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無名女子之詩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8分42秒
收錄於

Nein

參演人員

演唱

花れんShin市川裕之

配音

Jimang花れん市川裕之沢城みゆき梶裕貴1深見梨加

旁白

Ike Nelson

簡介

本曲是1st Story (Concept) CD《Chronicle/Chronicle 2nd》中《詩人Balland的悲劇》、《追尋之詩》的【否定】。

被稱作天才的吟遊詩人Endymio Balland,在Britannia當時女王即位十年之際被招入宮中,令獻賀詩一首。Endymio並未違背女王的心意,作詩讚揚了女王的美貌,使得女王大悅。Balland並未被處刑,而是得以存活。
Endymio的戀人Luna,失去Endymio的音訊後,踏上了尋找他的旅程,在旅途中因失去心靈支柱、以及過勞和營養不良而暈倒。被面包店【Boulangerie de Besson】的老闆救下之後,Luna的心境突然發生了變化,在麵包店內做起了幫工,開始了自己一段新的、平凡而幸福的人生。
然而,後世無人再知女子姓名……

歌詞中譯

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我自《第一書庫》中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線・・・
在此書庫中已得見某種篡改。【他】和【她】之間存在過被稱為戀人的關係。最終,兩人因《歷史》性的戰爭被迫分離。男性誤認為戀人已死,追思戀人觸怒當權者而遭處刑,女性則盲信男性仍存活而四處尋找,最終過度勞累導致失明……。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他】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和【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那詩歌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What does the poem really mean to her?
在【史書】中默默無聞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remained unrecognized in the <Chronicle>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穿行而過的遙遠燈火 投下陰影中芳華流逝
乾燥的風 撫過女子肌膚 刻下深深皺紋

啊啊… 飛過朱紅天空 那白色旅鳥啊
你可知【應追尋之地】在何方?

啊啊… 帶我走吧 別拋下我
聲嘶啞難成聲

遠去的《風景》光芒裡 手伸向的《第九之現實》黑暗
沒有任何確鑿之物

逃避躲入 縹緲《幻想》夢境 飄散的花瓣中
笑著的你 和 我 還有 兩人的……

「吟遊詩人Ballad喲 今夜準你謁見不為他事 為祝陛下即位十年 可獻賀詩一曲」

「可愛《枯花》花朵搖於追憶,
盛放薔薇永不及之……」

「Ballad!你放肆!」

「然而… 然而… 唯有… 一朵…
「噢噢……還有下文啊……」
「嗯,嗯……」
不合世間… 凡俗常理… 薔薇在此!」
「原來如此!嚯嚯……」

「凜冬世界中如常春一般,
「世界中?」
「春一般?」
照耀福澤之美是為何人?」
「噢噢!」

\那正是,我們的女王陛下!!!/
「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盡心自保,活了很久The man put his heart into self defense, and had a long life
但他的藝術之魂死去了But his artistic soul died
後世之人將如何評價?What would people from coming ages evaluate?
他真正想守護的是什麼?What was the thing he really wanted to defend?

「哇,從磨坊老爺那聽說啊,
我家老闆太沒女人緣,
腦殼壞了去拐了個女人來,真的嗎?」
「……啊,糟了,真的啊!?」
「二貨!」

「噢嗬,你醒了嗎?」
「嗚嗚……」
「見你倒在這水車小屋附近的森林裡,就把你挪到這裡來啦」
「我就說嘛~!」

「聽那蒙古醫生說啊…
是過勞加上營養不足哈…
這樣下去… 大概就… 危險了… 不過…」

《救命恩人》笑著拿出什麼我笑著拿出那個
「你啊,真走運,來,別客氣,多吃點「你啊,真走運,來,別客氣,多吃點
我這麵包多得都能賣啦!」他說!我這麵包多得都能賣啦!」

「嘿,咱可是麵包店呀!」
「吃得真香啊,大妹子!」
「真好吃!」

——就這樣… 我被救回一條命…
對某種心境的變化困惑過… 愕然過後…
不可思議地變得積極… 帶著重生般的心情…
決定暫時… 給麵包屋… 搭個幫手……

麵包屋的早晨當真緊張!
比公雞更早比太陽更早起床將麵糰
揉著 → 揉著 → 揉著 → 睡著Zzz…
「Luna!」

咱家麵包的麵糰可美味!
小麥的品種 →  麵粉的磨法 →  連用的水都
講究 → 講究 → 講究 → 碎嘍Σ
「新來的!」

由於水土關係 我國的小麥
雖不像別國 發得那般蓬鬆
外面酥酥脆脆 裡面鬆鬆軟軟
憑手藝 美味還能更上一層!?

用咱家的麵包讓大家肚子吃得飽飽!!!

出爐時的指示好難把握!
太長也×不行  太短也×不行 盯緊爐膛
察探 → 察探 → 察探 → 成炭

說話雖不好聽 但手藝不賴長相也不好看 但那「要你管!」
「哈哈哈!」
選址帝都巴黎 美味毋庸置疑
咱家招牌就是 老闆那凸肚臍

用咱家的麵包讓大家肚子吃得飽飽!!!

無法再見的幻影  追逐其後的往日 那光芒就此迷失
傷痛積累 年華老去 也許令我 倍感疲憊……

若是倒下前的我 一定…
匍匐著也會… 繼續旅途吧…
如有《鼓舞幾近頹喪的心的存在》吟誦的詩歌是否就會不同?
我是薄情女人吧  但是……

不能祈求  尋常《幸福》嗎?
捱過《苦難》冬天 綻放才是《花的生命》女性
即便這也許是暫借的《故事》人生
也想沐浴著《身邊愛我之人的笑容》春光凋落……

後世無人再知女子姓名Nobody who lives in the coming ages will know the name of the lady

「賣麵包嘍!來個麵包吧!
好似夫人您的肌膚,外面酥酥脆脆……不是,裡面鬆鬆軟軟的哦!」
「哎呀,那就來一個吧?」
「多謝您嘞~」
「噢噢,肚子餓啦?來吃個飽飽吧?」
「真是,麵包還太早啦。」
「早嗎?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真是的……」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影像收錄

現場演出

關聯曲目

辿りつく詩
詩人バラッドの悲劇

與關聯曲目的矛盾之處?

在《詩人Balland的悲劇》一曲中,吟遊詩人Balland是因女王誕辰而被招進宮中。而在《無名女子之詩》中,卻變成了女王即位十年慶賀。

麵包店相關

曲中Boulangerie de Besson老闆引以為傲的「那個」麵包在9th Story Concert『Nein』~西洋骨董屋根裏堂へようこそ~(9th Story Concert《Nein》~歡迎光臨西洋古董閣樓堂~)的現場物販中被再現並進行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