」

影像收錄

現場演出

關聯曲目

星女神の巫女 -Αρτεμισι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