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聖戰與死神 第三部「薔薇與死神」~編織歷史之人~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4分30秒
收錄於

Chronicle 2nd

參演人員

演唱者

AramaryJimang

聲音出演

AramaryJimang

1st Story Renewal CD《Chronicle 2nd》第7曲。Aramary與Jimang唸白。全曲由唸白對話構成,無唱詞。

記載於《黑之預言書》第九卷527頁的故事,是【聖戰與死神】四部曲的第三部。
【聖戰與死神】組曲雖然在CD中分成4軌,但在歌詞冊上的記載中沒有明確的進行區分(即除開頭外未特別提示各部的卷數頁碼)。參與該曲錄製的Jimang在該專輯發售前曾以「14分鐘的長曲」形容本系列,可以看做是在《黑之預言書》上同一篇章的四部分。

Alvarez背叛Flandre帶偽裝成平民少女的Rosa女王逃走,Rosa也對其坦白了自己身份,在與Rosa的溝通中,Alvarez獲得啟發而醒悟,為彌補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決議效忠Rosa女王。歷史向著充滿希望的方向行進……

故事梗概

Alvarez攜受傷而失去意識的少女,一路向南逃至Windermere湖畔。在少女恢復意識後,Alvarez向少女坦白他是襲擊村莊的軍隊指揮官,並陳述他為何幫助Flandre攻打其他國家的理由:為了以此為籌碼交換回亡國Belge的自治權。然而此時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的罪孽,無意再繼續下去,甚至無意再生存。但少女卻以一番話點醒了他,並自曝身份其為Britannia的女王——Rose Guine Avalon。Alvarez因為Rosa的話,醒悟自己該做的不是為犯下的罪而悔恨,而是為了無法彌補的過去創造新的歷史。他決心效忠Rosa女王。兩人繼續向南,前往Tristram騎士團長麾下第六騎士團駐地Lancaster……

歌詞中譯

翻譯:海帶、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這是哪裡 我本該
被追趕 中箭 倒下了呀…」

「太好了你醒了 還好嗎?
我名叫Alvarez
是襲擊你們村莊的軍隊指揮官…
曾經是…現在已是逃犯了…
雖這麼說…也不過是藉口…你恨我嗎?」

「是…若說不恨…是假的…
但你救了我 我願意相信你…」

「我可是比爾加人Belge1 是為雪亡國恨
投靠了舊佛蘭德2〈異鄉人〉Albelge
你明白這意思嗎…小姐?
這雙手已沾滿血汙洗不淨了…」

「最初出於憤怒打下普魯森3
接著為立足異國攻陷倫巴第4
繼而為一己之願覆滅卡斯提亞…」5

「如今閉上眼
仍會鮮明浮現一片風景
我無論如何都想奪回一個地方
當時的Childebert6世陛下向我承諾…」

「再征服一國…
例如布列塔尼亞6
作為交換准許比爾加獨立自治…
我出賣他人國家
只為買回自己國家…」

「我便是這等愚人…」

「是嗎…若是這等愚人
我在此殺掉也無妨吧?」
「啊啊…隨你喜歡…
我犯了無可挽回的錯…」

「笨蛋!這樣什麼都解決不了
或許你這就滿足了
但說不定會有人為你尋仇
惡性循環催生悲劇啊…」

「歷史絕無可能重來 所以才寶貴
所以我們才創造新的歷史
所謂愚者…不是犯錯之人
而是知錯 卻不改之人啊…」

「…你說…沒錯吧?」
「小姐…你很堅強呢…」
「對…沒錯…我很堅強
我揹負著這個國家的未來啊…」
「這個國家的未來?
聽說布列塔尼亞女王是個年輕女孩
難道…你就是…」

「Rose Guine Avalon
是的…我就是這個國家布列塔尼亞的女王
抱歉沒告訴你…但希望你明白…
Alvarez將軍…我相信你…」
「這真是…不識女王陛下 多有無禮…」
「別這樣!不必拘謹 我不喜歡那一套
叫我Rose就好…」

「不過你就是那個著名的〈比爾加的死神〉Albelge啊…
…和想象的形象image很不一樣啊
還以為是熊一般的壯漢呢…」

「…不過別叫〈比爾加的死神〉Albelge
在這個國家流行不了 用布列塔尼亞風說…
對了〈比爾加的流氓〉Arbelge如何
這樣好聽多了呢 好嗎…就這麼用吧…」

「怎麼了?從剛才就盯著女性人家的臉…」
「沒什麼…起初救你的時候
覺得你和某位女性很像但是…」
「但是?」
「…現在想來完全不像…」
「你說什麼!?」

白色疾風馳過溫德米爾湖畔…7
前往Tristram騎士團長麾下第六騎士團駐地
蘭開斯特8

現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