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看不見的手臂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6分58秒
收錄於

Roman

參演人員

演唱者

KAORI, REMI

聲音出演

大塚明夫, 若本規夫, 保志総一朗

簡介

專輯《Roman》收錄的第三首曲目。本曲中的密碼「1001」為日文五十音中的「わ」。
本曲PV新增了一段原曲沒有的開場白,收錄於《Roman~我們相繫的物語~》。

與其他歌曲的關聯

Alvarez將軍
曲中臺詞「跟著Alvarez將軍衝啊ーー!」的Alvarez將軍出自於《Chronicle》《Chronicle 2nd》,為Belga人,身著白銀甲冑、騎著白馬。

葡萄酒
由最後的「剩下的手臂…剩下的人生…那看不見的意義—— / 斟滿酒杯的葡萄酒…那滋味滲入胸膛……」兩句唸白中的「人生」「葡萄酒」,有看法認為此處的葡萄酒就是《歓びと哀しみの葡萄酒》中Loraine所釀造的葡萄酒。

Laurencin
由於「旋轉吧…旋轉…憎恨的風車…躍動吧…躍動…如火焰一般…」一句歌詞和《緋色の風車》相似,背景音效也相同,此外兩首歌曲主唱也相同,因此一般認為曲中殺死了紅髮Laurant的Laurencin就是《緋色の風車》的少年。
另外,在《呪われし宝石》中也有一位同樣名為Laurencin的盜賊,配音員也相同。

獨臂男子
由於《星屑の革紐》曲中有「為了代替父親殘缺的手…」一句唸白,一般認為該曲主角的父親就是金髮Laurant。

故事梗概

本曲講述了金髮Laurant的故事。
金髮Laurant在戰場上被敵人紅髮Laurant斬去右手,失去了身為騎士的資格,又深受幻肢痛所苦,他從此沈浸在酗酒和暴力之中,無法走出過去的陰影。深愛著他的戀人為了腹中的孩子著想,最後也從他身邊離開了。
失去了一切的金髮Laurant決定殺死紅髮Laurant洩恨,於異國的酒館中再次見到的紅髮Laurant卻已成為獨眼獨臂、爛醉如泥又嗑藥成癮的廢人。就在此時,金髮Laurant身邊衝出一名手握漆黑長劍的男子Laurencin,殺死了紅髮Laurant後大笑著離去。目睹與自己處境相似的仇人在眼前被殺害,金髮Laurant才體悟到「這疼痛正是我還活著的證明」而放棄了仇恨,開始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
金髮Laurant雖然從復仇的舞臺上退場,但目睹父親被殺害的紅髮Laurant之子的未來,尚未能知曉。

歌詞中譯

翻譯:海帶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無法成眠的夜晚 遷怒於暗巷中的淫亂母貓Chatte
啊啊…看不見的手臂絞緊了脖子…
《夢中幻影》Fantôme de rêve 逐漸崩壞的
本我Ego的疼痛…

無法成狂的醉意 翻滾於閣樓中的狹小城堡Château
啊啊…看不見的手臂灼燒著痛楚…
《幻肢疼痛》Fantôme douleur浸於劣酒中昏睡……

「跟著Alvarez將軍衝啊ーー!」

被黃昏浸染的古老野獸之森…在戰場上對陣的兩名男子…
金髮的騎士Laurant…紅髮的騎士Laurant
戰爭往復循環…堆積著屍體…
誰是加害者…誰又是被害者…
斜陽殘影下刀刃反射出暗紅光芒――

與單臂一同被奪去 他的人生Sa vie
失去了職分戀人也離開了…
喪失了一切 都被奪走了 最糟的人生La vie
畏於猝不及防的疼痛 恐懼度日……

平常Le plus souvent…總是被困於夢魘的你毆打…
繼續這樣下去…我總有一天會死吧…
再見了Au revoir…我比誰都要愛你…
但是…你對腹中的孩子而言不是個好父親Père啊……」

葡萄酒Du vigne… 發泡葡萄酒Du champagne…  蒸餾葡萄酒De l'eau-de-vie
啊啊…斬開森林沉睡中的寂靜…那傢伙又出現了――

策馬奔馳的身影 正如 惡夢 …紅髮隨意飛揚…揮動的死神鐮刀…
收割頭顱的姿態 正如 風車 …紅花恣意綻放…亢奮的精神指標…
無謂地任黑暗纏繞——

自夢境回歸的現實 仍處於惡夢之中
因此…以後他的人生 在酒與瘋狂…反覆的痛楚中度過
左頰的十字傷痕 燃燒般的赤紅髮色 鳶色眼瞳
殺了他…手臂呻吟著抽痛 『看不見的手臂』陣陣抽痛……

誰是加害者…誰是被害者…找出死神將之葬送…

「我要殺了他!」

騎士Chevalier再度跨上馬背…時間默然推移世界——
於異國的酒館中再度對峙的兩名男子Laurant

獨眼且獨臂 爛醉如泥且嗑藥成癮…
嗚呼…看不見絲毫 過去的勇猛……

突然衝出的男子 手中握著漆黑長劍Épée noire

「滾開。」
「唔啊!」

四處飛濺的液體Sang 宛如葡萄酒Pinot noir

「你這傢伙…誰啊…嗚啊啊啊!」

刺入時…被供上的花朵名為——「你好」Bon soir

"Bon soir."

拔出時…被點亮的詩歌名為——「再見」Au revoir

"Au revoir."
「哈哈哈哈哈哈」

隕落的男子名為Laurant…離去的男子名為Laurencin…
另一名Laurant…只是…怔然佇立……

誰是加害者…誰又是被害者…只有犧牲者不斷增加…
旋轉吧…旋轉…憎恨的風車…躍動吧…躍動…如火焰一般…
啊啊…在屋柱陰影中…少年的身影…以鳶色眼瞳…注視著一切……

人生不盡如人意 然而,這痛楚正是我活著的證明

被強制退下復仇劇的舞臺…男子開始思考…
剩下的手臂…剩下的人生…那看不見的意義——

斟滿酒杯的葡萄酒…那滋味滲入胸膛……
 
那裡可有《物語》Roman存在嗎?
 

曲目PV

影像收錄

現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