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未能說出的話語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9分05秒
收錄於

Nein

參演人員

演唱

結良まり上出匡高市川裕之

配音

結良まり上出匡高市川裕之

旁白

Ike Nelson

簡介

該曲目是3rd Story CD 《Lost》中《搖籃》一曲的【否定】。

歌詞中譯

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我自《第三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她】有一個幼子。各個地平上諸多雙親雖然大都如此,但她更甚一步處於被稱為溺愛的狀態中。然而,該幼子因某種原因死去了。女性不願面對那份難以承受的《喪失》,抱著化作骸骨的孩子在陽光中徘徊……。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言語會向意願相左的伴侶傳達什麼?What do the words possibly tell the partners who have different subjectivity?
為【失卻】包圍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among the <Lost>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開始往返的《坡道》 尚有寒意的《海風》
晃悠的《腦後髮絲》髮絲 拂過你的《頭》額頭
背後感受著 無可替代的 溫暖……

向遠去笑容揮手 誰都活在今天
我已不會再哭泣 春天定會再來……

往返慣了的《坡道》 微含笑意的《葉隙陽光》陽光
你和地松鼠《嬉戲》玩耍 我撫摩你的《頭》小腦袋
掌心感受著 無可替代的 溫暖……

互補失卻的空白 誰都會有明天
即便如此仍追求 不變的愛……

母親病倒離世… 那模樣… 和父親一同目送… 漫漫長夜…
「咳、咳咳……要幸……」
「你還好嗎?別擔心,有爸爸在!」
洶湧冬海上父親也遇難… 他的遺體… 獨自目送遠去……
「見鬼!怎麼能在這種地方!我一定得回去!回女兒的……」
「你還好嗎?振作點。我們陪著你呢。」
「苦了你了。」
「唉唉……」

空虛季節時光中 我封閉起來…
如扭曲的藍色貝殼一般……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 …悲傷一再反覆 以近似海浪音色的曲調1
善良的人們 流下的淚水
「你還好嗎?」
「振作點。我們陪著你呢。」
「是啊,是啊。」
仍無法貼近 孤獨的顏色
「苦了你了……有什麼困難,隨時告訴我們!」
「啊啊,慢慢拿出精神就好。」

麻木空隙他趁虛舔嘗 以近似野獸貪慾的目光
「你好啊,你也一個人嗎?
溫柔的語調 火紅的夕陽
今天海浪的音色真像悲傷啊。
你傷心嗎?
雖浸染一片 但全盤接受
你眼中的夕陽比真的夕陽更美麗……」

啊啊… 烈火紅花縱情怒放
在一夜盡頭凋散…
「哈,哈,哈,哈!」

將兩人的——
朝陽背叛後他離去了… 那情景… 有誰… 有誰目送? 酷熱暑夜…
未及道別就被拋下的… 季節中… 獨自… 只剩… 一人……

現在想來 你早已在《我腹中》這裡
並不孤單 我的家人 我絕不想再失去!

再相信一次吧!

只因有你在 我在《人生》黑暗
得以找到《希望》星光 活下去 我親愛的
如果失去這《燈火》光芒 我一定
會崩潰 無法忍受……

你發起高燒的暴風雨夜 替我向本土撥去電話的
「喂喂?醫生啊!有小孩急病了啊!哎哎!麻煩您了啊!雖然大風大雨的……醫生!」
是曾經固執反對 將你生下的人們
「……哎,再找找別的醫生!」
「好!」
再 之 後暴雨夜仍劃出小漁船 不顧危險施以援手
「來了來了!」
回應他們心意的
「打起精神!」
「拜託您了!」
「那些個庸醫……」
「給我看看!」
只有一位《早生一頭不合年齡的白髮但鬍鬚抖擻風度翩翩的醫生》白鬍子醫生——
「情況不好啊,升了9度2……」
「無論如何幫幫忙,拜託了!」

「柳樹皮有退燒功效 你知道嗎?
給!」
「嘔!」
(笑)哈哈哈
不過,這兒有不苦的《最新葯品》阿司匹林!」
《那時的魔法藥劑》阿司匹林?」
「對!」

促銷熱賣中NOW ON SALE

從那以後我 在醫生的《突辦診所》身邊
通勤期間 也照顧起 他的生活起居

搖擺搖擺搖擺不定
《基於商業判斷的取捨》Business
《糾葛社會地位的圍柵》Status
《涉及私人領域的權衡》Private
眼前《光憑理想難以拯救的眾多生命》生命的天平

「究竟為了什麼 選擇這條道路?」
暴風雨夜中 彷彿被這般詰問……

再相信一次吧!

啊啊… 凝望大海的《雙瞳》眼神… 時而… 驀地飄向遠方…
這個人… 內心深處…
原來也… 滿懷悲傷..……

那是… 無法同我分擔的… 沉重包袱嗎?
「喜歡你」
簡單話語說不出口… 雙脣宛如貝殼緊閉……

我所愛的人們 都已從我眼前離去
即便如此我也 同這《第九的現實》世界
直面到底 不再逃避
所以 一點點就好 神啊
再給我一點《真正鼓起勇氣前的猶豫》時間……

醫療發展史,換言之,就是戰爭史The history of medical care is, in another word, the history of war
「醫生,您有一封信~
諷刺的是,它會加速Ironically, it will accelerate
嗯嗯?寄信人是女性?
醫生,這位和您是什麼關係……哎喲,疼」
「哎哎,當心點。……啊呀!」
而世界大戰的陰雲已步步趨近And the ominous steps of world war come so near
「呀!……嘻嘻,嘿嘿嘿嘿嘿嘿……」

親愛的John,

希望你順利收到這封信。

也許你收到信會十分驚訝吧。聽說你現在到那座離島上生活了。你現在生活如何?我太瞭解你強烈的正義感和溫柔了,相信島上的每個人都非常依賴你。我們許久許久未見了。雖不願這麼說,但在你成為一個出色的醫生同時,我也真的老了。
這次寫信來是有些事想告訴你。其實,有些話,我藏在心裡很久了,一直沒能說出來,現在想對你說。
你是否太過自責了,至今仍為那件舊事……

影像收錄

現場演出

關聯曲目

ゆりか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