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聖戰與死神 第二部「聖戰與死神」~英雄的離去~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3分52秒
收錄於

Chronicle 2nd

參演人員

演唱者

Aramary, Yasrow, Jimang

聲音出演

Aramary, Yasrow, Jimang

簡介

1st Story Renewal CD《Chronicle 2nd》第6曲。Aramary主唱與唸白。

記載於《黑之預言書》第九卷527頁的故事,是【聖戰與死神】四部曲的第二部。
【聖戰與死神】組曲雖然在CD中分成4軌,但在歌詞冊上的記載中沒有明確的進行區分(即除開頭外未特別提示各部的卷數頁碼)。參與該曲錄製的Jimang在該專輯發售前曾以「14分鐘的長曲」形容本系列,可以看做是在《黑之預言書》上同一篇章的四部分。
本曲承接《薔薇騎士團》所記敘的故事,講述Flandre帝國對Britannia的侵略戰爭中,Arbelge為偽裝成平民少女的的女王Rosa,背叛帝國攜少女出逃,他的命運軌跡也由此轉折…

故事梗概

Britannia歷627年,同時也是Flandre帝國曆元年。Flandre國王Childebert六世,改國號為神聖Flandre帝國實行帝制,以聖Childebert六世之名登基為首位皇帝,以宗教手段驅使士兵,借〈聖戰〉名義對Britannia發動侵略。
同年,『Canterbury戰役』打響,Flandre帝國第一軍北上跨越Dover海峽登陸港口向Britannia進軍,與Parsifal騎士團長所率第四騎士團在Dover港口以北約30公里處的Canterbury平原開戰。
薔薇騎士們不懼死亡奮勇戰鬥,但並未阻擋住Flandre軍腳步,Britannia王城防守岌岌可危,女王Rosa捨棄王城向北出逃。同年,『Grasmere戰役』開始,Flandre帝國投入Alvarez將軍所率帝國軍第三軍,自Whiteheaven港口登陸,深入Britannia防線後側,在Grasmere村莊放火燒村,以肅清邪教使徒的名義不問軍民進行無差別屠殺。村中一名少女在逃走時,被馬背上的男人射出的火箭擦傷,失去意識倒地,正當男人即將對少女揮下致命一劍時,Alvarez見此場景回想起亡故的戀人,出手為少女當下這一劍。男子——曾經亡國Preuzehn的戰俘,騎在黑馬上的Gefenbauer將軍、與亡國之敵——騎在白馬上的Alvarez將軍對峙。Alvarez看著被仇恨矇蔽雙眼的Gefenbauer彷彿看到了過去的自己,勸說Gefenbauer在此回頭不要再錯下去。但Gefenbauer他將總有一天要手刃曾經的銀色死神、如今的叛國者Alvarez。而Alvarez背叛帝國脫離軍隊,抱著受傷的少女策馬向南一路奔馳。
少女的真實身份其為……

歌詞中譯

翻譯:海帶、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愚者發問…捨棄鐵壁王城
女王前往何處…
賢者知曉…如何自恃深壁固壘
世間皆無不破之城…

布列塔尼亞歷627年1『坎特伯雷戰役』2
Parsifal騎士團長率第四騎士團
迎擊登陸多佛3的帝國軍第一軍
於坎特伯雷平原開戰

不畏任何來敵為護國揮劍
胸懷高貴女王Queen薔薇的同胞啊
前進吧我等乃〈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無懼死亡的薔薇騎士們緊隨他…
馳騁緋紅戰場的一道雷光 Parsifal的雷槍spear
前進吧我等乃〈薔薇騎士團〉Knights of the Rose

帝國曆元年『格拉斯米爾戰役』4
Alvarez將軍率帝國軍第三軍
自邊境懷特海文登陸5
疾風般策馬繞敵後背…

忘掉刀下鬼也有人愛 有人祈禱
邪教使者當趕盡殺絕 看好了這可是〈聖戰〉

燃燒的山村 被虐殺的人們
少女不及逃走 男人緊追其後
馬背上拉弓引弦 鎖定獵物
射出火箭 擦過少女纖軀

少女倒下 男人飛奔而出
「Charlotte!」
擋回了揮向少女的白刃

少女失去知覺 兩個男人對峙
此方…白馬的Alvarez
彼方…黑馬的Gefenbauer

「你想對手無寸鐵之人做什麼…」
「小姑娘也是邪教使者
沒必要同情…」
「別走歪路醒醒吧…」
「唯獨不想被你說
偽善者…英雄狂熱…殺人凶手〈比爾加的死神〉Albelge

「老爹死在奧芬堡6
大哥…弟弟…戰友…全都…」

「等等…你這傢伙打算背叛帝國嗎…
哼這樣也好 〈比爾加的死神〉Albelge
別忘了幹掉你的人
那人的名字就是〈比爾加死神的死神〉Gefenbauer

錯誤幾度反覆 借鑑歷史何事…
奪取又遭奪去 方才注意黑暗…

白馬如風穿行狹窄山路
背馱白銀甲冑的男子
抱著受傷少女向南疾行…

「Gefenbauer 憎恨詛咒世界的眼神
那個男人就是我 是我的過去…
…lotte…啊啊…Charlotte…我究竟該和什麼戰鬥…」

現場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