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中譯

勿忘月夜

發表名義

Sound Horizon

曲目長度 8分45秒
收錄於

Nein

參演人員

演唱

Joelle井上花菜

配音

Joelle井上花菜中村悠一大川透

旁白

Ike Nelson

歌詞中譯

翻譯:初霜翼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絡。轉載需註明譯者和出處。

我自《第七書庫》將《名為意識之物》連接至該地平…
【她】身上,迎來與某當權者的一門婚事。但是,她明知處境不允許,仍固執拒絕。被後世稱作《童話》的,如故事般命中注定的邂逅。女性將那段恬淡稚嫩的思念冠名為初戀,而為之殉身,被施以釘刑……。
預測左←→右此悲劇的《因素》。我嘗試將【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貓,是生? 是死? 那麼,來一窺牢籠之中吧——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識…
忽不知為何… 有一線《水珠》雨絲

傾瀉而下… 浮現而上… 《追憶》過往《幻燈》光芒匆匆掠過
以食指… 掬起… 《否定》抗拒矛盾般囁嚅道…
我… 很幸福…

她的月光究竟是什麼?What really was the moonlight for her?
活在【童話】書頁外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lived outside the pages of <Märchen>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凜冽寒冷 清晨空氣靜謐
光芒照入 獨自劃下十字

獻上祈禱 充足的幸福
感受在身 而驀然回顧——

貴族的《婚姻》宴會 是縹緲的《一夜幻想》夢境
連舞伴也無權挑選
被世俗的《權力爭鬥》遊戲 就這樣捲入
在狹小鳥籠裡 走完《一生》生命……

從那籠中 得以逃脫 並非出於自己意志
只是… 被當做《無用的殘缺品》廢品 處理掉而已……

我作為被告被推上法庭。
那是徒有其名的離婚審判。
上至審判長下至出庭者,
無一不是受《萊茵行宮伯爵》丈夫蔭庇的人。
die Opferung犧牲Opferung犧牲
「離婚裁判庭現在開庭」
「審判長閣下,請您就此查明真相」

不會傳宗接代的魔女。
為休掉礙事者的鬧劇。
Opferung犧牲Opferung犧牲
「生不出孩子也就是說,她果然應該是魔女吧?」
事實,捏造,一一羅列,誣衊誹謗,
「我老看見她晚上往森林裡跑呢」
最後判決「婚姻無效」
「由此,判決婚姻無效!」

無法懷孕的女性 若僅因此 就是罪過
對這種《第九現實》世界 我不僅毫無留戀 反倒神清氣爽
求之不得!

當頭 → 怒吼 → 選帝侯 ← 月光正注視……

「不可原諒!
饒不了你,Elisabeth,竟敢給我臉上抹黑!
一直過著家家酒拖延不嫁,還以為突然肯老實嫁人,結果竟是如此!
別以為你丟盡了臉還能坦然回來!
隨便去哪給我滾!
去詛咒把你挖出來的母親,詛咒你自己的命運,橫屍荒野好了!」
「小姐!!!!!!!」

「上了年紀的夫人總是起得這麼早呢!!」
『院長有事外出,
早禱&晨禱太困了就省了吧
明明大傢俬下定好的
這死腦筋早起的說是院長姐姐的歸宗老女』

矯飾的惡意 置之背後不理
新娘修行的修道生活 對模範的貴族子弟來說
我是最壞的典型 該回避的最糟未來

女性的《生育期》季節 是短暫的《一瞬時節》夏季
轉瞬即逝
被剎那的《價值觀》標準 玩弄於鼓掌
在狹小《但本質的朋輩壓力》鳥籠中 束縛《一生》生命……

從那籠中 逃脫出去 憑自己意志翱翔
那種《女性自由之時》時代是否有一天會到來?

「早上好!」
「吵死了」

小懶蟲們起床了 又一個全新早晨開始
跑來親吻的三張 小嘴裡吐出兩聲
《我愛你♪》Ich liebe dich
「真煩人」

啊啊… 被雙親拋棄 被寄養的可憐 天使們
「誰啊?」
雖都… 笑得天真無邪——
「笑什麼笑」

一人的耳 一人的眼 還有一人的喉 有嚴重殘疾……
「關我什麼事」

啊啊… 催生溫柔之母 並非堅強 而是痛苦
「哈?」
不如說 堅強才是其女
「明明是棄兒」

即使被信仰薄弱的《臨時見習修女》女孩 揶揄為棄兒「沒關係,因為有Elise媽媽在!」
「裝什麼媽媽」

噢噢… 主啊… 愛是為了什麼…
母性是為了誰… 而存在?

噢噢… 主啊… 生是為了什麼…
血緣是為了誰… 而存在?

「我覺得呀,聖母瑪利亞,說不定就是媽媽mutti這樣的人呢!」
「我也覺得!」

『我並不後悔。啊啊… 這是我的人生。
並非《被分外仰慕的聖女》die Heilinge
亦非《被格外憎惡的魔女》die Hexe
我是【一名女子】Elisabeth
只是【愛著同病相憐的鄰人的一介凡人】Elisabeth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識…
忽不知為何… 有一線《水珠》雨絲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影像收錄

現場演出

關聯曲目

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
磔刑の聖女